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反貪透視錄

公私領域皆受賂 貪污無孔不入(第1篇)

報導:許雅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每年年尾,一年一度的國家總審計司報告一出爐,便會揭露各種層出不窮、匪夷所思的買賣交易。  從2010年揭發海洋公園局以5萬6350令吉購買市價只有1940令吉的夜視海事雙筒望遠鏡,到2012年大馬廣播局以超過估價310.5%的標價購買器材,“買貴了”的弊端,從未消止。
 向部門主管問責無門,人民只好指望大馬反貪委員會“做點事”。結果,又是另一輪不滿:官員只是犯下未遵守財政指示,買了貴貨,並無涉及貪污。
2012年總審計司報告出爐后,清廉指數高的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勝權便坦言,總審計司報告所揭露的事件,並非都存有犯罪,一些只是管理不當,要改善這些弱點,必須從行政和管理著手。
 部長說的,人民都懂,但是,什么時候,政府機構才能不必花貴好多倍的價錢來購買物品及服務?
 時評人陳亞才表示,“政府機構‘買貴了’的弊端,已是沉痼疾。不管是承包工程或供應物品服務,大家會習慣性地在盈利上加多一個10%,作為有需要時的彈性用途,大家已心照不宣。”
 時評人吳健南律師強調,“大馬人的心態奇怪,錢是阿公的,不賺白不賺。換成私人公司買東西,價錢是越便宜越好。雖然,買貴了並非貪污,但還是有抵觸法令的嫌疑。”
 政府頒布的2001年反暴力法令,便是用來禁止商家漫天起價。因此,就算官員買貴了,沒貪污,可是,商家5千賣5萬,是否可用反暴利法令來對付他們?一旦嚴格執行,還有商家斗膽賣貴嗎?
無法獲得很好管制
 每一年總審計司揭露的問題,只把問題矛頭指向反貪委會:“你還不做事!”這是不足的,因為買貴了,的確不是貪污。
 雖然如此,人民不必絕望:大馬反貪委員會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指出,通過政府和反貪委會的政策和措施,公務員涉貪案件逐年下降。具體來說,2009年,反貪委會逮捕的500人中,涉案公務員僅194人。
 話說至此,吳健南補充,“私人界的貪污,已無孔不入,並且更難取締!從職場觀察,我發現,很多那種所謂投資產業,公司董事或高職者收受臺底錢,已 是不成文規矩。此外,你要跟銀行借錢,你一定要採用銀行指定的律師團隊,並且還要付錢來買約定書。這不親商,並想從客戶那裡得到額外利潤。”
 顯然,不管是公共機構或私人公司,貪污現象均無法獲得很好的管制。新近出爐的“2013亞太區舞弊調查”顯示,有39%大馬受訪者表示貪污常發生;15%受訪者則指出,為了取得合約,他們所涉及的領域存在貪污是普遍事件。
貪污制度化 防不勝防
 陳亞才坦言,政府機構小金額的貪污,單一金額雖少,但累積金額驚人,並且已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因為已經“制度化”。
 相信在大馬擁有駕駛執照的人士,大部分都有這種經驗:不花額外金錢“包及格”,便要準備考多幾次唄。
 “小金額的貪污問題,當然要處理。可是,這類型的貪污已經制度化,你要對付的並非只是考車中心的主考官,或者駕駛學院的人員,很可能是整個部門。這一串拉起,可能中途就不能拉,因為重要人物的臉孔就快出現,整個制度會被震動。”
 “確實,貪污已被制度化,但另一方面,也正是因為欠缺制度化的明文規定,貪污才會趁虛而入。”吳健南坦言,“以破產法令為例:一個人破產后不可以經商,除非得到報窮局的同意。”
 他繼說,破產者什么都不可以做,除非得到報窮局的同意──這不需要很具體、明文法令下的一個理由,以致造成:人治凌駕制度,貪污弊端便會出現。“一個民主清廉的制度,不能單憑法令,更重要的是,需要建立社會的民主精神,以及集體監督和約束。”
行政弊端 反貪委會難對付
 大馬反貪委員會首席高級助理總監陳江使陳情:“請不要把總審計司報告裡的弊端,都當作是反貪委會的責任!”
