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1年6月30日 星期四

大腸桿菌肆虐謎團重重


24/06/2011

報導:劉林李
圖:互聯網

腸出血性大腸桿菌肆虐歐洲多國,它是抗藥性超強的新病菌,專攻年輕力壯的族群。

 這種不尋常的病菌來自哪里?有人刻意制造和釋放這種變異病菌?是生化恐怖襲擊?歐洲打擊有機農業的陰謀?還是……

大腸桿菌是你我體內都有的細菌,每種哺乳動物體內都有大腸桿菌,它主要寄生在人和動物的大腸內。

 除了一些菌種會引起腹瀉,它一般是無害的,而且能合成維他命B和K。

 不過,現在讓歐洲人陷入恐慌的大腸桿菌0104:H4,卻是一種變異的病菌。

 它是一種非常罕見的菌株,包含多種大腸桿菌的遺傳物質,也含有鼠疫病菌的一種基因。

 這樣的組合,有利病菌附在腸細胞,在腸道內宿居更久,造成更大破壞。

 一般大腸桿菌多數攻擊老年人和幼童,不過,這種病菌卻專襲擊20歲以上的青壯年,其中又以女性佔了60%。

 世界衛生組織食品安全專家希爾德克魯澤認為,這種病菌可能有某些特性,對成年人有更大危害。

出現致命併發症

 那些感染了病菌的人,不只腹痛、腹瀉、嘔吐,還會神智不清、喪失表達能力、搞不清自己身在何處。由此可見,病菌威力有多強大。

 最讓醫生措手不及的是,病人病發后出現致命併發症,如溶血性貧血、血小板減少及急性腎功能衰竭症狀。

 德國和中國科學家合作進行的研究發現,這種大腸桿菌有8種抗生素的抗性基因。

 使用抗生素可能引起病菌反抗機制,導致病菌釋放更多毒素,並且增加抗藥性。

 因此,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疾病控制組織,都不鼓勵使用抗生素對付這種病菌。

 但是,隨著疫情加重和擴散,德國重災區漢堡的醫生,決定放手一搏,經過病患同意開始使用抗生素治療,初步成效不俗。

實驗室培育變異細菌?

 麥亞當推測,這次搞得歐洲人人心慌慌的腸出血性大腸桿菌,是實驗室釋放出來的。

 一般而言,一種細菌必須重複受到抗生素“對付”,才會開始演化反擊,產生抗藥性。

 但是科學家發現這種新病菌對盤尼西林(penicillin)、 四環黴素(tetracycline)、奈啶酸(nalidixic acid)、頭孢子菌素(Cephalosporins)等8種抗生素有抗藥性。

 麥亞當表示,這次襲擊歐洲人的大腸桿菌,照理說不應該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

 他認為,除非有人在實驗室對這種病菌投用過以上8種抗生素,否則這種病菌是不可能有如此強的抗藥性。

 病菌一般是在抗生素攻擊下,為了生存而演化發展出抗藥性。

 這次病菌來源是蔬菜,這8種抗生素並沒有應用在農業上,所以,細菌不可能在自然環境中抵抗過這些抗生素而產生抗藥性。

 這種事情是分階段性進行的,首先必須用盤尼西林攻擊細菌。當細菌產生抗藥性時,再用四環黴素對付具抗藥性的病菌。

 現在倖存下來的細菌就能同時對抗盤尼西林和四環黴素,而且為了存活,會繼續突變。接著又對細菌投以奈啶酸、頭孢子菌素等更強的抗生素。

 如此一來,一種“基因篩選”的細菌,就從實驗室“培育”出來,這跟美國軍方醫學研究中心研製生化武器的做法,如出一轍。

 他直指“創造”這種變異細菌的,就是那些大藥廠。

背后存在陰謀?

 這次肆虐歐洲的腸出血性大腸桿菌,病源先后傳出是西班牙黃瓜、德國蒿苣,后來德國官方確認,元凶是德國自己生產的豆芽。

 但這不意味著問題已經解決。是什么污染了豆芽?豆芽為何會攜帶病菌?這種病菌為何產生抗藥性?

 這些問題目前都是未知數,有專家懷疑這是生化恐怖襲擊。養生和保健信息網站NaturalNews.Com編輯麥亞當(Mike Adams)更是大膽指出,歐洲爆發的大腸桿菌事件,是一項生物工程產物,這種情況可利惠某些大企業。

 有人在實驗室里培育出這種細菌混到蔬菜里,目的是打擊有機農業,讓大家不敢吃新鮮蔬菜,改吃基因改造、經巴氏殺菌、輻射照射的“污染”食品。

旨在打壓有機食品?

