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3年4月6日 星期六

清清醒醒做夢

23 Aug 2012

我在夢裡保持清醒(第1篇)



特約:楊芋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有看過諾蘭導演,狄卡比奧主演的《潛行空間》(Inception)的人,就曉得在夢裡知道自己做夢這回事。戲中的盜夢小組可以任意進入夢境,穿梭不同層次的夢空間,甚至強行更改別人的意識。  在現實生活中,的確知道自己做夢這麼一回事,或是夢中保持清醒,這種情況叫“清明夢”。當然,真正的清明夢沒電影那麼誇張,卻是事實。
 諾蘭在訪談中告知,他自己十多歲時就有清明夢的經驗,將這種經歷拍成電影是他多年的一個夙願。
 現在讓我們進入清明夢的世界,成為夢世界的主人……
什么是清明夢?
 千萬別誤會,此“清明”非彼“清明”,清明夢跟清明節可是沒有關係的。
 清明夢是一種有意識的夢,也就是說,做夢時你保持清醒,知道自己在做夢。有時做夢的人還可以主導劇情,控制夢的內容,改換夢境。
 做清明夢的人可以是夢的參與者,成為劇中的演員,也可以只是個旁觀者,置身度外地觀察夢境。
 在夢中保持清醒並不是新潮的概念,古代就有許多這類的紀錄。
記錄352個清明夢
 但首先提出“清明夢”(lucid dream)這個詞的,是荷蘭的醫生凡伊登(Frederik Williams Van Eeden)。他在1913年交給英國的心理研究協會《夢的研究》報告中寫道:
 “我第一次在夢中清明是1897年6月,我夢到在空中飄浮過整片樹林,知道那是四月。我注意到移動時俯視樹枝,透視角度會自然地轉換。在夢中我反思,我的想像力不可能創造出複雜的移動視覺景象。”
 “從1898年至1912年,我共記錄了自己352個這類夢。”
 他把這種經驗定名為“清明夢”。
 接著,有好些科學家和哲學家都寫了清明夢的報告,其中以格林(Celia Green)的《清明夢》以及塔特(Charles Tart)的《變化狀態》最詳盡。
 伽費爾(Patricia Garfield)的《創造性做夢法》,則以通俗的方式給大眾介紹清明夢以及控制夢的方法,成為暢銷書。
 上個世紀70年代,英美兩國科學家不約而同以科學方法證實清明夢的存在,美國的實驗是由著名的清明夢研究者,史丹福大學的拉伯茨(Stephen LaBerge)進行。
 他在頭上連接著不同的電線,通往腦動電描器。在夢中拉伯茨緊握拳頭和轉動眼球,傳送出摩爾斯電碼,在圖表上拼出自己的名字!
在西方備受注目
 這份歷史上最匪夷所思方式發出的電碼,使清明夢開始受科學界承認。
 清明夢在西方受注目,還得受益于上世紀60年代美國掀起的反傳統、反戰運動。
 年輕人唾棄西方傳統宗教,轉向東方宗教以及原始部落信仰尋求心靈意義,西藏佛教與美洲薩滿的清明夢修煉受到注意,使得清明夢在西方普遍起來。
 目前,西方清明夢已發展出許多學說、流派和方法,也廣泛影響心理學、藝術、靈修等領域。除了不少大學,也有一些專門研究清明夢的團體和機構在這領域進行研究。
清明夢能做些什麼?
 這個問題的答案五花八門。許多人一想到能穿牆透壁,在空中自由翱翔,或到其他星球尋找外星人,就興奮起來。清明夢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探險!
