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0年12月18日 星期六

透析學校食堂

報導:潘有文
攝影:李慶偉

孩子,你在學校吃什麼?

『孩子,你在學校食堂吃什麼?』
以前,學校食堂賣的東西應有盡有,主食至零食,甚至垃圾食物皆不在話下。
隨著國人的健康意識抬頭,政府與校方也開始限制學校食堂的食品種類,例如高色素零食或已被鑑定為不健康的食物,必須絕跡學校食堂。
然而,這樣就足夠了嗎?學生能在學校食堂攝取到均衡營養嗎?
其實,關心孩子在學校食堂吃什麼,與關注孩子的成績和品格塑造同樣重要,我們做到了嗎?

學生在學校食堂吃東西和聊天,其樂融融,但你是否曾瞭解孩子吃些什么呢?
學校食堂是學生的天堂,學生在那兒吃東西和聊天,其樂融融。

食堂除了有炒面、炒米粉、粿條、清湯面之類的主食,尚有炸雞腿、零食、汽水這類食品和飲料。

不論是在學校或是家中,在主食與零食或不健康食物上,小孩們往往更傾向后者。

父母平日以零食或煎炸類食物做為孩子聽話或考好成績的獎賞,無疑會成為學生在學校食堂購買食品的指標。

如果,學校食堂不賣這些食品,又會否遭到家長的抗議呢?

食堂業者折衷處理

一些學生家長會用另一把尺衡量學校食堂的食物,希望食堂能售賣營養兼美味的食品。

因此,學校食堂業者在成本和學生健康的雙重壓力之下,只能折衷處理,盡量減少擺賣零食種類,選擇銷售一些學生喜愛的非零食類食物。

學生的口味相當挑,延續他們平時在家中的習慣,學校食堂想少賣一些不健康食物,還真有一定的難度。

“以前的學生對食物的要求比較簡單和隨便,什么都可以吃;現在則比較挑(食),想要有多樣化的選擇。”擁有15年經驗的食堂業者方潤佳,相較十余年前的情況而發出感慨。

懸掛在食堂上方的食物種類和價格表,計有從炒面、炒粿條、米粉、清湯、糕點,“今日特別精選”等,不難發現食堂業者想捉著小小消費者的心,非要與眾不同的食物不可。

難免售賣煎炸食物

雪州哈古樂華小副校長(學生事務)鄭鏡芬表示,食堂除了有炒面、清湯之類能飽腹的主食,難免會售賣一些零食和煎炸食物。

但是,她指出,該校校長陳福源堅持要求食堂減少這類食物數量,而且通過由校長和老師組成的食堂小組跟進監督食堂。

陳福源校長因有事未克受訪,改由鄭鏡芬和另兩位副校長池慧芬和孫鳳瓊代為發言。

“一般上,我們會建議食堂不要售賣色素過多的零食,而且控制煎炸食物的數量,若有必要還會限制食堂售賣某些食品。”

以汽水為例,該校食堂目前僅售賣運動飲料,這是由于相較其他汽水,此飲料較健康。

為了學生的健康著想,食堂小組時刻關注食堂的食物與衛生情況,同時也在會議上討論在食堂發現的問題,以向食堂業者提出建議或發出指示。

哈古樂華小3年前才從霹靂州遷校至雪州,目前約有1600名學生。

家長與校方相配合

校方和董家教需時常關注學校食堂的食物和衛生情況。左起為哈古樂華小副校長孫鳳瓊、池慧芬、食堂業者方潤佳、董事會主席高祥威、鄭鏡芬副校長和家協主席葉茂生。
父母平時如何灌輸孩子正確飲食觀,將直接影響孩子在食堂購買食物的習慣。

哈古樂華小三位副校長池慧芬、鄭鏡芬和孫鳳瓊異口同聲表示,校方已竭盡所能減少學生攝取無益的食物,家長也應灌輸孩子這方面知識,同時訓練孩子選擇購買有益的食物。

為人父母者皆希望孩子吃健康食物,身為哈古華小家教協會主席,葉茂生坦言,盡量減少孩子在校園內攝取零食是不少家長的期待。

然而,要全面避免零食在食堂出現並不容易,因此他表示只能要求食堂盡量配合。

孩子食用零食的習慣並非只是來自學校食堂,家庭也佔了極大因素,因此要求食堂完全杜絕零食的縱跡,確實有一定難度。

“我國的觀念與文化還未達到零度零食,而且孩子在家中做不到零度零食,卻怎能要求學校食堂不賣零食呢?”

葉茂生的疑問也是現代父母的難處,因為零食往往能讓孩子聽話,儘管此方式令人垢病,但因方便簡單,許多父母樂此不疲。

包伙食有利學生?

