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5年8月10日 星期一

樂壇風雨中

歌手良莠不齊 DIY專輯衝擊大(上篇)

4 Dec 2013

報導:潘有文
圖:連國強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大馬中文唱片業和音樂的十字路口,該怎麼走?  經歷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精彩,十多年前的阿牛、光良品冠、梁靜茹、戴佩妮等黃金一代歌手之后,如今大馬中文音樂和唱片面對銷量不佳、盜版、DIY專輯作業素質參差不齊,以及科技衝擊,陷入另一個困局!
 本地唱片業者、創作人、歌手、公會代表,齊聚《中國報》進行閉門座談會,為大馬中文音樂把脈,同時展望未來……
這場閉門座談會在本報會議室舉行,出席者包括大馬華人演藝人公會主席高山、大馬唱片業公會總裁陳業夫、浸淫唱片界三十多年的瑞華唱片董事經理陳瑞鈿、著名歌手兼詞曲創作人阿牛陳慶祥、20世紀70年代至90年代初期經典歌手魏漢文,以及詞曲創作人兼歌唱比賽評審謝木。
 座談會主持人高山指出,如今大馬中文唱片業潰不成軍,面對極大的困境,因此需要深入瞭解原因,找到對策應對現況。
DIY自資推出專輯
 一直以來,大馬中文音樂和唱片業,老生常談的話題是盜版,但在這次的座談會中,提出另一個關鍵原因,即十數年前興起的DIY(Do It Yourself,自資)專輯趨勢,對本地唱片界帶來不小的影響。
 時常在歌唱比賽擔任評審的資深創作人謝木,對于DIY專輯和歌手的感受尤深。
 “有些歌手在台上唱歌,別人告訴我,對方已出了3張專輯,但我卻沒看過他。”謝木坦言他被嚇到了,在市場上,原來已有不少這類說不出名字的歌手。
 以前,唱片公司發現好聲音,就會投資重金栽培歌手,現在的情況則是歌手自資推出專輯,即使歌聲一般,依然還能推出另一張唱片。
 “很多發歌星夢的人都去錄音,這不健康,唱片公司要如何栽培好歌手?”謝木認為太多歌手出現,反而搞亂整個唱片市場,歌手素質也良莠不齊。
 陳瑞鈿是瑞華唱片董事經理,發行過許多中文和國語專輯,對于DIY專輯的看法是:唱片公司無權阻止,也不會怪罪,但DIY專輯對唱片工業貢獻不大。
95巴仙唱片唱口水歌
 “DIY唱片有95巴仙是Cover Version,即唱口水歌。”他表示,鼓勵創作歌曲的DIY專輯出現,但這群唱作人必須考量背后是否擁有一群專業人士協助。
 高山則認為,如果DIY專輯作業方式繼續運作,將會是唱片業的絆腳石。
 “我們並非不鼓勵DIY專輯,而是希望有才華的歌手和創作者,瞭解和找到可信任的唱片公司合作。”他說。
 在他看來,唱片和音樂永遠不會被淘汰,關鍵在于以何種形式出現;同時,唱片公司、企劃宣傳,創作人、歌手通力合作,才能營造美好前景。
滿足願望卻存負面影響
 經典唱片歌手魏漢文表示,當年採用DIY專輯手法的是由歌劇團老闆開始,因為劇團歌手錄制專輯后,可吸引觀眾購買,但制作水平就無法令人滿意。
 近十年來的DIY專輯,他覺得前五年的素質極差,至于后期情況雖有所改善,但一些唱片公司為了公司形象,已不太願意代理DIY專輯。
 然而,他提出一個疑問:如果過去十年,沒有這些DIY專輯,許多唱片公司是否會消失不見呢?
