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1年3月10日 星期四

私人醫院貴不貴?

16-06-2010
報導:楊揚
圖:本報資料中心、互聯網

私人醫院這樣收費

衛生部將全面檢討私人醫院及診所的收費表,衛生總監丹斯里依斯邁馬歷甘多次注意到,私人醫院收費太貴。

私人醫院及診所是否收費太貴?嘿,連衛生部總監都這樣說了,普通百姓會說“No”嗎?Say No就等如跟自己的錢包過不去了。

世道艱難,物價一漲再漲,醫藥費更是節節往上跳,叫老百姓直呼吃不消,等閒生個病,就萬萬不得了。如今,有當官的出來主持公道,老百姓拍掌都來不及,舉手舉腳贊成。

診所暫且不說,至于私人醫院,其收費是否合理,胥視個別醫生與醫院而定。有時,是碰到良醫抑或是“屠夫”,還真的要看運氣。

以下的案例,皆是來自身邊親友的“切膚之痛”。

個案1:雪州某大型醫院

孕婦必須做完檢測?


游芳(化名)有6個月身孕,有一天家務告一段落小休時,肚子一陣劇痛,疼得她無法爬起床,一翻折騰,才滾到床頭,致電丈夫求救。

家裡告急,阿文趕緊請假回家,把太太從五樓抱下,匆匆到附近診所掛診。

醫生診斷游芳肚子有風導致疼痛,然而畢竟病人肚裡尚有個小生命,為策安全,他建議病人到鄰近私人醫院進行更詳盡檢查。

私人醫院的服務效率很高,馬上把游芳送到急診室,阿文則到櫃台辦理入院手續。

回到游芳身邊,游芳已服藥,再過一小時,肚子就漸漸不痛了,當天晚上,她已能在醫院行走自如。

第二天,阿文一早到醫院,一心準備辦理出院手續,不料護士告知之前已為游芳照X光,要等報告出來,確定無事才能讓游芳出院。

報告在中午左右出爐,護士告知,醫生懷疑嬰兒可能有點問題,游芳須繼續留院以便進行深入檢查。

“那好,反正這個檢查不急,我們可以諮詢本身的婦科醫生,我太太已沒有事,讓她出院吧。”阿文回答。

院方卻不讓游芳出院,一再聲明她必須做完檢測才能出院。

阿文堅持要出院,並以不付費作為要脅,護士才勉為其難讓游芳出院,條件是先預約好覆診日期時間,並囑咐阿文到時攜帶X光片與報告前往。

結單時,阿文倒抽一口氣,不過住一晚四人病房、照X光及吃點去風藥,沒有吃醫院膳食,都要接近700令吉!

“這家醫院住這么一晚就要這樣貴,還好當時我堅持要讓太太出院,否則真不敢想像醫藥費會去到多少?”他說。

至于那份X光片,他拿給本身的婦產科醫生看,醫生邊看邊搖頭:“這哪有什么問題?孕婦有這些症狀,都是正常的。”這讓阿文更加肯定,當時堅持出院,是正確的決定。

個案2:霹靂州怡保市某醫院

小孩手肘傷要動手術?

病人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7歲的許雯雯(化名),活潑又佻皮。一次假期,隨父母回公公家,與堂兄弟姐妹玩樂時,樂極生悲,從高達4尺、層層疊疊的床褥上摔下,傷及右手手肘。

