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2年6月10日 星期日

賭博有害



18/03/2012

賭博非文化是惡習(第1篇)

信心戒賭會熱線電話:017-238 1900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馬來西亞信心戒賭會總幹事林萬興強調,大馬華人的賭博問題,都是從新年開始!現在,最嚴重的就是賭球問題!
 目前,新年聚賭和賭球現象,廣泛發生在青少年之間。令人擔憂的是,大多數家長並未關注到子女賭博的問題……

年6月,信心戒賭會在霹靂州一所獨中舉辦講座時,發現在逾千名赴會的學生中,有70%舉手承認農曆新年期間有賭博,20%則承認有賭球。
 賭博是農曆新年期間的娛樂文化嗎?對此,信心戒賭會副總幹事李金興表示,“新年賭博確實是一個陋習。不但打開方便之門,也不斷在撒賭博的惡種。許多賭徒多是從家庭開始學習所謂的小賭怡情,卻漸漸地小賭移情了。”
 林萬興補充,“我要強調,賭博不是文化,是一個消耗生命的惡習。家庭裡的長輩必須警惕:賭博的習性,是從新年開始。”
 總結近年來的戒賭輔導經驗,林萬興強調,“當前最嚴重的,還是賭球問題!尤其要注意中學生賭球問題。”
賭球最嚴重
 他指出,賭球有兩大要命特點:首先,錢的運作上,只用手機和電腦來運作,以致很難去控制。同時,足球屬于全球熱門運動,涉及對象跨越年齡層,包括中學生都會涉及。
 “賭球,好比把賭場搬回家裏。”他繼續說:“現在的情況是,起初賭徒仍可以利用現有資金償還賭債,但一個月后,他們無法償還賭債時,就會上門要求協助擺脫賭癮。”
 最令人擔憂的是,賭球,通常是賭后才付,結果更容易使人賭博失控,輸到一塌糊塗。甚至,鋌而走險,借高利貸,希望下一盤可以翻盤。
 “奉勸大家:賭球是無底洞,殺傷力和危機更大!尤其是,雙薪父母容易忽略監督孩子行為,戒賭會輔導的個案當中,很多孩子已經無法控制賭球行為,將賭球變成學校的社交話題。”
 他語重心長地強調,“孩子對球星衣的追求合理,但為了肯定自己眼光,參與賭博行為,就不對。請家長務必關注孩子的賭球行為。”
家長不當一回事才可怕
 信心戒賭會居鑾分會課程導師羅毓稚透露:“從臺灣嫁來大馬后,我發現,本地華人的賭博氛圍嚴重,並且,動不動就會向神明討真字。”
 2007年,從事幼兒教育的她,自告奮勇扶持居鑾分會,純粹只是想“走出教會,回饋社會”,“我們的孩子,尤其青少年,已經廣泛遭受賭博荼毒。”
 “從青少年這一代,開始灌輸賭博教育,是杜絕賭博問題的最好方式。雖然,這不容易做,但戒賭會希望得到學校配合,順利走入校園,進行賭博的宣導教育,發揮正面影響。”
 “賭徒都是家裏寵出來的。”身為兩女之母的她有感地表示:“現在來中心輔導的,很多是20至30歲的年輕人。這些個案,父母忙于工作,疏于關心孩子,以至于孩子沉迷賭博仍不知情。”
 “華人家庭不排斥賭博,甚至,一些父母還有賭萬字的習慣。這些父母,不禁止孩子賭博,他們只怕孩子賭博輸了而已。等到孩子賭輸欠錢,才來大罵,未免太遲了。我們必須把這個錯誤觀點,連根拔起。”
 目前,居鑾有十余間電腦賭博及老虎機中心,成為青少年沉迷賭博的“重地”;未來,聽說會增至二百多間,聽了這個消息,羅毓稚心痛又擔心:“警方高調宣佈打擊非法賭博,可是,為何越取締越猖狂?今天關一家,隔幾天又開兩家?”
禁賭不妨取經國外
 新加坡最新出爐的調查報告顯示,新國人在賭博上的花費增加,尤其是“低收入而高下注者”有增加趨勢。為此,新國政府考慮通過擴大“第三方禁門令”和“斷癮措施”,幫助這群有經濟困難者。
 新加坡政府實行的第三方禁門令中,(1)婚姻中的男女,可以申請對配偶的禁門令;(2)父母可以申請對未婚孩子的禁門令;(3)兒女可以申請對父母的禁門令。
 “我國政府應該加強賭場禁門令的實施,避免讓禁門令形同虛設。”林萬興說:“此外,新加坡政府向國人征收每次100元的賭場入門稅的做法,值得參考。大馬政府征收500令吉入門稅的話,賭徒進入賭場前,必然先思考:是否要花費這筆錢。”
 與此同時,大馬政府亦應當參照外國賭場的斷癮措施(Circuit Breaker):當賭客連續光顧賭場一定次數后,賭場通過提醒、輔導或限制入門次數等方式,避免賭客一再進入賭場,以致不能自拔。
博彩公司須負社會責任
 大馬賭風到底多厲害?只是萬字票,一年就交稅逾10億令吉。目前,國家博彩稅收為6%。這表示,假如稅收高達13億令吉;那么,國人大約用250億令吉金錢,花費在賭博娛樂。
 林萬興表示,“政府不會因為工廠的廢水,而禁止工廠營運,而是會要求工廠處理廢水。同樣的,賭博帶來經濟效應,那么,博彩公司也有企業責任來進行‘廢水處理’。我們期望,這會帶來更大的社會功效。”
 談及賭場賭徒問題,信心戒賭會希望,賭場可以將面對賭博問題的人士,送來信心戒賭中心,接受幫助。
 面對日益嚴重的賭博問題,今年邁入第9年的信心戒賭會和各州分會中心,亟需社會贊助支持。對此,羅毓稚坦言,“很多人要做慈善,只會想到捐助給孤兒和老人。可是,戒賭會尋求社會援助時,很多人會說:幹嘛要幫賭徒?”
 “當今社會,賭博成癮造成家庭破裂,使得老人、小孩變成無依無靠。只要我們把問題根源拔掉,家庭會和睦,社會會安寧。這是我們終極的目標。”她說。
外國賭場避免賭徒頻繁入場方法
 荷蘭賭場
(國有連鎖企業,擁有14家賭場)
 ◎通過強制性登記系統,監測入場次數;
 ◎警告入場超過一定次數的賭徒,規定18至24歲者每月6次,24歲以上者每月10次;
 ◎邀請不顧警告,再次入場的賭徒出席預防性會議,探討賭博風險;
 ◎向可能嗜賭者實行禁門令,或者限制入場次數。
 澳洲皇冠賭場
(澳洲最大賭場之一)
 ◎賭徒可以預先設下限制,包括每日賭博時間,每日和每年最多消費;
 ◎賭場設有援助中心,遇到問題的賭徒,可到中心求助;
 ◎援助中心有心理醫生駐守,提供專業支援和輔導服務。
 奧地利賭場
(奧地利唯一擁有賭場許可證的賭場,擁有12家賭場)
 ◎強制性登記系統,賭場職員記錄賭徒入場頻率和下注額;
 ◎發現賭徒有異常高的入場頻率時,專業人士可為賭徒提供諮詢;
 ◎通知賭徒有關賭博風險、援助中心和財務狀況的信息;
 ◎發現賭徒的財務狀況不佳,卻依然經常入場賭博,賭場將執行禁門令或限制賭徒入場。



