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0年1月21日 星期四

社區保安

報導:潘有文
攝影:李慶偉、張智玟

警力不足居協自救

房子遭破門行竊,匪徒傷害屋主,甚至致死,時有所聞。治安問題是國人的心頭刺,尤其是居住社區內的安全更令人心慌慌!

當警方正思索良策整頓治安,人民已積極尋求自救,越來越多的社區保安亭,顯示整頓社區保安已刻不容緩,警方和地方政府須與居民聯手,向歹徒宣戰!

甲洞八打靈花園南區聘請保安人員站崗、巡邏和封鎖數條道路出口后,罪案率急速下降,效果立竿見影。
十多來年,治安不靖一直是蔡懿德的心頭大石,他居住在吉隆坡甲洞八打靈花園(Taman Petaling)南區,與當地居民一樣,擔憂自己就是匪徒的下一個目標。

“當時花園的另一邊還有非法屋,許多外來者常來干案,偷竊、打搶皆有。”現任甲洞八打靈花園南區居民協會主席的他表示,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維持近10余年的光景。

聘請保安人員

早在治安千瘡百孔之初,一些熱心的居民曾發動聘請保安人員,甚至建議設立保安亭,封堵一些出口,以降低罪案率,但並未獲得大部分居民支持。

八打靈花園道路出口甚多,匪徒干案后,輕而易舉逃逸無蹤,留下飽受驚嚇的事主。

2005年,與八打靈花園僅一路之隔的新花園區美嘉花園(Taman Megah)設立保安亭,封鎖大部分出口,僅留下兩三個有保安亭和保安員駐守的通路,以及定時巡視住宅區,此舉立竿見影,該花園區內的罪案率大幅度下滑,甚至達到零罪案。

八打靈花園南區的居民開始對建社區保安亭一事改觀,222間民宅中,逾80%的居民接受居協成員設立保安亭的提議,並成功在2007年1月正式啟動社區保安服務。

建立保安防護

蒲種宏願花園第4區居協計劃將整個住宅區圍欄,進一步把罪案擋在家園之外。
治安不佳危及居民的財產和生命,以每個月50至60令吉的保安費換來較安全的環境,可謂物有所值。

一種米養百樣人,對于這樣的社區保安機制,有居民認為多此一舉,質疑封鎖路段已干擾出入便利,選擇不參與這項計劃。

即使如此,以蔡懿德為首的居協,依然不厭其煩招攬更多居民加入,齊為家園的保安盡一份力。

“警方人手不足,一直將責任推給警方也沒有什么意義。”蔡懿德點出警方的難處,相信居民與其日夜擔心受怕,不如自救。

鄰里之間自掃門前雪,將為匪徒創造有利條件,在社區內建立保安防護,等同切斷匪徒幹案的機會。

因此,居民之間須具備守望相助的心態,加上硬體上的配備,如裝置閉路電視等,才能有效阻擋歹徒伸出的魔爪。

年輕居民 較易接受

保安人員定時巡邏住宅區,收到打擊罪案之效。
人心不古,從前的偷雞摸狗之輩,不似如今兇殘,如今破門行竊或半路攔劫的匪徒,直接致傷事主,令社區居民的性命危如累卵。

為了保障人命和財產安全,住宅區設立保安亭,提升社區保安工作,已不能等閒視之。

但是,還是有人相信罪案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事不關己,己不勞心,也不願出錢出力,共同改善社區的治安。

“我在這裡住了這么久,都沒有發生什么事,為什么我要給保安費?”每當遇上這樣毫無轉寰余地的答案,身為八打靈花園的的居協主席,蔡懿德只能一笑置之。

居協委員皆是自發性的工作,勞心費神,基于熱愛社區,才主動負起社區協調工作。

面對堅持己見的居民,居協成員唯有見縫插針,只要有一絲機會,都會嘗試遊說非會員支持社區保安的概念。

“新搬入這個花園的居民,尤其是年輕一輩,會主動加入居協成為會員,至于堅持不參與的居民,一些人在孩子的勸說下,也加入居協。”

蔡懿德表示,新一代年輕人思想較為不同,理解社區保安的重要性,因此往往較能給予居協支持。

聯合力量 爭取權益

蔡懿德表示,一直將責任推給警方毫無意義,不如居民在社區保安下功夫,自救自保。
團結力量大,人多好辦事!

