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上街爭權益

 

我們上街但不盲目… (第1篇)

24/04/2012

報導:許雅玲 
圖:本報資料中心、受訪者提供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2012年是充滿變革的選舉之年。4個月內,大馬就上演了“綠色盛會2.0”、“325華教救亡抗議大會”;接下來還有“428黃綠大集會”。  沒有走上街頭的朋友,比較難同理上街者:你為什麼走上街頭參加集會?對此,劉志彪、鄭冬冬、陳聞天、和江燕雪,不約而同強調:“我們不是盲目上街,我們清楚每場集會的意義。”
 陳聞天強調,上街不代表盡了責任,充其量只是比其他人多做了些什麼,“你要自由、爭取自由,你先得尊重他人、不強迫他人。”
 江燕雪認為,你要不要、想不想、會不會參與集會,都是一個選擇,“我們要做的就是:讓人民有一個選擇權。不過,沒有上街的人真的錯過太多經歷了。”
鄭冬冬說:“我想為國家及同胞創造一個幸福的未來,不想當個只會私下在電腦前埋怨、批評的人。”
 劉志彪只想“拋磚引玉”,呼籲更多人站出來,一起為大眾的利益奮鬥。
 Fuji只想向執政者請願,讓他們聽見人民不滿的聲音,然后進行必要改革。
 江燕雪則想表達作為人民的心聲--當人民訴求的管道被封閉、被忽略,上街就是一種展示人民力量的管道。
 陳聞天說:”遊行、示威、請願都不好玩,大家站出來,不過是盡一己之力,監督一切的不公不義,保護見到的或將來可能的弱小者;就好比大專生聯盟走上街頭,對我來說就是因為大人沒管理好自己與國家,他們才需要走出來、站在街上。”
創造幸福的未來
 他援引愛德華賽義德的說法,“批評必須把自己設想成為了提升生命,本質上反對一切形式的暴政、宰制、虐待;批評的社會目標是為了促進人類自由而產生的知識。”對他而言,參加集會是一種批判;集會后的反思與批評,又是另一層次的提升。
 江燕雪進一步表示,“現在,網絡上開始有很多人表達:我其實不想上街的,情勢逼迫,上街成了一種展示自己力量和心聲的管道。709集會已然產生深刻影響,人民不再只聽漂亮表面話,開始挖掘背后真相。”
 包括邱麗霏和鄭冬冬在內的大多數人,對去年舉行的“709淨選盟2.0和平集會”(以下簡稱709集會),開始產生深刻印象。
 邱麗霏坦言,“我人生中第一次走上街頭發聲,就是709集會。過去,人民對集會敬而遠之。尤其華裔,根本不敢談集會。擔心參加會被抓。709集會是一個分水嶺,它打破恐懼集會的迷思,第一次有眾多年輕華裔參與。”
 多位受訪者強調,從過去到現在,不管有“我”參加,還是沒“我”參加的集會;只要了解主題后,都會“感動”,出發點都是想為國家和同胞創造一個幸福的未來。
 2012年才邁入第4個月,大馬的街頭就迎來數場遊行集會。難道,往后大事小事,人民都必須上街,來表達訴求嗎?
 邱麗霏透露,“要是政府肯傾聽人民心聲,並且立即解決問題,誰還想要穿著訴求恤衫上街啊?”
 鄭冬冬則認為,“不一定上街訴求,因為我相信,未來,政府會越做越好。”
更瞭解事物真相
 “社會不斷進步,資訊不斷更新,但人們並沒有因此更聰明,更瞭解事物真相。上街集會不應看成是政治訴求手段,希望大眾善用現代資訊,讓自己看待事物有一個適當的準則。能做到不上街訴求,那是最理想的;但這牽扯到人民、上層領導的思想觀念,不易實現。”劉志彪說。
 最后,陳聞天對“凡事走上街頭”表達了本身的期許,“劉曉波在諾貝爾和平獎講稿中表達了自己的期望,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位因言語獲罪的人,中國人 民、不同政見人士、知識分子皆能表達自己改革的期盼;我和友人也一樣,冀盼每一次的上街都是最后一次,我們的新生代會得真自由。”
走出象牙塔貼近社會
 709集會,很多像邱麗霏和fuji這樣的年輕人,第一次走上街頭、第一次嘗到催淚彈和水炮,還有,第一次前所未有地覺得要堅定心志,第一次對政府感到心痛……集會后的余波,讓兩人激動了好久。
 陳聞天表示,“淨選盟709集會,倒不是水炮、催淚彈的化學反應,加強了對參與集會的認同感,而是更深沉的內部轉化:我選擇了從書齋走出來,不是打算以學術介入政治或社會,而是更直接地去貼近政治與社會。試問,有誰能真正擺脫社會與政治呢?”
