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2年11月18日 星期日

風起雲湧

微風發電顛覆傳統(第一篇)

17/06/2012


特約:何潤霞
圖:何潤霞、受訪者提供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中國深圳泰瑪風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泰瑪科技)董事長兼總工程師林文奇引領研發團隊,發明了世界第一台磁懸浮垂直軸風力發電機;世界風能協會主席阿尼爾凱恩博士稱之為“風能領域的一次革命性突破”。  磁懸浮垂直軸風力發電機所以領先世界風力能源,贏點在于它的發電能力超過傳統風力發電機35%以上,運轉時沒有摩擦、無噪音、無阻力,安全牢固,改變了傳統風力發電機噪音大、阻力大、葉片容易斷裂、不安全、發電需要在每秒風速2至3公尺。
 在世界各國政府和民間共同推進的節能減排、低碳經濟的大環境影響下,這項突破的發明,迅速受到東西方國家的關注。大馬泰瑪風光能源有限公司與深圳 泰瑪科技,今年三月,簽署了技術轉移協議書;未來,大馬泰瑪除了開發國內的風力發電市場及培訓本地人才外,也負責協助開拓整個東南亞的風力發電市場。
 其中,5月14日在越南寧順省(NINH THUAN),大馬泰瑪及越南泰瑪,與該省人民委員會代表簽署了風力發電投資合作諒解備忘錄,《中國報》是唯一受邀出席簽約儀式與研討會的大馬媒體……
林文奇接受《中國報》專訪,解開他所發明的磁懸浮垂直軸風力發電機之“密碼”,以及詳談他與研發團隊花費長達7年時間的堅持因素與一路走來的辛酸史等等。
 “磁懸浮垂直軸風力發電機,主要靠‘磁懸浮’達到‘微風發電’功效,只需一級風即可讓風機轉動,當每秒風速在1.5米至2米之間,也就是樹葉能夠搖動之際,磁懸浮垂直風力發電機就能發電。”
 “所謂發電,不一定是發很多電,但,依科學規律,不要小看這么一丁點的電,它持續發一年、百年、千年就不得了,這跟‘水滴石穿’是同一個道理。別人做不到的,我做到了。”
牽涉太多學科
 “我本身能突破‘微風發電’,這是世界難題!風能利用已有數百年歷史,但如何與高科技深度結合,卻一直難有突破。”
 而傳統的水平軸風力發電機,需在每秒風速約3米,風機才運轉,每秒風速約5米才能發電。
 “搞風力發電機的最大難度在于,它所牽涉的學科太多,可謂是跨學科的一項發明,包括電極學、動力學、氣動(磁懸浮)技術、電力工程、電腦模擬分析等等學科,才可完成一個風力發電機。”
 “這也是為何數百年來沒有人成功改革現有風力發電機的原因之一,因為,動員眾多,需把各領域的專才結合一塊,且必須有一位領眾的首腦,一般人是不願意幹的,何況,投資也太大了!”
 該研發團隊,單是從開始到研發成功所採用的“漆包線”,就足以繞著中國走一圈,研發總經費超過千萬元人民幣,他形容:“真正計算的話,連自己也嚇一跳!”
自己發明設備
 可以說,早期的狀況是,闖了一關,又有另一關等著去迎戰、克服,其中,風力發電機各大小零件,要怎么做出來?要採用什么設備生產等一連串的問題,都嚴苛考驗林文奇,總是讓他想得幾乎要抓破頭腦。
 例如,要把弓形葉片做彎、做寬,尋遍整個市場都找不到一台適用的設備;到最后,他唯有靠自己“發明”設備。
 “雖然,我自己搞的設備有點土,但,如果沒有這土土的設備,弓形葉片就不可能彎得那么漂亮,弧度恰到好處。相信,別人是難以偽造的,因為,我們是經過多次失敗,才成功的先把設備做出來,之后再生產各部分零件。”
 另外,風力發電機做出來后,要賣給誰?市場需要嗎?等等市場規劃事宜,對他這位專搞機電及發明者而言,可謂是一項困難。
避鳥碰撞更換顏色
 2005年,林文奇研發出第一代垂直軸風力發電機后,第一個顧客是深圳梧桐山旅遊勝地,那是他親自向該山管理處主任推介,費盡唇舌,對方才半信半疑,勉強允許他安裝,“試試看”行不行?
