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1年4月24日 星期日

出租子宮

16-07-2010

報導:胡小平
圖:本報資料中心


要子不要母辛酸誰知!

把子宮當房屋,出租給那些求子心切的夫婦,代孕媽媽成為七十二行之外的新興行業。

通過人工授精、試管方式,代孕媽媽代人懷孕、產子,把辛苦懷胎10個月生出來的嬰兒交給法律上的父母,從此銀貨兩訖,嬰兒與代孕媽媽毫無瓜葛。

把女性懷孕生子的天職商品化,反對者視之為對窮人的另一種廉價剝削,支持者則看成是一項合作,為不孕夫婦帶來佳音。

為了避免日后爆發法律糾紛,代孕仲介公司派代表與代孕媽媽接洽,並規定代孕媽媽必須放棄孩子的撫養權和擁有權。
撫摸肚皮上那道疤痕,30多歲的單親媽媽小牟,不自覺想起自己那一出生就被抱走,不知身在何方的孩子。

小牟來自農村,離婚三年多,育有一名7歲大男孩,聽說代孕媽媽一次過可以賺10萬元(約5萬令吉),決心應征代孕媽媽。

自從離婚之后,她一個女人靠著幫人看店,拉拔孩子長大,為了長遠生計,她決定借腹生子,賺一筆錢來開店,做做小生意。

與網上代孕公司通了幾次電話,她獨自乘搭火車到廣州,與代孕公司代表,小梅,以及3名應征者會合,之后一塊去醫院檢查肝部和子宮、性病等大小約30項的健康檢查項目,晚上就在公司宿舍過夜。

通過健康檢查之后,代孕公司安排她們上課培訓,內容有合同培訓、安全教育、試管知識和孕期教育。

一連串的賀爾蒙注射行動開始了,為期72天,每天要服藥、最少注射3支黃體酮,一個月之后,小牟的臀部已經佈滿針孔,每天需要敷上凍馬鈴薯和熱毛巾來止痛。

三個月過后,她接到通知說可做受孕手術,第二天一大早,一名司機前來載她前往秘密醫療地點,手術只需半小時,把受精卵移入子宮等待受孕,與試管嬰兒手術一樣。

12天之后,確定懷孕的小牟馬上送離宿舍,搬至有花園、電梯的公寓,配有一名保姆,同住的另兩位也是懷孕后的代孕媽媽。

懷胎7月之后,小牟再度被送至另一處僻靜住所,由客人派了一位保姆前來服侍,一個半月之后,她被送入市區一家醫院,準備剖腹生產。

產后她只來得及看了一眼,小胖娃娃就被抱走了,也不知抱往哪裡,從頭到尾,她不曾和孩子的未來父母見過面。

懷胎十月,換來腹部上一道疤痕和5萬令吉。

代人產子只為錢

代孕媽媽也同時是缺錢媽媽,許多女性應征代母,想賺一筆錢來翻身,或是救急。
在中國,借出子宮、代人產子的女性,越來越多,找人代孕的夫婦也與日俱增,不管有關當局如何打壓、時不時祭出不同法令,仍是無法遏止代孕市場的迅速成長。

好像小牟這樣的女性,很多,當中有單親媽媽、寡婦、生過或不曾生過孩子的女性,她們代人產子目的只為了錢,除了子宮之外,她們什么都沒有。

稱這一群人為代孕媽媽,可能不是如此適當,她們已成為收人錢財、代人懷孕的生子工具,靠著出租子宮來賺錢。

不管是印度的代母,還是中國的代孕媽媽,借腹生子這門行業,越來越公開,印度代孕市場每年取得4億4500萬美元(約14億7000萬令吉)營業額。

印度稱得上是全球代孕市場的大本營,雖然面對社會壓力,但代孕業仍然蓬勃發展,成為繼外包業之后第二重要的外匯收入,被貧窮且無一技之長的印度婦女視為謀生管道。

在中國,代孕公司透過網絡把觸角伸至各個角落,即使網站被封殺,馬上有新的網站取而代之,根本除之不盡。

目前,網上代孕公司有百多家,活躍的就有五十多家,每一家皆聲稱能夠協助客人找到代孕媽媽,以完成他們求子心願。

為了避免取締,這些公司行事謹慎,自創一套聯絡方式,仲介公司、自願者和客戶在不同的網絡聊天室、論壇,以暗號聯絡,看看對方是要出租子宮的代孕媽媽,還是前來求子的客戶。

