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1年3月18日 星期五

中國工潮

01-07-2010
報導:劉林李
圖:本報資料中心

員工自殺原因何在?


中國台資工廠富士康員工接連自殺,有指富士康是血汗工廠。

事實上,富士康廠區宿舍有游泳池、娛樂室,網球場;供餐、洗衣、上網,體檢都是免費的。

甚至有同業坦承,富士康宿舍環境和福利都比同業好,如果這樣的環境員工仍然不滿意,其他中國民工又面對怎樣的困境?

富士康因為員工“12連跳”成為媒體焦點,其實今天中國代工廠採取“軍事管理”的,肯定不只富士康。
富士康究竟是不是血汗工廠?

為證明富士康沒刻薄員工,老板郭台銘親自帶三百多位中港台與外籍記者,參觀位于深圳龍華的富士康工廠。

記者看到的富士康廠區,各項生活機能設備一應俱全。

事實上,在一些記者和富士康同業眼中,設在治安混亂、貧困落后的龍華富士康工廠,可說是個與世隔絕的小王國。

宿舍環境綠樹林蔭,每棟宿舍一樓都有餐廳、便利店、水果店和銀行,廠區內有網吧、游泳池及網球場等。

參觀過富士康工廠的同業也說,富士康餐點供應、宿舍的休閒設施,都讓同業望塵莫及。

能夠讓大家看到的地方,好像並沒有什么大問題,問題是不是出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

媒體紛紛設法深入富士康調查,從工廠的操作、在職員工、離職員工等身上旁敲側擊,嘗試拼湊富士康員工自殺的真相。

富士康管理方面,大概可以從幾個層面來看……

軍事化鐵腕治軍

鴻海集團前執行顧問信懷南說,在郭台銘的血液里,有軍事管理的基因,富士康不是血汗工廠,但是壓力鍋。

富士康是鴻海集團的子公司,信懷南認為在鴻海或富士康工作,絕對不會嘻嘻哈哈。郭台銘晚上10點前不離開公司,他不離開,部下就不敢離開,部下的部下更不敢離開。

儘管郭台銘不是總在龍華富士康工廠,不過媒體在參觀富士康工廠時,發現處處可見郭台銘的軍事管理風格。

每一座樓梯都貼滿“魔鬼都藏在細節里,走出實驗室,就沒有高科技,只有執行的紀律”的郭語錄,上下樓梯大老板的話都無所不在。

泰勒制管理

富士康採用的是百多年前美國工程師泰勒創建的“泰勒制”管理制度。

泰勒制把工人完成每道工序所需時間標準化,讓工人成為流水線上的一個機器零件,在規定時間里機械化操作,達到最高生產效率。

富士康的鐵血管理,更讓泰勒制登峰造極。

員工手冊規定,每兩個小時就可以休息10分鐘,不過員工投訴時常不能按規定休息,除了午休的一個小時,一天就只有10分鐘時間上廁所。

8小時工作時間加上加班,員工一天下來可能需要站在機器前超過10小時。

檢討制和集合訓話制

富士康每週都有業務檢討會議,和每日交接班集合訓話。

進入車間后,員工不許講話、不許打瞌睡,違反要扣積效獎,向大家做檢討,常有員工被訓到哭。

管理人員有時還會故意在流水線上製造一點小錯誤,做“陷阱測試”,比如拿走一張小貼板,員工如果沒發現,就要被處罰。

軍訓

在富士康員工交流論壇“富士康員工俱樂部”中,曾有員工抱怨,每個星期三都要集團軍訓,一般是站軍姿半個小時。

軍訓時間是6點40分到7點15分,所以6點就要起床。如果經理心情不好,可能會要求一些組整個星期都接受軍訓。

員工關係疏離

很多現代中國工友住在宿舍,過著半軍事化日子,無法有正常的社交生活。
據說,富士康怕員工同鄉串連、結黨,刻意把同鄉派到不同車間,也不會讓同生產線的員工住在同一宿舍。