 “當時的梧桐山,已裝置了傳統水平軸風力發電路燈,但全壞了,我就建議說:不如試試安裝我的垂直軸風力發電路燈,它不但不需要接駁電線,且微風就能發電,使用壽命長。他不相信,說我吹牛皮,我就說,你用過后覺得實用才付錢也不遲,結果,安裝三個月后,他就叫我去收錢。
 梧桐山總共裝了三台垂直軸風力發電路燈,至今已七年,都還沒斷裂及出現問題。
 同年,深圳泰瑪科技也外銷了350台垂直軸風力發機到美國關島,從中賺取了50萬人民幣(約25萬令吉)。
 “我當時的投資額大約是800萬人民幣(約400萬令吉),能夠賺50萬,我已感到很高興了!”
從環保角度出發
 沒料到,三年后,美國的買家到中國來找他,表示他的垂直風力發電機,雖然比傳統的水平軸風力發電機優質,三年來沒一台出現斷裂現象,可是,因為機 體屬本色(自然顏色如銀色或白色),小鳥飛行時覺察不到,導致許多小鳥因此而撞死,同時,三年后,機身開始生銹,變成“銹球”了!對方建議他從環保角度出 發,再進行改進。
 于是,他即在住家的露台上分別安裝了白色、藍色及綠色的垂直軸風力發電機,觀察附近的鴿子是否會因此而碰撞到機身,果然,他也發現,機身凡是本色的,鴿子都因看不到而撞擊倒地;而機身為藍色及綠色等,鴿子則從沒誤撞。
 “自此,我們的垂直軸風力發電機就採用較醒目的藍色和紅色;可見,連色澤,我們都有經過測試的。”
用磁懸浮原理操作
 色澤問題解決后,緊接著,他改用達克羅金屬表面防腐技術,成功克服風機的防腐問題后,他還面對另一個更大的難題,也就是他個人所要求的標準──微風啟動,他嚴格要求他的風機能在每秒平均風速約一米就能啟動,以突破傳統水平軸風力發電機,每秒風速4米才啟動之框框。
 因為,當時他發現自己所設計的風力發電機,有時運作,有時卻出現阻力,無法運作,于是,他果斷地決定“喊停“,暫時不售賣風力發電機,以再作進一步的改進,積極朝向“微風啟動”的目標鑽研。
 后來,他到上海磁懸浮研究所探訪一朋友時,實際瞭解磁懸浮使列車運行之原理,當下他就覺得,在他的風力發電機加入磁懸浮,絕對是可行的方法。
“同性相斥”原理
 “當時,我親眼看見一節列車(載客量大概有兩百多人),幾個人一推就啟動了,我心想:我的風力發電機比這輕多了,肯定也可以利用磁懸浮使它運作。”
 “可是,說來容易,實際做時卻有一連串的問題要一一解決;結果,這么一搞,又搞了兩年多,直到2007年才終于成功。”
 林文奇這項偉大的發明──在風能引力中加入磁懸浮,屬于全世界第一人,並取得該項目之發明專利。
 他進一步解釋,磁懸浮列車是利用“同性相斥”的原理,讓磁鐵具有抗拒地心引力的能力,使車體完全脫離軌道,懸浮在距離軌道約0.07厘米的間隙,騰空行駛,不但運行安全、平穩,且無噪聲。
 他表示,搞發明者,思想沒有一刻是停止的,時時刻刻都不斷在絞盡腦汁地想;有時候,某人的一個動作,可能就讓他聯想到引力的原理,而成就一項新發明。
 “搞設計的人,總想著要快點把東西做出來,而搞發明者所想的,卻是東西做出來以后該怎么辦?”
