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對付色魔

15 Sep 2013 

強姦定罪 為何這麼難?(上篇)


報導:許雅玲 
圖:劉金富、互聯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在大馬,1980年接獲投報的強姦案件只有130宗,26年后(2006年),接獲投報的案件接近3000宗。
 2012年,時任首相署部長的拿督斯裡納茲裡強調,他手中握有的數據更加嚴重,大約逾5000宗。這還不包括已發生但未投報的案件。
 前不久,婦女援助中心(WAO)援引數據指出,每15分鐘,便有一位大馬女性被強暴。
 惟有將強姦犯繩之以法,才能讓罪犯卻步,女性安心!
警方于2006年接獲的強姦案投報之中,只有一百多宗被提控上庭,當然,成功入罪更遠遠低于“100”這個數據。為什么我國強姦案的投報率和檢控率這么低呢?
 “種種原因不能檢控入罪。首先,強姦案受害者錯誤認為被強姦是一件羞恥的事,她害怕社會人士會以‘你不檢點才會被強姦’的眼光來批判她,不敢站出來為自己討公道。”黃玉珠律師說。
 即使受害者勇敢出來投報,或者是有人目睹犯罪而報案,受害者要面對施暴者,回憶和複述經歷,以及讓醫生檢查,這些對受害者而言都是恐怖經歷,尤其是一旦案件並非由女查案官負責。所幸,警方已有改進──讓女查案官負責強奸案。
無法承受壓力,選擇不出庭
 “投報后,也有受害者因為不想承受審問的難堪,或者遭加害人威脅,又或是家人警告家醜不可外揚,造成受害者不願配合警方的搜證工作,無法將加害人控上法庭。”
 即便成功將強姦案帶到法庭審理,被告的辯護律師會想盡辦法讓原告難堪,或者百般為難原告,比如說,翻查原告的過去。而在多數原告和被告相識的案子中,原告無法承受難堪和壓力,選擇不出庭,不合作或庭外和解,以致案件無法如期進行,令被告逃過懲罰。
 曾經有宗強姦案,被告是一名警官。被告帶著原告出外晚餐和兜風至深夜,到了某處,就在車上強迫原告和他發生性關係。辯方以原告的表現,指她行為不檢和自願來讓原告難堪:“三更半夜,你不回家,難道還希望被告帶你去教堂嗎?”
強姦犯繩之以法,須具兩要點
 要將強姦犯繩之以法,必須具備兩大要點:(1)原告非自願,以及(2)原告有被性侵犯的跡象。
 “姦殺案中,死者無法開口說明本身非自願。那么,控方須有力證據來證明被告在沒有獲得死者的同意下強暴死者,比如死者身上有反抗的瘀傷,以及私處受傷破裂。”
 王麗涓姦殺案中,除了死者身上有被告的精液,死者有被強暴的跡象,加上有CCTV拍到被告出現在案發停車場,沿途還被目睹載著受害者……100%的證據均指向被告,控方才成功將被告繩之以法。
 “讓強姦犯繩之以法,婦女一定要有所醒覺:沒人能侵犯我的身體!”她強調:“實際上,除了嚴法重典,只要家庭和學校認真推行性教育,便能協助建立和諧與尊重的兩性社會。可惜,政府常以缺乏師資、國情不能接受等諸多理由,拒絕在校園推行性教育。”
缺有力證據逍遙法外
 包括朱玉葉在內的刑事案件,到底哪個環節出錯,才會敗訴?