父母聞聲前來,也不清楚雯雯具體傷勢如何,只是討些跌打酒為她塗抹。

向來嬌生慣養的雯雯,哪經得起這些苦頭?打從跌倒那刻,就斷斷續續哭個沒完沒了。

到了夜晚,雯雯的傷勢轉重,患處腫起,親戚中有人建議將孩子送去鄰近醫院檢查。

醫生為雯雯檢查后,要求照X光片,報告出來時,醫生已下班回家,雯雯只好留院。

一名經驗豐富的護士看了X光片,指雯雯的手肘關節有輕微裂痕,情況不是太嚴重。

另一名護士卻告訴父母,醫生認為雯雯的情況繁雜,右手臂的兩根骨骼在手肘部分移位,第二天一早須動手術加以矯正,家長須有心理準備。

不同的說詞,令家長困惑,涉及手術,更是令他們一夜難眠,不斷致電中西醫醫界領域的親友詢問意見,又不斷問護士各種問題,搞到護士都怕了他們。

第二天,醫生來了,卻宣佈無需動手術,只需用繃帶把手肘固定好,為期一個月。

從動手術變成綁繃帶,家長喜不自禁,不過在結賬時卻目瞪口呆了好一會兒。

許太太說:“我們有為孩子買醫藥卡,醫藥費由保險公司支付,不成問題。我不滿的是:只是過一個晚上,照個X光、吃點止痛藥,以及綁繃帶,需要去到3000令吉嗎?而且,如果不是那名醫生趕著回家,當天晚上就可處理好,連住院費都省下。”

個案3:吉隆坡某私立醫院

沒醫藥卡快出院?

有醫藥卡的病人,比較受私人醫院歡迎?
盧小姐食物中毒,腹瀉多次,有脫水現象。

家庭醫生建議她到醫院吊水,她認同醫生所說,欣然前往。

入院后,醫院進行驗血與吊水,一般情況兩天就可出院,不料……

“首先是病房的選擇。醫生工作人員指依我的醫藥卡保障,可住單人房,一直遊說我,但我堅持住四人房。

“入院后,我吃藥后昏昏沉沉,醫生一直說我有不同問題,不讓我出院,一時懷疑我是骨痛熱症,一時又說看到我血液中細菌含量很高。

“說是骨痛熱症嘛,我又沒發燒;說是血中細菌很多,我問他是什么細菌,他又給不到名稱。

“后來我有事要辦,申請數小時外出,由于沒吃藥,反而精神更抖擻,也不覺身體有何問題。這種種情況,令我隱隱覺得主治醫生不妥。

“特別是發生在同個病房的一個個案,更讓我覺得事有蹊蹺。

“這名病人與我都是同一個主治醫生,她的臉色很差,一臉病容,然而對方沒醫藥卡,買單能力差,醫生讓她住一夜就出院。

“與對方相比,我的情況好太多了,唯一直被‘扣押’著無法出院。

“再看隔床的馬來婦女,也像我一樣沒有什么大礙,卻乖乖聽話住院,已住上一個月,每天晚上回家,早上再回到醫院。

“我再也按捺不住,堅持要出院,醫生無法,只得放人。這時我已住院10天,整天躺躺坐坐,連便秘問題都出現了。

“這一次入院,花掉一萬令吉,雖說保險公司付費,我還是深深覺得不值得。”

個案4:柔州新山某私人醫院

無法小便看心臟科?

醫者父母心,然而在商業化的今天,抱持這種想法的醫護人員又有多少?
李老太太今年72歲,身體向來不錯。前兩周,老人家發燒以及無法小便,家人送她入院就醫。

她的媳婦玉芬(化名)陳述:

“隔兩天星期五,她的燒退,精神恢復,看樣子隔天就可以出院。不過醫生說她的血糖高及血壓高,懷疑她有糖尿病問題,要她留院觀察。

“星期六我們本來已經打算結賬付費,詢問了醫藥費,是五千多令吉。

“結果醫生不批出院,只好再住下去,只是很奇怪,明明家婆已退燒。星期天,醫院還是給她吃退燒藥,令她精神萎靡。

“更奇怪的是,她是無法小便,應該看泌尿科才對,但給她看病的卻是心臟科醫生。我們要求見醫生,一直見不到。

“還有,護士在病人沖涼后量血壓,病人以熱水沖涼,血壓自然會高些,這種測量法怎會準呢?”

星期一,護士告知驗血報告顯示血中有病毒與細菌,醫生要老人家再留院觀察。

有一些醫藥知識的玉芬直覺情況不對勁,向夫家兄弟提出堅持出院,然而人多意見多,玉芬以媳婦身分也不好私自決定,結果李老太太又再住多兩天才出院。

這時,賬單已去到八千多令吉!