 腸出血性大腸桿菌疫情爆發后,德國忙著找毒菜之源,西班牙黃瓜一度蒙冤,成了代罪羔羊。

 一時之間,歐洲人聞黃瓜色變,德國、丹麥、捷克、匈牙利等國都停止從西班牙進口黃瓜。

 后來德國發現黃瓜樣本上發現的病菌,跟病人糞便中的腸出血性大腸桿菌類型不一樣,不過,西班牙農人已經因此蒙受上億歐元損失。

 麥亞當直指這是一起陰謀,因為西班牙人抵制基因改造食品,所以肇事者散佈這種“野蠻的謠言”,導致西班牙農民紛紛破產。

 另外,這次事件涉及有機農場,他認為這是刻意炮製讓人們對有機食品恐慌。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簡稱FDA)最近通過“食品安全現代化法案” (Food Safety Modernization Act),嚴格管制有機農業。

 他表示,現在歐美因為腸出血性大腸桿菌成為驚弓之鳥,FDA正好利用這個課題,打壓那些有機小農戶。

 他也指腸出血性大腸桿菌發生在歐盟施實《傳統植物藥指令》的時候,並非巧合。根據這項指令,未經注冊的天然草藥不得在歐盟市場以藥品身分出現。

 歐洲先是取締天然草藥,接下來就要讓民眾害怕吃天然蔬菜,被逼吃加工食品、基因改造、經過巴氏殺菌、輻射照射等沒有生命的食物。

相信只寄生在人體

 德國證實該國下薩克森州比嫩比特爾一家農場生產的豆芽,是這次大腸桿菌疫情的傳染源頭。

 德國明斯特大學大腸桿菌專家,以及該國負責食品安全事務的聯邦風險評估研究所的推斷均認為,這種大腸桿菌只寄生在人體。

 明斯特大學衛生研究所所長黑爾格卡希表示,儘管有幾種O104型大腸桿菌是以其它動物為宿主,但是目前他們無法找到證據,證實0104:H4能夠在人類以外的動物身上寄生。

 這種細菌除了能在人體大腸上聚集黏附形成生物膜,在人體之外也能黏附在任何東西表面。

 這種細菌可以在PH值2.5至3.5酸性較強的環境中生存至少兩個小時,所以只需要少許病菌,就能夠感染和致病。

 直到截稿為止,德國致命出血性大腸桿菌,已經出現人傳人病例。一名感染病菌的餐廳工作人員,處理食物時把細菌沾上去,20位餐廳客人受到感染。

 另外,德國專家發現腸出血性大腸桿菌可能已經通過感染者的排泄物污染河流及周邊環境,他們擔心,如果疫情發展繼續擴大,游泳池、溪邊可能也會成為疫情傳染的溫床。

濫用抗生素种惡果

 襲擊歐洲多國的腸出血性大腸桿菌,是否如麥亞當所說的,是實驗室培育出來的“生化武器”?這或許是一個永遠的謎。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長久以來,醫學和禽畜業濫用抗生素,助長細菌抗藥性,形成“超級細菌”,已經為我們引發一場大災難。

 一些科學家認為,德國腸出血性大腸桿菌具抗藥性,跟我們一直以來濫用抗生素有關。

 這數十年陸續出現能夠對抗多種抗生素的細菌,例如能夠擊破最后一道防線抗生素萬古黴素(Vancomycin)的“超級病菌”金黃色葡萄球菌 (Staphylococcus aureus),以及近年在醫院流傳的克留氏肺炎桿菌碳青黴烯(Klebsiella pnurmoniae carbapenemase, KPC)等,均顯示細菌為了生存,已經演化出保護自己的抵抗模式。

 所以專家擔心,繼續濫用抗生素會養出更多“超級細菌”。今后面對“超級細菌”,我們也許難以抵擋,未來有更多醫院病人和廣大群眾,可能會死于細菌感染。

 另一方面,科學研究發現,細菌其實會藉由交換部分DNA獲得抗藥性,不一定要暴露在基因能抵抗的抗生素中。

 許多科學家建議,今后我們除了謹慎使用抗生素,或許也該學習如何跟細菌和平共處。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