小賭不禁后患無窮(第2篇)

報導:許雅玲 
圖:連利元、本報資料中心、信心戒賭會、互聯網
信心戒賭會熱線電話:017-238 1900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信心戒賭會總幹事林萬興和副總幹事李金興,不約而同強調:新年賭博確實是一個陋習,不但打開方便之門,也不斷在撒播賭博的惡種。
 綜合多年輔導經驗,他們總結出:許多賭友,多數是從家庭開始學習所謂的“小賭怡情”,后來漸漸地“小賭移情”,最后賭博成癮,以致失去自我控制能力,財務出現嚴重狀況,嚴重影響個人、家庭和社會生活。

有一次,林萬興到中學進行杜絕賭博宣導講座時,問起在場的中學生,農曆新年期間是否有賭博;結果,90%舉手說“有”。
 並且,從大部分學生的反應中發現:家長普遍認為“小賭怡情”,而沒有阻止孩子賭博。
 “賭博是地方性和全球問題。賭博最大的危機就是成癮。事實上,賭博成癮的危機,就從小賭怡情開始。家長一定要注意小賭怡情帶來的禍害。”林萬興強調。
 數年前,信心戒賭會居鑾分會曾輔導一名賭球成癮的17歲中學生,這名從15歲開始賭球的學生,最初只敢賭一杯茶、一餐飯;到了后來,他最高下注額竟可達5000令吉。結果,上屆世界杯中,因為沉迷賭球,他欠下逾萬令吉債務,嚴重影響學習和生活。
 林萬興續說:“賭博贏面很低,跟機器賭肯定輸。人們既然懂得,為什么還去賭?因為人們自以為聰明,懂得找賭博的漏洞。可惜,這些自認聰明的人,都來了戒賭中心。”
進入病態無賭不歡
 他強調,賭博是逐漸成癮的,“100個賭友,99個都從小賭怡情開始。沒有賭友一開始就想:我會賭博上癮,把全副身家賭光。很多人認為:我有自制能力,不會賭上癮。事實證明,迷失之時,賭徒並不覺得本身已經成癮。”
 小賭怡情的時候,賭博活動不頻密,偶爾玩玩,逢場作興;直到移情于賭,就變成普通賭友,開始愛上賭博,不斷探聽那裏有賭局。
 很快,變成問題賭友時,越賭越頻密,一有時間就賭,泥足深陷,欲罷不能。進入病態賭友階段,已經是無賭不歡,就算借貸也要賭,嚴重影響個人、家庭,以及人際關係。
 對此,李金興強調,“賭博是非常有害的習慣,因為賭癮沒有學歷限制、沒有年齡限制、沒有性別限制;因此,賭癮是隨時爆發的炸彈!”
 兩位戒賭專家異口同聲強調:請社會大眾切記:小賭小風險,大賭大風險,不賭沒風險!
以為不會上癮最危險
 賭博成癮的最大危機是:一般人認為自己可以控制,不會賭上癮!
 林萬興說:“我想用本身的經驗闡述成癮的迷思。我從初一就開始抽煙。起初,我的心態是:抽煙玩玩而已,絕對不會上癮。”
 升上高中時,他還是覺得自己並沒有抽煙上癮。后來有一天,很想抽煙,但家裏沒有煙,竟然把煙灰缸裏的半寸煙頭拿來抽,才驚覺:原來,我抽煙上癮了。
 “賭博會導致消耗生命和時間,迸發情緒病,導致成癮問題。”他續說:“賭博癮頭和其他癮頭一樣,也是慢慢形成的;即使上癮,人們也不自覺,這就是成癮的最大危機!”
 當賭博來到成癮階段,這已經不單只是行為上的問題,還是生理問題,因為腦部分泌的多巴胺,會一直增強,引起心跳加速,精神緊張刺激。並且,賭博成癮迸發情緒病,影響賭友的心理健康,亦是屬于精神科問題。
