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1年5月5日 星期四

現代性奴

人口販賣無分國界(上)

26/07/2010 14:49

報導:胡小平
圖:本報資料中心

 販賣人口這個古老勾當,人人視之為社會毒瘤,欲除之而后快,但在高喊平等、人權的今天,人口販賣,尤其是未成年色情販賣,不但沒有撲滅、減少,反而變本加厲。

 最令人心怵的是,這種藉由榨取、勒索、強迫未成年少女、少男賣淫的事情,既不是遠在天邊,也不是偶一為之,而是幾乎每天上演。

 不管是先進國、新興國,還是落后國,不夠周密的保護網,以及暴利,披著人皮的人口販子專找入世未深的未成年人下手,利用、奴役、剝削他們。

許多美國人以為,販賣人口這碼剝奪人權的事,只會發生在遙遠的第三世界,與講究人權的先進大國毫無瓜葛。

 然而,事實卻一再證明,販賣人口這檔事,遍布全世界,而且可能就發生在自己家的后院,不過卻很少人察覺,也難以想像。

 在美國,販賣和強迫未成年少女賣淫罪案層出不窮,只不過詳情鮮少在媒體曝光,以及政府缺乏有系統的追蹤調查,實際上,誘騙拐迫未成年少女事件不曾減少過。

 過去十年來,落在人口販子的手中、強迫賣淫的未成年少女有上十萬,但官方檔案記錄裡頭,這些少女多被列為“離家出走”、“失蹤人口”,或是不願意回家,跟著某團體到處流浪的未成年者,沒有人意識到發生在她們身上是怎樣的一場災難,很少人把她們列為犯罪受害者。

 這也造成未成年者遭迫害現象沒有獲得進一步關注原因。

建立“路線圖”

 美國民間調查顯示,很多被列為失蹤人口、離家出走的未成年少女,多被拐賣至大城市,受禁錮,失去人身自由,遭暴力對待,淪為性奴。

 這些失蹤少女不是如人們想像中“在某處平安的生活著”,而是過著生不如死的性奴生活。

 經過多年演進,威迫未成年者賣淫,或是從中牟利,已進化成一條龍生意,人口販賣組織一早建立起“路線圖”,從哪些州是誘拐少女基地、哪些州充為轉運中心,以及哪些州是目的地,早有清晰路線。

 人口販子多數在小鎮活動,把到手的孩子帶往美國中西部大州,這是人口販賣最活躍之處,被拐騙來的孩子,多數在這裡被帶往大城市賣淫,或是進行不法活動。

 基本上,這些被拐騙迫害的未成年者,被人口販子牢牢控制、監視,想報案,困難重重。

 直到執法單位展開隱密調查中發現,各大城市出現低齡化賣淫者現象,這些未成年賣淫者多數是失蹤少年,他們被誘拐到大城市,被迫站上街頭賣淫,未成年色情販賣才受到重視。

無知被騙墮入火坑

 拐騙未成年少女案件,相當普遍。一來是騙子越來越多、騙術越來越高明;二來是現代少女防範意識薄弱,易受誘騙,加上心智不成熟,容易被掌控。

 美國恩典之家,是一家專門收容那些曾遭到性奴役和色情販賣的未成年受害者,創辦人蒂娜弗羅恩特少年時有一段不堪經歷,為未成年賣淫受害人。

 以為遇到真愛的她,14歲開始被迫賣淫,人口販子規定她每晚必須賺500美元(約1650令吉)皮肉錢,否則就被毒打。

 她曾經因為不聽話而被鎖進壁櫃、毒打、居無定所,從一個城市被帶往另一個城市。

 最終她還是逃出生天,振作起來,並成立了恩典之家,提供那些與她相同遭遇的未成年少女一個安身之處,輔導她們,讓她們能夠過回正常生活,重拾尊嚴。

 恩典之家聚集了曾被性迫害的未成年少女,她們大多數因為年幼無知,遭人利用、威迫的情況下,出賣肉體、任人剝削。

 該中心發言人特麗莎也有一段陰暗的過去。她在15歲那年,被一名男生誘騙回家之后遭迷姦,並拍下裸照,過后這名男生用這批裸照威脅她賣淫,隨著家人搬往另一城市,她才擺脫了性奴生活。