 對于江燕雪而言,709集會后續發生的E06事件(政府扣留集會六名人士),雖然是比較少人參與的請願活動,但最令她印象深刻。
 “我第一次出席E06在武吉阿曼的請願活動時,內心還是很掙扎,不知道會不會毫無理由被扣留。”
 在十五碑的請願活動中,江燕雪和許多人都被警察驅趕。那刻,雖然害怕,她卻覺得自豪勇敢,“E06被釋放的晚上,不同族群欣喜歡樂地擁抱慶賀,我深深被感動--這是人民的一項勝利。”
 參與109關丹綠色集會時,看到武吉公滿村的老村民都出動來支持,她內心澎湃起伏,“含飴弄孫的年紀,老人家還要為下一代幸福,千里迢迢來集會抗議,要政府歸還健康的生存環境,任誰看了都會感動。”
出發點為了國家未來
 參加遊行集會的人士,都有一樣目標嗎?江燕雪、Fuji、陳聞天、鄭冬冬和劉志彪斬釘截鐵表示:是的,大家都有一樣的明確目標。
 鄭冬冬補充,“雖然目標一致,但心態不一樣吧。所有的聚會,不管我有參加或沒參加,只要我知道的,都教我感觸良多;因為集會的主題,出發點都是為了國家和人民的未來幸福而奮鬥。”
 邱麗霏說:“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不過,我有聽說過,有的與會者,只是為了增加聚會人數而出席。不管大家出席的心態如何,我都很感恩。畢竟,有出席的話,總好過什么都不做,只會在家批評說這個不喜歡,埋怨那個很討厭吧。”
 江燕雪說: “我和朋友都有一個共同目標,就是要監督政府,還權于民。至于我不認識的人有什么心態,我想大家都有上街的理由,即使是興風作浪也好,那也是一種表達自己的方式。”
 陳聞天坦言,“其它人怎么想,是你和我都無法去改變的。所以,也無須把其他人想得太功利。總之,要常自省和警惕自己,‘我為何上街’的初心。姑且不論旁人當不當得成偽英雄,一走上街頭,大家付出和需要承受的結果,都是不簡單的。”
 劉志彪覺得,即使想當偽英雄,那也是好事,起碼站出來了,“我相信只要到了現場,或多或少都會讓人有進步的改變。”
 此外,對于一些人覺得,綠色集會好比一日郊遊,不夠嚴肅。江燕雪的看法是,“‘一日郊遊’心態沒有不好。集會目的是集合大眾在一起共同發出我們訴求的心聲。整個過程如果是平和的,那大家沒有恐懼感,就會以開放心態參與。”
參加集會各有收穫
 走上街頭表達心聲后,Fuji更加覺得:我是這個國家社會的一分子,並且,想要盡己責任來推進改革和進步的信念,變得更加堅定。
 邱麗霏笑說:“回看過去,第一次上街,還很懵懂,很多議題還未瞭解;現在,就真的是只為某一些事件或課題而走上街頭了。整個過程中,覺得自己心態變成熟了,敢在親友面前說出自己對這個國家的期盼,不再做沉默的大多數。”
 她繼說:“我在709集會的時候,被催淚彈打敗了,但我敢說,當我看到那一幕幕被催淚彈打敗的影像,在網上熱播,引起許多冷感的朋友,對我們上街的因由感興趣,也變得熱情,這真的是我始料未及的。人民終于抬頭了,知道自己的權利了,不再易于低頭,懂得發出反對聲音了。”
 對于江燕雪來說,參加遊行集會,讓她變得大不同,尤其是心理層面,“第一次參加集會,一直努力克服心理的恐懼害怕,但還是戰戰兢兢。從自己的文字分享中,我發現,參加集會一次,我的恐懼減少,勇氣又跨出一大步。”
 現在,她坦蕩盪關心時事,“我希望做一個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推動者,提倡民主和公民意識的活動。”
 不想當英雄的陳聞天表示,“參加遊行集會,必須信任你的伙伴,你得學習變得堅強,來應對可能發生的突發事件。走上街頭,我堅定了自己的精神信仰:為了踐行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之權利,我會盡一個大馬公民的社會責任。”
 他深信:思考、批判社會與政治是為了使整個體制變得更好。



民主改革必有陣痛…(第2篇)

特約:黃馨語
圖: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人權的範圍非常廣,在一個國家發展進步的過程,我們經常提醒人民不只是享受國家的經濟成果,也必須建立一個適合國人的民主制度,讓人民安居樂業。  本文提到人權、國內外的法案、馬來西亞的淨選、淨選盟Bersih的訴求,以期讓人民有更清楚的概念。
“尊重與保障人權”入憲,是我國公民憲法權利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但“人權”是一個抽象概念,只有具體化為公民的一系列平等權利、政治權利、社會經濟權利、文化教育權利等等,才談得上真正的“尊重”和“保障”。