 “賭博成癮的人,嘴巴上講:我不要再去賭了;可是,一聽到任何和賭博有關的事情,他的自主神經系統就會變強。這就是為何成癮的賭友,發生失控行為,做出各種危害自身、家人和社會的事情。”
兩方式治賭博成癮
 林萬興透露,賭博成癮的治療,可以分為信仰治療和心理治療。“賭友成癮都是從小賭怡情開始。一般上,成癮有一個固定的循環圖:迷思期、思考期、決策期、行動期、維繫期和復發期。”
 幫助賭友自我認知,使他們明白他們需要幫忙;其次,啟發他們發自內在想要改變的渴望;最后,引導他們尋求幫助的欲望。他說:“心理治療的一般療法包括:心理輔導、詢問、分析,以及確實讓賭友徹底了解本身問題所在。”
 經驗豐富的輔導專員,會根據個案情況,採用認知行為法、動機晤談,或者敘事治療法,幫助他們對本身的錯誤行為有所認知,從而做出改變--提高自我效能,達到自我控制。
 “心理輔導治療有3大好處:第一、幫助賭友自我認知,使他們明白他們需要幫忙;其次,啟發他們發自內在想要改變的渴望;最后,引導他們尋求幫助的 欲望。”他說:“簡單來說,心理治療將終極原因放在肉體和生理變化,以及從認知而提高自我效能;信仰治療則強調心靈問題,從認知而依靠上帝。”
輸掉的不只是金錢
 賭博成癮的賭友,看不清很多事實。林萬興就會用有條理的對比,刺激賭友的腦袋思考,匡正他的價值觀,從而幫助他戒掉賭癮。
 “曾經,我問過一名賭友:你贏了多少錢?對方回答:贏了3萬令吉。我再問:贏了3萬令吉,你要用來做什么?對方回答:還賭債,還有做賭本。”
 “我問他:3萬令吉,你可以用多久?想了一會兒,他回答:不超過7天。”林萬興繼續問:你又輸了多少錢?對方回答:輸了3萬令吉。
 “我問他:3萬令吉賭債,你用了多久才還清?他告訴我:3年才還清。”他續說:“我用對比,幫助賭友厘清:贏的錢,7天就耗完;輸的錢,用3年償還;這條數學題,根本不划算。”
 事實上,輸掉的,不只金錢,還包括:尊嚴、自信、信譽、親情、友情、愛情、工作、情緒。他說:“贏錢,你就做兩件事:還債和做賭本;輸錢,你可以輸掉人生的200件事。”
心理治療審視賭博成癮循環
1‧迷思期(懵懂期)
 案主表達情況:案主只表示自己有賭博,但是沒有上癮。
 輔導員介入:嘗試了解他參與賭博的狀況,和案主建立關係。
 2‧思考期
 案主表達情況:案主被債務纏身,賭博開始影響日常生活。
 輔導員介入:清楚分析案主的賭博問題,向他闡明賭博所引致的危機。同時,讓案主了解不處理賭博問題的利害關係;引導他了解賭博的利弊。
 3‧決策期
 案主表達情況:案主感到需要改變賭博行為,並且需要做出決策。
 輔導員介入:協助案主認清繼續參與賭博的危機,幫助他厘清內心矛盾;正面提升他想要改變的動機和信心。
 4‧行動期
 案主表達情況:案主已決定戒賭,並且願意參與戒賭計劃。
 輔導員介入:進行戒賭療程,協助案主提升自我效能。
 5‧維繫期
 案主表達情況:案主已經暫時停止賭博。
 輔導員介入:提供案主辨別有關復發的跡象,採用預防措施,並且根據狀況進行危機處理,避免賭癮復發。
 6‧復發期
 案主表達情況:案主再次參與賭博。
 輔導員介入:接納賭友有復發的狀況,繼續跟進個案,鼓勵他不要放棄戒賭。