花園區面對某些情況需與官方交涉時,數個花園結合起來的聲音,將能更有效的傳達給有關方面,包括地方議會知道。

蔡懿德瞭解這個關鍵,因此發動八打靈花園附近8個居協達致共識,若發生任可問題需向官方交涉,就動用8個花園的力量去爭取,包括向當局反映社區治安的情況。

建保安亭 掀起爭議

儘管在社區內建保安亭是改善治安的方法,但在法律上,它依舊存有灰色地帶。

發展商建好一個社區后,地方政府接手管理,因此封鎖社區內大部分出口,以及建立保安亭,往往會點燃地方政府與居民之間的戰火。

甲洞八打靈花園在今年4月份即面對這類問題,吉隆坡新市長拿督阿末弗亞上任當天,市議會接獲居民投訴,指社區保安亭帶來不便,因此欲將之拆除。

“幸好,我們輾轉通過認識市長的人,向市長反映實情,市長直接指示市議會人員停止拆除行動。”蔡懿德侃侃道出當時的情況

事隔不久,市長拿督阿末弗亞在一次地方居協與市長交流會上,就市議會欲拆除八打靈花園保安亭之事致歉。

“會面從晚上8時直至凌晨4時,市長要求隨行官員記錄和跟進各項問題。”蔡懿德因此對市長處理民生的態度給予高度評價。

拿督阿末弗亞對于住宅區居民面對的治安煩惱,以有限度的通融方式處理,顯示法外有情的一面。

嚴厲篩選 保安公司

李益山是蒲種宏願花園第4區社區保安亭發起人之一,如今這個花園的罪案已大為改善。
雪州蒲種宏願花園第4區是成功推行社區保安亭的例子,該處約有310戶人家,其中86%居民響應這項計劃。

居協副秘書李益山表示,早在10年前,該花園內10名關心治安的熱心住戶,沿家挨戶尋求其他人同意建立保安亭,希望能把居住的地區變成無罪案天堂。

經過一番努力,此舉動成功獲得大多數居民認可,5年前成功建立起保安亭和僅開放一個進出口,將罪案率降至低點。

“我們在聘請保公司時非常小心,他們要經過評估才能負責這裡的保安。”李益山是當年那一群熱心居民之一,對于保安的要求也相對嚴格。

由于相當重視居民的回饋,若居民針對保安公司作出投訴或不滿,經查證后即會撤換保安公司,“如今這已是第3間保安公司。”

2年前,居協正式注冊,新一批熱心居民加入委員會中,宋榮盛是其中之一,並擔任秘書一職。

他認為社區保安利多于弊,從罪案率急速下降即可略窺一二,而且獲得大多數居民認可,即是證明此舉利多于弊。

宅區圍籬 冀擋罪案

目前,蒲種宏願花園第4區每戶人家需繳付60令吉保安費,居協計劃將整個住宅區圍籬,進一步把罪案擋在家園之外。

“但是,還有五六戶人家反對圍起籬芭,擔心因而阻擋屋前或屋后的美麗風景。”對于這樣的答案,李益山也無可奈何。

將花園區圍籬確實有利于進一步保障居民的財物,甲洞八打靈花園南區也計劃實行這種方式。

“圍起堅固的籬芭,居民需要一次過額外多付400令吉,而且不用一直為維修費而煩。”蔡懿德表示,目前這項提議尋求在即將舉行的居協大會上通過。

雖然圍籬之后,或會為居民帶來一些不便,但在兩權相害取其輕的原則下,圍籬不失為一種可取之法。


| 上篇 | 下篇 |



雪州USJ5治安指標

有人丟石頭打破屋子的窗口,屋主未予理睬,隨著接連數間也出現這樣的情況,即告訴破壞者:這些屋子可能不受保護,可以潛入!

以上這種情況,犯罪學稱之為“破窗效應”(Broken Windows),久而久之即會出現主要罪案。

社區的治安情同此理,不及時采取行動,問題愈演愈烈,將造成財物損失和人命傷亡。

雪蘭莪州USJ區警方,形容USJ5的保安社區為該區的治安指標,由此可體現社區保安帶來的好處及重要性。

USJ5的社區保安計劃獲得當地警方嘉許,是該區的典範。
社區治安變了樣,一年不如一年,唯有尋找自保的新方向!

王鐘璇居住在雪州USJ5約有30年的時間,看著治安由好到壞,儼然是該區治安逐步惡化的見證人。

“當年我在這個地區購屋,因為它是一個有規劃的市鎮,有購物中心和醫藥中心,是我理想的家園。”王鐘璇回憶踏入社會后,購置房產的心情。

那時,小孩在屋子外頭嬉鬧追逐,盡情的揮洒他們的力氣,大人不用為孩子的安全操心,因為治安情況良好。

建保安亭自保

踏入90年代中期,大馬治安開始變色,USJ5這一區未能倖免。

“經濟不景氣造成失業率上升,以及無限制的引進外勞等,都使治安問題越來越糟。”

