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1年2月14日 星期一

殺妻

01-06-2010
報導:黃利傑
圖:本報資料中心

社會病了人性泯滅

近來,一連串殺妻案,引起了社會關注。
到底是什麼深仇大恨,非要把同床共枕的伴侶刺死?
到底是怎樣的愛恨情仇,非要以生命作為代價?
到底是什麼重大難題,非要搞到家破人亡不可?
把底牌揭開,感情、金錢、情緒不穩、猜忌、抑鬱、累積多時的不滿等等,都是奪命符。
一連串殺妻案背后,到底隱藏什麼訊息?
妻子不忠,丈夫捅死妻子再自殺。
今年3月7日,馬六甲發生一宗殺妻案,疑因妻子不忠,丈夫捅死妻子之后,再吊頸自盡。
男死者依朗甘迪(42歲),與被捅死的妻子嘉雅樂祖米(39歲)育有2男2女,年齡分別是16歲、15歲、13歲及11歲。夫妻皆來自芙蓉,一年前舉家搬至馬六甲,並在馬日丹那租下一間屋子。
幼女雪莎西妮于當日清晨6時許起身上廁所時,發現父親上吊自殺,爾后闖入母親房裡找母親,卻發現母親已倒斃房中,身旁有一攤血及一把利刀,才揭發了這宗慘案。
警方在男死者褲里找到一封沒有注明書寫日期的遺書。
遺書內容大意是,男死者對生活感到沮喪,最大原因是妻子有了第三者,讓他覺得生活沒有意義。

建立愛心社會、打造美滿家庭,不是喊喊口號而已,而是要通過執行力量,貫徹到生活每一個角落,才會減少暴戾。
“妻子有外遇,就該死!別人背叛我,我就有權殺他!”如此輕易奪走身邊人的性命,所為何事?社會評論員張永新閱讀上述案例時,首先萌生的念頭就是:這個人已經沒有人性,不能算是人了。

他進一步分析,不止是這個殺妻的嫌犯失去人性,其實整個社會的人性也越來越少了。

他認為,“如果把殺妻案當作獨立事件來看,就不夠全面。我們應該把殺妻、路霸、虐童、攫奪傷人等案件,全部擺在一起,當作同一類事情來看。因為這些案件都有共同點,它們都表現出人性的泯滅,而且也突顯出社會有問題,才會產生這種沒有人性的兇徒。”

現代社會 缺乏人文素養

簡單來說,是社會先出現問題,活在裡面的人才有問題。

張永新說,嚴重缺乏人文素質的教育,是現代社會面對的問題,無論是學校,或是生活環境,皆相同。

到 底什么是人文素養?也是策略資訊研究中心主任的他舉例說:“假如我在路上被一個冒失司機撞損了車子,我雖然生氣,卻還能控制情緒不打人,因為我有人文修 養。但是一個缺乏人文修養的人,他不會解決問題,也不會控制情緒,他唯一的自然反應就是想到要打人,甚至一時失去理性而導致殺人。”

社會評論員兼策略資訊研究中心主任張永新:殺妻案,乃至路霸、虐童等案件,凸顯了現代社會缺乏人文素質教育的一面。
回顧以前物質匱乏的年代,由于沒有太多娛樂與享受,人和人之間反而有更多時間互動,也發揮出守望相助的精神。而且那個年代的休閒活動,多是有助陶冶身心的文藝活動。

反觀經濟高度發展后,城市人壓力越來越大,但卻無從舒緩。

現代人有充足的物質享受,但除了工作、吃喝、睡覺之外,就不知該去哪兒尋找精神寄託。

各種心理困惑沒有解決,日積夜累地擴大,又缺乏人文藝術宗教等調伏情緒的管道,遇到問題時訴諸暴力便是唯一出路。

男尊女卑 舊思想不該存在

一度高度關注女權課題的張永新,也從兩性關係角度看待這種殺妻案。他認為“男尊女卑”的思想仍殘留在許多人腦海中,所以一旦丈夫發現妻子犯錯,潛意識裡就會覺得,“妳是屬于我的,我有權打妳!”