 黃玉珠說:“控方因為死者身上有被告精液,現場有類似被告的黑色車子出現,就控謀殺,這太草率。除了證據薄弱,加上相隔7年,不管直接或環境證據,都難以取獲。要證明被告謀殺死者,會是艱辛無比的任務。”
 任何在證據不足的提控,往往無法成功定罪,對受害家庭是再一次的打擊,站在社會教育和警戒的角度,總檢察署提控被告,是正確的做法。
 “一些引起重大關注的刑事案件,明知證據不足沒法定罪,總檢察署還是提告;這是為了給予受害者家庭和社會一個交代、一個訊息。並且,提告讓被告不好過,這可警戒有意圖犯罪的人士:法律不會放過你。”
 無疑,社會輿論是“有力”逼使執法單位採取行動的管道。可是,因為同情受害者家庭,輿論不斷給予他們虛假希望,鼓勵他們鬥爭下去,卻是有待商榷的做法。畢竟司法審訊,要從法律程序、証據和法律原理來下判。也因此,法律界有個格言:寧可放過99個可能有罪之人,也不會錯殺一個好人。
 “其實,社會人士可以組織起來,抗議罪案率飆升及警方辦案效率差勁,要求改善,避免發生更多類似案件。”她強調。
臨場表現左右審判
 黃玉珠坦言,社會輿論對強姦案有太多似是而非的印象,只是因為不了解法律程序。
 黃玉珠說:“刑事案件需要很多方面配合。首先,便是警方的調查和搜證。當警方把資料、證物、口供收集妥當,呈交主控官審查后,便要由總檢察署做出指示,是否進行提控。”
 假如主控官認為調查不理想,証據不充足,他可以要求警方重新調查;假如他認為有相當把握,便會發出提控證書。案件帶上法庭后,就要看原告和證人的表現:有沒害怕或其他因素而說錯話。法庭會傳召證人,提呈證物,審理下判。
 “刑事案包括強姦案,定罪的法律要求非常嚴格。在庭上,特別是證人,會因陌生及嚴肅的環境、害怕見到被告,或者辯護律師嚴密冗長的盤問,極大可能膽怯而講錯話。”她說。
 姦殺案中,死者無法開口說明我非自願。要是沒有直接證據,比如說有人目擊犯罪或者犯案被拍下,便要靠環境證據來證明被告使用暴力強姦死者。沒有100%證據,法庭無法宣判被告有罪,這可能不符合社會期待,但並無司法不公。
自由裁量權掀爭議
 大馬刑事法典第375(g)條文闡明,任何人和年齡16歲以下的少女發生性行為,不論對方願意與否,都屬于法定強姦罪。一旦罪成,可面對不超過20年監禁,另加鞭笞。
 遺憾的是,截至去年9月,國內先后發生法官在審理法定強姦案件時,實行自由裁量權(Judge’s power of discretion),讓被告獲減刑和輕判。
 其中,馬運會保齡球前州手諾阿茲扎的法定強姦案中,上訴庭基于被告擁有光明前途,維持地庭的守行判決,以便讓被告改過自新。另外,電氣工友強姦未滿13歲小女友案,檳城地庭基于被告尚年輕,做出守行3年和罰款2萬5000令吉的裁決。
 兩起判決引起民間強力反彈,政府因此承諾將立法禁止法庭在法定強姦案中實行自由裁量權。
 另一最令民間憤怒的是:法定強姦案被告,以結婚為理由,逃脫法律檢控的行徑。
 “刑事案件,包括強姦案,只要原告(包括被告)給予好的理由,均可申請撤銷控訴。”黃玉珠說:“今年年初,沙巴亞庇一名被控法定強姦的40歲餐館東主,便在審訊過程中,突然迎娶13歲受害者,誘導原告家屬要求撤銷案件。〞
 由于案件引起全民公憤,總檢察署特此聲明:不會撤銷此案。不過,由于案件首要證人,即受害者將會拒絕供證,總檢察署必須依靠其他證據,來證明被告有與受害者發生性關係。
設IPCMC提升辦案效率
 黃玉珠強調,“我們要‘獨立警察投訴與行為不檢委員會’(IPCMC)!”
 過去數十年,不管是“警察調查方面出現問題”,抑或表現不符準則,都沒法問責。這是因為,到目前為止,政府單位的員工違反紀律,就只能由內部做出處分;要是內部不採取紀律行動,違紀的員工都會沒事。
 朱玉葉命案發生數個月后,警方根據調查線索,扣留吉打州一名拿督的兒子沙里爾協助查案。不過4天后,沙里爾便潛逃到澳洲。6年后,沙里爾過境雪邦吉隆坡國際機場被捕。
 不只朱家,相信全國人士均會質疑:“作為謀殺案嫌犯,沙里爾怎么可以獲得警方的保釋?讓警方錯失好好調查他的機會。這一點,警方需要給予一個合理、令大家都能接受的說法。”
 因此,大馬亟需成立“獨立警察投訴與行為不檢委員會”,讓獨立的委員會不受外力影響,調查警方人員違紀行為。同時,讓公眾也有一個地方投訴違紀政府人員。這樣一來,警方才會有所顧忌和約束,辦案效力才有望提升。
職業和私生活非關鍵
 一些強姦案的受害者擔心:我的職業或私生活習慣,會不會導致法庭不信我被強暴?