 “例如,我最早期所研發的第一代風力發電機的葉片重達600公斤,真傷腦筋啊!究竟要怎樣將它安裝上去?后來,經我們一再改良,它現在的重量才百多公斤。”
傳統與磁懸浮比一比
 以下為一般的水平軸風力發電機,與泰瑪科技的磁懸浮垂直軸風力發電機的具體比較:
1、葉片結構分析
 水平軸風輪的葉片類似懸臂梁結構,葉片受到正面風載荷、離心力和重力的共同作用,根部承受很大的彎矩,容易折斷;因此,大型葉片對材料的剛度和強度要求非常高,這一缺陷使水平軸風力發電機的進一步大型化發展停滯不前。
 垂直軸風輪是Φ型風輪,葉片類似一張兩端固定的弓,主要承受張力和重力;此設計大大減小葉片連接點所承受的應力,使葉片更牢固、更適合大型化發展。
2、風力發電機最重要的參數──風能利用係數
 水平軸風輪的理論風能利用係數在40%以上,實際情況中,水平軸風輪對風向有要求,存在風能利用損失,實際風能利用係數偏低。
 垂直軸風輪過去採用流管法和渦方法進行設計,但,這兩種方法在垂直軸風輪的流場細節的分析與計算上存在困難,氣動計算結果不準確。
 近年來,計算流體力學(Computational Fluid Dynamics,簡稱(CFD)發展迅速,它可以準確、快速地計算非定常流動,東西方國家的CFD計算結果顯示,垂直軸風輪的風能利用係數也可達40% 以上。垂直軸風輪能適應任意方向的風,它的實際風能利用係數不低于理論計算。
3、啟動風速
 水平軸風力發電機的啟動風速在每秒3公尺以上。
 泰瑪科技的垂直軸風力發電機將Φ型風輪和S型風輪結合于一體,運用獨家專利的風力機磁懸浮技術實現風輪的無機械摩擦轉動,風力發電機的啟動風速僅為每秒1公尺。
 可見,垂直軸風力發電機更能最大限度地利用風能。
4、材料及組件
 水平軸風力發電機的大型葉片基本採用複合材料,如玻璃纖維複合材料。機組沒有避雷裝置,有可能遭雷擊;由于機組配有油箱和齒輪箱,被雷擊或出現故障時會發生爆炸。
 泰瑪科技的垂直軸風力發電機,基于Φ型風輪優異的固體受力力學性能,葉片對材料的剛度和強度要求不高,葉片採用鋁合金製造。機組結構簡單,沒有油箱和齒輪箱,不存在火災隱患。機組頂部裝有避雷針球,可防雷擊。
5、安裝結構
 水平軸風力發電機的安裝高度較高,特別是大型風力發電機,安裝高度達數十米。機組重達幾十吨,又只能依靠一根枝幹支撐所有的重量,整體結構不穩定,給安裝及維護帶來諸多不方便。
 泰瑪科技的風力發電機為直驅,可安裝在垂直軸的底部。機組不需要油箱、齒輪箱和變槳距系統,整體重量輕。大型垂直軸風力發電機設計成塔架的形式, 整體重量由四根塔柱分擔,上下相鄰的兩颱風力發電機的轉向相反,可防止共振破壞塔架,塔架還可用鋼索固定,進一步提高結構的穩定性。

 

屢敗屢戰只為環保(第二篇)

特約:何潤霞
圖:何潤霞、受訪者提供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在越南短短數天的行程裡,筆者留意到,磁懸浮垂直軸風力發電機“發明之父”林文奇,不經意地在 他的言行舉止裡,展現出他對大自然的熱愛與珍惜,他那顆赤子之心,間接讓筆者“讀懂”他願意花費長達7年時間,研發磁懸浮垂直軸風力發電機之動機──為逐 漸改變及暖化的地球盡一分心力,以利澤后代子孫。  當我們投宿在寧順省海邊度假村期間,白天一有空閒,他總愛坐在沙灘樹底下吹著海風,情不自禁地一再讚歎尚未受污染的越南大海;晚間,對著滿天星斗,他又苦口婆心跟大夥兒討論國家發展所帶來的弊端。
 這位發明家充滿抱負說:“我有信心!只要全面改用風力發電,那些已經難得一見藍天的地方,將會逐漸回復原來天藍地綠的自然景觀。”
走過漫長的7年測試與失敗歲月,林文奇才成功研發出世界第一台磁懸浮風力發電機;究竟,他是靠什么力量支撐到發明成功為止?