 “當時市場靜悄悄,夜市不能賣專輯,其他地方也不能銷售,唱片公司的唱片銷量沒有利潤,就無法維持下去。”他指出,一些唱片公司因而代理素質不佳的DIY專輯,以便能發放員工薪金和付還其他開銷。
 在陳瑞鈿這位資深唱片業者看來,如果沒有DIY專輯,唱片公司就無法生存的說法並不成立,“因為我的公司就沒有發行過DIY專輯。”
 毋庸置疑的是:這十年來,DIY專輯作業方式衝擊中文音樂發展,尤其是對唱片業帶來一定的影響,雖然這種方式滿足一些人當歌手的心願,但也出現負面效應。
歌手與公司須互惠互利
 目前,大馬唱片業公會(RIM)擁有至少300名會員,比十余年前多了至少兩三倍,該公會總裁陳業夫指出,相信其中一半是來自制作DIY專輯的唱片公司。
 對于這種情況,阿牛陳慶祥笑言,想要成立唱片公司並不難,只要註冊一間有限公司,注明是唱片公司,就可以出版自己的專輯了,因此才有300間唱片公司。
 阿牛的創作和歌聲傳遍海內外,走過崎嶇不平的藝人之路,因此非常明白藝人背后,需要擁有團隊。
 “創作人需要有一個完整的隊伍,幫你計算收入;歌手出唱片、演出賺到錢,才有利于歌手。”但是,他指出,由于科技介入和歌手爭相發行DIY專輯,已破壞這個結構。
 在唱片工業領域的人,或許都應重新思考這個問題,歌手制作自己的DIY專輯,不像以前需與唱片公司分享利潤,而且不用考量市場,只依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阿牛指出上述想法並不合適,歌手的利益需要和唱片公司,或合作團隊分享。
環境佔優應物盡其用
 陳瑞鈿瞭解大馬中文唱片的銷量困境,但相信利用大環境優勢發掘人才,才能走出得更遠。
 “新的歌手越來越少,有的也只是DIY,擁有唱片公司背景者越來越少。大馬人才濟濟,但創作者和歌手,不少是曇花一現。”他指出,應該還有許多歌手未能嶄露頭角,需要的是更多機會。
 大馬是個多元文化國家,人民接觸各種文化的歌曲,在亞洲國家中獨具優勢,國人能夠接受印度歌、馬來歌、印尼歌,以及中、港、台、日、韓等地區歌曲,形成我國獨有的特色。
 “中港台沒有這樣的文化,但大馬有,這成了很好的音樂材料,讓音樂創作人和音樂家使用。”
 因此,他相信我國還有很多優質歌手和創作人等待大放異彩,關鍵在于使用何種方式發掘他們。
閉門座談會金句
高山:2000年過后,各唱片公司發現中文唱片不能做了,轉做馬來專輯,就忽略這方面。十年了,現在已有起死回生的跡象。
謝木:有些歌手一直在唱歌,推出專輯后價碼才會不一樣。
陳瑞鈿:不贊成DIY,好歌手出DIY是毀了他自己。
魏漢文:現在的DIY歌手為了賣唱片,到人潮不多的地方,可能唱了40分鐘,賣不到10張專輯。
陳瑞鈿:假如我簽一個唱片歌手,會有三年計劃,不會只是試試看。
謝木:許多主辦單位捉住DIY歌手要銷售專輯的心理,要求他們又當評審又賣帶又唱歌,評審費又低。








盜版不間斷 關乎貪污舞弊?(中篇)

從夜市場正版和翻版銷量之戰,到店面的翻版專輯悄悄賣,盜版問題不曾間斷,盜版這個老問題,現在有新答案嗎?
20世紀90年代中末期,尤其是1996年和1997年,大馬唱片銷量可達3億1500萬令吉;現在的唱片總銷量只有3900萬令吉,狂跌約八十多巴仙!
 大馬唱片業公會(RIM)總裁陳業夫提出上述數據,並向大馬中文音樂困境和展望閉門座談會出席者提出疑問:“哪個行業可以接受這樣的衝擊,卻沒有關門大吉?”
 這場座談會在《中國報》會議室舉行,主持人高山向陳業夫請益:“許多人都說,中文唱片沒落是因為盜版,是不是這樣呢?”
太多投訴引官員不滿
 陳業夫回答說:“翻版佬不會翻錄沒有人要的東西,越紅越賣才會翻版。”
 該公會為了與盜版商抗衡,發現有盜版商蹤跡,就會採取行動,包括拍照存證,上載至處理盜版問題的官方網站。
 但是,由于太多投訴,反而引來政府官員責問:為何上載這么多照片,讓網站阻塞!
