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0年4月3日 星期六

生死功課

特約報導:歐芙伶
圖:本報資料中心

生死功課.唯有好死才能好生
臨終這條路,要學習的還很多,好死才能好生。若要好死,平時就要學習不執著。生死輪迴有六個去處,即天道、阿修羅、人道、畜生、餓鬼和地獄六道輪迴。怎樣才能投生到善道?臨終這一刻是非常重要的一堂課,因為我們臨終那一刻的心緒,可以影響下一世投生之處。
生死事大,趁著《西藏生死書》譯者鄭振煌教授前來大馬巡迴演講,本報特約作者歐芙伶抓緊時間,和他暢談關于生與死的功課!

趁著《西藏生死書》中文譯者鄭振煌教授(左)來馬,本報特約歐芙伶(右)與他暢談生與死的功課,解除一般人對死亡的恐懼和疑惑。
得小時候外婆往生,棺木都置放郊外的涼亭,三天的法事,都在涼亭裡進行。水靜鳥無聲,感覺有點蒼涼。比較起現在五星級的殯葬事業,佛事在樓上,樓下設有咖啡座,可以喝咖啡,吃法式麵包,不能同日而語。儘管社會再進步,人文再繁華,對于生死,我們還是沒有辦法放下。
尤其是家人,他離開了,卻留下更多回憶。我們提倡孝道,最有意義的方法是讓我們的父母離開時,無有恐怖,不墮惡道。
一個人甫往生,將留下什么?道教說是靈魂,佛教說是神識。
對于在彌留狀態的家人,要怎樣幫助他,子孫要最先瞭解,才能幫助家人。
已在彌留階段,是我們身體四大分解的時候,這種痛苦就好像龜殼離開自己的身體一樣難受。

《西藏生死書》是一本告訴人們如何面對、處理死亡的臨終指導書。
關于生死的問題,《西藏生死書》譯者鄭振煌教授特撥出珍貴的時間,與讀者深入淺出談論臨終的功課。鄭教授來自台灣,是禪修老師,他翻譯著作超過30本,曾為達賴喇嘛和一行禪師做過中文口譯,對南北藏傳都很有研究,一生往返印度聖地三十多回,是一位對佛教很有見地的長者。
鄭教授2005年翻譯中文版本《西藏生死書》,轟動全世界。
鄭教授本身對《西藏生死書》的大圓滿思想,深深的攝受。在翻譯索甲仁波切這本著作時,每一個文字都讓他感動不已。對于生死,希望能給予最終極的關懷。
我們每個人都希望能好死,安詳地死亡,但是如果我們平時沒有放下,時時憤怒,每一樣事都執著、看不開,這些種子就種下來,臨到死亡那一刻,總是彷徨失措,未能及時把握機會。
所造業障產生情景


鄭教授說,一個快要往生的人,就是處在四大分解的階段,苦不堪言。四大就是地水火風,我們的身體是因這四種元素而成。當一個人要往生時,身體的地水火風開始起變化,身上的元素,像筋骨,全身會發抖;再來就是“水”的元素會抽離,臨終者會冒黏黏的汗液、流淚,甚至大小便失禁。
呼出最后一口氣…

我們的身體是由地水火風四大元素組成,當要往生時,體內的四大元素就會分解而起變化。
然后到“火”的元素,溫度會慢慢消失,最后是“風”的元素,吸進去的氣短,呼出的氣長……呼出最后一口氣,生命到這一階段,已經是結束。一個人即將往生之際,會隨著一生所造的善或惡業,產生不同情景,有些人會看到過去的父母、親人前來接引。
鄭教授說,如果有這樣的情景出現,切莫隨他們去,因為是我們過去的冤親債主化身我們的父母親人,是我們的心識變化出來的。
“這是我們的阿賴耶識的種籽現前。”阿賴耶識又叫第八意識,就好像我們電腦的記憶庫,貯存各種各樣,今生乃至過去世的實像、虛像、善事、惡事、掛礙、做過的行為、要做還沒有做的種種。
這個好像黑箱的記憶庫,在人往生時最后離開,在投胎時最先來到。
放下一切往生淨土
如果臨終的人不斷唸唸有詞,一會告訴你他看到誰來看他,這些人是在我們記憶中已經往生的人,“這時最重要的是請臨終的人不要慌張、不要執著,安心地去,放下一切,比較容易往生淨土。”家屬這時要念誦佛號,請佛菩薩加持,那么這些情景都會一一消失。
“其實,臨終是最彷徨的時候,最需要的是讓他提起正念,念誦佛號,可以讓病人安心。”鄭教授說。
“這時也不要急著幫病人換衣,因為他的神識還沒有離開,動他會起煩惱,如果因此生起嗔恨心,恐怕會墮入三惡道。”三惡道就是餓鬼、畜生和地獄道。
當臨終的人,呼出最后一口氣,心臟完全停止跳動,腦死,就是醫學上宣佈的死亡情況。其實,亡者的神識還是會停留一段時間,最好八個小時內不要搬動,家屬專心念佛,回向給亡者。
不執著神識隨時離開

