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0年7月28日 星期三

山野修行

15-01-2010
特約:歐芙伶
圖:受訪者提供

阿姜蘇美多
叢林修行笑談鬼蛇


掀開序幕:2010年1月16日,為泰國高僧阿姜查逝世18周年 的日子。

阿姜查是深具影響力的一代佛法導師,並且是將南傳佛教傳往西方歐美各國的主要功臣。

阿姜查落實原始佛教的叢林模式,其足跡遍 及泰國各個森林,其后落腳設立了屬于《泰國森林傳承》的二大寺院,其第一個西方弟子阿姜蘇美多也在西方設立多個叢林寺院分院。

配合《阿姜查 紀念日》的到來,阿姜蘇美多等數位法師受邀來馬參與其盛。阿姜蘇美多更是接受《中國報》專訪,暢談恩師及叢林修學種種。

阿姜蘇美多是阿 姜查第一位西方弟子,后來還把叢林修行帶到西方國家。
吉 隆坡訪問阿姜查西方第一個弟子,今年76歲的阿姜蘇美多(AJAHN SUMEDHO),是一件滿開心的事情。他在阿姜查身邊十年的修行訓練,也具備阿姜查一樣的幽默。

我們之間有一些有趣的對白,比如我問 他:AJAHN,(他們稱呼出家很久的法師為隆坡或AJAHN)您怕鬼嗎?

他呵呵大笑說:我對鬼不特別的敏感。然后我問他,你曾經教導一條 蛇打坐嗎?因為我想起廣欽老和尚在山洞修行時老虎護關的事跡。

他聽了再次哈哈大笑,他的隨從在一旁說:AJAHN,您不是有一條蛇在廁所禪 修的故事?

他笑了。有一種赤子的神情。

他是一位很有智慧和開朗的禪師,感覺到他內心非常的柔軟,具有一位禪師的風範。

叢林模式接受苦行

阿姜蘇美多捨棄 美國物質文明的社會制度而選擇簡樸的叢林生活體制。
作為近代泰國東北的高僧,追隨阿姜查的弟子來自 全世界各地。

阿姜查著名于他落實佛陀原始佛教的叢林模式,每天托缽行腳,恪守出家人的戒律,禁止出家眾個人蓄藏、耕種、購買和烹調食物。

阿 姜查修行苦行讓西方的弟子仰望,雖然圓寂已經18年,在泰國東北部的巴篷寺森林道場裡,還是有很多的出家人堅守這種非常簡單而不容易做到的叢林生活。

他 們每天的生活從凌晨三點開始,早課后,是長時間的開示,接著出外托缽行腳,所獲取的食物,來自在家居士的供養。在早年的時候,食物不夠,如果居士只供養一 碗白飯,那么那一天就吃那一碗白飯。從進食中觀察自己內心的慾望。而且日中一食,每天只吃一餐,過午不再用餐。

因為是赤腳托缽,托缽回來, 他們會先洗足,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註:這是弟子服侍師長的其中一項義務)。除了各人的作息外,下午,他們會集體“出坡”,就是勞作清理寺廟,可能掃樹 葉,一掃兩三個小時,降服我們的煩惱。

很多人開始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苦行,尤其泰國天氣炎熱,在掃地的時候,多么渴望一杯冰涼的咖啡,但是 這也要有居士供養。因為南傳的比丘都不可以自己攜帶錢購買東西。偶爾才有冰冷的咖啡或甜茶。

晚上棲息的地方是一個小小的茅篷,沒有床,只有 一條草蓆和枕頭,牆壁和地板都是空的,大部分時候徹夜靜坐,不倒臥。

在禪修的過程裡,他們也需要經過在墳場、火葬場、樹下靜坐。在早年,他 們還用“糞掃衣”,就是包裹屍體的布來做袈裟。現在在巴篷寺森林道場,還保留自己動手染布做袈裟的傳統。

平時禪修化險為夷


叢 林野外,自然少不了蛇獸之類,而墓地修行,更令人聯想到鬼魂。

頑皮的我,突然想問阿姜一個問題:你害怕鬼嗎?泰國人都怕鬼。

他 回答:“哈哈,我對鬼不特別的敏感。在泰國文化背景他們都怕鬼。西方覺得鬼的說法是滑稽的。阿姜查偶爾也會談及鬼,他沒有說有或沒有,但是他沒有否認。重 點是講鬼是要讓你觀照心中的恐懼。”

阿姜蘇美多曾經帶領一班12到15歲的小男童在東北墳場修行。夜裡,阿姜把他們個別分開,各自有自己的 傘帳(一種南傳出家人在戶外禪坐的帳子),旁邊就是墓地,就是他們覺得有鬼的地方。