他也強調,其實這種想法反映出現代男人的自尊與自卑。

男女開始平等,職場上也出現許多女強人,收入比丈夫高,交友比丈夫廣,這種發展無可厚非。可是深受幾千年重男輕女傳統觀念影響的男人,還不能適應這種改變,也不知該怎么辦,往往就會出現錯誤的應對方式。

他指出,“現代婚姻觀念已經開始慢慢改變,職業女性有能力獨立生活。如果兩人發生沖突可以和平離婚,又何必要搞到吵架、殺人呢?我相信這是一個新舊思想交替的過渡期,希望更多人學習接受時代的進步及改變,未來類似的悲劇就會慢慢減少。“

無論如何,張永新提醒,目前男人最重要的功課,便是要學會尊重女人。

物質主義 是社會罪案主謀

貧窮,不是導致殺妻案發生的元凶,卻是加劇家庭紛爭、沖突、夫妻不和的源頭。
在諸多殺妻案例中,可以發現,有些丈夫因為承受不住財務壓力而失去理智殺人,類似的慘劇大部分發生在不富裕家庭。是否說,貧窮是導致殺妻案件發生的其中一項主因呢?

張永新並不完全認同這種說法,“當然,如果有錢的話,很多問題都比較容易解決,但貧窮卻不是導致殺妻的主要因素。”

“貧窮是導致夫妻之間產生煩惱的最大原因,但情緒失控才是導致殺妻的最大原因。”他認為,這是比較適當的說法。

“即使再怎樣貧窮,我們都不需要殺人,殺人也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當然,貧富差距拉大是加劇沖突的原因。如今大馬的收入成長和通貨膨脹不成正比,幾十年前,月薪1000令吉便可以在吉隆坡活得不錯,今天即使月薪3000令吉也只能勉強餬口,生活壓力確實會衍生許多悲劇。

“其實,只要願意過得平淡簡樸,這問題很容易解決。很可惜人文教育的缺乏,已經扭曲了人性。假設有個知足常樂的人,對物質沒有太高要求,活得還很開心。但某個朋友以鄙視語氣嘲笑他,為什么還在駕廉價國產車時,他寧靜的心情就被打亂了。”他感慨地道。

他總結,殺妻、棄嬰、家暴、虐童等案件發生,都是社會錯誤教育的產物,因為大部分人不關注人文素養,太重物質輕心靈而付出的代價。

非喊口號 把愛貫徹生活中

只有建立愛心社會,人性才有立足的空間。
這么多年來,大馬政府耗費了不少金錢在各媒體宣傳,呼吁民眾努力“建立一個愛心社會”。但現實卻是匪徒幹案手法越來越殘暴、虐童棄嬰案例屢見不鮮、殺妻案件幾乎每月上演,顯示我們的社會越來越缺少愛心,究竟問題出在哪裡呢?

張永新表示,建立愛心社會並不只是喊口號,而是應該通過執行政策,貫徹到生活每一個角落。

無論是政府、企業或平民,都應該做出改變,付出一分力量。

以下是可以推行的措施:

●企業家在公司設立託兒所

親子疏離、孩子缺乏管教,是許多嚴重社會問題的根源。而企業內部託兒所,已是許多先進國政府強制規定的措施。

●加強社會福利制度

貧富差距、不公不義,是治安問題的溫床。政府應該提高各種扶助弱勢團體的撥款,人民安居樂業、衣食無憂,社會自然穩定。

●重視人文藝術教育

人心的美好,是通過人文、藝術、宗教等培育出來,物質主義只會腐噬人心。如果子女要修讀音樂系,千萬別問他,“讀音樂,以后可以賺多少錢?”

●建立新的價值觀,不要再以金錢來衡量一切。

例如,知道朋友最近開店做生意,就讚他有本事會賺錢;知道另一名朋友還在當教師,就批評他不思進取、沒志氣,這種價值觀扭曲了人性。

社會有愛 人性才能立足

無論如何,看到大馬還有許多非政府組織在爭取公義、許多藝術家在堅持理想,以及許多心理輔導員在挽救危機,張永新覺得很欣慰,因為這些都是建立愛心社會的正面力量。

雖然,從事這些工作的人,收入都不可能太高,“我非常希望社會的集體思想會進步,如果有一天,社會上大部分人知道朋友在從事上述工作時,不是擔憂他們錢不夠用,而是肯定他們對社會的貢獻與幫助時,真正的愛心社會才可以建立起來。”他說出自己的憧憬。

社會擁有正面力量,也有反面力量。只有當正面力量戰勝反面力量時,愛心社會才能真正建立起來,人性才能在這片土地上有立足的空間!








