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失控的愛

10 Oct 2013


文:劉拓 
圖:本報資料中心


體罰導致身心受創

臨床心理醫師黃維雄表示,從過去到現在,孩子被不當體罰的事件,從未曾間斷。
 對于他而言,不管是父母的過分體罰,還是老師錯手體罰,本質上都是一樣的──就是體罰!
 雖然,現代父母比舊時代父母強,接受了文明教育,可是,令人遺憾,父母和老師以管教目的,打傷或致死孩子的案例,卻是有增無減……
今年華人農曆新年前,台灣中部有一對姓簡的夫婦,為了管教行為偏差的的11歲獨生孩子,命令兒子脫下全身衣服,赤身裸體接受藤條體罰。
 遺憾的是,簡姓夫婦輪流鞭打兒子2小時后,造成兒子食物逆流至喉嚨,窒息而死。4個月后,台中地方法院判決:簡姓夫婦用“如刑求逼供方式”管教, 導致兒子死亡,“失控的愛”將兒子被打得幾乎體無完膚,實在無法獲得同情而減刑,因此,依照“傷害致死”罪行,判處兩名被告服刑7年零4個月。
父母控“傷害致死”罪行
 原來,11歲的死者會慣性偷竊親友金錢。去年,簡姓夫婦懷疑兒子偷竊多達20萬台幣(約2萬1690令吉),要兒子寫下自白書,交代偷了多少錢及 花費到哪裡去。兒子寫下偷竊了11萬台幣(約1萬1927令吉),這和父母認定的數目不符合,簡母還因此要求校方協助瞭解兒子的偷竊行為和藏匿金錢之處。
 到了今年1月18日,簡姓夫婦再次逼問兒子的偷竊行為,兒子又寫下偷竊1500台幣(約163令吉),兩人認為兒子仍在隱瞞,為了管教兒子痛改前非,做母親的命令兒子脫光衣物,然后和丈夫各拿直徑1公分的1公尺籐條,輪流鞭打兒子。
每一分鐘都在全球發生
 簡姓夫婦逼問不出結果,便讓兒子先穿上衣服,簡母再繼續拷問鞭打半蹲的兒子。過程中,兒子哀求:“不要再打了!”但夫婦仍鞭打至沒力才停手。
 隔天凌晨,簡父下樓看到兒子躺在廁所地板,但仍對他不聞不問,4小時后,他發覺兒子仍躺在廁所,並且手腳冰冷,才把他抱回房間休息,直至當日下午6時,夫婦才警覺不對勁,將兒子送醫,可惜返魂無術。院方鑑定死因:遭毒打致食物逆流至口咽處窒息死亡。
 顯然,“失控的愛”,每一分鐘都在全球各個角落發生。今年9月11日,吉隆坡文良港一對性格火爆的父母,因為10歲的兒子觸犯學校紀律,老師要求會談。返家后,夫婦氣惱兒子讓他們蒙羞,便鞭打管教兒子。
 小男生被父母管教后,情緒不穩定,拒絕上學。后來上學時,小男生一直投訴頭痛,老師還發現他身上鞭痕累累,校方因此報案,交由警方介入調查。
傷痕多或暴力傾向
 黃維雄表示,“1980年代,90%的父母都是用打罵方式來管教孩子;但很少聽聞孩子被打到遍體鱗傷要送醫院。我相信那個年代的小朋友都很精靈,加上自由活動的空間很大,可以躲到草叢或樹林以逃避挨打。
 那個時代,較常聽到的是,酗酒、吸毒和賭輸的父母,鞭打孩子出氣。可是,這類父母清醒后,都不會再鞭打小孩至釀出大錯。”
 他強調,關于老師體罰學生失當的新聞事件,從來不曾間斷過。而在他處理的個案當中,也有老師犯下“無心”的體罰失當。
 “當然,如果只有一條鞭痕,那應該是不小心:不小心下手太重,學生屁股開花,老師馬上內疚收手。可是,如果有很多條鞭痕,那肯定不是不小心,很可能是暴力傾向。”他說。
處罰孩子勿施暴力
 
 針對父母管教失當釀成家暴,檳州福利局主任祖基菲裡曾嚴正指出,“父母將孩子鞭打至紅腫或瘀血,可能他們並非要虐待孩子,只是一時情緒失控而釀成大錯。儘管父母有權處罰孩子,但是,導致孩子身體及心靈上的創傷,就是一種虐待。”
 父母有權體罰子女,不過,父母必須為不當管教釀成的虐待,負上刑事責任。2001年兒童法令第31條(1)(a)條文闡釋,罪名成立的最高刑罰是坐牢10年,或罰款不超過2萬令吉,或者兩者兼施。
 檳城一名34歲的楊姓推拿師,疑與妻子離異后,開始虐打8歲幼子。去年7月,地方法庭裁決他虐兒罪名成立,罰款8000令吉或以坐牢10個月代替。同時,法庭裁定被告需守行一年,並由一人以1000令吉簽保,以及接受福利局監管行為。
 在律師代表被告向推事求情時,被告在犯人欄內痛哭失聲。推事裁決:虐兒是一項嚴重罪名,不過,判處被告入獄卻不適合,因為這不但會對父子關係帶來不利影響,更會導致全家失去經濟支柱;念及被告初犯,因此做出守行判決。
頑皮和掌摑是兩回事
 本月初,檳島高淵區前任國會議員陳智銘,帶著11歲侄兒到警局報案复召開記者會,投訴侄兒在班上講話,竟遭老師一掌摑破耳膜!
 小五男生陳欣仁追述事發經過時表示,“老師打我背后,然后要我寫爸爸的電話號碼,但我太害怕忘記了,然后老師就扭我耳朵,我大聲喊不知道號碼,他就摑我一巴掌……現在聽力有點不清楚。”
 陳智銘說,“欣仁過后去看醫生,通過內窺視鏡的檢驗,發現耳膜破裂,裡面看得出有血絲。”他還說,目前還不知道欣仁的聽力損害,究竟是暫時性或永久性。
 事發后,陳智銘去會見侄兒的校長,“校長指欣仁頑皮、吵鬧,不聽老師說話;但我無法接受校長的解釋,因為頑皮和掌摑是兩回事……校長還說掌摑欣仁的老師感到抱歉。可是,在我和校長面談時,該老師並未現身,誠意不足。”
 記者詢問欣仁:敢回到學校上課嗎?欣仁說:“一定要上學”。詢及是否想要轉校,小男生搖頭。
語言暴力同樣傷人
 其實,並非鞭打至遍體鱗傷,才算是虐待式體罰,不當的吼罵,也是。
 3個月前,馬六甲峇株安南一名12歲女生,因為不滿被中學紀律老師辱罵“妓女”,向警方投報老師的語言暴力。
 舉報的女學生投訴,就讀學校的女紀律老師,指責她和一班愛惹事生非的男學生經常混在一起,為其他老師帶來麻煩。
 女學生向地方記者表示,那一班男學生在班上發出吵聲,不把教課中的老師放在眼裡,因此,老師才向紀律老師投訴學生不守紀行為。
 她聲稱,儘管她向紀律老師解釋,她未涉及在內,但老師卻拒聽解釋,反而指她是那班吵鬧男學生的一分子,並厲聲罵她是“妓女”。女學生母親到校會見紀律老師時,還被后者要求替其女兒轉校。
 就此,甲州警方表示,此案並非刑事案,但學生家長可循法律途徑,起訴有關老師。不過,案件的調查工作,交由甲州教育局進行。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