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3年1月21日 星期一

探索生態村

現代桃花源非夢想(上篇)

12/08/2012

報導:張家揚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雖然隔了多個時代,陶淵明描繪的烏托邦《桃花源記》依然讓人向往: 「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
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
事實上,在現代世界的不同角落,也有一些有心人致力落實心目中的烏托邦,這個地方比有機農場更有機、更環保,也對大自然更友善,它,就是生態村(eco-village)。
泠洌中夾帶著清新的空氣、綠影婆娑、三兩隻海鷗飛過,帶來大海的氣息,路上陌生的行人碰面點頭微笑,甚至打招呼寒暄幾句,悠閒的環境,車輛稀少,一切簡單樸實,屋子和諧地融入周遭自然環境中,生活其中,人與自然合一,這是一個令人放鬆、可大口呼吸的地方。
 這是蘇格蘭的芬霍恩生態村(Findhorn Eco-Village)予人的第一印象。
充分融入自然世界
 在歐洲,生態村已漸漸成為一股新趨勢。當人們越來越注意生態環境,到歐洲旅行的旅行團,也能以當地生態村作為旅遊景點之一。
 以芬霍恩生態村為例,它已成為世界有名的生態村景點之一,每年有不少來自全球各地的旅客前往當地“朝聖”或考察觀光,甚至期待將當地的理念拷貝回家鄉落實。
 生態村,顧名思義,是注重生態環境的村庄,村民擁有相同理念,希望同住在一個社區,採用自然建材或二手建材搭建房子,將理想加以實現。
 他們擁有類似的生態環境觀與社會價值觀,崇尚與遵從永續發展與簡樸的生活方式,盡量減少對環境的影響。
 大多數這類村庄的目標,是成為一個可永續經營的栖息地,村內很大程度能自供自給。人類活動充分融入自然世界中,從而支持人類健康發展。
村民要有一定共識
 然而,比自給自足更重要的是,人們的價值觀、生活態度、文化和基礎設施變革。
 一個稱得上生態村的地方,不論是在食物供應,電力與水源及排污方面,該村都可以自行處理,盡量以不破壞自然或對自然干擾最少的方式進行。 
 村民對環保有一定的要求與共識,認為人類過度依賴石化能源的做法必須改變,以避免生態災難。他們盡量避免使用石化能源及產品,並將垃圾、廢氣、污水與其他污染物的排放減到最低點,人體排洩物也妥善處理好了才發放到環境中。 
 根據社會學及人智學的研究顯示,村莊理想的住戶是500至1500人左右,這個規模的人口被認為能發揮最大的社會網絡作用。
雛形稱為農庄
生態村的雛形,可追溯到50年前,即1962年,美國海洋生物學家瑞秋卡森(Rachel Carson)推出著作《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這本跨世紀的環保經典喚起了世人對環境保護的醒覺,對一些人影響甚鉅。
 9年后,即1971年,美國有一批志同道合者,以環保為出發點,成立一個注重生態環境的社區,那時,還沒有生態村這個專有名詞,這個社區命名為“農庄”(The Farm)(http://www.thefarmcommunity.com/)。
 “農庄”位于田納西州中南部一塊三平方里的土地上,目標是設立一個凝聚力強,向外導向的社會,該社區成員宣稱他們要“以行動及範例,對世界產生積極的作用。”
 半世紀以來,“農庄”也不負所望,在許多方面具有盛名,從鼓吹自然分娩和助產到推動健康飲食及素食佳餚、藝術創作及與合作伙伴的替代技術,再到協助維護本土文化,都有一定的成就。
 “我們選擇以社區形式生活在一起,不管是在順景或逆景,共同分享生活與命運。我們覺得,凝聚在一起,比分開來,我們顯得更強大與有用。”該社區網頁如是聲明。
盛于六七十年代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是嬉皮士反戰的大時代,不少嬉皮士為了共同的理想與靈性的追求,選擇離開社會自成社區,其中有不少社區都崇尚自給自足、簡樸生活的理念,這與生態村的理念不謀而合。
 近數十年來,隨著時代發展,特別是西方社會對環保的重視,全球各地區也陸續出現了類似概念的生態村,生態村的理念也獲得越來越多知音人支持,一些生態村承擔起教育公眾責任,辦體驗營、工作坊之類活動,推廣生態村核心理念。
 在美國,可持續性發展協會高等教育組(AASHE)也在進行類似教育與推廣工作,例如今年10月將于洛杉磯舉行生態村研討會(http://laecovillage.wordpress.com/)。