現在一所華小的學生人數動輒上千人,儘管食堂業者依然應付有余,但休息時間僅有20分鐘,造成學生用餐時間並不充裕,只是排隊購買食物就可能已耗去多時。

方潤佳建議家長包伙食(訂餐),讓學生進入食堂即可在位子上用餐,有時間細細咀嚼食物,這才對身體有益。

“目前上下午班約有400人包伙食,其中以一、二、三年級居多,每兩個月繳付一次,費用是80令吉。”

每一名包伙食的學生皆會有一個號碼對號入座,若是想要更換不同的食物,則需提早一天向食堂業者說明,第二天就可享用不同的早午餐。

他指出,身體不適但依然到校上課的包伙食學生,只要家長致電通知,就可以更換適合的食物。

家長讓學生包伙食的用意之一,即是希望孩子不要亂買其他零食,因此常有家長要求食堂不要再售賣其他零食給孩子。

方潤佳無奈的表示,食堂盡量符合家長的要求,但家長在包伙食后,又給孩子零用錢,因此學生自行購買其他食物,這不在食堂業者控制範圍內。

學校食堂食品一覽

我國還未達到零度零食,而且孩子在家中做不到零度零食,要求學校食堂完全不賣零食是否強人所難呢?
在雪隆一帶,學校食堂的食物,尤其是主食,例如清湯、炒面、炒老鼠粉、叻沙、粥、豬腸粉、椰漿飯等,價格從70仙起至1令吉20仙,不同學校價錢相差10至20仙之間。

一些學校也有印度煎餅(Roti Canai)、板面、福建面,及“今日特別”精選主食,介于1令吉20仙至1令吉50仙。

此外,三文治和西餐類食物,包括漢堡包、魚柳包、熱狗、炸薯條、香腸、炸雞等,即使每份價格高達2令吉,依然有學生為之著迷,買來大快朵頤。

還有,像糯米雞、菜包、豆沙包、加央包這類點心包點,也是學生的另一選擇。

飲料方面,豆奶、美祿、包裝水、礦泉水、維他精皆在學生群中相當紅火,有業者更把涼茶、酸柑水、小麥草汁等列入飲料名單中,增加學生的選擇,價錢在70仙至1令吉20仙之間。

新鮮果汁如橙汁、蘋果汁、西瓜汁、蜜瓜汁等,皆為有益健康的飲料,也許不是學生首選,但卻是學校與家長樂于看到的飲料,但價錢上稍高,一般是每杯1令吉30仙左右。

此外,糖水類也是食堂食物的另一個賣點,紅豆水、番薯糖水、腐竹薏米也在餐單之中。

一間學校食堂的食物選擇有二三十種屬司空見慣,四五十種飲食對小學生而言,也僅是恰好滿足他們的選擇,業者要兼顧學生喜好,又要顧及營養價值和銷售成本,難度不低。

食物與飲料價錢表
各類食物(80仙至1令吉50仙):清湯、蝦面、叻沙、福建面、炒面、叻沙、炒米粉、炒粿條、炒老鼠粉、炒飯、粥、豬腸粉、椰漿飯、Roti Canai等。
冷熱飲品(70仙至1令吉20仙):豆奶、涼茶、維他精、礦泉水、包裝水、美祿等
新鮮果汁(1令吉30仙左右):橙汁、蘋果汁、揚桃汁、西瓜汁、蜜瓜汁、桔子酸梅汁

食物供應要恰恰好

食堂的食物供應量也是校方關注的事項,因為食物供應不足,將導致一些學生餓肚子,準備過多的食物,又擔心浪費,若因此隔夜再賣,將影響學生健康。

池慧芬副校長等人指出,該校食堂在這一方面的安排令人滿意,因為即使早上班教師下課后,在食堂用餐也能獲得尚有余溫的食物,而且一眼望去,食物剩余數量恰好足夠老師們食用,顯示食堂業者能掌控食物分量。



營養與價格不易拿捏

學校食堂的營養與食物成本,像是魚與熊掌難以兼得。
如果學校食堂食物因強調營養,以致價格過高,造成家長的經濟負擔,就會引起反彈;但是,價格過于廉宜卻又被家長視為不健康和無營養的食物,同樣會引來反對聲浪。
食堂業者如何在食物營養與成本之間取得平衡,著實是一門學問。

由于學生眾多,學校錯開學生到食堂的時間,以讓學生有足夠的用餐時間。
學校食堂的食物有兩項定律,即能否讓學生吃飽和價格不能過高,這才是學校與家長最關心的問題。

想要有營養、美味兼價格廉宜,學校食堂業者坦言難以兼顧。

“要有營養,就會增加成本負擔,反之,成本過低,又難以做出較好的東西。”對食堂業者方潤佳而言,食物營業與成本成正比,想要逆其道而行,難度頗高。

堅持某些原則

哈古樂華小家協主席葉茂生表示,即使如此,該校依然堅持某些原則,例如色素過多的食物和零食,一律不準售賣,一旦新聞報導某類食品有問題,若在食堂有出售相關食品,必須即刻下架。

一兩令吉的學生食物,其實已有一定的營養成分,但還是會有一些家長提出較高的要求,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攝取有營養的食物。