 但那段慘痛經歷,推使她努力求學,成為心理學家和社會工作者,並到把自己的慘痛經歷與人分享,藉此提高少女警愓,免得她們墮入人口販子的陷阱。

利潤誘人無懼嚴刑

 據美國失蹤和被剝削兒童中心統計數據顯示,每年平均有高達卅多萬未成年者面對被色情販賣的危機,平均年齡只有12歲。

 而宗教組織國際希望共享指出,至少有10萬名未成年者淪為色情販賣受害人,他們不是被迫賣淫,就是帶到脫衣舞廳從事色情表演。 

 由于經濟衰退,更多未成年少女被迫站在街頭上賣淫,其中大多數在12歲開始接客,藉著網絡興起,賣淫集團利用網絡指示未成年少女到不同的地點接客,這樣一來,警方更難查獲。

 在美國,未成年色情販賣即是“對未成年人的商業性剝削”,經過修法之后,一些州屬對販賣人口的刑罰很重,人口販子要坐牢100年。

 不過嚴刑峻法也無法遏止人口販賣這門行業,它是繼走私武器和毒品之后,排名第三的暴利行業,未成年色情販賣利潤更高,導致不法分子寧願坐牢也不停止販賣人口。

美國設特工隊救人

 自從美國政府察覺到所謂的未成年失蹤人口、離家出走者,實際上是被推入火坑之后,華盛頓特區在2004年成立了人口販運治理特別工作隊,來打擊這類罪案。

 去年10月尾,美國聯邦調查情報局在全美36個城市展開大規模未成年賣淫掃蕩活動,為期三天,警察拯救了52名未成年少女,以及逮捕了700人。

 有關行動包括芝加哥、紐約、洛杉磯這些大城市,有1600名警察參與此項行動,所有可能的色情場所都不放過,如賭場、街角、卡車司機經常光顧的大道休息站等,主要任務是搜巡未成年性工作者。

 在52名未成年性工作者中,當中年紀最小者只有10歲,來自西部城市,在被捕的700人當中,有60人是皮條客。

 過去9年來,在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失落純真”行動中,救出900名在街頭賣淫的少女和女童,取回310萬美元(1023萬令吉)肉金,並逮捕了510名人口販子和涉及的犯罪組織成員。

看準弱點逼當性奴

 別有居心的大人,看中未成年少女心智不成熟、脆弱怕事的弱點,要脅她們,迫她們當另類性奴。

 在台灣,幾年前曾發生一宗駭人聽聞的未成年少女被迫當性奴的案件。

 受害人當年才14歲,在校外認識了一名洪姓男子,慘遭強暴之后,這名男子以公開強暴過程來要脅受害人不得報警聲張,控制受害者言行。

 在這兩年內,受害者不但要隨傳隨到,且還供洪姓男子和朋友淫樂,一再遭輪姦。

 長達兩年的變相性奴生活,導致受害者不敢上學,在社工介入下,才揭發這起案件。

 其實,類似案件並不罕見,強暴未成年少女,拍下她們裸照的手法,迫她們當性奴、賣淫案件頻密發生。

 干下惡行的可能不是人口販子,而是同校同學、同齡男生、有正當職業的變態大人。

 5年前,美國曾發生一名小女孩遭強暴並禁錮長達10年,在這10年內,她被學校警衛霍斯關在二樓的房間內,不準踏出房門一步,成為禁臠,長期遭到性侵和性虐。

 在長達10年歲月中,儘管受害者由一名14歲的小女孩變成24歲女子,但心靈上仍是14歲,長期活在恐懼、彷徨和無助當中,在一連串的惡意謊言、恫嚇下,她根本不敢向外求救,連真名字也不敢告訴人,累積了10年勇氣,最終她才拋棄心中枷鎖,鼓起勇氣求救。

未成年者最易受害

 聯合國在去年人口販賣報告中揭露,全球每年仍有120萬未成年人遭到性剝削,許多來自東歐或高加索地區的未成年少女、少年,被賣到西方私人俱樂部賣淫或當伴遊,奧地利成為新的人口販賣轉運站。

