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5年8月6日 星期四

保安當道

17 Nov 2013
報導:楊潔思
攝影:張智玟、李文源



朝夕相對卻互動少 保安員 熟悉的陌生人(第1篇)

國內許多中高級公寓、圍籬社區,甚至一個花園住宅區或某一路段,都僱用外籍保安人員駐守。 絕大部分居民與這些社區保安,形成一種奇怪的關係,每日朝夕相見,但彼此都不了解對方,大家只是熟悉的陌生人……
小芬住在公寓,一層有8個單位,一幢有16層樓,整個公寓區內有7幢高樓,合共逾800個單位。
 一家人在當地住了8年,保安人員也不知換了多少回。“那些外籍保安人員都是駐一段日子就換,我們都不記得他們的臉孔,也不知隔多久換一次。”她邊說邊思索,企圖在記憶中勾勒出某一個輪廓,卻徒勞無功。
 她只知道,新一批保安人員比較友善,會主動道晚安。
 但是,那也只限于極為表面的接觸,這些保安人員從哪裡來?有什么背景?是否持有合法證件、人品好壞,乃至個人喜好,一概都不清楚。
 保安人員的休息室,她從未進去了解,也不曾主動找保安閒聊,更甭說打探對方底細了。聘用保安的工作,都由居民協會安排,小芬只是每個月盡職繳交管理費,從不曾參加居民協會的會議。 
沒人會找保安串門子
 公寓裡的住戶,年輕的,白天都在上班,安娣則找安娣聊天,幾乎沒有人會找保安串門子。
 語言不通,是最大的障礙,受限于對方有限的英語或國語詞匯,即使有心想談,也談不上什么。
 這些年來,她只見過一位華裔保安人員以及數位印裔保安,余者都是外籍人士,“看起來像是”尼泊爾人。
 小芬一家的案例,是城中高樓族群乃至圍篱社區族群的寫照,保安人員成為住戶們每天早晚都會碰面的“熟悉的陌生人”,住戶們依賴保安人員保護家園,保安人員仰賴住戶們的付費營生,但是,兩者的互動卻非常之少。
 以小芬為例,她與保安人員彼此最大的接觸,就是農曆新年時,把多余的年餅送給對方分享,除此之外,彼此的交集,就是每天早晚出門進門那一刻,點個頭,笑一笑。
日夜相見全無印象
 當點頭微笑成為例行公事,彼此的四目對望,也成為一個無關緊要的儀式,眼睛雖看著對方,實際上,卻沒有真正把對方“看進去”,所以,即便是日夜相見,對方的容貌全無印象。
 “那些外勞都是一個樣,真的辨認不出。”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說。
 再不濟,她還算是友善的居民,有些居民甚至連與保安對視微笑這個儀式也省卻,每日木無表情、視若無睹地經過保安亭。
 或許可以借用一下那句大家都熟悉的台詞:“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每天站在你面前,你卻對我視而不見……”
薪金低難吸引本地人
 1971年私人機構法令規定,保安公司聘請的保安人員,只限本地人及特定的尼泊爾人。
 但是,只消打個轉,就會發現我們周遭充斥著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尼,乃至緬甸及印度籍的保安人員。
 尼泊爾保安,都經過專門訓練,素質相對好,價格也貴一些,他們一般受聘于銀行等大企業,而許多花園住宅區則聘用價格較廉宜的其他外籍保安。
 礙于保安人員薪水不高,無法吸引本地前軍警投入這個行業。
國內保安人員人數 ■註冊外籍保安:15萬人(53%)
■非法保安:3萬人(11%)
■本地保安:10萬人(36%)
保安人員基本條件
‧馬來西亞公民或尼泊爾籍前軍警
‧年齡介於18至60歲
‧沒有刑事紀錄
‧通過內政部核准
‧健康良好(通過FOMEMA公司的外勞醫藥檢驗)
★資料來源:武吉阿曼刑事調查組(情報/行動)
馬來西亞人民社警總會長關志庭:素質參差各方有責
 一直以來,我國都聘用許多外籍保安,最近發生的保安殺人搶錢及搶金飾事件,屬于獨立個案,但這些事件教導我們很多東西。
 培訓對保安人員來說很重要,但是很多保安公司,為賺多一些錢,而聘請比較低層次的保安人員。
 政府也有問題,保安人員的申請准證很難獲准,業者干脆請不三不四的人(無素質的非法保安)。