環境安全每況愈下,王鐘璇與其他家長一樣,限制孩子在外活動,以免他們成為匪徒目標。

拿督葉國煌相信,現在四處治安不靖,住宅區擁有良好的社區保安,才能使人有喘一口氣的機會。
“三四年前,治安更加糟糕,若非家長陪同,小孩皆不能出門玩樂。”

她與一些關心社區安全的居民,在治安變色之際站了出來,期待能透過建立保安亭,回復安寧的日子。

如今,她是USJ5居協的署理主席,自1999年起陸續擔任委員、財政和秘書等職位,在這個于2005年正式注冊的組織內,聯同主席拿督葉國煌,以及一班居協理事,一起為USJ5拼治安。

區內罪案率降

USJ5居協成員以3路和4路為主,其中87%或162戶家庭支持這項社區安全計劃。

這一區的居民多屬中上階層,每月繳交100令吉保安費,花園區僅有兩個道路出口。

自執行社區保安計劃后,該社區內的罪案率應聲而降,居民的安全多了一層保護網。

“現在四處都感覺不安全,令人心裡害怕,自己的住宅區擁有保安,至少回到家能喘一口氣。”該處居協主席葉國煌發出自己的肺腑之言。

出門在外小心翼翼提防匪徒,甚至住家安全也不能倖免,衣食住行中的住和行已受到挑戰,這樣的生活令人憂慮。

此時,社區保安計劃愈顯重要,既然執法單位未能給予全面的協助,居民唯有自己努力與私人保安公司,共同打造一個安全家園。

治安問題 設法自救

在USJ5住了30年的王鐘璇,當治安變色后,她與其他熱愛這個社區的人一起支持建立社區保安亭。
推動社區保安計劃,遇到各種疑問,有人會問:“為什么要拿警察的工作來做?”

葉國煌對此有他一套見解,他表示,遇到社區的治安問題,將有兩個選擇,一是怨天尤人,另一則是接受挑戰和改變!

他與王鐘璇皆認為,不能只是一直要求別人,先做好自己可以做的事情,才能進一步去為他人設定標準。

如果付出一些費用能令自己感到安全,然后再尋求執法單位參與,這何嘗不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方式。

經過USJ5居協的努力,如今該社區的保安工作贏得警方讚許,並且給予支持,指該區是社區保安的榜樣之一,這顯示葉國煌和王鐘璇等人的努力沒有白費。

居協聯繫 居民感情

住宅區之間的道路通行無阻,罪犯可毫無顧忌幹案;封阻住宅區大部分通路,留一兩個主要出口,建起保安亭,罪案就容易受到控制。

現代人,尤其是城市人的人情冷漠,與左右鄰里的關係非常淡薄,甚至未曾閑聊,這極可能是造成罪案頻密發生的原因之一。

保安結合科技,是USJ5社區保安的重要里程碑。
社區保安計劃能夠控制罪案發生率,它也存在另一種功能,居協可利用這樣的機會,拉近居民間的關係。

葉國煌身為居協主席,除了與理事熟絡,也與當地居民保持聯系,這使他相信居民能因社區保安計劃變得更加團結。

“居協成立后,遇到問題大伙就團結起來解決問題。”葉國煌認為這是意料之外的收獲,居民之間因此增加了互動。

王鐘璇稱這種現象是“現代城市,鄉村價值”(Modern City,Kampung Value),因為居住在城市人找回了甘榜間的人情味。

“我期待這種情況能夠維持下去,期待城市中也有鄉土味。”王鐘璇由衷的希望。

冀政府資助 減罪案

在自己的社區聘請私人保安公司協助控制罪案,已是大馬許多社區的一個趨勢。

至于居協,它是社區保安的重要關鍵,因為居協負責整合當地人的心聲和意願,然后聘用保安公司。

有鑑于此,葉國煌認為政府應輔助居協,給予實質的協助,令社區保安工作更有效率。

社區面對治安惡化時,除了向警方反映,聘請保安公司是較佳的選擇,但卻面對硬體器材,如保安亭或閉路電視的資金問題。

因此,若政府能提供金錢上的資助,通過一些優惠或貸款形式,將能使更多社區受益,並且大幅度降低罪案。

善用科技 互通訊息

普拉星認為付出保安費換來良好治安,非常值得。
手機短訊聲音響起,內容是:“我發現有人在某條路徘徊不去,請跟進一下。”

若出現這種來自居民的訊息,USJ5所有的居協理事皆會第一時間收到,然后即刻通知保安亭的保安員前去查看。

葉國煌表示,今年5月啟動USJ5的社區手機短訊服務,會員注冊后,除了能夠即時獲得社區內的治安或活動訊息,同時亦能與居協理事,甚至所有的會員互通訊息。

由于理事中有人是短訊服務公司老闆,願意提供此項免費服務,因此USJ5的居民得以享受這項便利。

不僅如此,該居協同時推出www.usj5.com.my社區網站,居民可由此得悉社區內的各種活動和安全訊息,例如市議會人員已修理好某電燈柱的照明功能、何時將制水等民生消息。