北歐佔地利人和
 芬霍恩生態村歷史悠久,位于蘇格蘭東北角。
 1960年代,3名失業人艾琳柯迪、彼德柯迪和多洛蒂麥卡林帶著3名孩子在此“起家”,三人藉著冥想、靜坐及聆聽與遵循大自然法則的指引下,在屋旁貧瘠的土地上,種出碩大的捲心菜、草藥和鮮花。
 這項“奇蹟”,令它打開聲名,引來慕名者,並逐漸發展起來,現今它有五百多名定居戶。
 1972年,該村正式以基金會名義運作,推廣涵蓋四大意義的永續生活。
 這四大意義分別為:個人靈性提升或修行、社交生活、生態保育及經濟穩定。
 這四大領域組成的永續生活,顯現其所訴求的各項平衡,即個人與群體的平衡,以及生態與經濟的平衡
 基金會強調居民彼此之間,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的互動關係,貼近自然循環復始、生生不息的法則。
 同在北歐的丹麥,也有多個生態村,例如Svanholm Eco-Village,就擁有二十多年歷史,擁有相當規模。
 北歐人環保意識高,各種環保行業如太陽能、風能、生態友善排污系統、環保建材、生態區、有機行業等,都相當蓬勃,要成立生態村,也容易得多。
全球各地生態村
 雖說瑞秋卡森的著作間接喚起世人建立生態村,不過,符合生態村條件的村莊,並非過去50年內才有。
 事實上,全球各地有些傳統的古老村莊,村民不見得聽過生態村這個名詞,但他們已在過著類似生態村的生活,他們並非為了生態環保而建村,但他們的生活卻很生態環保。
 在歐洲,1920年代之后,由于受到原籍奧大利的德國思想家、教育家魯道夫史代納(Rudorf Steiner)的影響,一些採用人智學(Anthroposophy)理念運作的村莊成立。
 史代納提出的人智學,包舍三大領域,即醫療、農耕(生態動力農場,bio-dynamic farm)及教育(華德福教育體系,Waldorf)。
 在冰島,便有一個擁有82年歷史的老生態村庄Solheimer。
 1920年代,一位叫絲絲嘉(Sesselja)的女子,熟悉了人智學理念后,決心成立一個人智學照護中心,以容納肢障孩童。
 1930年,她找到Solheimer,這兒雖然離北極相當近,但由于有溫泉,因此終年都可以種菜。
 1946年,國會下令關閉位于中心的學校,幸好聯軍從德國那兒搶過主導權,學校得以保留,其后一些外來者陸續選擇在該處定居,該村庄也得以發展。
 如今,該村約有半數的居民是肢障人士,但是他們一樣有工作,在村內商店工作,個別從事木雕、制作草藥肥皂與洗頭水、陶瓷、紙張、編織與油畫,產品自供自給。
 該村主要從樹苗培植、有機與生態農耕賺取收入,而客棧、咖啡屋及禮物店也協助增加社區收入。
 在挪威,也有一個同樣採用人智學理念的生態村,Camphill,早在八十多年前,史代納便提出人和生態和諧生活的理念,可見他深具遠見。
三個主要領域
◆芬霍恩生態村強調四個領域的平衡,一些生態村則不特別強調個人修行或靈性提升的領域,無論如何,其他三個領域,則是其所主要組成的部分。
1.社會領域 生態友善房屋
水庫
各年齡層的教育設施
醫藥設備
所有房屋的衛生設施
淨水系統以供應全村干淨的水
公眾飲水設備
公共廁所
2.經濟領域 聯合高產、優質、
高效益的農業
經濟作物種植
奶牛養殖
山羊和綿羊養殖
漁業
手工藝
3.生態領域 雨水儲存設施供灌溉用
簡單和績效導向的
綠色種植管道
太陽能
風能
沼氣收集使用
◆生態村通常依賴: 綠色的基建資金
自主建設房屋和集聚而居,以將生態足跡減至最低
可再生能源
樸門農藝(*註)
◆其特色包括: 在地生產及售賣食物
理智採購,避免不良浪費
以共識的方式進行決策及治理
尊重多樣性
是綠色經濟的中心
*註:
 樸門農藝(permaculture)是一種農耕法,仿自然生態系統中各種植物齊集一堂的種植法。它尊重生態原理,仔細觀察自然界的能量流動模式,因而發展出高效率的系統。
 它的三大原則是照顧大地,關愛人群及公平分享。

融入自然共存共榮(下篇)

報導:張家揚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由于生態環保已成為一種時尚,現今,不少屋業發展計劃也以生態友善作為賣點,將整個住宅區打造成為一個生態友善區。 這些地區的房子,盡量採用環保原則,使用環境友善建材及漆料,屋子窗戶多,以自然採光取代燈光,而且注重隔熱效果,以便減少使用空調。
整個花園住宅區也強調綠化,保留一些土地植樹或作為草坪,甚至設有噴泉與小溪流水,不但景觀更怡人,也有助以降溫。
這樣的生態住宅區,豈不是讓住在城市的人,也能享有生態村的環境?