代孕仲介會通過電子郵件傳送“勞資合約”,合約中列明了各種價碼、條件、醫院設備、保密規定、法律條文等等,長達34頁。

在整個代孕生子過程中,由仲介公司派代表接洽,把客戶和代孕媽媽的接觸減至最低。

依素質等級論價

從懷胎至生子,一般代孕媽媽獲得5萬令吉純待遇,令不少面對經濟困難的女性趨之若騖。
有錢能使鬼推磨。

只要賣方開出條件,仲介公司就有辦法找到適合的子宮。

一般來說,代孕媽媽的素質越高,要價越高;客戶列出越多條件,索價越高,比如說,包要一對龍鳳胎,仲介公司要價可能高達人民幣55萬元(約28萬令吉),還不包括代孕媽媽打針進補入院的開銷,索價如此高,因為仲介公司打包單,不管發生什么情況,客戶一定會得到龍鳳胎。

代孕媽媽的素質,也分等級,以年齡、長相、身材、學歷為準,長相好、身材好、學歷高的代孕媽媽,價碼高一點。

為了吸引客人上門,以及招收應征者,中國代孕網站大多把代孕描繪成一門美好的事業。
不同仲介公司,價碼不同,代孕媽媽的價碼從2萬令吉至十多萬令吉,視乎等級而定。

之前有一家代孕仲介網站,因為在網上直接把應征者分等級,引來抨擊,批評代孕公司把人當商品看待。

代孕媽媽的等級分為A至I,A級標準最低,初中學歷、容貌一般,純待遇為4萬元(約2萬令吉);大專學歷、容貌一般的E級者為7萬元(約3萬5000令吉);各方面條件都優異的I級者,純待遇為10萬元(約5萬令吉)以上,也有高達20萬元(約10萬令吉)的。

另外,代孕方式不同,價碼也不同。

代 孕方式分兩種,一種是試管,另一種是人工。所謂試管,就是客人提供精子和卵子,代孕媽媽只負責提供移植胚胎的子宮;人工,則是客人只提供精子,卵子來自代 孕媽媽或是匿名捐贈者,由于嬰兒性別無法決定,同時受母體的影響較大,所以試管方式比人工貴上兩三萬元(約1萬至1萬5000令吉)。

印度代孕業蓬勃

印度的代孕行業蓬勃發展,許多無一技之長且窮苦的婦女,靠著出租子宮換取酬勞,改善生活。
代孕媽媽在中國是新興行業,但印度不是。

早在10年前已有印度婦女在報章上刊登出租子宮廣告,今天孟買一家醫院在電視打廣告,大量招聘代孕媽媽。

距離印度阿南德20公里之外的小鎮,阿穆特,本是盛產牛奶,如今已成為代孕業基地,大多代孕媽媽來自這個小鎮,每一年,好幾百對外國夫婦專程飛往阿南德,征求代孕媽媽,租用她們的子宮。

這些外國夫婦來自美國、英國、日本等國家,當中有旅居外國的印度夫婦,也有不孕而專程前來求子的洋人夫婦。

印度代孕業之所以會蓬勃,最大原因是它的收費比歐美國家低好幾倍,且印度的醫療水平高。

在美國,找人代孕生子,最少需要2萬美元(約7萬令吉),且諸多限制,但在印度,5000美元(約1萬7500令吉)就辦到了,即使加上兩趟來回機票,還是值得。

租一年子宮,代價5000美元,等于許多教育水平低且貧窮的印度婦女10年收入,這筆錢可以用來付學費或買更好的房子,改善一家人生活。

儘管面對社會壓力,不少窮苦家庭的婦女,做了一次代母之后,又再做多一次,還有不少例子是姐姐是代母,妹妹也下海。

當代母基本條件

印度阿南德知名婦科醫生帕特爾,抱著兩名代孕嬰兒,她的診所常常擠滿了前來應征代母的印度婦女。
印度婦科醫生帕特爾(Nayana Patel),在阿南德設有診所,是代孕仲介公司,她在海外擁有一定知名度,2003年那年,她協助一名印度媽媽代其在英國的女兒產下雙胞胎而受到國際關注。

在她的診所大廳,常常都看到十多廿名婦女排隊等候移入受精卵,而她的手術室,常常爆滿,每天都有小生命降臨,這些小生命有些被送去美國、英國,或是印度其他城市。

她認為,代孕業蓬勃發展,金錢是最大因素,代母們不需要特別技能,只需平安的懷上十月胎,一旦孩子呱呱落地之后,5000美元酬勞也就平安到手。

除了金錢因素,協助那些不育家庭,讓他們享受孩子帶來的快樂,以及給機會窮苦婦女改善環境,帕特爾只協助那些女方沒有生育能力的無子女夫婦。

顧及代母的心理和生理狀況,欲成為代母,也有一定條件,她規定代母年齡最好是介于18至45歲之間,健康狀況良好、已為人母的婦女。

這是因為有生產經驗的婦女,知道生理上她們將承受什么,同時她們已擁有自己的孩子,比較能夠承受生產后孩子被抱走的不良感受。

比較起中國,早走一步的印度代孕業顯得較有系統和人性化。



美化代孕從中牟利!