 現有政策造成保安公司要聘請員工很難,只好亂請人。很多保安公司把執照租給人,在巴生谷一帶,很多保安公司還把生意承包給代理。
 代理為了賺錢,會請低層次的保安人員來看管花園住宅區。
 利之所趨,代理飢不擇食,三教九流之輩也就這樣濫竽充數,加入保安大軍。
 保安人員素質參差不齊,保安公司固然難辭其咎。民眾本身也有問題,常見的情況是,他們以收費高低作為最大考量,而忽略了最重要的素質問題,這種情況其實很危險,他們沒想到這種保安可能就是匪徒,或是匪徒的線人。
建立互動有利雙方
 很多民眾對保安人員的態度是矛盾的,他們一方面需仰賴保安人員保管住家財產,另一方面卻打從心底把保安員視為第三等人,對他們漠不關心。
 “民眾應改變思想,要對保安員好,要走向他們,並思考如何與他們建立更密切的關係。”馬來西亞人民社警總會長關志庭說。
 居民理應支持保安員,正當的保安員並不怕驗尿檢查,反而認為此舉能讓他們驗明正身。
 “居民與保安員的關係,是雙向的關係,居民需要跟保安員維持良好的關係。”他說。
 保安員也是人,也需要尊嚴及獲得尊重,關係的建立不外乎一顆心──將心比心。
收集資料有助監督
 90%民眾在聘請保安員時,並沒有了解其背景,更沒有讓對方做體檢驗尿、拍照、收集手指印及其他資料,這是最大的疏忽與漏洞,一旦發生事故,肇事的保安員逃逸,在沒有資料之下,人海茫茫中,要如何尋人?
 有些保安公司沒有收集旗下保安員資料,而警方也沒有辦法時常進行檢查,因此,居民協會應扮演好他們的監督角色,不管是本地保安,或是外籍保安,都要收集他們的資料。  
關志庭提出兩大問題,供民眾思考:
 1. 外籍保安員語言不通,他們如何阻擋竊賊進入看守的住宅區?
 2. 外籍保安員對本地情況不了解,不知道本地竊賊的特性、不熟大馬地區、本地語言及文化,他們怎樣做一個好的保安人員?
居民協會可做的事…
1.聘請素質較好的保安員。
2.不仰賴保安公司,親自收集保安員的資料,包括照片、手指印及背景資料。
3.每6個月安排保安員驗尿,確保他們沒吸食毒品。
4.每6個月安排保安員進行精神評估。
5.確保所聘用的保安公司,沒有將工作外包給代理。
6.若有需要,將保安員送去培訓公司訓練。


治安不靖保安員吃香 為淘金無奈淪為黑工(第2篇)

治安越糟糕,保安人員就越吃香,社區保安人員尤然。 社區保安,外籍人士充斥,更糟的是,這些外籍保安員,絕大部分都是非法的,基本上,我們就是請一個或幾個陌生人,在違法工作的情況下,來幫助保護我們的住宅財物。 
目魯(化名),來自印度的非法保安員,在抵馬之前,他不知道我國只接受尼泊爾籍的外籍保安員,他干的,其實是「黑工」……
23歲的目魯,圓圓的臉上似乎還殘留著一抹不愿逝去的嬰兒肥,但是,些許稚氣的臉上,神色卻帶有一絲郁郁寡歡的沉重,兩者顯得有點兒格格不入。
 他與來自巴基斯坦的同僚分駐兩地,共同扛起守護一個花園出入口的責任。
 目魯的英語,具有特別腔調,不易讓人聽得懂,我得一面專注傾聽,一面猜測他的說話內容。
朋友慫恿下離鄉
 進出的車輛相當多,他不停把保安亭的橫欄升高,讓車輛經過。我們就望著來來往往的車輛斷斷續續地閒聊,從周遭環境開始聊起,談到天氣,再談到他的背景。
 言談間隱約得知,他在朋友的慫恿下,到海外淘金。
 他的家鄉在印度德里,上有父母,下有兩位尚在中學求學的弟弟。
 談到家人,他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並說他與弟弟每晚都上網聊天。“我們用互聯網交談,每天晚上九點開始到凌晨,印度的互聯網是免費的。”
 但是,父母不會上網,他還是得給他們掛電話。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用雙手掩住眼眶,擦了擦,揉了揉。
 許是眼中進了沙。
 話題再繞到了工作上。第一次來馬來西亞,他在云頂工作,過后去澳洲短期工作,再回到大馬,擔任保安員。
工作兩個月再出境
 來馬工作很不順利,他只能工作兩個月,再出境……
 談到這裡,他越說越混亂無章,我有聽沒懂。
 是以旅遊簽證重復入境工作嗎?