無可置疑,生態友善住宅,遠比城市中擁擠住宅地段來得讓人舒服,居住品質也相應高,然而,它們與遠離城市的生態村畢竟還是有分別的。
 生態村有它的核心理念與價值觀,如果沒有搞清楚這一點,很可能最終只模仿到它的外形,卻複製不到它的精髓。
 不說別的,以生態村最基本的要求:實踐簡樸,城市生態園區就比較難辦到。
 在城市生活,即使再綠,仍難以避免一些消費和浪費行為。
鼓吹簡樸生活環境
 香港蓮花谷生態社企農莊創辦人、注資人之一及園主彭耀階在其網頁中提到:“城市居民即使想奉行簡樸,實際上亦難以行得通,因為消費和購物的誘惑與壓力無處不在,兼且價廉物美,要都市人保持簡樸,就等如要血氣方剛的青年在美色當前仍保持坐懷不亂一樣不可行。”
 經濟要繁榮發展,必須鼓吹消費,故此簡樸之風不可能在都市之內吹得起。更何況,根本並沒有人四出鼓吹人們生活要簡樸,倒是都市生活每天都在鼓吹消費和購物。
 相對來說,生態村,就提供了這個鼓吹簡樸的環境,可以讓人在免于消費的購物的誘惑下生活。村民不必擔心人們奉行簡樸會令他們失業,因為這裡的經濟模式是生態經濟,大半是自供自足,而非工廠式大量生產,需要依靠許多人的消費來維生。
 而且,村民還能共享資源來避免浪費,如使用公共廚房、共用視聽設備、電器、圖書等方式,來減少購買生活用品或精神糧食。 
透過村庄取得生計
 彭耀階還強調,在生計方面,絕大多數生態村村民必須透過村庄取得生計,生態村本身必須是一個生產單位,就像傳統的村庄一樣。
 因此,人民必須真正在其中生活與工作,而非把它當作度假屋或純粹居住的住宅。“因為若不如此,即使全人類都住進生態村也不一定有用,例如原來某村 的村民都是一座燒煤發電廠的員工,雖則他們住宿的地方不破壞環境,但他們依然透過營生的場所,大規模地製造溫室氣體和排出廢氣,那么他們住與不住生態村, 分別都不大。”他說。
 再者,如果回歸大自然之后,還要每天駕車數小時去城市上班,汽車排放出所造成的破壞,比不回歸大自然更厲害。
 除了這些考量以外,在能源運用與日常生活上,生態村力求節能減碳、回收利用,在氣體排污、污水排放、減少廢棄物方面,都認真看待,盡量環保。 
 因此,生態村應該是為人類樹立一個人和大自然共存共榮的好榜樣! 