多國面對收費過高問題

私人醫院的服務一般比公立醫院好,不少人不介意多花費,以享有貼心服務。
私人醫院收費過高的問題,並非馬來西亞專有,世界多國都面對這個問題。

例如在中國,2005年便發生一宗涉及550萬元人民幣(相等于264萬令吉)的嚴重“醫院砍菜頭”事件。

七十多歲的老人翁文輝病重住院兩個多月,竟然花掉數百萬元醫藥費,案件額外令人矚目,人們都很有興趣知道,這百萬元賬單,從何而來。

當局發現數個報告疑點:

1.多收費──一次變三次,有的沒的額外多收了許多費用。

2.亂收費──在“血庫項目(明細表)”中,RH血型鑒定、血小板交叉配合實驗等11個項目,既沒有醫囑,也沒有化驗報告單,卻被收費895次。

3.重複檢查──病人住院期間進行化驗多得離譜,例如記錄顯示他被化驗達2925次,相等于平均一天44次。

病人家屬控訴:“7月5日至8月4日,短短一個月時間,醫院給我父親輸入各種液體一噸多。輸入液體總量最多的是7月13日,一天將近170公斤,相當于一名正常成年男性體重的兩倍。

“一小時做一次血析,整整持續了兩天,誰能經得住這樣的折騰啊!醫院竟然說是正常,這不是拿人的性命開玩笑嗎?一天24小時,怎么做得過來54次痰培養?而且結論不一樣,我到底應該相信哪個?天天輸那么多液體,一位風燭殘年的老人能受得了如此狂灌嗎? ”

最終,他感慨地說:“我花了天價,想不到父親卻被治死,這讓我遺恨終生。”





收費高貴得有理?

住院一晚、照個X光 ,就收600大元。住院一晚,右手綁上繃帶,就要3000令吉,明明就是砍人,對不對?

然而,有人提出不同看法……

他並非來自醫院,也非相關既得利益者,作為保險代理員,為服務顧客,不時在保客與醫院之間穿梭,他選擇以比較中立的角度看問題。

黃保羅,43歲,保險代理員

由于職業的關係,需協助客戶處理入院索賠事宜,經常跟私人醫院賬單打交道,也不時到醫院去探訪入院的客戶,甚至正式拜訪與參觀醫院,他對院方的操作有更深入的了解。

談到私人醫院收費貴的問題,他提出一些個人看法。

“私人醫院及診所收費貴這個課題,見仁見智,有些項目的確是比較貴,但有些項目則很難說得準。”

他個人認為,專業收費是比較難減少的部分。

“醫生的收費該是多少,這很難說。每個醫生有其服務價值(service value),這是專業的收費,價格難說。”

就以打石膏來說,由工匠打或讓醫生打,價格相差大,分別在于醫生有其專業知識。同理,工匠做的假牙及牙醫做的假牙,也一樣價差大,畢竟前者只負責做出假牙來,后者卻還要肯定成品符合客戶的口腔構造,戴得舒適。

因此,對于一些醫療費過高的投訴,他抱著客觀態度看待,“醫生收那個費用,有他的原因,可能其中涉及到一些專業的收費,並不能說價格高就一定不合理,而且,每個個案都是獨立的個案,不能一概而論。”

醫生的專業,是難以挑戰的。“或許政府可設立一個表,以界定不同階級醫生的收費準繩,醫生每看病人一次,就照表收費。”

有些費用可以不必花

醫療費糾紛,許多時候是觀點與角度的不同?
黃保羅指出,醫院的留宿費基本上相當合理,例如雪州某大型私人醫院Y,兩人房的床位為150令吉一晚,入院抵押金為1000令吉,“這樣的收費可讓人接受。”

“只是,住院的有些費用是額外的,原本可以不用。”

他以同一家醫院為例,說,其所提供的洗滌包包及茶壺,都是額外的東西,但是卻強迫性要消費者購買。

“有些花費,除了是不需要的花費,其收費也太高了,甚至有暴利之嫌。以病人名卡來說,一張製作精美的名卡值得多少錢?10令吉可以做到吧?但是卻有醫院定價20甚至30令吉。”

他認為,要把醫藥費拉低,這些額外的花費可以減免。

他指出,若想進一步壓低私人醫院與診所收費,另一個可以檢討的方向是藥物,可否讓病人自行在藥劑行購買所需藥物?

