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0年10月26日 星期二

學前教育很好玩

文:楊潔思
圖:張智玟、受訪者提供
22-03-2010



你要怎樣的學前教育?

今年,踏入小學一年級的小小初哥們,在上學還不到一個學期,就被教育局“殘酷一叮”,規定進行了慘烈的識字及精算計劃 (LINUS)測驗。
過后媒體揭露,國文考題超難,逾80%的華小生不及格。
那些非常關心孩子課業與成績、分分計較的家長,豈不更添一樁 心事?
對他們說,這個LINUS非同小可,它可是二年級的分班標準!
可以預見的,隨著實施LINUS,那些原本就偏向學術性的學前教育中 心將更為學術性。
會有多少孩子在“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心態下,典當了無憂無慮的童年?
學習,真的需要這么苦嗎?
如果孩子 一踏入學習殿堂便嚐到苦果,我們又如何要求他們保有學習熱忱、終身學習呢?
學習其實不必那么苦,學前教育中心其實很好玩。
國內百花齊放、 各師各法的學前教育中心,其實不正告訴我們:學習不是那么死板,可以很活潑、很多元嗎?
殊途同歸,不同的方法,一樣可以達到學習效果,這才最重 要,不是嗎?

學習應該是很快樂的事,如果 孩子一踏入學堂便嚐到苦果,我們又如何要求他保有學習的熱忱、終身學習呢?
LINUS國文測驗超 難,會不會成為小一生及家長的夢魘?

才剛踏入小學生涯,迎接小朋友的卻是不明所以的試卷,真叫他們情何以堪?

語文這等東西, 等孩子上小一才來惡補,是來不及的,看來學前國文補習老師,大概會崛起成為國內新興行業中的明日之星。

同樣的,若不想栽在LINUS手裡, 家長為孩子選擇幼兒園時,該園是否有夠高的國文水準,恐怕會是一個重要考量。

同樣關心孩子成績的幼兒園,或許也正在頭痛如何大力提高學生的 國文水準,讓他們在LINUS中取得漂亮成績單,以吸引更多家長把孩子送到中心來。

下一回走過幼兒園,你聽到的可能不再是 baca,buku,tikar,而是membentangkan tikar, mencedok air di perigi……

幼兒園各自各精彩

Diyana采取半開放式教 學,學術與玩樂並重,以此培養孩子學習的興趣。
隨著學前教育普及,幼兒園非常普遍,無論大城小鎮, 幾乎每個較大的住宅區,至少都會有一兩所幼兒園。

由于政府向來沒對幼兒園的路線與課程有太大管制,因此國內幼兒園可說各自各精彩。

加 上其他如專教幼兒閃卡、記憶力、讀經或腦部開發的中心,國內的學前教育可說一片百鳥齊鳴景象。

國人對學前教育重要性的意識有所提升,令學前 教育越來越受重視。

向來,有意識有能力的家長,都不惜自掏腰包把孩子送去學前教育中心,特別是向來注重教育的華裔家長,大都希望孩子在進入 小學一年級前,已打好基本的學習基礎。

家長選擇學前教育中心的考量,一般是收費是否合理,及中心是否靠近住家。

唯,隨著公眾 對學前教育的要求越來越高,中心的辦學理念與方法是否吻合本身的理想及需求,已成為越來越多家長的選擇基準。

傳統幼兒園只注重讀寫算,教學 方式傳統,符合注重孩子學術性表現的家長需求嗎?

一些對幼兒教育抱有理念的家長,則選擇開放式教學幼兒園,並認為這類幼兒園更吻合孩子的身 心平衡與發展。

主題教學可以多元化

戲無益?許多人有個錯誤的觀 念,認為戶外活動不過是玩罷了,于教育無益。
傳統幼兒園采用現成的課本照著教,這是最容易的做法。

卻 有幼兒園採用其他教學方式,老師不惜付出更多,只為讓學生更容易掌握新知。

位于八打靈再也的Diyana幼兒園,以及巴生的種子學園,走的 都是多元智能與主題教學的路線。

“幼兒需要更多感官訓練,我們實踐多元智能(Multi-Intelligent,簡稱MI)理論。”種子 學園園長何智強說。

他指出,多元智能理論主張人的智能可以分為8個方面,然而目前的教育都集中在前面兩種,即語文和數學邏輯,忽略了其他智 能,如音樂智能、運動智能等。

Diyana院長吳國強也分享主題教學的好處:“主題教學具伸縮性,主題可以變換更新,未必年年一樣。像學園 近來的新主題便是熱帶雨林的動植物及花園的秘密。”

他指出:“這種教學可以多元化,過去我們教育缺乏的東西,都可以加進來,像熱帶雨林、安 全問題,又或涉及生命教育,如談及人生長過程身體的變化等等,希望新生代掌握更多知識。”

Diyana每個月定一個主題,例如由我自己開 始、到家、學校、社區、雨林、地球、外太空等,讓孩子從他們最熟悉的事物,發展至較大的範圍。

教師根據主題網進行課程設計,沒有課本,資 料搜集源自書本及網際網絡;文法課才采用坊間的書本。

種子學園則一個主題走二至三個月,學園事先讓家長知道接下來的主題,讓他們配合主題輔 助教學。完了之后,再做報告匯報家長。

何智強坦承,這種教學法在資料搜集方面其實相當耗時,因此教師工作的8小時內,有2小時的空檔,讓他 們用以備課。

無論如何,這些額外的努力是值得的,他說,通過活潑的主題教學,孩子們學得更多更好。

培養孩子各方面能力

對何智強來說,學前教育最重要的部分是培養孩子獨立的 能力、社交能力、身體的發展、學術性及音樂。

小朋友4歲入學,學園盡量讓他們自己照料自己,如沖涼、穿衣、吃飯等,培養他們生活自理能力。

與 人交往與社交的能力,也是種子的教育重點。“我們要孩子能提出個人的要求與想法,敢發表、敢發問。我希望他們懂得表達自己的情緒,這是需要通過活動建立起 來的。”