 反貪委會只能取締貪污犯罪或文件造假等弊端,無法對付以最低標得標工程中的貴貨,也即是“買貴了”的行政弊端。目前,反貪委會針對2011年總審計司報告展開調查,並已提控3人,包括一名關稅局高級助理主任、一名市場銷售職員以及一名笨珍中學校長。
 今年10月27日,反貪委會宣佈成立“政府機構廉正管理組”,以處理和監督政府機構的清廉正直,讓人民重拾政府打擊貪污的信心。同時,反貪委會派出擁有逾20年反貪經驗的官員,駐守政府機構;同時,通過大馬反貪污學院,培訓政府機構的中級官員,以便提升部門的廉正度。
 對于沒有足夠法律證據來指控其貪污的公務員們,只要總檢察署同意,反貪委會亦給出紀律建議。


雷聲大雨點小 肅貪虎頭蛇尾(第2篇)


報導:許雅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大馬檢調單位,到底要用什麼規格的漁網,才能捕獲貪腐大魚?  對此,時評人吳健南律師說,檢調單位不能用可笑的控狀來捕捉貪腐大魚。
 他強調,肅貪,理應是領導人帶領國家朝向先進國進程中,一定要杜絕的毒瘤。
 令人悲哀的是,每位領導人上台,便把貪污提控當作政治表演,最后草草了事。
“司法上,政府做了很多虎頭蛇尾的案件,包括敦阿都拉時代的20條大魚提控事件,最后的結果是,沒有一條大魚被入罪。到了納吉時代,還發生惹人話柄的:林良實誘騙內閣檢控。”吳健南說。
 2010年7月29日,交通部前部長兼馬華前總會長敦林良實醫生,因為涉及巴生港口自由貿易區醜聞,被控誘騙內閣罪名。
 2013年10月25日,高庭承審法官拿督阿馬迪在長達42頁判詞中指出,辯方第4證人前首相敦馬哈迪供詞中,表明自己沒有受到林良實欺騙,他滿意證人這項供證,並接受林良實指沒有企圖欺騙時任首相的馬哈迪的解釋,因此宣判敦林誘騙內閣罪名不成立,當庭獲釋。
 吳健南說:“大家都不必去看高庭的判詞,從總檢察署擬出‘部長誘騙內閣’這樣不合常理的控狀,已是天下一大奇聞。畢竟,在內閣,首相是主導,一個交通部長誘騙首相和內閣,這不合邏輯。”
事件進展龜速
 反貪委會特別委員會委員陳勝堯坦言,貪污是非常嚴重的指控,可以招致個人身敗名裂,因此,必須有確鑿證據,才可指控誰貪污,“敦林被控一案,並非 由反貪委會進行提控,而是警方動用刑事法典來指控的,但大家都把責任指向反貪會。不管是由誰來提控,控狀都必須獲得總檢察長的簽批。”
 敦林無罪釋放,案件算是告一段落。但全國沸騰的國家養牛中心一案,還在進行中。
 其中,商人拿督三蘇巴林,被控2項欺詐國家養牛中心主席拿督莫哈末沙烈(婦女、家庭及社會發展部前部長拿督斯里莎麗扎的丈夫),表罪成立,需出庭自辯。案件定于明年2月20日起審訊3天。至于拿督莫哈末沙烈,他已向地庭申請撤銷其2項失信控罪。
 吳健南說:“國家養牛中心濫用2.5億令吉案件中,從事件爆發到提控上庭,進展龜速。起初,當局還不斷漂白,養牛中心沒有涉貪,敵不過輿論壓力,才有提控行動。”
禁止直屬親屬獲工程
 國家養牛中心一案,拿督斯里莎麗扎曾在庭上說明:只知孩子跟丈夫工作,但不知次子做哪行?