舍友之間,因為來自不同家鄉、處在不同生產線、不同上下班時間,很多時候要在宿舍里碰上一面都很難,所以很多成了住在一起的陌生人。

長期集中居住在宿舍過著半軍事化生活,也讓員工無法過正常的社交生活,如交朋友、談戀愛及和家人相處等。

自殺事件后大幅加薪

富士康員工宿舍及環境不輸任何一家工廠,如果這樣員工仍然不滿意,其他中國民工又面對怎樣的困境?
富士康多數一線員工薪資是以中國規定最低工資,也就是人民幣900元(折約432令吉)為底薪發放。

工人為了賺取更多薪資,會簽署“自願加班切結書”,放棄中國勞動法規定每月加班36小時上限的保障。

許多工人日以繼夜工作,每月動輒加班100小時,才能拿到約人民幣1700元(折約820令吉)。

很多員工每天都是過著工作超過10個小時,下班吃飯、回宿舍睡覺,第二天再準時打卡的生活,就算有游泳池、網球場,也沒人得空使用。

發生連串自殺事件后,富士康于6月2日宣佈工廠員工加薪30%。

6月6日富士康再宣佈,從10月1日起,深圳地區經過考核的一線員工以及線、組長,基本薪資將由1200元人民幣調高至2000元人民幣(折約955令吉),上調幅度達到66%。

據說,今日7月1日,富士康還會宣佈第三步加薪動作。

同樣運作工廠大有人在

富士康因為員工“12連跳”事件,成為媒體焦點。

然而,今天的中國代工廠中,採取軍事化管理、工友之間關系疏離、要靠拼命加班才得溫飽的,肯定不只富士康。

一些同行坦承,富士康的管理方式,跟其他工廠比較起來,並不“特殊”,工廠流水線動作本來就是要整齊一致,機械化操作難免,所以每家工廠都有基本紀律要求。

富士康工友面對的處境,也許是全中國工人面對的困境;富士康的管理問題,也正是所有外資企業在中國面對的共有問題。

工字不出頭前途也茫茫

日本早年靠泰勒制創造經濟奇蹟,不過現在的日本工廠也不會讓工人罰站8小時。
日本企業把泰勒管理模式發揚光大是公認的,但就算日本工廠,也不會要工人接連罰站8個小時。

多數工廠在工作時段內,會有一段15分鐘到20分鐘的停線休息時間,公司會提供免費茶水、小點心,讓員工休息上洗手間。

中國工人工資低,薪水養得了自己養不起一頭家,工字不出頭,很多工人注定當一輩子工人,總覺得前途茫茫。

日本工人則沒這方面的隱憂,早年的“終身雇用制”等同鐵飯碗,可以帶給員工安全感和歸屬感。

1990年代經濟不景氣,當時的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為學習美國管理方式,廢除“終身雇用制”,很多人開始對未來不安,自殺率提升。

近年,已有一些大企業恢復“終身雇用制”,以便留著技術人才。

管理模式不適合中國人

富士康採用的半軍事泰勒管理模式,對日本、韓國、台灣及其他新興工業發展國家來說並不陌生。
富士康目前採用的半軍事泰勒管理模式,其實對日本、韓國、台灣及其他新興工業發展國家來說,並不陌生。

日本早年就是靠泰勒制創造經濟奇蹟,躋身世界經濟列強。

日本評論員加藤嘉一認為,富士康工廠管理模式用在日本人身上沒問題,但不適合用在中國人身上。

他分析,日本人有自虐心態、喜歡犧牲,認為為企業犧牲是融入社會的方式,有一種歸屬感。

今天中國工廠的工人,本來是農民,他們在鄉區一直是自由、分散的,所以無法適應這種模式。







罷工不願再當廉價勞工



就在中國台資工廠富士康員工“連環12跳”鬧得轟轟烈烈之際,另一邊廂中國廣東佛山本田汽車廠員工因不滿工資太低鬧罷工。

罷工傳染病蔓延,中國豐田車廠、寶馬經營商也中招。有人說,這是中國工運前奏?

