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3年4月12日 星期五

洗腦

少年帶頭抗爭掀波濤(第1篇)

12 Sep 2012 



報導:劉林李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香港人認為特區政府推行的“國民教育”科目“洗腦”,展開“反洗腦”運動,要求政府撤回這個科目。 民眾近日示威不斷升級,許多人加入絕食行列…‥
今年6月,香港中小學生都收到一份作為教學參考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育手冊》。
 手冊僅有34頁,其中22頁講解中國政治體制,內容全是歌頌中國一黨專政優點,形容中國共產黨政權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
 手冊還指中國政府用人唯賢,定期更替官員防止貪污及瀆職等,稱這些內涵是“社會科學所言的理想型(Ideal Type)。
抹黑他國制度
 手冊中有個“知多D”小欄目,提到美國民主制度,但以“政黨惡鬥,人民當災”為題,指在美國民主制度之下,美國兩大政黨民主黨和共和黨經常惡斗,通過投票方式否決對方提出的議案,影響民生。
 在中國,有一種被衊稱“五毛黨”的“網絡評論員”,平時專門發表美化中共與政府的帖子,每當出現對政府不利的討論時,他們也會為政府辯護,指摘批評政府的人。
 傳言這種評論員每一個帖,就可以獲得人民幣五角,故得名“五毛黨”。
 這本手冊講述中國這些年來經濟、外交、硬體建設等正面發展部分,只字不提民生、污染、“豆腐渣工程”、高官貪污等問題,並且抹黑他國民主制度,行文讓人聯想到“五毛黨”。
 部分時事評論員把這些內容當笑話看,但是也有許多評論員、學校老師、家長、資深律師等嚴陣以待,認為這等同“政治洗腦”。
90后帶頭抗爭
 其實,早在2011年中旬,香港特區政府提出在小學一年級到中學六年級設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向公眾發佈這個科目的諮詢文件時,民間就有聲音要求特區政府撤回這種“洗腦”科目。
 其中反彈最大,聲聲質詢政府這項政策的,正是拒絕成為“洗腦受害者”的學生本身,一群90后的香港學生。
 他們于去年5月29日成立“學民思潮”組織,反對特區政府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發起人之一黃之鋒當時只有15歲。
中共洗腦由來已久
1950年代,中共政權接管中國時,就已經開始採用“思想改造”這種“洗腦”策略。
 當時的“思想改造”運動主要是針對知識分子,通過“精神控制”手段,改變他們對原來社會的認識。
 所以“洗腦”對中國人來說其實不陌生,而香港1997年之前一直是受英國政府管轄,沒有經歷文革乃至更激烈的文化大革命。
 香港回歸十多年以后,當權者想通過唱好國家的“國民教育”,贏得香港民眾對國家政權好感。
 不過要在香港這個相當成熟的公民社會“硬銷”政府的美好,幾乎不容易,反而引起香港人極大反感。
 去年5月,香港教育局對社會各界發布《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諮詢稿。
 其中課程指引中明言:“教師如發現學生對國家民族的感情不太強烈時 ,不要批評,並接納其表現,但仍請學生為此自我反省 ”,引起教育界和媒體關注。
 除了要學生“不愛國請反省”,課程指引的評估範例還包括要學生“認同自己的國民身分,樂於作為中國人”、“為同胞的成就表達欣喜或感到自豪”,且要學生本人、家長、同學和教師進行評分。
 在這個科目里,好像高興的做中國人可以“加分”,不高興的話就“扣分”,讓香港人覺得不可思議。
 課程中完全沒有提到“六四”事件、中國貪污、造假問題等,也讓教育界覺得不妥。
少年面子書反洗腦
 《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諮詢稿公佈以后,香港社會對于課程“洗腦”深感不安。
 但是一個月后,香港社會仍然沒有組織發起行動要求政府撤回國民教育科,輿論的聲音也越來越薄弱,這時反而有幾位90年代出生,年僅十多歲的中學生展開了行動。
 他們在社交網站面子書發起“學民思潮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聯盟”,開始在網上發表言論、上街開講、搞街頭運動,應對媒體,背后完全沒有成年人支援。
 他們先后在去年8月21日和今年7月29日組織了兩次大遊行,促請香港特區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而729大遊行當日約有9萬家長出席。
 在剛過去的9月7日,更是有12萬香港市民包圍政府總部,反對推行“國民教育”。
