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9月17日 星期三

母親水窖

5 Sep 2013 

愛心滋潤黃土地(上篇)

報導:涂素燕 
圖:完美(中國)有限公司文宣部提供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中國西部地區氣候干旱,許多地區長年缺水,當地人別說洗澡,連洗臉刷牙喝杯茶都是奢侈的事。
 當地人平時用水缸、水池、水窖等蓄水,供人牲飲用、澆灌農田等,水質衛生條件很差。
 2000年,在中國全國婦女聯合會領導下,中國婦女基金會發起“母親水窖”慈善項目,讓當地人喝上一口干凈的水……
還沒去中國甘肅時,聽說當地因為地理環境因素,極度缺水,當地最缺水的地方,從出生到死亡,一生中可能只沖三次澡,即出生日、結婚和死亡。
 雖然以前聽說過,西藏人一世只沖三次涼,但這對生長在馬來西亞的我們來說,還是難以想像的,除非制水,否則我們一天沖三次涼是很平常的事。
 大馬完美資源有限公司在中國投資設立完美(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丹斯里古潤金和總裁胡瑞連雖是大馬人,卻跟甘肅結下不解之緣,不只親自“送水”到甘肅為鄉區人民解缺水之苦,還帶動許多大馬人送愛到甘肅。
 剛過去的8月中旬,在完美公司安排之下,大馬、新加坡、台灣“母親水窖”捐款人,以及大馬媒體和中國媒體一行數十人,在甘肅展開為期三天“母親水窖”回訪。
 這趟行程,主要回訪兩個受惠于“母親水窖”工程的村子,分別是永登縣的長澇池村及通渭縣的孟川村。
見證當地人為水辛苦
 交通便利、資訊發達,中國西部黃土高原地區對很多人來說,也許已經沒有往日神秘、難以涉足,但要不是親自踏足這片土地,始終無法感受當地人的生活情景。
 許多大馬“母親水窖”捐助人,終于在這些村子親眼看到自己捐建的水窖,他們的名字就寫在水窖上。
 大家親眼見證當地人因為水源問題面對的艱辛和困苦,本報記者也親耳聆聽當地人訴說缺水和用水問題,“母親水窖”如何改善他們的生活。
 由于甘肅省定西市岷縣、漳縣交界于7月22日,發生6.6級地震,造成當地人命傷亡和財務損失,完美公司也趁這次行程,走訪岷縣地震災區,捐贈“母親郵包”和衛生保健用品給當地災民。
女人為水走三四小時路
 甘肅位于絲綢之路黃金地段,土地面積比大馬還大,儘管守住黃河,許多地區卻長年干旱缺水。
 來自甘肅白銀市的詹愛方告訴記者,他住的地方處在黃河上遊,只要往地上挖50公分左右,就有水冒出來。
 但在甘肅其他地方,好像我們這趟去的永登、通渭的一些地區,就算用機械往地下打幾百公尺,都挖不出水。
 這些地區的人靠人工蓄集的有限雨水,供人牲整年的基本用水。
 有些人家是在住家屋頂下放個大水缸收集雨水,有些村子則在地下修建蓄集雨水的容器,稱為水窖。
 這些水窖只是很簡單的設備,水會滲漏出來,所以他們還是面對缺水問題,需要到很遠的地方打水,或者根本沒有水可用。