中國日資本田車廠發動“工廠散步”罷工,導致中國工潮星火燎原。
富士康員工接連自殺,要控訴的究竟是什么,隨著事件被炒熱騰騰,瞬間又冷卻下來,焦點也許早已模糊了。

不過,中國廣東佛山本田工廠員工,因為不滿薪資過低罷工,這點毋需質疑。

隨著中國本田工廠員工點燃罷工火把,中國工潮星火燎原由沿海內陸蔓延,殃及中國日資豐田車廠、德資寶馬經銷商。

除了外資企業及合資企業,中國企業也無法倖免。

中國媒體把不滿本田工資太低,帶頭罷工的譚國成,捧成反抗外資企業剝削中國勞工的工運推手。

不過,這位24歲小伙子,坦承自己當初不甘當本田廉價勞工,決定在不幹之前,為員工做點“小事”時,作夢也沒想過,會引發這么大回響。

想為工人爭取加薪

過去兩年半,從湖南到廣東佛山本田汽車廠工作的譚國成,加過三次薪,分別為人民幣19元(折約9令吉)、29元(折約14令吉)和48元(折約23令吉)。

在他離開工廠前,他的工資扣除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和住房公積金(中國人俗稱“三險一金”后,只有不到人民幣1300元(折約625令吉)。

他不滿工資太低,便向公司提交辭職信,按規定會在一個月后離職。

然而在離開前,他想為工人爭取加薪,他通過手機短訊和QQ群組聯繫其他工人一起罷工,“工廠散步”是他們的暗號。

文鼎粗圓" size="+1">工資這麼低,大家別做了

中國本田車廠工人靠互聯網、手機等現代科技,傳播罷工消息,很快就把工人組織起來。
5月17日早上7時50分,譚國成如常回到工廠,可是卻沒有像平常那樣按裝配線動鈕,反而按下生產線的緊急按鈕,對其他員工高喊:“工資這么低,大家別做了。”

有一些員工跟著他走到籃球場靜坐,罷工的消息迅速通過手機短訊散播出去。

勞資雙方首次談判,員工要求提高工資人民幣800元(折約385元)、重整工會,事后不解雇員工等,廠方不答應,更多員工加入罷工。

他們身穿白色制服戴口罩,集中在工廠內的籃球場,高唱中國國歌和《團結就是力量》。

罷工第五天,工廠通過廣播宣佈開除小譚,然而員工卻不退縮,罷工行動反而升級,成立談判代表團,發出《致全體員工和社會各界》的公開信。

信中說:“我們的維權鬥爭不僅僅是為了本廠1800名員工的利益,我們也關心整個國家工人的權益,我們希望立下工人維權的良好例子。”

文鼎粗圓" size="+1">廿多年過去,薪水沒差

這廿多年來,中國靠供應廉價勞動力改寫國運,許多外資企業搭上中國順風車跟著飛黃騰達,不過,中國農民工做為滾動今天這一切經濟奇蹟的齒輪,可能連養家活口都成問題。

今天,中國人最引以為傲的是他們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在這廿多年來翻了幾番,諷刺的是,多數中國工人的薪資卻原地踏步。

上世紀80年代,很多工人交幾千元“擔保費”進工廠打工,當時“工人階級”最受尊敬,家人都覺得光榮不已,哪家孩子要是進不了工廠,可能會哭上好幾天。

可是20年過去,這些工人可能還是工資不過人民幣千元的打工仔、打工妹,今天他們孩子長大成為農民工,拿到的薪水還是差不多一樣。

現在他們只知道,自己的薪水要養活家鄉的老人家和孩子,都是一個問題。

文鼎粗圓" size="+1">种可可卻吃不起巧克力

中國1億5000萬進城打工的農民中,約1億人是1980年后出世。
在今天的資本主義社會,非洲種可可的農人吃不起一塊巧克力,中國代工廠工人買不起自己工廠生產的手機,這種怪異現象對我們來說已是常態。