在手機短訊和網站等科技輔助下,社區居民隨時瞭解治安情報和增加互動,期待此舉能拋磚引玉,引起更多社區的關注和效仿。

付費換取 安全保障

普拉星(Pura Singh)是USJ5的居民,他于1994年遷入這個社區,因為他覺得這是一個美麗的地方,附近也有齊全的公共設備。

但是,美麗景緻之后,卻是令人搖頭嘆息的治安問題,各種罪案在社區內發生,讓他感到無奈。

由王鐘璇等人發動的社區保安計劃,令他對這個地區開始有了希望,于是他選擇成為會員。

普拉星表示,每個月100令吉的保安費能夠帶來良好的治安,非常值得。

普通市民付出一點代價換取性命安全與財物保障,雖然顯示治安敗壞和執法單位有不足之處,但卻能使自己倖免成為受害者。

| 上篇 | 下篇 |




服務素質左右成敗

當居民準備與社區罪案對抗,保安公司成為社區保安計劃的關鍵力量,治安改善與否,取決于保安公司執行力的到位程度。

透過保安人員在住宅區內巡視,以及積極檢查來訪者的方式,犯罪率往往能降至最低點!

李凌冰將汽車保安公司的全球定位系統(GPS),運用在社區保安服務上。
本地Force One Security Services保安公司已有10年歷史,獲得許多社區的認同,經口耳相傳后,主動找上門者不計其數,目前為雪隆六十余個社區提供保安服務,每年營業額增長20%至30%。

從中,不難發現兩個事實,首先,治安不佳已由保安公司的盈利在說話;其次,則是保安這個行業是能高盈利的。

“近年來,公司盈利開始加速成長,人民情願用保安公司保障他們的安全。”該公司經理李凌冰點出許多大馬人對我國治安的信心不足,轉而以另一種方式自保。

減少花園區的出口,建設保安亭等行動,令罪犯不敢輕易在住宅區內造案,已是打擊罪案的方程式之一。

有人渾水摸魚

李凌冰指出,根據該公司的數據顯示,社區保安計劃能達到90%或以上的效率,甚至一些社區達到零罪案,為社區居民和保安公司注入強心劑。

像Force One這類專業的保安公司已有口碑,經由居民協會互相推介,為花園區提供適當的保安服務。

縱觀保安市場中,一些保安公司企圖渾水摸魚。此類保安公司不請自來,聲明已在花園區內巡邏,沿家挨戶向居民要求付費,引起居民不滿。

治安指數偏低,造就保安行業逆市看漲,有人看準這個時機,成立保安公司,但在缺乏服務紀錄之下,難覓客源,唯有強行“保護”某些花園。

就需求量這一點,李凌冰坦言,雪隆地區還有許多地方需要保安服務,因此目前暫無計劃向其他州屬擴展社區保安服務。

目前,該公司約有400名保安人員,每一個花園區至少有2至3人站崗,負責在保安亭檢查出入者,以及定時巡邏。

衡量社區情況

Force One保安人員配帶催淚噴霧器,以便遭多名匪徒攻擊時派上用場。
一般上,該公司的服務對象以花園區為主,至于廉價屋社區,由于許多屋主轉租給其他人,包括外勞,住客並不主動組成居協或繳付保安費,因此較難執行社區保安計劃。

另外,李凌冰表示,保安公司遇到一些花園區的居協未能及時召集足夠住戶,繳足聘請保安公司的費用,他們將衡量該社區情況,若治安情況惡劣,會預先為該社區建立保安亭,以執行任務。

在商言商,沒人想做虧本生意,但本著服務社會,以及相信有關社區居協的承諾,他們才會先行負起保安工作。

瘦田無人爭,耕開有人爭,保安行業亦是如此,現今保安公司如雨后春筍般成立。無論如何,在這種講求服務、紀律和效率的領域,保安公司的素質和專業能力,是它能否在眾多同行中脫穎而出的關鍵。

科技輔助 如虎添翼

保安公司每年的盈利上升,除了表示我國社區治安不佳,同時彰顯保安業的發展潛能。
一個社區少則百余人家,多則上千戶,保安公司負責保障住宅內的安全,如果擁有先進的科技輔助,將如虎添翼,提供更有效保障。