生死事大,放不下死,也看不透生。其實,死亡,是新生命的展開。
那么亡者的神識要多久才會離開?鄭教授認為,“不一定,因人而異,快的話幾分鐘,8個小時是比較保險的方法。”這也是為什么人往生后,8個小時后才可以搬動他。至于修行人,他們是比較覺醒的靈,在往生后,神識還可以憶念佛號,但修行人不執著,神識隨時會離開。
至于一些特別情況,例如在醫院往生,必須要移動大體,則要和亡者說明,請他一起念佛號。
“這時候家屬要和亡者開示,這身體是虛幻的,要趕快離開這個肉體。”
一些亡者在手術台往生,亦可知誰在身旁,亡者神識一般飄浮于天花板上,等遺體運出,亦尾隨而去。
如果是生前有念佛修行,就比較不會那么執著。這也是為什么鄭教授特別強調的,平時就要熏習佛法、禪修,那么在臨終時,比較容易提起正念,而不散亂。
往生被助淨除罪業

好死才能好生,不執著才能投生善道,而不是墮入惡道,這是六道輪迴圖。
我們常聽聞,臨終時最好給臨終者蓋上往生被。什么是往生被?其實,往生被有很殊勝的作用。往生被是金黃色印有經文的被子。往生被又叫“陀羅尼被”,上面印有諸佛的密咒,以梵文或藏文書寫,好像一部《藏經》。
根據鄭教授說,在佛教的教義來說,蓋上往生被的用意,是請一百尊佛菩薩來加持,幫助臨終者消除罪,以及讓罪業種子不會現前,保佑亡靈。
“如果能夠淨除罪業,業力減輕,就會顯現自己的佛性,那么就有機會得度。”鄭教授說。
什么是業力?“業力就是我們過去、今生乃至過去世所造的種種行為。在一個人要臨終的時候,好像電影一樣,一幕幕現前,這些都是“阿賴耶識”的種子。
如果平時沒有修行,沒有生起懺悔、慈悲喜捨的念頭,臨終“業”的種子現前,就會恐懼、念頭散亂。如果這時候給臨終的人蓋上往生被,家屬幫忙助念;所謂的助念,就是幫助他提起正念,就可以幫助他念頭不散亂,好好往生。
助念8小時才更衣入殮
什么時候助念最好?就是當臨終者呼吸漸弱,家屬就可以開始助念,持念“南無阿彌陀佛”或“藥師琉璃光如來”。
也有修行人希望稱願再來普渡眾生,臨終前吩咐一定要持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不論是持哪一種佛號,要助念8個小時以上,從斷氣開始計算。
助念的速度不宜太快,或太慢,8個小時后,才移動亡者,為他更衣入殮。
也許有很多人會問,8個小時后,身體已經完全硬化,沒有辦法為亡者進行更衣。
事實上,鄭教授說,在非常多的臨終案例中,經過8個小時助念的亡者,臉色紅潤,面帶笑容,而且身體柔軟。即使隔8個小時,還是很容易穿上衣服,或和亡者開示“我要幫你穿戴整齊,你讓我好好地把你穿好。”亡者就會讓你很好穿。
六種方法助亡者得渡


鄭教授告訴我們,在藏傳佛教裡,有六種方法,可以幫助一個亡者,即使平時沒有修行也可以成就而得渡。其中一個方法就是《戴成就》,幫亡者蓋上往生被就是《戴成就》的一種。“往生被有兩種,一種是印上往生咒咒語的,另一種是印上金剛薩埵百字明咒的被子,用意都是借助菩薩的力量幫助亡者減輕罪業。”鄭教授解說。
金剛薩埵百字明咒也是淨除罪業的咒王,往昔金剛薩埵曾發大願,“願我住于業障者面前,從而淨除他們一切罪障。”往生咒則是拔除一切業障的神咒,臨命終時,諸佛菩薩及聖眾會來接引。
那么,往生被要到哪裡去請,是否需要加持過的?
鄭教授說,往生被可以在佛具店請,或佛堂都可以;如果覺得一定要加持,可以買了之后,拿到佛堂請法師幫忙加持也可。