阿姜住在他們一段距離的傘帳外,結果早上醒來,發現小朋 友們全部抱成一團。一個說,我晚上聽到帳外有聲音,其實,可能只是動物,如松鼠或兔子之類經過。沒有人真正看過鬼,不過當時的環境卻讓他們感到不安和害 怕。

除了鬼以外,對于在叢林裡可能會遇到的危險,這些僧人都有心理準備,但是在真正遇到時,還是會害怕,阿姜蘇美多曾經遇過一種黃黑或白黑 線條劇毒的大蛇,在泰國,他們稱這種蛇“一步死”。就是給他咬到后,走一步就身亡。那一次差一點就踩到它。

還有一次在廁所,一轉頭看見一條 眼鏡蛇在盤坐。阿姜蘇美多感到非常害怕,如果業力安排要給這條蛇咬死,那么就認命吧;如果不是,也會沒事,心一定下來,把蛇迅速的拋出去。

在 森林中修行,對于種種未知的恐懼,反而驅使他們更積極的修行。其實,在遇到任何險境時,平時的禪修可以很快的安定下來,而生起智慧。

一次相遇改變人生


阿 姜蘇美多是阿姜查早年西方重要的大弟子,后來把叢林的修行帶到英國,在英國成立了多處修行分院,瑞士和紐西蘭的分院也相繼成立。

阿姜蘇美多 于1934年出生在美國西雅圖的一個基督教的家庭,在韓戰中擔任過醫務官,后來遠到婆羅州為和平工作隊服務,1966年的時候,他到泰國出家;1967年 和阿姜查相遇,從此改變了他修行的方法和人生。

簡單的生活,讓阿姜蘇美多從第一夜睡在簡陋的茅篷裡,開始看到自己過去的習慣和執著。

法 師提起這一段特別有趣,“我從小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長大,所有學習到都是從父母和美國社會所賦予的經驗,試想想一個來自中產階級的美國白人家庭,在繁榮社 會成長的情景,當我親近阿姜查的時候,我已經32歲,這裡擁有不同的文化背景、語言。每天過著簡約和蚊子相處的生活,晚上睡在一張草蓆上,而我從小長大的 環境,是睡在寬大柔軟的大床上,特別是我的父母,他們喜歡豪華舒適的床褥。”

“我記得在我孩童的時候,在美國有一個床褥的牌子 ‘Beauty Rest’,我記得母親常說,除了這個牌子,其他都是煎熬和受苦的。因為在其他床褥她沒有辦法入睡。這種印象深刻在我的腦海。所以,當我夜宿在茅篷的時 候,很薄的草蓆,四方的枕頭,第一晚完全沒有辦法入睡。”

“在茅篷中,只有一件毛毯。夜裡,有時候也不太夠,幸好泰國也不會太冷,偶爾也換 茅篷,住在沒有固定的小茅篷,沒有‘這是我的屋子’的觀念。

經過一個星期左右,就睡得很好。后來我發現,和阿姜查一起生活,睡在茅篷的日 子,比我小時候睡在厚實柔的床褥上更快樂得多。”

自我觀照脫離苦海

阿 姜蘇美多回想起當年到巴篷寺的情景。第一個修行的工作就是掃落葉。一邊掃一邊想:我是來讀佛學和修行的,如今我卻在這裡毫無目的掃落葉?

炎 熱的天氣,蚊子自由飛舞。加上身心不安,實在也是一份苦差。

“剛開始的時候我不願意這么做。阿姜查總有特別的方法訓練我。”阿姜蘇美多笑 說。

依照苦行僧的修行,越抗拒的,越勇往直前。比如,怕老虎的人,更要安排在林間禪坐,因為只有在面對生命威脅的時候,才能看到自己內心的 恐懼有多深,從而培養鎮定的智慧而超越生死。

這也是阿姜查特有對治煩惱和我執的其中一種方法,在阿姜蘇美多往后十年和阿姜查生活一起時,常 可以感受到各種各樣“有趣而又不按照牌理”訓練方法。

阿姜蘇美多在他掃樹葉,一邊掃,一邊在心裡埋怨,不意,阿姜查就站在他的后面,好像洞 悉他似的,問他:在巴篷寺很苦嗎?掃地很苦嗎?說完就消失在林中。留下阿姜蘇美多回味禪師的禪語。是的,我苦嗎?在巴篷寺苦嗎?掃地苦嗎?

漸 漸的,開始接受每天這樣的修行生活,掃樹葉、打井水、挑水、自己動手縫補袈裟。

成為 和尚感覺美好

南傳出家人托缽 行腳。
“有時候天氣太熱,渴望一杯冰水。我們常太依賴我們的慾望,但是來到這裡,必須適應非常簡單 的生活,手中不帶錢,托砵行腳,人家供養什么就吃什么。”

在禪修中,通過種種的情況,看到自己的內心,然后觀照。我問阿姜蘇美多在禪修中 “放下”是必須的嗎?