 英國的歷史發展,將公民權利又分為三個部分,第一公民權(Civil Right),指個人享有所需的權利,如人身自由、言論、思想信仰,以及私有財產、締結契約、司法保護等權利;其相應而生的制度就是法院。
 第二則是政治權(political right),指參與政治運作的權利,包括參與政治組織、選舉與被選舉權;其相應的制度就是議會與地方政府。
 再來就是社會權(social right),指適度的經濟福利安全、享有社會遺業,以及過著社會普遍標準的文明生活,其相應制度則是教育體系與社會福利。
西方準則影響大
 另外,我們看美國的弗吉尼亞權利法案(Virginia Declaration of Rights),該法案由喬治梅森起草,並于1776年6月12日由弗吉尼亞議會通過,它吸收了英國的經驗和理論,以及1641年馬薩諸塞殖民地制定的 《自由典則》(Body of Liberites),它后來影響許多文獻的產生,如美國獨立宣言(1776)、美國權利法案(1789),以及法國大革命的人權宣言(1789),為西 方現代民主的奠基石。
細讀該法案,可以瞭解西方民主的基本原則和宗旨,也對國外產生廣泛的影響,宣揚天賦人權這一思想,如人民有反抗“不勝任”政府的權利。
制度不斷改進
 而受弗吉尼亞權利法案影響的《獨立宣言》宣告:“人人生而平等,他們的造物主賦予他們某些不可轉讓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們才組建政府,政府的正當權力來自被統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一旦變成損害這些目的時,人民便有權改變它或廢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
 一窺上述兩項影響多國的法案,其實,現代民主也不單是西方的專利,任何國家,只要真心實意想走現代化道路,要求實現真正的政治民主,都會以這些準則,作為它們憲法的基本架構。
 民主制度在兩百多年來,尤其是近幾十年來的社會實踐中,不斷完善和改進,當然,要實現這些思想和準則,決不是輕而易舉的,必然遭到舊體制及舊思想的抵制及反抗,因此,必然要經歷長期不懈的艱苦奮鬥。
人權涵意範圍廣泛
 在當今的國際社會,維護和保障人權是一項基本道義,但是,在具體實踐人權時,往往存在相當大的爭議,甚至引發了很多嚴重衝突,而且必須考量國家的特性和地域特征,以及不同歷史、文化和宗教背景。
 誠如剛才所提到,人權和公民的權利範圍很廣,包括了政治這塊領域。
 其實,馬來西亞也和國外一樣,哪裡有人存在,哪裡就有人權問題,而哪裡有人權問題,可以說哪裡就會有淨選盟2.0主席拿督安碧嘉出現。
 安碧嘉所參與的維權運動涵蓋範圍很廣,涉及宗教自由、女性權利、原住民權利、知識產權等等,在馬來西亞人權和法治鬥爭不斷作出努力。
 由安碧嘉等人主導的干淨與公平競選聯盟(Gabungan Pilihanraya Bersih dan Adil,縮寫BERSIH 2.0,中文簡稱“淨選盟”),從大馬到國外,可說是備受矚目。
 該盟由公民社會組織及政黨組成的聯盟,以促進自由與公平的選舉為己任。
不斷爭取選舉改革
 淨選盟認為選舉委員會在過去的補選、州選及全國大選中,對于選舉犯罪法令的執法不力,乃對各種錯誤行為的一種縱容與刻意忽視,而最近關于選民冊不完整、選民非自願式轉換投票區,以及許多外國人在受質疑情況下獲頒身分證等的報告,也引起國人的高度關注。
 因此,不難明白為何數年來,該盟不斷爭取要求政府落實選舉改革,讓民主在馬來西亞真正的開花結果。
 一些非政府組織支持淨選盟大集會並表態力挺的團體,包括了人民之聲、林連玉基金會、廢除內安法令聯盟、婦女力量(Tenaganita)、隆雪華堂人權委員會、律師公會人權委員會、學運、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馬來西亞分會等。
淨選盟提8大訴求
 淨選盟于2006年11月23日在馬來西亞國會大廈,在公民社會組織和政黨領袖的見證下成立。
 出席人士包括公正黨主席旺阿茲莎、時任副主席西華、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全國宣傳秘書郭素沁、時任伊斯蘭黨署理主席納沙魯丁、時任青年團團長沙拉胡丁、社會主義黨秘書長阿魯仄溫、馬來西亞職總主席賽沙裡、婦女發展中心執行長瑪麗亞陳,及大馬人民之聲執行長葉瑞生。