戶外活動是許多幼兒園較弱的一環,許多國人有個錯誤的觀念,認為戶外活動不過是玩罷了,于教育無益。

7歲以下的孩 子,身體與體格正在茁長,更應重視身體的發展。何智強很重視體能課,讓孩子每天都到戶外玩及跑動。

這種玩也不是普通的玩,種子可是認真地請 來精武體育館的教練前來教小朋友鍛煉身體、做體操。

再來才是學術層面,他希望學生至少能掌握母語,會其他語文、數學、邏輯思考等。

音 樂的薰陶,對孩子品格的塑造助益大,故也是備受重視的部分。其音樂老師同樣是特地聘請回來的專才。

環境營造學習氛圍

Diyana的學生年齡層從2歲半至6歲,2歲半的課程 為蒙特梭利教學法,主要是扮演遊戲學校(play school)的角色,培養小孩基本的生活技能、小肌肉及人際關係發展。

幼兒園分上下午 班,上午班有400名學生,英巫語教學,畢業生主要往國小或國際學校升學,下午班150人,主要媒介語為華語及巫語,畢業生主要進華小。

“我 們是采取半開放式教學,讓孩子學語文,一半學術一半玩,主要是培養孩子學習的興趣。”

舉例,語文學習有學音節的學術性部分,也有活潑的主題 教學部分。

開放教育的方向,是培育一個全人的發展,達致身心平衡,幼兒園的整個環境營造讓人學習的氛圍。

“學園中並沒有考 試,我們主要通過觀察讓家長知道孩子的專長,每個月有小評量。”吳院長說。

瞭解強項發展強項

何智強投身學前教育十年,憑的是一個理念:創造一個符合 孩子身心發展的幼兒園。

種子學園目前共有80位學生,由7位老師帶領。

何智強強調,讓孩子有機會接受8種智能的訓練,才能更 全面地了解他們在各領域的強弱,從而再讓孩子去發展其強項,就更能激發他們的潛能。

他說,孩子入學前,他會與家長溝通談其教學理念,園方會 定期評估孩子的狀態,一年兩次的評量報告,針對課程內容及孩子智能發展,但是卻不會有考試。

每位老師都有其部落格,文章也會貼在門口,讓家 長知道其班上的學習狀況。

八種智能主導興趣

美 國哈佛大學教育研究院的心理發展學家加德納于1983年提出多元智能(Multiple Intelligences)理論。

理論指人類有 八種智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強項。

八種能力如下:

1.語文智能
2.邏輯數理智能
3.空間智能
4.音 樂智能
5.運動智能
6.人際智能
7.自我解析智能
8.自然科學智能





華德福體系教什麼?

在開放式幼兒園中,蒙特梭利是最廣為人知的教育方法之一,它強調全人教育,主張人性化的教育方式。

由于蒙特梭利名堂 大,坊間難免有魚目混珠之輩,家長還得花時間精神去鑑定。

除了蒙特梭利,國內的華德福(Waldorf)體系幼兒園顯得“冷門”多了,無論 如何,它還是有其忠實的擁護者。

到底什么是華德福呢?

一靜一動互相銜接的活動安 排,有助孩子達致情緒穩定、心靈平和。
雙層樓邊屋的空地上,有花草樹木、小水塘、小魚池、沙地、滑 梯。

小朋友自由在這裡找東西玩──堆沙砌圖、坐滑梯、爬樹、如泰山般蕩來蕩去、找昆蟲,甚至追著母雞玩。

這是一間講究人與自 然和諧的幼兒園,叫Waldorf Kelip-kelip,采用的是奧地利社會哲學家魯道夫斯坦納(Rudolf Steiner,1861—1925年)的辦學理念。

華德福(Waldorf)教育主張,7歲以下的孩子,不迫他們讀書寫字,盡量讓他們 玩、跑、跳,接觸大自然,並認為自然界的一切都符合孩子的天性,自然景物也是兒童想像力和概念形成的原始材料。

Waldorf Kelip-kelip外部有足夠的空間讓孩子流連,每個上課日有一定的戶外活動時間。

其內部也一樣貫徹追求自然理念,家具玩具都以木質、 布質及鐵器為主,看不到任何一件塑料玩具,也見不到一大疊課本或課業。

教孩子其實很簡單

24位學生,幼兒園就 宣告額滿,想要入學?明年請早。

這裡收3歲到6歲的孩童,采混班制,小孩與小小孩混在一起,倒也相安無事,即使偶有爭執,也很快就恢復平 靜。

院長與院長夫人就是孩子的老師,不曾聽他們大聲說話,卻能把廿多位小孩控制得很好。

“教孩子其實很簡單,不用打、不用 罵、不用喊。”院長林道輝說。

林道輝的情緒總是很平穩,即使是孩子佻皮,他也只是耐心地勸說,沒訴諸暴力。

華德福教育注重孩 子情緒的健康與穩定。要孩子情緒平穩,老師的情緒先要平穩。

“華德福是為孩子以后幾十年的生活作好準備,要達致身心靈健康,零至7歲這個階 段很重要。”林道輝說。

“大人或老師的情緒平穩,孩子就會很放心,情緒也跟著平穩。

即使偶爾孩子打架,他也不曾出動籐鞭, “小孩子打架很平常,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勸他們不要打,可以好好跟他們講:手是拿來做工及玩的,只有生病的手才拿來打架。”