有沒有必要住院,也是個問題。

“很多人並沒有醫藥知識,一聽到要進院就很害怕,無法理智思考,問清楚詳情,很多時候,並不需要住院。“

提高消費人住院意識

黃保羅鼓勵消費者多拿別人的住院單來看,平日有研究,一旦本身或親人住院時,有望減少一些不必要的花費。

“這些單就像電話單一樣,有些隱藏或是不必要的收費,很多人不知本身的權益,以電話單來說,很多人不知道,人們其實有權拒絕宣傳短訊,更何況是接收者付費的短訊。”

一家醫院的單據,分別有專業收費(問診顧問費)、藥費、病房費用、雜費等,“很多東西應該征費,但是不應該收得這么貴。”他說。

“就如酒店,一樣是提供客房,甚至提供更多服務,但是幾何見他們收行政費?為何醫院卻征收行政費?”

他說,醫院都是先收費才發放單據,若是有爭議,就等于給了錢才講價,一切已太遲。先讓消費人知道收費價碼才付費,會更理想。

很多人完全沒有醫藥知識,一旦出現醫藥費紛爭,他們面對的卻是專業的醫生。

“很難說誰對誰錯,從另一個觀點來說,提升消費人意識,讓他們知道醫院單據是怎樣的,應該會有幫助,要檢討私人醫院收費,政府是否應該從單據下手?”

“拿幾家醫院的單據作對比,便清楚可以看到,有些費用這家有那家無,有些費用並不需要,有些則收費過高。”

深入了解醫療費

每名醫生有其服務價值,他們的收費屬于專業。
一分錢一分貨?同類手術,分別在私人診所與私人醫院進行,價格也會差很遠。

黃保羅的兩名保客,一人因意外懷孕而到私人診所進行非法墮胎,另一人則因胎兒有不可逆轉的缺陷而被迫捨棄胎兒,在大型醫院進行引產。

前者只花了700令吉,后者則花上2000令吉,價差高達1300令吉。

“表面上,兩人都進行類似的手術,難以區別,但是前者手術后很疲累,過后連續使用衛生棉三天。后者只休息一天,隔天便可以上班,人很精神,只需用一天衛生棉,這,或許就是那1300令吉價差區別所在吧?”保羅笑說。

“因此,我們不能單看表面價格,必須深入了解才行。事實上,醫療事務太專業了,一般人很難了解絕大部分的醫學用語。”他說。

“醫療費糾紛,許多時候是觀點與角度的不同,如果有疑問,應叫醫生寫詳細的報告,可說公司要或說保險公司要,必要時可付費予醫生以寫報告。過后這份報告可交予專業人土,看報告是否有問題。”

捷尼絲.張,40歲,保險代理員

贊同政府插手收費問題

她贊同政府插手處理私人醫院或診所收費貴的問題。

“現今病人掛診,醫院一般都會問病人有沒有醫藥卡,很多時候,若有卡,收費就特別高,這已是公開的秘密。”她透露,原本1000令吉的賬單,可以去到兩三千令吉。

“還有,有卡的話,原本不需要檢查的項目,醫生也會要求檢查,甚至有者知道來者做體檢是為了買保險,竟協助對方隱瞞一些健康問題。”無論如何,她說,這些案例發生在個別醫生身上,還是有許多醫生有良好的職業操守。

雖然有醫藥卡的病人,由保險公司代為“埋單”,但是,她認為,醫生或醫院對有卡病人收費特高,對消費者並不公平。“他的頂限會用得很快,最終可能用罄。”

她以一年9萬令吉的醫藥卡為例,指消費者終身可享有27萬令吉的醫療保障,若是持卡人入院,被征收高醫藥費,一年內就把9萬令吉頂限用完,連續三年,就足以把27萬令吉終身頂限用完,從此不再獲得保障。