 2007年11月10日,打著憲法第10條文是賦予人民和平集會的權力,無論政府採取什么法令,都不能削奪人民集會的權力,淨選盟大集會就逾4萬人走上吉隆坡街頭。
 淨選盟大集會后兩個星期,另一場3萬人走上街頭的興權會大集會,這兩場聲勢浩大的示威行動,可以說是促成后來2008年3月8日全國大選“政治海嘯”的催化劑。
 后來,淨選盟依然于2011年7月9日,在首都吉隆坡持續舉行“人民大集會”,提出的訴求包括:
一、選民自動登記
 允許所有年屆21歲的合格國民自動成為選民。作為長遠措施,選舉委員會應建立一個全自動化的選民登記系統,以將所有合格選民自動登記成為選民。這個系統可與國家登記數據庫同步化,以更新選民的任何資料變更,例如地址。
二、改革郵寄選票
 允許擁有合理理由無法回鄉投票的國人,以郵寄方式投票。目前的郵遞投票系統需要進行改革,以解決發生選民權利被剝奪問題,如海外選民被拒投票,造 成選票流失。其實,無法回鄉投票的合格選民應該讓他們通過郵遞投票或提前投票以解決問題,此外,除非在投票日值班,否則警察、軍人和公務員必須像其他選民 一般地進行投票。另外,為確保郵遞投票過程的透明度,選委會必須允許各政黨代表監察整個郵遞或提前投票過程。
三、使用不褪色墨汁
 杜絕幽靈選民,所有的選舉都應使用不褪色墨汁以防止有人重複投票。其實,2007年,選委員會已決定使用不褪色墨汁,但卻在第12屆大選前夕取 消。不褪色墨汁是一種簡單、便宜及有效解決選民舞弊的方案,它在許多國家實行以將選民舞弊程度減至最低。但,我國卻在沒有任何理由下突然取消不褪色墨汁制 度。
四、公平接觸媒體
 確保主流媒體不偏袒任何政黨,選舉委員會應施壓所有媒體機構,特別是國營媒體機構例如馬來西亞廣播電視台(RTM)及馬新社,按比例及客觀報道分配予各政黨,並鼓勵候選人之間公開辯論。
五、競選期最少21天
 選舉委員會應規定一個不少于21天的競選期,較長的競選期將允許選民有更多的時間來收集資料並仔細考慮他們的選擇。21天競選期的要求並非不合 理,因為我國在1955年第一次全國大選時,英國殖民政府給予長達兩倍即42天的競選期,既然有前師之鑒,為達效果,選舉委員會應考慮這項措施。
六、鞏固公共機構
 確保選舉委員會、反貪污委員會及警方的獨立性,挽回人民對這些機構的信心。選舉委員會須履行它的憲法職責,保持獨立與公正。除了選舉委員會,人民 亦要求國家公共機構如司法機構、總檢察長、馬來西亞皇家警隊及馬來西亞反貪污委員會(MACC)等機構在執行任務時保持獨立、公正及完整性,依據聯邦憲法 的規定。
七、制止貪污
 選舉委員會必須採取行動杜絕在選舉中任何形式的賄選,包括競選期間由政府官員或代表所作出的發展項目撥款承諾。選舉委員會應監控所有賄選事件並採取嚴厲行動對付牽涉任何形式的賄選的相關人士。
八、停止骯髒政治手段
 馬來西亞人對政壇的政治骯髒手段已感到厭惡,因此要求所有政黨與政治人物停止污穢政治。作為公民與選民,我們應該關注的是影響國家的政策,而不是政治誣蔑。
淨選盟政府各有立場
 709當天除了預定在吉隆坡舉辦的大型群眾集會以外,淨選盟2.0的影響力也擴張到了海外。
 各個國家如新加坡、香港、韓國首爾、澳洲坎培拉、墨爾本、悉尼、柏斯、阿德萊德、布裡斯班和荷巴特、紐西蘭基督城、日本大阪、台灣台北、法國巴 黎、英國倫敦、加拿大渥太華、以及美國洛杉磯、舊金山和紐約,都有海外馬來西亞人主動發起淨選盟2.0集會或小型聚會,于2011年7月9日當天聲援國內 淨選盟2.0集會的選舉改革訴求。
 安碧嘉也巧妙的發表感性的文告,在集會前夕感謝所有支持者的支持;她表示淨選盟曾面對巨大的阻礙、污蔑與打壓,但因為馬來西亞人的勇氣,大家得以越過這些障礙,也明白各自的責任,堅持著該有的底線。
 另一廂,國陣成員黨所組成的中央政府強烈堅決反對淨選盟2.0公民組織策劃群眾集會。
 首相納吉、副首相慕尤丁和內政部長希山慕丁等內閣成員,一再批評淨選盟集會別有居心,並不是為了呼籲改革選舉制度而進行;他們指責淨選盟由反對黨成員在幕后操縱,企圖通過街頭運動奪取國陣的執政權。
 對中央政府的責難,淨選盟2.0委員會一一給予回應,澄清該組織由全馬62個非政府組織組成,並不隸屬于任何政黨。
 該盟也邀請所有政黨出席709人民集會,以聽聽人民真正的訴求,只是受到國陣成員黨的拒絕。



集會訴求影響深遠…(第3篇)

特約:黃馨語