在保安人員巡邏的社區,宵小匪徒有所顧忌,不敢輕舉妄動,但難保犯罪者不顧一切攻擊保安人員。

為了對付群起而攻的罪犯,李凌冰特別引進了催淚噴霧器(Tears gas),要求保安人員隨身攜帶,以保障自身安全。

此外,李凌冰還將其汽車保安公司的全球定位系統(GPS),運用在社區保安服務上。

一些能夠負擔較高保安月費的社區,可享有這項高科技服務,通過該公司全馬各地的巡邏車,及時發現和對抗罪案。

這些巡邏車也會到相關社區巡邏,壯大社區內的保安員聲勢,以令匪徒知難而退。

保安行業 逆市看俏

李同慶在加入星安保安服務公司前,曾參與政治,並且熟悉民生與地方事務,因此許多居協透過他尋求保安服務。
經濟衰退和通貨膨脹,令各行各業叫苦連天,但保安行業卻逆市看俏,不受任何因素影響,每年的營業額持續上升。

星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Star CMS Security Services)就是例子之一,該公司雪州梳邦再也、USJ和雙威區的業務經理李同慶表示,保安業可說是一枝獨秀!

主動尋求保安服務

他指出,在上述地區中,約20余個社區的保安服務皆由該公司負責,保安人員多達150人,“我們年營業額增長率約50%。”

該公司保安業務中,有90%是住宅區,另外10%是商業與工業區,社區保安的價格最低從每月40令吉開始,最高達到160令吉。

由于這間保安公司已有15年歷史,加上李同慶曾參與政治,擔任前州議員高祥威的特別助理,以及曾任梳邦再也市議會第7區委員會主席,熟悉民生和地方事務,不少人主動透過他尋求保安服務。

面對人力資源短缺

然而,由于人力資源分配和地方距離問題,李同慶婉拒一些梳邦再也地區以外的聘請,“將之轉介給公司內負責其地地區的同事。”

居協與保安公司達成協議之前,皆會到已設有社區保安計劃的住宅區視察,並且打聽有關保安公司的口碑,因此像李同慶這間較有規模和歷史背景的保安公司,自然備受青睞。

換言之,一間保安公司的誠信和服務獲得認同,生意量將源源不絕,屆時最需要擔心的反而是人力資源短缺問題。

注重素質 慎選員工

像普納達芒(右二)受過軍訓的尼泊爾人,在保安公司內佔80%或更高比率,而本地退伍軍人如莫哈末尤索夫(中),則受到保安公司重用。
在星安保安公司服務的普納達芒(Purna Tamang),現年24歲,他和許多尼泊爾男生一樣,在大馬擔任保安人員。

他在尼泊爾是一名德士司機,通過仲介到大馬工作,並且計劃再工作多一些時候才回返尼泊爾。

李同慶指出,該公司的員工中,有80%是像普納達芒般來自尼泊爾,尼泊爾人是唯一獲得內安部準許聘用的保安行業外勞。

為何在內安部的條例中,只允許尼泊爾人當保安人員呢?李同慶指出,這是由于尼泊爾人受過軍事訓練。

“也許因為尼泊爾的祖輩多當雇用兵,天生比較忠心。”李凌冰如此猜測。

至于本地人方面,則沒有太多限制,但本地退伍軍人會成為保安公司的主要選擇,莫哈末尤索夫(Muhd Yusof)即是一例,目前他是一間商業大廈的保安主任,李同慶給予不俗的評價。

保安人員在社區內執行巡邏任務,其能力和素質皆是重要條件,因為他們直接與罪犯接觸,因此必須謹慎聘請保安人員。

聘合法公司 獲保障

成為大馬保安服務協會會員的保安公司,才是受承認與約束的保安公司。
一間合法的保安公司,需要獲得內安部發出的執照,每年更新費是3200令吉,同時也要經過財政部的批準,才能為各行各業提供保安服務。

李同慶指出,保安公司應加入大馬保安服務協會(PPKKM),才能視為受承認的保安公司,“就像德士和霸王車一樣,前者受認可和約束,后者則不在控制範圍內。”

即是說,聘請該協會的會員,才能確保獲得保障,萬一發生不合理事件,不至于投訴無門。


| 上篇 | 下篇 |



組巡邏隊居民維安

現代人抱著“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態,令匪徒有機可乘,引發嚴重的治安問題。

住宅區居民只要有人主動踏出第一步,為居民拼治安,還是會有人支持和響應。

這時,我們才發現,原來只要人心連成一線,形成一道住宅區之間的罪案防火牆,就能解決許多治安問題!