不重學術全馬僅數間

華德福教育主張,盡量讓7歲 以下的孩子玩、跑、跳,接觸大自然,自然景物是兒童想像力和概念形成的原始材料。
華德福幼兒園在大 馬並不普遍,十多年來只有寥寥數間,主要是華裔小孩多進華小,華小極注重成績,家長會很緊張,因此對不重視學術的幼兒園,接受度有限。

不過 話說回頭,華德福教育要普遍化,並非易事;有時是一班有心的家長,在遍尋這類幼兒園不獲下,親自下海操刀。

在吉隆坡怡保路的華德福幼兒園, 便是由家長成立。

華德福學苑的玩具很簡單、人物沒有什么表情,其故事書也沒有繪圖插畫,孩子要用自己的想像力去想像,久而久之自然培養出豐 厚的想像力。

最好是能給兒童機會盡量發揮想像力的玩具,這會讓他們發展表達象征力的能力。

在7歲以下的兒童階段,畫畫也是 重點,用意在于將人類用畫來表達意思的精神,表現給兒童看,並主張不要先教閱讀,而是由塗畫、畫塗的方式升起對文字的印象(如以上唇形狀作出字母M的形 狀),再由此進入閱讀。

一動一靜情緒穩定

華德福學苑的玩具很簡單、人 物沒有什么表情,其故事書也沒有繪圖插畫,這是要讓孩子培養豐富的想像力。
幼兒園的上課時間是6個 小時,一天的活動安排為畫畫、玩樂、收拾、唱歌、體操、手語、戶外玩、做手工/面包/玩黏土/畫水彩畫、聽故事、午睡

林道輝說,活動的安排 有一定韻律,一靜一動互相銜接,例如孩子在戶外玩后,接下來的活動是做手工這類靜態活動,有靜有動,有戶外有室內;如呼吸般,有呼有吸。

這 有助孩子達致情緒穩定、心靈平和。

“由于活動都很生活化,孩子不會覺得悶,相反的,還會很好學。即使在同樣環境,孩子的想像力都不一樣,他 們玩遊戲的故事內容,就沒有一天相同。”

玩,是孩子重要的功課。這裡沒有課業與考試壓力。

無論如何,為配合本地小學的銜接問 題,林道輝得讓其幼兒園本土化,因此教6歲的孩子讀寫算。

華德福教育講究身教,斯坦納指出,兒童是全然的感知器官,大人在他們面前的行為和 表現,都一點一滴被轉化融入他們的身心靈中,從而決定兒童發展的傾向,以及他們未來一生的健康。

因此,以身作則是華德福老師的功課。

“做 華德福老師沒有這么容易,他們必須做很好的榜樣,因為身教很重要。”林道輝說。“而且,學園內的手工制品,市場上很難買到,很多東西老師要親力親為。”

對 小孩沒多一分耐心,本身品格修養少一分,都不容易,怪不得有這個說法──進行華德福教育,教師本身其實就在修行,在走心靈的路。

老師感應孩子需要

講故事時間,林道輝以簡單道 具,說一則兒子發跡后不認病弱老母的故事。
“孩子是我的老師,我從他們那兒學習,他們要什么會跟我 說,不過不會直接講出來。”林道輝說。

因為是用感覺去感應孩子的需要,做老師的“眼睛要睜大、耳朵要聆聽”。

心思要非常細 膩,才會對孩子的需求敏感。

孩子當天的需要是什么?沒見到他們時,未必會知道,老師要有隨機應變的本事,不是說設計好了當天的課程內容,就 可以照著計劃走,這更增加教師的難度。

“每天小朋友進到班來,我們會留意他們的臉色心情,若他們心情不大好、心亂不定,玩的時候就會很 亂。”

例如有次小朋友講故事時間,有一位學生一直心情不定、老是講話,林道輝就把他拉來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在老師懷中,小孩漸漸定下心,靜 靜聽故事,聽完故事還主動收拾東西。

把小孩拉來坐在身邊、替他們按摩、抱著他們,都是林道輝讓他們靜下來的方法。

“其實,華 德福並沒有教怎樣對待小朋友,我們要懂得去看、去聽、去了解孩子的需求,這些,是要心定才看得到。”

午餐開動前,就有一位小朋友哭鬧要媽 媽,老師體貼地問他是否要上樓睡覺,孩子點頭。不要吃午餐?孩子搖頭。老師就帶他睡覺去,不會強迫他非要先吃了飯才能休息。

蒙特梭利教學法教具啟蒙

“蒙特梭利教學法”由意大利教育家瑪莉亞蒙特梭 利提倡。

蒙特梭利教學法以孩子為中心,通過營造良好的學習環境,以及老師引導,培養孩子自己主動學習、探索的欲望,進而發揮潛能。

此 教學法相信,在孩童可塑性最高的學齡前階段,致力發展他們的知識、技能與人格,對日后其身心的發展將有莫大影響。

蒙特梭利還自行創製許多教 具,這些教具有特殊功能與目的,以幫助孩子逐漸發展為獨立自主的個體。

蒙特梭利課室是混齡的,孩子可自由選擇他們想要做的“工作”(操作教 具);自己選的,必然是自己最有興趣的,專注力與學習意愿自然較高,也更愿意重複操作,從而得以不斷地精鍊他的感官與大小肌肉。