 這些少女年齡介于15歲至19歲之間,來自羅馬尼亞、捷克、摩爾多瓦、烏克蘭和保加利亞等國家的貧困或問題家庭。

 犯罪分子誘騙這些天真女孩,並對她們說,到倫敦、巴黎、羅馬等大城市,當飯店招待、保姆或舞蹈演員,能夠賺到大錢。

 除了未成年少女之外,東歐未成年少年也受到歐美國家的歡迎,他們被迫賣淫或伴遊、做扒手,最后不是染上性病,就是愛滋病終了一生。





姑息養奸助長淫業(下)

27/07/2010 11:24

報導:胡小平
圖:本報資料中心

對體格智力發展健全的大人而言,奴役、虐待、性侵未成年少女、少年,把他們視為禁臠、性奴,易如反掌。

 相反的,心智不成熟的未成年人,失去父母、法律的保護,很容易淪為大人世界的玩物。

即使在21世紀的今天,威迫未成年少女賣淫牟利的惡質行為不曾減少,中國河南開封尉氏縣上個月驚爆強迫未成年少女到洗浴中心賣淫,轟動全國,激起民憤。

 有關傳聞率先在網絡傳開來,過后一發不可收拾,尉氏縣地方官不得不貼出官方報告以說明來龍去脈,但仍無法平息網友怒氣。

 網絡報導說,今年5月,有五六十名未成年少女被不法集團以各種拐誘騙手段,騙至尉氏縣一家名為“水立方”娛樂中心,供政府官員和當地名流蹂躪嫖宿。

家長不敢報警

 據那些女兒慘遭強暴的家長指出,水立方業者趁受害者前來洗浴時偷拍了她們的裸照,藉此迫她們賣淫和要脅她們誘騙其他女同學前來,不然的話,就公開她們的裸照,讓她們在社會面前抬不起頭、家人蒙羞。

 報導還說,當地許多家長明知女兒遭性侵,卻不敢報警,因為害怕惡勢力報復,以及擔心會影響孩子以后的前途。

 即使一些心有不甘的家長投案,警方卻置之不理,而聽聞此事欲查個水落石出的記者,也遭到地方政府和公安諸多阻擋、百般折撓,最后不得不憤憤離開尉氏縣。

 有關文章一貼上網,立時如一鍋沸水炸開,炸得群情憤慨,輿論嘩然。

輿論負起監督作用

 在輿論轟炸下,中共尉氏縣委會不得不在官網上貼出了官方通報,一一報告案情,承認確有未少年少女被迫賣淫,但當中許多資料卻失實。

 中共尉氏縣委會證實主要涉案者已捉獲,公安破獲5起未成年少女被迫賣淫案,捉了5人,另一人自首,還有4名嫌犯正在潛逃。

 官報說,早在今年3月,當地最出名的水浴場“水立方”傳出有女中學生被迫賣淫的消息,受害者是縣內幾所中學的女中學生,公安明查暗訪2個月之后證實有此事。

 其中3名被迫害的女學生和她們的家長已經投案,警方即成立強迫少女賣淫專案組,動用25人來查案。

 據官報說,連日行動之后,警方已破獲兩個威迫未成年少女賣淫的不法集團,並逮捕了同是未成年少女的五名犯罪嫌疑人,主謀才16歲,另外3人為17歲,還有一名25歲女涉案者潛逃中。

 它說,受害者數目並未達到網絡所傳的五六十人,已被誇大其詞了。

親入歡場警惕父母

 在泰國,未成年少女、少年賣淫現象已見怪不怪,已經成為那些喜歡未成年者和有孿童癖的變態嫖客熱門尋芳之處。

 在黃色事業蓬勃發展的泰國,未成年賣淫屬于犯法,近幾年來,泰國執法單位加強了未成年賣淫法令,嚴捉那些有戀童癖記錄的外國人,把他們驅逐出境,或是判坐牢,但,仍然難以禁止猖獗的販賣未成年少女風氣。

 最大原因是熟門熟路的人口販子,直接去邊境山區部落“買人”,連十歲的小女孩也不放過。

 買一名未成年少女,價格由100美元至450美元(約330至1485令吉)不等,價格便宜得驚人,很多未成年少女被買之后從此消失人間,不然就是數年之后感染了愛滋病回鄉等死。

 在人口販子虎視眈眈下,這些部落的女孩子生活在危險當中,未成年就被買走,不然就是被拐走。

 被賣入火坑的未成年少女大多來自北部,偏僻又落后的山區,大多部落少女不曾上學,知識水平低落,連“卡拉ok”都沒有聽過,加上重男輕女的觀念,她們是父母第一個考慮被賣掉的對象。