中陰身投胎過渡期
一個人往生了,是否就變成鬼?其實那是亡靈的中陰身,身高是成人身高的一半。有49天的壽命,49天內投胎輪迴去。
如何把握這49天,累積亡者的功德,投生善道?
這49天,是臨終后重要的關鍵。

由于我們不了解死亡,才會恐懼死亡,無法快樂地輪迴。
般人都會好奇,一個人往生后,是否就會變成鬼?其實鄭教授說,一個人往生后,不一定會變成鬼,在49天裡,稱為“中陰身”的階段。
什么是“中陰身”?就是人死后到下一世投胎的中間階段,藏文叫“巴多”,是這一世總結,下一世開始的中間點。
亡者的心識一旦離開肉身,整個死亡過程便告終結,這也是今生的終點,也就是中陰階段的起點。
為什么會有中陰身?其實也是我們人對自己的執愛,因此一個人死后,會執著有一個身體可以安住,就好像我們會執著自己的容貌,因為對自己的執愛而有的“身相”,這種身相沒有實質。
鄭教授說,“一般只有八九歲孩子的高度,就是成人的一半身高,五官齊全,即使生前身體殘缺或頑疾,在中陰身時,則完美無缺。”
一般人去世后,通常會經過中陰身的階段,鄭教授表示:“只有兩種人不需要經過中陰身,那就是大善之人和大惡之人,大善之人就是證得空性的修行人,一往生馬上到佛國淨土,大惡之人一斷氣馬上墮入地獄,皆無需經過中陰身的階段。”
“一般不善不惡的人,你說他做很多善事嗎?也好像沒有,但是也沒有做什么大惡,通常這些人都會經歷中陰身的階段。”
做功德三七前最好

人死了之后,最好是8個小時之后才移動大體,因為神識還未離開。
“中陰”,也叫“中有”,是輪迴最重要的階段。在《西藏度亡經》裡記載,如果一個人生前完全沒有修行,也可以請大修行者、仁波切在臨終時用“破瓦法”來救度,在死亡的一瞬間將其意識轉化到較高的次元,往生到西方阿彌陀佛的淨土。
“破瓦”是藏文,也就是轉換的意思。是佛教聖者蓮花生大士傳授到西藏,是非常殊勝往生淨土的法門。
這個方法是給來不及修行,或沒有長期禪定功夫,而無常卻已到來,可以藉由大修行者的幫忙,臨終時可以靠“破瓦法”在一剎那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轉移神識而得度。
往生不久可用“破瓦法”
什么時候可以使用“破瓦法”?
鄭教授說,在沒有往生時不可以使用“破瓦法”,必須等臨終之時或剛往生不久,才可以用“破瓦法”,因為剛去世時神識還留在身體內,修行人用觀想的力量轉移亡者的神識。
我們常聽聞去世的親人在頭七回來,聽到聲音,嗅到熟悉的氣味等等。有些比較執著的,還會保留他生前的習性,生前若喜歡那一樣東西,會放不下。
“這就是在‘中陰身’階段,俗稱靈魂回來。通常在三七之前,會比較感覺到他們的存在。”他說。
在中陰身階段,有五種神通,可以來去自如,一念可以穿牆而過,因為沒有肉身的牽絆,要去美國,只要念頭一動,一念間就去到,再沒有時間和空間的距離。
三七內會去投胎
中陰身具有眼通,多遠都看得到,故一上香,魂魄隨至。中陰身也有足通,可穿牆而過,山河大地,通行無阻,沒有空間的障礙,家屬焚香稟告,一念就來到。小時候看到的民間牽魂,其實就是中陰身。
“在中陰階段,每一個七有一次投胎的機會,但是也不是一定是七天,有一些很快,往生三四天就投胎去了。”
鄭教授說,“中陰身通常在三七內就會去投胎,所以家屬可以感應到亡者的‘中陰身’回來,通常是在三七之前,所以要做功德在三七前最好,因為三七之前,亡者記憶最鮮明。”
功德可改中陰身形相