蒙特梭利教學五大領域
領域說明
日 常生活教育學習生活自理,讓孩子學會照顧自己、獨立。
感官 教育提高五覺等感官功能,敏銳的感官知覺可幫助孩子發展智能。
數學教育將數學 概念化具體化,孩子從操作教具(如數棒、串珠)中了解數的意義,建立數學基礎。
語 文教育提供一個充滿語言與圖文的環境,幫助兒童理解文字的意義,以活動引導孩子有興趣地自動學習聽、說、讀、寫。
文 化教育包含地理、歷史、天文、地質、音樂、藝術、動植物及自然科學等,讓孩子認識自己生活的環境,培養對文化的欣賞能力。








體驗生命學得更起勁
有豐富的生命體驗,人生會更精彩。

這些年國人生活水平提高,孩子大多沒吃過什么苦,生活無憂,然而生命相對蒼白;他 們或是生活圈子小,或是父母保護過度,生活乏善可陳,生命體驗少之又少。

相比之下,大愛幼兒園的小朋友很幸福,他們有生命教育及生活體驗 課,學習生涯比一般幼兒園學生來得有姿采!

單手操作、洗碗抹碗摺衣,這 天的體驗課,小朋友玩得很開心。
大愛幼兒園,六歲班的課堂上,不時傳出咭咭笑聲。

小 朋友一個個右手塞在T恤裡,吃點心、洗碗及褶衣服,都只能用左手。

這項活動煞是好玩,小朋友玩得不亦樂乎。

這是國際著名慈善 組織慈濟旗下大愛幼兒園的生活體驗課。這天的主題是體驗身障人士的不便,主要是配合當天的靜思語教學:“不要小看自己,因為人有無限潛能。”

之 前的生活體驗課,還包括帶小朋友到菜市場買菜、懷抱重物體驗媽媽懷孕的辛苦、參觀原住民村、老人院等等。

海地大地震時,為了讓小朋友對災民 的情況有更深切體會,體驗課時,小朋友當天的午餐是白飯配鹽。

學校的規矩是不能浪費食物,因此小朋友得把鹽加白飯吃完,經此一役,有些小朋 友挑食的壞習慣就此改變過來。

由于慈濟有本身的電視台大愛台及攝錄隊,足跡又遍及世界各角落,因此影片眾多。

應自小培養孩子生活自理能 力,不要讓孩子凡事都依賴kakak。
“許多影片,都可在體驗課派上用場。赤貧國家國民吃泥巴餅、 中國落后的貴州小孩如何上學等畫面,都是培養孩子感恩、見苦惜福的好教材。”吉隆坡班登英達的大愛幼兒園園長謝月好說。

課程中包涵體驗教 育、生命教育,是大愛幼兒園其中一項有別于一般幼兒園的地方。

馬六甲的大愛幼兒園率先于8年前成立,班登英達大愛幼兒園則成立于2007年 初。

在學術上,大愛幼兒園與一般幼兒園無異,然而在內涵上,它卻比一般幼兒園來得豐富有深度。

這可說是一所涵蓋生命及生活教 育的幼兒園呢!

“幼兒園的理念是進行品格教育、生命教育、生活教育與靜思語教育。”謝月好說。

孩子尚小就把善種子種在他們心 田,大愛相信這顆種子會隨著孩子成長而長成大樹。

體驗課分為五段式

謝 院長透露,體驗課分為五段式,即:

1.體驗

2.故事/影片帶出

3.省思──老師根據故事發問問題

4. 靜思──套上靜思語

5.生活實踐──過后落實在生活上

謝月好:親、師、生 三者環環相扣,教育的責任,必須是家長與老師相互配合共同扛起。
其實體驗課很伸縮性,老師可靈活處 理。

謝院長分享大愛的經驗,她以去菜市場買菜為例,指出老師會事先引導小朋友,先例出菜單,確定要買的材料。

其后分配好小朋 友的工作,誰負責提菜籃、誰付錢、誰跟菜檔老板開口等等細節,大伙才浩浩蕩蕩出發。

把菜買回來后,小朋友再學習弄出簡單菜餚,從中孩子可了 解菜從菜攤子到成為桌上佳餚的整個過程,同時學習買東西、算錢。

她笑說,當菜選好后,菜販準備將菜裝入塑膠袋時,小朋友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環 保袋,要菜販捨塑料裝用環保袋,周遭大人不但被小孩天真可愛的模樣逗樂,也上了一堂環保課。

在活動背后園方還有一番苦心,她說:“那時候是 五月齋戒月,為鼓勵小朋友少吃肉多吃菜,我們進行這個到菜市場買菜的活動。”

主題教學可以多元化

慈濟的名气大,幼兒園受落是意料中事,每年報名的家長 非常踴躍。

僧多粥少,幼兒園一位難求,幾乎全年都有人來電詢問報名入學事項。

幼兒園對學生進行篩選,原以為慈濟會員是首選,其實不然,首重的是理念吻合,只要家長與大愛有共識、配合意愿高,不同宗教信仰的學生一樣收錄。

“我 們注重與小朋友的互動,因此錄取標準是他們可以明白老師的話。家長的心態與配合度,也是我們的考量。

親、師、生,三者環環相扣,家長不能把 責任全丟給老師;孩子回到家,便是家長的責任了。”謝園長說。

她說,大愛幼兒園雖有聽寫,但沒有考試,只是做評量,有作業、有功課,但無需 帶回家做。

那類一味注重學術成績的家長,不適合把孩子送來;那些認同學術與品格並重,願意付出時間精神教育孩子的家長,與幼兒園的配合度會 更高。

她笑說,家長也要做功課,所謂的功課,是填寫親子橋小本子及完成老師要求的配合。

這主要在靜思語教學方面。靜思語是聖 嚴法師的語錄,老師每兩周教一句語錄。

例如“要克服困難,不要被困難克服。”

