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09年8月18日 星期二

問題工程

5-8-2009
報導:潘有文
攝影:張智玟

宰牛場變白象計劃

登嘉樓蘇丹米占再那阿比丁體育場頂 蓋坍塌事件后,有一則新聞花絮引人省思。

當時,恰逢學校假期,體育場附近有許多人扶老攜幼前來,以倒塌的體育場為背景,用相機記錄下這經典畫面。

該 處成了一個“觀光點”,小販看準時機在那裡擺賣,與到來的“遊客”相映成趣。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親眼目睹問題工程,才能體會個中震撼。

因此,在雪蘭莪州公共賬目委員會副主席兼適耕莊州議員黃瑞林協助下,記者與 攝記兩人走一趟“問題工程之旅”,逛了數個“景點”,大開眼界!

花費3500萬令吉的宰牛場,目前雖已開始飼養和處理不多宰牛工作,但離盈利之路尚遠, 未知何時能擺脫大白象的標簽?
“問題工程之旅”第一站是耗資3500萬令吉的宰牛場,坐落于距離莎 阿南約70公里的八丁燕帶。

這是前雪州大臣基爾于2001年發展的計劃,佔地面積1800公傾,主要是希望通過集中宰牛解決環境污染問題。

對 此,黃瑞林說:“理論上,這個概念沒有問題,但是選錯地點才是大問題。”

“在計劃中途,有關方面才發現相關地理環境並不適合建造宰牛場,后 來水源供應也成問題,因為未獲得水務公司的水供安排。”黃瑞林回溯宰牛場面對的情況。

運作不良地點遠

不僅如 此,由于地點偏遠,少人願意把牛送到宰牛場宰殺,以致宰牛場運作不良,收支平衡遙遙無期。

因此,除了宰牛場內一塊土地租給某間飼養羊只的公 司,價值數百萬令吉的機器依然紋風不動,不知何時才能“大顯身手”。

從八丁燕帶大路口進入宰牛場尚有4.8公里的路程,一路上皆是沙地,顛 簸難行,加上之前有不少私人羅哩到此偷沙,造成路面處處坑洞。

如今,現任州政府派人駐守防止偷沙,唯路面依舊不平,不適合一般轎車行駛。

耗 資3500萬令吉

從大路口進到宰牛場有4.8公里路程,一路是沙地且坑洞處處。
308 大選過后,黃瑞林曾回返宰牛場巡視,當時並未有任何改變;當他帶著記者重遊舊地,卻發現已有千頭牛只在場內,並有數名工人負責照顧牛群。

該牛場經理再益對于媒體到訪相當緊張,一直陪伴在側,並聲明不能拍攝屋內的宰牛機器,同時聲稱該公司已在當地運作近3年時間。

他表示,該 處有1546只牛,平均每天供應雪隆一帶兩間霸級市場七八只牛,牛肉批發價格大約是每只2000令吉。

耗資3500萬令吉的宰牛場,每日宰殺的牛只不上10頭,即使有關方面已在亡羊補牢,但想要除去大白象這個標簽,還是一條長遠之路。

宰牛場內依舊未能正式“開工”的數百萬令吉機器。有關方面不 允許媒體進入宰牛房內拍攝內部情形。

逾億令吉 荒蕪公路

全長20.5公里的公路,值價1億1800萬令吉,車流量少得可憐,黃瑞林謔稱可將之做 為飛機的起落跑道。
全長20.5公里的公路,值價1億1800萬令吉,平均1公里超過500萬令 吉,但車輛流量極低,這怎不算大白象呢?

黃瑞林站在這條位于適耕莊的第4條橫柏(Cross Ban Empat)的路上,5分鐘內未見一輛汽車經過,空曠與安靜得令人難以置信。

“萬一發生什么緊急事故,這裡是一條不錯的飛機起落跑道。”黃 瑞林這樣的形容,實在有些黑色幽默。

黃瑞林以達到時速限制飛馳,前后並未有車子出現,只是偶爾有一輛車子從路旁殺出,然后龜速行駛,可見這 條路是多么孤獨,在這裡學駕車應該是不錯選擇!

好看不好用即白象

雪州高級行議員郭素沁對于白象的定義是:“中看不中用,好看不好吃的計劃即是白象!”