巧思發電美觀實用
 生態村雖然盡量融入大自然,但畢竟不是仿傚穴居人完全以古代人生活的方式生存。
 相反的,許多村民善用科技,甚至借助電腦之類科技,來協助他們過生態友善生活,例如在家工作省略交通上的資源浪費。 
 無可避免的,他們自然要用到電,如何發電,成為一個重要的考量。
 一般上生態村的主要能源來源是綠色能源,如太陽能、風能與水力發電。
 有人會抨擊這些設備很礙眼,例如貌似巨大風扇的風力發電機破壞環境景觀,但是生態村不是以風力發電賺錢,一般上設立的數量很少,所發出的電力夠維持村裡的電力需求也就夠了。 
 而一些別有心思的村庄,甚至會用偽裝自然景物的方式,把發電機藏起來。水力發電,就很適合用這種方式。 
 例如飛瀑旁的牆壁中,長出幾株怪樹,這些樹只有樹頂有幾片大葉子,這些葉子伸向瀑布流水,把水引入樹身,再從樹腳流出。
 再來,飛瀑下的潺潺流水,相隔數米便有一兩塊巨石,溪水從上流入石塊,過后再從它們下面的小潭底湧出。 
 不用說,這些怪樹以及巨石,都是仿裝的,它們的真身是水力發電機。經這一番巧思,即達到發電的效果,又不會干擾溪流生態或阻礙來小溪喝水的野生小動物,也不至于造成景觀污染,可說是一舉數得呢!
靠共識以凝聚眾人
 一顆對環保熾熱的心,可以把不同國籍與背景的人拉在一起。那些較為開放的生態村,可以把五湖四海的人集在同個村裡,形成一個小型聯合國。
 蘇格蘭的芬霍恩生態村(Findhorn Eco-Village)就是這樣的一個小型地球村。要讓一批文化背景不同的人同在一個屋簷下,並凝聚眾人之力讓生態村順利運作,就要有一套共識守則。
 申請入住的人必須遵守這套守則,其中包括練習觀照內在靈性、尊重他人、若不滿某人,應當面溝通,不在背后說長話短等等。
 每個人到那兒居住的動機各異,但大家后來都會發現彼此最終極的目標都相去不遠。
 去年接受台灣媒體參訪時,該生態村基金會工作人員依沃兒指出,“在多元中看見一致性”(see the unity in diversity)是生態村的特色之一。
 居民善待自己、他人和環境的共同目標,最終都回歸到自己和自己相處、人和人相處,以及人和自然相處的練習上。
 人不是完美的,人生活在其中的生態村也不是完美的,芬霍恩生態村雖然外觀很漂亮,但它也有本身的問題,其中包括村內人口老化以及人際關係難以避免的摩擦。
 一旦村民有齟齬時,社區的解決方式是找第三者進行仲裁,再不行,則會開社區會議辦公聽會。
 “我們不完美,但我們努力把事情做到最好!”該村基金會工作人員如是說,這,才是對待人生最佳的態度吧。
 如果一個生態村能做到:“村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完全沒有問題,那也太過沒有“人味”了吧?或許,那應該叫天堂,而非人間。
以零干擾耕作農地
 農為人本,人類要養活自己,自然免不了農耕,龐大的地球人口,使糧食生產地佔地遼闊,加上橡膠、棕油以及各種生物燃料所需的種植地,使到地球無冰雪覆蓋的陸地,有三分之一都為耕地所霸佔。
 耕地開墾,是地球上生態環境破壞的主要原因之一,對動植物物種多樣化帶來嚴峻威脅。
 雖說有機種植喊出愛地球口號,然而它雖然不用化學殺蟲劑及化肥等破壞生態平衡的產品,但是,這種種植法依然免不了要開墾野地。
 換言之,即使所有糧食種植採用有機耕種,耕地開墾及清芭帶來的生態環境破依然不變。
 為此,一些有識之士提出零干擾農作(Minimal Impact Farming),盡量保持原始野地的風貌,以最低度自然干擾的方式取用糧食。
 若要真正嚴格實行生態農莊規格的話,那么,最理想的做法是80%以上的範圍是自然野地或保育地,或是借用範圍外的野地進行零干擾農作。
 以香港生態農莊──蓮花谷生態社企農莊為例,從外表上,它的果園就像是野地一樣,很原始自然。整個農莊大部分範圍零干擾農作,大部分是次級生成的 樹林,一小部分是任自然退耕還林,極小部分是可演替環境優化人工植林,只有1%是有機種植開墾地,水力能源採用不干擾生態的小水電裝置生產,生活廢水由池 塘淨化處理。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