小朋友學了這句話,就要將它實踐在生活上;家長 的功課,便是觀察孩子有否在家中實踐。每實踐一次畫一個勾,兩周后老師將會算出小朋友在家中及學校中實踐的程度。

趁孩子小播下善種子

在學術上,大愛幼兒園與一般 幼兒園無異;在內涵上,它卻比它們來得豐富有深度。
大愛幼兒園為全日制幼兒園,上課時間從早上8時 30分至下午5時30分。

班登英達幼兒園的房子由善心人士捐出,為兩間毗連的排屋邊屋,由于空間有限,只有五班,一班只收16位學生,因此 整家幼兒園,總共有80位學生。老師則有10位,也就是一班兩位;一名老師對8位學生,屬很高比率,還不包括前來幫忙、當義工的大愛媽媽。

趁 孩子尚小未塑型,大愛先把善的種子播種在他們稚嫩的心田。

大愛幼兒園每位小朋友都有個竹筒,每天,他們都須起善愿,並在竹筒投下硬幣。每個 月,不管竹筒內是3令吉或5令吉,幼兒園都會協助他們把錢捐出行善。

謝月好說,重點不在錢的數目,而是志在培養孩子的善心善念,讓孩子天天 投錢幣,而非一個月一次,是讓他們天天都行善,天天都有善念。

幼兒園是品格與學術教育並重,聖嚴法師當初決定成立幼兒園,主要有感現今社會倫理道德低落,良好的道德觀要從小培養塑造。

十年樹木,百年樹 人,其中學前教育更是分外重要,絕非許多人認為的“只是幼兒園、去玩玩吧了”。

腦力開發激發潛能

黃禮翔利用多種道具,讓孩子 喻學習于玩樂,與此同時開發他們腦袋的潛能。
坊間還有一些腦力開發中心,也屬于學前教育中心,到 底,中心教些什么?這腦袋要如何開發?

潛毅腦力開發教育中心院長黃禮翔說,孩子在不同年齡,腦部發育各異,因此針對性配合各階段腦部發育狀 況訓練孩子的右腦,將能有效幫孩子開發潛能。

左右腦處理資訊的方式不同,左腦主要為邏輯思考、右腦則主創意、圖像記憶等。

為 配合右腦特性,老師以大量東西,用快速度在孩子眼前呈現,訓練孩子的右腦如攝影機般,把圖像攝住存進記憶裡。以這種方法記憶,要比用左腦記憶的效果強得 多,不但可以處理很多資訊,還記得更久。

老師必須準備很多教材,許多都沒現成的,得自己動手做。

“當孩子習慣了大量新東西、 不同的東西,他們對接觸的資訊不會分辨深淺,都可以吸收。因此,在中心內,可以看到兩歲的孩子在背乘法表。”她說。

孩子小小的腦袋瓜,勝過 世界上最先進的電腦,他們的容量及潛能讓人驚嘆。

不過,她也說,右腦開發要看到成效比較難,可能耕耘幾年都看不到效果,直到孩子五歲左右。

“這 時期的孩子,開始有輸出(output),從中我們可以看出他們的學習能力比較強,新教材很快就上手。”

各年齡層孩子腦部發展與學習

兩歲

孩子在這個 時期的包容能力處于最佳狀態,所以著重訓練孩子的五感,即視覺、聽覺、觸覺、味覺和嗅覺,學到的一切都會進入深層意識中加以記錄,與此同時,也不斷建立起 頭腦的迥路。

在這個時期,孩子也有三個主要能力:行走的能力、語言的能力和處理事物的簡單技能。所以這個時期宜給于孩子自由活動、刺激豐富 及大量使用語言的環境。

三歲

這個階段是自發性、表現能力開始發育的時期,所以孩子會產生強烈的獨立性和創造 性。

三歲孩童處于學習飢餓狀態,充滿自行學習的意愿,要進行各方面的學習,也是訓練孩子多元智能的最佳時期。

若孩子周遭缺乏 學習環境,這些能力在尚未發現前,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四歲

這階段孩童的思考能力、技術將出現突飛猛進的發 展,宜在此階段盡可能輸入優良指示和知識。

這時期的教育可稱為教導教育“給予知識的教育或記憶教育”。孩子具從環境中學習探究的旺盛心。兒 童百科全書會是不錯教材,能滿足他們的部分好奇心。

五歲和六歲

五歲的孩子具有天才的記憶力,此階段讓孩子進行 記憶訓練,可使他一輩子具有輕鬆記憶的能力。

孩子這時候的前腦葉部分,會有顯著發育成長,前頭葉是掌管思考的部分,因此思考能力會迅速進 行,所以必須將教育的重點放在思考上。

六歲的教育可延續這個方向,進一步加強與鞏固孩子的記憶與思考能力。





迫切任務如何銜接小一

學前教育中心是各種教育概念與理念實踐之地,繽紛多彩,選擇眾多。

無論如何,普遍上幼兒園還是以學術性為主,一方面 固然是傳統使然,另一方面也離不開家長偏重學術性的心態。

這類幼兒園也不負使命,致力把學術知識往小朋友腦袋裡塞,正是所謂的“不要輸在起 跑點”。

如今的華小一年級,課本越來越深,特別是馬來文,讓許多家長吃不消,不得不請家教或送小朋友去補習班。

許多小一的家 長都有這個深刻體驗,一談起來不怕找不到共鳴,眾口不約而同大吐苦水。

孩子從幼兒園踏入小一,就像踏入彭亨河一樣,幼兒園是第一步,水深及 膝,小一是第二步,水突然就來到胸膛!

