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2年7月25日 星期三

心靈動力醫療

 

治病先要醫心(上篇)

05/04/2012

 

報導:楊潔思
圖:張文輝、互聯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從民俗療法,到強調科學的現代主流醫學,我們揮別了迷信色彩。 然而,主流醫學卻碰到了瓶頸,于是,對新醫療體系的需求日愈殷切。
台灣賽斯身心靈導師許添盛醫生,結合西醫醫療與身心靈治療,創出“心靈動力醫療”,致力帶領醫療邁入新方向……
先分享一則笑話:
一位病人子宮長了兩粒肌瘤,分別是5公分和6公分,需要開刀切除。
病人:醫生,我一向都很照顧健康,為什么還是會長肌瘤?
醫生:You ask me, I ask who?
病人:如果切除后是不是就不會再生?
醫生:You ask me, I ask who?
病人:如果不切除,這樣發展下去,會不會轉化成惡性腫瘤?
醫生:You ask me, I ask who?
病人(生氣地):醫生,為什么我問你什么問題你都不懂,那我找你干嘛?
醫生:乖乖,我只要懂得發現你體內的肌瘤,以及會把你的肌瘤拿掉就行了。
病人:……
 以上雖只是一則笑話,然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似乎是現代醫學的通病。主流醫學奇特的地方也在此:不知道病人真正的病因,就能夠治療病人的病。
但是,不從病因下手治療,是否能讓病灶斷根?病人會不會舊病復發或是疾病轉移?
 醫學似乎來到一個瓶頸,導致有越來越多人不信任醫生,一旦醫生診斷出問題,病人往往還要去諮詢其他醫生或另類醫療,再三求證。
僅吃藥解決不了問題
 台灣賽斯身心靈診所長暨台灣家庭科及身心科專科醫生許添盛結合西醫與身心靈治療,創出“心靈動力醫療”,致力帶領醫療邁入新方向。
 許醫生上個月杪在大馬進行兩天的心靈動力醫療工作坊,他指出,心靈動力學建基于三個基礎思想上,即:身體本就健康、身體具備自我療癒的能力;及身體是心靈的一面鏡子。
 “很多人發現,光是吃藥解決不了問題,他們被迫走一條自己的路( 因為傳統西醫無路可走)。”許添盛醫生說。
 作為一位傳統醫學訓練出來,有臨床實戰經驗的執業醫生,他發現光是開藥給精神病人不是辦法,最終決定自己披荊斬棘,開創自己的路。
 走著走著,似乎看到了希望,再走下去,道路越來越寬廣。現今,美國一些西醫也追隨他的腳步,將西醫結合身心靈治療(賽斯心法★註),用在病人身上。
 許醫生轉身在白板上寫上兩個英文字:Direct(直接)和 Indirect(非直接),並用其學員的例子來解說。
 這名學生連續咳嗽一年都不好。
讓人清楚明白病因
 “若她去看醫生,醫生可能診斷她咳嗽的原因是支氣管炎,而中醫則可能說是氣虛、燥熱等因素,無論如何,這些都是indirect的因素。”
 “Direct的因素,可能是她內在的不滿、能量不平衡,也許有些事物她承受不住。”
 作為賽斯系列叢書中文譯本的出版人,許醫生與賽斯心法關係密切,他將賽斯心法運用于治療上,得心應手。
 他再以癌症為例說明。
 “賽斯讓人明白direct的原因,讓人清楚明白,了了分明病因,如果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就會恐懼,當人知道真正的原因就不恐懼了,而西藥與化療電療是indirect的,是消滅現有癌症,而非讓癌症不再發生。”
 最后,他說,每一個疾病都有其目的、意義和理由,找到了,疾病就不存在了。例如良性腫瘤,通常代表對生活的不滿,而惡性腫瘤則是不滿到想死。
★註:
賽斯心法:
 賽斯是歷代以來傳說中的“說法者”,備受新時代運動追隨者所推崇。地球歷史上偉大的說法者,包括佛陀、耶穌基督,美國的哲學家及詩人愛默生。
 賽斯與其他說法者的不同點在于他是高靈,即高等靈或高級靈,不具人身,透過人們通靈(channeling),以口述傳來許多訊息或諄諄教誨。
 賽斯資料結集成書,即賽斯書,目前其原裝手稿存于美國耶魯大學圖書館。
 賽斯書中所記載的心法,是讓人在世俗中修行的一門實用的方法。
從心理中尋求解套
到底心靈動力醫療有什么特別?
 許添盛醫生在工作坊上進行問診示範。
 他依據一般醫生問診程序,為病人診斷。
 完成這個程序后,他再進一步與病人溝通,詢問更多病人的資料,如事業、財務、家庭成員狀況與關係、人際關係、患者原生家庭狀況、疾病歷史、發病前,個人或家庭是否出現任何狀況等等,不厭其煩,巨細靡遺地記錄下來,這是在收集資料,評量病人內在的狀況,
