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3年9月12日 星期四

夢游中殺人有罪嗎?

22 Oct 2012 



報導:周家揚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10月號的《科學人》雜誌推出“超越極限”專輯,其中一篇談到夢游殺手的事件,內容很吸引人。   全球各地,在夢游中殺人的例子不多,不過由于夢游事件已屬奇異,夢游中殺人更加詭異,所以一旦發生時,往往很聳動。  
 到底,那些夢游患者怎樣殺人?他們真的完全對所發生的血腥事故沒印象嗎?不知者無罪,夢游的情況下殺人有罪嗎?
案例1  2005年10月19日。凌晨3點41分。
 美國求助熱線119的勤務人員接到一通來電,詢問對方:“發生什么事?”
 電話另一端傳來一把男聲:“你來就對了。”
 勤務人員強調:“你得告訴我發生什么事了。”
 “有人死了。”
 “有人死了?”
 “對。”
 “在哪裡?”
 “在他們家裡。有人死了,快來。”
 致電的男子是亞多佑(化名),他用他太太的手機打電話,他太太則倒在他們家浴室地板的血泊中。
 他的說話方式是很特別的,稱太太為“有人”,不說“在我們家裡”,而是說“在他們家裡”,有一點好像剛被叫醒的樣子,迷迷糊糊,還搞不清楚自己是誰、不認識死去的女子,甚至不知道發生什么事。
 當警方抵步時,亞多佑正站在前門台階上等候。
 其后,亞多佑被捕,但是,他人雖在現場,卻似乎不太清楚現場細節,還反過來問警察:“她怎么樣了?”
結果
 亞多佑被判二級謀殺罪,入獄37年。

案例2  2006年7月24日,早上7時許,新彊莎車縣,19歲的阿明(化名)醒來時,驚見自己雙手滿是血,身邊的兩人則滿頭鮮血,奄奄一息。
 阿明被嚇壞了,爆開一聲歇斯底里的驚叫聲:“殺人了!”
 人們聞聲趕來,手忙腳亂地叫救護車。
 待救治行動告一段落后,人們才開始追問第一目擊者阿明事情始末。
 阿明卻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兩隻手都是血……
 再問下去,他先是搖頭說不知道,過后卻很快又跳起來大喊:“殺人了!殺人了!”
 在鄉干部的提醒下,阿明的哥哥帶領他到警局自首。
 對作案過程一無所知,卻跑來自首,當地民警還是頭一回碰到這樣的事。
 警方在現場找到一根約一米長的鋼釬,上面有阿明的指紋……
結果
 阿明的親人力指這是夢游殺人事件,他們及鄰居都能證實阿明有夢游問題。但最終警方朝向精神分裂症調查,認定阿明患有“混合型精神分裂症”,案發時他在幻覺中,因此無罪釋放,但家人必須將他送進精神病院治療。阿明的家屬也分別賠償給死傷者。

