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0年7月22日 星期四

嗜性成癮

報導:巫月圓
圖:本報資料中心
11-01-2010


性成癮‧色難戒
求性若渴誰能解?

去年杪最火熱,又能滿足大眾八卦心理的新聞,莫如高爾夫球天王老虎伍茲的“偷情門”事件,一宗單純的車禍,卻意外扯出伍茲多年來花心在外,婚后也劈腿不斷,十多位情婦排隊等著為他提供服務。

陸續曝光的情婦猛爆料,異于常人的性癖好,讓伍茲背上“性癮症者”(sex addict)之名。

除了常見的煙癮、酒癮、賭癮、毒癮、網癮之外,原來還有嗜性成癮的人,是不是說現代人,尤其是壓力大到不行的名人,容易被藥物、酒精、賭博、網絡,甚至是性行為所控制?

性癮症,到底是心理病,還是性濫交的藉口?

吳啟銘:正確的說法是性成癮症,非性癮症,因為每人對性的需求不同,性慾旺盛者不代表就是對性上癮、無法控制性行為。
貴為全球高球界第一人,老虎伍茲的偷情韻事鬧得不可開交,情婦陸續爆料不說,連他的性生活也淪為人們茶余飯后熱烈談論的話題,老虎是不是患上“性癮症”?更成為去年最吸睛的名人八卦事之一。

性癮症,照字面的解釋,就是對性上癮症,患上此症的人一日無性不歡。

照坊間一眾心理專家的鐵口論斷,伍茲的行為已經說明了他是一位性癮症者。

儘管伍茲不是第一位患上性癮症的名人,但許多人對性癮症仍是滿佈疑問,到底它是什么病?什么人才會患上性癮症?

據台灣性學會大馬分會理事長吳啟銘指出,從學術觀點而言,性癮症的正確稱呼應該是“性成癮症”,非性癮症。

“在性學界,把性行為當成‘癮’來看待,有污名化的意思,對那些性需要強烈的人不公平,因為‘癮’意味著無法控制,所以才會有戒癮的需要。”

他認為,性需求不但因人而異,且次數多寡、頻密也是不同的,“就好像吃飯一樣,有人食量大,吃得多;有人食量少,吃得少,但食量大、吃得多,不代表就是失控、上癮。”

他補充,人類有性需求是正常的,“其實,性慾和食慾本質相同,但社會普遍卻無法接受那些有旺盛性慾望的人,所以‘癮’這個字眼帶有歧視‘性’的意思。”

他再舉另外一個例子說明,同樣是癮,但網癮比較為人所接受和了解。

“許多人上網是為了滿足工作、娛樂上的需求,看到電腦,就會想要上網,但若是不上網也行,惟對有網癮的人來說,則是非上網不可。”

他說,染上網癮的人,一旦無法上網的話,情緒會失落、沉重,他們無法控制自己想上網的慾望。

所以,他認為,用性成癮症來取代性癮症,才是正確的名稱,減低誤解。

沒完沒了 沉溺于性

除了煙癮、網癮、毒癮等等,還有性成癮症,患者的生活會因為失控的性行為而搞得一團糟。
美國一名家有性成癮症患者的太太如此形容他的丈夫:“不酒、不煙、不毒,但經常上按摩院、無上裝酒吧、嫖妓,沒完沒了的沉溺于性生活中。”

以上這段話,有助于讓更多人了解性成癮症患者的“病況”。

除了沉溺在性行為當中,還有一些患者是通過瀏覽色情網站、雜誌、圖片得到快感,少部分則是性癮發作時,就會不顧一切放下手頭上所有事情,尋找發洩的對象。

與其他的藥物上癮相同,性上癮也不是一次就會上癮,而是第一次接觸之后,覺得刺激又有罪惡感,原本只是一星期一次,后來發展成一星期數次,一旦天天都要發生性行為時,代表性癮已成,被“性”所控制,擺脫不了。

大多數的心理學家認為,生理問題是性成癮症患者的誘因,但來自心理、家庭、家庭環境和社會的影響,才是造成他們沉溺于性行為中不能自拔的原因。

生活 因性而失控

老虎伍茲稱霸高爾夫球界,但“偷情門”事件,卻揭露他人前人后兩個樣,因此被懷疑患上性成癮症。
到底性成癮症是心理病,還是生理病?吳啟銘說,兩者都有。

從心理學角度而言,心理學家也把性成癮症詮釋為沉溺在性行為當中,患者無法控制他們的性需求。“為了滿足他們在這方面的需求,患者可能不管法律,也顧不上道德,他們的生活因性行為而失控。”