方潤佳表示,目前只有極少數的家長提出這樣的條件,只要家長願意多付一些費用,而食堂方面能辦到,皆會盡量滿足家長的要求。

其實,家長與其擔心孩子無法在學校食堂攝取有營養的食物,不如自己準備便當給孩子,如此一來,孩子就能享用有營養的一餐。

三方面緊密配合

“我鼓勵父母給孩子攜帶便當來學校,也可以在食堂用餐。”方潤佳並不擔心此舉會影響食堂的收入,反而認為那是讓孩子在校期間能攝取均衡食物的折衷辦法。

惟,他建議家長讓孩子攜帶便當時,就不要給零用錢,因他發現有學生把便當讓給同學吃或倒掉,然后再去買其他食物,這就浪費父母一番苦心。

家長、校方、食堂業者恨不得能給學生最好的食物,但三方面若未能緊密的配合,包括互相交流孩子在校和家庭的飲食情況,就難以保障孩子的飲食健康。

經營者受教育部管制

校長和董家教扮演好食堂食物的把關人角色,才能使學生的飲食健康與衛生獲得保障。
想要經營學校食堂,就需經教育局的招標程序,才能獲得經營權。

吉隆坡沙叻秀華小的食堂業者葉觀勝今年60歲,1965年其父親獲得食堂經營權后,由他接手打理至今。

如今,葉觀勝的孩子也一起隨他在食堂工作,一家三代,可謂是專業的食堂經營者。

“我們根據教育局的規定,食堂不賣零食,除了主食外,也賣一些餅干和冰淇淋。”葉觀勝這么表示。

食堂沒有零食的蹤影,但煎炸食物,如炸肉塊、魚丸串、炸香腸依然可見,這些並非是教育局的禁售食物。

該校校長林泰伸指出,學校食堂每兩年至三年招標一次,根據業者2+1的合約而定,即經營兩年,視情況或可續約一年。

“現在我們的食堂業者是本地人,已做了三代,相當熟悉本地人的口味。”

不能隨意起價

至于食物價格方面,在雪隆一帶學校,不同地區食物價格各異,但卻不能隨意起價。

吳寶燕副校長(學生事務)表示,由于教育局向業者招標時,已要求列明食物售價,即使市場價格喊漲,若非獲得教育局同意,食堂業者不能輕易調高售價。

換言之,食堂食物售價皆在校方掌控範圍之內,並且由校方向教育局反映學校食堂的具體情況。

由校長和老師組成的食堂小組即是一個監督單位,確保校內近1100名學生的飲食營養和衛生獲得保障。

並且,食堂小組每月皆會把學校的食物和衛生情況,填寫在一本評估冊子內,交由教育局查閱。

華小董事會舉足輕重

除了食堂小組外,華小董事會在為學校食堂食物把關方面同樣舉足輕重,在招標遴選食堂經營者時,明確提出條件和要求,可以使食堂業者更清楚自己所負起的責任。

雪州哈古樂華小董事長高祥威博士指出,董事不會向食堂業者提出不實際的要求,但會在它們還未開業前,清楚交代業者必需注意的事項,而不是在之后才提出令業者為難的要求。

例如,要求經營者不出售大包零食,須以小包裝出售,避免學生吃不完時,在上課時間偷偷食用,而且小包裝能避免學生食用過量。

隨時確認食物素質

學校食堂的食物能否讓學生飽腹和價格是否合理,成為校方與家長最關心的問題。
高祥威博士也是一名政治人物,在蒲種一帶為民服務,身為華小董事長,他與其他董事皆非常關心哈古樂小學的情況,尤其是食物方面,因此三不五時就會到學校食堂用餐,瞭解食堂食物的處理情況。

“只有自己親身瞭解和試吃,才知道需要讓業者注意什么,就如當我發現一些食物的味道咸味重,就會直接向業者反映。”因此,他時常回校突擊檢查食堂的食物。

其實,他也愛吃學校食堂的食物,除了因為美味可口和價錢廉宜,他打趣地說:“我可以在這裡回味一下童年的感覺嘛!”

當然,也只有董事會或家教協會的理事,才有這項不時回到學校食堂用餐的特權,為了保障學生安全,附近居民或外來者可不能隨便進入校園“找吃”。

食物營養與衛生並重

食物能吃得健康和擁有良好衛生環境是飲食業者的任督二脈,只要打通這兩大穴道,就能贏得一定口碑,學校食堂業者亦無法倖免。

學生多在學校食堂用餐,食物美味和環境衛生與否,分外重要。

在食堂的衛生和清潔方面,除了家長極為關注,董事會和家教協會也會緊盯不放,絕不希望骯髒的環境和不潔食水,損害學生健康。

方潤佳說:“我在16歲時就隨著姐姐一起經營學校食堂,至今已有15年,因此,我非常明白校方和董家教重視食堂的程度,盡可能達到校方的要求。”

就如校方曾問他是否能以更好的方式清洗碗碟,以確保學生的健康,方潤佳經考慮后,就決定自掏腰包購買約1萬1000令吉的洗碗碟機,每次皆以80℃的熱水清洗,達到清毒作用。

不只如此,他也瞭解清潔食水的重要性,分別在靠近學校大門與食堂之處設立兩個濾水裝置,耗資五六千令吉。“衛生局並沒有規定學校食堂業者這么做,但我自己認為應該這么做。”

教育部對食堂食品的管制
類別 例子 可否售賣
天然類零食 炸蝦餅、炸魚餅、炸香蕉、炒豆子(Kacang goreng)等。 可以
非天然零食 含高鹽、高糖、高色素,並非由天然食品制成。 不可以
碳酸飲料 任何有汽和含高糖飲料,包括各種品牌的汽水。 不可以
運動飲料 運動后補充體力的飲料,例如著名的3位數運動飲料。 可以
包裝水 ── 可以
奶制冰淇淋 含有牛奶成分 可以
非奶制冰淇淋 呈固體、冰塊狀且無牛奶成分 不可以
★注:教育部接獲投報或突擊檢查時,發現食堂業者違例售賣被禁飲料和食品,將發出警告,嚴重違例者將不獲續約。

投鉅資無懼公開招標

方潤佳以薄利多銷的理念經營學校食堂,雖然需經每兩年一次公開招標的考驗,但他依然堅持在各種設備上,尤其是衛生與健康方面下重本,裝置濾水器和購買洗碗碟機即是例子。

“我不能因為擔心兩三年一次的公開招標后,失去食堂經營權而不去做好本分,因為下本經營食堂非常重要。”