代孕媽媽引發的倫理爭議,不曾平息過。

到底它是幫助窮人,還是剝削窮人?只要出得起錢,誰都可以找窮人代孕生子嗎?萬一代孕當中出了差錯,誰來承擔人命損失?

合法化代孕媽媽的本意是用來治療不孕症,最終卻成為有錢人想要擁有自己孩子的方便管道?

隨著不孕夫婦增加、出生人口不斷滑跌,未來更多人將求助代孕市場,立法管制、加強監督代孕行業是未來趨勢。

代孕公司不是什麼愛心大使,而是一群生意人,網站上可愛的嬰兒照片,為了掩人耳目和招徠客人。
在中國,代孕媽媽還有另一名稱,“自願者”,即自願代人懷孕的婦女、出售卵子稱為“有償捐卵”、代孕仲介公司則是“愛心大使”,即輸送愛心的人。

在印度,代孕媽媽視她們的任務為“送去快樂”,讓那些不育夫婦從此快樂起來、腹中的孩子獲得愛的祝福,大家齊心協力幫助有需要的陌生人,這是在做善事。

在有心人士的包裝下,代孕業成為“助人為快樂之本”的慈善事業,代孕媽媽、仲介公司彷彿化身天使,絕口不提錢。

但實際情況又是怎么一回事?

在現實生活中,大多代孕媽媽的共同點是缺錢,中國如是,印度也一樣,只有歐美國家有少數特殊例子。

前來求子的夫婦是仲介公司眼中的金主,每宗交易,仲介公司從金主手中賺取1萬至3萬元(約5000至1萬5000令吉)服務費。為了尋找更多代母,一些不道德的仲介公司甚至以每名300元(約150令吉)人頭費尋找代母。一宗交易,涉及數萬令吉。

有“中國代孕之父”之稱的呂進峰,一個月可撮合30宗生意,每個月輕易賺取近百萬元人民幣,但他自稱是愛心大使。

若果戳破行善的偽外衣,代孕業其實就是把女性懷孕生子這份天職商業化,從尋找代母開始,購買精子或卵子、尋找醫院、保母到最后的產子,每一個過程,都涉及金錢,屬于商業交易。

在美國,一瓶精液275美元(約905令吉)、卵子一粒2萬美元(約6萬6000令吉)、9個月的子宮使用費為5萬美元(約16萬5000令吉),每一樣產品、服務,都是有價的。

由此可知,一旦代孕市場商業化,也就和其他商品市場沒有兩樣,只要有人出價,就有人願買,只不過,沒有人願意背上“出售嬰兒”這個大逆不道的罪名。

需求增不愁沒生意

中國地下代孕市場已形成產業鏈,從不孕治療到買賣卵子、精子和尋找代孕媽媽,短短幾年內就制造了2萬5000名代孕嬰兒。
儘管中國禁止醫院為人代孕,卻沒有明確法律條文禁止代孕服務,反而越禁越紅火,代孕公司不愁沒生意上門。

中國不育不孕症夫婦趨低齡化,不孕女性數據升高,原因歸咎于過早有性生活、避孕套使用率低和頻密的流產、子宮發育不健全或是患上癌症,這些女性,都是代孕公司的客戶群。

據估計,中國不育不孕夫婦有15%,短短幾年內,通過代孕方式產生下的孩子為2萬5000名,是美國過去30年來的代孕嬰兒總數。

遊走在灰色地帶的代孕市場,不但造成代孕媽媽無法獲得保障,且業者素質參差不齊。

在中國,不曾懷孕的女性,甚至是處女也可以做代孕媽媽,還有客戶指定要與代孕媽媽進行性接觸,相比之下,早在2002年把代孕業合法化的印度,顯得人性化。

在印度,代母不能用處女,一定要生過孩子和本身擁有孩子的婦女。

絕大多數中國女性是隱瞞家人、丈夫來做代母,但印度代母多獲得家人和丈夫支持。

如今,中國新崛起有錢夫婦,也成為代孕媽媽支持者,當中不少婦女是擔心生了孩子之后,身材變形、走樣,而找人代生。

也有一些事業心強的婦女,因為工作太忙,以及不捨得放棄賺錢機會而找人代生,連那些有錢,但未婚的單身女貴族,也有意找代孕媽媽幫她們生孩子,一嘗為人母的滋味。

立法保護各造利益

中國不育不孕的夫婦越來越多,造成代孕媽媽供不應求,價格隨之高升,最終肥了代孕公司,所有的條件,他們說了算。
當代孕市場落得只要有錢就能找人代孕產子時,代表市場經已失控,將衍生更多且複雜的法律糾紛,最終只肥了代孕仲介公司。