 在他仿如偵探般細心查詢推敲,抽絲剝繭下,疾病成因的輪廓逐漸清晰起來。
 許醫生解說:“會生病的人一般都有兩個共通點,即情緒沒有出口;以及性格極度忍耐和壓抑。”
 通過不斷追根究底的詢問與探討,他厘清問題根源,而病人在諮詢過程中,往往也會逐步對自己的疾病有更清晰的理解,一旦明白了疾病背后的真正原因,事件便好辦多了。
 一些他會問病人的問題,包括:你今天來希望我怎樣幫你?你覺得外面的人怎樣看你?你自己對自己的評價?這個生活是你想要的嗎?你是你想像中的嗎?
你有什么內心特別的創傷?你的個性是否超級固執?你是不是也是一個很忍耐的人?
 接下來你有什么計劃?你打算怎么辦?
負面情緒影響健康
個案一
心存壓力長水瘤
 一位女性肝長水瘤,壓迫到胃,追究下去,原來問題的根源並不限于生理上,在心理上她面對很大的壓力,特別是財務的壓力。
 她已達退休年齡,卻還需將房子抵押來籌錢給老公拓展新事業。孩子接手她的生意,生意未上軌道,經常不夠錢周轉而向她求助。
 另外,同住的孩子及孫子的事也讓她擔心,又因著想“家庭和諧”而萬般忍耐。
 她一輩子都在為家人與別人,沒有自己,心事很少向人傾訴,大都憋在心里。
 許添盛醫生指出,一般4公分的水瘤,很少會壓到胃導致飲食困難,這位患者的病情明顯與其所承受的壓力有很大關連。
 經過開導與處理,患者坦誠,她摸到的水瘤“似乎小了一點”,精神壓力似乎輕鬆了不少。
個案二
因為恐懼患乳癌
 一位乳癌病患,內心有很多恐懼。她的丈夫是控制型的人,很大男人主義,她感覺到丈夫不夠愛他,自己沒有價值。生下孩子后,孩子卻有間歇性發作的疾病,讓她承受很大壓力,每天活在恐懼中。
 由于她沒出外工作,丈夫也干涉她用錢方式,她面對金錢的壓力,也擔心沒有能力自己養自己。
 探討下去,發現,她自小即是乖乖牌孩子,一切事物都照別人的安排走,縱使不認同也敢怒不敢言。
 她也同樣是壓抑型的人,極少向人透露心事。
 生病過后,她才發現家人其實是愛她的,丈夫也比較不會干涉她用錢方式。
 “生病幫你很多忙,生病讓你看到你活在恐懼中,這個癌症是告訴你:你要好好愛自己。”許醫生如是對她說,並勸她不要因為害怕沖突而壓抑自己,沖突的積極面其實是協助溝通。
賽斯心法:愛與接受
 “賽斯心法就是愛跟接受,生病是在學習與成長,跟業障沒有關係。”許添盛醫生解釋,生病常常是帶我們去到內在。
 一個人認為內在的自己很糟,是能量阻塞的原因。
“我們通常透過表現理想來獲得認可,其實,我們內在有一個自己是耍賴的,很想耍賴來得到愛,但自己內在卻深深認為自己不夠好,不配,而不敢去要愛。”
 他反問:難道表現不好的人就不需要愛嗎?表現越不好的人越想要愛,但不敢去要,你怎樣開口去要?你怎樣把自己放低?
 當個人得不到愛,就透過生病來得到愛和肯定,生病了親友會來關心他,讓他得到渴望的愛,因為生病,家人對他的愛終于明確表現出來。
“我們在情感價值上,真的有看到自己嗎?當你表現不好,你的情感價值還在嗎?若你不能愛自己,將無法接受和肯定自己。”
他引領病人去看內在的judge(評判),自己對自己的批判,不能原諒自己的情節,甚至教病人唸:“你怎么不去死一死啊?你怎么那么糟糕?”
“這種自責羞愧情緒需要宣泄出來,病人須面對內在的聲音。學習罵自己和責備自己,是讓內在力量宣泄掉,以免它在內在一直作怪。”
他說,這是有意識的探索潛意識黑暗的自己(這個自己常常是隱藏出不來的),相等于一個內心排毒的動作。
 這是一個探討的過程,而非叫我們咬住自己的不好,耿耿于懷不放過自己。
 針對那些一直與自己過不去的人,許醫生說,我們可隨時提醒自己:“我可以對自己更壞一點,更不放過自己,直到自己神經病為止。”
這是採用“物極必反”的原理,讓自己醒悟。
思想轉變突破瓶頸
 從早期帶著迷信色彩的民俗療法,到西方現代醫學,再過渡到身心靈醫療,是一個個醫療系統的轉換。
 “身心靈的學習是把你帶到另外一個系統,那么身心靈的治療才有效,一樣東西對你有沒有效,主要是看你在哪一個系統裡面。
 你們正在過去對疾病認識的系統裡轉向另外一個系統,這是範型的轉型。”許醫生說。
 現有的治療系統碰到了瓶頸,越來越人轉向其他系統求助,也可說是人們的思想觀念改變了,過去的方式不再適合。
在賽斯系統,人是可以自行療癒的,涉及的是整個內在思考方式。身體每天都在治療自己,許添盛醫生建議大家開始跟內在產在不同的連結,啟動內在能量,讓內在神性的啟動幫助身體,把生命的狀態拉到身心靈的狀態,內在改變了,外在就改變了。
他指出,剛開始時一定會有混亂期,一旦創造了新的系統與能量,裡外應合,形成全新的氛圍,就成功建立另一個能量與範型。
會生病的人一般都有兩個共通點,即情緒沒有出口;以及性格極度忍耐和壓抑。