他相信許多華小食堂業者也抱持這種心態,願意投下資本維持食堂的環境衛生和食物品質,保障師生的健康。

錯開用餐時間減擁擠

小學的休息時間只有20分鐘,學生吃飯的時間可謂分秒必爭,排隊、吃飯和上廁所皆要在20分鐘內完成。

今年,哈古樂華小在遷入雪州第三年,學生從四五百人爆增至一千六百余人,與其他擁有三四千名學生的華小相比,人數上尚有一定距離,但每當下課時同樣面對食堂爆滿問題。

家教協會主席葉茂生表示,學校在這方面做了一些調整,避免過度擁擠的情況,導致學生只能匆忙進食,影響身體健康。

以早上班為例,二至五年級的班級中,二年級與五年級一組先用餐,然后才是三和四年級的學生,以錯開休息時間的方式解決食堂人數過多的問題。

用餐時能細嚼慢咽,吸收力更佳,消化系統也不致于負荷不來,大人應該如此,小孩自然更加需要培養這樣的進食習慣。




不同家長要求大不同

不管學生是在食堂購買食物或包伙食、自己帶便當或家長親自送便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填飽肚子。
對于學校食堂的食物,一般學生與家長要求並不高,能夠吃飽和價錢合理是先決條件,其他的可以暫時擱在一邊。
學生在學校吃什麼重要嗎?從不同家長心態和他們讓孩子在學校怎樣吃,或能得到一些啟示。

孩子在學校食堂吃什么,身為家長的你可瞭解?
由于小學的中段休息時間僅有20分鐘,一些家長擔心孩子吃得倉促,也希望孩子能吃一些主食,選擇讓孩子在食堂包伙食。

家長曾秀梅分享,去年女兒初入小學時,曾有一段短暫時期讓孩子自行購買食物,之后才轉為包伙食,讓孩子下課就能用餐,不必擠在學生群中排隊。

兩個月伙食費80令吉,除去周六、周日和公假,平均每日只付2令吉就能讓孩子吃飽,頗能得到學生家長認同。

“今年依然讓女兒包伙食,不過我也讓她自己選擇和比較,看是排隊購買食物比較適合她,還是包伙食比較好,最終她選擇繼續包伙食。”當然,曾秀梅也向女兒分析兩者的利弊,讓孩子學習分辨何者有利自己。

在食堂包伙食

在旁的可柔迫不及待插嘴說:“包伙食的食物比較多,吃得飽。”

女兒食量較大,曾秀梅笑言這也是她選擇繼續包伙食的重要原因,因為分量較多。

鄭可柔學校食堂伙食餐單上,可選擇的食物還真不少,清湯河粉、全旦面、蝦面、魚丸粉、雲吞面、板面、三文治、雞肉粥等,不下20種主食種類。

而且,食堂業者還特別聲明,若孩子沒在安排好的食堂位子吃飯,或連續數天沒吃完食物,就會向家長報告,等于額外監督孩子,確實讓不少家長心動而選擇包伙食。

“包伙食另一個好處,就是天天有不同食物配套,讓小孩子有所選擇,不必每天吃一樣的食物。”低年級的小學生往往只會重覆吃一樣食物,包伙食在這方面至少解決了家長的煩惱。

今年8歲的鄭可柔,對于煎炸食物敬而遠之,這全拜她的體質所賜:“因為我怕發熱氣,吃太多身體會很痒。”

孩子的燥熱體質,免去了曾秀梅擔心孩子在校吃煎炸食物的煩惱,這兩者之間,父母當然希望孩子身體狀況更好一些,但孩子因而可少接觸煎炸食物,也算是另一種安慰。

糾正飲食習慣

“可柔即使買了煎炸食物,也只吃一點點,若是吃后不會發熱氣,相信就會時常買來吃了。”她說。

在香脆好吃的煎炸食物面前,許多小孩都受不住誘惑俯首稱臣,若非天生難耐燥熱食物,可柔也難以躲開這個食物陷阱。

雖然可柔不能大量吃煎炸食物,但她用另一種方式彌補了自己的遺憾,就是在食堂吃完飯后,購買小包裝的紫菜來吃。

5個小包裝的紫菜,只售50仙,作為飯后零食,會比煎炸食物健康得多。

家長關心孩子在學校的飲食,不只瞭解孩子在吃什么,從中也能及時糾正孩子的飲食偏差,若是愛吃有益健康食物,不妨給予嘉許,反之則可藉此機會糾正其不良飲食習慣,以免損及健康。

上班族難給孩子下廚

曾秀梅(右)屬于雙薪家庭,于是女兒在校包伙食;謝麗晴(左)是家庭主婦,能為女兒準備三餐。
曾秀梅與丈夫皆有自己的工作,為城市中典型的雙薪家庭,每天清晨6時許就要出門進入車龍陣中,以在八九點之前抵達工作地點,就讀下午班的可柔早午餐在安親班內解決。