“中陰身”,就是我們俗稱的“鬼”,其實那是人死后準備投胎的中間階段,是這一世的總結,下一世的開始。
“三七之后,亡者會慢慢忘記這一世的記憶,‘中陰身’會呈現下一世的形相。”鄭教授說。根據《入胎經》描述,“中陰身”的身相,是他的下一世的形相,如下一世將生畜牲道者,形如畜牲而身如煙色;將生為餓鬼者身如水色,倒退而行;當生人界者,則身如金色而平行。
49天內做功德
若家屬當為亡者誦經做功德,可以改變中陰身將去投胎的方向。
比如,中陰身已呈下一世投胎的形相,若在畜生道,那么中陰身會呈現畜生道的形相,但是藉由家屬49天內為亡者所做的一切功德,將會改變畜生道的形相,而轉生善道,比如人道,那么他的中陰身就會改變,呈現人的形相。
“中陰身每七日為一個週期,會‘死亡’一次,所謂的‘死亡’,不是肉體上的死亡,因為已經沒有肉體,是指昏睡的心識再次醒過來。中陰身若在七天內沒有去投胎的話,又會再次死過去,第二次醒來又是一個七。”
所以為什么我們要“做七”,這也是每一個七都要做超度的原因,因為這時亡靈最感彷徨,同時也是最好的得度機會。
功德回向亡靈
鄭教授說,“家屬每天都要誦經或持咒,或以亡者的名譽佈施,供養三寶等等,以此功德回向亡靈。”
在49天內,最好在每一個七都超度,讓中陰身階段的亡靈,藉著念佛功德得度,投胎到好的地方,如果亡者善根深厚,可以藉著聽聞佛法,往生極樂世界。
如果要做法會的話,要如何計算每一個七的週期?
鄭教授告訴我們,比如亡者是在星期五下午往生。那么最好在星期四的下午誦經或超度回向,因為相信是中陰身正在經歷再“死亡”的時間,這時候中陰身會感覺到痛苦,若有機會讓他聽聞佛法,對亡者有莫大的益處。
往生被處理有一套

金黃色、印滿佛經的往生被,能夠幫助臨終者消除罪,保佑亡靈。
《西藏生死書》是一本臨終關懷的寶典,引導臨終及亡者對生死無有恐懼,裡頭也談到一些特殊的技巧,在面臨死亡那一刻時,快樂的輪迴。這本書的譯者鄭振煌教授,從事翻譯工作數十年,他將索甲仁波切這本書翻譯成中文,讓很多人更瞭解死亡的真相,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因為在這之前,我們一般人對死亡這一課題,都感到很恐懼。
談到臨終需知,往生被的用途,鄭教授在上一篇有提及,他進一步解釋往生被的用處。
“往生被可以在病人臨終時給他蓋上,延用往生被時,印有“南無阿彌陀佛”字樣的在上面。一般上,往生被只蓋到胸部就可以,不用覆蓋頭部,除非是意外、車禍、容貌嚴重虧壞,才將往生被覆蓋到頭頂。”
往生后,若火葬,可以放在骨灰上面,或包著骨灰甕,這是一般法師的做法。若土葬,往生被直接蓋于亡者身上,蓋棺后,再隨棺入葬。
如果往生被因為沾了一些膿血,可以置放在亡者的頭部一旁或置于腳后;車禍或意外死亡,或大量吐血,致往生被沾滿血跡,若不得已而火化,當以恭敬心為之。
鄭教授說,若必須焚化,可持念心經,要置放于焚化爐,不可隨地焚化。要以恭敬心來處理。
往生被助消業滅罪
筆者曾經參加過一位高僧的海葬,當骨灰撒下大海,也同時把往生被海葬,因為往生被印滿經文,不可隨處丟棄,一定要妥善處理,筆者第一次見到殯儀館外有丟在一旁的往生被,這是不恭敬的。
經過加持的往生被猶如壇場,覆蓋亡者遺體,能令其消業滅罪,在陰界眾生看來是一大片光明,可以讓臨終者在往生之際避免宿世的冤親債主化身種種形象前來干擾。
在很多亡者的個案裡,因為蓋上往生被時,面貌安詳,臉色紅潤,猶勝生前的,非常多。
有一些殺業很重的人,臨終時有無數的眾生前來討債,如果沒有生起懺悔之心,往往很難往生。
有些臨終時面露惡相,臉色發黑,大喊大叫,胡言亂語,這時就要勸告臨終之人生起懺悔心,一心念佛號,家屬大聲念誦往生咒49遍乃至108遍回向。
所以一個造殺業深重之人,往往在臨命終時,會受到很多的苦難,大部分都是由于今生所造的重大殺業所致。


