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0年6月30日 星期三

職業乞丐行騙手法專業

25-12-2009

來 自中國的職業乞丐湧至大馬,利用大馬人的同情心,一天乞到的收入,還高過一般的中產階級。

同是街頭乞 討,但職業乞丐卻顛覆了乞丐本來的形象。

乞丐,本來是社會中最弱勢的一群,但現代丐幫卻濫用 社會大眾的同情心,作為生存甚至是賺錢的手段。

他們利用小孩子組成幫派,而不人道的拐賣、故 意致殘、傷害兒童,以此賺取黑心錢的真人故事時有所聞。

這種人間悲劇,到底要到何時才會有落 幕的一天?

中國現代丐幫,不但有組織、成群結社,且還會爭奪地盤。
乞丐,可稱得上是無本生意,職業乞丐之風自古已有,拐帶毒殘兒童的黑心故事,長期發生,天天在各大小城市上演。

在 中國,還有幫派乞丐的出現,一至兩名大人以幫派式的手法控制一批小乞童,這些大人好像幫派頭子般,除了自己的孩子,還把親戚、鄰居的孩子一併帶到大城市行 乞,把行乞當是一份工,有報酬,還包吃住。

一般上,他們還會答應這些親戚、鄰居,提供孩子吃、喝、宿,且一個家庭每年可以分到若干錢,就這 樣,他們把這些孩子帶到城市去“打工”,成為流連各小大城市的小小乞丐。

在大城市,特別是那些人流多,行乞生意特別好的街道,偶會爆發乞幫 大戰,來自不同省份的乞幫皆視這些地盤為肥豬肉,“河南幫”、“安徽幫”、“江西幫”等乞幫,一旦地盤劃分不勻,大戰一觸即發。

與普通的職 業乞丐不同,這種集團式的經營方式,討乞的手段激烈得多,小乞童們不是跪在大商場、超市門口,伸出盤子要錢,就是抱住行人的大腿硬要錢,他們一旦看到穿著 時髦的女性,就會抓住她們的衣服不放,不少人都寧願掏出幾個零錢打發算了。

而這些小乞童還會到交通燈前攔截車輛,敲打車鏡討錢。

一 天下來,一名小乞童乞到數百至上千人民幣不出奇。

通常他們會把這些錢交給乞幫頭子,這些頭子以把錢交給他們的父母為名,控制著這些孩子,若 是生意不好、不聽話,體罰、餓肚子、冬天沖冷水澡,都是常見的現象。

租人行乞長做長有

受集團控制的小童丐,乞討的手法較為激烈,他們緊跟目標不放,甚至是攔車討錢,一天 的收入介于數百至上千人民幣不等。
在職業乞丐的眼中,六親不認,什么人都可以租,老弱健康有問題 者、殘障小孩、小嬰兒、媬姆等等,皆可以租來充為親人,讓他們在乞討時,說服力強一點,讓人掉多幾滴眼淚,乞多一點錢。

父女租一位體弱的媽 媽,好讓孝女為患上頑疾的母親行乞籌錢醫病;一位母親抱著不良于行的兒子跪在街頭吹冷風,懷裡抱著才幾個月大的嬰兒,求人憐憫、施捨。

當這 種景象一再出現,刺激人們大發慈悲的同時,卻不知道背后的內幕。

老弱多病的母親、手腳不便的殘障兒、數個月大的小嬰兒、行動艱苦的父親,都 是職業乞丐一天花數十元人民幣租來的。

他們租“一個人”一天要花費二三十元(約馬幣10至15令吉)不等,但只要行乞數小時就討回本了,所 以隨著職業乞丐越來越多,“租人”這個行業,也長做長有。

乞丐,原本是社會最弱勢的族群,但越來越多職業乞丐出現了,打擊了正牌乞丐的收入。
除 了結黨成幫、租人行乞之外,一些天生殘肢者,放著政府補助不領,寧願四處行乞攢錢來得實際。

來自甘肅的小王患有小兒麻痺症,雖然政府有津 貼,但他還是決定出外乞討,穿省越縣的,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去,一個月的收入還好過大學教授,連義工帶他去救助站都被拒絕。