 而在起訴兩名公正黨領袖(拉菲茲和祖萊達)誹謗案中(註:兩造已互相撤銷誹謗訴訟),她則說明:和丈夫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互不干涉對方之事,因此,否認涉及丈夫獲得中央政府批准的國家養牛計劃。
 吳健南表示:“發生養牛案后,政府應該檢討明文禁止內閣成員或其直屬親屬,從政府工程直接受益或獲利。這樣,高官再無法理所當然說明:那是我家人有錢,和我沒關係。同時,政府機構應將行政程序透明化,並且做好公開招標工作,這樣便能減少貪污行賄機會。”
 目前,反貪委會準備修改2009年反貪污委員會法令第23條文,禁止內閣部長和州行政議員直屬家屬獲得工程或招標。
公佈財產 杜絕貪腐大魚
 杜絕政府機構的貪腐大魚,還是要先做好:公佈財產。
 時評人陳亞才透露,“亞洲國家中,韓國和台灣的財產申報機制,即陽光法案,堪稱典範。”
 韓國的財產申報制度,早于1981年出台,由全斗煥總統制定頒布。諷刺的是,全鬥煥和其后任盧泰愚,都栽在這部法上。今天,陽光法案在韓國公務員心目中,已成為自覺履行義務責任。
 “台韓的陽光法案,並不赦免貪官,反而對既往貪污再追查定罪。不過,這也有其困難面:惟有貪官下台后,不在主流權力中心,才會被對付。假如今天台灣是民進黨執政,可能陳水扁會安全過關。”他說。
證人翻供 貪污案敗訴主因
 大馬貪污案件敗訴主因,不外是證人不出庭,或者證人翻供。
 最令反貪委會念念不忘的證人翻供案件,當數巫統前最高理事拿督莫哈末諾占,被控通過代理哈立米,交給名叫卡利慕沙的男子1500令吉,以賄賂各代表,以期競選巫統最高理事職中選。
 最終,由于9名證人翻供,莫哈末諾占及其代理哈立米被判無罪獲釋。
 過后,9名翻供的證人,被控在巫統前最高理事拿督諾查賄選案中,向反貪委員會提供假口供,不過,9人均獲判罪名不成立。
 彭亨淡馬魯推事判詞指出,控方無法提出有力疑點,證明9名被告提供假證。9人的矛盾供證,使到控方無意再續審。
貪污案件難定罪
新聞標題:安邦市會前執法主任被控貪污,上訴庭判監6月罰9萬
下判日期:2013年9月12日
簡述:2003年,安邦再也市議會前執法主任阿都古都斯,被控向一餐廳僱主收取賄金,遭安邦地庭判入獄11年10個月和罰款37萬令吉;他上訴至高 庭后,獲判無罪。反貪會將此案上訴至上訴庭,上訴庭推翻高庭此前作出無罪釋放裁決,並宣判被告入獄6個月,以及罰款9萬令吉或者監禁56個月代替。
判決:上訴庭3司一致指出,考量辯護律師的論點后,裁決被告6項貪污控狀罪成。3司並指地庭處理該案方向正確也無不公。
------------------------------
新聞標題:收錢非自用不算貪污,官員上訴判無罪釋放
下判日期:2012年3月19日
簡述:柔佛州古來衛生局官員再那阿比丁,于2006年被控2項貪污罪名,被判坐牢4年5個月兼罰款8萬令吉。上訴至高庭,辯方在辯詞中聲明,因為被 告曾向2名承包商提及需為豐盛港縣衛生局俱樂部辦事處添購雨蓋,2名承包商便自願提供2筆總值3萬425令吉款項給被告,而相關物品確已送至醫療診所存儲 室。辯詞更提及,2名承包商本身就是幫兇,因為如果不給被告錢,貪污行為就不會發生。
判決:辯方以“收取款項非自用”為由辯白,在高庭上訴成功,獲判無罪釋放。
------------------------------
新聞標題:控貪污證據不足,2交警無罪釋放
下判日期:2012年7月13日
簡述:森美蘭芙蓉2名巫裔交警,各自面對3項貪污指控,但在證據不足下,無罪釋放。