生死功課.禪定修行有助投胎
我們都是依據個人業力,選擇性而來。如果我們可以放下嫉妒、執著、恩怨、仇恨,這樣對投胎到善處的機會就更多。
在中陰身,當業風吹起的時候,要定下心來,跟隨耀眼燦爛的明光(佛光)而去。當看到黑色,紅色,白色排列的屋子,切莫進入,那是地獄道的景象……

生死學的流行,許多人對輪迴轉世之說的興趣濃厚,越來越多這方面的研究。
個生命結束了,新一期的生命又再開始。我們都是多生多世輪迴而來。近代生死學的流行,對輪迴說的涉獵、研究,也越來越多,佛教和科學兩者之間也有了共同的平台。 《西藏生死書》在1996年出版后,掀起生死學的研究熱潮,也讓我們瞭解,只有通過禪定的修行、慈悲關懷,才能有更好品質的往生。
對近代佛教書籍貢獻良多的譯者,鄭振煌教授常強調,禪定功夫的重要。他說,不斷的輪迴,因為沒有放下,必須從根本戒、定、慧來修持,遇到境界時,不起情緒作用。
禪定功夫夠,平時念佛信念很強的人,人一往生,在臨終中陰的時候,看到第一道很明亮的光,一“定”,沒有猶豫,馬上就往生去了。
跟隨真心所顯現的光
但對一般人來說,當明光來接引的時候,因為業力的關係,畏懼不前。當臨終者第一道明光失敗后,還會有第二道明光,這也是臨終中陰獲得解脫的最后一次機會。
如果這一次又失敗,臨終者就進入死亡之后的第二階段─法性中陰,受生中陰-─死亡的第三期中陰,經歷七七四十九天痛苦的中陰過程。
我們一般人都很想知道,在中陰身階段,會看到什么光?應該跟隨那一些光才不會墮入三惡道?
鄭教授說,跟隨我們真心所顯現的光,光明燦爛的光。一般沒有禪修的人當看到中陰身所會遇的光時,會選擇顏色暗淡柔和的光,那是六道輪迴的光。
“佛光都是非常光明燦爛的,那是五方佛界交替放射耀眼燦爛光芒,藍光、清淨白光、黃光、紅色寶焰妙光及強烈綠光,自然融入到這一道明光,就能得度。”
這也是一般說的,即使在世時無機緣修行,死后遇聖緣而去佛國殊勝的方法。
人道最適合修行

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為3惡道,墮入惡道,身受重苦而無法修行。
進入法性中陰身這一個階段,因為業力的關係,會看到或聽到不同的幻象或畏懼的聲音—暴風,雷電,包括形象各異的諸佛菩薩的法相,以及不同顏色的明與暗的光。“如果一般沒有禪修的人,這時候會感到害怕。”鄭教授說。
這時候,中陰身切莫驚慌,因為這些種種都是業力種子的投射,本質是空的。只要定下心來,一心念佛,看到強烈的耀眼的光,不論什么顏色,但必須是耀眼的光,馬上與之融合,自性就回歸,讓我們原本的佛性顯現。切莫貪戀柔和,感覺舒適的光,一旦貪戀投入,就進入六道輪迴。
其實會投生在六道,在中陰身的時候還有一些特征,比如你凝視的方向,就暗示將會去投胎的地方。
如果你將轉生到天道或人道,視線是向上的;如果將投胎在畜生道,就會像小鳥一樣,向前看;如果將投胎到餓鬼道或地獄道,視線就會往下看。
在中陰身教法裡,提醒我們,在中陰身時即使已經覺察到會投胎到那一道,還是可以改變命運。
可以改變命運
如果亡者生前習慣行為是正面的,這些經驗在中陰身時可以有所幫助。
《西 藏生死書》中的陰教法裡教導我們,在那非常時刻,如果中陰身可以憶起過去修行的經驗,如果生前在遇到問題時有祈求佛菩薩的習慣,如釋迦牟尼佛、觀世音菩 薩、藥師佛、地藏王菩薩、蓮花生大士、度母等,或修行那一種法門有深厚的因緣,一心啟請他們,透過他們的加持力,將可以幫助中陰解脫。
平時養成祈禱的習慣,其實在中陰身的時候將有很大的幫助,因為那時候中陰的心是害怕和不安的。一心只想找一個地方,趕快躲進去,不管什么道,就一頭栽進去,等到發現時已經是下一世,后悔已經來不及了。
當然像鄭教授說的,最終究竟是到佛陀的淨土,如果業力牽引,必須在六道輪迴,人道是最理想的,只有人道是適合修行的地方;天道,只有樂沒有苦,忘記修行;若墮惡道,身受重苦無法修行,所以梵剛經裡說,一失人身,萬劫不復。
借助雙修往生淨土