 一項最吸引人做清明夢的動機是浪漫的艷遇,很多人認為這種性關係可以為所欲為,沒有法律、社會倫理、心理禁忌等問題,也不會留下手尾,帶來各種糾紛。
 專家用儀器研究發現,男女在清明夢中的確能有性高潮,但男性不會射精。許多人也報告夢中的性高潮較平常強烈。
 其他的動機包括想解決心理問題或生理疾病,為了宗教或靈性的修持。有些人則希望見到已過世的親人、回溯前世、尋找創作靈感、提高學習能力、好奇好玩等。
 這些所謂探索其他星球,見到親人等,做夢者真的有去到那個地方、見到那些“人”嗎?一般嚴肅的研究都傾向于認為這些只是做夢者的意識投射罷了。
 但是,有些個案卻顯示做夢者確實在夢中到過某些地方,接觸過某些人。
 西藏工竹仁波切的看法或許能解釋這現象:有兩種夢,普通人的夢,夢到的人事物等,只是意識的投射。
 另一種是高層次修行人的夢,心識可以實際離開身體,真的到某個地方,接觸某些生命體,乃至辦事情等。
 此外,科學家或心理學家做清明夢多半是為了學術研究,瞭解人類的意識、大腦等領域。
 當然,還有各種各樣的理由。
做個夢的觀察者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費曼(Richard P. Feynman),在他那本風趣幽默又充滿智慧的《別鬧了,費曼先生!》中,講述他做清明夢的經過,精彩非常!
 還是學生時,有一次費曼要交一篇論文,主題是睡覺時意識流如何停頓下來。于是,他每天在入睡前觀察自己思想的過程直到睡著為止。
 一天晚上,他在觀察睡眠過程無意中入夢,發現自己在夢中可以繼續自我觀察。
 在夢的開始,他在火車車頂上,火車正好要開進隧道,他害怕極了,拚命趴下來,隨即火車呼嘯一聲進入隧道。
 他跟自己說:“原來夢中也有害怕的感覺,而且還能聽到車聲的改變。”同時,他也注意到夢是有彩色的。
 接著他在一節車廂裡面,感覺到人和車在搖晃,于是他自語道:“夢中有運動感!”
 他東歪西倒往車尾走去,看到一個像櫥窗的大窗,窗子后面有三個穿泳衣的漂亮女孩子。他繼續向前走進另一節車廂,突然想起:“嘿!要是現在能生起性衝動,豈不是很有趣嗎!我應該回去剛才那節車廂。”
 他發現自己轉過身走回去,意識到在夢中可以控制自己的方向。
 走回到那個大窗,卻看到裡面是三個老頭在拉小提琴,但是他們立刻變回女孩子!他大為興奮,然后——醒了過來……
清明夢中各感官作用
 學術界研究夢的初期,專家對夢中感官的作用有許多不清楚之處,例如夢是黑白還是彩色的;是否有味覺、嗅覺;夢中時間與現實時間的速度是否一樣等等。
 費曼真不愧為20世紀最聰明的科學家,夢中的觀察不僅細膩,而且關鍵,是許多科學家長期嘗試瞭解的現象。在后來的試驗中,他又陸續觀察了夢中感官的不同作用與強度。
 根據西藏醫學的說法,意識在“風”的鼓動下進入身體各脈絡而開始作夢,夢的內容與意識進入的脈絡有關。
 比如意識進入眼睛相關的脈絡,就夢見各種顏色;進入耳朵相關的脈絡,就夢見各種聲音,進入鼻子相關的脈絡,就會有氣味……
 因此,這派醫學認為夢如同清醒的日常生活經驗,各種感官皆能發揮作用。
睡眠週期與夢的關係
 科學家研究發現,人類睡眠有淺深不一的五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身心開始放鬆,呼吸和心率放緩,腦波處于α波或θ波,是個短暫的過渡期。