他說,這就是性成癮症患者,“患上性成癮症的男性比女性多,比例大約為四比一,而年齡介于30至40歲左右的男性最多。”

他解釋說,在生理上,這個年齡的男性性需求比較旺盛,過了40歲之后,性需求就會下降。

從精神病來說,心理學家把性成癮症歸納為強迫症之一,稱之為強迫性性行為(Sexual Obsessions),它是一種與性行為相關的強迫症,患者會不自覺的渴望與他人發生性行為。

“比如說自慰,它也是滿足性慾的一種方式,大多數人都在家進行,但如果有人不論在工作場所、課室時都自慰的話,他應該去檢查自己是不是患上了強迫症。”

實際上,性成癮症出現在強迫症患者的身上不出奇。

他也指出,80%患上性成癮症的人還患上其他的癮,如酒癮、賭癮等等。“若是精神科的問題,可以用藥物控制。”

其 他的心理問題導因還包括家庭環境、成長背景等等,有種種的可能性,“自小愛看A片受影響,或者是為了紓解壓力。”他補充說,面對壓力時,有人暴食暴飲、逛 街購物、做運動,但也有為用性來解決。“在生理上,性可以讓身心鬆懈下來,久而久之就會成癮了,和抽煙紓壓染上煙癮是相同的道理。”同時他也不排除有人以 頻密的性行為、不同的性伴侶來證明自己的魅力。

賀爾蒙分泌 紊亂導致

其實性慾和食慾都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食量大,不等于失控,就如性慾強,也不代表一定就是性成癮症,需要專家的診斷。
從生理角度來說,內分泌失調,導致性功能紊亂,導致性成癮不出奇。

由于患者體內的賀爾蒙分泌紊亂造成他們的性行為失控,在醫學上,稱之為性亢進,大多數是內分泌失調,如患上如腎上腺腫瘤、垂體腫瘤等。

在台灣,曾出現過一名不斷更換同居女友的大學生,過后身體檢查發現,他的雄激素超出常人的10%,屬于性亢進,主因是內分泌失調。

而美國一名女子嗜性成癮,也因為性器官長期處于充血狀態,患上了“持續性亢奮症候群”(PSAS)。

但上述的例子不算多,一些性學專家認為,“性成癮症”也可以稱為“性沉溺”,指的是個人出現強烈、被迫的連續或週期性性沖動行為,一旦他們性沖動無法獲得滿足的話,就會產生焦慮、不安、注意力無法集中等等感覺。

三大條件 診斷

到底我們如何判斷一個人是否患上了性成癮症?

吳啟銘表示,根據美國性健康促進協會的標準,有三大條件可以界定一個人是否是性成癮症患者,條件如下:

●不自由主、不斷的只想到性
●無法控制自己的性行為
●性行為已經對個人的生活造成了嚴重的影響
他說,只要符合其中一項條件,就是性成癮患者。

而最早把“性成癮症”這個概念引入東方社會的台灣樹德大學性學研究所阮芳賦教授,則進一步的列出性成癮症患者有以下征兆:

●不安全感:即使滿足了性沖動,但事后會感到后悔、羞恥、不安和空虛。
●喜歡搞秘密活動:覺得自己的性行為需要特別的保密,或是有心掩飾,常會激動不安得渾身顫抖,以及擁有雙重人格,人前一面,人后另一面。
●虐待:在性行為中有虐待及暴力行為,同時還會強迫他人發生性行為。
●一夜情、頻換性伴侶:常與互不相識,或不喜歡的人發生性關係。
●性行為與性價值觀起沖突:大多性成癮症患者不認同他們自己的性行為,且這些舉止與他們的性價值觀起沖突。

上癮名人 多籮籮

名人特別容易患上性成癮症?除了老虎伍茲,《X檔案》的大衛杜楚尼、壞女孩琳賽羅涵也是病患之一,而回頭是岸的碧妮史畢絲和美國前總統克林頓也是傳說中的患者。

伍茲婚外情曝光,讓“性成癮症”廣為人識,其實他不是第一個被發現偷情成癮的名人。

十多年前紅極一時的電視劇《X檔案》主角大衛杜楚尼,在小銀幕上扮演機智又倜儻的干探,但在現實生活中,他卻因為患上性成癮症而入院治療,美國各大小媒體都把這則新聞放上了令人注目的版位。