 得不到答案。
 我望向他,他又在擦拭眼睛,沒有抬頭。
 停了一會,他似是喃喃自語:“以后我不會再到馬來西亞工作,這裡很麻煩,警察隨時檢查證件,又很難申請到工作准證,下次我要去新加坡工作。”這句話,我倒是聽得很清楚。
 對于他淘金不順的無奈,我竟找不到有效的話語安慰他。
 這個11月的某一個晌午,太陽煞是毒辣,一輛高大的四輪驅動車駛過,興許揚起了地上的沙塵,目魯再次擦拭眼睛……
人離鄉賤難發揮所長
 外勞,予大部分人的刻板印象,都是知識水平低的一群。但是,走入他們,你或許會發現到,事實不見得如此。
 米亞在吉隆坡怡保路一處公寓擔任保安人員,已有兩年余。
 他的專業是網絡工程師,在家鄉巴基斯坦時,他打的是公家工,當一名小官員,這是一份許多人稱羨的工作。
 然而,當日子像複印機不斷重復時,年輕的心向往外面世界、向往出外闖蕩。
 他不理親友的勸阻,來大馬淘金,受本地法令所限,他無法從事本身專業,最終只是當一名社區保安員。
 保安工作看似沉悶,他卻不介意。“當保安員是一份很好的工作,因為你能時時讓腦袋放空,有許多自己的時間。”
 看起來,他的確常處于“沉思冥想”狀態中,靜坐不動,但是要是有人找他談天,他也樂于以流利的英語,分享對人生的領悟:
 “很多人太愛做計劃了,時時都在計劃自己要什么,許多時候越計劃會越沒有,我們可以在一開始時想一想,過后就該讓腦袋放空……”
 像米亞這樣的保安人員或許並不多,但是,不管對方肚中是否有墨水,為了本身與家人的安全著想,我們是不是有必要對他們了解多一點?
政策草率苦了人民
(吉隆坡甲洞社區服務中心主任余保憑)
 保安員監守自盜、犯罪殺人案,令人關注保安素質問題。
 吉隆坡甲洞社區服務中心主任余保憑嘆息:“馬來西亞慣常是三分鐘熱度,有死人傷亡才緊張,才來實行某項制度,一旦時機過了又打回原形,往往讓人民陷入痛苦的困境中。”
 他希望政府在落實每一項制度前,先進行研究,在外籍保安員還沒來之前,應先有一套完善的計劃,以便妥善控制保安公司,收集保安公司及保安員的資料。
 “政府的漂白計劃,礙于腐敗貪污等問題,一直不能成功,人民無奈,商家也痛苦。造成他們請(外籍保安員)又不是,不請又頭痛。”
 他反問:“漂白計劃若是嚴格實行,控制得好,誰敢聘請非法保安員?但是,我們有一個很大的疑問,就是當局這裡捉(非法外勞)那裡放,一直不能解決問題,勞民傷財,市場也缺乏勞工。”
 “希望政府能檢討整個制度,不然,不知誰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鼓勵前軍警任保安員
 余保憑認為,政府應充分鼓勵與善用前軍警,讓他們培訓一般保安人員,同時也可以給予津貼,讓他們在風險較高的行業擔任保安。
 “以長期性的良性發展來說,政府應擬出一套津貼方案給保安公司,提供獎勵金,鼓勵保安公司聘請這些曾受過專業訓練的前軍警,並且減少聘請外籍保安員。”
 他指出,花園區的保安員,與居民起爭執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保安員不認得居民。
