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9月16日 星期二

逆天改氣候?

3 Sep 2013 

地球工程 未見其利先見其弊(上篇)


文:劉拓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忙裡偷閒抬頭仰望萬里晴空,看到飛機出現眼前,還來不及升起衝上雲霄的勵志情緒,飛機便消失眼前,只留下一條條狀氣流盤踞空中,然后還是消失。
 這可不是什麼浪漫氣流,這是飛機的“噴射凝結尾”(contrail),即是:噴射引擎在高空中噴出的熱氣,與大氣中的冷空氣相互作用產生的凝結水氣,短時間后便被大氣中和消失。
 假如這是一般飛機飛行所產生的噴射凝結尾,那倒還好:這只是噴氣飛機留下的凝結水氣;萬一這是地球工程所產生的chemtrail,那麼,不只環保人士,誰都無法開心起來。
顧名思義,Chemtrail,便是帶有化學物質的噴射凝結尾。有網民將其中譯為“化學凝結尾”。
 目前,化學凝結尾較常見于美國、加拿大、歐洲等地。當地有人留意過受噴灑地區,發現當地生態以及各種動植物都被某些不知名的化學物污染。美國西北方的愛達荷州居民,將拾獲的“化學凝結尾”檢體送測。
 相關報告結果只有專家才看得懂,因為都是民眾不熟悉的重金屬、化學物質、病毒、真菌、疫苗、鎮靜劑、纖維甚至納米機械。其中,鋁的含量最多。
 很快地,有各種陰謀論說冒出,普遍認為,這是影子政府為了控制人口,比如說,散佈病原體、降低免疫力,加速癌症來快速消滅人口的試驗,也有聲音推敲:這是掌權人士對未來科技渴望,想藉此操控地球。
讓人類永續生存
 假如說,大國非法在小國噴灑化學凝結尾,陰謀論可能成立。不過,大國向本身國民施毒手,倒不足信。
 實際上,化學凝結尾的誕生,和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息息相關。意圖改變全球氣候,控制天氣,並改變土壤和水組成結構。
 地球工程是人類想通過改造地球,讓地球變得更適合讓人類永續生存。
 地球工程中,最受關注的還是與氣候變遷有關的兩類科學項目:第一類被稱為“太陽管理”(SAM),通過減少到達地球表面的太陽能,來讓地球降溫;第二類被稱為“二氧化碳清除”(CDR),比如向地球表層最大的碳匯--海洋,投擲大量礦物質,幫助浮游生物成長,借此來吸收二氧化碳。
懸浮微粒大量增加
 化學凝結尾,屬于“太陽管理”方案。1995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保羅克魯琛(Paul Crutzen ),在2006年提出以人工方式在平流層注入硫酸鹽微粒,以期形成人工造雲,將太陽光反射回外太空,來冷卻高燒地球。
 這名出生于荷蘭,在德國發展的知名大氣化學家,援引1991年菲律賓呂宋島的皮納圖波火山爆發案例指出,人類將約1700萬噸的二氧化硫送入平流層,這些含硫化物的懸浮微粒(aerosol)又隨著大氣的水平運動散佈至全球各地,將可導致全球年均溫降低攝氏0.4度。
 不管你支持或反對地球工程,人類已無法否認,平流層懸浮微粒,已經大幅增加。隨手拈來一筆—全球各地的降雨試驗中,鋁含量增加,直接滴落人類皮膚上,還有滲透土地和海洋。
為了降溫得不償失
 非主流環保短片《他們到底在噴灑什么?》(What in the World Are They Spraying?)揭露:地球工程師(Geoengineers)號稱“為地球降溫“,已經噴洒成千上萬噸有毒的鋁氧化物和其它懸浮微粒到大氣層中。
 雖然地球工程師堅持他們的舉動是使地球降溫,然而,環保人士譴責,添加懸浮微粒氣溶膠進入大氣層中,雖然可以創建一個臨時的局部冷卻,但是,最終卻加劇全球氣候問題。
 這點上,美國太空總署的蘇惠(Hui Su)博士坦言,將硫酸鹽微粒注入平流層的做法,會影響溫度、水氣和雲層,最終導致干旱,以及包括加劇耗損臭氧層在內的負面后果。
 短片指出,“政府官員堅持認為,這些計劃只是在討論階段,但證據很充分地表明,自1990年以來,他們就一直在這樣做。后果是毀滅農作物、野生動物和人類健康。未經我們的同意,他們正在噴洒有毒的物質,更加可恥的是,他們還對我們撒謊!”
紫外線增影響生態
 今天,在太陽底下站立10分鐘,便會感覺皮膚更加灼熱。美國環保人士因此譴責:這是因為地球工程的“太陽管理”方案,注入低平流層的硫酸鹽,會產生化學作用,形成許多氯分子,進而被活化、光解,並且摧毀臭氧分子,造成更多紫外線到達地球表面。
 過去,我們被告知:到達地面的太陽光中,造成肌膚灼傷的短波紫外線UVB不超過5%,余下95%是長波紫外線UVA(造成皮膚老化元兇);至于對人體傷害至大的紫外線UVC,則會被臭氧層隔離,極少量到達地面。
 此外,一些關注地球工程的環保人士,利用先進儀器追蹤測量陽光紫外線測量后,得出:紫外線輻射指數顯著上升!
 他們強調,至少,美國北加利福尼亞州紫外線水平計量顯示,UVB已佔70%,造成森林裡的樹葉被嚴重灼傷,影響生長。甚至,達到地面的UVC的指數,逐天上升。
 假如極端干旱和含鋁毒雨,仍無法挑起你對地球工程的醒覺,那么,低頭看看你的皮膚的皺紋和曬傷吧。現在,為修復臭氧層做出努力,為時不晚。
歷史回顧:美軍惡行殘害越南
 美越戰爭期間,美軍駕駛飛機,向越南叢林噴灑了7600萬公升落葉型除草劑,以便清除遮天蔽日的茂盛樹木。
 他們所噴灑的面積佔越南南方總面積的10%。當中,有34%的地區被噴灑超過一次。這些除草劑不只毀掉樹林,還毀掉水稻和其它農作物。
 這種化學物質是裝在橘黃色的桶裡,后來被稱為“橙劑”。“橙劑”中含有毒性很強的有毒氣體二噁英(Dioxin),在環境中很難被自然消除,吸入人體后,耗時14年才能全部排出。
 由于橙劑還能通過食物鏈在自然界循環,遺害範圍非常廣泛。此前,加拿大一家環境公司在越南進行土壤樣本調查發現,很多越南人仍在遭受橙劑引發的癌症、基因變異等疾病的折磨。