結婚11年的大衛杜楚尼只通過律師發表簡短的聲明,承認他自願入院接受治療,要求給予妻子和孩子尊重和隱私。

除了大衛杜楚尼,患上性成癮症的娛樂圈名人包括了貓女荷莉芭頓的另一半艾瑞克,但艾瑞克沒有大衛杜楚尼般幸運,即使多方尋醫,加上美麗溫柔的另一半相陪,仍無法治好他的性成癮症。

而好萊塢影壇壞女孩,琳賽羅涵和小甜甜碧妮史畢絲也一度傳出患上性成癮症,目前琳賽還沉迷在肉慾交纏的生活中,但碧妮史畢絲似乎已擺脫昔日的荒唐生活,狀態回勇。

而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據說也是一名性成癮症患者。








性成癮≠性濫交
生活失控難脫性海

在東方社會,“性”向來是禁忌的話題,更何況患上了一日無性不歡的性成癮症?不但難以啟口,也導致患者的病情加劇。

實際上,性成癮症患者最大的痛苦是過雙重人格的生活,他們一面要隱藏自己失控的性行為,一面要在人前維持一定的形象,所以一旦性成癮症曝光的話,不是因為他們突然被逮捕,就是出了意外。

這等真人真事,最常發生在名人身上。

性成癮症分為三大級別,以性行為是否構成對他人的傷害為準則,自慰、手淫為最輕級別,露體狂算是第二級別,強姦的罪名最重。
性成癮症,常常和性濫交扯在一起,到底性濫交是不是染上了性癮?性濫交者,是不是中了性癮毒?

台灣性學會大馬分會理事長吳啟銘認為,所謂的癮,意味著上了癮,非做不可,但不是所有的性濫交者符合這個“癮”的標準。

他指出,性濫交可能有‘癮’的成分存在,但性濫交者不一定都是性成癮症患者。”

他解釋,性濫交即隨便與人發生性關係,或者是有很多不同的性伴侶,但這種性行為不代表失控,可能還是在當事人的控制之中。

“一些人喜歡一夜性(one night sex),但在找到固定伴侶之后,可能就不再尋求一夜性了;一些人有很多性伴侶,但婚后會定性下來,只有一個伴侶,他們都稱不上性成癮症患者,因為他們能夠改變性習慣,不算性上癮。”

在東方社會,“性”向來是禁忌的話題,更何況是患上了性成癮症,往往加劇了這一類患者的病情。
他以男性嫖妓作為進一步解釋的例子,“若果一名已婚男性,因為另一半無法滿足他的性需求而去嫖妓的話,他不算是性成癮症患者,不過如果該名男性每逢週六就一定要去嫖妓的話,久而久之,一到週六他就一定要去嫖妓,好像上了癮、非做不可似的,這就有‘癮’的成分存在。”

無論如何,上述的例子只是為了讓大眾更加了解何謂性成癮症,而不是鼓勵更多人去嫖妓,或是合理化嫖妓的舉動。

儘管性成癮症的形成因素概括心理和生理問題,原因複雜,但性學界對于界定性成癮症的征兆、條件和類型都有一定的標準。

他說,基本上,社會慣用道德來審判性成癮症患者,道德的眼光凌駕一切,但找出病因的根源比道德審判更重要,只有在找出生理,或是心理上的根源之后,求醫或是服藥治療才能夠協助他們。

就如他說,性需求人人皆有,性成癮症的治療,並不是阻止或是遏止性行為,而是控制自己的性行為,避免傷害人。

3大級別 區分

性成癮症的可怕之處在于影響生活,導致患者的生活失控、失常,甚至是傷害自己和他人。

除了判斷一個人是否患上了性成癮症,性學專家還把性成癮性分成3大級別,即不傷害他人的性行為、社會無法容忍的性行為以及構成罪行的性行為。

●沒有傷害他人的性行為(第一級):

如看A片、自慰、手淫、網絡性愛、看色情雜誌、性幻想、色情影片及圖片或嫖妓等等,屬于獲得社會認可,或是至少可以容忍的性行為。

●社會開始無法容忍的性行為(第二級):