供應孩子兩餐,即使每個月要花費三四百令吉,曾秀梅也沒有太多選擇,必須讓可柔留在安親班。

鄭可柔從小適應安親班食物,這使她能極快適應學校食堂的伙食。

孩子在外用餐,曾秀梅不敢馬虎,偶爾會到學校食堂逛逛,嚐嚐那兒的食物,確保孩子吃的東西沒有過量的不健康元素。

至于安親班的餐食,她也不敢掉以輕心,一旦孩子投訴食物不佳或重複次數過于頻密,她也會向安親班抗議,要求解釋和調整餐單。

在職家長無法兼顧孩子的飲食,這不難理解,唯這並非家長全然不管的理由,負起監督的責任,關注孩子在外吃了什么,多少可以彌補未能親自下廚煮煮給孩子吃的不足。

他們日常怎樣吃?
名字 年齡 早餐 午餐 晚餐 學校小休時
鄭可柔 8 (在外)
美祿、面包、餅干
(在外)
飯、面、菜、雞肉、湯、蛋
(在家)
飯、魚、菜、蛋、水果
面、面包、紫菜、飲料、豆類、湯
謝念瑤 8 (在家)
面包、蜜糖、麥片、谷類
(在家)
粥、面、三文治、雞肉
(在家)
飯、魚、菜、豆類、蛋
炸魚丸、 薯條、紫菜
錢敏雙 錢敏喜 8 (在家)
面包、麥片、煎蛋
(在外)
飯、面食
(在外)
咕嚕肉飯、魚片飯
豬腸粉、炸雞塊

關心食堂飲食情況

謝麗晴是一名家庭主婦,親自準備孩子的三餐,因此並不會要求孩子在學校食堂刻意避開某些食物。

8歲的謝念瑤三餐能享用媽媽烹制的食物,包括粥、面、魚、麥片、谷類、三文治、蔬菜、豆類、雞肉.蛋、蜜糖等,攝取小孩每天所需的營養。

“我沒有讓孩子包伙食,而是讓她去選擇要買什么,她也可以從中學習如何使用零用錢。”

女兒在學校買炸魚丸、薯條等高熱量食物,份量也不多,謝麗晴也就不太在意,“但是,每次她上學回來,還是會問她今天在學校吃什么,瞭解一下。”

然而,她坦言任孩子自由買東西吃也有缺點,即孩子可能會食用過多不健康的食品。

家長的口味會影響孩子,或多或少會表現在孩子選擇的食物上。謝麗晴與丈夫在漁村長大,喜歡食用新鮮魚,極少接觸其他肉類,這也使女兒的口味與他們一樣,較少選吃其他肉類。

但是,並非每個父母皆能像謝麗晴這般,三餐皆為孩子煮食,一般家庭的孩子多是在學校或外面打包解決,學校食堂的食物因此佔了相當重要的地位。

物有所值價錢非問題

湯寧宵選擇讓雙生女兒在校包伙食,但若食堂業者能制作更有營養和具吸引力的食物,不介意花多一些錢在兩個女兒的伙食上。
湯寧宵一對8歲雙胞胎女兒錢敏雙與錢敏喜,在雪州一間華小就讀下午班二年級。平常早餐由奶奶一手包辦,午餐則在安親班解決,在學校那一餐則是包伙食,晚餐多數打包,例如咕嚕肉飯或魚片飯等。

重回職場和誕下第三個孩子之前,湯寧宵有時間不斷研究食譜,煮出各種各樣的菜肴給家人吃,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樣樣碰過,但如今一切已成歷史,她幽自己一默說:“現在廚房只有糖和鹽而已了(意即極少煮食)。”

兩夫婦在外工作打拼,想要好好照顧孩子的飲食並不容易,所幸他們還有長輩協助準備孩子的早餐。

她的孩子一年級時就在學校包伙食,最初還給孩子一兩令吉“旁身”,讓他們去買想吃的東西,未料孩子小小年紀就有與朋友“有福同享”的精神,把零用錢給了其他同學,她唯有讓孩子在學校包伙食,不再給零用錢。

孩子在校伙食費是每人每兩個月130令吉,即每月65令吉。菜單中除了提供一般主食,如炒面、炒米粉之類,也有敏雙和敏喜喜愛的豬腸粉和炸雞塊。

對于孩子在校吃的食物,湯寧宵並沒太大意見,因為他相信一分錢一分貨,以學校食堂的經營情況,能夠提供足夠食物已相當不錯。

她表示,如果食堂業者能在食物上多花一些心思,例如提供更多有營養的食物,或在食物上玩一些花樣以吸引小孩,她並不介意多付一些錢。

食堂業者或許可以考慮像湯寧宵這類家長的需求,推出一些講究營養的美食,價格稍高但相信能獲得一定的支持,說不定打開“藍海市場”,學生吃得更健康,業者收入也增加。

校方允許家長送餐

許多學校為防止外人潛入,危及學生安全,皆不鼓勵家長在休息時間進入校園送便當。

但,還是有一些家長想讓心肝寶貝吃自己煮的食物,紛紛定時送便當到學校。

這一來,校方就頭痛了,阻止父母展現愛心也不是,讓父母進入校園也不是,若不幸引來壞蛋,學生出事校方又會成為箭靶。

每當休息時間,就有家長隔著籬笆送便當,又或家長和小孩擠在保安亭內交接便當,這樣的場面交織著愛心和汗水,還有校方步步為營的心跳聲。

吉隆坡甲洞增江南區華小也面對這樣的窘境,校方靈機一動,就在學校大門旁建了一個可容納近百人的“家長棚”,讓家長看著孩子在棚內享用溫暖牌愛心餐。

校長陳秀枝表示,學校只讓家長送便當給學生,不允許校外送伙食的業者進到家長棚。

在1600名學生中,僅有數十位家長送便當,陳秀枝校長也會到家長棚視察,以及與家長溝通。

其實,甲洞增江南區華小的食堂食物和價錢與一般學校無異,大部分學生選擇在食堂用餐和包伙食,校方也鼓勵學生帶便當來校,但依然有學生家長選擇親自到校送餐。

家長是認為學校食堂食物營養不足,抑或只是想孩子吃尚熱的愛心便當呢?也許食堂業者可以參照這些父母準備的食物,推出一個愛心小食,使家長安心讓孩子在食堂用餐。




專家教做營養便當

父母會否給孩子帶便當上學呢?答案多是:「沒有時間準備」,「很累很懶」或「不懂得如何準備」。

城市化的生活,時間不夠用成了現代人不為孩子準備便當的最佳理由。反正,食堂有許多選擇,孩子攜帶便當上學與否,完全無關緊要。其實,為孩子準備一個健康、營養,以及成本不高的便當並不難,家長們不妨一試。