判決:芙蓉地庭法官拿汀諾絲娜指出,從主控官及證人供詞中得悉,仍有一名重要證人“阿輝”無法傳召出庭作供,因此缺乏有力證據,證明2名被告,已獲取賄賂金,或向對方(即阿茲尼)索賄,作為不取締阿茲尼走私爆竹、煙火及香煙的代價。
------------------------------
新聞標題:貪污案上訴得直,前高官無罪釋放
下判日期:2012年2月29日
簡述:2010年,移民局前副總監(管制組)尤索夫被控貪污,被地庭判處罪名成立。他在高庭上訴得直,當場無罪釋放。
判決:高庭法官拿督嘉查裡宣判時指出,控方只根據尤索夫寫下“批准”的字跡,作為呈堂證物,並且,關鍵證人,即中間人“阿督”並沒出庭供證,因此推翻地庭法官判決。
關鍵詞語:重要證人沒有出庭作供




只要人民全力支持 肅貪事半功倍(第3篇)


報導:許雅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3種情況下,大馬反貪委員會(MACC,簡稱反貪會)會展開調查行動:有報案者,有證據,以及反貪會認為需要調查的課題。  大馬反貪污委員會首席高級助理總監陳江使表示,反貪會打擊貪污,第一個一定要得到人民支持。
 有了人民的支持,再配合政治領導人的肅貪決心,反貪會便能展開有力的肅貪行動。
2009年,在大馬肅貪進程,是一個重要的歷程年:反貪會展開大刀闊斧的轉型計劃。
 2009年,174起投報案件中,有54%定罪下判。
 短短3年,反貪會轉型有成:2012年的5496項罪案中,有75%已解決,共逮捕701名罪犯和起訴313名嫌犯,包括倍受矚目的莎阿南國會議 員和瑪拉工藝大學院長。總結來說,反貪會的個案定罪率,從2009年的45%,躍升至2012年的85%。這個躍升,甚至超越國際標準的80%。
 陳江使指出,反貪會的個案率和定罪率提升,主要歸功于轉型后成立的貪污特別法庭。
審訊時間冗長有弊端
 “我在彭亨勞勿服務時,1996年調查的貪污案,到了2007年才定罪。期間,案子因為各種各樣的理由延期,10年后才真正完結。很多貪污案子,因為審訊時間冗長,后來發生證人不見,證人不記得詳情等事件,造成定罪率低落。”
 2011年2月16日,反貪會在全國設立14個貪污特別法庭,集中處理貪污訴訟,大多數案子,便可在三天至一周的審訊天數,就定罪下判。
 同時,因為法官只專注審訊貪污案件,很快變成“專家”,這又大幅提高法庭效率。僅在一年半時間,貪污特別法庭便完成審理累積七八年之久的案件。
 “過去的反貪局,都是由一名反貪官員調查一宗案件。轉型后,反貪會設立特別行動室,採用團隊專案調查方式,配合科技儀器,快而準地收集證據,大大縮短調查時間。”同時,反貪會亦積極招覽更多專才,比如聘請科技人才進行高科技追蹤,讓會計人才進行專業的反貪鑑證調查。
提供情報緝拿歸案
 不過,陳江使坦言,“貪污案子很奇怪:行賄和收賄的兩方均拿到利益,但虧損的政府機構或私人公司,卻無法出聲抗議;所以,反貪會需要人民支持和合作,提供情報來緝拿違法人士。”
 去年,反貪會接獲人民情報“官員收受賄賂,漁民進行非法捕魚”,便對投訴展開調查行動。今年9月,成功將涉案官員及漁民緝拿歸案。
 假如沒有人民的支持和合作,全國大約2000名的反貪人員,絕對無法在2800多萬的茫茫人海中,揪出貪污的害群之馬。
 如果80%的人民都反貪,貪污將不再是腐蝕國家的問題──這是陳江使的看法。
反貪法令充足 關鍵是否善用
 吳健南律師坦言,當人民對國家肅貪成效感到失望,便開始有非分之想:反貪會是否不夠獨立?反貪會是否缺乏自主提控權?反貪法令是否不足?