提出一個計劃,卻未妥善規劃,政策朝令夕改,將成為有 心從中獲取非法盈利者的溫床。

同時,當計劃趕不上政府政策的變化時,就會造成一些工程停頓,甚至最終全盤放棄,以至為政府與私人公司帶來損 失。

知多一點點:

白象一詞源自英文White Elephant,並不只是指罕見的白象,同時是形容昂貴卻未能帶來巨大經濟效益,以及使用率極低的資產。
此說法來源與泰國有關,該國盛產白象, 若國王不喜某人,即會送他一只大白象。這人礙于白象即特別珍貴且受到保護,不能隨意宰殺,只能花費巨額飼養費,直至家道衰敗為止。

3000萬 度假村難回本

小鄉村內的度假村,遊客不多,反而是村民常來看海、聊天和溜躂。
近 3000萬令吉的度假村,30年內都回不了本!

雪州雙溪班江(Sungai Panjang)區的雙溪多蘭妮(Sungai Hj. Dorani),有一間始建于2001年,2005年峻工,耗資2980萬令吉的“D縁uara Marine Park”度假村。

這個位 于河口的度假村,原本只擁有13間水上小屋(Chalet),后來再把原本充作小商店的店面改為公寓,才增多了10間公寓。

州政府盡 力挽救

度假村原本的停車位由于土地下陷一尺,英雄無用武之地。
小 屋與公寓每夜住宿價格介于110令吉至170令吉之間,若以最高價計數,並假設每天住宿爆滿,30年后才可能達4000萬令吉的回酬。

但 是,仔細推算,度假村不可能每天客滿,去除這個可能性,以及基本開銷,30年后開始有盈利的機會極低。

“目前州政府只是向管理的私人公司征 收7500令吉租金,而且還鼓勵公務員到此開會和住宿。”對于這樣一個難以回本的工程,黃瑞林表示現任州政府只能盡力挽救而已。

觸目所及, 這個位于小鄉村內的度假村,遊客並不多見,反而成為村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看海、聊天和溜躂的好地方。

或會成廢置建築

原 本興建此度假村的另一目的,即是希望遊客可坐在梯級上,觀看往來度假村內停泊的漁船,體驗小村莊風味,且還設有快艇載遊客出海的服務。

但這 個設想看來無法達標,只有村民早上聚集在此買魚,而其中一艘快艇已廢置一旁 。

最令人擔憂的是地陷問題,尤其是原本充作停車位之處,土地已 明顯下陷1尺有余,導致停車位如同虛設,河岸旁的梯級也同樣出現下陷情況。

綜合所見,這個度假村無疑是經典的大白象,現今僅是嘗試維持下 去,難保終有一日成為令人感嘆的廢置建築。

百萬公廁 泛人問津

百萬公廁乏人光顧,還曾不幸遭醉漢的車子撞及而“破相”。
公 園內有一座耗資百萬令吉、乏人問津的豪華公廁,你說奇怪不奇怪?

吉隆坡泗岩沫國會議員林立迎表示,這座約五六年前建峻的百萬公廁,建在甲洞 孟加拉拉鎮湖濱公園內,由于使用率偏低,令人覺得它是個不切實際的白象工程。

有關當局以美化公園為由,建起這座華麗的公共設施,擁有從外國 入口的設備和飾品,引起輿論一片嘩然。

管理失當骯髒不堪

事隔一年后,該公廁因管理失當,內部一些設備操作失 靈,空有堂皇外表,裡面卻有多處骯髒不堪。

由于擔心這座百萬公廁遭宵小光顧,竊取昂貴物品,原本的收費亭變成保安人員專用之處。

“有 關方面聘請保安人員,說是為了看守公園,實際上卻是為了避免公廁遭人破壞。”林立迎認為,當局只是以一個看來合理的理由,保障公廁的“安全”。

據 報導,2005年時,一名醉漢的轎車失控撞向百萬公廁,撞毀公廁其中一個部分,豪華公廁因而“破相”!

3大種類 問題工程

問題工程大多涉及3方面,即白象工程、豆腐渣工程和廢置工程。

(一) 白象工程:華而不實,大而不當,使用率低的工程。
(二)豆腐渣工程:偷工減料,導致工程坍埸或出現紕漏。
(三)廢置工程:半途停建工程。

千 萬會堂廢置不用

耗資1000萬令吉的市政局民眾會堂的用途,只是充作全國大選計票中心,以及公眾打羽球之處?