由于兒童胃部較小,應少吃多餐,如此才有益發育與成長。
早班學生在7時許上課,一般父母在清晨六時即起床為孩子打點一切。

一杯牛奶、麥片、餅干或雞蛋,就是孩子的早餐,其余的就仰賴孩子在休息時間自行到食堂解決。

下午班學生,若父母早出晚歸,就在安親班或學校食堂吃早午餐,要讓孩子吃父母親手準備的食物,談何容易?

就讓本地著名生機飲食食療專家兼著蔚養生坊訓練總鑑陳秋菱,告訴你如何準備既營養又簡單的便當與早餐吧!

色彩能夠吸引小孩,食物亦是如此,它能增進小孩食慾,色香味俱全會讓孩子心動。

陳秋菱現場示範如何準備便當,食物包括適合大人小孩的排毒營養粥、水果和食物制成的醬料、瓜類和根莖類,以及面包類食物。

這裡介紹的便當食物,皆是天然和有機食物,因它能給小孩帶來更多營養與健康

綠豆和薏米──排毒營養粥

陳秋菱最先推介綠豆和薏米(也稱薏仁或苡仁)混成的排毒營養粥,先將之前已浸泡至少4小時和濾干備用的綠豆和薏米,用水煮熟加入少許有機黑糖,即是一份美味和營養早餐。

綠豆具清涼降火、解毒、利尿和美白的功能,喝后有益身體。但,由于綠豆性寒涼,寒性體質者不能多吃。

推荐三種調味料

陳秋菱相信調味料能為便當就帶來神奇效果。
一大清早起來準備孩子的飯盒,令人怯步的原因不外是要準備食材花太多時間,而且要把食物做得好吃,非花費不少功夫不可。

陳秋菱準備的便當,調味料是重要元素,也是協助簡化便當工作的要訣之一,而以蔬果制成的調味料,其美味絕不比一般調味料遜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從有機店買回來的蔬果中,除了供家人三餐食用,還可以將之制成調味料放在雪櫃內,成為每天早上準備便當重要材料。

調味料可以讓食物更加好味,刺激孩子的味蕾,陳秋菱鼓勵大眾可以預先準備一些自制調味料放在雪櫃內,早上起來就可以將之配在各種備好的食物中,放在便當盒內給孩子帶去學校。

他推荐的三種調味料分別是自制的豆腐醬,可被視為是一種mayonnaise(蛋黃醬),其它則有黃梨醬和羅勒醬(Pesto Sauce,也稱意大利青醬)。

豆腐醬

豆腐經攪拌機攪勻后,加入一些橄欖油,即可存放在雪櫃內3天,豆腐醬外觀就如Mayonnaise,可以成為食物和塗抹面包的調味料。

黃梨醬

黃梨切小片加鹽經攪碎后,以小火烹煮,去除其水分之余,又可保留維他命,然后將之放在雪櫃的雪格(結冰處),可保留7天,隨時可作為一家大小的食物調味料。

羅勒醬

Pesto Sauce原是以羅勒(Basil)葉、蒜、橄欖油等制,但可以用九層塔葉子代替,搗碎后加入橄欖油和少許盬,可以存放在雪櫃內達兩個星期之久。

以上三種蔬果調味料可輪流準備,交替加在孩子的飯盒食物之中,能讓孩子有每天嘗鮮的感覺。

五顏六色的營養便當

馬鈴薯和金瓜是準備便當的兩大食物,將它們蒸熟后切開,放入便當盒內,淋上Pesto sauce,加入預早準備好的紅白蘿蔔絲,配以一片青菜和小番茄,還可加入數片奇異果,一個五顏六色的營養便當就呈現面前。

營養價值高的漢堡包

孩子喜歡吃漢堡包,那就給準備一個吧!把圓形狀的全麥面包剖開,塗上豆腐醬或黃梨醬,再加入預先制好的“仿肉塊”,即由豆腐和豆干制成的餡料,然后添加紅白蘿蔔絲、青菜、pesto sauce,一個營養價值高的漢堡包即大功告成。

10鐘內即能完成

便當的預先準備工作極為關鍵,在準備午餐或晚餐時,預先把調味料、蘿蔔切絲等簡單的工作完成,置放在雪櫃,可作為數天內的早餐或便當材料。

陳秋菱現場利用準備好的材料制成便當,10鐘內即能完成,若換作是學生家長,依然可以辦到。孩子能在學校休息時間或午餐時間,享用媽媽親手做的食物,豈不是一件美事?

當孩子在食堂打開便當,五顏六色的營養食物,吸引身旁的同學羡慕的眼光和詢問,怎不叫孩子以父母為榮呢?

便當冷了怎么辦?