 陳業夫指出,民眾知曉哪里有翻版可買,但官員們偏會說:“Tak ada complain(沒有投訴)、tak tau(不知道)、tak ada nampak(沒有看到)。”
 就在兩個月前,該公會向官員投訴,某個地方有人在銷售翻版音樂光碟,兩個星期后,官員回信指已檢查該處,沒有任何發現。
 這讓陳業夫火冒三丈,讓職員去同樣地方買了兩張翻版光碟,第二天就帶著盜版光碟和投訴信,到布特拉再也政府部門投訴。
了解不可告人一面
 他和政府官員來往多年,攜手取締盜版,但也瞭解其中一些不可告人的一面,“甚至可以說,唱片業的困境,最大的問題是貪污舞弊造成。”
 陳業夫說得興起,對于會否引起官員不滿,或者其他問題,他直言:“為什么捉不完(翻版)?天知地知。你不可以說我們沒有投訴,但他們只給了官樣文章,讓人更加生氣!”
 盜版即是侵犯版權,我國這方面的法律相當完善,但盜版情況不見改善,陳業夫指出執法方面有問題,未必是無的放矢。
嚴法下為何盜版仍猖獗?
 盜版一首歌,罰款兩萬令吉或坐牢5年,或者兩者兼施!
 陳業夫指出,在唱片業要求下,政府修改版權法律后,盜版者會面對以上嚴懲。
 執法單位和業者聯手取締盜版后,政府將提控銷售盜版音樂者,業者以證人方式出庭;此外,業者可用民事法起訴銷售盜版者,要求對方賠償損失。
 陳業夫表示,有一名婦人因銷售盜版音樂光碟被捕,依照每首歌最高罰款兩萬令吉計算,需繳付180萬令吉罰款,也因此換來5年監禁。
 “法官可以降低罰款,但(根據法令)每首歌罰款不能少過2000令吉。”他說。
 但是,如此嚴厲的法令,為何盜版還是存在呢?執法者應檢討和深思。
版權法律小知識
 ●未獲允許而複制、售賣、批發或零售音樂,皆屬侵權。
 ●在法律上,當你擁有3首同樣歌曲,等同商業行為。換句話說,擁有3首相同翻版歌曲即違法。
 ●音樂做為私人用途,並無觸法,除非下載時遭執法者逮個正著。
你禁售夜市我賣早市
 早期,夜市(Pasar Malam)是華資唱片專輯的銷售市場之一,佔了正版專輯的30巴仙銷量。
 2001年,時任貿消部部長下令,不能在夜市場售賣正版或翻版光碟!
 陳業夫指出,政府發出這道指示的理由是:因為正版光碟業者投訴到處都有盜版,但官員卻無法區分正版和盜版。
 最終,政府規定正版光碟需具有特制標簽,官員以此作為鑑定正版光碟標準。
 “政府答應取諦,十多年了,還是有盜版。正版光碟讓出30巴仙的席位,全都給翻版拿去了。”陳業夫無奈地說。
 為什么演變成這個局面呢?他指出,業者已多次要求政府採取行動,對方也答應取締盜版,但事實卻非如此。
 “有一些地方夜市沒有翻版了,因為全都去了早市(Pasar Pagi)。”他表示,一些地方整條街道的商店都在售賣翻版光碟。
欲再戰夜市州政府無回音
 唱片業者希望回到夜市場銷售正版專輯,以此增加銷量,5年前開始尋求雪蘭莪州民聯州政府協助,至今毫無下文!
 大馬唱片業公會從法律角度研究后,發現當年政府禁止夜市場擺賣正版光碟的指示,可用另一種方式處理。
 陳業夫指出,在夜市場做生意,權力操在市議會手上,並不在聯邦政府,“如果國州政府相同,州政府就要跟隨中央政府指示,不同政府為什么要跟?”