如偷窺狂、暴露狂、電話淫狂、偷拍狂、喜歡在別人面前公開自己的裸照等等,涉及侵犯到他人的性行為,或遊走法律邊緣,甚至犯法的性行為。

●社會無法容忍、構成罪行(第三級):

觸摸、非禮、強奸、亂倫、性侵犯兒童,還有以痛楚增加性興奮的性行為,如性受虐與性虐待。

判斷患者 有條件

性成癮症是否等于性濫交?這又未必,部分性濫交者的確存有癮,但也有性濫交者為了其他心理和生理因素而濫交,需視個案而定。
每個人對性的需求不同,如何診斷一名性成癮症患者呢?

1988年,美國著名專欄作家兼性學專家安蘭特思發表短文指出,不論男女,除了新婚蜜月時期之外,若是每天需要進行好幾次性行為的話,算是患上了性成癮症。

但 進入21世紀,性學專家對性成癮症已經有比較周詳的研究,同時那些飽受“性癮”之苦的性成癮症患者,還成立了一個協會。根據性癮症患者匿名協會(Sex Addicts Anonymous,戒掉性癮的國際支援團體)指出,每個人對性的需求、性行為的詮釋不同,但性成癮症患者具有以下條件:

性行為失控導致他們的人生失控,儘管感到羞恥、痛苦和自我厭惡,但還是無法遵守承諾和停止這種行為,同時他們對性成為習慣的行為感到不安,並承受不斷擴大的負面后果。

各有說詞 引起爭論

人前人后兩個樣,是許多性成癮症的人說不出口的秘密,也是他們無所適從、不快樂的原因。
實際上,在國際性學研究上,對“sex addict”這種病症出現兩大不同意見的派系,一派是同意性癮症這個說法,另一派則不同意,認為“性癮症”是“偽醫學概念”,反而覺得以“性沉溺症”用來取代“性癮症”比較適合。

反對派認為,性沉溺症能夠更加貼切反映出這個病症的特征,而不是一竹竿把所有強迫性性行為都以“性癮症”稱之,他們支持廢除使用“性癮症”這個不專業的術語。

著名的德國性學家歐文J黑伯勒指出,從字面上解釋,“性癮症”有上癮的意思,所以才有“防止上癮”、“戒癮”的說法,但這個術語用得十分不專業,因為各種性行為的背后都有不同的原因和動機,我們不能用一把尺來測量多種多樣的事物。

好比說,性行為當中就分有習慣性的性行為、強迫性的性行為、不滿足的性行為、任性的性行為、愚蠢的性行為、具有侵略性的性行為等等,這些不同性行為無法單純的以“性癮症”來加以詮釋,同時背后的成因、診斷、治療、防止各不同,不能用以“性癮”一詞來蓋棺論定。

在性成癮症逐為人所知的今天,市場上出現了不少醫療專家通過治療“性癮”來斂財,同時也不能否定一些性需要低的人,把某些精力特別旺盛的性行為標籤為“性沉溺症”,藉此否定他們的存在。

藉性來 逃避現實

普羅大眾對性成癮症存有“美麗的誤解”,實際上,不少性成癮症患者都對自己失控的性行為感到沮喪、焦慮、不安。
在歐洲,心理學家以“強迫性性行為”來取代“性成癮症”,同時相關的研究也揭發,這些患有“強迫性性行為”的患者還可能伴有焦躁症、恐懼強迫症等,當中不是酒徒,就是賭徒、工作狂或是運動狂。

儘管一般人對強迫症的認知多數圍繞在潔癖、災難恐懼症、凡事井井有條的整齊症,但10位患上強迫症的患者當中,有兩位患者的強迫行為是與暴力、宗教或性經驗有關。

精神病專家把性成癮症當作心理問題來看待,認為患有性成癮者的心理問題大于生理問題,不少性成癮症患者,把性行為視為調節心情和逃避現實的一種方法。

據發明“sex addict”一詞的美國人,帕特里克卡諾博士指出,全美國約有8%男性患上這類病症,女性的比例則是3%。

他在1987年創造了這個名詞,並把它定義為性行為失控,且患者明知有關的行為將損害其事業、客戶和婚姻,但卻欲罷不能,一再沉溺其中。

性沉溺 還有4大特征

早在“性癮症”一詞出現之前,不少性學專家已經發現到這個病症並進行研究,性學專家P康納斯在1983年已用英文字“SAFE”一詞概括性沉溺症(當時還未出現sex addict這個名詞)的特征:

●秘密的(Secret)──在隱暪家人或其他人的情況下,偷偷進行的。

●沉溺成性(Abusive)──不論對自已,或是他人(性行為的對象)都相同。

●感受(Feeling)──不管是用來逃避某種痛苦的感受,或者是性行為會帶來一種難以擺脫的痛苦感受。

●空虛感(Empty)──患此症者將失去原有的親密關係所滋生的充實感,反而常常處于一種失脫感中。

大多數時候,性成癮症患者的秘密曝光,不是因為婚姻破裂、觸犯了法律,就是染上的愛滋病,或其他的性傳染病。







戒性癮.脫慾海
康復者重獲新生

脫下對“性”的曖昧眼光、除掉對“性成癮症”不切實際的暇想,性成癮症患者其實是患上強迫性性行為的可憐蟲,因為他們的人生被“性”摧毀了,失控的性行為毀了自己,也對他人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

以美國為基地的“性成癮症患者匿名協會”(Sex Addicts Anonymous,簡稱SAA),不分種族、性別、性取向的協助那些有心想戒除性成癮、脫離“性海”的人。

以下是一名康復中的性成癮症患者的心路歷程:

由于社會用更嚴格的道德眼光來審判女性,所以女性成癮症患者承受更大的壓力,且難以接受治療。
往下看的人生…

我是一名強迫性性行為患者,同時也是一名性成癮症病患。我的前半生,就是上網瀏覽色情影片、偷窺女性的下體、召妓、濫交,“性”成為我的生存意義,是我人生的全部。

我最大的興趣是在街道、超市和停車場巡邏、上網和跟蹤女性,我愛好看女性大腿,裹在高筒絲襪裡頭的長腿,最能激起我的性興奮,只要一看到穿絲襪的女性,管他長得美不美,他就是我的性幻想和手淫對象。

也因為如此,我看人的第一眼,就是往下看,我回想我的前半生,可以用“往下看的人生”來形容,不管是出外蹓躂,或是上情色網、跟蹤女性,我都習慣往下看,“往下看”,不僅為了看女性的腿,我想,下意識中,我也看不起自己。

從中學開始,一直到學院、大學畢業,直至投入職場,我不曾停止做這類行為,不管我搬去地球的哪一個角落,我都無法控制自己不要“往下看”,多番嘗試戒掉一看到女性腿部就會性沖動的習慣,但都失敗。

短短3年內,我失去了妻子、家庭和事業,我的生活失控,我為“往下看”這個習慣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2006年,我無法再忍受這種生活,于是找到了性成癮症患者匿名協會,要求該團體協助我戒掉擾亂我人生的強迫性性行為。

透過過來人和病患們的定時集會、互相扶持和協助,今天,我很高興的說,我已經康復了,我不再是性成癮症患者,走出了“性”監牢。

我也成為該協會的義工,協助和以前的我一樣,染上性癮、無法自拔的人。

過來人 助戒除陋習

除掉對性成癮症不切實際的暇想,許多性成癮症患者大半生被性癮折磨,傷害他人又摧毀自己。
基于傳統的心理治療對吸毒、酗酒、暴食、厭食、性成癮症患者不是如此有效,反之,由“上癮者”和過來人互相扶持,藉由群體力量來戒除或減輕這些“癮”,反而取得不俗的效果。

性成癮症患者也在1979年成立了性成癮症患者匿名協會,以匿名定時舉行聚會,通過小組組員互相扶持,以實踐12個步驟來克服性成癮症。

該協會不分性別、宗教、種族,只要是想戒掉性成癮症的人,都可以求助。美國是其大本營,它在美國和加拿大多個州屬都設有分會,也在中國和香港設有分會。

儘管性成癮症患者以男性居多,但也有不少女性患者,基于社會對女性有更嚴格的道德審判,導致她們更加不敢站出來承認自己的問題,察覺了這一點,它的協助對象也概括了女性。

多管齊下 跳出慾海

在“我是性成癮症患者”這部電影中,描述了性成癮症患者尋求性成癮症患者匿名協會的協助,以小組方式進行治療。
德國一名男子,因為痛恨自己一再沉溺于性,而毅然“斷根”,說明了性成癮症,不是一眾老百姓想像中如此快活、香艷,也可以是令人痛不欲生的。