 香港特首梁振英后來宣佈,由學校自行決定是否開辦“國民教育”及如何實施,並取消3年后必須實施“國民教育”的最后期限。
黃之鋒表現勝議員
 許多人批評香港年輕人政治冷感,不過這次發動“反洗腦運動”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卻是個中學生,讓人刮目相看。
 黃之鋒出生于1996年,今年16歲,不過思路和觀點清晰,說話鏗鏘有力,論政素質比許多議員還好。
 他對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拋出許多尖銳問題,吳克儉一直沒有正面回應他。
 他無論是和主張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的小學教師余綺華對話、回答媒體來來去去大同小異的問題,及接受香港商界和政界知名人士兼時事節目主持人李鵬飛訪談時,均毫不怯場有條不紊。
 他認為有很多渠道可以認識國情,愛國情愫、對祖國的自豪感應該油然而生,不能以“國民教育”課程向學生“硬銷”。
 他更直指“國民教育”教材形容中國共產黨政權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匪夷所思。
 “國民教育”從小一推行到中六,小一學生還沒有獨立思考能力,他擔心從小一就開始灌輸這種意識形態,就算有普選也沒有用。
教材隱含政治目的
 很多香港人覺得“國民教育”“洗腦”,無法接受在學校推行這個科目,其他國家的學校是否有“國民教育”科目?“國民教育”實際上教些什么?
 根據香港“德育及國民教育專責委員會課程發展議會”的課程資詢撮要,“國民教育”涵蓋範疇包括個人、家庭、社群、國家和世界。
 不過在國家部分,“國民教育”強調“認同祖國和培養民族自豪感”,而且課程露骨贊美中國執政集團,醜化美國民主制度,香港人擔心會造成學生認知上的扭曲和盲點。
 其實很多國家都有推行“公民教育”(Civic Education),課程一般涵蓋國家歷史、憲法、政治制度和人民權力等,宗旨主要是讓人民對政治、公共事務有一定認知,了解和思考自己做為公民的權力和義務。
 比如美國的公民課程,內容講的主要是政府扮演的角色、為何要限制政府的權力、如何選擇領導人、人民如何同心協力促進國家民主等。
 香港“國民教育”為人詬病的是教材黨國、黨政不分,有隱含政治目的之嫌。

日篡改教科書淡化罪行 (第2篇)

報導:劉林李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自古以來,教育、教科書都是最好最有效的“洗腦工具”。 其實,不管一黨專政,還是民主自由的國家皆深諳此道。
許多當權者為了操縱民心,都會篡改歷史,寫我方的歷史……
日本作為引發戰爭的一方,其歷史教科書如何闡述該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行為,一直是其週邊國家如中國、韓國和東南亞國家等關注的課題。
 日本學校教科書,是由民間團體或出版社編撰,經由文部省審查通過才印刷出版。
 日本有很多家教科書出版社,只是一個科目就有多種版本的教科書,私立學校可以自行選擇使用哪種版本,公立學校則由地區教育委員會決定選用何種版本。
發起浩大示威活動
 1982年,日本文部省審查通過某出版社高中歷史教科書修訂版,內容多處篡改侵華史實,激怒亞洲國家和國際社會。
 2001年,日本文部省審查通過右翼(日本保守政黨強硬派)學者團體“新歷史教科書編撰會”主導編寫,由扶桑社出版的初中歷史教科書,內容篡改侵華歷史部分,尤其是南京大屠殺,再次引起日本國內輿論譴責及許多亞洲國家的不滿。
 不只中國民眾發起浩大示威活動,日本國內左派人士也極力反對這本“新歷史教科書”發行。
 根據調查,2001年度日本全國學校中有0.097%採用這本教科書,到了2009年普及率擴大為1.7%,在眾多版本初中歷史教科書中,扶桑社版本歷史教科書普及率是最低的。
 中國《國際先驅導報》記者曾經到日本各大圖書館查閱四十多冊歷史教科書,查看和對比這些教科書對南京大屠殺的記述,發現除了扶桑社出版的教科書,絕大多數日本教科書都能面對南京大屠殺的事實。
 這些書中內容都有提及南京大屠殺,不過表述五花八門。
 多數教科書都在正文提到曾經發生南京大屠殺,並在注解解釋日軍在南京犯下的罪行,只是對中國百姓遭受的傷害極少觸及。
堅持“皇國史觀”
 中國《人民日報》駐日本記者曹鵬程曾經就日本篡改歷史教科書問題,對日本歷史老師、歷史學學者和相關教科書出版社進行系列訪問。
 根據他的觀察,日本存在兩種歷史觀,一種是尊敬歷史,提倡真實記載的“和平史觀”;另一種則是否認侵略,堅持“皇國史觀”。
 戰后初期是和平史觀略佔上風,不過1950年代后,美國出于冷戰需求扶植右翼勢力,“皇國史觀”開始強大,文部省利用審定教科書的權力,刪掉“反省戰爭”的內容。
 從那時候起,就不斷發生篡改教科書,美化侵略戰爭,歪曲侵略戰爭歷史問題。
中國歷史教科書不可信?