 “我堅持發明的重要考量是環保這一塊。搞綠色能源發明,除了要具備大的氣魄外,也必須抱持著堅韌不拔的精神才會成功;基于我學機電出身,這也是我個人愛好,而且,我認為,活到這把年紀,事業有點成績后,應該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才最重要。”
 林文奇說:“一個國家要前進、搞發展的同時,若不考慮清潔能源這一塊是不行的。”
氣候變全球逐步暖化
 過去數十年來,許多國家一面倒朝向工業發展,忽略環境保護一環,導致嚴重工業污染,氣候與環境迅速起了大變化,今天,全球更是逐步暖化。
 “天空原本是蔚藍色的,有乘坐過飛機的人就知道,當飛機衝過雲層,上升到某個高度時,我們就可見到原來的藍天。”
 可惜!目前,世界多國的天空早已“變色”,原因──都是發電惹的禍!
 有發電廠的地方,上空一般會被灰黑色的煙霧所籠罩,那是發電等所排出的廢氣,其中,燃煤發電廠排放的廢氣包括有:氮的氧化物(Nitrogen Oxide,NOx)、一氧化炭(Carbon Monoxide,CO)及二氧化琉(Sulfur Dioxide,SO2);中國國內百分之六十五的二氧化琉污染,源自于火力發電廠。
 二氧化硫可在空中停留兩三百年,它有助酸雨形成,降落下來時,會造成汽車車面的油漆脫落、水質惡化和破壞建築物美觀等。
發電廠廢氣污染天空
 最令人擔憂的是,二氧化琉能引發呼吸系統疾病,特別是對小孩和老人帶來不良的影響;二氧化琉會加重心肺疾病,氣喘病人尤其受影響。
 他指出,火力發電主要是採用煤或垃圾發電,所排出的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硫等廢氣,雖然會散開,但,更多是往天空飄去,然后隨著雨水的降落,滲入泥 土,進而污染湖泊、河流和海洋,如此不斷地惡性循環,污染食物鏈,危害人體健康,這是人類愚蠢,不知道環境保護的重要性,而做出的錯誤發展。
 “只要把發電廠及核能發電站關閉,大自然的能量自動就恢復;到時,因為沒有這方面的污染,天空將回復藍天的原貌,我們舉頭就能欣賞到星光閃爍的美麗夜空了!”
見證環境污染弊端
 談及環境破壞,林文奇敘述自己的見證,他于1982年從家鄉潮州遷移到深圳定居,多年前他就已經注意到深圳的氣溫開始暖化。
 “我記得,82年時,深圳冬天最低的溫度可達攝氏零度,早晨還能見到地面上結有一層薄薄的冰,梧桐山上的松樹鋪滿霜,當時的天空是蔚藍色;可惜,30年的快速發展下來,整個環境變化是那么巨大!現在,深圳的冬天溫度,一般都是在攝氏10度以上,已經沒有冬天啦!”
 “以前,一年365天,天天是藍天,現在,一年只有那幾天可見到藍天,大家也都不願意到海邊走,這就是發電的代價!”
 “所以,我來到越南非常羨慕這裡天天都能看到藍天,空氣沒怎么受污染;在深圳,卻是每天可從鼻孔中挖出兩塊黑色物體!”