未有巡邏隊前,不少居民和上班族下班后穿過蕉賴美達4A路,回家或通往附近公寓區,往往成為掠奪匪的獵物,令居民談匪色變。
吉隆坡蕉賴美達花園(Taman Midah,舊稱為寶敦花園,Taman Bolton)的美達4A路,以及附近一帶,一度是掠奪匪的溫床,令當地居民談匪色變。

不少居民和上班族下班后穿過美達4A路,回家或通往附近公寓區,引來匪徒覬覦,尤其是夜晚時分,幾乎每天發生一兩宗劫案。

自去年6月6日開始,由該區居民許友良、黃得奇、黃志強等人自發性組織起夜間巡邏隊后,治安已大大改善。

夜間巡邏奏效

蕉賴美達花園居民夜間巡邏隊,男女老少皆有,共同維持社區治安不言悔!
“當時,我們6個人主動在夜間巡邏,然后就有越來越多人加入,繼而成了一個鄰里之間的組織。”發起人之一黃得奇回憶當時的情景。

大約兩年前,另一名發起人黃志強在花園內目睹匪徒欲造案,他與現場居民大聲向匪徒呼喝,成功嚇走匪徒,這件事激起他號召組織巡邏隊的念頭。

這個概念化為行動后,啟動從晚間約7時許至午夜1時左右的巡邏計劃,罪案率開始下降。

積極推動自願巡邏計劃的許友良指出,該處罪案在半年時間內下降70至80%,顯見這種巡邏方式對罪案奏效。

住宅區內有巡羅人員走動,盡管不是警方,但此舉已對匪徒形成壓力,並發出“我們正在關心治安”的訊息。

全體居民有責任

巡邏員有一張證件,證明他們可在指定的範圍內截查陌生人和要求對方出示身分證。
黃得奇指出,最初投入巡邏工作時,一些匪徒膽大包天,騎著摩哆視察環境時,竟然向巡邏隊員咆哮,試圖打擊巡邏隊。

但是,在巡羅隊員的堅持下,克服這些威脅,甚至差點就捕獲一名匪徒,但狡猾的匪徒成功脫逃。

一個社區的治安不佳,這與全體居民有關,每人皆有責任去採取相應的行動。

難得有人肯主動提出改善治安的方法,社區居民在能力範圍內,應給予積極配合,因為社區治安良好,個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也獲得保障。

巡邏計劃 獲政府支援

許友良:自願巡邏隊開始半年后,罪案率下降70至80%,顯見這種巡邏方式對罪案奏效。
眾所週知,自願性工作往往缺乏經費和其他支援,因此許友良一行人經過一番討論后,決定參與睦鄰計劃(Rukun Tetangga,簡稱RT),加入其屬下的自願巡邏計劃(Skin Ronda Sukarela,簡稱SRS)內。

去年8月,許友良等人向首相署團結及績效管理部門提呈一份逾80人的巡邏人員名單,獲得批準后,在今年2月正式選出該區睦鄰計劃執委,黃得奇和許友良分別獲選為正副主席,自願巡邏隊獲得外套,並且每年可得到一筆撥款。

許友良表示,自願巡邏隊在美達3路至7路內執行夜間巡邏務時,擁有相等于普通警察的權力,可以截停來訪者,以及要求出示身分證。“當然,這也只是局限在這個區內,在其他地方我們就沒有這項權力。”

主動參與 自選站崗

黃得奇:我們是由6人開始巡邏,后來越來越多人加入,就成了一個鄰里組織。
目前,共有八十余人答應參與自願巡邏計劃,較為活躍的約有五十余人,非常活躍僅有二三十人。

這個社區逾300戶家庭,若平均以一家四口計算,估計至少有1200人,即是說僅有不到3%的人積極為整個社區治安服務,確實有些失衡。

儘管有人默默感謝巡邏隊的付出,但也有人好整以暇,發出“看你們可以守到多久”的言論,讓人體會人情冷暖。

黃志強:反正在家裡兩個小時也是看電視,不如出來巡邏一下。
許友良表示,由于這是一項自願計劃,不能強迫任何人,因此參與者皆是主動投入,“有人可能是晚上7時至9時站崗,有人選擇之后的時間,全看個人的意願。”

非常活躍于巡邏工作的黃志強則說:“反正在家看電視也是過兩個小時,我就出來走走看看。”

社區內有4個站崗點,皆分佈在三叉口,巡羅隊員選擇適合和方便自己位置,見面時隊員聊聊天,注意來往的車子,數個小時的時間晃眼即過。

賣回收物件 籌經費

以居民的資源回收物件換取收入,不會增加居民的經濟負擔,又可為巡邏隊籌得活動經費。
蕉賴美達花園自願巡邏隊隊員不只出力,還自掏腰包購買巡邏時需要用到的配備,如手電筒和對講機。

這種為了社區治安而付出的做法值得嘉許,但並非長久之計,因此自願巡邏隊與居民取得共識,透過回收環保物件籌獲基金。

每個月第3個星期日,隊員會借來一輛囉厘,在社區內沿家挨戶收取可供資源回收的物件,然后再轉售給回收機構,能夠賺取200令吉至500令吉不等的收入,這筆錢歸入自願巡邏隊的基金。

最初,居民把物件放在草場上,讓相關單位來收取,然后把所獲得的收入交給自願巡邏隊。

“但是,我們發現直接將物件賣給回收公司,價格更佳,因此我們就借了一輛囉厘,由其中一名隊員駕駛去收舊物,再轉賣出去。”黃得奇這么表示。

這種做法不失為一石二鳥的做法,即不增加居民的經濟負擔,又可為巡邏隊籌得活動經費。

亟需花園 警局制衡

電單車巡邏隨時支援其他隊員。
蕉賴美達花園的總人口高達5萬人,但這個地區只有警亭,未有一間警局!