準備孩子的早餐和便當,並不如想像中繁複,只是將預先準備好的食物和調味料加在一起即可。
準備一份便當,除了在食材方面下功夫,也會擔心放進便當盒過久,沒有了溫熱感不再新鮮,對小孩無益。

陳秋菱認為食物變冷並沒有問題,而且是在數個小時之內吃完,並不會影響小孩的健康,

“沒有講究,就只好將就”,也許不能十全十美,但她認為只要孩子能從食物中攝取60%的營養,已達到讓他們攜帶營養便當到校的目的。

她反而擔心便當內的食物變壞,便當盒內裝入食物之前未晒干或抹干,將會導致食物變質。

最穩當的方法是購買品質較佳,例如具備保溫功能的便當盒,但每個人的經濟狀況不同,不能購買較好便當盒者,最基本的要求即是確保便當盒干燥。

引導小孩改變用餐習慣

“我叫你吃”、“你給我吃完飯”、“不喜歡就不要吃”,這些家長式的命令,相信是許多家長迫使小孩吃完飯必殺技。

然而,陳秋菱認為,讓小孩吃應是以引導的方式,那是一種長期教育。

大人準備好早餐后,一些小孩不愛吃蘿蔔即皺起眉頭,此時家長就要用適當的方法引導小孩,包括可以對孩子說:“你喜歡兔子嗎?兔子最愛吃蘿蔔了”,以這種方式讓孩子對食物產生興趣。

在這方面,她的感受頗深,她即是以引導的方法改變了孩子的飲食習慣。

以前,她的孩子愛吃不健康的食物,常要求母親陪他們去快餐店用餐。

對于已是十多廿歲的孩子,她並不要求他們絕跡快餐店,僅是對孩子說:“跟媽媽在一起吃東西時,不要去快餐店好嗎?”

而且,她告訴孩子那些食物在營養上的一些缺陷,但卻不強迫他們改變。

久而久之,孩子隨著母親吃慣了有營養的食物,也漸漸遠離了快餐店。

讓小孩子清楚應該吃些什么,父母也須以身作則,往往能因此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10大兒童飲食原則

為小孩準備營養健康便當和早餐並不難,家長不妨嘗試一下。
陳秋菱以其飲食專業認知,提供有關兒童飲食的意見,以便能讓大家更加關注學生的飲食。

這10大兒童飲食原則分別是:

1.吃至少六餐,少量多餐

2.少糖、少油、少鹽、少煎炸熏烤

3.多吃新鮮蔬果類

4.多吃高纖維類食物

5.只吃該吃的分量,避免肥胖

6.吃多樣化和多種顏色的食物

7.要讓孩子享受所吃的每一餐、每一口食物

8.慢食

9.注意可能會引起過敏問題的食物

10.小孩需要完整均衡的營養,包括較多含鈣質、維他命D、維他命B12的食物(糖蜜、營養酵母、曬過的香菇、五穀雜糧、蔬菜的根莖葉)





是時候改變食堂模式

我國學校食堂模式,50年不變?!

學校食堂掌管學生的胃,重要程度不言而喻。但數十年來,除了規模和食物樣式稍有改動,皆無具體轉變。

因此,提到學校食堂,印象中的炒面、炒粿條、咖喱面等,至今依舊皆是招牌食物,煎炸食物更不用說,哪一代的小孩不愛?

提供平價的營養食物,以及讓食堂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包括讓孩子從營養食物吃出未來,真的會有那麼難嗎?

請問校方、家長、董家教、食堂業者和教育部,改變的日子是否遙不可及呢?

日本每3間學校就有一位營養師負責制定每月餐單。
讓我們把學校食堂場景從大馬轉至日本。

吃飯時間到了,在日本東京市中心的千代小學,負責從廚房領取食物的學生,把食物端送至課室,在課室內的同學則把桌椅合併排列,以盛放食物。

這些食物包括味噌湯、炸豆腐、海帶、烤雞肉、六種蔬菜的炒菜,以及一碗米飯、一盒牛奶和新鮮的奇異果。

由營養師專為學校配制的食物,須符合日本政府規定,包括每日所需的卡路里、鈣、蛋白質、維他命和礦物質攝取量,而且強制要求每日午餐的含鹽量必須少于3克,相等于半茶匙。

約有1100萬名5至12歲的日本小孩在校吃午餐,在所有3萬4000所小學和初中,大半有自己的廚房,該國政府規定三所學校共用一位營養師,負責制定學生每月餐單。

換言之,日本學生天天有不同東西吃,但每個人每天的分量都一樣。

日本政府重視學生程度可見一斑,即使只是一餐,也希望給這些未來主人翁均衡的營養。

需由政府策劃和帶頭

鏡頭轉向香港一所學校,其食堂采用食物分配制度,限制學生在上課的樓層用餐,只要在一個儀器上閃卡,就等于是是向食堂訂購套餐,然后即可領取食物。

雪州哈古樂學校董事長高祥威在香港見識此方式,印象深刻,說:“雖然學生不能選擇套餐以外的食物,但卻能攝取均衡的營養,利多于弊。”

我國以民主方式讓學生自由選擇,但缺乏吃得健康的意識,因此他認為關鍵在于學生的家庭飲食習慣,因為它直接反映在學校。

哈古樂華小家教協會主席葉茂生認為,學校食堂改革的關鍵在于體制問題,這一切取決于政府是否願意扮演領頭羊的角色!