 因此,居民可針對一名保安員的服務年限,向保安公司提出要求,同時也要求保安員在交接工作之際,協助訓練新人。
缺乏監管安全成疑
 國內治安不靖,市場對保安人員需求極為殷切,坊間所謂的保安公司也就如雨后春筍般冒起。
 但是,這裡頭,估計正規保安公司只佔10%,余者都是非正規經營者,非法保安員大行其道,國內缺乏監管機制,導致保安“越保越不安”的情況,根據警方數據,單在今年首9個月,就有31宗涉及保安員的罪案。
 非正規保安公司氾濫,其中一個主因是有執照的保安公司,以“租牌”方式將保安工作分包出去。
 一張牌(執照)可以分包給數十個乃至100個人,執照持有者抽取1.1%佣金,換言之,分包商賺得一萬令吉,執照持有者便可抽取1100令吉。
 分包商並非使用自己的名義申請執照,若發生事故,隨時可以落跑,因此,其所提供的服務,難有保障。
非法保安員價廉沒保障
 國內著名保安服務公司Star CMS董事經理陳運鏹透露,其公司旗下的合法保安員,時薪是7令吉至7.5令吉。
 據知,坊間的非法保安員,時薪可以便宜一半,低至3.2令吉到4.6令吉不等。
 正規的保安公司,必須符合規格行事,包括每年都需向內政部更新執照、只能聘請價位更高的合法保安員、每年讓員工接受培訓、繳付員工公積金及社會保險,加上管理、財政及行政運作、員工宿舍、醫藥以及辦公室租金等。
 相比之下,一些不合規格的保安公司,以租牌方式操作,住家充作辦公室,讓太太充作書記兼會計,聘用非法保安員,不必付給公積金及社險,其成本無疑比前者低許多,也就能提供很低廉的保安服務。
 但是,這樣的保安公司可信嗎?


異國當保安員心無奈 為前途離鄉忍受思鄉苦(完結篇)

尼泊爾籍保安員,能光明正大在大馬當保安員,與非法保安員相比,他們無疑幸福得多。 但是,需要飄洋過海到異地工作,雖不至于悲情與蒼涼,但仍免不了一絲無奈……
尼拉占巴士奈(Narajan Basnet),來自尼泊爾,28歲。
 離開校門后,他便任職保安人員。
 他的工資是1萬5000尼泊爾盧比,約470令吉,這筆收入,一個人簡單生活還好,如果要養家活口,就分外吃力了。
 4個月前,在朋友的建議下,他決定到馬來西亞當保安,取賺令吉。
 當時,令吉兌尼泊爾盧比,1令吉可折換30尼泊爾盧比(現今可兌換31尼泊爾盧比),在馬來西亞最低薪金制下,他若是加時工作,每月的薪金,相等于在尼泊爾工作三個多月的薪金。
 若是每周犧牲休息日去上班,更是可獲取至少2000令吉的薪金,相等于在家鄉工作四個多月的薪資。
 他是家中老么,兄長都已離開老家在外組織家庭,從事小本生意,父親已逝世,老家就只剩他與母親兩人。
同鄉同住解鄉愁
 為了前途,他終于辭別相依為命的母親,踏上了同伴口中“工作理想,天氣很好,不會太熱”的這塊土地。
 即是家中最小的兒子,與母親相處時間又長,第一次出國,就要離家那么久,心中的思念與不捨,折騰得他好苦。
 同在異鄉為異客,思鄉的苦楚,同房的同鄉都是過來人,誰會不清楚?