暴力淹沒理性狠下毒手

當年結婚時,柔情似水;殺妻時,心恨手辣,前后兩副不同的嘴臉,真是同一個人嗎?當初的甜言蜜語、濃情蜜意,到底去了哪裡?在揮出致命一刀的那一刻,他的心裡究竟在想什麼?
牙利西北部小鎮特聶今年三月中發生一宗滅門血案。一名患有抑鬱症男子殺死妻女后,以鏈鋸割喉自殺。初步調查顯示,這家男主人索科迪先后殺死他的妻子和兩名女兒。

索科迪和妻子都是建築工程師,兩個女兒分別只有五歲和八歲,在鄰居眼裏,這對夫婦經濟寬裕,從不與人發生衝突,家中整潔有序。警方調查表明,索科迪事發前,因為嚴重抑鬱症,已接受了一兩個月治療。



“分享是最好的治療,傾聽是最好的助人方式”,情緒不穩的人,尤其需要一個可以傾談心事的朋友,紓解他們的煩惱。
大馬生命線協談督導林志成指出,滅門慘劇的發生,顯示行凶者的情緒已經全然失控,所有的理性想法,在哪一刻都進不到他的腦。同樣的現象,其實在生活中司空見慣,只不過因為后果輕微而經常被人們所忽視。

“為人父母者,都應該試過年幼的孩子不聽話,一時生氣便出手怒打,打完后冷靜下來,才后悔自己為什么控制不到脾氣吧?這些殺害親人者,也是處于同樣的情況,只不過在程度上嚴重很多倍。”他解釋。林志成也是注冊心理輔導員。

在殺妻案件中,兇手在行動時,內心想的是:“妳不尊重我,妳在我遇到困難時,不但沒有支持我,還一直罵我。為了證明我不是好欺負的,我唯一的選擇就是反抗!”

根據本身的輔導經驗判斷,如果事情嚴重到以殺妻收場的話,他可以大膽推論,這名妻子之前沒有能力幫助丈夫面對生活上的問題。

觀察日常生活 加以提防

做妻子的,要觀察丈夫處理壓力,以及遭到他人侵犯時的應對模式。
即使報章已出現了不少殺妻新聞,但現實生活中,應該沒有多少個女人,想像力豐富到去質疑丈夫有一天可能會殺掉自己吧?

到底女性是否能夠防患于未然,避免悲劇的發生?

林志成指出,日常生活中會有許多蛛絲馬跡,只要稍加留意便可察覺,並預先提防。

這裡指的不是丈夫在殺妻前有預兆,而是觀察丈夫處理壓力,及遭到他人侵犯時的應對模式。

以路霸為例,路霸者,都是為了小小事情,便動刀動棍的人,雖然隨時會鬧出人命,但這是他們的性格與習慣,一旦他與妻子起沖突時,當然也會用同一種模式應對。

他慎重提醒,“很多面對家暴的女性,都應該提高警覺。如果丈夫經常為了小小事情,對妳拳打腳踢,就足以顯示他是個不會控制情緒的人,妳必須要有危機意識,並且做好防範措施。”

他個人認為,如果丈夫每兩個月至少毆打妻子一次的話,已經屬于高風險警示。

如果做妻子的明知道每次吵到激烈時,丈夫都會動手打人,就該學會應對在越吵越烈時,停止吵架,去做其他事情。

他勸喻,萬一情況太過嚴重,甚至需要考慮暫時離開家裡,尋求娘家或社工團體的協助。

為丈夫尋找 支援系統

抑鬱症患者在嚴重狀態時,會出現自毀和毀滅行動。
詢及抑鬱症患者是不是更難察覺他們的殺妻征兆,因為他們平日少有出現暴力行為。

林志成認為,如果妻子知道丈夫不開心,無論他是否患上抑鬱症、有暴力,或殺妻的可能性,做妻子的都應該去關心及幫助丈夫。

從心理輔導的角度來看,幫助一個人面對問題、重獲快樂,最關鍵因素在于他是否擁有“支援系統”。

所謂支援系統,就是可以跟他傾談心事煩惱的人。只要擁有支援系統,即使問題沒有解決,但因為情緒得到紓解,他便有力量去克服問題。

他建議,妻子可以按照下列秩序,為面對生活問題的丈夫尋找支援系統:

●如果丈夫平時都會出去找朋

林志成:長期情緒不穩,無法及時紓解情緒,最終暴力淹沒了理性,才會釀成慘劇。
友談心事,妻子基本上可以放心,因為丈夫已經擁有支援系統,問題大致上不會惡化到嚴重程度。

●如果丈夫選擇把煩惱收在心底,默默獨自承受,妻子可以暗中聯絡跟丈夫關係較好的親友,請求他們以敘舊為借口,約丈夫出來談天。要注意的是,別讓丈夫知道是妻子安排的。

●如果丈夫根本沒有可以談心事的親友,妻子唯有自己來扮演這個角色,但困難度很高。妻子必須掌握很好的溝通技巧,還可能是一場屢敗屢戰的長期努力。

●如果妻子扮演不到支援系統的角色,可以在輕鬆自然情況下,告訴丈夫說自己無意中看到某個協談機構的電話號碼,提議他撥電話去找人談談天。過程中,千萬別讓他產生“妳覺得我有問題”的錯覺。

●如果丈夫始終沒有撥電話去輔導中心,而問題又似乎日愈嚴重,妻子就只好孤注一擲、用盡方法,即使捉、也要把他捉去見心理輔導員。

傾聽 最好的助人方式

“分享是最好的治療,傾聽是最好的助人方式。”這是林志成要送給大家的一句話。

他感嘆地說,其實只要有談天的對象,不會發生任何心理問題。

可惜的是,現代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信任度也越來越低,連想找一個人真心交談,都變得難如登天。

許多人撥電話到生命線輔導熱線,即使接線員沒有提供專業輔導,但他們能夠找到一個可信任的人,與對方傾談一個小時,問題就好像已經解決了大半。

病態階段 分不清現實幻覺

滅門慘劇之所以會發生,行凶者的情緒已全然失控,根本無法冷靜下來。
勇敢面對情緒問題,及尋找一雙願意聆聽心事的好耳朵,有助弭平患有情緒病的人的負面想法和行為。
所謂病態,就是真正生病了,即我們常見患上抑鬱症、狂躁症、妄想症、精神分裂症等。

來到這個階段,當事人較難維持正常的思考能力,甚至可能連自己的言行都無法控制,抑鬱症者通常已不修邊幅、悲觀得無法跟人正常溝通;精神分裂症者會有幻視及幻聽現象,分不清現實與幻覺。

到了病態階段,患者也涉及生理上的問題,如腦神經功能障礙或血清素缺乏等,普通的傾談或輔導可能已起不到效果,而需要在心理醫生的指示下服用藥物,才能控制病情。

在病情受到控制的前提下,再去糾正導致患者生病的負面情緒及想法,才有望恢復正常狀態。

這種病態若不加以處理,患者或許無法維持正常的工作及社交生活,導致其他問題接踵而來,更加難以恢復到正常狀態。

在最嚴重的情況下,抑鬱症患者會有輕生、毀滅他人的危機意識。

殺妻 長期演化的結果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從溫柔丈夫變成冷血的殺妻兇手,當然也是長期演化的結果。