林立迎 指出,坐落在孟加拉拉鎮(Bandar Menjalara)的民眾會堂,一年內的公開活動次數極少,“我曾申請舉辦一些活動,但當局卻以不要涉及政黨為由,拒絕我的申請,同時我還聽聞連舉辦婚 宴也不能,理由是會弄髒場地。”

另一方面,他相信少人使用的原因可能是租金過高,以致一些活動主辦單位卻步。

斥巨資建了一座民用公共場所,卻只在5年一次的大選派上用場,未能物盡其用,或方便人民使用,令人不解有關當局用意何在。






缺乏規劃浪費公帑

我國的問題工程時有所聞,納稅人心 疼繳的稅金用在不切實際之處,但問題工程創造者卻樂此不疲的推陳出新!

工程讓涉及者有利可圖,能打造風光的外表,卻往往缺乏完善規劃,以致引發一連 串問題!

雙文丹國際胡姬園一度是許多遊客愛到之處,如今卻是一座荒園。
雪 州雙文丹國際胡姬園(SERENDAH INTERNATIONAL ORCHID PARK)曾經種植超過100種胡姬,許多遊客皆愛到此遊覽,一度是不少網友熱烈推介的大馬旅遊景點。

2007年后,胡姬園驟然變色,只剩 下空蕩蕩的園地和枯萎的胡姬,一幅殘垣敗瓦景象。

胡姬園變“叢林”

《2007年總稽查司報告》指出,國際胡姬 園最初的預算是800萬令吉,建峻后成本達到1564萬令吉,如今尚欠銀行貸款,但整個計劃已停止運作,荒廢成為“叢林”。

雪蘭莪公共賬目 委員會主席兼雪加影州議員李成金表示,這項210公頃土地發展計劃的概念始于1999年前朝州政府執政時,計劃中89公頃是胡姬園,其余土地建造民宿,配 合發展旅遊業,2002年正式峻工和對外開放。

李成金表示,現任雪州政府已聘請律師團,研究國際胡姬園計劃是否涉及濫權,然后將採取法 律行動對付相關人士。
耐人尋味的是,這項州政府農業發展機構與私人公司聯營的計劃,前者僅佔40% 的股份,不只提供土地,還負責向銀行貸款。

因此當國際胡姬園停止經營,州政府面對須繼續清還銀行債務的窘境。

每月須還 利息

“目前國際胡姬園已關閉,州政府每個月還在付還利息,這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這項工程留下許多疑問,現任雪州政 府已聘請律師團,研究這項計劃是否涉及濫權,然后將展開法律行動對付相關人士。

民聯政府接管雪州之后,積極調查問題根源,同時撤換雪州農業 發展機構(PKPS)總經理,決心查明真相。

原本州政府與私人界這項合作獲利方式已疑點重重,爾后還在一片好景之下,突然在短期內淪為荒 園,不禁使人揣測背后是否存在某些不為人知的秘密,這或會是此白象計劃的真相!

500萬工程 淪為廢墟

Bukit Kemuning Resort荒廢多時,屋頂瓦礫遭破壞、滿地垃圾、雜草叢生和滋長蚊虫,又一“白象”經典下場。
距 離瓜雪6公里,前往瓜雪螢河的路旁,有一項已運作一段時間,最終遭廢置不用的問題工程!

瓜雪縣議員劉丹和瓜雪獅子會主席鄭平不約而同指出, 武吉伯林(Bukit Belimbing )的武吉格慕寧名勝(Bukit Kemuning Resort)這座建築物已有10年歷史,但約于四五年前廢置不用。

耗資500萬令吉

在前兩任州務大臣丹斯里 阿布哈山時期,耗資約500萬令吉建造這座旅遊諮詢中心,同時提供住宿和建有不同的體育設施。

鄭平認為,該座建築物淪落至斯,主要原因是經 營不善,人流和反應不如預期,最終有關當局選擇置之不理。

現場數座建築物大部分骨架猶在,主建築物寫著Bukit Kemuning Resort的g字已半邊脫落,其他一些體育設施建築與客房的屋頂已經破損,癮君子也前來偷值錢的物件,如鐵欄杆和屋瓦。

所有建築物前后皆 長滿雜草,垃圾隨處可見,積水處滋生蚊虫,記者遭蚊子叮了一口,一度還擔心因此患上骨痛熱症。

寧可置之不理

中 心營運期間,鄭平曾在此參加氣功活動,對于該處設施留下印象,因此在它完全廢置之前,鄭平曾向有關當局申請將該處充作聖約翰救傷隊的訓練中心。

但 經過數次“人球”經驗,遭相關方面指來點去,始終未知何者才是“正主”,遞交出去的申請書石沉大海,音訊全無。

劉丹表示,當局的心態像是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即是自身無法管理,也不想讓別人使用的心態。

當地媒體曾報導武吉格慕寧名勝的情況,但有關當局採取“你有你吵,我 就是不理”應對方式,最終不了了之。

不切實際的工程已令人齒冷,將問題工程置之不理更是不可原諒,人民繳交稅款,希望獲得更好的發展,卻不 斷出現廢置計劃,怎能不令人民意難平呢?