 

 

賽斯心法助抗癌(下篇)

06/04/2012

 

報導:楊潔思
圖:張文輝、互聯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3月29及30日,台灣賽斯身心靈診所長許添盛醫生舉行心靈動力醫療工作坊。 許醫生難得地在工作坊上,以現成例子親自示範問診過程。
工作坊的壓軸,是請出工作坊承辦單位,本地賽斯學苑的負責人普悅現身說法,講述她在賽斯心法及心靈推動助力下的抗癌經驗……
6年前,普悅被診斷出患上乳癌,她並沒有像一般人積極尋求現代醫療協助,而是走另類醫療路線,特別是以賽斯身心靈方法下手處理。
 當時,好些朋友都認為她“中身心靈的毒”太深,並不苟同她的做法。
 從診斷出小腫瘤,到腫瘤長大惡化爆裂,形狀外觀如同火山與火山口,再到腫瘤好轉縮小,整個過程沒有電療化療或開刀吃西藥,最嚴重時瀕臨死亡威脅。
 可以想像這一條路極之艱辛,普悅說她不曾后悔,外表嬌小玲瓏的普悅,卻有異于常人的強大心志,她不惜用生命作賭注,只為證明身心靈治療的功能與身體自癒的能力。
 連許添盛醫生也說:“換作是我,我不擔保自己是否能這樣。”
死要面子活受罪
 許醫生也是台灣家庭科及身心科專科醫生,他分享說,很多人得悉患癌時對身心靈治療信心滿滿,但過后當腫瘤越來越大,他們都走回西醫治療方式。
 事實上,他去年8月來馬,見到普悅時,看后者的情況應該活不過3個月。當時他建議普悅進行溫和的療程,以爭取時間,但普悅不為所動。
 事實上,當時普悅朋友圈中也傳出她病危的消息,有些朋友甚至打算去見她最后一面。
 不料,轉過一個彎,普悅現今卻走在康復路上,在工作坊上所見,雖然她的臉色還很蒼白,但是行動、反應與說話聲量,都與常人無異。
 普悅現場分享,很多人有了腫瘤才接觸到賽斯(這裡指賽斯資料,賽斯為一位高靈說法者,以通靈口述方式留下多本著作,解說宇宙及人世間各種現象,讓人對世間萬象與個人,包括健康問題,有更深了解),但是她卻是碰上賽斯后才有腫瘤。
 她不禁問自己為什么?
 “賽斯強調身體有自療自我治療的能力,這也許就是我要走的路。”他想。
 許醫生問,普悅這輩子走過什么過程?有什么壓力?有什么痛苦?跟她內在心靈動力學有沒有關係?
 普悅坦承,現代人的通病“高自尊低自信,死要面子活受罪”,她通通都有。
不服輸性格自受苦
 “我這輩子死在一個東西──完全否定自己,又很怕別人看不到自己,所以不斷要去證明。”普悅說。
 她一直有強烈不服輸的精神,然而礙于家裡一些狀況,只有中學初四的學歷,連完整的中學學歷都沒有。在這個講求文憑的社會,這無疑很吃虧。“我很自卑,又很不服氣,我真的很聰明,但沒有文憑,無法展現(才能)。”
 她知道若是靠上班打工,她無法去到高職,于是決定做生意。她一心要成功,但沒有紮根,因此失敗,越失敗,越失落,跟丈夫的關係也很緊張,面臨離婚的處境。
 她雖是外表一副堅強女強人模樣,但面對丈夫,她是自卑的,覺得自己配不上先生,低學歷,加上生意上屢戰屢敗,連累先生很多。
 越失敗,她越內疚,越要證明自己,卻越失敗,也越自卑;另一方面卻激起她不服輸性格,越好強,就越要證明,卻又越失敗,一直在其中循環著。
溝通啟動自療能力
 “我每次看到傷口,都問自己:為什么我這么不愛自己?”普悅說。她跟身體說話:請幫忙我,若有什么東西,要往外流,不要往內流。
 往內流,恐怕癌細胞會流竄到其他部位去。
 她發現,癌細胞若是要流出,會產生傷口,以排出液體,然后再自己結痂。
 一天晚上,她也觀賞電視節目,邊揭結痂的疤,結果傷疤揭開后,流了很多血,他連忙拿紙巾把血、癌細胞組織及血塊按壓出來。