 

 


贏錢是沉淪第一步…(第3篇 )

葉謀欽最遺憾的事,就是沒法讓父親看到他戒賭成功。
報導:許雅玲
圖:岑家豪、互聯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信心戒賭會熱線電話:017-238 1900
 葉謀欽的賭博誘惑,都是從贏錢開始。
 每一次贏錢,葉謀欽並沒有因此過上幸福的生活,反倒是,賭債越滾越大;害得家人替他擔心,為他傷心流淚。
 贏錢時,貪念抬頭,扭曲了他對金錢價值觀,誤信賭博能賺大錢,因而變成金錢的奴隸。
 參加戒賭會課程后,才匡正他的金錢觀,讓他遠離賭博的誘惑。
“我不愛讀書,15歲時,就跟父親說:我要出來社會工作。父親就讓我跟著他到彭亨直涼的磚廠工作。”
 開工前,葉謀欽注意到第一雙工作鞋底下有4個號碼。他第一次以這4個號碼下大注,結果贏了一萬多令吉。
 賭博的誘惑,就從第一次贏錢開始,他開始對萬字有信心,每一期都會下注。到了17歲,因為樣子成熟,他又溜進賭場賭博,把裏頭的每一種賭博都學會。
 “年輕時,賭運很順利,從沒為輸錢煩惱,卻不知道,賭癮就是這么開始的。”他續說:“23歲,緣分來了,娶了太太。我以為自己可以給太太幸福。可是,25歲之后,賭運走下坡,把全副身家輸光,還欠下大耳窿6萬令吉。”
債台高築選擇跑路
 走投無路之下,回家請求父親幫他償還賭債。父親毫無條件幫他償還賭債,父親勸兒子:賭博不能賺錢。3個月后,他覺得“小賭怡情”,再度沉迷賭博。
 29歲時,篤信命水的他,看了三次命:八字、長相、面相。三位師父都說:你30歲會有很大的橫財。信以為真的他,一心期盼中一次頭獎。30歲那年,他開了10個黑市萬字戶頭,一個星期的萬字費,高達1萬8000令吉。
 結果,賭債越堆越高,總共向大耳窿借下12萬令吉。這次,他沒有顏面回家要求老父幫忙,選擇跑路。
 跑路的那幾年,他辛勤工作存了一筆錢,買了一輛羅厘,並且在8個月內賺到一筆可觀收入。當時,有朋友就說:我載你去雲頂半山吃魚,好嗎?
 吃魚,那沒問題。爽快地吃完魚,朋友隨口說:不如我們去賭場走走,怎樣?他心想,只要我控制自己不賭,那也沒問題。
匡正價值觀才能戒賭
 結果,進入賭場,他還是心癢,取出300令吉玩輪盤。5次下注5次都中獎,一共贏了1萬7000令吉。
 第二次贏大錢,他覺得好運回來了,開始發狠地賭博。就連睡夢中,也會夢到300贏1萬7000的刺激。
 贏錢又扭曲了他對金錢的價值觀:還是賭博能賺大錢!
 3個月內,他把公司的本錢都輸光,連打油的錢都沒有。垂頭喪氣回家,跟媽媽和太太劉筠莉坦白:賭癮又回來;太太氣到說不出話,媽媽也擔心得痛哭。
 幸運的是,太太熟悉的一位牧師,介紹他去參加信心戒賭會的課程。
 “戒賭,要將被賭博扭曲了的價值觀匡正回來。以前,妄想要賺快錢,結果卻變成錢的奴隸,現在明白錢是工具,也明白錢應該怎么用。”
 現在,腳踏實地工作,享受家庭的溫暖,不用為賭輸沒錢而煩惱,也不必因為賭債跑路,生活雖然平淡,但充滿幸福。