 因此,該公會尋求民聯州政府協助,以下為過程簡述:
 ●5年前,該公會向負責相關事務的州行政議員呈交備忘錄和見面,向他分析只要沒抵觸法律,州政府就可發出夜市場營業執照給唱片業者。
 ●一年過后無下文,有關人員說已發出指示,陳業夫要求白紙黑字確認,等到今年大選依然音訊全無。
 ●今年505大選后,呈交備忘錄給另一位負責這方面的雪州高官,至今沒有一紙公函回覆。
樂齡和歌唱比賽者支持正版
出席者簡介
主持人:高山
出席者:
 陳業夫──大馬唱片業公會總裁
 陳瑞鈿──瑞華唱片董事經理
 阿牛陳慶祥──著名歌手、詞曲創作人
 魏漢文──20世紀70年代至90年代初期經典歌手
 謝木──詞曲創作人、歌唱比賽評審
 目前,支持正版光碟的一群,以樂齡人士和參加歌唱比賽者居多,讓我們來聽聽座談會出席者怎么說。
 魏漢文:還是有很多熱愛經典歌曲的人買專輯,另外,參加歌唱比賽需要正版,每個星期就有不少個歌唱比賽,參加的安地安哥就會買正版。
 陳瑞鈿:要參加卡拉OK歌唱比賽,就買正版,不要燒錄。
 魏漢文:帶翻版來,(主辦單位就會)不給你唱的。
 謝 木:唱歌的人主要是買音樂,不是買歌手唱的歌,而且,更希望不是唱到很高key(調)的歌,因為他們唱不到。所以,安哥安娣會去買正版專輯參加比賽,就是說他們不因為歌手買專輯,而是因為歌曲買專輯。
 陳瑞鈿:樂齡人士想唱歌就會支持正版;只要唱片銷量達三四千張,唱片公司就可以制作專輯(意即不會虧本)。 




順應潮流 危機變商機(下篇)

新科技衝擊唱片業,它才是此行業的“殺手”!  但是,新科技使這個行業陷入危機,卻帶來另一個商機,還看業者如何思變和處理,把危機變成轉機…… 
科技對創作人的影響,或如阿牛陳慶祥所形容:無法說好或壞,只能說它讓許多東西越來越便利。
 “以前,錄音器材需要整百萬令吉,現在只要買簡便的器材,一些錄音軟件可網上下載,當時100萬令吉的東西,現在一個mouse(滑鼠)就可以了。”他在“大馬中文音樂困境和展望”閉門座談會上指出,這就是科技轉變的影響。
 為一首歌曲混音,不再只能在錄室內完成,只要一台筆電,在搭飛機時,就可以完成一首歌的混音。
 阿牛找了一個台灣編曲人,后者就是用上述方法完成工作;阿牛自己在家錄制一些歌曲后,請錄音師拿掉其中一些噪音,就像是錄音室成品。
 當年,他拍電影《初戀紅豆冰》時,電影剪接師告訴他,一套3萬令吉設備,就可剪接電影;換成是再早3年的時間,剪接設備至少需要30萬令吉。
科技衝擊勇于面對
 科技使得各種硬體出現極大變化,就如唱片工業使用的載體,從早期的黑膠唱片、卡帶到光碟,都讓唱片工業面對一波又一波衝擊。
 “想要制作黑膠唱片需要有一間工廠,要盜版較麻煩些;到了卡帶時代,唱片店內賣的空帶,顧客就要求叫店主翻錄各種歌曲,夜市場同時出現翻版。”大馬唱片業公會總裁陳業夫細數唱片工業的轉變,以及面對的問題。
 當唱片以光碟形式出現,讓人覺得它非常珍貴,但是現在的命運也落得和卡帶同樣下場,陳業夫說:“現在呢?年輕人還買CD嗎?”
 如今,年輕一代可以在家裡非法下載音樂,成為小小盜版者,這都是因為科技越來越先進。
 但是,陳業夫並不把大馬中文音樂陷困原因,完全推御給科技,而是需要思考如何順應潮流,雖然管理這些變化並不簡單,但危機也是商機,任何衝擊將會改變人的思想和處理方式。
雙贏廣告收入當版權費
 隨著手機越來越多功能,它成了音樂另一個載體,阿牛提出疑問:“不知道這個載體會進步到什么程度?”