一位正常人,如何患上抑鬱症,以一個簡單的事件演進圖,就可以清楚解說當中的過程。

一個健康快樂的人,處于第一層“正常”狀態。如果生活中發生負面事件,例如同事加薪了,自己卻沒分,那就會耿耿于懷,進入第二層“不平衡”狀態。

如果懂得自我調適,叫自己知足常樂、祝福別人,就能從不平衡恢復到正常狀態。

但那些不懂得自我調適的人,把每件事都埋藏心底,就會逐漸累積到不勝負荷的地步,而進入第三層“不健康”狀態。

不健康狀態會出現許多症狀,例如:失眠、胃口降低、難以集中精神等,不過當事人仍然有正常的思考及自制能力。

如果能夠察覺到這些症狀跟心理有關,而願意找人傾談,甚至尋求輔導,那就仍然可以恢復到正常狀態。

倘若不處理這些症狀,日子久了便有可能惡化,而進入第四層的“病態”狀況,悲劇的發生往往就在這個階段。










沒人愛是因殺人是果

連月來發生多起殺妻案,有的因財務壓力、有的因婚姻亮紅燈、有的是情緒病爆發,從表面看來,行凶者謀殺枕邊人都是事出有因。

站在佛教立場,因果循環,才是最大的原因,今天的因,是以前的許多果促成的。

覺誠法師:我們不能以單一原因去看殺妻案件,因為它由許多原因促成,是因果表現。
在佛教角度,殺妻案件不是單一原因引起的,是由許多原因共同促成,但很多人卻不懂這是因果的表現,大馬東禪寺住持覺誠法師如是指出。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便是兇手的阿賴耶識(佛學用詞,意義接近世俗所稱的潛意識)裡早已有殺人的念頭,而且,這個原因甚至是在結婚前,甚至在童年時代便已種下。”阿賴耶識可以藏匿多年,如果不細心留意蛛絲馬跡,根本沒有方法去察覺潛意識已種下殺人的念頭。

她以現代青少年喜歡打電玩為例,說明阿賴耶識如何種下。

許多青少年沉迷的電玩游戲內容就是殺敵、殺敵、殺敵,通過玩遊戲,殺人的快感與欲望已悄悄進駐他們的阿賴耶識。在生活一帆風順的時候沒有動靜,他們以為自己只是喜歡玩遊戲,不可能真的殺人,但是一旦面對重大問題,就會不自覺地以殺人為解決之道。



一名男子疑不堪妻子要離婚,一時想不開越過長堤到新加坡找妻子,原本打算一家四口同歸于盡,最后不忍帶兩個女兒共赴黃泉路,持刀捅死妻子后,撥打最后一通電話給妻姨,交代她“幫我好好照顧兩個女兒”,然后從12樓躍下身亡。

兩名死者分別是38歲鄧楚良和34歲陳美珍,來自霹靂,兩人育有兩名九和十歲的女兒,夫妻長期分隔兩地,女死者生前為新加坡商場收銀員,男死者則留在大馬做生意。

婚變原因,有兩個版本,一是夫妻倆聚少離多引起;二是男死者有外遇,女死者執意要離婚,以致釀成家庭悲劇。

物質滿足 錯誤價值觀

經濟壓力、財務問題,若果無法解決,最終會釀成大災難,不少滅門都是因它而起。
因果,也有分外因和內因,法師一一分析何者為外因,何者為內因。

“現代人,從童年時期就得不到愛,長大之后,又怎么會去愛別人?”覺誠法師感慨地說。

她解釋,以前的孩子由父母帶大,從小就學會敬畏長輩,長大后仍然不敢隨便做壞事。但現在的孩子由印尼女傭帶大,晚餐則是由電視節目陪伴,無法培養孩子待人處世的正確品性。

加上,父母出于內疚心理,在物質方面盡量滿足孩子,又進一步造成孩子物欲至上的錯誤價值觀。

覺誠法師強調,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取代愛。她說,曾經有一個母親工作忙碌,沒時間陪孩子,于是便給孩子更多零用錢,結果孩子終于忍不住對母親說,“我不要妳的錢,我只要妳聽我說話。”

殺人是果,“沒人愛”及“不愛人”是因,因此法師呼吁大眾,要挽回華人三代同堂、母慈子孝的優良傳統文化,還應該推廣《我的家庭真可愛》這首歌,把歌詞打入每個人的潛意識裡。

從佛教的輪迴論來說,殺人者會遭受業力果報,幾輩子都將在地獄受苦,即使投胎為人后,也必定會遇上前世被殺者來討債。而自殺者則更悲慘,其自殺的阿賴耶識會緊緊跟隨,連續七世投股為人,都將以自殺告終。

因此在佛教的教義裡,不殺生固然是五戒之首,連自殺也是不被允許的,所以那些相信輪迴論的人,更應該警惕自己,別一時失控鑄成大錯。

濫愛 導致可怕后果

在連串殺妻案中發現,做女人真命苦,不論是女人本身有外遇,還是丈夫有外遇,都逃不過被殺的命運。
在多個殺妻案例中,不難發現,做女人真難:丈夫發現妻子有外遇,要殺她;丈夫有外遇,妻子要求離婚也會被殺,不管離不離婚,下場還是難逃一死。

針對這種社會現象,連覺誠法師也要站出來為女人說話,“曾經有個男信徒找我訴苦,說他很愛目前的外遇女友,卻又不捨得共處多年的太太。我于是問他,如果換成是你太太說出這句話,你會有怎樣的感受?更何況你的外遇女友不止一個,而是有四個那樣多!”