 中國經常抗議日本歪曲侵華歷史,那麼中國歷史教科書又是否真實可信?
 中國北京一位歷史老師袁騰飛曾說“中國歷史教科書真實率低于5%,連擱在家里一天都弄髒屋子”。
 中國歷史教科書,大量描述了日戰時期日軍暴行,以及中國人抗日事跡,不過中國學生對“中國人殺中國人”的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的發生經過知之甚少。
 尤其是1989年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六四事件,中國中學歷史教科書上,只字不提這段民運歷史,中國198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今天幾乎都對這段歷史一無所知。
 就算香港教科書,對六四事件也只用了200字輕描淡寫,只說政府派軍隊清場,事件告一段落,沒有提到鎮壓和學生傷亡流血情況。
 在中國歷史教科書里,也沒有提到中國人民解放軍于1951年攻打西藏,次年雙方簽下“17條入藏協議”,中國要西藏放棄獨立,享有文化和政治自治。
 中國學生從教科書上獲得的資訊,普遍認為中國是一個愛好和平的國家,涉及戰爭都是為了自衛反擊。
涉嫌美化中共誤導人民
 中國教科書有許多頌揚中共領導的內容,但卻找不到有關中共政府政策失誤,導致人民當災的史實。
 例如1958年到1962年,中共發動超英趕美的“大躍進運動”,為了快速發展工業犧牲農業,造成大饑荒,中國歷史教科書就掩蓋了這段歷史。
 中國內外學者均認為,那三年中國發生的大饑荒,是人類歷史上空前大饑荒,死亡人數至少超過3000萬人,比我國今天的人口還多。
 在四川、河南、安徽等饑荒最嚴重的地方,甚至出現了人吃人的現象。
 中國政府一直隱瞞大饑荒的真相,開始時稱之為“三年自然災害”(不過那三年中國並沒有發生天災),近年來改稱“三年困難時期”,年輕一代的中國人,根本不知道先輩遭遇的慘況。
 中國近代史專家袁偉時指中國歷史在史料選擇和應用中,不管真假,有利中國就用。任何中外矛盾,對的一定是中國;反洋人、反列強就是愛國。
美國在伊拉克改造思想
 不只共產黨國家習慣用“洗腦教育”,把一種價值觀加諸在個人或群體之上,宣稱民主自由的國家,同樣會用教育手段,把一種價值觀加諸在個人或族群之上。
 美國當年對伊拉克開戰,在伊拉克獲得政治和軍事控制之際,便為伊拉克重建教育系統,其中一個重任就是重新編印教科書。
 美國入侵伊拉克之前,伊拉克教科書都是“洗腦”內容,一味贊頌伊拉克已故總統侯賽因,並把美國、以色列和伊朗標籤為大敵,鼓勵學生以武力保衛侯賽因政權。
 一心想要“解放”和“改造”伊拉克的美國,在擊潰侯賽因政權后,藉由重建教育系統的機會,為伊拉克人編寫符合美國價值觀的教科書,把伊拉克一些傳統宗教價值觀從教科書中刪去,對伊拉克人進行“思想改造”。
 對伊拉克人來說,這是不是另一種“洗腦”,其實在于你如何看待“洗腦”的定義。
美國評斷中國負多于正
 香港特區政府在香港推行的“國民教育”,以“政黨惡鬥,人民當災”形容美國民主制度,美國教科書又是如何點評中國呢?