禪修功力深、念佛信念強的人,一往生之后,看到第一道明亮的光,就投胎去了。
若投在餓鬼道,化為鬼,很難超生,因為已經形成固定的生命形態,屬于另一道,就要仰賴陽間的子孫時時給他們超度,藉著聽聞佛法,生起懺悔心才能得度。 如果會投胎到人道,會看到未來的父母在行淫,如果你生起貪愛之心,由于過去的業緣,你若生起對母親產生愛慕喜愛,對父親嫉妒,將轉生為男生;若對父親產生喜愛,對母親產生嫉妒,將轉生為女生。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生男的是母親的因緣而來,生女的是父親因緣而來。
但也要注意,如果你被這種情緒強烈的影響,可能也會被這個情緒帶到三惡道。
如果這時候還是希望往生淨土,在藏傳有一個對治的方法,就是雙修。
鄭教授解釋說,雙修就是指在轉世投胎的時候,因為業力的關係,看到胎生或卵生者在行淫,如果看到上述的情景,要把男的觀想成佛父,女的觀想成佛母,佛父代表慈悲的力量,佛母代表空性智慧。
不起貪慾之心、執著,同時想到佛菩薩的清淨國土。
六道特征助心穩定
在中陰救度裡,如果你無法讓心穩定到足以做這種修習的程度,其實還有方法,就是要辨認六道的一些特征。
如果你要再來人間,或來完成未了的宏願,以利益眾生,那么就只有人道,才可以繼續修行。
中陰教法裡還是會提醒我們,在中陰身時,還是可以祈禱和發大願,往生淨土,或者發願到可以聽聞佛法的國家、修行的家庭。
如果你的業必須讓你投胎到那一道,但是由于你發的大願和向佛菩薩的祈求,將會重塑造你的命運。
中陰教法裡透露,如果即將轉生到人道,有較好環境,你會感覺自己來到一座壯麗的房子,或來到一座城市;生在尊貴的家,會見到豪宅華夏和美妙園林。
如果生在下賤之家,會在竹草叢生的地方,耳聞種種紛亂的聲音;如果見到豐茂的樹林,還有旋轉的火輪,則在阿修羅道。
如果看到山窟,深洞或鳥巢,將投生在畜生道;筆者曾經聽聞法師講中陰身,提到一些矮矮的小屋也莫去,“那是小貓小狗的屋子”。鄭教授說。
如果見到寸草不生的沙漠、淺洞、干草枯根,或織布,表示將投生在餓鬼道。
如果將投生到地獄道,會感覺全身沒有力,被帶往幽暗的地方,聽到悲戚的歌聲,見到黑色、白色、紅色的房子或鐵城,如果中陰身感烈火焚燒,則投生熱地獄;如果感覺冰冷,則投生寒地獄,苦不堪言。
在世常修行好處多

投胎轉世,仍為許多人所恐懼、不明,對新的生命無法有好的期待。
在種種業緣下,投胎的過程,每一道的光代表不同的道。天道是微白光,人道是淺黃光,阿修羅道淡綠光,地獄道之黑煙,餓鬼道淡紅光,畜生道藍光。不管是那一道的光,都是柔和暗淡。如果中陰身的業力感應那一道,很容易和明顯看到那一道的光,便入胎去了。那是來世父母行淫之光。
中陰身的壽命最長49天,49天后中陰身都會投胎去了,或投善道,或投惡道。一旦投胎,中陰身即告結束,新的一期生命即將開始。
所以對中陰教法瞭解越多,對無常來到時就無有恐怖,能保持一顆自在安定的心。
雖然中陰現象眾多,最主要的一點,活著的時候,平常就要參加禪修,關注我們的起心動念,安住我們的心。鄭教授對禪坐這樣形容:就是把心帶回家。
此外,他說,家屬要先放下,因為家屬和亡者是心心相繫的;家屬放下,亡者才能好好去轉世。心念一轉,當下自己就解脫。
“有一句話說,先度生后度死,生人先得度,祖先也得度,讓祖先瞭解佛法,解脫才是孝道。”鄭教授說。