 第二階段由腦波突然進入“頂區K波”和“渡梭形波”開始,是真正的睡眠。
 第三個是深度睡眠階段,大腦活動越來越緩慢,呼吸變得深長。
 第四階段也是深度睡眠,腦波大部分時間處于δ波,此時血壓、呼吸和心率都達到一天中的最低點。
 在第四階段之后,睡眠先倒退回第三、第二階段,然后才進入第五階段。
 第五階段也稱作“快速眼動睡眠”階段,英文是REM(periods of rapid eye movement),這是由于科學家發現,在這個階段眼球會快速轉動。
揭開人們睡夢秘密
 1953年,睡覺領域著名專家克萊德門(Nathaniel Kleitman),與他的學生亞瑟倫斯基(Eugene Aserinsky)發現,人們處于REM狀態被弄醒時,都稱正在做夢,從而揭開了人們在睡覺中做夢的時段。
 上面五個階段是睡眠的一個週期,一般上大約是90分鐘。一個晚上,依據睡眠時間的長短,人們可以睡上幾個週期。
 不過,每一週期,不同階段的睡眠時間會改變,第一週期深度睡眠的時間很長,做夢的時間短。
 第二週期深度睡眠的時間減少,做夢的時間增加。再下一個週期深度睡眠更短,做夢時間更長。
 假如有個人睡了6個小時,就共睡了4個週期。有可能第一個週期有10分鐘做夢;第二個週期或許增至15分鐘;第三個週期是20分鐘;最后一個週期可能做30分鐘的夢。
 結果這個人整個晚上共做了75分鐘的夢。
 由于科學儀器可以測量到眼球的轉動,因此學術界研究夢幾乎都會應用到睡眠週期與REM,這兩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摘錄
 1.清明夢,是指在夢中保持清醒,清楚明白你正在做夢。
 
 2.在夢中,我們一樣可以運用感官,去感知夢境種種。



了解夢從中獲靈感(第2篇)


特約:楊芋
 對于夢,大部分人都不把它當一回事,“這只不過是一場游戲一場夢”,連歌曲都這樣唱,明顯沒有認真看待夢。  無可否認,許多夢是光怪陸離,這讓人很難將它與現實生活連結在一起。
 然而,卻也有人認認真真去了解夢,並從中得到許多啟發,甚至學會某一些學問。
 夢,可不是蓋的,不信?請往下讀……
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前所長,吳立民是位修行造詣很深的老居士。他修夢有成就,許多學問是在夢中學習到的:
 “上中學時,我文科功底好,但數學我學了兩位數乘法就學代數,我不懂,一學期下來考試,僅靠交頭捲得3分。”
 那個暑假,他自學高中代數,他的師傅教他修一種“文殊童子”的清淨夢法。
 “白天睡覺,就在夢中做方程式,就在一個暑假我把數學拿下來了。”“50年代華羅庚教授來要人,我差點到數學研究所去,我們省委書記不放人。”
夢中沒有限制
 我們可能聽過在科學、藝術、文學等領域,許多突破性的創意或靈感來自夢。筆名“追夢螞蟻”的清明夢探索者,認為清明夢比一般夢更能帶來靈感。
 因為清明夢過程清醒,醒來之后印象較一般夢清晰,有助于把稍縱即逝的靈感記下。而且夢中的東西超現實超想像,形形色色光怪陸離,到處遊蕩觀光,都能從中得到許多啟發。
 此外,他建議主動尋找靈感,在夢中打開收音機聽歌,找畫展看畫,他說“都是世上沒有的東西,直接就可以拿來當靈感用”。
 有些心理學家對清明夢為何容易獲得靈感提出假設:
 我們日常生活中有許多界線與限制,在物質的層面,身體不能穿透牆壁;水火不相容;地心吸力使所有的物體往下墮;固體不能流動……
 物質的界線不但限制我們的肉體,也在心中形成概念,限制我們的思想。比如,做室內設計,現實中沒有人會想到把天花板擺進壁燈裡面,或把牆壁漆上貝多芬的交響曲。
 除此之外,我們心理也有人我;男女老少;父母子女;美醜喜好;法律;社會規範;道德倫理等概念,並在心中形成各種界線與限制。
 在清明夢中,這些界線的概念淡化,甚至消失,因此它們加諸于我們的限制也非常弱或不起作用。
給夢者許多啟發
 當我們在夢中一心想解決問題時,各種不受現實生活局限的想法交錯浮現,雖然除了少數可以直接利用,大多數無法實際用于現實生活,但仍然會給做夢者許多啟發。
 五絕老人鄭曼青提起他在拳術上如何突破的故事:他師從一代太極宗師楊澄浦學拳,開始時楊澄浦每天都吩咐他“要松、要松”,“不松就是挨打的架子”,一天總要嘮叨不知道多少遍。
 鄭曼青練習了兩年,不管怎么練都達不到楊澄浦的要求,最后每聽到這句“松”,就頭大如斗。
 一天晚上,鄭曼青睡覺時夢見自己雙臂斷了,驚醒過來,對所謂的“松”恍然大悟,覺得兩隻手臂就如洋娃娃的手,用樹膠筋繫著,扭轉自如。
 第二天他去與功夫比他高的同門推手,大家皆對他功力的突飛猛進驚訝不已。后來他終于成為一代太極大師。
夢中經驗突破極限
 鄭曼青做的或許不是清明夢,但有位德國武術高手卻用清明夢來取得突破。心理學家蓋肯巴赫(Gackenbach)和波斯維德(Bosveld)記錄了這個案例。
 這個案主是空手道、跆拳道和柔術高手,他后來去學合氣道。由于拳術路數與之前學過的不同,他花了兩年工夫還是無法入門。
 一晚,他睡覺前反覆思索白天練習的情景,不斷在腦中重演練習,但和以往一樣,就是擺脫不了之前拳術養成的慣性。然后他睡了過去並做了個夢。
 在夢中,他被重重摔一跤,此時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在夢中,他立刻夢出道館,並在裡面跟對手練習。夢中他輕鬆地對練,越練越進步。
 他這樣在夢中練習了一個星期,回到道館,教練對他的進展感到吃驚不已。從那時起,他一路進步,一年后就考獲教練資格。
 為何清明夢能讓運動員突破?心理學家,同時也是溜冰高手的梭利(Paul Tholey),根據自身經驗與研究認為,在清明夢中,人們可以把自我意識放下,消除自我與外在的界線,全神貫注在運動本身。
 至于運動員能否有所突破,重點在于他必須能把夢中的經驗延伸到現實生活中,在夢中練習慣了的技術,要能在運動中發揮出來才真正有效。
面對和征服心理治療法
 雖然有大量案例成功用清明夢治療生理上的疾病,但在醫療領域,清明夢主要還是治療心理問題。
 艾美經常做同一個主題的惡夢,每次她都夢到自己從不同的高處掉下來,嚇得從夢中驚醒。這個惡夢一直干擾著她。
 學會清明夢不久,當她再次夢到在高樓要跌下時,她立刻告訴自己:“飛!趕快飛起來!”果然,這次她沒掉下去,而是飛了起來。這個成就令她興奮不已。
 從此以后,每當她在夢中跌下或遇到任何問題,她都會改變夢境或作出各種變通。
 早期研究清明夢的心理學家史特瓦(Kilton Stewart),要做夢者在遭遇不愉快的夢境時,要“面對和征服”,把惡夢消滅。他也要求做夢者與有用的夢境合作,從中得到好處。
 就如上述的艾美,經常做惡夢的人,可用這個方法來解決問題。在做清明夢時,一遇到魔鬼妖怪還是什么恐懼的事物,立刻施展法術,改變夢境,把惡魔變成仙女。