儘管剛開始行乞 時,他覺得不好意思,但扔下的零錢叮叮噹噹作響,使他忘卻了面子、尊嚴,如今他大大方方的展露自己的殘肢,以討更多錢。

這么多年來,他的足 跡遍及蘭州、成都、南京等各大城市,因為不良于行,他還從農村請來了一位媬姆,隨身照顧他的起居生活。

他四處漂泊,只要覺得那個城市容易討 錢,就會留得久些,不然的話就去下一個城市,“工作辛勤”的話,他半年就可儲得七八千元(約四五千令吉)。

雖然在家鄉已購置了兩棟洋房,生 活無憂,但他對乞討生活不言倦,仍然到處行乞。

10個 乞丐只有兩個真乞丐


真真假假,職業乞丐橫行,叫人分不清是真乞丐,還是職業乞丐。
世 風日下,職業乞丐也分兩種,一種是受人控制的,一種是自願出來行乞。

受人控制的有賣花的小姑娘、表演才藝的小孩、故意被致殘的兒童、天生手腳殘障 者、弱智兒童、老弱多病的老年人,都可能受到職業乞幫,或是親人控制,用來做搖錢樹。

也有父母把家中頭部長腫瘤的孩子,每天推到街頭行乞, 平均一天可乞得200元(約100令吉),父母有好幾棟樓房,但仍不心足。

還有一些候鳥型的職業乞丐,一到了冬天就往南移,所以不少南部城 市在年杪時,就會湧現大量的乞丐。

也有一些來自偏僻農村的老農婦,在莊稼收割后,就上城市扮乞丐討錢,白髮蒼蒼的老婦人跪坐地上,不斷叩頭 討錢,旁邊還放了數只干饅頭,令人同情心大發,實際上,這些“可憐的老農婦”早已不愁衣食,年年結伴上京乞討是他們增加收入的法子。

至于自 願出來求乞的不乏天生懶惰,不願工作的人,也有一些天生殘疾者,不得不放大自己的不幸來賺錢。

據民間統計,在中國,10名乞丐中,只有兩名 是真正不幸、無法自力更生,不得不淪為乞丐的,其他的不是懶惰不願工作者,就是職業乞丐!

拐帶兒童弄殘當童丐

職業乞丐的行騙手法多籮籮,有假學生籌錢回鄉、孝女、孝男乞討盤川回鄉葬親,各種手 法層出不窮。
中國拐帶兒童的風氣猖獗,許多大小城市常見衣衫襤褸、手足不齊的兒童,懷疑是遭人拐帶 后,故意弄殘的。

據統計,一天之內,全中國有192名兒童遭拐帶,小乞童的數目介于100萬至150萬之間。

這些被拐帶的孩 子,好命的會落入求子心切,但又無法懷孕的小家庭,但大多命運都是悲慘的,年紀還小的會先帶出去求乞,等到他們的年紀稍大就會賣至黑磚窯當奴隸,一輩子無 法翻身,黑磚窯童奴的問題曾在2007年曝光,一度震驚全球。

所以,中國社會出現兩極化現象,一邊廂是手腳致殘、面目被燒傷、雙眼弄瞎的童 丐滿街都是,另一邊廂卻有家長上街遊行,拿著大字報“重金懸賞”他們失蹤的孩子,這些父母都是迫得走投無路的一群,不是為了尋找孩子而傾家蕩產,就是已用 盡了辦法,最終不得不走上街頭“宣傳”。

實際上,中國政府對打壓民間拐子販張狂的行徑能力有限,最大的原因是缺乏一套尋找失蹤兒童系統和資 訊分享平台,好讓那些不見了孩子的父母,廣佈資訊,能夠迅速的找回他們的孩子。

但換作是注重兒童權益的先進國,如英國、美國,一旦父母報 案,幾乎是即刻的,電子媒體率先作出人口失蹤的報導,電台、電視台馬上插播有關消息,接下來警方、媒體、政府、非政府組織馬上展開拯救工作、發出呼 吁,24小時內,失蹤孩子的照片、聯絡單位的消息舖天蓋地,越國過界。

由政府、媒體交織成的網絡,有效的讓拐帶兒童的非法活動,減至最低。

職業乞丐訓練有素

拐帶兒童,故意致殘為丐的故事不斷上演,許多孩子被拐的家長,求助無門,只有自救制 作大字報。
職業乞丐訓練有素,乞討有方,媒體揭發伎倆如下:

孕婦討乞葬夫;孝女、孝子葬親:假孕婦的腹中肉是小枕頭、舊衣服偽裝而成,而大多的孝女孝子遭職業乞丐控 制,一有政府官員、義工出現,他們馬上捲舖蓋走人,拒絕接受援助。

學生討盤川:假 學生是那些長有娃娃臉的成年人假扮的,平日棲身在火車站等地,學校假期,就是他們活動最為頻繁的時候。

“人工”殘障:假扮成殘障,其實是四肢健全的少年,就連駝背也可以裝上去。

婦女抱著嬰兒攔過路人,稱急需醫藥費:昏迷不醒的孩子可能是租來的,也可能是拐來的,這些孩子長期被餵服 含有安眠藥奶和水,才會昏迷不醒。

僧尼化緣:所謂的“僧尼”,大多都是俗 人假扮,那些號稱開過光的護身符,全都是批發而來的。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