 別擔心,這是正常的。
 同鄉讓他想家想個夠。
 他打電話回家,母親不想他牽卦,表現得很堅強。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他已漸漸適應異國生活,並走出最痛苦的想家階段。
 他與6名同鄉同房,7個人,剛好每週一人輪班一天,負責大家的膳食。
 雖然採用的是本地的食材與香料,但由于煮法不同,煮不出家鄉的味道。
離鄉5年 換來兩幢房子
 思巴哈杜(Ser Bahadur)今年43歲,在大馬任保安員快要5年了。
 他于首3年的合約滿后,再續約,如今合約快滿了。
 5年沒回家,他對家鄉與家人分外想念。
 當年離家時,他的小孩分別是9歲及4歲,現今大的已是少年了。
 5年的犧牲,換來的是在家鄉修建了兩幢房子,城市一幢、鄉間一幢。妹妹與孩子在城裡唸書,由母親照顧;鄉下的房子,則是太太、父親與家中其他成員同住。
 “我們還和其他姐妹住一起,房子不是很大,但大家都住在一起。”
 他的弟弟也像他一樣離鄉背井,遠赴沙地阿拉伯擔任司機。
 過去,思巴哈杜曾任尼泊爾軍人,軍階至指揮官,月薪為1萬3000尼泊爾盧比,約408令吉。
退出軍旅生涯
 薪水少,風險卻很大。
 在那個年代,尼泊爾左翼毛主義派叛軍肆虐,頻頻攻擊軍警人員。
 成立于1996年的毛派叛軍,一直企圖在尼泊爾境內推翻王室,建立憲政議會。到2006年,叛軍臨解散的前一年,已打死九千多人。
 思巴哈杜的家鄉,也被叛軍佔領,造成他無法回鄉,一旦回鄉,等同自投羅網。(★註)
 在親友的勸說下,他退出軍隊。
 不過,過往的軍旅生涯,奠下他日后當保安員的條件。
 5年前,在朋友的建議下,他決定到“薪水高”的馬來西亞擔任保安員。
 他有朋友到沙地阿拉伯任保安員,投訴當地氣候過于炎熱,相比之下,馬來西亞的好氣候成為一大優勢,再加上其他各方面條件,如政局穩定、天災人禍很少,吸引了許多尼泊爾同鄉前來。
 ★註:2007尼泊爾叛軍和政府達成協議,放棄武裝鬥爭,加入政府。
為淘金 或虛報資料
 尼泊爾以廓爾喀僱傭兵聞名于世。
 英殖民地時代,大英帝國聘用這些視死如歸,英勇兇悍的勇士,為他們打下許多江山。
 時移日轉,來到今日,庫爾喀僱傭兵依舊盛名不衰,世界多國充分善用這些優秀戰士。
 由于他們的價碼偏高,我國鮮少有人聘用他們,退而求其次,聘用有從軍或保安員背景的尼泊爾人。
 據了解,也有部分尼泊爾人並沒有這些背景,他們可能只是農民,為了到大馬淘金,虛報資料。
Star CMS Security Services有限公司董事經理陳運鏹:貪圖便宜 得不償失
 資深保安業者陳運鏹認為,保安人員犯罪問題,歸根究底,是顧客的問題。
 一味貪圖便宜,而妄顧素質的結果,便是聘請到低素質的保安人員,一分錢一分貨的道理始終不變。
 “這個問題,就像翻版影音光碟一樣,因為客戶有需求,才一直存在,若是客戶都拒絕聘用非法保安員,非法保安公司肯定無法生存。”
 陳運鏹是Star CMS保安服務有限公司董事經理,公司走得是比較高端的市場,旗下保安職員都是擁有准證的尼泊爾籍及本地保安人員。
 對于公眾如何選擇保安公司,他的建議很簡單直接:要了解保安公司的背景,不要貪便宜。
 不要嫌麻煩,要親自去對方的辦公室一趟,如果對方以住家當辦公室,或是辦公室設在偏僻高樓,內部陳設很簡陋,就只有一張桌子一位書記,那就要三思是否要採用對方的服務。
 他以Star CMS為例指出,公司擁有二十多年歷史、在巴生谷自資買下本身的辦公大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保障性相對高。
 何況,公司執照是使用他本身的名義,文件都是由他簽署,執照得來不易,違法的話,萬一被吊銷執照,就得不償失了,因此肯定得守法經營。
擁有准證 定期培訓
 Star CMS約有千名員工,尼泊爾籍保安員佔了三至四百人,余者為本地人。
 陳運鏹說:“我們擁有旗下保安員的個人資料,包括他們的家鄉住址、父母及手足的資料、手指印等,我們甚至會致電,確定其所提供的電話號碼及資料是真的。”
 其尼泊爾籍保安員都是正規軍人或保安員,每個人皆擁有內政部準證。
 員工定期培訓,是一項相當可觀的成本,陳運鏹透露,他每年都要為每一名員工花費250令吉培訓費。
 合法保安員的薪水也不便宜,根據最低薪金制,一名工作12小時的保安員,薪金不低于2000令吉。
 “員工是我們最大的資產,我們公司在聘有總經理、監工之余,還聘有專人作為員工與我之間的橋樑,若有任何問題,可直接向我匯報。”他解說公司管理手法。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