中國本田南海廠薪資最低一級工人,每月基本工資加上全勤、生活、住房、交通補貼,約人民幣1510元(折約720令吉),扣除養老保險、醫療保險、住房公積金,到手工資為人民幣1211元(折約577令吉)。

本田在中國市場最便宜的一款車,售價大約人民幣8萬3000元(折約3萬9500令吉),工人要買一輛自己工廠生產的汽車,是個遙遠夢想。

美國和日本的本田工人,卻有能力買一輛自己工廠生產的汽車。這是因為他們有獨立的工會作為后盾,保障他們的基本福利。

中國工會基本是站在政府和資方立場,而不是捍衛工人權益。

文鼎粗圓" size="+1">不再是從前的沉默羔羊

中國新生代農民,不願像父輩那樣默默忍受不平等待遇。
6月4日,本田同意調薪33%,工人抗爭勝利,差不多同一時期,富士康也因為員工接連自殺事件,以調整員工薪水嘗試滅火。

如此一來,激發更多早就對資方和薪資不滿的工人發難,罷工要求加薪的聲音此起彼落。

其中江蘇昆山一家台資工廠,勞資之間爆發衝突,數十人因而受傷。

不管是富士康跳樓的12條年輕生命,還是發動本田罷工的24歲青年譚國成,他們共同特征是,都是中國“80年代后”、“90年代后”出生的孩子。

他們多數來自中國鄉下,父輩是農民,在中國工業經濟萌芽期間,可能是到城里打工的第一代農民工,而他們則是中國人所說的第二代或新生代農民工。

如果富士康跳樓事件是一種無聲抗議,接連的罷工行動,就算不能解讀為中國勞工人權意識甦醒,至少也表明中國新一代工人,已經拒絕像他們的父輩那樣當沉默的羔羊。

文鼎粗圓" size="+1">對社會不公現象更敏感

中國1億5000萬進城打工的農民中,1980年后出生的大約有一億人,是當今中國農民工中的主流群體。

根據中國社科院調查,這些新生代農民工具有“三高一低”特征,教育程度高、職業期望值高,物質和精神享受要求高,不過工作耐受力卻低。

然而,有學者認為,說新生代農民工工作耐受力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不如說比起他們的父母,他們對社會不平等現象更敏感。

本田工人罷工給了他們勇氣,很多工人覺得本田工人可以成功爭取加薪,為什么我們不能?

現代資訊科技如手機、QQ可以很快傳達罷工消息,把工人召集組織起來,也讓罷工行動變得更容易。

文鼎粗圓" size="+1">雖小事,卻可改變全球

中國靠供應廉價勞動力改寫國運,可是多數工人的薪資連養家活口都成問題。
在這全球化年代,遠在中國的一張骨牌倒下,都可能導致世界另一角落的整排骨牌跟著倒下。

有人認為只是小事而做的事,可能改變一個國家,甚至全世界。

富士康員工接連跳樓,逼使富士康給員工加薪,大陸員工對外資企業管理和薪酬不滿,潛伏已久的心病也跟著爆發。

本田員工更是打開中國罷工的潘朵拉盒子,中國會否引爆工運,進而改變目前經濟結構?

富士康是全球最大代工製造商,我們的新型手機、遊戲機,電腦可能都是由富士康組裝。

不管是富士康還是本田,作為出口產業,部分工資成本必定轉嫁到上下遊廠商或消費者身上。

這是生活中已經離不開電腦、手機,車子的消費者,最為關注的問題,另一方面不要忘記,如果我們購買的是榨取員工血汗生產的物品,我們不也是幫凶嗎?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