圖: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距離428黃綠靜坐集會只剩一天,428會是一個怎樣的日子,它會締造出怎樣的歷史事件,舉國矚目。這不禁令人想起淨選盟709集會的點滴。 上街固然是一種表態,而合格選民在大選出席投選,更是公民責任,我們不可忽略百分百投票的重要性。
去年7月9日,即709當天,許多人都上街去了,參與集會的群眾原準備在吉隆坡的三個地點集合,然后分三路走向馬來西亞國家皇宮,向國家最高元首提呈人民希望改革選舉制度的備忘錄,但較后,淨選盟委員會接受最高元首的勸告,把集會地點改在默迪卡體育場。
上街這回事彷彿都被大家視為生死之役,儒家傳統文化裡強調“捨生取義”,其意義就是為了國家利益,捍衛國家主權,不惜犧牲個人生命,雖然用這樣的對比似乎有點誇張,但經歷過催淚彈、水炮車襲擊的參與者幾乎都認為,這是一場硬仗,大家都抱著“死就死吧”的觀念。
許多人也都明白“明人生之理,明社會之理”,因此,除了讀書人,許多不同階層的人也陸續走了出來。
用黃色作為記號
當天的城市路段到處都封鎖,警察設下路障,指示不少要駕駛前往吉隆坡市中心的人士U轉;至于走入市中心的行人,只要當天誰穿黃衣,誰就備受矚目。
大家仿彿用黃色作為記號,代表著希望看到馬來西亞民主真正開花結果的那一刻。
不少網友紛紛在自己的面子書上插上黃色旗桿。“為了可以在孩子多年長大后問我:‘爸爸,Bersih 2.0集會時你在哪裡?’這句話的時候,我可以自豪地回答:‘爸爸也是其中的一分子’,我決定出席!”
他們除了承諾會出席淨選集會的同時,也以將來孩子對自己的期盼及尊重,作為號召其他朋友出席的原動力。
警方不允許集會
為了阻止這場集會,一些巫統人士以及極端的土著權威組織(PERKASA)報警,要警方鎮壓淨選盟2.0人民集會。
土權組織主席依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還揚言與淨選盟2.0鬥爭到底(lawan habis-habisan)。他們以流氓恐嚇的口吻聲稱會發起“反淨選”,硬把人民爭取自由與公平選舉詮釋成是“反馬來人”、“反回教”,不惜一切阻擾 人民上街爭取民主。他們還號召三十余個馬來組織在當天阻止淨選盟2.0集會的舉行,並放話說,馬來西亞有2700萬人口,既然淨選盟要動員30萬人,那么 他們將獲得2600萬人支持。
警方一開始的立場也很鮮明,他們不允許大集會舉行,“苦勸”淨選盟2.0、伊斯蘭黨、土權組織和巫青團等4單位負責人放棄出席集會,還預先展開逮捕行動,包括援引內安法令對付召集人。
全國總警長丹斯裡依斯邁奧馬建議淨選盟選擇吉隆坡外圍地方,如莎阿南或美拉華蒂體育場舉行集會,並向法庭取得庭令,禁止安碧嘉等66名淨選盟領袖、安華等反對黨領袖及土權主席依布拉欣阿里等,各方共91人在7月9日當天進入吉隆坡。
安碧嘉因此對執法當局的作為非常失望,並指當局禁止91人踏足隆市的做法毫無理由,呼籲民眾7月9日在默迪卡體育館相見。
突圍而出表達心聲
內政部長拿督斯裡希山慕丁指出,709淨選盟大集會屬于非法集會,任何支持這項非法集會的T恤,都是違法物品,警方可逮捕身穿淨選盟T恤的人。
在淨選盟2.0集會未舉行之前,警方已陸續逮捕超過150名為集會宣傳的各階層人士。集會當天扣留、逮捕的參與者超過1500名,其中包括淨選盟委 員會主席安碧嘉、國會反對黨領袖安華、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巫青團團長凱里等,一名參與者更因吸入催淚彈煙霧而導致呼吸困難逝世。
縱然如此,這無阻參與者堅持的信念,儘管當天四處封路,警方守衛森嚴,但集會時間下午2時一到,參與者從四面八方走到集合點,人數不斷爆增,人龍至 少5萬,場面壯觀,讓人不得不佩服為了民主,人民展現團結的力量。人群中有的身穿黃衣,有的拿著國旗,男女老少快速地集合成人龍,沿途大家一起高喊 “bersih bersih”,士氣也增添了不少。
當天,原本一切都是和平,沒有暴亂,沒有破壞,但隨著警察為了驅散人群,向手無寸鐵的百姓發射水炮、催淚彈,參與者惟有在被封堵的街頭上與警方周旋,而未能成功將改革選舉制度備忘錄上呈最高元首。
428受注目
無論如何,淨選盟2.0委員會認為此次集會,已成功喚醒各種族國民對公平選舉的意識。惟官方卻大力否認此事,最終參與者不斷在網上上載709當天的短片、照片,把真相還原,官方才成立709淨選聽證會。