體育館 中看不中用

登嘉樓耗資2億8000萬的體育場頂蓋坍塌,喚起更多人關注白象和豆腐渣工程。
今 年6月2日早上9時,耗資2億8000萬令吉的登嘉樓蘇丹米占再那阿比丁體育場頂蓋,突然像骨牌效應般塌了下來,壓毀一輛轎車和3輛摩哆。

頂 蓋之下原是貴賓席,所幸當時並無賽事,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這座體育場是配合第12屆馬來西亞運動會而建,內部設施包括足球場、橄欖球場、鉤球場、草地滾球場、壁球場和2座保齡球場,平時則是登州足球隊的訓練場。

能 容納5萬人

登州約有100萬人口,這座體育場能容納5萬人,若該處舉辦一場體育活動座無虛席,相等于全州有5%的人口聚一起,對這 個地廣人稀的州屬而言是一項盛事。

一年之中,在此體育場舉辦盛大且入座率高的體育競賽並不多見,場內的體育設施未能吸引大量民眾,因此這間 2億8000萬的體育場像是富有但孤獨的老人,等待“親人”探望 。

游泳館變計時炸彈

另一邊廂,登州另一座花 費1億8000萬令吉的峇都布洛綜合遊泳館,在啟用短短一年后,從國際泳賽和跳水賽舉辦場地,變成舉辦普通賽事都成問題的體育場館,其惡化的速度之快令人 驚嘆。

泳池內滿是生鏽的痕跡,泳池圍牆外的石柱也已破損,底層的攝影室除了沒有電供,地上已長期積水,像是“小小游泳池”。

曾 辦過國際賽事的游泳池館,如今處處斑駁,骯髒不堪,甚至跳水台和跳板等設備已不妥善,以至瓜登市政廳需設立告示牌,要求公眾勿使用跳水設備,唯一保養完善 的設施是場館入口處的兒童游泳池。

數以億計的工程尚且如此掉以輕心,管理和維修情況皆不及格,難以想像那些千萬令吉、百萬令吉,或數十萬令 吉的工程,其中隱藏著的危險性,像是計時炸彈,一旦爆發 將為國人造成財物損失,甚至人命傷亡。

擱置房產 令人頭痛

林立迎建議讓私人界外包建峻卻不成功的工程,給這些工程一個重生的機會。
類 似雪州這樣人口較為密集的州屬,目前較為頭痛的問題反而是房屋計劃擱置問題。

雪州高級行政議員郭素沁指出,“這些未能繼續發展的房產,並不能視為白象。”

她解釋說,以吉隆坡國際機場為例,就她的觀察所得,其使用率未 有如曼谷機場和新加坡機場來得高,甚至未必及得上本國的廉價機場,但不能因此形容它為白象。

再者,早期興建布特拉再也時,同樣有人認為它可 能會是另一只白象,但正式使用后 ,雖然未能完全發揮功能,但已達到基本的使用要求。

外包或讓工程重生

與其讓 完工的公共建築廢置不用,不如外包(Out source)私人界,讓這些工程重生!

吉隆坡泗岩沫國會議員林立迎的選區中,坐落在盛蘭園 (Taman Sri Sinar)的一個小販中心,由于地點不當,以致小販和顧客敬而遠之。

他指出,另一個地方是燕美路后面的人民市集 (Pasar Raya Rakyat),面對同樣的情況,商販和消費人寧可在原本的后巷進行交易,也不願使用人民市集。

顯而易見,這兩個 工程的共同點即面對人潮問題,事前未有妥善的規劃所致。

但是,既然米已成炊,唯有盡量使這些工程起死回生,林立迎建議其中一個方法是外包現 有工程。

“有關當局可以公開招標,要求有興趣的私人界提呈建議書,獲得工程者需繳付租金,然后在期限內,例如用兩年時間去經營,若未能取得 滿意的成績,再開放經營機會。”

林立迎這項建議有積極的一面,只要肯嘗試各種使問題工程起死回生的方法,奇蹟可能就在燈火闌珊處。







全面考量杜絕白象
規劃無方,白象工程是令人不滿的負 擔,但經營有道,白象有機會變成盈利的配方!