“衛生部要管制私人醫院或診所,最好劃一收費,該部可派人去醫院檢查它們的收費、進行調查及訪問病人。”她建議。

收費貴在什麼地方

衛生部是否該為醫院的醫療項目設立收費標準?
醫生的天職是救人,然而,現今醫療服務市場化,追求最大的經濟效益是商品市場的遊戲規則。

在盈利為導向的前提下,一些醫護人員成為私人醫院或診所創造高額利潤的前線戰士,若是求利心切而忽視職業操守,則難免出現收費過高、過度診療和重復檢查等行為。

到底,私人醫院或診所的收費,該由誰敲定?一間醫院或一名醫生,要怎樣收費才算合理?

同樣的治療或服務,為什么一間醫院可與跟另一間醫院有一大段距離?

若說私人醫院或診所的收費貴,是貴在什么地方?若要把價格壓下來,要從哪裡著手?

在面對醫生難以挑戰的專業面前,消費者要如可確知其收費合理?這些問題,都有待探討。



醫生也來拼業績?

醫生是一門專業,但是,如果做醫生做到好像業務員一樣,每個月還要想方設法去拼業績,你可樂意干?

你是否能昧著良心,開些不相干的藥或開貴藥,好讓自己達到指定業績目標?

中國撫州市一家中醫院就發生這樣的事,2003年,該醫院從公立醫院改為股份制合作醫院,一家醫院管理有限公司入主后,醫生的惡夢隨即出現……

「多計費」事件后,深圳市人民醫院致力進行整改,以重獲消費者信心。
2008年6月,崇仁中醫院46名員工向媒體大爆醫院內幕,投訴醫院領導層推出許多令人難以信服的做法,他們快被“逼瘋了”。

這些醫生們甚至不介意以真名見報,顯然他們是豁出去了。

他們申訴,改制后,院方完全以盈利為導向,為旗下醫生及各科設立“業務目標”,並進行“業務收入與個人收入掛鉤”,強迫醫生及各科醫護人員達成指定目標,否則減薪,搞到院內醫生雞飛狗走,苦不堪言。

業務收入與個人收入直接掛鉤的手法,相等于醫生的收入是零工資,按醫院說法:“工資結構為:基準工資 + 績效工資,不保底、不封頂(沒有頂限)。

在這個令人心寒的機制下,醫生每個月必須完成指定任務才能取得全薪,達不成任務就按季度按比例扣薪。

一些部門,能創造營收的潛能很小,院方卻照樣實施業務目標手法,造成一些醫生幾乎每個月都被扣薪。

為了完成任務,也為保住本身飯碗,醫生不得不違背良心診斷及開藥。能把病診斷得越複雜,越有辦法從中牟利,藥開得越多,回扣越多。

很多好醫生,多年建立的名聲就這樣敗壞了,甚至走在街上都感覺抬不起頭來。

為達成任務亂行醫

不止是醫生,化驗室、心電圖、超聲波、放射科、CT掃瞄室等,都有本身的業務目標(2500元至3萬元不等)及回扣比例。

以放射科來說,照個胸部X光才二十多元,該科為了完成任務,不得不見到病人就送去拍片子,然而,由于病人少,該科醫生幾乎每個月都無法完成任務。

爆料醫生透露,有的部門為達成任務,對病人亂行醫、亂檢查,該院CT掃瞄室就曾經試過在24小時內,對一個車禍病人做了10次掃描。

也因為這樣,該醫院的名聲也受損,當地許多人都對該醫院有負面評價,院方不得不成立“市場開發部”來到處搜刮病人,主動來治病的人少,該部就從車禍患者以及鄰近鄉鎮醫院下手,給送病人來的中間人提供回扣,擾亂當地醫療市場。