她要提醒男人,泛濫的愛會導致很可怕的后果,要懂得轉化心境,“妻子只能有一個,如果對其他女性產生愛意,那么對年長者要當成姐姐來愛,對年幼者要當成妹妹來愛,對小自己二十多年的,更應該當女兒來愛。”

她再次以幽默的語氣道:“要堅持一生人只結婚一次,所以結婚前要睜大眼,謹慎選擇對象;結婚后要閉上眼,接受全部現實。”

學習用慈悲智慧 解決問題

現代家庭價值觀失衡,只注重金錢,間接造成許多孩子缺乏愛,長大之后也不懂得愛人。
提及在殺妻個案裡,有些是因為丈夫失業、欠債等財務問題,所以才把妻子一起帶上絕路,法師認為,做人總歸要接受現實、面對挑戰,欠債就還錢。

她說,富貴貧窮並非取決于金錢多寡,心中有愛去幫人才是真正的富貴,所以再怎樣窮,都不能用這個做借口讓自己的心靈出問題。

閱讀古代故事,有很多偉人清茶淡飯,依然獨善其身的好榜樣可供借鏡。

現代人充滿工作、財務、情感等種種壓力,如果欠缺解決之道,終有一天會如火山爆發般釀成大災難。

法師認為,每個人都應該自己找出路,學習用慈悲與智慧來解決問題,直至心中乃至潛意識中,不再存留一點一滴的惡念為止。

“即使是延續千年的黑暗,只需點一盞燈,就能立刻重見光明。”光明是否會出現,端視個人的慈悲、智慧。

舍不得妻子 就得割捨外遇

婚前甜蜜,婚后卻成為怨偶,甚至還釀成家庭悲劇。說到底,婚姻的維繫需要兩人付出,而不是一味的索取。
從佛教輪迴論來說,殺人者和自殺者將受業力果報,遭受業報輪迴之苦。
針對一些男性自己有外遇在先,妻子提出離婚反而被殺,然后自殺的案例,覺誠法師認為這是不對的。一名男人若有外遇,又不捨得妻子,應該先堅決割絕外遇關係,才有條件要求妻子原諒。

她以性開放的西方國家為例,西方人對男女感情較放得下,合則聚不合則離,分手過程中不吵架、更不殺人。她甚至親眼見過一對已離婚的夫妻,又再各自嫁娶,之后竟然還可以互相送禮,甚至兩家人成為好友。這在東方社會,較為少見。

法師也欣賞巴西離婚法律的巧妙之處,在巴西,男人在離婚后,必須把一半月薪付給前妻作贍養費,這筆費用是在僱主發薪時,自動扣除,男人拿到的只是半薪。

“更有趣的是,每一次離婚,薪水都得扣一半給前妻。假如這男人月薪4000令吉,第一次離婚后,每月只得2000元令吉,第二次再離婚,就只剩下1000元收入了。在這種情形下,應該沒有多少男人敢隨便離婚。”她微笑地說道。

她說,此項政策在巴西得到嚴格執行,雖然不少國家也以此項政策保護女性權益,但因為執法不嚴,男方賴賬不給贍養費,女方也求助無門。

無論如何,離婚是下下策,她規勸世間男女,結婚是一種付出,而不是一種索取,如果雙方都抱持這一心態,就可以長相廝守一輩子。

債務管理 妥善處理財務問題

諸多殺妻、自盡的案件中,不少是基于財務壓力,由于當事人面對無法償還的債務,覺得求助無門、人生無望,而做出不智舉動,以為只有一死才能解決問題。

不少滅門慘劇就是因為越滾越大的債務,才走上絕路。

隨著國人欠債問題日愈增加,國家銀行經于2006年成立了債務管理與輔導機構(Agensi Kaunseling Dan Pengurusan Kredit,簡稱為AKPK),提供人民理財教育和債務重組建議,協助欠債者解決他們的財務問題。