也難怪,適應不良是小一初哥最常見的“病症”,上課成了苦差,小朋友每天哭哭啼啼不愿上學,搞到家長 頭大如斗。

不想讓米飯班主家長們頭痛,幼兒園就得解決“如何銜接小一”這個問題。

適應不良是小一新生最常見的 問題,小朋友每天哭鬧不愿踏入課堂,令家長頭大如斗。
“小學的課程若也似幼教般,那么銜接上就沒問 題。”幼教工作者吳國強說。

不過到目前為止,這還只限于幼教工作者的理想吧了。

事實是,幼兒園畢業生升上華小后,適應不良的 現象最明顯。

身為Diyana幼兒園園長,他透露,學園在準備孩子進入小學的銜接上,花了不少心思。

其中,帶孩子參觀小學是 最直接的方式。其他還有模擬小學,把環境打造得像小學般、課室中桌椅排列,乃至食堂鋪排,以及舉辦考試,都旨在替小朋友做好心理準備。

當 然,考試成績不對外公佈,Diyana是沒有考試壓力的幼兒園。

這與該幼兒園標榜的“重視學術的同時,著重于孩子可以快樂地學習”的做法相 吻合。

他說,6歲班的第二個學期開始,學術層面將加強,並讓孩子知道他們明年要上小學,功課會多了,所以這時候要多練習寫字。

他 事后有追蹤一些孩子的進展,因此對他們在小學的情況相當清楚。他發現一般孩子學業上的問題不大,反倒是小學老師會打人,讓小孩比較不適應。

轉 到私立學校就讀

有些學生真得不行,轉去私立學校。

他強調,適應不來華小的孩子,不見得就是成績較普通的孩子,一些很 傑出的孩子,就是無法適應華小的教學模式。

但是,孩子轉到私立學校就讀,並非就能完全解決問題。有些小孩一下子從管教嚴格、功課特多的華 小,跳到管制相對寬鬆的私立學校后,散漫之心一發不可收拾,從此自我放逐,一蹶不振。

吳國強看在眼裡,心痛之余,忍不住要問:學習是為了什 么?

“讓每個孩子盡量發揮發表吧!”這樣的理念,也只能在小小的幼兒園內實現。

走出了幼兒園,升上小一,孩子,就看你的了。

孟母三遷首重環境

小學的課程若能設計得像幼教 般,就能解決銜接上的問題。這是許多幼教工作者的期望。
孟母三遷,為的是尋找一個適合孩子的環境。

無 疑的,環境很重要,在巴生的種子學園,院長何智強致力營造一個讓孩子熟習第二語言的環境,播放英語發音,以及本地制作的馬來歌曲、班頓等。

以 馬來語為例,他說,他的目的在于使孩子覺得這個語言很好聽,讓他們喜歡上這個語言,不會排斥。

“由于小學一年級的馬來文很難,我們要讓孩子 習慣聽馬來語。”他說。

種子的學生課本不多,主要是英語自然發音,目前這教材已電腦化,孩子可以跟著電腦發音。馬來文的音節,也有電子輔助 器材。

銜接重點孩子有心理準備

在 銜接的問題上,不走學術性路線的幼兒園,看起來會比較“吃虧”。

種子學園是用多元智能與主題教學法,並沒有聽寫及考試,所以孩子沒有聽寫的 概念,對小學的規矩也很陌生,以為聽寫可以討論。

幼兒園成立了10年,何智強坦承,創園初期,孩子在銜接小學一年級時面對一定的困難,學術 上比別人慢很多。

甚至有孩子一直哭,不肯去上學,長達三個月。

后來種子用二至三個月的時間,進行小學銜接課程準備,自此不適 應問題比較少。

“我認為銜接課程的重點,在于讓孩子有心理準備,知道小學的上課方式,知道會有功課、抄寫及考試。”

他進一步 說:“銜接工作幼兒園要做,小學也應該要做,最好在華小最初的兩個月做,不宜在第一個月就讓孩子聽寫,及給許多功課。”

從輕鬆的幼兒園踏入 華小,排山倒海的功課迎面而來,一天六七樣,甚至七八樣都有,讓小孩面對很大挑戰。

無論如何,他嘆口氣說,小學一般沒有商量余地,老師都很 忙,面對那么多學生,也怕難管教。

他無奈說,种子已盡量讓小朋友適應小學制度,然而還是有部分小朋友適應不良。

“這不能怪小 學教師,他們也聽命于校長。”

若想找一間在課程上有所不同的小學,也很難。畢竟華小生要學三語,壓力本來就比其他語文源流的學校大。教育部 朝令夕改的政策,也令人難以適從。

方案教學激發思考

方案教學激發孩子思考、探索 及實踐,唯在本地不易實踐。
“幼教時我們盡量讓孩子有創意,就像往上茁長的小草,長長短短,各有各 的進度與發展,任他們盡情揮灑。不料去到華小,其教學方式卻是將小草修剪整齊。”這是吳國強的嘆息。