 “隨著工業發達、社會發展,大氣層受污染的指數越飆越高,空氣中含有大量二氧化硫,影響人體健康的同時,也導致整個食物鏈受影響;在中國境內,我們一般都不敢生吃蔬菜,這可說是環境污染問題,導致我們心裡隱藏著一個陰影。”
環保理念建設國家
 林文奇說,除了空氣污染,中國另一個問題是:全世界的工業垃圾,幾乎都拉到中國拆洗,結果導致水溝、河流、大海嚴重污染。
 “以前我們孩提時,隨便找一條河都可放心暢遊,也都能找到魚類,現今已失去這天然條件了;我衷心希望越南也好,馬來西亞也好,千萬別走中國的老路,當一個國家過度發展,自然環境必受破壞,大大影響人民的健康與生活素質。”
 “如果大家從現在開始做環保,20年后就不會像今天的中國那樣嚴重受污染。”
 “像越南這些發展中的國家,從現在開始選擇以環保理念作為建設國家的第一考慮,一步就能到位,節省金錢又不會破壞天然資源與環境。”
 “國家領導人要有專業的認識,千萬不能短視,如果等到把國家的環境搞壞了才改變,用換來的沉重污染代價,重新治理環境,那就不像樣了!何苦要等到搞出問題才來解決呢?“
 “實際上,人類只要把10%的風能儲存起來,就足夠應付日常生活所需的用電量,為何不選擇一次到位呢?”
 “其實,一個國家發展到差不多就好,沒必要把地球挖空,透支后代子孫的天然資源;時時關注環境保護,確保人民的生活質量,那才最重要。”
投資風能優于核能
 相信大家對2011年日本九級大地震,引發福島核電站爆炸及核洩漏的恐怖事件,仍歷歷在目,並了解核能發電的威脅吧!
 另外,1986年,前蘇聯切爾諾拜核災發生后,其中一位受害者家屬吐出這么一句令人省思的話:“早知如此,我寧可只點蜡燭!”
 現今,有了林文奇發明的磁懸浮風力發電機,我們多了一個更好的選擇,既無需承受核能威脅,也不必回到點蜡燭的“原始時代”。
 林文奇表示,投資風能發電比搞核電站划算得多,大概只是核電站總投資的三分之一而已。
 他給大家約略計算一筆賬:普通路燈的燈具、安裝費,加上挖溝、鋪設電線、配管、變壓器分攤、電費、更換電源、維護費等,如果按照100公里 2000台路燈來計算,10年下來整個費用大概是5000萬人民幣(約2500萬令吉);而磁懸浮風光(風力及太陽能)互補路燈,10年節省的費用扣除 1000萬人民幣(約500萬令吉)設備費用,另外,每年可以省電536萬度,節約214萬4000千克(相等于2144吨)標準煤,按每度減排 0.997千克(相等于0.997吨)二氧化碳計算,可減少145萬7920千克(1457吨)“碳“排放,完全達到零碳排放。
突破傳統局限缺點
 深圳中國科學院代表趙宇波博士表示,中科院之所以願意支持林文奇,攜手推廣磁懸浮風力發電機的主要原因是,該項發明屬于世界頂尖技術,顛覆了傳統 水平軸風力發電機的種種局限與缺點,尤其能做到“微風發電”,實現零碳排放等,正符合中國政府目前積極朝向低能耗、低污染的低碳經濟大方向發展目標。
 “向來,中科院有一專門研究風力發電的團隊,但,我們只致力于進行科技學術研究,不可能把新研發出來的‘產品’,拿到市場上賣錢;因此,我們與泰 瑪科技的合作可起互補作用,達到科技與工業結合,把此技術發揚光大,快速傳續下去。這不論是對國家資源或對環境保護方面,都有非常大的幫助。”
 基于中科院設備齊全,擁有全球超級電腦500強排名中排第四的曙光6000超級電腦,能快速協助泰瑪科技完成大規模運算。
無次聲波干擾小鳥
 在中科院專業團隊的協助、配合及互動下,林文奇原有的研發團隊不再“孤軍作戰”了。