 然而,“面對和征服”法受到許多心理學家詬病,他們認為,夢多半揭露我們的潛意識,平時沒有注意到的自我,嘗試與我們溝通,告訴我們一些訊息。
 一日我們沒有解決潛意識要告知我們的問題,不管我們怎么消滅惡魔,它都會以不同的形式在夢中出現,而我們意識深層的問題也一直存在著。
改變心態淨化內心
 桑切斯(Victor Sanchez)與墨西哥土著一起生活超過15年,他依據卡斯塔尼達(Carlos Castaneda)的著作學習巫師唐望的“做夢”法。
 第一次經歷清明夢時,他體驗到一種非常深沉的憂傷,是生命中缺失了什么的一種不完整感,而缺憾的部分正好在夢裡的藍海中。他打算在夢中把自己生命重要的部分補充圓滿……
 第二天他醒過來,夢中的憂鬱與悲傷仍然縈繞著,但是在這悲傷底層有一種秘密的喜悅,就像終于得到了久違的寶藏,或發現了新大陸的感覺。
 下午他去上課,看到平時熱衷的活動與重要的事物,一點也勾不起興趣,他甚至不屑一顧,他內心深處知道:從此,他的生命再也不一樣了,他已不再眷戀這紅塵了。
 桑切斯的體驗不是獨立的,西藏夢瑜伽最明顯的效果是體驗到夢中的一切皆虛幻,並且深化這個體驗,感受到日常生活的一切與夢中一樣,幻而不實。
 在提升心靈方面,許多探索者經由清明夢中轉化心態,他們熟練進出各種夢境之后,體驗到身體的虛幻,感受到意識生命不死,死亡的只是肉體罷了。
 因此,許多新時代運動的流派,都有關于清明夢或類似夢的指導,用來淨化內心,或提升意識層次。
溝通瞭解轉化意識
 由于做清明夢時有意識,能作主,知道面對的恐怖與危險其實是假的,一醒過來就消失。因此,他們提議以溝通瞭解,而不是對抗的方式面對惡夢。
 在這樣的理論背景之下,許多心理上的問題,都通過溝通瞭解獲得根治。其中心理學家梭利舉出本身的例子:
 梭利的父親去世之后,他經常夢見父親化成各種形象來威脅他、侮辱他。每次梭利都會狠狠反擊,把父親化現的對象打得落花流水。
 可是問題並沒有徹底解決,他依然不停做類似的惡夢。有一次,他在夢中改變了態度,結果給他的人生帶來巨大的影響。
 那次,他夢到一隻老虎在追他,他想逃跑,可是靈光一閃,他轉身面對老虎,問道:“你是誰?”
 老虎變成他的父親,說“我是你父親,你必須聽我的話”!
 這次,梭利沒有揍他父親,在夢中他嘗試與父親溝通交談,接受父親對他的其中一些批評,告知他願意接受和改過。
 結果,父親變得親切起來,在夢的最后兩人放棄前嫌得以和解。
 梭利說,從此以后在夢中父親再也沒有威脅他,更重要的是,在日常生活中,他對權威型人物的恐懼與壓抑也消失了。
 當然,清明夢並不能解決所有的心理問題,許多心理學家發現,清明夢有它的局限,只有在與其它治療法結合使用時,才發揮最大的效益。
■摘錄
 1.做清明夢,即在夢中保持清醒,可以協助我們進行心理療癒。
 2.在夢中,我們的想法可以天馬行空,比較不受現實生活局限,因此有很大的可能性與擴展空間。



做清明夢有技巧… (完結篇)


特約:楊芋
 清明夢,即清楚明白地做夢,是可以通過學習而掌握的!  偶爾人們會在夢中知道自己做夢,但這種情況一生中沒發生幾次。除了少數人天生就會知夢,一般人都需要練習才能做到,就如學習打籃球駕汽車般。
 除了如夢瑜伽等傳統方法,心理學家以及清明夢興趣者也發展出許多技巧,教你做清明夢。
 你想學做清明夢嗎?沒問題!
