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1年1月1日 星期六

生命的功課

17-05-2010

文/圖:歐芙伶


宗宏法師 和走廊一樣長的悲痛

人生,似乎就像在完成一堂生命的功課,芸芸眾生,每一個人都有本身的功課。
宗宏法師的生命功課,比起一般人,要艱難一點……

“我不能忘記,法師在提到媽媽自殺的那一刻,我仿彿看到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轉身離去時,和太平間走廊一樣長的悲痛。”
記得很多年前,我訪問藝人鄭佩佩,她說,有些人不需要經過很痛的階段,就可以成就。

她是經過婚姻的痛才開始學佛。

訪問宗宏法師,不經意提起學佛的因緣,才發現人生最痛苦的時候,也是修行的開始,宗宏法師是因為要超渡跳河自殺的媽媽,而走進佛教。

人生總有一些事情可以讓我們把眼淚流進去,把力量流出來。

“我 很小的時候就和父母分開,因為一場家變。只念到初中一,就出來吉隆坡和哥哥在咖啡店捧咖啡。”咖啡店就在新街場,Fajar 超市后面。那年,他只有十三歲。“當時覺得還是做工比較有出路。”雖然當年物質匱乏,工資也不高,但是已經很滿足。清晨五點起來開店,工作到下午,為了省 錢和大伙共住一個房間。

用激將法放棄自殺

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媽媽,后來也離開家鄉,來到吉隆坡和朋友住在一起。“患病后,媽媽有一次打電話給我哥哥,說她要去自殺。我站在哥哥旁邊,緊張地問:媽媽在哪裡自殺?媽媽在哪裡自殺?”媽媽告訴他們,要去睡火車路。“哥哥和媽媽說,你在那裡等,我們馬上來找你。”

放下電話后,兄弟倆就趕快出發到吉隆坡火車總站,“那時候身上沒有錢,兩個人就從半山芭走到火車總站。買到門票進到裡面,看到媽媽坐在月台邊胡思亂想。”

“我媽媽很疼愛我哥哥,于是我們就用激將法要她放棄自殺:媽媽,妳這樣死掉會影響哥哥和我的前途,報紙會刊登出來,知道我們是妳的兒子,這樣的話,我們以后怎樣在社會立足?”

“我自殺沒有人會知道。”媽媽間歇性清醒地回答。

“怎會不知道,你有身分證的啊!”

“也是無意中提醒她一件事情,原來身分證是可以辨別一個人的身分。”宗宏法師回想起這一段,是怎樣的功課這樣讓媽媽站在火車月台上,彷徨失措,生命就在呼吸間。

等待 為了見孩子

母親自殺身亡,讓少年的宗宏法師嘗到了如太平間走廊一樣長的悲痛,過后他學佛、入讀佛學院,最后出家,寫下了與佛的因緣。
宗 宏法師還提到,患上精神病的媽媽怎樣為了要見兒子一面,在吉隆坡車水馬龍中枯坐的情形。“在咖啡店工作的時候,和哥哥住在半山芭店屋的樓上,媽媽知道我哥 哥住在那裡,會去那裡看我們,但又不想驚動我們。屋子下面是一座天橋,她就一整天坐在天橋底下,幾天不洗澡等待,就為了看哥哥和我。”

“不知是第幾天,我開窗時看到天橋底下有一個人這么像媽媽,就和哥哥說,你看那個人是不是我們的媽媽?趕快下樓去看。”果然是他們的媽媽,幾天沒有洗澡,沒有換衣服,沒有好好吃。精神失常的媽媽,獨自在鬧市中,捕捉兒子的身影。

悲痛 因措手不及

后來宗宏法師的媽媽還是自殺了。那一年,宗宏法師還不到15歲。“媽媽第二次是投河自殺,這一次她沒有攜帶身分證,所以她往生很多天,我們都不知道。”

“后來和她一起居住的朋友來找我們,說會不會媽媽出事了。媽媽往常幾天沒回家很平常,但不會這么多天沒回家。于是我們去中央醫院太平間尋找。”