戒賭贏回家庭幸福
 和很多女性一樣,結婚前,葉太太劉筠莉就知道丈夫有賭博的行為。“可是,我的家庭裏,媽媽和兄弟姐妹都會賭博;因此,我並不覺得賭博是嚴重事情。也因此,嫁給有賭博的人,也不是問題。”
 婚后,因為丈夫陷入賭癮,欠下巨債。而在屢戒屢犯的過程之中,必不可免讓一家人陷入痛苦。
 “15年來,丈夫三番四次對家人的傷害,讓我也想過放棄他。沒有儲蓄、沒有家用,酗酒后,發脾氣鬧事時,還會被打。身體上、心靈上的痛苦,讓我質問:為什么我還要待在這個家庭?”
 目睹丈夫贏錢,這名妻子沒法高興起來,“贏錢,其實是痛苦的開始,因為你會越輸越多!賭癮是魔鬼,它會控制你,導致你喪失人性,進一步影響個人和家庭的生活。”
 丈夫戒賭后,她終于能夠展露笑容分享,“過去,因為賭博的問題,無形之中,我也曾傷害他。幸好,靠著信仰,我和孩子才能堅持正面想法,才有今天的幸福家庭。”
成功戒賭遺憾父親看不到
 “我最遺憾是,父親看不到我戒賭成功。”葉謀欽說。
 25歲時,父親第一次幫葉謀欽還賭債,但他只戒賭3個月就賭癮復發。27歲,他又賭到山窮水盡,又向大耳窿借下9萬令吉。第二次要求父親償還賭債,他再次承諾:一定戒賭。
 父親把所有的大耳窿叫來,談好分10期還債。半年裏,還了8期,完全沒有沾染賭博。
 “我下定決心遠離賭博。還了8期,人也感覺輕鬆起來。后來,又偷偷跑去賭。”
 第三次欠下賭債,他沒有顏面去求父親幫忙,選擇跑路到吉隆坡。
 一位朋友知悉他的情況,就聘請他為重型羅厘司機。父親聽到兒子重新工作,就吩咐女兒聯係二兒子,叫他回家團聚。
 “不久后,父親就病重入院。我帶著妻子和子女去探病,父親就趁著和我單獨相處的時候,用瘦弱的雙手拉住我的手,然后說:賭博不能賺錢,我沒有時間再幫你了,你要戒賭……”
 第二天,葉謀欽的父親就去世了。他心裏很難過,父親臨終前還擔心他的賭博問題。最終,他成功戒賭,遺憾是,父親卻無法看到了……
靠禱告驅賭博欲望
 葉謀欽笑著透露,“過去,太太帶著孩子為我禱告時,我都不屑一顧。上戒賭課程后,有一天,突然內心感動得很想要禱告。礙于面子,就等到妻子兒女入睡,才在大廳裏禱告:我不要抽煙,我要戒賭。”
 第二天,他像平常一樣出門工作。喝完咖啡,習慣性買了一包香煙,就爬上羅厘。突然耳朵傳來一個聲音:你昨天才求我,現在你在做什么?嚇得他馬上把手上的煙丟掉,心裏震撼不已。
 從直涼逃難到吉隆坡的初期,葉謀欽反復責問自己:為什么要因為好賭,被逼離開最愛的家人?最慘的日子裏,他連續5天只喝水,沒有一粒米飯下肚。
 “賭博陷入窮途末路,弄得我思想非常混亂,想不開的時候,就有自殺的念頭,想從10樓躍下。我在賭桌上很有勇氣,不怕輸光全副身家,但真正想自殺時,還是沒有勇氣躍下。”
 “幸好沒做傻事,才有機會戒賭。”他續說:“當然,戒賭過程中,每次經過投注站,還是會有想發達的念頭。不過,每次思想動搖時,我就真心禱告,賭癮就被壓下。到了今天,我已經沒有賭博的欲望了。”



母親賭掉了兒女情…(第4篇 )