 “按時一點都不痛,我是一邊按一邊開心地笑出聲來,我真的很開心:我的身體開始啟動了自療能力!”自始她天天按壓血液出來,試過多次,血液是以噴射的方式噴離他的身體,而她還要細心叮嚀身體:“好,不要噴太多,太多的話我會暈倒。”
 “每次出血,我都說,謝謝你,因為你把癌細胞帶走。”她的傷口之前出現很大的洞,如今洞口開始長肉,長肉時也長神經,結果反而會痛。之前腫瘤惡化時不痛,原來是因為神經已經死了,所以沒有感覺。
 “以前若是疼痛會死忍,現在在丈夫孩子面前不會再隱瞞疼痛,會允許自己喊痛,允許自己承認自己那么痛。”
 她感慨地說,自己是個性很強硬的人,之前一直都要贏要硬,不能輸,結果腫瘤果然硬給自己看,現在她不要硬了。
 許醫生指出,普悅太心急了,想很快把過去的東西贏回來,而且他無法接受身邊的人去學其他派別的東西,認為身邊很多人背叛他。其實那是對自己不滿,不能輸,不能接納自己所致。
 普悅認同自己過于心急,“后來,不曉得能活多久,就決定換一換遊戲,關掉(賽斯)中心,我這輩子沒想過,我竟然可以半年沒出過門,可以靠老公養……”
★註:本文抗癌例子,只是作為讀者參考,並非作為癌症患者或任何疾病患者的醫療建議。
調整內心影響外在
 普悅分享他的心路歷程,說他要證明自己,證明給家人及丈夫看,自己是行的,但是私下的自己,卻是自卑的。自認差勁,認為什么事都是自己的錯,偏偏頭腦卻認為:為什么都要我負責?
 丈夫常對他說:你叫人家怎樣跟你講?人家看到你都嚇死了。
 一聽到這句話,他的防衛機制又上來了,負氣地說:全世界的人都對,只有我錯完。
 “現在,防衛機制一上來,我就對自己說:再硬,再硬,你的腫瘤就會硬起來,看你怎么死。”這是用反方式來警告自己。
 他說,平時嘴硬,會說:死不是死咯!
 但是,不久前其愛大死于車輪下,他哭得很厲害,讓他發現自己面對死亡的功課時,沒有想像中豁達,原來自己還沒跨越死亡,還不捨得死。
 最終,許醫生勉勵普悅,在還沒有達到目標前,也要肯定自己已經很棒了,當內在部位做了調整,外在就會越來越好。
 “普悅用生命走給大家看,他是活生生的教材。”他給自己這位學生很大的肯定。
求好心切弄巧反拙
 許多人表面風光,內心卻百孔千瘡。其中一個很常見的問題,就是內心深處覺得自己不夠好。
 因為自覺不夠好,所以在學業上、工作上、事業上、家庭、財務及人際關係上,求好心切,力求完美。一位各方面表現很特出的出席者就說:從小到大,自己的不夠好是藏在裡面不能見光的。
 許添盛醫生建議他可以這樣想:“縱使自己不夠好,仍是被接受的,被宇宙無條件地愛。我可以不完美,因為我是人類,以前的不完美是要隱藏的,今天我的不完美被接受了,我接受我的不完美,但我卻可以一直往更好的方向前進。”
 他說,這是在當下對自己公平的肯定和自我接納。
這在教育上很重要,教育的本質在讓小朋友知道他是好的。“我們的本質都是好的,我的菜煮得不好,不等于我不夠好,我帶孩子不夠好不等于我不夠好,我們要告訴自己,我的本質是好的,我在不斷學習,做錯了,代表我可以更好,有進步的空間。”
 “人類應該要建立這個價值觀:人的本質都是好的,我們都很棒,每天能進步多么好。”
 “溫和慈悲地對待自己,對自己慈悲就不會對別人嚴格。”
 許多人認為自己沒有想像中那么好,這是個人價值觀的問題,我們常常被自己的觀念卡住 過不了自己那關,因此,我們要探討,事實是相,對于誰的事實?還是那只是你的信念(believe)吧了?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