 趙宇波博士透露,傳統的水平軸式大風機,多少還是會對環境造成一定的破壞,其中,當它運轉時,會發出“次聲波”,干擾鳥類的聽覺。
 “鳥類是靠聲波導航的,水平軸式大風機所發出的次聲波,將擾亂鳥類的聽覺,繼而影響它飛翔的方向;所以,在傳統風力發電的基地,幾乎是鳥類絕跡的。”
 此外,基于水平軸式大風機的葉片每片重量達幾十吨,高數十米,以致維護不方便,所需的工作量大,維護經費龐大,佔用地也大,一般只能選擇在人煙稀少的空曠地設立水平軸式大風機。
 磁懸浮風力發電機則沒油箱、沒齒輪箱,運轉慢,每分鐘50至60轉就可達到額定功率,不會產生次聲波;既不會小鳥勿近,也不會改變當地氣候,是地球的“友善”產品。
時機來臨水到渠成
 2007年,當林文奇成功小批量試產磁懸浮風力發電機后,很多人都覺得這風機外形奇怪,也不相信是他發明的,認為他抄襲;次年,他想將風機產業化,卻得不到市場的重視。
 “直到2009年,在哥本哈根舉行的世界氣候大會上,中國總理溫家寶承諾:到2020年,中國國內碳排放量將比2005年下降40%至45%;當時我聽了溫總這項宣佈后,內心即感覺‘時機’來了!”
 大概有六七年的時間,林文奇都是默默地進行研發磁懸浮垂直軸風力發電機,並反複不斷測試、改良;改良、再測試,把研發室天台當作測試場,每做好一台磁懸浮風力發電機,即安裝在天台上觀察、測試。
 “我選擇在研發室天台作測試,主要是為了節省金錢,這同時也可避免磁懸浮風力發電機弄丟的事情發生。”
 數年下來,他總共在研發室天台安裝了多達27台,高約5米的磁懸浮風力發電機;終于有一天“紙包不住火”了!
晚間亮光引起注意
 由于風力發電機配置了照明裝置,設置了光控系統,晚間會發出“亮光”,于是就引起附近居民注意,甚至有人撥打電話到報社投訴說某棟樓房的天台,安裝了多台像雷達的物體,總是在晚間發出“亮光”,干擾他們入眠。
 就這樣,林文奇研發磁懸浮風力發電機的消息,被刊登在報章上,繼而引起前深圳市長的注意,派人前往瞭解。
 其后,這創新的風力發電科技即廣泛為人所識,在綠色能源上貢獻一份力。

 

一切從路燈開始…(完結篇)

特約:何潤霞
圖:何潤霞、受訪者提供
 林文奇堅持發明磁懸浮風力發電機的其中一個“推動力”,可以說是因為他喜歡路燈,于是,他就先從這小處著手研究。  “每一年,我親眼看著深圳一些地區‘興致勃勃’的安裝三片葉片的水平軸風力發電路燈,可是,往往在第二年就出現葉片斷裂的窘境,甚至最后淪為‘擺 設品’,完全失靈了,于是,我就跟我的研發團隊分工合作,埋首于風力發電機的研發,力求突破傳統風力發電機的種種不足與局限。”
 當他成功發明了磁懸浮風力發電機后,隨之即推出磁懸浮風光互補路燈,該路燈是風機搭配著太陽能板,可交替互補。白天,太陽能板平均可發電3至4小 時,足以彌補無風時段的不足,而且,平日所蓄滿的電,可保持10天的夜間照明,因此,即使陰雨天也能正常照明,且比普通路燈還亮呢!
 這種無需接駁電纜的路燈,除了適用于市區、郊區、偏遠地帶、海島、山區之外,它尤其適用于海邊、公園等風景區,因為這些地區佔地面積大,若安裝普通路燈,必須在地下鋪設電纜,造價高昂……
林文奇接受《中國報》訪問時表示,越南及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風力資源豐富,而且常年都有大太陽,最適合採用磁懸浮垂直軸風力發電機及風光互補路燈。
 究竟東南亞國家,應如何逐步落實風力發電這項清潔能源的發展呢?