該機構為財困者提供免費的債務管理建議,AKPK將成為他們的代言人,負責與銀行洽商重組債務至求助者有能力償還的程度。

要提醒的是,AKPK並非一個有實權的機構,它無權對銀行發出指示,只負責提出還債建議,一切還胥視銀行的意願與決定。

AKPK聯絡電話: 03-2616 7766(總部)、1800-88-2575(免費熱線)。







有效溝通感情零危機

婚姻,固然有濃得化不開的情意,但也隱藏了不少情緒上的陷阱,如果夫妻平日缺乏溝通,丈夫對妻子積怨又一天比一天深的話,一旦爆發,不只婚姻全毀,恐怕連性命也丟掉。

如何經營婚姻,是一輩子的學問,夫妻之間的溝通,更是維持感情的關鍵。

2007年5月18日,一名中年婦女易賽群被人砍了廿多刀,倒斃在自己的床上。警方在她家找到一張字條,確定是丈夫黃子軍的筆蹟,紙張的四個角落分別寫上易賽群、黃子軍、賽群母親湛淑蘭及姐姐易飛群的姓名,正中央則寫著“逼死”兩字,因此懷疑兇手就是黃子軍。

黃子軍不久后落網,坦誠供證案發當天他喝了酒、打了牌,回到家后被妻子責備,兩人因此爭吵起來,黃子軍情緒失控下殺死了易賽群。

長年在外勤奮工作賺錢養家,他卻因為收入不高,一直得不到女家的認同。字條上的四個姓名,其實是對女家眾人的不滿,控訴她們三位女人要逼死他,而他隨時準備同歸于盡。


到底一段婚姻要如何維持,才能走得長久?

新路兩性婚姻成長中心導師黃秀蓉,巧妙地用兩種動物來作比喻:“兩隻老虎結婚,肯定天長地久;老虎和烏龜結婚,還可苛延殘存;兩隻烏龜結婚,遲早一定離婚。”

她解釋,其實,老虎經常咆哮,代表願意出聲說話的人;烏龜一語不發,代表長期沉默的人。

上述比喻說明了,夫妻之間要有交流,才可以維持感情,只要有一方不願再表達意見,兩人的關係便可能出現危機。

然而,翻閱近期的報章可以發現,夫妻之間溝通不良、缺乏交流,后果不止是離婚這么簡單,嚴重者竟可達殺妻的程度,因此女人如何叫男人開金口,就變成保障婚姻幸福的重要第一步了。

她表示,如果把時間拉長來看,從婚前到婚后,男人其實是經歷了從多說到少說,再從少說到不說的轉變過程。

這種轉變,女性也要負上一定的責任。

她表示,夫妻之間不僅要溝通,且還要有效的溝通。比如說兩夫妻經過攝影店,丈夫看中一架相機指著說,“這個型號功能很先進,我想買。”妻子如果直接回答,“我覺得不需要咯!”丈夫會覺得自討沒趣,談話也就此結束。

但如果妻子先問,“這相機有什么功能?”待丈夫回答完畢,才說,“它確實不錯,但我們最近開銷很大,需要更節省。你認為呢?”這樣效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不被尊重 不如沉默

黃秀蓉:夫妻之間不但要溝通,且要有效的交流,感情才不會出現危機。
為什么夫妻之間的溝通越來越少,甚至到了無話可說的地步?

丈夫停止跟妻子溝通,原因永遠只有那幾個:

●妻子對自己的話題沒興趣,敷衍回應甚至不理不睬。

●妻子對于丈夫的坦誠,卻回報以責備、諷刺、忽略。

●丈夫提出的意見,每一次都被妻子反對,沒有一次例外。

以上的三種情形,會讓丈夫覺得自己不被尊重。甚至有些男人因為預知妻子的反應,即使已經失業了,卻寧願每天準時出門佯裝上班,也不願意給妻子知道實情,看起來好笑,其實后果是嚴重的。

假如為人妻者,跟其他男性朋友有說有笑,跟丈夫卻是難得談上兩句,就必須自我反省,為什么對別人可以言笑甚歡,但對枕邊人卻不行?倘若問題真出在丈夫身上,那不妨提議他去請教女性朋友溝通之道,因為跟局外人談這些話題,才可以更客觀,也少了無謂壓力。

遇問題 別再挑缺點

不管是多么真心相愛的佳偶,在婚姻路上一定會有問題,重要的是宜珍惜雙方所擁有、共同建築的家,才能克服挑戰。
當丈夫面對經濟,或工作、情緒上的困難時,身為一名妻子應該怎樣支持他渡過難關?