黃得奇指出,有鑑于此,自願巡邏隊主動向警方反映這個問題,並且協助警方找到可建立警局的地方。

“我們在6月份已與某一名屋主談妥,把該屋作為建立警局之用,目前一切等待警方和政府的進一步安排。”他非常期待該花園擁有自己的警局,因為能對罪犯起著一定的制衡作用。

參與巡邏增 廣社交圈

從美達3至7路,在4個三叉路口設置站崗點,參與者各自選擇適合的地方站崗。
黃得奇在美達花園住了30年,與同街約20戶人熟絡已非易事,更甭說是其他街道的街坊。

當他參與巡邏之后,奇妙的事情發生了!他不只與住在不同街的隊員熟悉起來,同時更認識了其他30年未曾結交的居民,他在社區內社交圈子變得非常廣闊。

例如,他竟然因此發現他有一些表親,即母親一方的親人,同住一個社區,卻未曾交往。

另外,他在巡邏隊員中,意外發現有一人是自己的親戚,這令他訝異不已。

從黃得奇的個案中,不難發現我國的社區交流相當疲弱,因為未有一個交流平台,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出現住在對面也不相識的困境,因而為歹徒製造犯罪機會。

| 上篇 | 下篇 |




社區警察防範罪案
警民保持互動,才能把罪犯趕出社區!

社區治安出問題,不應只是警方的責任,居民對社區漠不關心,同樣會使治安亮起紅燈。

每個人是社區內的眼睛,多一些關注,提升醒覺意識,將能降低罪案發生率。

李獻聖:警方希望透過社區警察計劃與居民成為精明伙伴,一起為防範罪案和解決社會失調現象而努力。
現任總警長丹斯里慕沙哈山上任后,提出的5年計劃(Pelan Strategik Lima Tahun,簡稱PS5T,2007~2011)中,其中一項包括“社區警察”(Community Policing)計劃。

這個概念的計劃經理李獻聖助理總監(ACP Mhd.Azlee)表示,警方期待透過社區警察計劃提升與居民的關係,並且成為精明伙伴(Smart partnership),一起為防範罪案和解決社會失調現象而努力。

警民成為精明伙伴


“此計劃不只是談罪案,而是關注社會問題,包括遊蕩、打架、陌生人出沒等社區內的現象,這些未必是警方有人手能夠處理的事。”

社區警察計劃將從兩個層面出發,首先是警方的自發性(Police initiative),即在社區內舉辦對話會、講座、展覽會、巡邏、行動計劃等,與社區民眾接觸。

但是,他坦言,警方主辦的活動,只有警方一方籌劃,民眾並沒有直接參與其中,因此這些活動反應並不理想。

第二個層面則是警方主動與民眾同在(Initiative together with public),這並非是一個新概念,在英國、加拿大或香港地區早已落實,大馬警方只是將之加在社區警察計劃之中。

“警方無法長期在同一個地區巡邏,同時也有不同事情需要處理,不可能隨傳隨到,因此民眾可通過這個計劃做一些事。”

例如,居民擔心某間空置的屋子引來癮君子或成為歹徒的藏身之所,遂向警方投報。

藉睦鄰計劃作橋樑

“警察即是民眾,民眾即是警察”應是大馬警民攜手面對社區治安的最佳座右銘。
然而,沒有罪案發生,警方就無法採取行動,這即是民眾不知如何處理社區失調現象之例。

“事實上,居民可先找屋主反映情怳,要求正視,若未獲處理,可把問題交給社區內的睦鄰計劃委員會。”李獻聖認為社區組織將能在這方面發揮功用。

他指出,睦鄰計劃即是警民之間的一個橋樑,委員會與警方保持密切的關係,警方可藉此瞭解社區內的狀況,居民則透過它反映問題。

簡而言之,社區警察計劃並非一項行動,而是一項概念,使民眾對社區治安有所醒覺,以及提升對社區活動的參與度。

“警 察即是民眾,民眾即是警察(The police are the public and the public are the police)”,19世紀英國內政部長羅拔皮爾爵士(Sir Robert Peel)的現代化警察名言,應是大馬警民攜手面對社區治安的最佳座右銘。