報導:許雅玲
圖:連利元、本報資料中心、信心戒賭會、互聯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信心戒賭會熱線電話:017-238 1900
 “我的母親是賭徒。社會接受‘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爛賭母親抓起板凳就往我頭上擲打,我本能地反抗,都被批評為忤逆。”  纖瘦清秀的小草(化名)語帶哽咽表示,“沒有人站在我的立場設想,我不能把‘傷害’拿出來討論。這是很痛的烙印,只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有多痛,后來,我就不太願意提起這些經歷。”
 “母親不願戒賭。為了自保和保護家人的安全,9年來,我費盡力氣和母親分割經濟和感情。今天,我們之間的關係變成冰點,見面形同陌路。雖然,我不恨她了,但也無法原諒她...”
十多年來,小草和家人不斷哀求母親戒賭,但母親從沒有嘗試去戒賭。三番四次,哭得稀里嘩啦,表示懺悔,要求家人幫助:“我們一起搞好這個家庭。”
 事實上,和世上其他無所不用其極的賭徒一樣,小草的母親只是想要家人幫她還清賭債而已。這樣的戲碼不斷上演。后來,母親不只向親朋戚友借錢,還欠下大耳窿更大的債務。
 小草追述,“我小時候,她偶爾會到朋友家打牌。上了小學,她賭博的次數增加,每天放學回家,家裏空蕩蕩,也沒有飯菜吃。中學時,她不只賭麻將、上賭場,還開始玩股票。”
 母親的賭癮,越陷越深。父母經常為了金錢的事情吵架,丟擲碗碟。每當這個時候,小草便會痛苦地想,“別人的家庭,孩子又多,父親賺的又不比我父親多,為什么我沒有他們那么幸福?”
 1997年金融風暴,母親炒股玩對敲,傷得很慘,全家人以為她會領教到教訓,戒掉賭癮。當時不足20歲的小草,一廂情願相信:這次幫她,她會悔改。結果,小草在廣州念大學的4年期間,母親把她的積蓄全賭完。
嗜賭母親誣衊女兒
 “21歲,大學畢業回來,父親事業抵達巔峰時期,母親賭得更兇,輸得更兇。曾經一個月輸掉2萬令吉。返家后,我努力搜索關于賭癮的資料,尋找戒賭的資源,可惜只找到香港的資料,本地完全沒有任何關于戒賭的資料或資源。”
 把各種關于賭博的書籍讀到滾瓜爛熟,小草決定做兩件事:分割感情,分割經濟;來自保和保護家人。
 “母親在其他弟妹面前,完全不給尊嚴地打我。今天,回想她每次打我的情景,好比經歷生死,身體還是會怕到發抖。”
 小草說:“即使在精神最緊繃時刻,我們都沒有放棄她。”
 還是聲音顫抖地說:“哪裏有母親會失去理性地打孩子。甚至為了讓親朋戚友站在她的陣線,還誣衊女兒墮胎、援交。這件事后,我就不跟她講話了。”
 “我的生命安危受到威脅,誰來救我?所謂的社工,會規勸我:天下無不是的父母;警方會告訴我:這是家務事,無權插手;心理醫生聽了母親的話,會反問我:你是不是有墮胎……”
 只可惜,小草母親賭博問題爆發時,信心戒賭會仍未成立,求助無門。到最后,一家人的情緒就變成“恨”。
 到最后,和母親分割感情和經濟后,小草坦言,“呵,終于可以放鬆了。我和父親,不必再召集親戚朋友;拿著賬目開銷,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告訴他們:家裏已經沒錢,請不要再借錢給我媽賭博。”
受害者反不獲諒解
 小草母親若討不到錢賭博,第一個衝突,就是打二女兒。“第一次,為了500令吉,她就在大街上打我。最嚴重一次,是用板凳打到我遍體鱗傷,最后報警備案。”
 很多抱持“天下無不是父母”觀念的人士會說:她打你,你不會逃嗎?她罵你,你不要理她,不就沒有衝突嗎?或者責備:她是你媽,你幹嗎還手?
 “被打都是在毫無預兆之下,根本來不及逃。我不理她,她還是會拿東西丟我。人被打了,自衛有錯嗎?”小草反問。
 “賭徒會有精神問題。上樓時和母親迎面而過,我會突然被推一把。不然,她會用高八度聲音,語言轟炸我一整天;或者,半夜把我從床上抓起。到了第二天,我和父親拖著疲憊身軀上班時,她就倒頭大睡,晚上繼續鬧……”
 賭徒母親的精神虐待,讓小草一家人陷入崩潰狀態。她手機裏的快捷鍵,永遠是警察局的號碼;晚上睡覺時,她還穿著便服,一有狀況便要出逃。甚至,陌生人上門,不管是不是大耳窿,一律拍照。
 “可是,有多少外人能體諒我們自保的舉止?今天,自己好手好腳地活著,已經萬二分感恩……”
賭博扭曲母親人格
 小草坦言,母親做出種種不理性行為,因為賭博已將她整個人格扭曲。“假如沒有分割感情,一家人的人格被賭徒的情緒牽著走。曾經,爸爸還被母親帶去賭博……”
 她坦言,“所有賭徒都會找碴:我今天會賭,都是因為你的錯,所以你要幫我還債!父親就這樣地被妻子的情緒牽著走。可是,今天幫她還債,3天后,還是有另一組大耳窿上門。”
 長期下來,人格扭曲的妻子,造成家庭變得不正常,也扭曲了丈夫的價值觀,造成丈夫只要求一刻的耳根清靜,什么事情也願意配合,包括到處找錢來給妻子。
 “給錢,真的無法解決賭徒的問題。我要求父母分割經濟,父親一直無法做到。我就對父親說:弟妹在臺灣讀書,每天要吃泡面,要借錢付學費,還要打工賺生活費。弟妹這樣辛苦,你卻有錢給母親去賭博?”
 究竟賭博重要,還是讀書重要?9年來,小草耐性地說服父親,糾正他的價值觀,看清事情的輕重。
幫賭徒還債最不智
 小草感慨:賭博,讓我的家庭功能失調。“我理解母親在婚姻中有受傷,但母親不應該以此為理由,傷害家人的生命感情。因為賭博,母親從沒盡做妻子、母親的責任……”
 更嚴重的是,母親的問題,造成丈夫在家庭中的功能也失調。“有一次,母親駕車撞弟弟,從車底下逃出來的弟弟,馬上撥電話告訴爸爸。爸爸卻說:都叫你不要去惹你媽。爸爸的話,無疑是二度傷害。爸爸的‘父親’功能也失調了。”她說。
 在戒賭中心還未成立的年代,小草努力把有關賭博的書籍反復閱讀,才恍然大悟:幫忙賭徒還賭債,並不能解決問題,這是幫助賭徒最爛的方法。
 “家人千萬不要幫賭徒還債,相反地,應該協助他進行財務規劃。”小草說:“母親爛賭,爸爸有責任和權力去制止她這方面的惡習,比如說,停止給錢妻子,但他卻沒有做好這部分。他在家庭裏的‘丈夫’功能失調了。”