 陳業夫即刻送上答案,既然可以直接在雲端聽歌,連下載都省下了。
 目前,一些雲端串流(Streaming)公司已進入大馬,只要每月付出一些費用,例如14令吉99仙,就可以擁有全世界的音樂,還可在手機內制作歌手或音樂名單(Playlist),直接連網就可以聽歌。
 早幾年,唱片工業看似沒希望了,盜版商佔領網絡音樂,但現在一些音樂串流公司提供免費音樂,間中穿插廣告,然后再根據點擊率,撥出部分廣告收入給唱片公司。
 “以前要每月給50或100令吉買一張唱片,現在只要花15令吉,就可以聽全世界歌曲。”陳業夫指出,唱片工業以這種方式與盜版競爭,去年大馬唱片業的網絡收入,第一次高于實體收入。
 他透露,YouTube已于今年初與本地版權集體管理單位合作,只要歌曲在視頻一經播放,並且出現廣告,就會付費給相關單位和創作人。 
 以前的盜版,用搜索引擎在網上尋找歌曲,現在串流音樂只要有一個密碼就可以聽歌,同時相關公司從廣告中撥出一個數目,分發給唱片業者和創作人,無形中間接打擊網絡盜版。
 把視頻廣告收入當成版權費的方式,讓平台提供商和唱片工業各得其所,各取所需,陳業夫因此相信唱片業還有明天!
讓讀者知道做音樂困境
 由于科技和時代改變,唱片業者為迎合這些條件,不時做出調整。
 阿牛陳慶祥在中港台活動,發現不只是大馬面對這方面的問題,其他地區也無法找出有效的應對方式。
 “這個座談會可能不是立刻找到結果,或者解決方式,但至少可讓讀者知道做音樂的困境。
 因此,他希望聽歌的人能夠關注唱片工業的努力,當業者進行新嘗試,能夠給予更多支持。
鈴聲和播放版權成為重要收入
 唱片專輯的銷量下跌,在手機鈴聲和播放版權方面,成為業者和創作人另一個重要收入來源,以下為大馬唱片業公會提供的2012年數據:
 ●手機鈴聲:4500萬令吉
 ●播放版權收入:9000萬令吉
 ●唱片收入:3900萬令吉
 ★注:以上數據是大馬唱片業整體收入,本土中文音樂僅佔其中3巴仙。
音樂唱片工業歸誰管?
 今年大選后,規管大馬音樂工業的政府部門易主,從文化部轉至旅遊和文化部。
 音樂屬于創作,與旅遊似乎沒有多大關係,看起來也不協調;6個月后,音樂工業轉由大馬通訊與多媒體委員會(MCMC)負責。
 陳業夫指出,由大馬通訊與多媒體委員會接手,可能比較適合,因為這個行業的新收入來自互聯網,而且可與該委員會合作對付提供非法下載音樂的網站。
冀媒體支持報導本地樂壇
 在此次閉門座談會上,出席者希望平面和電子媒體增加有關本地音樂的報導。
■高 山:唱片公司出版的唱片,有它可寫的地方,可讀性與否由媒體決定。
■陳瑞鈿:唱片公司得不到媒體支持會有困難,唱片公司做生意要看平衡點,只是登廣告是不可能的。
出席者金句
阿牛:
 網絡發展很快,不見得追得上,要與年輕人交流瞭解網絡世界。
高山:
 公會與唱片公司通力合作,也要與一些網絡配合。唱片公司發片的消息,可放上公會網站。
陳業夫:
 台灣夜市盜版近乎絕跡,他們互聯網發展比大馬快,當地擺攤賣盜版自動死掉,大馬(夜市盜版)應該還有三幾年的壽命。 
謝木:
 有一些歌手不錯,但專輯還是不能賣。
陳業夫:
 長遠來看,大馬受到的衝擊比其他國家少一些,以印尼為例(他是印尼唱片業顧問),印尼人口是大馬十倍,2012年結算音樂銷售量總收入,首次輸給大馬。
魏漢文:
 鄉下地方,有人要買正版,找不到銷售處。唱片公司或可在鄉下一些商店售賣一點唱片。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