 他坦言,我國的反貪法令很充足。2009反貪委員會法案第7條文闡釋:反貪會有責任檢驗政府機構的傳遞系統,以揭發貪污罪行,或者可以引導或導致貪污罪行;或者建議行政機構領導如何改善傳遞系統,以減少貪污誘惑或傾向。
 “反貪會沒有提控權,這很合理,符合三權(司法、執法、立法)分立原則。公共刑事案件,由同一機構,即總檢察署來提控,這也合法。”吳健南說: “反貪會成員,由最高元首在首相的勸告下被委任。這有人講:不夠獨立。那麼,反貪會由誰來委任,才算獨立?反陣領袖,還是國會議員一起委任?”
 “還有,法令有被善用或濫用?這是法令控制不到的範圍。”他說。
實施嚴謹法令 加強肅貪力度
 目前為止,反貪會擁有足夠的權限和足夠法令來取締貪污涉案者。不過,包括反貪會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在內的人士均認同:大馬需要實施更嚴謹的條規和法令,來加強國家的肅貪力度。
 以搜查令為例:1997年之前,反貪官員要去掃蕩涉貪公司時,必須前往法庭申請搜查令。《1997年反貪污法令》頒布后,反貪官員只需向檢察司申 請搜查令。《2009年反貪污委員會法令》出台后,反貪官員只需向54級(首席高級助理總監)及以上的反貪官員,或者向檢察司申請搜查令。法令的修正,大 幅提升反貪會調查效率。
 目前,最值得關注的是:反貪會準備修改《2009年反貪污委員會法令》第23條文,禁止內閣部長和州行政議員直屬家屬獲得工程或招標。
 接著,請國會全力支持明年3月提呈的兩項建議:(一)讓反貪會成為有招聘、委任、提升和開除官員的獨立權限的機構;以及,(二)提升反貪會主席地位至和總審計司及總檢察長同等級。
監督反貪會 提高肅貪效率
 反貪會監督全民,誰監督反貪會?
 陳江使笑著指出,在大馬,沒有一個政府機構,給這么多“外人”監督。
 現在,反貪會設有5套獨立的“檢查和平衡”系統,包括:由執政黨和反對黨國會議員組成的肅貪特別委員會(Special Committee On Corruption, SCC)、防範貪污咨詢顧問團(Anti-Corruption Advisory Board, ACAB)、投訴委員會(Complaints Committee, CC)、行動審查委員會(Operations Review Panel, ORP),及咨詢和貪污預防委員會(Consultation And Corruption Prevention Panel, CCPP),對反貪會進行全面監督,提醒和保證。
 “反貪會將從社會大眾裡,以個人誠信、卓越的成就和專業水準來挑選各委員會的成員,而這些委員一定能夠做到獨立及公正不亞。”他說。
 顯然,轉型后,人民對反貪會的投訴逐年下降,甚至,在今年,迄今為止,投訴率為“零”。
報案 有別于提供
 “關于提供情報,我想告訴大家:提供情報跟報案是兩回事。”陳江使說:“提供情報的話,可以匿名,並且不用上庭。但是,報案的話,你涉及其中,反貪會需要錄取你的口供。所以,你不能只想報案,但不想上庭供證。”
 過去,在冗長的審訊中,不斷有貪污案證人,在出庭前失蹤,或者翻供,甚至出現“遺忘症”。其實,這些證人之中,很多都曾遭受恐嚇。
 “我還想告訴大家,反貪會已加強執行保護證人法令和保護提供情報法令,以保護證人的安危。如有必要,反貪會亦會24小時保護證人。”他說。