 他建議說:“我跟大馬泰瑪的李總(李世民)考慮到,基于磁懸浮風力發電機屬于新產品,尚未被大馬及越南市場廣泛認識,因此,我們將先從路燈開始推廣,待大家對風力發電產生信任及肯定后,我們才全面推動大型風力發電機。”
偏遠郊區需風力發電
 “尤其在沿海地帶、海島、山區及偏遠郊區等沒有市電供應的地方,最迫切需要風力發電,來協助改善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
 他指出,市區及公園等風景區,改用風光互補路燈會比較划算,因為這些地區佔地面積大,若安裝普通路燈,必須在地下鋪設電纜,造價高昂。
 長達數年觀察氣象及測試期間,林文奇考慮到市區的路燈一般受高樓或樹木擋風,以及在一些少風的區域,可能會導致風機時而運作,時而無法啟動,因 此,他特地設計了磁懸浮風光互補路燈,也就是說即使某些時段沒有風也無所謂,因為,該路燈是搭配著太陽能板的,可交替互補。他說,一天裡,太陽能板平均可 發電3至4小時,足以彌補無風時段的不足。
 “即使沒有一絲風,也不見太陽,磁懸浮風光互補路燈也能正常照明,因為平日所蓄滿的電,可保持10天的夜間照明,而且比普通路燈還亮。當然,在一些多風地區,可以直接採用風力發電。“
 “磁懸浮風光互補路燈完全不需市電做儲備電源,因為它的風機具備全球領先的磁懸浮技術,減小了阻力,達到每秒風速1公尺即可啟動,1.5公尺至2公尺可發電功效。”
 而且,磁懸浮風光互補路燈的開關及功率,是全自動控制的,每天傍晚6時,路燈自動開啟,至夜間12時一直保持全功率照明;次日零時至天亮,則自動改為半功率照明。同時,當路燈蓄滿電時,風機便會自動停止轉動,而太陽能集光板亦會對多余的電量自動卸載。
 他說,其實,風力發電機在任何一個地方都用得著,因為,不管在世界那個角落都一定會有風。按照風測統計數據得出的平均數據為:一至三級風,每年250天;三至九級風,一年50天左右;其余65天,則屬于無風或風特別大的天氣,各國大同小異。
一級到十級風都可發電
 “磁懸浮垂直軸風力發電機的好處是,從一級風到十級風都可以使用,而且,保證每年用上多達300天以上;而傳統的水平軸風力發電機,每年則只有約60天靠風力發電,其余三百多天需市電供應電源。”
 其發明講究力學,葉片呈弓形狀,兩頭緊緊拉住,而且,它是依靠陀螺式風翼旋轉,即從左到右360度的隨意轉,不隨風向變化改變軸心,基本的安全性也解決。
 “這種設計理念,我們隨便跟一般百姓講,舉出趙洲拱形橋300年不倒的實例,大家就更容易明白及相信。”
 林文奇透露,目前,該公司生產的磁懸浮風力發電系統,功率從400瓦到10萬瓦,涵蓋範圍廣範,從小型到大型,也是項革新。
 其中400瓦產品主要應用于路燈;3000瓦產品則應用于通信基站供電,省卻了山頂架設電纜供電的麻煩;一萬瓦產品應用于別墅供電;10萬瓦產品則應用于小島,且已在遼寧、湖南、甘肅等省分應用。
 “今年,我們將向50萬瓦、100萬瓦乃至兆瓦機衝刺。一台兆瓦機,可以解決一棟樓約500戶業主的用電量。“
風能發電前景看俏
 風能不僅耗資少,且屬于零排放的清潔能源,可謂是人類未來的能源依靠。目前,全球消耗的電力有3%來自風能,其中,丹麥、西班牙和德國等歐盟國家,是風力發電使用佼佼者。
 在西班牙和丹麥,風能已佔能源市場的20%,德國占10%。據世界風能協會公佈的數據,2011年全球風力發電總量創歷史新高,相當于280個核反應堆的發電量。目前世界上還有約380座用于發電的核反應堆。相信,不久后,該比例將超越核能。