“若有意仿效日本學校的做法,需由政府策劃和帶頭,我國一般學校不太能輕易辦到。”

影響孩子未來思維

然而,並非所有人贊同統一餐單,學生家長湯寧宵就不太苟同日本學校的做法,她擔心這種獨裁方式存在著不允許有個人想法之嫌,以至影響孩子未來的思維。

並非每個人或國家都適合用同一套方法,學生以配餐方式攝取均衡營養,即有其爭議之處。

我國現有學校食堂體制應有何種改變,並非只是參考日本或香港學校個案,如何賦予學校食堂新模式和責任,協助調整學生在校飲食習慣和提升學習能力,政府、校方和家長之間,應該開始尋找一個新共識。

言教不如身教

研究顯示,食用具有良好營養和高素質的早午餐和零食,不只降低血壓和減輕體重,課業的成績,尤其是數學也獲得改善。
與其在爭議中等待,不如主動尋找改變!

仿效日本配餐計劃實是一項大工程,非校方或董家教能憑一己之力達到,但若從細微之處做起,例如主動與營養飲食專家和單位合作,向學生和家長灌輸健康飲食理念,那又如何呢?

生機飲食食療專家兼著蔚養生坊訓練總監陳秋菱表示,校方可以把人文教育帶入學校,讓學生親自體驗食物與健康的關係,“例如,讓小孩自己準備早餐或午餐。”

眼見為真,手觸為實,讓學生一起準備早餐或午餐,並且瞭解各種食物的營養價值,食物健康意識將深深烙印在學生腦海之中。

教育並不只是講求課業成績,應該包括各種以人為本的學習,懂得如何吃出健康,才有良好體魄為國家社會和生活努力。

她指出,現在已有一些幼教團體要求她派員到幼教中心辦活動,指導學生、老師和家長有關食物與健康的關係,“但是,至今未接到中小學的邀請配合。”

作為一名強調飲食健康單位負責人,她非常願意向大眾,尤其是學生灌輸這方面觀念,因為透過健康飲食,可以提升小孩的學習能力。

“透過食物的營養,可以看得到漸進式改變。”陳秋菱語氣深長的說。

不跨出第一步,就不知道結果如何,尤其是關乎小孩健康與學習能力,校方或董家教選擇改變與否僅在一念之間,然而卻關係重大,足以影響學生的成長之路。

好食物確有益小孩

“我們要證明好食物有益小孩!”

這 是美國心臟病學家兼邁阿密大學米勒醫學院(University of Miami Miller School of Medicine)副教授亞瑟阿蓋斯頓醫生(Dr. Arthur Agatston),成立“學童健康選項”計劃(Healthier Options for Public Schoolchildren,簡稱HOPS)的最終目的。

經過數年研究,他于2008年10月在一項名為“痴肥社會”的學術會議上,發表研究成果,證明平時吃健康食物的小孩,各項學業皆較佳。

共有1197名小孩參與這項研究,而且全部來自低收入家庭,這些孩子採用“學校健康選項”的建議,食用具有良好營養和高素質的早午餐和零食,不只降低血壓和減輕體重,課業的成績,尤其是數學也獲得改善。

“這證明我們可以透過食物質量改變小孩的生活!”阿蓋斯頓醫生說。

這項研究中,有一個重點值得大馬教育界和父母興奮,即營養食物不一定高價。

參與這項研究的學生皆來自低收入家庭,但卻可以根據餐單攝取高素質的食物,顯示營養食物可從生活中的飲食攝取,只要懂得選擇,將能有效控制成本。

健康飲食須多方配合

學校可與健康飲食業者或單位合作,灌輸學生這方面的知識。
孩子在學校吃什么,不是他們決定,而是家長、校方和食堂決定。

我們給了孩子選擇,他就只能從這些選擇去挑選所要的食物,因此當我們怪孩子愛吃不健康的食物,等于是指責自己提供錯誤選擇。

為了孩子的健康與未來,從今開始,家長可以選擇好食物,首先是留意營養資訊,瞭解如何攝取營養又價格廉宜食物。

再者,即是向校方、食堂業者,甚至政府釋放強烈訊息,要求讓孩子有選擇吃營養食物的權力。

至于學校之間,若能讓學生在校吃到營養食物,成績變佳,更可以贏得以人為本的教育美名。

食堂業者負責千百位學生膳食,責任重大,能夠提供營養而又未造成成本負擔的食物,不只贏得口碑,相信也能獲得更多利益。

不管是家長、校方、業者或政府,皆希望學生成人成才,如果連學生賴以成長的食物都馬虎以對,如何說得過去呢?

不必禁止健康零食

小孩對于零食的抵抗能力低,零食往往成為一些家長或營養專家針對的對象。

但,並非所有零食皆是垃圾食物,只要懂得如何節制,也可攝取所需的卡路里。

曾是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臨床營養師,目前在一家醫藥電台主持現場營養節目的營養專家莎曼達何勒(Samantha Heller)發表以上觀點。

她指出,成長中的小孩需要一些零食來補充能量,只要能夠根據年齡和體力活動水平,適當的吃些零食,反而有助益。

小孩活潑好動,消耗不少能量,但胃部較小,三餐的食量並不足以支援體力,因此美國兒科學院(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建議,只要一天攝取最多3包健康零食,將能補充體力。

莎曼達指出,不要拒絕任何食物,最重要的是你知道如何告訴孩子它具有何種營養價值。

“當孩子向你索討甜甜圈時,你要告訴他們這東西很美味,但家裡沒有,因為它不健康。”她建議家長不要拒絕孩子的要求,但卻要清楚告訴他們沒有這些零食的原因。

當知道孩子在校吃零食,從另一個角度瞭解和教育他,更能事半功倍。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