他回答:不一定,但是你可以做到。從那裡你看到你的情緒,為什么不快樂,去尋找他的源頭。這是讓你受苦的原因。“放 下”是因為你看到曾經感召的痛苦。先認識實相,接受它,內心才能感到平安。

我再問;是否先要淨化你的心靈,方能放下?

他說, 就像看醫生一樣,不能預先開藥方給每一個人,必須先做好這一步驟,把自己觀察好。看到自己真正的內心。

你覺得你是與生俱來就是一位和尚嗎?

再 一次,他笑得很大聲,其實在整個採訪過程裡,阿姜都是非常幽默,而且在敘述一些小故事時,也常笑出聲來。

“我常覺得成為和尚是很美好的,當 我還是基督教的時候。已經有強烈的興趣。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叢林的生活體制其實不是美國的文化。在美國,基本上是一個物質文明的社會制度。”





阿姜查墳場奇遇靈異事件

在荒野山林 、陰深墓地中,面對猛獸毒蛇、魍魎魑魅,個人被迫面對心中最深層巨大的恐懼。

這,卻是最好的修行方法之一,且看泰國一代宗師阿姜查如何借此修行。


姜查生于1918年,位于泰國烏汶鎮的一個小村莊,家裡務農,阿姜查很小的時候就喜歡過出家人的生活,九歲在寺廟 讀書,13那年正式出家,16歲還俗幫父母耕地,21歲的時候又回到寺院。

這位影響很多西方人士前來追隨他的一代禪師,留下許多非常有趣而 精彩的故事。

在他出家期間,沿途托缽行腳,一天可以走40公里。夜宿有老虎和眼鏡蛇出沒的樹林裡,也曾經在火化屍體的火葬場修行;有好幾年 的時間,阿姜查到處尋訪安靜而隱秘的叢林作為禪修的地方。

在他遊學期間,他曾經好幾次遇到鬼魅以及老虎的出現。他的西方第一個弟子阿姜蘇美 多,在談及鬼的時候,這樣告訴我們:“阿姜查偶爾也會談及鬼,他沒有說有或沒有,但是他沒有否認。重點是講鬼是要讓你觀照心中的恐懼。”

根據佛陀原始佛 教的叢林模式,出家人不能購買和烹調食物,因此托缽行腳,成為叢林修學僧侶的生活之一。
40年代的 時候,阿姜查還是一位年輕僧人時,有一次在寇翁高寺,發生了一樁離奇的事件。當時的阿姜查,還是很怕鬼,每天睡覺之前,他會持咒讓自己遠離鬼魅。有一天晚 上,他坐禪和經行(出家人的行禪,繞著一條小徑念佛號用功)完畢,回到茅篷休息。

那一晚,他沒有唸咒就入睡,就在他將要入睡的時候,他突然 覺得有東西箍著他的頸項,越來越緊,彷彿要窒息般。當下他馬上保持正念,口裡念著佛號,直到被緊箍的感覺消失可以張開眼睛為止。他繼續的誦持佛陀的名號, 直到可以移動身體。這一個體驗,讓他覺得,只要好好持出家人的戒律,就會受到護法神的保護。

還有一次感覺到鬼魅的情況是,當他第一次在墳場 靜坐。阿姜查修的頭陀行,有十三種修行必須要實踐,包括露宿林中、在墳場靜坐等等。

夜裡 修行誰來拜訪?

在傘帳下打坐。
那 一年,阿姜查29歲。一般僧侶對于第一次的墳場經驗通常都非常震撼,阿姜查也不例外。當他雲遊至克隆森林寺(Wat Prong Klong),阿姜坎迪(Ajahn Kumdee)的道場。發現那裡的老師都在墳場和樹下修行。他很想嘗試,但是又害怕。便帶了一位白衣(就是在佛堂修行準備出家的居士)陪同。

天 色越來越暗,有人抬了一具屍體來墳場,他們希望阿姜查幫忙唸經,他害怕而拒絕。等到他們走后,他發現屍體就埋在他的傘帳旁,家屬並將抬屍體的竹枝做好床供 養他。

夜裡,阿姜非常害怕,而白衣的傘帳搭卻在40公尺外。第一晚平安的度過。第二天的下午,又來了一具屍體,這一次是一具成人的屍體,就 在他的傘帳旁火化,阿姜查本來想在燃燒屍體的地方行禪,但是怕到沒有辦法經行,最后他鑽進傘帳,燃燒屍體的味道徹夜充斥在空氣中。

僧侶們都 知道,鬼眾遲早都會來拜會他們。果然在夜裡,阿姜查背對著燃燒屍體的火堆,火堆那裡傳來一陣曳足而行的聲音,好像水牛一樣的沉重的足聲。是狗在咬屍體嗎? 是棺木破裂的聲音嗎?都不是,背后有人或東西悄悄靠近,繞到背后,停下來,又慢慢的走向白衣的傘帳。四周又恢復一片寂靜。