華而不實的工程像是生米煮出過多的熟飯,若能及時為超額米飯找到食客,或許可以力挽狂瀾。

更 正錯誤僅是權宜之計,避免工程計劃帶來虧損,事前做足功課和減少貪污,才是遠離白象計劃的王道!

當政者懂得向發展商提問:“這計劃能賺錢嗎?”以及“是否有足夠的經濟能力?”才能避免 出現廢置計劃。
任何一項建築計劃,尢其是商業、屋業、體育場館,人氣決定其經濟和使用價值,因此事 前的種種考慮,包括地址、環境、預估人流量等,皆應在判斷範圍內。

在人口眾多的地方,由于建築物的使用率高,經濟回酬成正比,因此能降低白象計劃的幾率,但這並不是絕對的答案,一切取決于計劃發展者的規劃與研究工作。

雪 蘭莪州高級行政議員郭素沁表示,一些人口較少或人口不集中的州屬或地區,更容易發現不符合經濟效益和人民利益的計劃。

建築工程有甜頭

建 立一棟建築物,從開始至完工,中間牽涉許多細節,負責有關工程的相關人土,尤其政治人物的朋黨,能從中嘗到不少甜頭。

未經過謹慎規劃與考量 的建築計劃,實用與否是個大問號,然而,基于能讓工程參與者獲利,有關方面卻堅持繼續推動相關工程。

以常理度之,只為個人口袋利益堆砌的工 程,想當然爾難以獲得實質的經濟效應,安全水平同樣存疑。

況且,每個環節抽取各自的利益之后,影響建築材料的成本,極可能出現偷工減料情 況,最終演變成容易發生意外的豆腐渣工程。

避免出現 問題計劃

郭素沁指出,人口較少或不集中的地方,容易出現問題工程。
民 聯執政雪州后,郭素沁坦言從雪州州務大臣丹斯里卡立身上,學習如何避免出現廢置計劃。

她表示,面對發展商的申請,曾在商業領域取得不俗成就 的大臣總會提問:“這計劃能賺錢嗎?”以及“是否有足夠的經濟能力?”。

隨后,州政府會調查發展商的經濟背景,以確保該發展商的財力能夠承 擔有關計劃的開支。

“當然,一些發展商討厭這樣,但我們的出發點是不希望出現太多的廢置計劃。”

發展商從無到有,創建出一棟 實用和具經濟價值的大廈,不只是紙上談兵,同時需要高瞻遠矚,預估該項建築的存在價值。

換言之,獲得市場認同與瞭解需求,才能把建築計劃發 展得有聲有色。

交通圈種竹 不實際

花費400萬令吉的金馬崙丹那拉打巴士總站,因建築上的缺陷造成人民不願使用,最終遭拆 除。
駕駛人士經過交通圈時,看到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竹子,會有怎樣的感受呢?

雪州公 共賬目委員會主席李成金指出,曾有官員提出在萬宜的交通圈種竹,而且是匯集各國的竹類,以美化市容。

一般車主聽了這個建議反應如何?也許都 會搔頭而問:“駕車時誰會看竹啊?而且竹會擋住視線,讓人無法看清對面的交通情況。”