大國角力 改變氣候殃及全球?(下篇)

文:劉拓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美國關注地球工程的環保人士問道:政府,你到底向天空噴灑什麼?
 關注地球工程的美國政府卻虎視眈眈:中國,你是否想利用控制氣候作為武器?
 實際上,從科學家提出地球工程的第一天起,爭端便展開了:
 地球工程到底是拯救人類還是損毀地球?
 具備相應技術條件的大國,想要率先使用地球工程手段,會否加劇國際緊張局勢?
 地球工程引發大國的野心角力,小國國民也不能掉以輕心,請盯緊大國異常的“好”天氣。
氣候變遷已成為各國政府最棘手的國家議題,並成為科學家感興趣的項目。
 而在2010年,世界頂尖的氣候專家聚集在美國加利福尼亞,探討如何應對全球氣候變遷問題。
 會議上,純屬概念階段的地球工程(太陽管理和二氧化碳清除),並非議題焦點,不過,各種聽起來不靠譜的冷卻地球方案,比如向平流層注入數以千萬噸的化學物質,利用人工造雲折射太陽光,仍獲得熱議一番。
 這之后,科學家積極提出更多解決二氧化碳和溫室氣體排放奇想,比如說:在太空用架構反光板、在平流層造雲、給地球打傘、利用人造火山向空中釋放硫化物、向海洋施鐵肥、增加地球碳匯區、人工造雲、人工造巨樹 、把藍天漂白等。
 在爭辯地球工程的聲浪中,環保界和主流科學界均反對逆天控制氣候變遷的地球工程。他們堅持減少二氧化碳和溫室氣體排放,積極修復臭氧層,才是正確做法。
引起激烈辯論
 不過,奇想翩翩的氣候科學家斷言,就算人類即刻停止排放二氧化碳和溫室氣體,然而,未來數十年裡,地球仍會持續發燒;並且,無人能阻擋冰川的融化、森林的消失,還有兇猛頻繁的洪水、熱浪和颶風襲擊;因此,地球工程是惟一解決氣候變遷的極端手段!
 目前,任何具備相應技術條件的國家,都可能率先使用地球工程手段,來改變氣候。
 雖然,美國政府強調:國內的地球工程計劃,仍在討論階段;還是有“人”迫不及待展開地球工程試驗。
 就在今年7月,美國自由派雜誌《瓊斯母親》網站披露,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正資助美國國家科學院(NAS)進行一項耗資63萬美元(約208萬令吉)的科學研究,來探索人類是否可以通過地球工程學,來人工遏制全球氣候變遷問題。
 美國政府長期進行各種天氣控制活動,已是不爭事實。其中,最引起激烈論辯的議題,便是美國在1960年代越戰中,進行播雲(在空氣中播散化學物質,人工降雨或降雪)的嘗試。之后,美國政府控制氣候的消息便甚囂塵上。
控制天氣減低災害
 聽到中國官員自誇“我們能夠控制天氣”后,美國政府和學者開始擔心:中國有可能會單方採取太陽管理手段嗎?
 來自中國的反抗則是:西方諸強,請別用“中國單方採取太陽管理手段”,來限制中國發展地球工程。
 顯而易見,地球工程已引起大國的角力。在這場角力上,不管哪個大國政府,肯定會說:未來,在可能需要時,我們會利用科技控制氣候,這不一定會變成例行公事,但我們會透過技術來避免一些關鍵地區產生嚴重的災害。
大國為何競相控制氣候?
 大國為何競相控制氣候?
 事實上,各國的氣候和天氣系統,顯然是息息相關的,有利于地球某個國家的天氣,可能會傷害其他國家的生態。舉例來說,試圖降低美國的降雨量,可能導致亞洲干旱。
 伊朗總統內賈德曾就此指責,西方國家利用地球工程技術,在伊朗和其他國家抑制雨水,造成旱災,來達致他們的統治和經濟目的。