生命的輪迴,不在時間地點,而在因果。當我們走完這一世,在臨終生命的回顧時,我們今生,甚至是過去世,一頁一頁歷史在面前緩緩展開時,提醒我們什么。
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有過瀕死體驗的人,都會更加把握有限的生命,用生命幫助別人。
前兩期,本文曾談到臨終時各種情形與反應,如我們身體內的地水火風一一在分解,好像龜脫殼一般疼痛;有些會看到往生的親人來找他,這不是真正的親人,是冤親債主化身為親人前來;有些在瀕臨死亡中會看到一幕幕今生乃至過去世的事情,好像歷史回顧。台灣有一位女眾出家人,體證法師,29歲的時候患上骨癌末期,已經擴散到半邊身體,四家醫院的醫生,都不樂觀,醫生估計他大概只有7個月的壽命,叫他回去好好過完那幾個月。
后來他做了很大的佈施,也出家,他的師父,要他每天拜藥師經,一句一拜,轉眼一年過去,癌症沒有再惡化,不知不覺很多年過去,他回去檢查,癌細胞已經是正常指數。現在他52歲,到處弘法,癌細胞沒有復發。
他告訴我,在他35歲那一年一個瀕臨死亡的體驗。所謂瀕臨死亡,就是一個人曾經心臟停止跳動,也沒有了呼吸,后來被急救回來。
他說,雖然癌細胞正常,他卻因為其他病症開了很多次手術。
35歲那一次,開一個大手術,地點在台中省立醫院,幫他開手術的顧醫生是很有經驗的醫生,一年不知開過多少次手術,從來沒有失敗過,怎么知道輪到他,那一次手術卻失敗了。
“這就是我們的業力。”生命沒有跡象,醫生趕緊為他進行急救。
隱隱約約聽到佛號聲
“我 感覺到身體好像有汗、粘粘的,感覺溫度慢慢減退,很冷,然后我看到一幕一幕鏡頭,好像我們平時看電視,快速轉台一樣,速度非常快。我看到小時候買冰棒還有 賣包子的情景,還看到小時候因為家窮在一家工廠車衣,在車衣時曾經不問自取拿了人家一塊布回家的情景。”如是一幕一幕掠過。
鏡頭轉到有一個幕,這一幕比較長,好像是一個將軍和天子對話,天子好像要將軍寫詔書,將軍不肯寫,天子就說:“你不怕我滅你九族嗎?”將軍就回答:“你滅我十族我都不怕。”每一個鏡頭都很快掠過,只有到這裡,停留的時間比較長。
“然后我感覺臉部好像泰山壓頂,慢慢地從窗外隱隱約約傳來《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的佛號聲,好像很遠,又好像很近,好像天籟之音,非常好聽,然后我就醒來了。”
“醒來看到我自己在恢復室,旁邊是一位信徒,他在我沒有生命跡象時,很心急一直用手掌怕打我的臉部。我一直感覺到好像泰山壓頂一樣,正是他拍打我臉部的時候。”
把握有限生命為眾生

每一個七超度,讓生者有福報,死者可以投胎得度。
一個人在臨終前,身邊一點聲音,都感覺到很大聲,在法師瀕臨死亡的經驗中,他可以感覺到醫生護士來回奔走,甚至是護士掉了東西在地上,好像巨響,都聽得一清二楚。整個急救的過程歷時差不多20分鐘,法師說他當時沒有辦法念佛號,只能在聽到窗外傳來《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的聖號時,慢慢地憶念起藥師佛的聖號,而且還聞到香味。
奇特的是,當法師在瀕臨死亡的時候,他聽到藥師佛的聖號是從窗外傳進來;當他醒過來時,卻發現恢復室沒有窗口,那么,聲音是從何處來的呢?
法師在生命邊緣走一回,他的感受是,更要把握在有限的生命裡,為法、為眾生。從此以后,他說:“我寧願在台上說法而往生,也不願意病死在床上。”
法師在生命回顧的那一個階段,看到他過去世的一幕,特別地震撼。
我記得在歷史的記載中,明朝有一忠臣,他因為不願意幫朱棣(朱元章的兒子)這位皇帝寫詔書,而被滅十族,包括他的老師,共十族,牽連數百人,這是歷史上是有名的滅十族案。
生命的輪迴,不在時間點,而在因果。當我們走完這一世,在臨終生命的回顧時,我們今生,甚至是過去世,一頁一頁歷史在面前緩緩展開時,提醒我們什么。
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過了49天也可超度
是不是49天后就可以不用再超度?若中陰身已經去投胎,還需要再超度嗎?這是很多讀者都想要知道的問題。
“在49天內,我們不知道中陰身那一刻去投胎,每一個‘七’超度是最保險的。過了49天,家屬還是隨時可以超度他們。我常形容的,假使我的銀行有錢,無論你在哪裡,我匯款給你,你還是收得到。”悠遊于顯密及各佛教宗派的鄭振煌教授這樣告訴我們。
“如果已經在佛道,可以讓他的品位增加;如果在人道,可以讓他更有福報;如果在餓鬼道,也可以讓他比較多機會聽聞佛法而得度;如果在畜生道,會改善機遇。”
極少數過了49天還沒有去投胎,多轉為鬼道,更需要超度。
念佛號可改變磁場