 近年來猖狂的非法偷沙案,反貪會亦是只是“聽聞”這樣、那樣的消息,但沒人來報案。然而,反貪會仍派出臥底深入調查,並成功將涉案者提控上庭。
大馬反貪會
 願景:與大馬社會一起創建世界級的反貪及防貪機構。
 目標:成為專業反貪腐機構,在自由,透明和專業的原則下,進行執法和教育公眾。
 重大轉型:1997年的防止腐敗法令,修改成為更加有效的2009年反貪法令,以應付目前的巨大挑戰。
 1957年8月31日獨立后,首相署成立反貪小組開始,主要由總檢察署、大馬皇家警察和刑事調查局,負責反腐敗活動。
 1967年10月1日,政府為了加強反腐敗的力度,正式成立反貪局。
 1973年8月29日,反貪組(BPR)再度轉變為國家調查局(NBI),主要針對大型腐敗案件進行調查。
 1982年5月13日,國會通過防止腐敗法令,並將國家調查局提升為反貪局(ACA),專門負責防止貪污腐敗。
 2008年,為了符合社會對反貪的需求,國會同意成立更具獨立、透明、專業的反貪會(MACC)來取代反貪局,以提高國家在反貪行動的效率、獨立和透明,從而減低大眾之前認為反貪機構不獨立和不透明的負面看法。




口號響公信力跌 領導人決心最重要(完結篇)


報導:許雅玲 
圖:練國偉、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現在是貪污最壞的年代嗎?  一秒之內,隆雪華堂執行長陳亞才、吳健南律師、行動黨甲洞區國會議員陳勝堯,均無法響亮答說“是”。
 五秒之后,“不是”兩字,還是很難說出口。
 他們坦承,反貪口號喊得很響,反貪文案也做得很好,但國家反貪公信力下跌,歸根究底,仍是因為高高在上的政治人物,無法展示從上而下的肅貪決心。
大馬肅貪越反越貪──這究竟是印象還是實相?
 大馬反貪污委員會首席高級助理總監陳江使表示,“越反越貪?沒有這回事。印象只是預測,並非實相。”
 無可否認,大馬反貪情況,雖然落后香港新加坡幾十年,但是,隨著2009年展開的轉型計劃,加上資訊提升和人民配合,反貪委會的個案起訴和定罪率,有顯著躍升。
 隆雪華堂執行長陳亞才坦言,大馬在國際廉潔排名上雖還不算最壞,但是,政府的肅貪誠信必然倒退,因為普羅大眾的印象是:我對政府沒信心。
意願很高成果平平
 “普羅大眾的印象,雖然不是很科學的數據,但是,卻是接近客觀狀況的一個指標。”他說:“歷任首相之中,Pak Lah,敦阿都拉,是第一位慎重把肅貪當作重點政治目標的國家領袖。”
 Pak Lah把肅貪作為政治綱領提出來,得到人民激賞,他領導的國陣以狂風掃落葉姿態狂勝,就連強人首相敦馬也沒這個選舉佳績。
 “以當時來說:Pak Lah表達了肅貪意願,民眾對他的評價和支持都很高,這本來是肅貪大好形勢,可惜,黨內黨外配合度不夠,結果是眼高手低──意願很高,成果平平。”他說。
 到了納吉時代,肅貪狀況雖沒走下坡,但也沒振奮人心。甚至,趙明福案件釀成的人命悲劇,讓人民痛心疾首。當時,正巧爆發前雪州大臣基爾案件。
 兩個案件對比之下,大家的印象:政府對付涉嫌3000令吉貪污,就好比對付千萬令吉貪污;對付千萬令吉貪污,好像是用比較輕描淡寫方式處理。
政治領袖要以身作則
 “全球反貪成效,看大不看小,即是不看那種在路邊賄賂警察50令吉那種,而是要看政府對付貪污大魚的決心。畢竟,貪污數額高的,往往都是職權大的,他們對國家的腐蝕更大。”