能否戒賭在于賭徒(完結篇 ) 

報導:許雅玲 
圖:岑家豪、本報資料中心、受訪者提供
信心戒賭會熱線電話:017-238 1900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信心戒賭會總幹事林萬興強調,賭博首先衝擊的就是賭徒本身;不過,遭受最大傷害的,卻是賭徒的家屬。
 本身也是一名前賭徒的他強調,不管遭遇多大生活挫折,賭徒千萬不要自殺,否則,你留下的家人,他們該怎麼辦?
 家有賭徒, 家人要小心應對,不然會導致賭癮加劇。最穩當的做法,就是尋求戒賭專家的輔導幫助。
 所以,面對賭博問題,請馬上撥打信心戒賭會熱線電話:017-238 1900,尋求專業幫助吧。

萬興說:“絕大部分案例告訴我們,賭徒的問題大部分都會禍及家人,家人對賭徒沉迷于賭博深感無奈,加上永無止境的龐大債務,屢次不能兌現的承諾,說不完的謊言,導致家庭關係破裂。”
 同時,因為賭債引起的騷擾,比如說,親友逼債、大耳窿上門,導致賭徒家人終日生活在驚慌恐懼的陰影中,甚至有家人在壓力底下而患上憂鬱症。
千萬不要自殺
 “令人遺憾的是,賭徒不走到人生盡頭,不遭遇家人放棄,都不會去求救。今天,我最想提醒大家:面對賭博問題,請接受戒賭會的幫助,千萬不要自殺,因為,你留下的家人,他們該怎么辦?”他說。
 最令林萬興印象深刻的是,居鑾分會有一位志工楊玉玲,丈夫因為賭博問題而自殺,結果,永遠實現不了帶小女兒到動物園玩的承諾。
 “戒賭關鍵,在于賭徒本身!”他說:“有賭徒問:假如你可以擔保我一定戒賭成功,我願意什么工作都不做,參加3個月的戒賭課程。我就回答:我們的方法一定成功,關鍵只在于你是否願意按照我們的方法去做。戒賭成功或不成功,取決于你,不是我。”
 對于戒賭成功的定義,心理治療領域認為,只要戒賭者2年內不賭博,就算戒賭成功。然而,宗教治療方面,戒賭者一毛錢也不賭,才算戒賭成功。
 “目前,很多參加戒賭課程的人士,過了3年都沒有賭癮復發。我們的看法是,只要賭徒減少,我們就成功了!”他強調,“我們有數據,有成功率。但是,假如賭徒沒有決心,他就很難脫離賭博的捆綁。”
家人給予支持
 林萬興進一步透露,“同樣的,賭徒在戒賭的過程中,亟需家人的支持、鼓勵及協助。我們的經驗是,許多個案在戒賭過程中,因為沒得到家人的信任和支持,往往會在過程中再次賭博。”
 家人若能認識賭徒的特征,掌握和賭徒維繫關係的技巧,曉得如何保障自己及其他家庭成員的生活及安全;這不但能有更高機會協助賭徒戒賭,更能維繫完整的家庭。
 “賭徒要戒賭,除了接受專業輔導及心靈治療之外,家人的配合與協助是一個重要的關鍵。”他說。 
家人的愛驅趕賭癮
 有鑒于賭博問題,為賭徒和賭徒家人均帶來嚴重影響。因此,戒賭課程不只提供賭徒課程,還提供給家人的課程。
 很多賭徒家人會說:他都不想戒賭,我該怎么辦?林萬興強調,這時候,家人應該激發他戒賭的決心。
 他說,“假如人生只剩下6小時,你最想做什么事情?即便是賭徒,他也會回答:我想和心愛的家人一起度過。人生的最后6小時,賭徒不會想要去瘋狂賭博,而是希望和家人度過;根本說明,家人才是他人生最愛。遺憾的是,賭博會扭曲人們的愛。”
 “賭博和賭徒的關係,好比愛人。賭徒愛賭博愛得不得了,愛到可以放棄家庭。假如你要將賭徒和賭博分開,必須要有比賭博更吸引他的‘愛人’。所以,我們會協助賭徒重新建立‘愛’的觀念,讓他遠離賭博。”