顯然這是一個不實際的計劃,除了以上的憂慮,不同種類 的竹子是否適應大馬的土質和氣候,尚是一個疑問。

花費財力和物力種植不同的竹子,加上平時照顧竹子的費用,卻未達到有利人民的具體效果,此 種建議著實有待商榷。

華而不實 浪費金錢

由于人口密集地區的建築物使用率高,經濟回酬成正比,因此能降低廢置計劃的幾率。
一 項計劃未經過週全的考量和討論,很容易引人垢病。

李成金指出,靠近河邊的加影體育館,作為市民的運動場所,以及舉辦體育活動,並無不妥,卻 有官員希望可以將之擴建為大型廣場,以提升經濟效益。

提出建議的官員以吉隆坡獨立廣場為藍本,要求在體育館的底部設立停車場、商店和活動演 出的劇場,藉此吸引商家和增加人流量。

乍聽之下,這個建議委實不錯,集體育、休閒和商業活動于一身,有機會獲得市民的支持。

唯, 經李成金等人深入推敲,發現這個建議華而不實,極可能造就另一只白象。

首先,加影並非如吉隆坡般人口高度密集,以及具備高消費能力,改建后 的體育館提供了許多設施與服務,卻沒有龐大的需求量,等同浪費。

其次,由于體育館靠近河邊,必須考慮土質是否堅實,以及若出現河水上漲水淹 地下廣場,那將造成無法估計的損失。

李成金指出,與其把經費花在事倍功半之處,不如增建和維修社區內的體育和基本設施,使市民有個隨時可以 運動和活動的場所。

經營得當 轉虧為盈

雪州水果園表現漸入佳境。
經營與 監管得當,問題工程變成生金蛋的母雞!

在眾多雪州的計劃中,約有1500英畝的雪州水果園(SELANGOR FRUIT VALLEY)算是一個異數,由原本1000萬令吉的大數額虧損,逐漸跨入盈利軌道。

2003年,雪州水果園投入發展后,高達千萬令吉的賬 目赤字不禁令人懷疑這又是一個問題工程!

兩年后,即2005年,虧損額度降至600萬令吉,但這依然並非理想的情況。

作 旅遊景點吸引訪客

如今,雪州農業發展機構子公司負責監管這座水果園,收入和開支成正比,每月盈利介于10萬至20萬之間,表現漸入 佳境。

水果園的重點產品是楊桃,其他水果如火龍果、紅毛丹、番石榴、酸柑及西瓜等,皆有各自的市場,僅是去年,出口至歐美及西亞國家的總數 就已高達190萬令吉。

此外,水果園也是許多遊客喜愛的旅遊景點,每年能吸引5萬名訪客,銷售水果與旅遊雙線發展,只要持續經營和開拓市 場,雪州水果園賺取可觀盈利的日子指日可待。

行人天橋 使用率低

聯邦5號公路其中一座天橋鄰近學校,由于天橋過高和過斜,導致學生和家長皆選擇在校工指 揮下過馬路。
14座行人天橋使用率低,令人傻眼!

通往雪州加埔和沙白安南等 地的聯邦5號公路(Jalan Persekutuan 5),駕駛者會看見不少行人天橋出現,雪州適耕莊州議員兼雪州公共賬目委員會副主席黃瑞林曾一一數算,竟然達14座之多。

由于該處汽車行駛 速度極快,建造行人天橋無可厚菲,但是每一座天橋約花費100萬令吉,卻少見附近居民使用,淪為政黨掛黨旗和乞丐的安樂窩。

在聯邦公路建立 天橋是中央政府的社會責任之一,因為他們收取了人民和州政府的稅收,但是,黃瑞林說:“有關方面是否曾謹慎研究其可行性呢?”

記者與黃瑞林 在一處靠近學校的天橋旁觀察,上午班學生放學時間時,只見校工揮著兩面旗子,指示飛馳而來的車輛停車,讓踩著腳車的學生、騎著摩哆或駕著汽車的家長越過馬 路。

在約20分鐘內,竟然無一名學生或家長使用鄰近的行人天橋,到底這是怎么一回事?

該校工表示,由于天橋的建築過高和過于 傾斜,曾發生背著厚重書包的學生不慎跌倒的情況,因此學生都不愛用天橋。

筆者曾看過一些地方設有摩哆與腳車共用的行人天橋,雖然設計簡單, 但是實用,在車速極高的聯邦5號公路,卻未見這樣的天橋。

由此可見,當時執行這個計劃的有關方面並未妥善研究,以致這些行人天橋成為讓人滿 腹疑問的工程。

問題工程逐一曝光
近7年 來,部分問題工程先后在媒體曝光,大略列出如下:
日期 事項
2004年5月21日 第二中環公路甲洞高架天橋橋 墩龜裂。
2004年9月25日 柔佛班蘭醫院滋生黴菌。
2004年10月11日 椰殼洞大道土崩。
2004 年10月23日 外貿大廈原訂1997年完工,但逾期7年竣工,成本從1億6700萬令吉增至2億8751萬令吉。
2005年4月28日 國會大廈漏水。
2007 年3月22日 布城第9區疑排水系統出現問題導致水泥崩洩。
2007年4 月11日 布城移民局總部水管爆裂。
2007年4月28日 布城企合部底樓的多元用途禮堂在週六發生天花板坍塌。
2007年4月30日 位于大使路的吉隆坡法庭綜合大廈的秘書辦公室天花板坍塌。
2009年4月 2006年花費400萬令吉金馬崙丹那拉打巴士總站在迅速建成啟用后,因建築上的缺陷,導至巴士業者及人民不願使用,最終淪落被拆除下 場。
2009年6月2日 登州貢巴達體育館頂蓋坍塌,壓毀一輛汽車,無人 命傷亡。






發展計劃以民為先
形象工程:“白象工程看來像我,聽 來像我,但不是100%的我!”