如果沒有精神病、癲癇病等腦疾或嚴重的心理問題,有興趣的人都可以練習清明夢,就像攝影、潛水等嗜好般。重點在于不要過分沉迷,影響正常生活。
 目前為止的研究還未發現清明夢對身心有什么不良的副作用。
 以下是學習做清明夢的步驟:
第一步:記夢
 每天睡覺前,放輕鬆,然后自我暗示“我一定要記得夢,醒來時立刻回憶夢”,抱著這個念頭入睡。
 早上醒來,別睜開眼睛,先回憶做過哪些夢,夢的內容及過程,注意夢境的人物、心情、背景、環境……越詳細越好。然后起身把這些內容寫下來,或者用手機或錄音機錄下。
 把夢記錄了之后,你可以在當下或空閒的時候拿出來回味,熟悉自己的夢,思考個中意義。
 解讀夢的意義和探索潛意識滿有趣,你會發現一個陌生的自己!有些夢也可能暗示某種意義、顯示健康狀態、預言,或者根本就是——做夢!
 不要等起身辦事之后才記夢,你會忘掉所有的細節,甚至連是否做過夢都不清楚了。
 第一步就是這么多,練習到能熟練做清明夢了就可以停止,非常簡單,但是幾乎沒多少人能堅持。練習的竅門在于不要嚴肅,輕輕鬆鬆,當作有趣的事來玩。
第二步:知夢
 能記住夢了,通常還是無法在夢中知夢,需要練習一些知夢的技巧,這可以和第一步同時做。
 知夢的技巧最簡單的是訓練自己養成條件反射,你可以在白天經常提醒自己:“我在做夢嗎?”同時注意是否身在夢中。
 比如,看見老闆時,自問:“我在做夢嗎?”看到其他人事物也如此,自問“我在做夢嗎?”
 有些人整理記錄下來的夢日記,選出經常在夢中出現的情況,在生活中一遇到類似的狀況即自問“我在做夢嗎?”研究顯示,熟悉了自己做夢的經驗,比較能知夢。
 知夢的技巧練習慣了,容易提醒自己是否在做夢,而在夢中知夢。
假日的練習
 沒上班的日子,前一晚上只睡5或6個小時,起身保持清醒30到50分鐘,可以閱讀或處理瑣事,之后再睡回籠覺,做清明夢的幾率比平時多出15至20倍。
 這個稱作“醒后誘導清明夢” 的方法很容易知夢,據推測是睡中醒來活動刺激腦中的掌控邏輯部分,引發人們在夢中清醒。
 學習清明夢,要多久才成功?
 要做清明夢,一般人練習以上兩三個技巧基本上就足夠了。至于要多久才有效,這個說不準。有些人看到清明夢的資料,覺得非常有趣,當晚就知夢了,也有人練習了幾個月都不見效。
 另外,除非你做夢的技術已經練得爐火純青,否則不會每個夢都清醒。正常的情況是,你一個星期可能有兩三晚能認出一些夢,其余的都是糊里糊塗。
 無論如何,別太嚴肅,那會是個障礙,當作娛樂般效果會更顯著。
 祝你做個清明夢!
掌握技巧清明不難
 要做完整的清明夢,即從夢的開始到結束都保持清醒,並且能主導夢,必須掌握一些技巧,包括:
 一、知夢
 如果無法知夢那就是普通的夢。所以,第一件事是必須能認出身在夢中。一般人都是在夢中突然意識到自己在做夢,但高手可以從清醒的狀態保持意識入夢。
 二、保持夢
 大部分開始學習清明夢的人,一發現自己正在做夢都會興奮過度,立刻醒過來。所以得控制情緒以及掌握技巧保持夢境,使夢穩定。
 三、延長時間
 好夢由來最易醒,夢了一陣,我們還是會醒過來。一般的夢時段很短,要在夢中和情人幽會,你的夢時段總不能太短吧!