唯709聽證會,並沒有帶給人民太多驚喜;淨選聯盟至今仍然被官方指責為非法組織,淨選聯盟的訴求仍然沒有落實。
因此,428的淨選3.0,再度被支持者推到高峰。事件會如何發展,分外令人注目。
其實,428這個數字,對我國人民而言,是一個重要日子,依照大馬選舉法令,2008年4月28日,是政府宣誓上任的日子。因此,2013年4月28日屆滿5年后,若首相再不宣佈第13屆大選日期,國會也將自動解散。
各階層參與表意願
國會選舉改革特別遴選委員會的報告于2012年4月3日出爐,但是由國陣議員主導的特委會報告並沒有達到人民的期許,況且,國會下議院竟然在沒有辯論的情況下,倉促通過特委會報告。
看著翁桑蘇姬肩負帶領緬甸全國人民走向民主,一步一腳印的艱辛,如今稍微看到成果,馬來西亞人民都在分享她偉大功績,也盼望大家可以和向翁桑蘇姬學習。
這次,聲稱會參與428不再只是支持黃色淨選的一群,也包括早前關丹稀土課題鬧得轟轟烈烈的綠色聯盟,為428集會增添聲勢。
此外,平時讓人感覺只在家相夫教子的媽媽們,也發起“淨選盟母親”(Mamas@Bersih3.0)簽署活動,並預計在428當天,號召數百名媽媽一起走上街頭。
這群媽媽認為,一名有公民意識醒覺的媽媽,才能教導出一名有公民意識的孩子。一名有公民意識醒覺的孩子,才能選出一個有公民意識的政府。
而平日給人宗教政治不混為一談感覺的佛教徒,也呼籲所有佛教徒一起出席淨選集會。對願意走上街頭的人,他們的宗旨是,這項靜坐抗議集會非關乎個人、政黨、組織,而是關乎我們的孩子和下一代,純粹只是公民社會的活動。
推動改革毫不退縮
428淨選盟3.0大集會,除了承接上次709的八大訴求外,這次另有三大重點訴求,分別是:所有選委會委員必須辭職,因為他們已經有負人民的委託,沒有認真落實選舉改革;在第13屆全國大選之前清理選舉程序,以確保來屆大選是干淨的;允許國際選舉觀察員到來觀察。
對于這次428的集會地點,也和709沒有分別,吉隆坡市政局同樣“沒有分別”地回函通知淨選盟,表明拒絕淨選盟使用獨立廣場的要求。隨著時間的推進,事件也進一步在升溫中。
428集會,究竟會帶給我國人民怎樣的改變,暫時還沒有人懂。但人權的提高與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建設與推進,是一條漫漫長路,人民必須堅守才得以看到成果。
你是公民就要投票
其實,除了干淨選舉,百分百的選民參與投票也一樣重要。2008年的大選,816萬選民運用他們的權力,投選他們的國會代表,這個數字大約佔了 2008年總數1070萬註冊選民的76%。然而,我國有近500萬人有資格投票,但因為沒有登記成為合格選民,而失去投票機會。再加上那些登記了卻不去 投票的選民,我國有近700萬有資格的選民,在上屆大選沒有投票。
當百分百選民投票時,就能強化民主。馬來西亞公民若要對國家負責任,就必須先參與選舉國家領導人,如此一來,公民才可以監督政府施政。這就是我們人民善用自己的權利,去塑造國家未來的大好時機。因此,所有有資格的選民在大選的到來前,積極登記及出來投票,是非常重要的事。
另外,百分百選民投票可減低選舉發生舞弊及選區劃分不平均的影響。近幾年,公民社會組織、公民及政黨,曝露了無數選舉舞弊案件,並向選舉委員會施壓 要求採取嚴厲行動,以杜絕選舉舞弊發生,但不難發覺,選舉舞弊案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多的指控浮上檯面,但是選舉委員會卻緩慢處理有關弊案。
反對黨指出,這和過去幾十年來,執政聯盟利用操縱選區劃分,以確保本身可以輕易贏取某些選區有關,因此,若要減少選舉舞弊及不公平選區劃分對選舉結果的影響,唯一權宜辦法就是確保最多選民出來投票。
淨選聯盟除了打出干淨選舉,也呼籲人民在第13屆大選出來投票或立即登記成為選民。
這個國家的未來,是每個公民的責任,當我們的民主權利被剝奪時,我們必須挺身而出,抗爭到底。



428綠潮中談風水與環保(完結篇)

特約:黃馨語
圖: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若是一個地方的地下層遭破壞,包括被毒素滲透或被輻射污染,對地面上居住的人來說,風水當會大打折扣。  在428綠色盛會3.0當前,我們且從風水角度看環保課題……
鬧得轟轟烈烈的關丹格賓稀土廠事件,居民擔心處于稀土輻射外洩與毒素污染的風險下。
 風水作為環境學、磁場學及天文學的總和,從風水學上看,一個地方的風水如何受環境污染影響呢?