 為了協助這些地區的人民擺脫缺水問題,在中國全國婦女聯合會(以下簡稱婦聯)領導下,中國婦女基金會推動“母親水窖”慈善項目,為當地人建造鋼筋水泥水窖,以便有效聚集雨水。
 這些缺水地區,多數土地貧瘠,農作物收成不好,所以男人大多數到外地打工,剩下母親在照料家庭。
 母親每天都要大清早到來回三四小時路程的地方打水,非常辛苦,這項慈善項目因而特別命名“母親水窖”,當中有感念母親的艱辛及惠及母親的意義。
一部短片感動大馬人
 完美(中國)有限公司總裁胡瑞連,雖是大馬人,在中國卻有“母親水窖公益大使”之稱。
 他對“母親水窖”的情意結,始于一部短片。
 2000年的某一天,他跟完美公司董事長丹斯里古潤金在北京,捐了50萬人民幣(約26萬7633令吉)給“母親水窖”慈善項目。
 他回憶,當時中國全國婦聯為“母親水窖”辦的媒體會議,只有十多家企業出席,沒有一家是中國著名企業,全是一些不知名的小企業。
 “我看到這種情形,心都涼了,那時婦聯的目標是1億人民幣(約5353萬令吉)。”
 那天晚上十點多,當時的婦聯副主席莫文秀,特別邀他跟丹斯里古潤金一起到婦聯總部,播了一部短片給他們看。
 他們早就知道中國西部甘肅等地缺水的情況,但是看完這部短片,他們兩位大男人紅了眼眶,眼淚快流了下來。
 “因為沒有水,許多甘肅地區的人必須到很遠的地方挑水,有人為了挑水摔斷腳,他們用驢子挑水,驢子在挑水的時候可能掉進井里摔死。”
 有時候缺水缺得嚴重,必須配水,配水車來到時,村民在路上追著車子跑,抬頭一望,天空的鳥也追著車子。
 “這證明連鳥都找不到水源,所以需要追著配水的車。”
 當天晚上,丹斯里古潤金和他,決定把捐款額度增加到150萬人民幣(80萬2500令吉),從此更是落力為這項慈善活動護航。
真情說服親友行善
 多年來,完美公司除了出錢出力支持“母親水窖”工程,為了呼籲更多人參與這項活動,該公司甚至捐出700萬人民幣(約374萬8200令吉),作為“母親水窖”宣傳費用。
 總裁胡瑞連私底下,更是一位稱職的“宣傳大使”,他不厭其煩向中國媒體推廣宣傳“母親水窖”的意義,重複同樣的故事,耐心回答媒體大同小異的提問。
 中國媒體甚至尖銳地問他是否在“做秀”,他也從容地答道:“如果‘做秀’可以推廣‘母親水窖’,讓更多人支持這項工程,這場‘秀’我願意做。”
多多益善,多少都不嫌
 完美公司的供應商、合作伙伴、他在清華大學總裁班的同學、在大馬的親友,幾乎都聽過他說“母親水窖”的故事,有些甚至聽過五六次以上。
 許多大馬商人,還有他在大馬的親友,在他的影響之下,都成了“母親水窖”捐贈人。
 他第一天去清華大學上總裁班時,想到班上同學都是企業家,忍不住就跟他們介紹“母親水窖”工程,希望大家可以捐助,結果同學們都以為他是“神棍”或“騙子”。
 “后來大家熟絡以后,我又跟他們說了這件事,他們才開始相信我。”
 聽過他的“母親水窖”故事的人,有的是一口窖一口窖捐,有些企業是一個村一個村捐,他認為,不管捐一口窖還是捐一個村的窖,最重要是“多多益善,多少都不嫌”。