 四、控制夢
 多數人都想主導自己的夢,例如,變化出幾個分身,與夢中的對象溝通,飛翔等等。
 這些都需要有控制夢的能力,而且不同的情況需要不同的方法,在夢中找寶藏與治療心理問題,兩者方法並不一樣。
 要掌握完整的清明夢,需要多閱讀相關資料,多與同道交流切磋,同時在夢中探索學習,不斷提升自己的實力。
清明夢流派技巧
 清明夢有許多流派,方法層次也不同,有的簡單、有的複雜繁瑣,甚至應用儀器輔助。比較普遍的有:
 ◆記夢
 瑪哈瑞西國際大學(Maharishi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的蓋肯巴茨(Gakenbach),和加拿大布魯格大學(Brock University)的韓特(Harry Hunt)都發現,記住夢能提高知夢的幾率。
 這是個有效而且簡單的方法,可以是早上醒來記錄一整晚的夢,也可以是半夜夢醒時分起身記錄。
 ◆驗夢
 這是測試自己是否處身夢境的方法,不同的人摸索出自己一套方法,因此技巧繁多,但都不離根本道理,即用某些技巧發現自己在夢中。
 常見的驗夢法有掐鼻子,掐住鼻子不放還能呼吸,大概是在夢中了。當然,也有可能你夢到自己不能呼吸!
 因此,通常會再加另外一個測試,比如把食指扳到手背上,或者打個結,除非瑜伽工夫不得了,否則應該只有在夢中才能做到吧。
 很少人在夢中做到符合現實生活的局限超過一次。所以,如果真的在夢中,以上兩種方法應該可以測出來。
 驗夢法也有另一個用途:你站在國油雙峰塔頂層,認為是在夢中,想縱身往下一跳時,最好做多幾種驗夢法,確保真的是個夢,否則……
 ◆夢象征
 拉伯茨(Stephen LaBerge)首先提出“夢象征”的方法來覺知自己做夢。
 方法是只要發現任何不尋常的情況,甚至古怪的念頭,就提醒自己這可能是夢。例如某個大明星出現在面前,辦公室突然停電等。
 這個方法的缺陷是許多人們清醒時認為不可思議的事,在夢中卻覺得合情合理,以致正在做夢的人不覺得有任何異狀,愛麗絲夢游仙境的故事正好說明這現象。
 ◆西藏夢瑜伽
 清明夢領域最著名的傳統要數西藏的夢瑜伽,西藏出現過許多修夢有高深造詣的瑜伽士,發展成不同的傳承,留下豐富的著作。
 目前,仍然有許多喇嘛以修夢稱著,在世界各地傳授夢瑜伽。修法基本內容如下:
 ◇白天無論處身什么場合,行住坐臥,待人處事都當作夢境看待,整個世界就是一大夢,人生是夢一場,沒有哪樣人事物值得執著。
 ◇睡時側身靠右臥,想像喉嚨有稱為“種子字”字母,再想像佛菩薩或本尊,之后變換夢境,純熟了練習定于夢境。平時再配合運動氣功等。
 夢瑜伽是要藉著夢中的覺知,認知睡眠時意識從活躍狀態進入不起任何分辨狀態的過程,再消融人我分別的二元心,進入“本覺”的境界。
 ◆唐望“做夢”法
 這是卡斯塔尼達(Carlos Castaneda)跟隨墨西哥沙漠的一位巫師唐望(Don Juan Matus),學習到的印第安薩滿信仰的清明夢法。
 方法是睡前選好一樣東西,以堅強的意志要在夢中注視這件東西,以喚醒夢中的意識。唐望教導注視自己的雙手,因為手最方便。
 注視手知夢后,如果夢境不穩定開始要崩潰,就把注意力移開,換一個注視對象,然后再回來看自己的手。
 ◆誘導知夢儀器
 有些研究者根據“快速眼動睡眠”原理,開發出不同的儀器,誘導做夢者知夢。
 最常見的是裝設感應設備的眼罩,讓做夢者戴著入睡。感應器感應到眼球的快速轉動時,會發出訊號聲或閃光,刺激做夢者提醒他正在做夢。
 除此之外,也有人用音樂或把提醒做夢的指示錄音,在睡眠時播放。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