許多國家有自己的形象工程,有者成為該國地標,提升國家知名度,吸引遊客到訪,法國的巴黎艾菲爾鐵塔即是一例。
至 于我國,吉隆坡國際機場、國油雙子塔、吉隆坡塔等,皆屬于形象工程。

形象工程在規劃與執行過程中,做出任何一個不恰當的決定,就能變成勞民 傷財的白象工程,因此當政者施行發展計劃須以人民為先!

吉隆坡國際機場未能在區域航空方面取得核心地位,但依然是國內重要的基本建設。
提 起鳥巢體育館,想到中國北京;提起凡爾賽宮,法國在腦海中出現;提起比薩斜塔,意大利即是答案,凡此種種,皆能令人對相關國家有所聯想。

形象工程創建之初,往往會引發爭議,北京鳥巢體育館就曾遭批判不切實際,但經過北京奧運會的洗禮之后,證明其實用與存在價值。

精專于房地 產事務的顏炳壽律師指出,一項發展計劃是形象工程或淪為白象工程,往往由所設定的目標、判斷和執行情況而定。

策劃單位責任大

例如,建造一間國家博物院,目的是展示和收羅國家的珍貴文物,向國人和外國遊客展示國家文化。

就經濟價值角度而言,博物院的價值無法比 擬其他大型商業建築,但其文化價值卻是無遠弗屆。

因此,當目標是以展現國家文化為主,博物院自然而然是國家的形象工程,肩負宣揚國內各種文 化。

顏炳壽指出,是形象工程或白象工程,往往取決于其目標、判斷和執行情況而定。
清 楚定位一項工程的目標后,隨著是決定有關發展計劃的內容,顏炳壽說:“打個比方,進行某個基建設施之前,就要決定要做多大的規模。”

工程大 小與否,胥視該工程是短期計劃或是為未來需求而設,策劃單位必須具備良好的判斷能力。

當年,政府打造吉隆坡國際機場,目的之一是成為區域性 的航空中心,因此斥巨資投入這項工程之中。

“未料,我國此舉引起區域性競爭,許多國家爭相仿效,建造大型國際機場。”

避 免人為因素

目前,雖然吉隆坡國際機場未能在航空方面取得東南亞的核心地位,但依然不失為國內重要的基本建設,同時為未來20至30 年內,我國機場不斷上升的客運量做好準備。

發展計劃的整個藍圖,將是有關工程是否化身白象的關鍵部分,因為一旦判斷失衡,將浪費人民的金錢 和影響當政者的形象。

“因此,任何一項白象工程極可能是判斷失誤所致!”換言之,顏炳壽相信人為因素是關鍵原因。

一子錯,滿 盤皆落索,尤其是與國家人民相關的工程,掌控國家資源者的任何一項決定拍板定案后,再也難以挽回,因為它花費的是納稅人的錢,並且在生活中影響千千萬萬的 人民!

有效監察 減少紕漏

歷年總稽查司報告揭露許多工程存在問題。
發展計劃進入執行部分,若監督不當,可能也會是一項豆腐渣工程,輕則損害人民財物,重則致傷或奪取人命。

按常理推測,工程師不會拿石頭 砸自己的腳,因任何一項失誤的工程設計皆會影響工程師的名聲和專業,因此工程出現問題,最大的可能性即是施工過程出現疏忽。

“誰也不想發生 災難,因此必須嚴謹的監督工程。”顏炳壽認為頻密巡視工程進度,將能降低工程出錯的幾率。

有效的監察施工情況,並不只在建築工程方面,同時 包括各環節之間是否涉舞弊或貪污,避免過程有人撈取利益,導致成本不足而紕漏百出。

妥善做好 資源分配

政府應逐項解答人民對工程的疑問,人民得到滿意的解釋,自然會給予全力支持,不會視之為 大白象工程。
事分輕重緩急,發展計劃亦是如此!