5住宅區 正式推介

警方相當重視社區警察計劃,除了委任李獻聖為計劃經理,同時特別在武吉安曼警察總部成立一個行動委員會,由拿督阿都拉薩伯哈里擔任主席,李獻聖擔任秘書,時刻關注這項活動的進展。

李獻聖表示,這計劃需要較長的時間,因此目前只是挑選雪州、吉隆坡、檳城、柔佛共5個住宅區正式推介社區警察計劃。

但是,國內已有一些地區的居民對此計劃感興趣,並且主動響應,警方也給予全力配合。

以下為社區警察和傳統警察(Traditional Policing)的分別:

善用互聯網 促進溝通

人民社警網站(www.cops.org.my)是非政府組織網站,由前警務人員關志庭與其伙伴黃文山和李永杰,為了警民之間更易溝通,並且響應總警長丹斯里慕沙哈山提出的社區警計劃而創建。

此網站原以雪州人民為主,但網站啟動之后,每天平均接到全國各地,包括東馬等地求助和詢問電郵和電話,因此現在不再局限雪州地區。

“我們每天平均通過電郵和電話處理十多個個案,以警方罰單、意外、保險等問題居多,當然還包括一些刑事或民事案件的詢問與求助。”

關志庭對于協助他人有著極大的熱忱,加上曾擔任警務人員和政治人物助理,曉得如何做好警民之間的協調。

警民之間,缺乏有效的溝通管通,因此這個網站將協助警方發佈一些資訊,並且讓民眾表達所關心的問題。

高祥威:居民駕車進出時較下車窗互相問候,冷眼旁觀的罪犯眼見居民熟絡,就不敢在社區內造案。
“因此,我們決定把社區警察計劃跨前一步,將之運用在互聯網上。”

預防勝于治療,他相信社區內的治安,需從教育與防範開始,因此希望透過網站上的資訊,協助人民解決困擾,同時學會如何關注自己的社區。

“我們希望全國人民可以成為人民社警的會員,一起關心治安,因為這是每個人的責任。”

社區保安成敗兩關鍵

曾擔任市議員與州議員,現任馬青雪州團長的高祥威認為,社區保安不只是聘請保安人員如此簡單,居民還需擁有以下兩個觀念。

首先是綜合性治安設施,即居協不只是居民與其他方面的橋樑,同時還需關心保安工作,例如推動社區保安計劃。

余保憑:目前甲洞約有80%的花園區執行社區保安計劃,但衛星市和增江許多地區,因地理環境不適合而無法執行社區保安計劃。
其次是激活鄰里之間的關係,經常舉辦一些社區活動,在喜慶節日舉辦活動讓居民參與,增加溝通的機會。

曾是雪州防範罪案委員會委員的高祥威,經常閱覽犯罪心理學書籍和資訊,從中瞭解到罪犯在社區幹案前,一定先瞭解社區內居民的舉動,從中尋找可乘之機。

“當花園區內的居民駕車進出時,常常較下車窗互相問候,冷眼旁觀的罪犯就不敢在社區造案。”

在犯罪心理學中,社區內的屋子窗門緊閉,人與人之間極少交流,這即是一個死區(Dead area),罪犯最愛這種地方,因為易于幹案。

因此,設立保安亭和保安人員巡邏等設施只是治標,居民經常互動才能治本,從而獲得長期的治安保障。

地理因素有心無力

關志庭(右)、黃文山(中)與李永杰除了響應和支持社區警察計劃,還跨前一步創建人民社警網站,協助警民溝通。
有些社區,能夠依靠保安公司改善治安,但也有些社區雖然有心改善社區治安,但卻礙于社區的設計,而未能找到適合的解決方案,進退維谷。

在吉隆坡甲洞社區服務十余年的余保憑,時常協助居民解決社區治安問題,包括與當地各居協攜手推行社區保安計劃。

他指出,目前甲洞約有80%的花園區執行社區保安計劃,反映居民對目前治安毫無安全感。

他表示在警力不足的情況下,居民選擇自保,而警方也願意隨時給予配合與協調。

“最重要的是更多人加入居協,一起負擔保安費用,才能以最低的成本,達到最多大的效果。”

但是,他指出,甲洞衛星市和增江的新村地區,卻只能望“保安公司”興嘆,這是由于衛星市呈放射狀,一些道路封堵后,必然帶來極大的不便,因此不可能封路進行社區保安計劃。

與甲洞毗鄰的增江地區面對同樣問題,由于該地區擁有許多新村,範圍廣大,通路極多,無法以封路來控制罪案“因此,現在增江僅有約10%的社區聘請保安公司。”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