大概半小時后,它 又走回來,越走越近,然后停在他的面前,一動也不動,他感覺到一雙燒焦的手在他的臉上來回揮動。他的恐懼達到了極點,好像快溢出的水,再也沒有辦法再承受 多一點。

這時心中卻有一把聲音起來:你在恐懼什么,是恐懼死亡嗎?無論逃到哪裡,還是會死。這樣在內心進行觀照之后,突然那一股極端的恐懼 感就消失無蹤。

到了早上,阿姜查從禪坐起座,不知何故,所有的東西看起來好像老舊的電影,一片黃色。白衣匆匆跑來找他,問起他昨晚有看到什 么東西嗎?

那個東西從阿姜查的傘帳過來,白衣用刀子嚇它,后來它才走開。阿姜查拒絕談論這件事。並且告訴他不要再說了。

那一 次的體驗的確是對治恐懼最好的修行。

放下執著轉危為安

阿姜查堅持僧人 自行制作僧服,迄今部分泰國寺院仍保持這項傳統。
在阿姜查過去出家為頭陀僧的體驗中,有很多次遇到 危險,但是都因為對法的深信而迅速的鎮定下來。其中一次是阿姜查和另外一名僧人及兩個願意跟隨他修苦行的孩子一起雲遊的時候,夜宿一處林蔭茂密的森林。

在 禪修中,古人有說:“切莫睡在森林小徑上”,阿姜查心想,睡在小徑上不知有什么結果。

夜裡 ,他把傘帳搭在小徑上,另外一個僧侶就睡在小徑附近,中間隔著兩個弟子。細心的阿姜查擔心兩個小男孩會害怕,就將蚊帳掀起來搭在帳頂,讓小男孩可以看到 他。

阿姜查回頭望身后是一片樹林,黑暗中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這樣危險的環境提供僧人一種危機的思維,觀察內心的起伏,突然地上傳來樹葉沙 沙作響,隨著一陣腥檀味。

阿姜查意識到這必定是老虎無疑。心中想:這次必死了。內心生起極大的恐懼,心中同時想到如果不被老虎咬死,遲早也 是要死。心中像江河翻滾,又想到,如果他過去世欠老虎一命,這條命活該還給老虎,那也是業,如果沒有業緣,老虎也不會咬他。

這么一想后,就 把心安住,念起三皈依來,老虎停下腳步來,沒有再前進,距離相差六公尺左右。阿姜查還可以聽到老虎的呼吸聲。

過一會,它就走開,森林頓時恢 復一片寧靜。經過這件事情之后,阿姜查也學習到,在遇到極大危險的時候,只要放下對生命的執著,把心安住,自然就能化險為夷。古人說,不睡在林中小徑,是 有它一定的道理。

如果在遇虎時候拔腿就跑,在森林中可能會更危險。因為根據研究老虎的專家認為,和其他動物一樣,老虎的眼睛在辨別形狀上會 遜于人類,但是對焦點的移動卻非常精準,如果拔腿跑,暴露焦點,就會受到侵襲,在森林修行裡,靜止不動是一項不可缺的技巧。

德行高蛇亦隨修行

拈花微笑的一代 宗師,身后笑得很燦爛為其西方大弟子阿姜蘇美多。
在阿姜查六十多年修行的體驗裡,曾經有一條蛇跟隨 他出外托缽,弟子告訴他,不要帶蛇出去托缽,村民會害怕而不敢供養,阿姜查說,他不知道有這件事。

后來他發現在他走過的地方,有蛇爬行過的 痕跡,從爬行的足印來看,是一條很大的蛇。后來他就和蛇說法,不要再隨他去托缽。再后來很多人到來道場,他就請蛇到森林深處去住,不要嚇到別人。阿姜查這 樣和蛇開示以后,從此那條蛇沒有再出現。由此可見,阿姜查的確一個高德行的修行人,連動物也跟隨他修行。

有人說阿姜查有神通,阿姜查從來不 提起他有這方面的功能,遇到有人問,他就轉開話題。曾經有弟子出外托缽,腦中想著一定要吃好像他的頭那么大的一團糯米飯才會飽,當他托缽回來,阿姜查就問 他,真的那么餓嗎,要吃那么多的糯米飯嗎?

弟子都嚇了一跳,師父好像有他心通。

一個在禪定中下功夫的修行人,常常在極深的禪 定中,即使有他心通也是正常的事。

這就是阿姜查,一代高僧,一個老實修行人。

《阿姜查紀念日》

日 期:1月16日(星期六)

地點:吉隆坡冼都路HGH會議中心(HGH Convention Centre)

時間:早上7點 半開始,活動全天候進行

詳請:瀏覽www.ajahnchahrd.com或電010-2668231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