黃秀蓉說,萬一丈夫遇到難關,通常是工作或財務上的問題,做妻子的能力有限,也未必可以幫得上忙,但如果這名妻子能夠做好自我成長的動作,就已經能夠給予丈夫極大的力量了。

她說,當另一半出現問題時,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停止把焦點放在丈夫身上,尤其是別在細節中挑缺點,這樣只會讓事情惡化。

做妻子的應該專注自我進步,學習活得更有自信、也更自愛,這樣才會讓面對困難的丈夫放心。

妻子接下來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即把家務做好、把孩子帶好、把錢財管好。這樣做的目的不僅提升能力、活得更有成就感,同時也能幫助丈夫免除后顧之憂,讓他專心去應付工作或財務上的問題。

最后,但也是最重要的,妻子應該學習良好的溝通技巧,唯有掌握了正確的溝通技巧,才能改善和丈夫的關係,一起商量如何同舟共濟,必要的時候,甚至應該到專業中心上溝通課程。

妻子宜 體諒包容有智慧

不論是哪一方有外遇,必須把挽救婚姻作為最終和唯一目標,不要輕易打破昔日相愛的誓言。
一旦妻子自己培養出穩定健康的人格,懂得處理自己的情緒,才有能力真正幫助丈夫度過生活中的挑戰,甚至是應對丈夫有外遇的沉重打擊。

當男人面對事業危機,又有自卑傾向時,妻子可以通過下列行動給予支持:

●別再提錢財問題,同時給丈夫知道,自己願意支持他,如果有孩子,教導孩子也開口支持爸爸。

●以間接方式替丈夫建立支援系統,通過本身人脈網絡幫助他,但必須照顧他的尊嚴。

●如果女方家長有能力(財力),可以要求間接性的支援。但要避免找家長做夫妻糾紛的調解人,因為在現實案例中,雙方家長的不當言行,經常是破壞夫妻關係的主兇,應該尋找專業人士。

●如果本身有能力,可以想方法增加收入,替丈夫減輕負擔。當然,別去挑起他的自卑感。

黃秀蓉有感而發:“國際名導演李安曾經失業,靠妻子供養十多年,因為確定她對自己的愛及信任,才能專心在家寫劇本,最終揚名天下,也保住了婚姻。但是我在現實生活中,也見過丈夫面對事業危機,妻子一氣之下把孩子帶回娘家,這無疑是雪上加霜。”

現代社會充滿挑戰,男人在重重壓力下已活得很辛苦,親人的愛是唯一支撐力量,所以女人更應以體諒、包容及智慧,去給男人一個幸福的避風港。

挽救婚姻 最終目標

婚姻會亮紅燈大都因為溝通不良,令感情變質,只要雙方願意給對方共同學習的機會,多能保住婚姻。
身為兩性婚姻輔導專員,黃秀蓉很堅持無論是自己或對方有外遇,都必須把挽救婚姻列為最終目標,而不要輕易去考慮離婚、再婚。

她認為,婚姻亮紅燈大部分是知識不足導致,能通過學習補救。

例如女人有外遇,通常是因為和丈夫溝通不良,而滿足不到本身在情感交流上的需求,一旦在外面遇到志趣相投、無所不談的男性,便誤以為找到真愛,而想放棄現有丈夫。

不少夫妻因為鬧離婚而來到中心找她,因為雙方還願意給對方一個共同學習的機會,結果掌握溝通技巧后,婚姻也保住了。

如果丈夫有外遇,通常做妻子的只有四種自然應對模式:報仇、討好、忍受及用愛來感動對方。當然前兩種方式有害無益,后兩種方式雖然不一定成功,然而,這才是正確的選擇。

她說,有外遇者要真誠悔過,沒有外遇者則要容忍原諒,兩人都可以用一句話達成共識,“無論你怎樣想,無論你做過什么,我知道自己還愛你,你願意和我一起努力維持這段婚姻嗎?”

黃秀蓉語重心長:“兩人同床可取暖,婚姻生活怎樣都比單身生活好。無論如何,即使是真心相愛的最佳配偶,在婚姻道路上也一定會出現問題,最重要的是珍惜所擁有,即使面對再大的挑戰都一定能夠克服。”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