 風水師父蕭德勝說:“若是地脈有‘異物’延伸過來,這些地下的異物會反射到地面上,地氣或地脈往上升時,就會影響上面住的人。” 
 蕭師父指出,關丹位處大馬半島東邊,年尾時東北季候風挾著大量雨水來,這方向的風,吹向關丹西方與西南方。
同步群體共振
 他從風水角度分析說,若是該地的地底不幸受毒素污染(包括輻射),這些氣若往上升,將影響上面居住的人;若是從東方來的氣(風)帶兇,再加上這些毒素,一塊兒吹向西方與西南方,則關丹的西方與西南方都會受影響。
 雪隆及南馬西北部州屬,都處于關丹西方及西南方。這些地區的家庭,若是門口對著東方這大片氣流,家中可能有事,如健康出問題、有官司或意外。“若是氣流不好,人就活得不舒服,天天對著輻射或不好的氣流,身體自然不好。”
 有人會認為,關丹巴洛區稀土廠事件,只是當地人的事件,他們只要住得遠,就不受影響。
 蕭師父不認同這種說法,他說:“以氣質角度來說,一個地方出問題,其他地方也一樣會出問題,這是同步群體共振,也可說是蝴蝶效應。這涉及到共振性的東西,就如汶川大地震,整大個區域都受影響,個別房子風水再好也起不了作用。大自然的東西是共振的,不然風水就不存在了。”
風水強調藏風聚氣
 有說離稀土廠30公里以外,算安全區。蕭師父指出,風水氣流角度不看多少公里,若來的氣大及來勢洶洶,那么即使距離遠遠超過30公里,也一樣受影響,原理就如整個中國都受到中國干旱的北風影響一樣。
 針對日本核能輻射洩漏事件,他指出,輻射往上的就往氣流走,往下的就往地脈或地氣走,都一樣對環境產生影響。 
 即使不談風水,單純從關丹土壤及海域若不幸受到污染的角度來看,則當地及附近地區的蔬菜水果、海產,都會受污染。
 若是毒素溢出,滲透土壤,這些毒素將隨著地下水擴散流走,污染水質,這些污染若長期聚在一個地方,那地方就會受到更大影響。
 古代風水師找風水地時,並非只靠羅盤,他們還會考慮:土壤、空氣,包括陽光、有無山崩及野獸,以及食水的源頭等。
 古代雖無輻射或化學物污染,然而原理相同,受污染的環境,包括土壤、水源、空氣等,都有損個人及群體的居住條件,換言之,對風水不利。
 風水強調藏風聚氣,蕭師父指,藏風聚氣的前提是該風或氣一定要吉,即沒有不好或不良的氣體為吉。
面對壓力勢不低頭
 風水的目的是使人類過著健康生活,這與現代社會主張的綠色環保概念不謀而合;其中,確保土地干淨不受任何物質污染,即是不可忽視的重大課題!