捐千元改變農村命運(下篇)

報導:涂素燕 
圖:完美(中國)有限公司文宣部提供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早年,甘肅農村地區有個說法,沒有水窖的家庭娶不到媳婦,因為女人一旦嫁到這種家庭,就必須一輩子為水愁。
 只要捐助1000人民幣(約537令吉),就可以建一口集水水窖,解決農村家庭水荒問題和灌溉當地農地。
 “母親水窖”工程推行以來,改變了不少甘肅農村家庭的命運……
做慈善公益,捐錢也許不難,難在如何確保自己捐的錢,用到有需要的人身上,而不是掉到大黑洞里。
 完美(中國)有限公司總裁胡瑞連,長久以來大力推動和支持“母親水窖”工程之余,也一直關注這個項目是否真的讓百姓受惠。
 “母親水窖”工程剛啟動時,完美公司為了跟進水窖建造情況,買了兩部可拍照上網的智能手機,聘請兩個大學生,到一些捐助的甘肅農村,為每口水窖拍照留檔,給受到完美公司號召而捐款的人一個交代。
 此外,完美公司還辦過幾次回訪團,讓捐贈者親眼看看自己捐贈的水窖,是否真的改善當地人生活。
 這些農村有的在偏遠山區、有的在高原、有的是在土里;有些地區山路起起伏伏、有的沿著山涯峭壁,有的車程耗費十多個小時。
 每次回訪,胡瑞連都會親自隨團考察,從中,他親眼看到當地人生活上的改變。
水源短缺無法耕種
 “當我們去到有“母親水窖”的地方,村民高興地拉著我們的手,拿出當地的農作物馬鈴薯、雞蛋招待我們。因為有水了,屋子旁邊種了菜、養了雞和羊。有些人告訴我們,他的孩子要娶媳婦了。”
 反之,去到沒有“母親水窖”的地方,當地村民都是無精打彩、滿臉愁容。
 他說,很多人說中國西北漢子不干活,真正去到這些農村以后,才知道這些地方農業用水短缺,當地人根本無法耕種,水窖卻可以改變一個家庭,甚至一個農村的命運。
缺水源農耕收成差
 完美公司這趟“母親水窖”回訪團,第一站目的地是永登縣龍泉寺鎮長澇池村。
 從蘭州機場直奔長澇池村,沿路山巒起伏,黃土山坡上難見林木,山體只有稀落植被,可以想像這地方多干旱。
 然而,去到長澇池村時聽當地人說,我們看到的山坡已經很“青綠”,“今年雨水多,山體才可以看到綠色植被,否則這帶的山體幾乎都是裸露。”
 長澇池村逾200戶人口,當地人務農居多,種植的農作物有小麥、蚕豆、芝麻(當地人叫胡麻)、玉米等。
 村民雖是漢族,但都說地方方言,除了上過學的人或正在上學的小孩年輕人,一些中年人、老年人幾乎無法說普通話。
 通過中國團友的翻譯,記者跟當地一位中年人錢堯珍了解一些村里的情況。
 永登縣是甘肅地區非常干旱缺水的地方,他說,當地人的用水是通過“引大入秦”工程(備注1),從其他地方的河流引來,需要收稅付費。
 他一家三口,孩子18歲已經沒念書了,目前到甘肅蘭州城區打工。他種植玉米、小麥,水源不足、土地貧瘠,一年只能耕種5個月,收成很差,一年只有一千多人民幣(約五百多令吉),遠低于中國其他地區農民的人均收入。
 “這里農耕收成多數不好,年輕力壯的人通常會出外打工,只有老人、婦女和小孩留在村里。”
 村子附近沒有工廠,年輕人多數是離家到較遠的城區,甚至其他省份打工。
 備注1:“引大入秦”是解決蘭州市永登縣秦王川地區缺水問題的大型水利工程。這項工程,將流經青海、甘肅兩省交界處的大通河水,調入蘭州市以北60公里處的秦王川地區。
建鋼筋水泥水窖緩水荒
 蒲紅梅今年21歲,目前在安徽念大學,當天代表村民在完美公司發放“母親郵包”日用品儀式發表感言。
 她告訴記者,“引大入秦”水利工程一年會有兩三次把水引到村里,村民把這些水,還有雨水都儲存在屋外的露天窖里,供日常和農耕用水。
 早年當地的水窖,多半是村民自己挖的土窖,蓄水功能不好,衛生條件很差,“因為水窖在屋外路邊,有時垃圾、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混在里面,水都是渾濁的。”
 村民平時就直接用窖里的水煮食、洗臉,“水煮好了必須先放著,讓混濁飄浮的東西沉澱澄清后才喝。”
 她說:“村里的人可能是喝慣了這樣的水,也不會有多大問題。”
 但聽其他人說,還是有許多人,經常因為喝了不干凈的水,染上腸胃道等疾病。
 村民平時基本不洗澡,洗臉時一家大小用的都是同一盆水,一個人洗后,流回盆子,放著等髒水沉澱以后,才輪到第二人洗,而且一盆洗臉水會重複使用多天。
 2010年,“母親水窖”工程為村民修建鋼筋水泥水窖,一年可蓄積50至80立方米雨水,足夠供應一個三到五口家庭人畜用水。
干旱時節數月不下雨
 通渭縣榜羅鎮處在甘肅黃土高原丘陵地帶,當年紅軍長征,毛澤東曾經率紅軍長途跋涉來過這個地方。
 這里風光跟永登縣龍泉寺鎮所見的赤裸黃土山坡不一樣,到處是青山,看來不像缺水。
 來到榜羅鎮孟川村,這里的婦女多數說地方方言,村里一位小朋友焦成明為記者當起翻譯,他轉述母親的話:“這里很久才下一次雨,一下雨就下很久,前幾天才連續下了一個禮拜雨,干旱的時候卻幾個月不下雨,所以還是會面對缺水問題。”
 當地人畜飲用水靠井水,打一口井的費用需要約一萬人民幣(約5371令吉),而且不是所有地方都能挖出水。
 村里都是好幾個家庭共用一口井,而且井都離住家很遠。
 村里的男人大部分出外工作,多數是女人拿著鐵桶,走幾十分鐘路去打水,有的家庭有羅厘,就一次把水打回來,存在大水缸里用。
 當地人平常也會蓄集雨水,作為家庭用水。村里許多家庭都沒有水窖,水缸蓄水量有限,所以日常必須非常節約用水。
 村里一位女孩範春霞說,當地人平常幾乎不洗澡,家里也都沒有洗澡間。“我們平時都是用水擦擦身體。”
 完美公司這次向孟川村捐出50萬人民幣(約26萬7633令吉),用于“母親水窖”建設工程。
 這項工程啟動以后,孟川村家家戶戶將會有自家的水窖,可以解決人畜飲水問題。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