 美國教科書對近代中國有相當大篇幅敘述,從西方列強入侵中國、辛亥革命、國共關系到鄧小平倡導改革開放都有提到,還有,沒有納入中國教科書的“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的慘痛歷史也有提及。
 美國教科書把新中國政府劃歸“集權政府”,把中國看作前蘇聯集團的一部分,對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的歷史記載,負面的多于正面,並指責中國人權和民主狀況。
 不過,美國上歷史課和中國不同的是,美國老師一般只是把歷史事件的發生經過告訴學生,然后要學生討論,由學生本身來評論歷史。


時刻都在改變你思想… (完結篇)

報導:劉林李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據說“洗腦”一詞是源自中國,指長期強制把對己方有利的價值觀套在人民身上,許多獨裁專政的政權,幾乎把這種手段發揮得淋漓盡致。  除了軍事或政治“洗腦”,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也難逃媒體、廣告、傳銷等外部訊息的“洗腦”。
“洗腦”,其實是形容詞還是動詞?
 據說“洗腦”一詞是源自1950年代韓戰時期的中國。當時美國士兵被中共志願軍俘虜,中共對他們進行“思想改造”,他們戰后回到美國,竟然成了共產主義和毛澤東思想信徒。
 美國記者愛德華亨特(Edward Hunter)用“洗腦”(brainwash)一詞描述這件事,從此以后“洗腦”成為流行名詞。
 這起發生在韓戰時期的“洗腦”事件,一度震驚世人。
戰俘選擇到中國
 根據《日內瓦公約》,戰爭結束后雙方應遣返所有戰俘,但是美國政府卻提出讓戰俘自由選擇去向,戰俘可以選擇回國,留在戰爭國或在某一個交戰國。
 美國當時的目的,是想用這個方式讓受俘的中國志願軍,不要回中國,“投奔”“自由國度”。
 結果有23位美軍戰俘,以“為了世界和平和美好生活”為由,竟然選擇在中國生活,轟動西方世界。
 美國給了這些選擇去中國生活的美軍90天冷卻期,讓他們重新思考自己的去向。
 在這期間,美國派出牧師和神父勸這些美軍回美國,還播出他們家人的錄音帶,希望他們改變主義,結果只說服了兩位美軍回國,另21位美軍依然決定去中國。
回國后被判監禁
 兩位改變主意決定回美國的戰俘,后來受到美國軍事法庭審判,罪名是“通敵”和作為戰俘行為不當,其中一人被判刑10年,另一人被判終身監禁,不過,均在1959年釋放。
 不只是21位要去中國的美軍戰俘,許多美軍戰俘回國后,也開始改變了對共產黨的印象,他們在戰俘營中也跟志願軍相處良好。
 當時,西方世界普遍認為中共掌握了什么“洗腦術”,甚至懷疑中共用電極刺激戰俘的頭腦。
 但是,這些戰俘后來否認以上猜測,表示自己是受到共產黨感化,自願決定在中國生活。
幫助擺脫階級觀念
 中國共產黨從1950年代起對知識分子展開“思想改造”運動,灌輸知識分子階級觀念的世界觀是錯誤的,只有共產黨提倡的世界觀是對的。
 知識分子必須每天寫日記、每天反省自己、自我批評,直到自己對階級主義的認同徹底改造過來。
 中國百度百科指推行“思想教育”的原因,是當時的知識分子愛國熱誠很高,希望了解共產黨、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
 但是他們多數出生于剝削階級家庭,長期受封建主義、資本主義教育,思想上難免留下舊社會烙印。為幫助他們擺脫“剝削的階級世界觀”,樹立“為人民服務思想”,共產黨對他們展開“思想教育”。
 此外,中共也對戰俘、反革命分子、刑事罪犯進行“思想改造”,毛澤東曾經說過:“犯了罪的人也要教育。動物也可以教育嘛!牛可以教育它耕田,馬也可以教育它耕田、打仗,為什麼人不可以教育他有所進步呢?問題是方針和政策問題,還有方法問題。”
中共柔性改造戰俘
 韓戰時期,中共自願軍到朝鮮作戰不久,就俘虜許多美軍。
 根據戰后選擇去中國的其中一些美軍戰俘的說法,當時中方並沒有虐待美軍戰俘,而且還對他們很客氣。
 中方沒有要他們幹活,只派了一批老師為他們上政治課,稱呼這些戰俘為學員。
 老師們每天花六七個小時,灌輸他們“資本主義是罪惡,蘇聯和中國共產制度最優良,你們是侵略者,應該反省”。
 上課之后還要討論,不過“學員們”可以隨意打牌、談論女人。
 中國的戰俘營完全沒有鐵絲網也沒有機槍岡哨,不同國家、不同民族還能在戰俘營中慶祝自己的傳統或宗教節日,甚至還舉辦運動會。
從人性弱點下手
 參加韓戰的美軍成為戰俘后竟然傾向共產黨,中共如果沒有任何“洗腦術”,難道是憑每天六七小時的政治課,就把美軍“思想改造”了?