案例3  2008年7月。英國。 
 布萊恩托馬斯和太太結伴出游。這是一個一時興起的念頭,為了慶賀克里斯汀的癌症診斷只是一場虛驚,兩人即興決定駕他們的野營車到西威爾斯度假。 
 他們享受了一個浪漫美麗的夜晚。
 不料睡到半夜時,一群年輕飆車族在停車場附近喧囂,把他們驚醒。
 第二天早上,托馬斯醒來時,驚覺身邊的妻子已毫無氣息,死了。
 托馬斯事后供證時追述當夜情況:
 “后來我睡著了,我腦子里的印象已經是這個野營車不安全。我不知道多久后,我看到克里斯汀睡在車內另一邊的床上,有個人對他動手動腳。我氣得只能說出這樣的話:‘混蛋,你怎么敢進來’,接著我環著他的脖子揪著他,把他拉下來。” 
 原來,他把妻子誤當侵入者勒斃。醒覺到自己可能闖下滔天大禍,他撥電報警:“我想是我殺了我妻子,天啊,我以為有人闖進來……我當時肯定是在做夢,她是我的一切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在案發之前一個星期,托馬斯已經停服抗抑鬱劑一周。他自小有慢性夢游症,常在睡夢中把自己弄傷,甚至在夢中到附近的水溝游泳,令妻子非常擔心,所以晚上她會把房門鎖上不讓丈夫出房。
 托馬斯夢游,常把妻子吵醒,所以在家中他們分房睡,但是他們的感情還算不錯。
 后來,隨著托馬斯的多重睡眠障礙問題越來越嚴重,醫生給他開抗抑鬱劑,但這種藥物會影響性生活,于是托馬斯私下間歇性停藥,以便能夠每兩個月和妻子同房。
 但是,不吃藥的副作用卻是會出現幻覺,事發后他回想起來,意識到他發病的情況,大多時候都是發生在停藥后。卻不料,這一回因外來刺激而肇下大錯。 
結果
 法庭同意這是一起“非瘋狂狀態的無意識行為”案件,因此判他無罪。
醒后記不起所作所為
 夢游,又稱睡行(sleep walk),是一種奇怪的意識狀態,患者一般上的表現是反復在睡眠中起床行走活動,持續的時間不一而定,一般是幾分鐘到半小時,但也有人持續幾小時之久! 
 這種問題好發于6至12歲的孩童,但極少數成人也有這個問題。 
 最奇特的是,當事人事發時是半睜眼或眼睛全開的,但眼神凝聚,對眼前的東西卻視而不見,在這種目不視物,意識朦朧的狀況,甚至周遭漆黑一團的情況下,他們竟能避開障礙物,行走自如。 
 情況輕微的患者,或者只是起來在家中走走、喝水、打開抽屜拿東西,或是對家人念念有詞,甚至打開門走出去。但是,當旁人跟他們說話,他們是完全不瞅不睬的,而且,旁人很難叫醒在夢游狀態的人,任人怎樣搖晃呼叫,他們都很少會有反應。  
 當事人清醒時對前一晚發生的事卻完全沒有印象。
 如果只是上述情況,還算好,嚴重的患者,會作出很多匪夷所思的舉動,如:
 英國老人,德里克羅傑斯,在白天是典型的紳士,到了晚上卻變成危險的野獸,亂摔家具、毆打太太及進行自殘。 
 37歲的屋頂工人詹森吉爾,在房東睡覺時撲上對方的床……事后他堅稱當時在夢游,根本不曉得自己在做什么,所以不能以強奸罪論處。 
 另外,一名中國中年男人,在夢游中竟然走了30公里的路!耗時至少3個小時。走累之后,他竟然還會翻越別人住家圍牆,在別人家屋簷下睡大覺,最后要勞動警方將他送回家。
 他的太太對丈夫能走這么遠也感意外,她說,其丈夫剛患夢游症時,常常半夜出走,天亮前會回家,但醒時完全對前一晚的事沒印象。家人每晚臨睡前,總是要把菜刀之類物件收藏好,免得他持械出外闖禍。 
 1987年,加拿大一名男子帕克斯,駕了22公里的車,去殺害岳母並致傷岳父,他以案發時一直處于夢游的無意識狀態中為由辯護,獲判無罪。 
被判無罪掀起爭議
 大多數被指控謀殺的夢游症患者,都被判無罪釋放。但是,這類事件通常會有很大的爭議性。 
 像案例2的阿明,最后因精神病而逃過定罪,死者家屬也很不服氣。
 不同人士對案例3的托馬斯案也意見相左。
 執業30年的睡眠疾病專家克里斯艾德辛科斯基博士,是托馬斯這廂辯方的專家證人,他坦承,一些辯方律師會尋求用無意識行為來企圖為被告洗脫或減輕強奸、謀殺等各種罪名。
 他為托馬斯做了兩次睡眠實驗,以測試結果作為辯護真偽──是類睡症還是睡眠障礙讓托馬斯殺妻。 
 他指出,托馬斯的案件特別難診斷,到底他當時是處于淺的睡眠形式,處于夢中,並在夢中產生意識,把夢中與侵入者搏鬥付諸真正的行動;抑或他處于深層的無夢狀態?后者發生時,在沒有意識或認知的情況之下,攻擊性行為便已經發生。 
 雖然他難以判決托馬斯在哪種情況下殺妻,他卻支持法庭的判決。
 “法庭同意這是一起無意識行為案件,這就是說,你處于一種被自動行為引導的狀態。這種誘因可能是癲癇症、低血糖症或者像托馬斯案件中的這種睡眠障礙。這樣的案例中,犯人無法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固然,一些律師企圖以無意識行為為他們的案主辯護,不過,要通過這種方式洗脫罪名是相當復雜的。
 像案例1的主角亞多佑便無法脫罪,他在案發之前因夢游症惡化而去過睡眠中心3次求醫,這項記錄成為他有睡眠障礙的佐證,但無法全然替他清洗罪名,最終他還是因二級謀殺被關進牢獄。
三類爭議性案件
1. 發生性行為 一些性攻擊與不適當性行為罪嫌犯以夢游為理由,逃過法律制裁。
2. 自殘 人們普遍認為夢游者不會自殘,然而,夢游從高處墮落事件時有所聞,像案例3的托馬斯便有自殘行為。在德國德明,一名住公寓第四層的17歲夢游者徑直走向窗戶,從10米高處跌落,幸而大命不死,他摔成骨折,卻還在呼呼大睡。
3. 夢游殺人 在無意識的夢游狀態下殺人,很多這類個案被告被判無罪。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