性成癮症的危害性不小,即使是最輕級別的性癮,也可能會影響正常的生活,如手淫過度、沉溺于色情電影、網絡性愛等等,不但影響個人,更會影響夫妻之間的關係,甚至有人在這方面消耗了過多的時間和金錢而丟了工作、經濟陷困等等。

最可怕的是,不少患者常常否認自己患上性成癮症,而把責任推給他人,如妻子、父母、家人等等。

該如何戒掉性成癮症?很不容易,尤其是那些重度性成癮症患者,如強姦累犯等等。

隨著法國最近發生了出獄后的強姦累犯再度強姦殺人事件,法國政府考慮強制性對慣性強姦犯實行化學閹割(chemical castration),通過注射藥物來降低他們的性慾。

由于這一類重犯的悲劇不斷發生,促使不少歐美國家政府考慮強制那些犯下性罪行的犯人注射控制性慾的藥物。

除了藥物治療,其他的治療方式包括,停止一切合法婚姻或同居以外的性行為,按摩院、無上裝酒吧、妓院及其他的色情場所。

第二步是有心理障礙的患者,向心理醫生、專業輔導員求助,尤其是那些同時患上焦慮症、強迫症的患者,一旦他們的心理問題獲得正視和解決,對性上癮的程度也跟著下降。

從事健康的文娛活動,則是傳統的紓壓方法,但效果因人而異。

你是 跳性成癮症患者嗎?

你如何評估自己是否是一名性成癮症患者?性成癮症患者匿名協會列出12道問題,讓人作出自我評估:

1.你會對你重要的人隱暪你的性行為或性幻想嗎?你是否是過著雙重生活?

是_____ 否_____

2.你的性慾望會驅使你在不同的地方,或是你平常不會選擇的對象發生性行為?

是_____ 否_____

3.為了達致不同水平的刺激或是解脫,你需要種類更多、次數更多或是更極端的性活動?

是_____ 否_____

4.你在色情活動、性幻想中花了大量的時間和/或者破壞你重要的關係或工作?

是_____ 否_____

5.沉溺于性扭曲了你和他人的關係?新一段關係的破壞模式是否與最后一段關係相同?

是_____ 否_____

6.與對方有了性行為之后,你時常只想到如何脫身?每次性接觸之后,你會覺得懊悔、羞恥,或內疚?

是_____ 否_____

7.性行為是否導致你面對法律問題?

是_____ 否_____

8.你追求性或性幻想與你的道德標準起沖突或干擾到你的精神?

是_____ 否_____

9.你的性活動涉及威脅、暴力或疾病的威脅?

是_____ 否_____

10.你的性行為或性關係,總是讓你感到絕望、疏遠他人,或者想自殺?

是_____ 否_____

11.你頻密的性幻想已經全面的影響了你的生活,即使你沒有付諸于行動?

是_____ 否_____

12.由于恐懼性,或親密接觸,你不自由主的避開性活動?這種行為是否損耗你的精神?

是_____ 否_____

如果你選“是”的答案已經超過一個以上,我們鼓勵你尋求幫助,有需要者可以瀏灠性成癮症患者匿名協會的網址www.sexaa.org/

性需求有別 存爭議

即使來到21世紀的今天,人類對性的需求仍有許多值得爭議的地方。
很多人性成癮症有誤解,把性慾需求旺盛者、對性有心理障礙者、性濫交者等等,統統歸類為性成癮症患者,這種“一支竹竿打沉一船人”的看法是不正確的。

事實上,即使是性成癮症也分有不同級別、種類和征兆,且不易診斷和治療。

以 戀內褲狂為例,這類性成癮症患者只要看到內褲就會引起他們的性衝動,屬于最輕級別的性上癮者,但若果這類病患自己去買內褲,如通過網購、專門店(某些國家 如日本有)以滿足自己性需要的話,儘管這種行為不足以構成罪行,但普遍不被社會所接受,認為他們的行為已經違反了社會的道德觀。

既使來到了21世紀,“性”已經不再神秘的今天,人類對性的需求,仍存有許多值得爭議之處。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