醫院採用經濟收入與醫務人員收入掛鉤的做法,弊端多多。像崇仁中醫院這樣的事,有沒有辦法糾正?這要看行政及執法當局的決心。

糾正錯誤贏人心

全球各國都面對醫療費日愈高昂的問題。
從積極一面來看,事件搞砸了,雖留下污點,卻也給本身一個修正的機會。

深圳市人民醫院,經歷了一次“多計費”事件,憑著糾正弊端的決心,成功以該事為契機,進而完善本身有缺陷的體制。

2005年4月,深圳一名患者家屬與該醫院發生醫療費糾紛,事后調查顯示,患者在加護病房住院119天,120萬元(約57萬1500令吉)的住院費及自購藥費,院方多計算了7萬8852元(約3萬7600令吉)。

事發后,相關負責人受到處罰,醫院也進行連串改革措施。

其中包括內部醫務人員重作分配,聘請專業物質管理員分擔護士長的工作、控制患者人均醫療費增長、給予患者住院費用明細清單、加強相關人員的培訓。

另一方面,它也加強網站內容,所有住院治療收費項目、診療收費依據和相關規定,都放上網,接受公眾監督。

在整改后,該院醫務人員收入取決于診療病人的數量和醫療質量、醫療安全等考核指標。它推行“一日清單”制度,建立一日明細費用清單,鼓勵醫務人員多看病、合理用藥和合理檢查。

與此同時,該院也設立了專門收費投訴室,接受及處理患者的投訴,若相關人員確實違規收費,將受對付,處罰以多收費數目的10倍。

連串措施,顯現誠意,該醫院重獲當地人信賴與肯定,病人有增無減。


恪守職業道德

全球各國都面對醫療費日愈高昂的問題。
崇仁中醫院事件是明顯的醫療服務市場化導致的惡果,醫療機構邁向市場化過程中,逐漸將公益性和福利性的醫療服務轉向商品化、金錢化。

把視線拉回馬來西亞,私人醫院為自身發展制定宏圖,具體計劃出一年收入要達到若干目標、哪邊蓋分院或建幾座樓、要購入多少台醫療設備等硬性指標,這無可厚非。

只是,在讓私人醫院謀求盈利的當兒,要如何確保病患的福利也受照顧?如何確保其收費合理,以免消費者處于“人在砧板上,任人宰割”的局面?

醫者父母心,救死扶傷是醫生的天職,醫生在追求滿意的收入之余,是否也能恪守職業道德,盡好本份?在這條鋼索上行走,是否能保持平衡?

監督機構又是否能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以作為消費者的守護神?一切的一切,都是消費人想知的答案。

設定單病种治療頂價

為醫療項目設立頂價,是解決“看病貴”問題的良方?

醫藥費連年上漲,似乎是全球性問題。說實話,在醫藥負擔日重的今日,一國政府要照顧周全人民的醫藥,實非易事,公立醫院雖存在著一些問題,但是對低階層人士來說,它是重病時最主要的求醫管道。

私立醫院的優勢,是可以隨著醫藥費的上漲而水漲船高,然而,其漲幅到底合不合理呢?這點就值得探討。

醫生醫院與病患之間,其實並非處于一個平等的天秤上,由于嚴重信息不對稱,病人的醫療消費都要聽醫生的。

如果醫生一心要拼業績,收費必然節節上升,看病也會越來越貴,本來三五千令吉就能解決的手術,動輒過萬。

平民百姓若是要對方解釋,一堆醫藥名詞,也未必能聽得懂,若是政府能適度插手,設定單病種治療的頂價,有望平息部分糾紛。

為單病種醫療項目設立頂價作法,在許多國家推行,以作為合理控制醫療成本的一種方法。

它適用于不含併發症、相對獨立的疾病。衛生部門對進行診療的整個過程費用進行計價,考慮各相關因素后,作出最高限價管理。

按病種收費另一個好處是,醫院必須詳細列出疾病的臨床治療方案,病人在治療前對需要做的檢查、該使用何種藥物等一目了然,並且可比較各醫院收費而作出選擇。

當然,設了頂價,還是有其他漏洞,例如重復檢查、過度檢查與醫療,動不動就做昂貴甚至不必要的檢查和手術,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另外,針對消費者投訴私人醫院收費過高、看病貴問題,其他可探討的方向或許是大幅度下調抵押金、實行治好病再收費等措施的可行性。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