 關于這點,美國精神病學家認真做過一番研究,綜合出許多理論,所謂“洗腦術”,大略是利用一些人性弱點,在精神層面上影響和改變一個人。
 從這些戰俘所敘述的經歷看來,在戰俘營中,中國志願軍非常善待他們,儘量給他們標準的伙食,根據他們原來的生活習慣來照顧他們,比如特地從中國運了面包烤爐到戰俘營為他們做面包。
 這是中共的一種“懷柔手段”,還是確實如中國人所說的,中國對美軍戰俘的管理是從階級觀念出發,認為美國戰俘實際是被利用的炮灰,所以溫和對待他們,把他們當成學生,向他們講述階級概念?
 當時戰俘營的環境非常艱苦,而且隨時會被美軍轟炸,中國志願軍冒著被美軍飛機轟炸的風險,不斷給戰俘營供應補給,改善戰俘們的生活條件。
 中國志願軍感化美軍,是因為中國採取的“懷柔”政策奏效,還是雙方軍人在患難期間長久相處互相依賴,自然而然產生的一種感情?
朝鮮典型洗腦教育
 “洗腦”一詞源自韓戰時期,但“洗腦”的歷史不可能是始于韓戰,也不會隨著韓戰結束進入歷史。
 今天早已進入互聯網時代,不過在朝鮮依然是只有掌握政權的人士才能享用互聯網,一般百姓一律不能使用互聯網。
 朝鮮有三家電視台,其中中央電視台每天下午五點才播節目,晚上十一點結束。另兩家電視台只有星期六日才能播放節目。
 中央電視台每天開台時,都會播放《金正日將軍之歌》,電視節目盡是灌輸民眾朝鮮是全球最好國家,美國是全球最差最壞的國家;朝鮮人口眾多,不適合搞民主政治;朝鮮的政治體制是全球最好的,朝鮮人過著全球最幸福的生活。
 朝鮮的教育體制,更是典型“洗腦”教育,就連一個數學問題,都會這樣出題:10輛美國坦克,朝鮮軍隊摧毀5輛,還剩幾輛?無所不用其極詆毀美國,抬高自己。
 朝鮮人從兒時就接受“洗腦”教育,很多人都變得好像機器人,沒有自己的意識和獨立思考能力,所以政府可以持續操控他們。
通過廣告潛移默化
 雖說“洗腦”一般發生在戰爭或霸權國家,在封閉的環境或社會,強制灌輸單一思想,試圖影響和操控一個人的思維。
 但是,透過媒體、電視、電影、廣告,密集重複傳達一種訊息,算不算洗腦?
 其實,當今的傳銷公司、狂熱宗教團體等均深諳此道,他們影響信徒或消費者的手法,跟韓戰、冷戰時期的共產黨如出一轍。
 例如利用煽情手段營造群情高漲的集體氣氛,比如集體喊口號、唱歌、拉手等,讓一個群體的人說同樣的話,做同樣的事,去掉個人意識,讓你無法獨立思考。
 商業廣告也很擅長“洗腦”,傳達一些是似而非觀念,比如提供某些營養資訊以后,再把商品拿出來,為只含部分營養成分的商品營造健康形象,讓消費者誤以為這種商品可以取代新鮮蔬果。
 速食廣告營造的全家一起吃速食的歡樂氣氛,更是最成功的“洗腦”廣告,讓多少消費者烙下“吃速食會快樂”的印象。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