 陳亞才繼續說,“首相要確保反貪委會的獨立運作,杜絕一切政治干預;並且,在日常人事委任上,任命廉潔記錄良好的人士,還有,釋放對媒體的善意,讓媒體有更大自由度和政府一起肅貪。”
 陳勝堯斬釘截鐵指出:“總之,有職位者一定要公佈財產,行為不檢的官員,一定要辭退,有貪污罪證者,一定要提控。”
 吳健南強調,“想靠年輕有志的大好青年投身執法單位來打貪,他們真的沒有能力,政治領袖一定要從上而下,以身作則,剷除貪腐毒瘤。”
面對兩大難題 連根拔起不易
 反貪委會特別委員會委員陳勝堯、還有時評人吳健南和陳亞才均認同,反貪委會打貪有其效率,可是,一旦碰到大人物,打貪就有阻滯。
 “職高權大者,不易對付;你對付不了他,他反過來對付你。假如政府肅貪決心不大,便易形成官官相護,案件追查到最后,不了了之。”陳亞才說。
 一個大人物沒事,兩個大人物也有驚無險,打貪半途而廢的次數太多,最后有事的便是政府:反貪公信力下跌!
 回到大馬肅貪能不能做的現實面,陳亞才坦言;“大馬肅貪有兩個層面:首先,位高權大的巨額貪污很難對付,以及,單一金額不大,但累積金額驚人的貪污,已形成制度化,連根拔起不易。”
 打貪,面對各種牽制,並非反貪委會單方面便可完成的任務,國家領導人必須展示從上而下的肅貪決心。
人民作后盾 貪污警察定罪
 過去,大馬商人對印尼嗤之以鼻:貪腐大國!
 今天,吳健南說:“我們不能再自我感覺良好了,尤其是,近年來,大馬一直佔據國際黑金外流排行榜上,這個警鐘太丟人了。”
 很多大馬商人心寒感慨:其他國家,不管怎么貪污,只要擺平階層領導,便能解決問題。大馬是個無底洞,擺平了一個領導,到了另一個階層,還是有沒完沒了的要求。這是外資無法對大馬產生信心的主因。
 相形之下,貪污造成民不聊生的印尼,2002年痛定思痛成立肅貪委兩年后,以肅貪為競選口號的尤多約諾,當選總統后,加強打貪力度,將目標轉向政治人物,甚至警察高官。
 自此,國家警隊與肅貪委勢不兩立(像香港當年的情況)。不久前,在一名警察高官被定罪后,警方逮捕肅貪委兩名成員,指責他們勒索和受賄。印尼因此 爆發人民大示威,100萬人的民調支持,加上肅貪委有證據指向警方串謀削弱肅貪會權力,兩名肅貪委成員最終獲釋,結果激勵人心。
善用科技力量 提升反貪效率
 民眾對肅貪印象是:越反越貪,這跟網絡資訊發達有關。
 吳健南說:“敦馬時代,可能有一些新聞,政府不想人民知道,人民就無法知道。這套在現在可行不通,每個人打開手機,便可掌握四通八達的資訊,誰有把柄、漏洞弊端,都很容易攤在陽光白日下。”
 他認為,“我們的反貪法令很足夠,反貪委會也有足夠的調查權,只要我們加強運用科技資訊工藝,建立透明開放的民主程序機制,便能杜絕沒有明文記錄的灰色地帶,提高政府效率。況且,在證物法令下,電郵是受到承認的證據。”
 陳亞才強調,“資訊傳遞很重要。森美蘭州務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通過錢幣兌換商匯出1000萬令吉到英國倫敦,他才做兩屆,就算不吃不喝不用他的俸祿,一年也只有三十多萬,那1000萬令吉到底怎么存?”
 后來,總檢察署證實1000萬令吉匯款並非貪污所得,錢幣兌換商卻因違反法令,已遭當局撤銷商業執照。資訊到此為止。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