后來他們找到一個沒有身分證明、投巴生河自殺的中年女性,打開冰凍的儲藏室,是媽媽的容顏。

人生的悲痛,是因為措手不及。來不及說的話、沒能及時的相處、該表示的、該叮嚀的、不捨得的情緒,傾瀉在一個十多歲孩子的身上。

宗宏法師說,媽媽話不多,想不到卻選擇以這樣的方式告別她短暫五十多年的人生。

究竟要怎樣做才能讓媽媽走得比較安穩?“那時候我還在咖啡店工作,咖啡店后面就是佛教會,常有一些佛友來喝咖啡。他們說自殺是永不超生的。”

當時年紀小,對佛理不明白,根據佛理,一個人自殺,來生遇到問題時會重複萌起自殺的念頭。于是他明白了,當下該做的是幫媽媽累積功德來超渡她。

學佛為人為己種福田

人生,像是為了完成不同使命的功課,你我皆有不同功課,成就佛道則是生生世世的功課。
“我是因為媽媽的因緣才接觸到佛教,是抱著報恩,為母親做一些功德的心情去學佛。”媽媽的離開,也成就宗宏法師學佛,念佛學院,最后出家。

回想起媽媽患病的情況,他覺得當時的社會不像現在充斥這么多資訊,以便能更深入瞭解憂鬱症的發生,“媽媽是想太多,思想上沒有辦法轉念,而且當時我還沒有學佛,沒有遇到很好的因緣來幫助媽媽。”

走過這一趟生命的功課,宗宏法師才懂得怎樣去輔導憂鬱症患者。

他說,憂鬱症患者首先要靠藥物,先穩定他們的情緒,不然精神太過緊繃時,你說什么他都沒有辦法聽進去。

然后在精神層面上提升,也要靠他個人的意志力。

宗宏法師說,有些人表面上看他沒有問題,其實是有問題,也要懂得怎樣去分辨,比如曾有一個人打電話給他,講得頭頭是道,但是講話沒有句號。

“一講兩個小時,你完全插不進半句。”講話沒有句點的人,也是有問題的;一個處于憂鬱狀態的人,如果沒有助緣,比較不容易看到問題所在。

目前忙于《菩薩在人間佛曲演唱會》的宗宏法師,深覺佛法可以通過各種方法引導,讓更多人有因緣接觸學佛,自己幫助自己,做一個思想健康的人。

《菩薩在人間佛曲演唱會》將于5月22在怡保舜苑酒店舉行,為年久失修的西竺禪院籌募建寺基金。

宗宏法師說,為弘揚佛法,建寺功德殊勝,為家人也為自己,種下福田,增加福報。

執著 沒辦法放下

以前看過一句話,在世界裡你可能只是某人,但對某人你是全世界。覺得這句話放在老一輩女性身上非常貼切。

宗宏法師的媽媽對爸爸感情上的執著,讓她沒有辦法放下這段感情包袱。

宗宏法師記得,媽媽在他十歲時,已經有發病現象,曾看到她夜裡沉默坐在客廳。當時年紀小,也不懂得大人之間的感情問題。

宗宏法師記得媽媽自殺后,他通知爸爸到太平間,“爸爸來到后用手仔細摸摸媽媽的臉,因跳河自殺,媽媽的臉已經浮腫很多,爸爸輕撥媽媽的頭髮良久,非常傷感。”

多少的愛恨情仇,都在最后這個動作裡一一釋懷。

媽媽往生后那段日子,爸爸選擇一個人獨居。后來生病,已出家的宗宏法師就把他接到精舍奉養。幾年后,爸爸往生,宗宏法師親自為他打點,以莊嚴的佛教儀式做告別。

釋懷 終于下課了

由于媽媽往生的時候,宗宏法師還沒有學佛,未能以佛教儀式送媽媽一程,總有一點想要為母親做一些什么而無法完成的小小遺憾。

所以他一出家,甚至還沒到台灣去受三壇大戒前,還是沙彌時,便為爸爸作皈依,讓他更有因緣學佛。

爸爸往生后,幾年后比宗宏法師年長兩歲的哥哥,也在新加坡爆血管去世。媽媽、爸爸往生后,相依為命的哥哥也走了,世俗親情裡最后只余下宗宏法師一個人。

這堂生命的功課,看到無常,看到不同的道別,也看到更多不同的力量。

宗宏法師在媽媽走后開始,舉凡水陸大法會、梁皇寶懺等等大法會,都會為媽媽超渡,直到現在。

很多年后,宗宏法師有一天夢見媽媽和爸爸向他微笑揮手。這堂生命的功課,最后終于──下課了。

后記:

怎樣的功課是我們要來修的?聽完法師的出家因緣,我覺得在長時間因為各種因素每天給自己增加壓力的當兒,要懂得釋放負面的能量。

宗教能讓我們未雨綢繆,調整自己的身心,雖然努力的結果,是在明天之后。當下的修行,就是幫助自己邁開第一步。

我不能忘記,法師在提到媽媽自殺的那一刻,我仿彿看到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轉身離去時,和太平間走廊一樣長的悲痛。






黎升銘 沒有永遠的災難

你可以選擇好你要的生活,卻無法決定一生都風平浪靜。
你可以把人生一一規劃,卻無法預測有一天遇到挫折時,你可以擁有怎樣的張力。
黎升銘的經歷,在這方面做了詮釋……

“這世界不一定以成敗論英雄,走過人生的種種跌跌爬爬,在我的心目中,他們都已經是偉人。”
十年前遇到黎升銘,他在演《釋迦牟尼佛傳音樂劇》。十年后遇到他,他即將展開他的演唱會,5月22日在怡保舉行《菩薩在人間佛曲演唱會》。

黎升銘的生命功課裡,比較為大家所知道的是,那一年立百病毒侵襲,他的家族也陷在這場病毒裡,叔叔往生了,爸爸也徘徊在生命邊緣,全家籠罩在烏雲密佈的氣氛中。記得那時,他幫忙黃慧音錄製《大悲咒》光碟。

一夜間失去財富

他就以錄製《大悲咒》的功德和演佛傳的功德,回向給爸爸和家人。后來,爸爸幸運脫離險境。眼看村子裡的親戚朋友,這樣子就告別的也很多,心中不無感慨,“能撿回一條命,我爸說是佛菩薩給他的。”

“我爸爸現在還可以自己開車,不過是用一隻眼睛開。另外一隻眼睛因為病毒的后遺症,80%已看不到。”

立百病毒肆虐那段期間,是黎升銘最辛苦的時候,原本富裕的家庭因為一場瘟疫,一夜間就這樣失去。爸爸轉行做生意,屢遭失敗;為了生活,黎升銘到處接秀。滿亞法師看到黎升銘下班后趕場子疲憊的眼神,要他安心演佛傳,“你的家我來照顧。”那是災難中最溫暖的人情。

走 過這一次災難,他覺得:“大家都成長了。遇到這樣的事情,大家都很努力工作,當時已五十多歲的媽媽毅然走出來賣雜飯、裹粽子、釀紅酒,及做陪月。”在立百 病毒前,一切本來已是規劃好的人生,即黎升銘以后接管家族的生意。那時,對于升銘的歌唱事業,爸爸常調侃地說:唱歌能賺多少錢。“我的歌唱事業是向爸爸爭 取回來的。”

那一場災難,他看到家庭成員的努力,面臨逆境時大家都付出。他說:“這是金錢買不到的。而且沒有想過在面對立百病毒時,竟然可以用我的歌唱事業來養活家裡,因為有佛教的助緣,有滿亞法師的幫忙。”

前債一次過還完

從谷底爬起,黎升銘(左)的演藝事業再創高峰,成為電視台《終極天團》節目的評審,也讓更多人認識他。
十年光景,剛過了一個大關。就在幾年前,黎升銘再經歷生命中第二堂功課,因為和朋友合伙做生意,虧了很多錢。他說:“佛教都講一個信字。”然而,就像有人形容的,是怎樣的因緣,才是前輩子欠你的要今生這樣子來償還,用這樣嚴厲的方式來一次過還完,一次過痛完。

他說:“開始有想要輕生的念頭,我把自己藏起來三個多月。當時我連遺書都寫好了。”