很多的創意,就此被剪平。

唯 一的欣慰,或許是當局開始注重培養孩子的創意。

2003年,教育局針對學前教育推出新課程綱要,主要涵蓋六個領域,即語言溝通、道德教育、 肢體發展、創意與鑑賞、情緒智商與社交,以及認知發展。2009年的學前教育課程綱要重新歸類整理,並增設科學與科技,及人文領域。

“新課 程綱要好的地方,是鼓勵孩子有批判性思考,增設情緒教育及培養他們的創意與創造能力。”他說。

作為幼兒園園長,他對學前教育有本身的理念, 他非常認同新綱要把創意拉進來,並指出日本幼教很鼓勵孩子從玩樂中展現創意與創造力。“還有,社會也很需要情緒教育,教人們用口說出情緒,而非打罵。”

去 年到台灣考察,他對台灣一些幼兒園進行的方案教學,留下深刻印象。

所謂方案教學,是讓孩子針對一個主題進行討論,以想辦法完成老師交代的任 務。如:椅子是怎樣做成的?

小朋友開始進行討論,得出結論是需要木,要鋸木;再把木塊釘起來,但要怎樣進行呢?他們可去請教木匠,了解實質 操作,再自行製造椅子出來。這整個過程激發孩子思考、探索及實踐。

只是,我國乃多種語言環境,華裔小孩需三語並重,除非幼兒園是全日制,否 則沒那么寬裕的時間進行方案教學。

家長會不會很掙扎?

銜接課程的重點在于讓孩子有 心理準備,知道小學的上課方式。
對家長來說,上開放式幼兒園,銜接小一會不會是個大問題?親友的壓 力,他們又是否承受得起?

一些家長或許不那么注重孩子的課業成績,只是身邊親友的孩子,學會了這樣那樣,考試取了多少分,聽寫幾乎都全對; 反觀自己的孩子,去到幼兒園好像“不務正業”,好像都在玩,畫畫唱歌聽故事,很少課本沒有功課,更不會有聽寫,會不會憂心?

若再加上親友的 不認同:怎么?五歲了還沒學寫字?沒有功課,只是玩,那是什么幼兒園?你不怕孩子小學時跟不上?

做家長的,會不會很掙扎?

以 華道福(Waldorf)教育體系為例,該體系初期向以慢著稱,孩子前面幾年的進展都很慢,那其實是在打基礎。

但長時間打地基,高樓遲遲沒 見起,不像許多傳統教學的小朋友,已一層層往上蓋了,學會多少字、會數到多少位數,都一目了然。

信心不足的家長,或許就開始動搖。一位華德 福幼兒園園長就說,有些家長在孩子五六歲時,就轉到傳統幼兒園去,旨在讓孩子掌握學術上的東西,為進入華小做好準備。

不過,也不乏信心滿滿 的家長,認為孩子進入小一時,一時的慢並不代表什么,孩子基礎好,遲些自然會跟上,甚至后發先至超越同學。

可見,信心也是關鍵點。如何與孩 子一起面對及跨過那段過度期,胥視家長的智慧、情商與耐心了。

希望孩子學習沒壓力

雖然坊間有許多對孩子課業很緊張的父母,然而也有不少 強調孩子快樂更重要的家長。

他們希望孩子甫展開的求學生涯,能輕鬆一點,不要有太多壓力。

唯,Diyana不少下午班的家 長,往往陷入兩難處境。畢竟孩子以后要上華小,功課是否能跟得上?現階段的輕鬆,是否等于先甜后苦?

“有些小孩的進度比較慢,的確會比較吃 力。”吳國強不否認這點,若他們發現特定小朋友不適合進華小,會向家長提出看法。他說,幼兒園的老師有時也會偏離軌道,不知不覺過于偏向學術。

例 如去年的小朋友,素質強,有能力做很多作業,老師自然而然給他們更多作業。幸好適時的檢討,讓老師看出問題,拉回正軌。





幼教自主百花齊放更有利

目前政府越來越重視幼教,有意把學前教育納入教育主流,這原非壞事,只是,幼教工作者卻擔心,若是政府推行所有學前教育中 心統一教學法,將破壞了目前學前教育百鳥爭鳴的畫面。

三歲定終身,學前教育應側重 兒童的身心發展,這關係到孩子一輩子的性格塑造。
“幼教可以多樣化,讓家長去選擇,這樣更好過統一 教學。”種子學園園長何智強說。“現今幼教的好處是多樣化,幼兒的學習可以以各種角度去做。”

在他眼中,台灣的方案教學、崇尚自然的華德福 教系,又或者讓孩子讀經的幼兒園等等,都各有特色。

他說,其實幼教工作者都知道本地的需求,保持目前的狀況就好。政府可以做評介,好的給予 獎勵。

作為先進國的新加坡,經過探討也讓其幼教自然發展,可見它必有其利多于弊的地方。

很多西方國家,連小學都讓它們自主, 學校老師自行決定教學方針與綱要,教育部只做其背后的支援。

小學吸納生動教學法

對比西方這類小學,何智強指 出,本地小學也要調整,用有效的方式教學,如方案教學。隨著孩子能力的成長,這項教學法將能進一步加強,除了通過繪畫呈獻,還能用文字表達。

另 一名學前教育中心院長黃禮翔建議:“不要讓孩子怕學習,像我的中心,會說等一下我們‘玩’什么,而非‘學’什么。我們的小學其實可以吸納一些生動有趣的教 學法,只要方法用得對,學習就不會枯燥。”