 在全球範圍內,風力發電機的使用,每年以20%的速度提高。世界風能協會認為,到2020年,全球風力發電量將增長3倍。
 中國也在大力發展風力發電。隨著林文奇所發明的磁懸浮風力發電機面世后,中國已在風力發電設備製造領域領先美國和德國,占行業主導地位。2011年全球製造的風力發電設備一半產自中國。
 林文奇說:“科技的創新,使人類可以通過更節能、更科學、更環保的方式,為生活注入綠色動力,我們深知自己所肩負的使命。”
採取身教走入校園
 目前越南寧順(NINH THUAN)省政府正積極在該省16個區域,發展磁懸浮風力發電系統,總共300兆瓦發電功率,估計工程需花費5年時間。
 “越南政府非常鼓勵清潔能源,而風力發電更是當地政府‘主打’之綠色能源,並早在數年前已做好風力發電的相關資料與數據,指定寧順省為新能源(以 風力發電為主)的基地,是因為這裡是‘風脈’,常年都有源源不絕的風,非常適合作風力發電建設。”大馬泰瑪有限公司總裁李世民說。
 目前,磁懸浮風力發電之技術不但已進軍大馬,還以大馬為中心點,由此與東南亞各國接軌。
 “一旦越南的風力發電系統建立后,這風力發電新模式,將可讓其他國家有興趣的人士前往參觀,作實際的瞭解。”
 整個東南亞國家才剛朝向綠色能源發展不久,我們雖然起步比歐美國家慢,但不代表沒機會迎頭趕上;優越的產品是與先進國較勁最好的籌碼。
 他認為,推動綠色能源是一項意義深重的“企業使命”,因此,利益大眾及為環保作貢獻是他們的首要目標,賺錢反而是次要目標。
 該公司正積極在我國打造綠色文化,計劃在全國華小推廣風力發電,以創造綠色小學,讓孩子從小就有機會實際地進一步認識綠色能源。
 “用身教來提高孩子的環保意識,最能取得實際效應。唯有天天接觸綠色能源,才能在耳濡目染下,把環保意識根植在孩子的腦海裡,到時,我們也將派出這方面的專才到各華小,給予相關的講座或課外活動,甚至,安排國外專家到各華小作巡迴演講,全面推廣綠色能源。”
 與此同時,該公司亦正與拉曼大學積極進行合作性交流,協助該大學進行風能研究,以培養這方面的人才。
暫以偏遠地區為主
 大馬泰瑪營運總監兼董事伍美德表示,未來,大馬沿海及偏遠的政府部門,以及私人海濱度假村,將是風力發電的首要核心對象。
 他指出,磁懸浮垂直軸風力發電機,已記錄在我國綠色能源的檔案裡;他展望未來該項產品將能列入國家的綠色項目中。
 “目前,我們已分別幫助巴生谷及東馬如沙巴、砂勞越的政府部門、私人工廠和私人度假村,展開風力發電建設。”
 當地沿海及偏遠地帶向來無市電供應,必須依靠自備的發電機提供能源。
 目前,大馬電費,在政府補貼政策下,以每千瓦特計算,收費分別為:本土電費27.39仙;商業電費為37.85仙;工業電費為28.56仙。
 “可是,偏遠地帶及海島採用發電機,則要付出昂貴的電費,每千瓦特價格介于三四零吉之間;磁懸浮風力發電吸引人之處,除了省錢外,也節能減排,給大眾提供零污染的綠色能源。”
 另外,該公司顧問拿督納威希望,國家在政策上給予這項綠色能源方便及配合。
 “我來自鄉村,非常瞭解東馬偏遠地帶居民的感受,相信,他們也像我小時那樣,從不敢奢望會有‘電源來到鄉村的一天’!現在,有了這項磁懸浮風力發電技術,這個夢終于可以成真了!”
 他最讚歎的是,這項新技術發電,土地利用面積甚少,對房屋居民拆遷以及生態環境影響甚少。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