 “法庭不會也不允許因為原告的職業產生偏見。即便是性工作者,只要她不同意和被告發生性關係,這便足以構成強姦。”黃玉珠說。
 原告的職業和她的私生活,不是強姦案定罪的關鍵因素,最重要的是:原告是非自願,並且,醫藥化驗報告和原告口供一致:有性侵犯跡象。法庭會依據法律程序、呈堂證物和傳召證人,依法下判。

女性自救 要比罪犯聰明(下篇)

報導:許雅玲 
圖:依哲、互聯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性犯罪,已成為大馬的棘手社會問題,每15分鐘便有一名婦女被強姦的數據,讓婦女如坐針氈:我會不會是罪犯的下一個對象?
 強姦案受害者之中,不乏高學歷的聰明女性。對此,擁有美國心理學會合格會員資格的黃國輝博士強調,女性惟有變得比罪犯更聰明,才能避免成為受害者!
于2000年10月,電腦工程師諾惹再麗搭巴士上班時,遭巴士司機姦殺,棄屍路中分界堤 。
 2003年7月,科技分析員王麗涓在購物廣場停車場,連人帶車遭擄走,姦殺后棄屍渠洞焚燒。
 2006年1月,北大女學生朱玉葉跑步過程中,疑遭罪犯擄走強暴,9小時后被棄屍路旁。
 “我為什么提起這3宗姦殺案?”心理學會合格會員黃國輝說:“因為3名受害者都是聰明的大學生。”
 “聰明的大學生,為何還遭遇不幸?這是因為現代罪犯越來越聰明。女性從網上搜索關于防範罪案和自我保護安全的資料,罪犯同樣搜索得到,他知道女性會照著資料,攻擊他的弱點,因此,他會改變幹案手法。”
 如果上網搜索防範罪案的資料,已不足夠。那么,女性該如何防範性犯罪?
強姦犯有共同特點
 “女性一定要讓自己變得比罪犯更加聰明,才有辦法避免成為受害對象,或者,不幸成為受害對象,可以鎮定自救。”他說:“想比罪犯聰明,便要從心理學角度去了解罪犯的心理與行動特征。一旦看透罪犯,女性成為受害對象的機會會降低,不幸碰上罪犯,逃脫的機會也更高。”
 經常聽人說,遇到男性罪犯,女性可以攻擊他的下盤,或者插他的眼,來逃脫險境。事實上,插眼不容易做到,而男性自小對下盤危機有很高警惕,更不易得逞。
 黃國輝認為,“像這種在周星馳戲劇裡都會提到的橋段,真的有效嗎?大家不要忘記,男性罪犯也會看周星馳戲劇。”
 罪犯是人,人都有共同行為模式和共同心理動力。因此,美國罪犯心理專家成功找出罪犯的共同特點,分析出強姦犯的類型和幹案模式。
 “強姦犯都可以被描述(profiled)。只要知道罪犯屬于哪個類型,便可預測他下一步的行動,伺機自救。”他說。
4策略教你逃避色魔
 黃國輝表示,罪犯的行動過程分為:物色、接近、控制受害者、侵犯,最后便是考慮離開。
 罪犯物色地點、時間和對象時,傾向選擇停車場,因為這裡最容易藏匿,也最容易接近受害者。除了晚上,罪犯也喜歡早上犯案,因為女性在這個時候最清新。
 針對“罪犯喜歡對長髮,穿短裙女性下手”的說法,黃國輝強調,“目前,還沒數據支持:什么特征的女性,較易成為受害者。不過,卻有研究顯示,外表有信心,抬頭挺胸、走路又快,跨步又大的女性,成為罪犯對象的機會較低。”
 此外,在錯的地方(幽靜的停車場),拿著大包小包,穿著高跟鞋,一邊踉蹌走路,一邊講電話的女性,這類無法專注四周圍的女性,最容易成為罪犯的對象。
 面對罪犯該怎么辦?其實,美國有一門為女性設計的安全課程,約有100萬名女性上了安全培訓,46名遇到性犯罪者,成功運用這個專家結合心理學和自衛術的4個策略逃脫,然后報警。
 基于這策略不便在報章公開報導,有興趣的讀者可參加由黃國輝博士所主講的女性安全培訓課程。(只限女性)
罪犯接近受害者有途徑
 關于一般的女性自衛防狼術,即使是習武多年的男性,都沒十足信心“逮到機會”及“鎮定擊中”罪犯。如果自衛失敗,罪犯會變得更加凶狠,不會放過你。
 面對面,要反抗,要考量到:擊中罪犯,在他反應不來的30秒至一分鐘中,(1)有把握你的呼救聲被聽到;或者,(2)有把握逃跑100公尺后會有人幫你。
 一般上,罪犯接近受害者的途徑有:欺詐法。比如說,假扮需要幫忙的善良人:我的孩子生病了,你可以幫我嗎?把你引去沒有人的地方下手。或是在你大鏡前面放海報、丟雞蛋,追撞你的車尾,甚至放出奇怪的聲音,比如咚咚咚或者狗吠的聲音,引誘你下車察看,再擄人搶車。
 “第二招是閃電法,指的是罪犯臧在不搶眼的地方,閃電地出現,接近受害者。”黃國輝說:“第三招是奇襲法,即是你走在路上,突然出現一輛貨車,停下擄人,這在大馬比較少見。”
帶利器反陷危機?