自殺無法解決問題,反而把問題帶到下一世;橫死,要放掉執念,才會得度。
生死學裡,包括橫死,常聽聞在某一些地區,每一年都會發生車禍,而且每一次,都傷亡嚴重,是否他們執著留在現場?“意外往生,沒有辦法回到家的,是福報不夠。會否執著,每一個情況不一樣,很執著的會留在現場。”對于生死,很多人都覺得害怕,鄭教授卻說,這不需要害怕,死是另一個生命開始。
民間有所謂招魂,“就是勸他的神識不要留在這裡,回到有牌位可以依附的地方。”
但那個地方,好像每一年都會發生車禍?“那是因為有些人在那裡往生后,執著沒有離開,使得那裡的氣場混亂,干擾到駕車人士,這時駕車人士要提起正念,念佛號,或往生咒。”
筆者曾經看過很早期的佛教雜誌,裡頭一篇文章寫到,念一句佛號,像籠罩一層光環,亮度可以照亮20公里。20公里外的眾生,都可以看到這一亮光,就不會前來干擾。
鄭教授說,其實,不只20公里,佛光是無量光,遠遠超過20公里。
念一句佛號,會改變磁場。就像有人說他看到鬼,念了佛號,就看不到了,不是佛來把鬼趕走,而是念佛持咒之后,磁場改變,自然就相應不到鬼的氣場,是一樣的道理。
自殺帶問題到未來
生死一線間,談自殺。
自殺的人會輪迴自殺?其實自殺不但沒有辦法解決問題,是把問題複雜化了。
鄭教授說,自殺的人再投胎還是會重複自殺,直到他瞭解到這不是解決的方法為止。這中間需要很多善緣,來減少他的惡緣。否則,在他遇到困難的時候,還是會選擇自殺這一條路。
自殺的人,會去到比較不好的地方,比如三惡道,或比較不好的人道。
所以,自殺不但沒有把問題徹底解決,而是把問題帶到未來。
瞭解整個生死過程裡,讓我們更明白,其實可以投胎做人,是非常不簡單的,必須有福德因緣才可以得“人身”。
六種情況獲得超度

生命的輪迴,不在時間點,而是因果,這才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一生中,所做善惡業,雖然可以決定來生的果報,但臨終最后的善念,也可以扭轉乾坤;已生的惡令斷,未生惡令不生,已生的善令增長,未生善令生。所以,生死學是非常積極的。對于完全沒有修行的人,在密宗理論裡,有六種不帶修行也可以成就的方法。
鄭教授說,在一個人要臨終時,這個方法可以幫助到他,六種情況下就可以得到超度。
第一種見解脫。就是臨終時有因緣見到聖者、大修行者,或看見聖物,如佛陀的舍利子、佛教的壇城。
筆者記得藏傳的仁波切曾經說過,我們這一生一定要看一次佛教的沙壇城,這種殊勝的記憶會存在我們的八識田中。
第二種聞成就。讓亡靈聽到教法開示,而得到加持,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必須相信。
在藥師經裡也有記載,一個人臨命終時,如果有因緣聽聞和憶念藥師佛的聖號,就能得人身。
第三種嗅成就。例如檀香的氣味,臨終時滿室檀香的氣味而得度。
第四種嚐成就。用舌頭嚐。藏傳裡很盛行的甘露法味,將甘露放在臨終者嘴巴而得度。
第五種觸成就。接觸大修行者,握手或頂禮而得度。
第六種戴成就。手帶金剛繩,或蓋上往生被而得度。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