顏炳壽認為,妥善的分配資源是減少白 象工程的可行之道。

假設有數個工程需要同時進行,分別關係不同的政府部門,各部門應先協調誰先進行。

他表示,不管是教育部、 衛生部、國防部,以致其他部門,皆有各自的存在價值。

例如,一般人認為國防部處理的事項與生活並不相關,但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這個部門對 整個國家的安全尤為重要,因此在分配資源時,也必須謹慎視之。

許多工程 存在問題

去年公佈的《2007年總稽查司報告》揭露許多工程存在問題。以 下摘錄一些內容:

●彭亨馬蘭警區總值1160萬令吉工程完成78%后被擱置,另17塊荒廢地段變成非法木屋區和商業樓。

●雪 州瓜雪自然公園行人道旁的欄杆生鏽坍塌,一直無人處理。

●2004年建竣的登州肯逸湖與拉西河瀑布觀景大樓,稽查報告出爐時,各項設備還未 準備就緒。

●耗資24萬令吉的沙巴京那峇魯公園熱水儲存槽,2004年故障后就沒有維修過。

●吉隆坡拿督克拉末巴剎中心計劃 失敗,導致成本增加3846萬令吉,工程耗時5年仍未完工。

具體解釋 避免民怨

發展計劃判斷失誤,將出現許多華而不實的工程。
說 清楚,講明白,才能贏得支持。

對于政府的某些政策,民眾出現負面反應,認為那是在浪費公帑,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緒呢?

開 誠佈公說政綱

顏炳壽相信,那是由于政府未能向人民具體解釋和交代來龍去脈,因而引起民怨。

“就政治角度來看,開誠佈 公的說出宣言和政綱,才能贏得認同。”

情同此理,政府施行任何工程皆與人民有關,如果人民對于政府的決定只能霧里看花,豈能安心地接受這些 安排呢?

“南北大道工程開始執行,反對聲浪不斷,但如今你我能想像沒有南北大道的日子嗎?”

讓人民知道細節

有 些工程並不如人民設想般存在許多問題,或者視之為“大白象”,只要政府讓人民知道每項工程的細節,逐項解答人民對工程的疑問,人民得到滿意的解釋后,自然 會給予全力支持。

這種簡單的道理,在大馬的政治環境中知易行難,但人民也許不是期待政府即刻達到要求,一步一步走上這條路應該也不是太困難 的事吧?

律己律人 免生弊端

在 野時監督政府揭發問題工程,在朝則自我檢視內部弊端!

雪蘭莪公共賬目委員會兼加影州議員兼主席李成金說:“民聯嚴格要求代議士和工作人員謹 守紀律,絕對不允許營私舞幣和濫用公款,秉持透明度、公信力和良好行政的原則服務人民!”

308政治海嘯后上台的雪蘭莪民聯州政府,在野時 扮演監督者的角色,揭發一宗又一宗不利人民的事件,如今搖身一變成當權者,若不律己律人,將令人難以信服。

李成金坦言,執政者不太適合似在 野般以“爆大鑊”式揭發弊端,而是用一種更恰當的方法處理。

在野期間,由于缺乏資源,只要掌握蛛絲馬跡,就要揭發出來以構成輿論壓力。

他 表示,在朝能夠充分掌握事件的來龍去脈,因此通過內部調查的方式,糾正失衡的事項較為恰當。

不管是國陣或民聯,當政者須以人民利益為依歸, 否則當國人發出震天怒吼,屆時才驚覺事態嚴重時,為時已晚也!

錯誤規劃 全民遭殃

發展計劃實行之前,未仔細研究即倉促發佈消息,也是許多計劃無端 遭擱置的原因。

雪蘭莪州高級行議員郭素沁指出,吉隆坡國際機場最初的提議是建在雪蘭莪的武吉柏倫東(Bukit Beruntung),后來才圈定在現今的雪邦。

當時許多產業投資者已涌至武吉柏倫東,未料政府轉換機場地點,使這個投資熱門點從沸點降為 冰點,以致目前該處出現許多房產十室九空。

“這即是一種錯誤規劃(Wrong Planning),令后來接手者補救得非常辛苦。”

發 展一項計劃若只想急于顯示華麗的外表而不仔細審核,最終吃虧的還是任人魚肉的人民。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