 淨選盟為Bersih3.0選了黃道吉日為428(4月28日),綠色盛會(Himpunan Hijau)也宣佈綠色盛會3.0同日進行,在吉隆坡城中城(KLCC)集合,過后到獨立廣場與黃衣隊伍聚合,形成黃綠相映的局面。
 “一個干淨的國家與環境,需要一個干淨的政府。”本著這樣的理念,反對稀土廠的綠色盛會,也加進428的集會活動中。 
 “我們要讓全世界知道大馬人的決定,即把萊納斯稀土廠趕出馬來西亞。”綠色盛會委員會主席黃德說。 
 他把428集會形容為大馬人的“最后一擊”,力求終止萊納斯稀土廠。
 打著反稀土廠環保課題的旗號,綠色盛會頗能獲得一般民眾,特別是有孩子的家長的支持,他們為了下一代而站出來捍衛土地免受輻射污染的風險。因此,相對來說,支持綠色盛會的媽媽數量特多。
萊納斯發律師信起訴
 在這之前,綠色盛會已發動“428休業挺綠運動”,在關丹各街道挨家沿戶派發“綠色盛會主席黃德給關丹人民的信”,鼓勵當地商家休業犧牲一天的收入,以便老闆和伙記一起到吉隆坡參與“428綠色盛會3.0活動”。  
 萊納斯稀土廠問題,引起關心環境公害的團體關注,他們指已成為公共利益問題。
 因此,綠色盛會3.0獲得許多組織響應,例如八個州屬的華堂,就罕見地發表聯合聲明,聲援這項盛會,以追求綠色民主,共同打造永續鄉土:“我們號 召以環境主義監督威權決策,堅決反對環境公害,拒絕再當‘環境難民’、誓愿為‘世代正義’共同努力,為下一代儲蓄永續生存的環境資本。”
 在反稀土運動組織與萊納斯的較勁中,其中一件令人嘩然事件,是今年3月31日,萊納斯一口氣發出46封律師信,給46個非政府組織,恫言起訴他們誹謗,並提出要求,要他們撤回之前聯署要求首相停止關丹稀土廠計劃之公開信及刊登全國道歉啟事。
 面對這股壓力,這些反萊納斯組織強調不會低頭,並抨擊該財團挾著龐大財勢,企圖以恐嚇手段令人民噤聲,侵害憲法賦予人民的言論自由權。
積極到各地爭取人民支持
 綠色盛會以外,拯救大馬委員會(SMSL,全名為Save Malaysia! Stop Lynas!)也一樣積極活動,該會日前宣佈已獲得6000人簽署自愿書,愿以人體阻擋卡車反稀土廠。 
 拯救大馬委員會除了在關丹一帶活動,也積極到各地爭取人民支持反稀土廠行動,例如上星期便到馬六甲主講“萊納斯稀土廠,謊言的真相”。
 主席陳文德在會上說:“沒有任何一種過濾器可以過濾含輻射的廢水,因此,稀土廠所排出的廢水不會污染水源的說法,根本不確實。” 
 該組織已聯繫西澳的民間團體西澳反核能聯盟組織(Anti Nuclear Alliance, West Australia,簡稱ANAWA),以便入稟澳洲高庭,阻止該國萊納斯斯公司輸出稀土至我國。
 這項訴訟涉及龐大費用,估計不下澳幣7萬元(約22萬1420令吉)。
 今年3月起,拯救大馬委員會發起全馬每人捐款10令吉終止萊納斯運動(Satu Malaysian Sepuluh Ringgit Stop Lynas),希望能在稀土還沒運來我國前,籌足資金在西澳訴諸司法,阻止澳洲萊納斯公司輸出稀土至我國。 
 拯救大馬委員會附屬于“彭亨綠色團結陣線”,因此,捐款是匯入以下戶頭:
 銀行:Public Bank Berhad
 戶口名稱:Pertubuhan Solidariti Hijau Kuantan Pahang
 戶口號碼:3173473113
 熱線:012 982 3302 
反稀土廠組織的擔憂
 ◆萊納斯稀土廠每年將產生6萬4000噸具有放射性的廢料、21萬5000噸石膏廢料,每小時釋放10萬立方米廢氣,對環境及人民的健康產生極大破壞。 
 ◆稀土廠所在與巴洛馬來甘榜非常靠近,距離人口密集的關丹市區,也只有25公里,完全不符合國際認知的30公里範圍內,不得有人煙的基本規定。 
 ◆美國《紐約時報》報導揭發,稀土廠擁有嚴重工程瑕疵,“萊納斯格賓稀土廠14區運送鋼管有溢漏危機”的報導令人擔憂。 
 ◆稀土廠所在地,應該處于極為干旱的地帶,年雨量不得超過3厘米,但是我國卻是雨水豐沛的國家,輻射隨雨水外洩風險相對較高。
 ◆巴洛為漁村,廢水若排放到大海,污染海洋生態及海產,恐怕會對漁民生計造成深遠影響。 
◆鄰近地區生產的食物恐怕受輻射污染,一旦食物受到污染,人們吃進相關食物,將會形成內輻射,這比外輻射所帶來的危害更嚴重。
 ◆當地海岸線也是海龜上岸產卵區,海水污染將影響海龜,進一步加速海龜滅絕。 
反稀土課題組織
 目前,國內積極參與反稀土課題的組織有:
1. 巴洛反稀土組織(Badan Bertindak Anti Rare Earth ,簡稱BADAR)
 這個組織由韓丹蘇拉所領導,其所代表的是巴洛一帶馬來社區,這地區距離稀土廠不遠。
2. 反萊納斯聯盟(Stop Lynas Coalition,簡稱SLC)
 這個聯盟于2011年9月24日成立,同樣由韓丹蘇拉領導,目前該組織正在籌集律師費,以通過法律行動終止稀土廠。
3. 拯救大馬委員會(Save Malaysia! Stop Lynas!,簡稱 SMSL)
 這個組織目前由陳文德領導,目前它附屬于“彭亨綠色團結陣線”(Pertubuhan Solidariti Hijau Kuantan Pahang)。
4. 綠色盛會委員會(Himpunan Hijau)
 這是一項人民運動,目前發起428綠色盛會3.0。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