 加拿大籍的地球工程師大衛基斯(David Keith)便認為,掌握地球工程技術,便猶如給予某些人(指政府、企業)像“神”一般的力量,甚至,被利用為高效的戰爭武器。
 大國利用地球工程科技來展開化學戰爭,必為地球帶來更為可怕后果。
迄今沒有法律約束
 地球工程有如此之多潛在的災難,那是不是必須有一個法律來防止風險呢?
 迄今,國際法在這一點上仍沒有一個明文公論。唯一能夠和多項地球工程有直接掛鉤的國際框架,便是1976年的《禁用改變環境技術公約》。公約闡釋:公約目的是制止國家之間由于相互干擾天氣而引發戰爭。但這公約從未真正付諸“實”用。
 此外,1982年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和1967年的《外層空間條約》,都只被用來規範在共有空間的行為和實驗。向大氣釋放物質,牽涉更複雜的法律爭議,畢竟各國對其領空擁有絕對主權,特別是對副作用的研究。
 許多專家認為防止國家和企業,“單方”展開地球工程的最佳方法,便是鼓勵展開認真科研,那么,便不會發生因為研究不足而不懂因應各種可能副作用。
 國際法律或公約,並無法阻止“流氓”政府非法進行地球工程活動。
協助中國走出困局
 去年12月,中國把地球工程列為其地球科學研究的優先領域。實際上,自4年前,中國官員便高調聲稱:我們可以呼雲喚雨!
 據悉,為了讓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當天的降雨停止,中國發射了一千多枚火箭彈來人工停雨。而在2009年的60週年國慶大閱兵,中方利用18架播雲飛機加432發火箭彈來驅散雨雲,保證當天晴空萬里。
 然而,一旦面對西方責難“中國單邊控制氣候”,中方的委婉解釋是:中國才剛起步,只是跟在德英等國身后,並未立刻展開太陽管理研究。
 澳洲公共倫理學教授克萊夫漢密爾頓表示,中國重視地球工程,因為北京政府想在不妨礙經濟增長的情況下削減碳排放(滿足國際公約要求),並且還希望避免深受氣候之苦的民眾的反抗(滿足國內人民期待)。
 畢竟,氣候災害已是造成中國社會動盪的主因,地球工程是中國走出左右為難局面的最大希望。
事件回顧:借科研牟利引非議
 全球暖化課題下,地球工程已成為新興碳市場染指的牟利項目。
 英國《衛報》揭露,2012年7月,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企業家拉斯喬治(Russ George),在加拿大西海岸施鐵肥,即是傾倒100噸硫酸鐵,來催生浮游生物生長,同時促進海洋鮭魚的大量繁殖。浮游生物可以在吸收二氧化碳后沉入海床,那么,喬治便可通過碳信用額度換取現金。
 這項計劃被指違反了聯合國的規定,並引起環保人士和民間社會團體的抗議。
 海洋科學家譴責,喬治的實驗,商業動機遠大于科學目的。美國緬因大學的專家馬克威爾斯直指,不太能證明傾倒能令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永久地減少,因此,喬治的行為,無異于“往海裡倒垃圾”。
 德國海洋學家維克多斯梅塔切克坦言,這場“災難性試驗“只會給相關合法研究帶來惡名。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