 第三個干案過程是“控制手段”。控制手段取決于動機:劫財還是劫色,以及,受害者“被動性”─--你反抗強,他控制更強。
 罪犯會用高大體型來威懾你、用語言來恐嚇你、展示武器威脅你,還用暴力制伏你。通常,罪犯的心態是:能用體型威懾女性,就沒必要傷害女性的身體。
 “我不鼓勵女性帶利器防身。因為不是每位女性都有用利器捅刺他人身體的勇氣。萬一不忍心用利器捅刺,反被對方奪過去,就更加危險了。在這一點,女性可以隨身攜帶胡椒噴液。”
性犯罪者分6大類
 根據美國學者研究分類,性犯罪者有6大類型:補償型、糟蹋型、報復型、虐待性、投機型和集團型。
 黃國輝表示,“前面四型罪犯有心理狀態問題,他們會細心物色對象才下手。大馬的強姦犯,多屬于投機型犯罪,他們主要是打劫,之后看沒人,順便性侵受害者。”
 只要瞭解罪犯屬于哪個類型,跟著罪犯的心理和行動特征走,便可幫助女性伺機逃脫。萬一逃脫不了,便進展到最慎重過程:罪犯離開前,考慮“證據”和“活口”。
 知道罪犯的幹案過程,女性可以變得比較聰明,讓罪犯的防備系統降到最低,以期能鎮定逃離險境。
建DNA數據庫監控罪犯
 諾麗達和朱玉葉的命案中,因為死者身上擁有不知名第三者的精液,因此,“可能存在犯下此罪行的另一人”,命案沒法真相大白。
 就此,黃國輝強調,“政府應建立DNA數據庫。那么,一旦發生強姦案,只要DNA數據庫出現相配的對比,便可將犯人繩之以法。”
 在國外,比如說台灣,會對假釋和刑滿出獄的性侵前科犯,實施觀護監控,即是確定性侵前科犯有無違規行為,並透過測謊來嚇阻他們重犯強姦。
 台灣的觀護志工,會依據個案資料和再犯的危險因子,評定為:高度監控及輔導、中度監控及輔導,以及低度監控及輔導。假釋犯一旦被判定屬于中高再犯危機,他便必須帶著電子腳鐐加以監控,並且每天要到警局簽到,以便讓他無法再犯。
 但他坦言,“大馬並沒很好監控強姦前科犯。很多亂倫案罪犯,並沒后悔或羞恥心,政府更應強制他們到警局或法庭報到,以便監控他們的行為。”
廢內安法令的代價?
 不管任何國家,罪犯人數不會驟然增高,因為這不符合科學邏輯。
 假設社會有100個壞人,每個月,警方逮捕10個壞人,另有10個新的壞人加入,那么,每個月有100單罪案是常態。
 黃國輝說:“罪案驟然增高,其中一個可能性便是:警方沒有做好執法工作。但是,大馬警方破案率高于國際標準,這不能歸咎于警方。那么,另一個可能性便是:突然有很多會犯罪的人進入社會。”
 大馬在2011年廢除1960年內安法令(ISA),在此法令下被逮捕的前科犯,統統投入社會。這些前科犯,因為太聰明了,法律無法制裁他們,警方才動用內安法令對付他們。他們重投社會,可能會重新運用本人的聰明,用簡單手法(犯法)來賺快錢。
 “我認同廢除內安法令。不過,社會因此需要共同承擔一定代價。”他說。
女性自衛工作坊
 黃國輝博士將為本報讀者提供一場“犯罪心理及女性自衛工作坊”,名額有限,請勿錯過!
 時間:2013年10月6日(星期日)上午9時至下午4時
 地點:吉隆坡馬華總部13樓
 報名費:RM15(午餐茶點費)
 報名聯絡:劉小姐(012-6921324)、鄭小姐(012-2179121)
 報名截止日期:9月20日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