既然禁無可禁,不少人認為,中國政府立法管制,嚴格監管代孕市場,讓市場合法化才是解套之道。

一旦合法化之后,買賣卵子、精子、代孕媽媽的條件、孩子生出撫養權等等問題有法可循,不再是代孕公司說了算。

比較起其他歐美國家,印度的代孕法規是最鬆寬的,儘管該行業發展迅速,各大城市都有代孕服務,但它依然面臨著道德、倫理等方面的質疑和挑戰。

目前,在法律上允許代孕媽媽存在的國家是美國(不同州屬不同法律)、英國、荷蘭、丹麥、匈牙利、羅馬尼亞、芬蘭、德國、法國等等,在意大利,代孕屬于違法;澳洲和西班牙禁止任何商業代孕;至于美國、法國和德國,雖然代孕合法,但限制多多。

在印度社會不曾平息的質疑聲浪下,印度政府刻考慮為代孕行為重新立法,以保護各造利益。

印度允許每個代母最多能代孕五次,英國規定代孕上限為兩次,其它國家則認為一次較合理。


代孕媽媽面對風險

由于代孕法令過于寬鬆,印度政府擬重新立法以保障代孕媽媽的權利,代孕業為印度賺取了可觀的外匯收入。
代孕媽媽,從外表看,是一群為了錢不惜出賣自己子宮的女人,實際上,她們冒著失去性命代價來懷孕,承受懷孕、產子的痛苦。

為了植入受精卵,代孕媽媽需要注射大量的黃體酮,讓子宮粘膜內腺體生長,子宮充血,內膜增厚,如此才可以抑制子宮的活動,使受精卵植入后產生胎盤。

但大量黃體酮會帶來副作用,胎兒脊柱、肛門、四肢等部位發生畸形,是正常懷孕的8倍。

如果使用人工合成的孕酮,還會使約18%的女性胎兒男性化,而試管嬰兒先天缺陷的可能性,是普通嬰兒的2至4倍。

大多數中國代孕媽媽採用剖腹生產,因為之前曾發生難產案,代孕媽媽和嬰兒差點救不回來。即使不幸死亡,賠償也不高。在中國,10萬元(約5萬令吉)就能買下代孕媽媽一條人命,若生產途中不幸發生意外,子宮被切除,賠15萬元(約8萬令吉),也就了事。

在印度,孕婦分娩死亡率很高。一萬名當中,有540人在分娩中去世,只有42%的孕婦得到專業醫療協助。

不少印度醫生表示,代孕是可以接受的,因為代孕只是借子宮,而不是如買賣器官般,一去不還;他們認為,政府要做的是,擬定更全面法律管制這門行業,避免它過度商業化。

代孕引發倫理爭議

代孕媽媽最容易爆發孩子撫養權和擁有權糾紛,到底懷胎十月的代母,對腹中的孩子是否也擁有母親的權利?
在代孕糾紛中,最著名是M女嬰案例,這是很早以前的案子,卻常在爆發撫養權糾紛時作為援引。

1986年,美國一名代孕母親生完孩子以后,本來應該把女嬰交回給孩子的血緣夫婦,但她最后不但改變主意,且還帶上法庭,要求得到代孕孩子的撫養權。

歷經多年官司,法官最后判決孩子撫養權仍歸于與孩子有血緣的夫婦,但卻準許代孕媽媽擁有孩子探視權,儘管代孕媽媽與孩子沒有血緣關係,但司法卻給予她部分權利。

從此之后,所有代孕媽媽必須簽同意協議,以放棄嬰兒撫養權和所有權,但過去幾年內,還是發生數宗印度代母不願交出孩子,以及孩子生出來無人認領的問題。

而最驚世駭俗的代孕個案也發生在印度,2003年一名印度母親代替其在英國的女兒懷孕生下雙胞胎,引起巨大迴響。

儘管不違法,但母親代女懷孕,生出外孫事件,在道德和倫理方面,引起激烈爭議。

在這個傳統信奉印度教的國家,多個宗教團體表示“震驚”,認為有違倫理,日后如何向孩子解釋,外祖母也是代孕媽媽的事實?

至于這對已經移民英國,在英國工作的年輕印度夫婦,把孩子帶回英國也引來反對聲浪,只有數個團體表示支持。

無論如何,此風一開,接下來也有數宗至親代孕產子的案例。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