 也有不少無知少女以為外面的世界遍地黃金,而被人口販子拐騙,最終出賣肉體、淪落娼寮。

 她們的下場多是悲劇,不是病死在娼寮,就是被打死,甚至是被人性虐致死,少有好下場。

 為了教育這些窮鄉辟壤的部落父母不要隨便把女兒賣掉,這兩年來,打擊非法人口販賣組織安排他們前來紅燈區“吸取知識”,讓他們親眼目睹穿著薄紗的小女孩,如何在客人面前賣弄色相、想像被賣掉的孩子的命運。

 這樣一來,才能真正減少人口販賣活動。

借援交風吸納新血

 隨著社會風氣開放、價值觀不同,未成年援交風氣愈盛,許多無知少女為了賺快錢而下海,豈不知,她們反而成為不法集團的誘騙對象,利用她們無價的青春肉體,換取金錢和毒品。

 香港警察月前跟蹤網絡“援交站”,假扮嫖客放蛇,成功搗破兩個以未成年少女作為賣點的集團。

 警方成功逮捕了21名涉嫌賣淫的女子,大部分未成年,年齡最小14歲,最大17歲,她們不是中學生,就是離家出走的失蹤少女、雙失少女,警方還找到冰毒和K仔等毒品。

 調查發現,淫媒先在網上聊天室認識人生無目標的雙失少女、急欲找錢的援交妹和白領一族,提供宿舍和毒品給她們,並由專車接送至酒店賣淫。

 過去兩年來,香港狂吹援交風,為了避開警方緝拿,許多找快錢的女中學生,紛紛上網拉客,她們的文字露骨大膽,列明三圍數字和性服務範圍,網上年紀最小的援交妹竟然只有12歲,另一名才16歲中學生卻已是援交老手了。

 不少賣淫集團看中這股援交風,利用這些援交妹組成賣淫集團牟利,而未成年援交妹也因為有毒品和專車接送而甘于被利用。

印度兒童賣淫猖獗

在民風保守的印度,只需要20令吉,就可以買到一名男童,印度南部海邊度假勝地喀拉拉邦和西海岸的果阿正是這類交易中心。

 在這裡,年齡最小者只有8歲,專供中年人淫樂的十來歲少年賣身現象十分常見。

 印度婦女和兒童發展部在2006年的調查發現,全印度約有400萬性工作者,未來幾年內會增加至1000萬人,當中35%的性工作者在賣淫時還不到18歲,很多人在12歲到15歲之間。

 在印度,未成年賣淫是沒有人認真當作一回事的現象,紅燈區裡的色情行業是合法的,這也是造成未成年者賣淫問題越來越嚴重的原因。

 更何況,在印度,只要你願意,街邊百萬計的流浪兒童中都可以買到好幾個。

 1998年,印度雜誌揭發了一宗英國軍官前來果阿開設孤兒院,實際卻是性奴集中營的悲劇,震驚全球。

 孤兒院中的兒童長期遭到威脅、性侵和性虐,直至一名小孩報警,警方介入才揭發這起驚人案件。

 12年后的今天,這種情況依然沒有改變,在執法單位默許下,未成年賣淫現象仍舊。

 最叫人絕望的是,在流浪孩童滿坑滿谷的印度,未成年賣淫不算大罪行,執法當局也並未嚴正以待,而是屈服在旅遊業、外匯收入下。

貧富懸殊賣淫主因

 為何未成年少女、少年淪為成人世界的暴力犧牲者?

 未成年者大都涉世未深、能力有限、無法自立更生是原因之一,中年人好幼齒,民間有說可以補視力、壯陽,部分是心理問題,他們坦心患上愛滋病,所以越找越年輕,以為未成年者最安全。

 從廣義角度,猖獗的未成年色情販賣還涉及全球貧富懸殊問題。

 全球每年性交易額達70多億美元(約231億令吉),絕大多數淪為“性商品”和“性奴隸”的未成年者,不是有錢有勢家庭的子女,而是來自貧困國家、地區和家庭。

 在富人盡情“性消費”的背后,是窮人的血和淚,再一次證明,有文化、有財富的人,不一定有道德,隱藏在性商業與性剝削的背后,是越來越尖銳的財富兩極化問題。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