總的來說,如何讓學習變得活潑有趣,是教育工作者必須去思考的問題。

幼教師資亟需提升

小學其實可以吸納一些生動有 趣的教學法,只要方法用得對,學習就不會枯燥。
幼兒教育,與學術知識的汲取相比,更重要的是孩子性 格的雕塑。

受訪的多位幼教工作者,無論其所奉行的體系源自西方或東方,都有此共識。

這建基于童年的經驗,會影響我們一世, 童年所養成的性格,也可能就此塑型。

有個不堪童年的人,在成年后,往往要花費比別人多數倍乃至數十倍的努力才能擺脫童年的陰影。

能 擺脫的尚算是少數幸運的例子,一輩子也擺脫不了的大有人在。

“學前教育側重的是一輩子的性格塑造,而非上小學。是三歲定終身,而非上小學定 終身。”綠野蒙特梭利幼兒園園長李淑儀說。她反問:“所以說,是小一的銜接重要,還是一生的性恪重要?”

李淑儀也是教總《孩子》雙月刊專欄 作者之一,她說:“學前教育更著重的,應是兒童的身心發展。個別化的教學很重要,如孔子所說‘因材施教’,大馬幼教工作者要思考的是怎樣去落實他們的‘理 想化’教學?”

傳統上,國人普遍未意識到幼教的重要性,對師資並沒有什么要求,幼兒園老師的酬勞也相對低。

她指出,業者有注 意到這個問題,這是業者需要去解決的事,而政府可扮演重要的角色。

“近年來,幼教界無論是教師的薪酬或是師資方面,都在進步。只是這兩方面 還要多加提升。”

先進國家極為重視幼教,把最好的師資都分配到幼教去。

而讓幼教老師有正知正見,讓他們把自己各方面的能力培 訓起來,這是全球多國都在進行的事,她對大馬忽略這塊感到可惜。

“我們要把幼教老師的能力提升起來,告訴他們:‘你們是在造就一個人’,讓 他們有使命感。”這是她的期許。

機會教育隨時隨地

幼教不應統一教學,現今我國 幼教的迷人之處是多樣化,家長擁有眾多選擇。
幼兒園固然是孩子接受學前教育的場所,然而,學習是無 時無刻都可以,也都在進行的,並非要等孩子踏入學堂,學習才算正式開始。

老師,是灌輸孩子知識的當然人選,然而與孩子相處時間更長的父母, 同樣也是當孩子導師的不二人選。只是,許多父母都忽略了這一點。

“很多家長忽略了孩子學東西的機會,白白錯過機會教育。”Diyana幼兒 園園長吳國強說。

記得有一次,他在蛋糕店內買東西,在排隊等付錢時,前面有對母子,孩子非常活潑好動及好奇,追問媽媽怎樣做蛋糕,那位母親 卻嫌他煩,沒有理睬他。

把這一切看在眼裡的吳國強大嘆可惜,孩子好奇追問的時候,正是進行機會教育的最佳時刻,為母者卻白白讓這樣的機會溜 走。

“我在駕車時,都會與孩子玩遊戲,例如問他們路過的景色,藉此培養他們的觀察能力。”

“沒有人教你怎樣做家長,很多人不 懂得如何應對孩子,其實應對孩子有方法,讓孩子去忙,有東西做,便是其中一個方法。”

教育事業不爭朝夕

教育是長期的事,不爭朝夕。 起步比別人快,不見得就一路領先。
教育是長期的事,不爭朝夕。

一名幼教工作者巫月屏 分享她女兒的故事。

小女孩幼兒園主要媒介語為英語,去到華小,成績並不好,平均分數79分,全班55人考50名,全級名次為135名。

小 一至小六,她的分數都在75至79分之間徘徊,然而名次卻不斷往前推,到了6年級,她已來到中間。

相反的,那些一開始便考獲90多分的孩 子,隨著年齡增長,功課越來越難,得分逐漸往下滑,這對部分孩子來說是項打擊,到了6年級他們已成了問題學生。

反觀這名小女孩,華小一年級 時過得很痛苦,但是這並沒有讓她氣餒,來到中學,她的成績也並非理想,進度“像蝸牛這樣爬”,但是她不曾放棄自己,行為上以及人格上都沒問題。

這 與巫月屏本身的態度也有很大的關係,孩子得到母親無條件的支持,得到滿滿的愛與肯定,沒有學習壓力,因此心智很健康。

有多少母親會這樣告訴 孩子:考不到好分數沒有關係,考不上大學當不了專業人士沒關係,即使只當一名清道夫也沒關係,最重要的是做個有責任感的清道夫?

不應忽略特殊教育

過于偏重學業成績,是教育體制的一大弊端。

對 注重孩子人格發展的幼教工作者來說,看到他們細心呵護的小樹苗去到小學及中學,走樣變形,是很痛心的事。

何智強就說,現今教育,欠缺道德觀 念、人際交往、服務精神及對人的關心。“現今的小學不鼓勵社交,人際的觀念是偏差的,kakak的存在更是衍生生活失能的孩子。”

吳國強則 提出備受忽略的特殊兒童教育:“未來的教育應與時並進,要符合時代的需求,其實我很關心學前的特殊教育,那些身障、過動或自閉的孩子,他們何去何從?”

對 于特殊兒童,他是“也收過、也拒絕過”。

碰到這類兒童報學,他會讓掌班的老師自行選擇是否要收,畢竟要教育他們需要多花數倍的心力。

然 而,他也會告訴老師們:“有教過特殊小朋友,將豐富了你的教學生涯”。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