他回想那段日子的確是不知道怎么走過來的,事業也是在一夜間就垮了,員工一個一個離開他,連身邊合作的伙伴也離開他。“當你身旁什么都沒有的時候,你會看到誰對你最真心。”心底深處,他知道,即使你再糟糕,再差勁,家人都不會放棄你。起起伏伏的心情,每天都在上演著。

“在想不通的情況下,心情變得很奇怪,不想見人,也不回家鄉,每天都是毫無意義的,白天和黑夜也沒有什么分別,整個人邋邋遢遢,鬍子也沒有剃。”

“凌晨三四點不睡覺,有時候就昏睡十多個小時,不吃不喝,生活亂七八糟。”

“那時候我在蕉賴租房子,房客都不敢來打擾我,只是覺得我很奇怪,都不說話,和以前很不一樣。心中有太多苦悶,因為輸掉的是全部家當。那時候我剛買了房子,卻發生這樣的事情。”其實最主要還是輸掉對人的信心。那是錢買不回來,也追不到的。

他用這樣的方式來懲罰自己。不愛惜自己,讓自己邋邋遢遢,對人性失去信心,選擇沉默以對。他也沒有和家人訴說。“我不開心,不會和家人說,害怕他們擔心。”

“我要讓他們驕傲,不要讓他們擔心。朋友常說我是喜鵲,常分享喜悅,但是不分享難過的事情。”

看花 想通花開也有花落

這些年來,黎升銘品嚐了人生的起落及人情冷暖,從最初的因緣,最苦的災難,最傷心的合伙,到最溫暖的人情。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幾個月,睡不著的夜晚,他跪在佛菩薩面前痛哭,白天也不去工作,人生到了這個階段,好像不知道還有什么是可以做的,人生的意義也變得含糊不清。

直到有一天凌晨三點,黑暗裡微光中他跪在佛菩薩面前,和佛菩薩說,“我會活下去”。

“自從演了佛傳后,有開始做早晚課的習慣。幸好有那樣的習慣,我在那段每天想要自殺的日子裡,依然每天做功課。念心經,佛號和金剛經,不是一下子念完,而是用段念的方式,三則或四則。”

直 到有一天他又想不開,就想起他答應過佛菩薩,要好好地振作起來。他坐在客廳,看著外頭的花卉,陽光下開得非常燦爛,一旁的雜草生命力卻比花兒更強。他說: “花開也有花落。我有輝煌的時候,也有起落的時候。”叮一聲,豁然想通這一點,慢慢地再走出去。其實,外面的門一直沒有關,是自己在裡面把門反鎖。

在 他最黑暗的日子裡,也出現了生命的貴人,幫助他和家裡。“欠了他7萬令吉,那時候我對自己說一定要養好身體,一定要努力工作。不能辜負這有心人無私的奉獻 和付出。”于是,努力工作把那7萬令吉還清,成為他活下去的目標。一兩年后,他把錢還清。人生到了這個階段,再創新風景,就像他家裡的花卉,總有機會燦爛 一次。

活著 對得起自己

這些年,黎升銘經歷了人生最初的因緣,最苦的災難,最傷心的合伙,最溫暖的人情,在錯誤裡努力,在佛緣裡精進。

他成功在中國發片,成立製作公司,擔任有限電視台評審,也被公認為最佳評審。

今年5月22日,他將配合宗宏法師籌募重建“西竺禪院”基金,在怡保舜苑酒店有一場大型佛曲演唱會。他說,佛曲一般給人感覺很嚴肅,早在好多年前,他站在台上唱佛曲時,就發願要用民歌式的唱法,把佛曲傳唱度提高。他說,這個願也是十年前發的。

雖然經歷種種生命功課,人生的起起落落,幸好還活著,也活得很好。也因為與佛教結下很多善緣,逢凶化吉。沒有很多錢,也沒有很窮,就像一首歌唱的“這些年,我還算可以,至少對得起自己。”

后記:

訪問完畢,我忍不住問他,你是多久以后才讓家人知道你曾經這樣想過把自己結束。他說,兩三年以后。家人都很心痛他當時是怎樣走過來的。

這世界不一定以成敗論英雄,走過人生的種種跌跌爬爬,在我的心目中,他們都已經是偉人。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