心軟給錢錯誤第一步
 戒賭會居鑾分會課程導師羅毓稚是志工楊玉玲的好姐妹。“去年,我邀請玉玲成為居鑾戒賭會志工。半年后,她才打開心扉,述說她的經歷:丈夫因為賭博問題自殺。”
 十多年前,楊玉玲和丈夫到南非工作,辛勤工作2年,天天省吃儉用,存到一筆錢后,決定返馬生活。
 返馬后,玉玲丈夫開始迷上賭博。每次丈夫向她要錢,她一心軟,就會去提款給他。不久后, 玉玲懷孕了。懷孕中期,她丈夫把儲蓄都賭光。凡事大而化之的玉玲,也不跟丈夫爭執,心裏盼望:錢輸光后,他會改掉賭博惡習。
 懷孕7個月時,丈夫輸得更慘,還向外人借錢。這名孕婦只好啃白麵包、灌開水。這種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持續到小女兒4歲時,丈夫被17歲的兒子發現,半跪著吊斃在窗口。
 單親媽媽不易為,沒有一技之長的玉玲,在教會姐妹鼓勵下,逐漸平復心情。現在,更年期媽媽把重心放在青春期女兒身上,希望她健康成長。
 “玉玲曾說,丈夫自殺那一刻,她有一剎那‘解脫’的感受。今天回想時,她會覺得:雖然生活壓力大,可是,當初我為什么表現得那么沒有愛?我應該用更大的愛,去關懷丈夫,結局可能就不是這樣子。”
引導賭徒非收拾殘局
 信心戒賭會副總幹事李金興,也是通過信心戒賭會的幫助,成功戒賭。
 “7年前,我也是因為賭博問題割脈自殺,卻很感恩被救了。今天,賭徒自殺趨勢提升,皆因賭風氾濫。輔導意識不普遍,以致賭徒不敢透露自己的問題,往往因為一時的錯誤決定,而走向不歸路。其實,不是路已走到盡頭,而是該轉彎了。”
 投入戒賭輔導事業后,李金興最難忘一個媽媽和一個嗜賭孩子的故事,“這位媽媽付出一切,只求孩子能離開賭博,重新做人。但事與願違,因為她的方法錯誤,不但救不到孩子,反而損害自己的健康、金錢,幾乎賠上家庭。”
 之后,經過戒賭會的輔導和幫助,她不再走在孩子的后面收拾殘局,而是走在前頭引導孩子走向光明。
 “我們絕不認同賭徒的行為,但我們要能接納他的人。”他說:“社會接納賭博,也應該接納賭博所帶來的問題!一個賭徒會影響至少25個人,相對的,若他改變了,相信也會帶給更多人祝福。這在戒賭會,能看到很多成功的例子。”
靠著信仰驅走賭癮
 戒賭成功的葉謀欽,曾經靠個人意志戒賭無數次,可惜,每次只是維持幾個月就賭癮復發。
 對此,葉太太劉筠莉透露,“起初他很不想參加戒賭課程,因為他很自大,認為只有戒毒課程,沒有戒賭課程。還一直說:賭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問題,不需要戒賭……但我堅持:你用自己的方法和意志力,有改變到嗎?你一定要上課!”
 上課前的一次面試,葉謀欽才認知了:原來我是失控賭徒,賭博已經影響個人和家人生活了。
 “前三次戒賭,我一直相信,我能夠靠自己力量遠離賭博。第一次,3個月不賭,第二次,8個月不賭,但都是暫時不賭而已。這次,靠著信仰戒賭后,今年邁入第4年了,不賭的信念,還是很堅定。”葉謀欽說。
 “為期3個月的10個課程,都是很輕鬆易明的人生道理,所以,每次我都很期待上課。即使完成戒賭課程,我還是不斷復習,因為人都有軟弱的時候,一定會面對賭博的誘惑。感謝太太陪同我上課,不斷給我支持、認同和幫助。”他說。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