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2年8月27日 星期一

要電不要核

 

酷夏無核能考驗日本(第1篇)

20/05/2012

報導:劉拓
圖:本報資料中心、互聯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日本第一座核電站,東海核電站投入商業營運四十多年后,福島第一核電站,在去年3月11日遭到毀滅性大地震打擊,發生核洩漏事故。福島核事故的14個月后,日本最后一座運轉的北海道電力泊核電站3號機組,已在今年5月5日接受定檢而停機。  這表示,5月5日,日本國內所有核電機組全面停止。至此,日本“暫時”迎來了“零核電時代”。
 零核電之后,日本的災后重建和國力振興,該如何實現?日本這個經濟巨人是否因此跛腳前行?日本政治和社會,是否因此陷入“分崩離析”?
2012年5月5日,數千日本民眾走上街頭遊行,慶祝日本進入零核電時代,當天恰逢日本一年一度的男孩節。遊行民眾表示,日本在這一天停止使用核能,是再恰當不過了,因為兒童從此可以免受核輻射的危害。
 翌日(6日),又有千人參加“國民和平大遊行”,計劃從東京都江東區出發,準備用三個月的時間從東京走到廣島。一位遊行者宣稱:“日本是原子彈爆炸受害國,去年發生的福島核事故,又使日本蒙受巨大損失。所以,我們將堅持‘廢除核武和去核電化’ 的信念一路前行’。”
多米諾骨牌效應
 簡略回溯日本在過去14個月的核電發展吧。311福島核事故之前,核電在日本的電力供應中已佔30%的比例。日本政府的本來計劃是--到2030年,核電的占比將提高到50%。
 事故后,日本民眾對繼續發展核電的反對聲浪,一直居高不下。當時,日本全國共有54臺核電機組,發電量約占總發電量的30%。事故兩個月后,即2011年5月9日,日本中部電力公司宣佈全面停止濱岡核電站,推倒了日本核電站第一張多米諾骨牌。
 到了今年4月底,日本政府表示,日本西部福井縣大飯核電廠已經下線的兩座反應爐,可以重新啟動,以便因應夏季用電短缺的問題。但反應爐要重新啟動,必須通過國際能源總署(IAEA)的壓力測試,以及征求地方居民同意,而征求民意已是不可能的任務。
電力供應不足
 來到5月5日,隨著北海道電力泊核電站3號機組停機,日本邁入“零核電時代”。
 缺少了“核電”的日本,將面臨怎樣的困局?日本經濟產業省發佈的一項預測顯示,如果到2030年,日本徹底實現“零核電”,屆時日本的國內生產總值,將被拉低1%至5%。
 時評家不約而同指出,從目前來說,“零核電”帶來的最大問題不是對經濟的打擊,而是如何度過今年夏天的電力需求高峰。
 日本經濟產業大臣就此表示,核電缺失的狀況可能導致今年夏季電力供應不足。日本政府就此測算,在夏季用電高峰時段內,僅東京電力公司管區就將面臨13%供電缺口。今年夏天的全國電力供給總量,將比去年減少5%。
尖峰用電問題可解決
日本學者大前研一預測,“如果遇上去年那樣的酷暑,今年夏天大阪將面臨9%的電力缺口,而如果今年與前年一樣熱,電力缺口則會擴大到19%,再加上必須留出10%的機組備用,大阪今年將可能面對最多達29%的電力缺口。 ”
 支持“零核電”的批評者表示,日本的反應爐愈來愈少,但供電至今不成問題,如今就不要再回頭了,應該往再生能源和促進能源效率的方向努力。
 日本綠色和平組織表示,“關閉所有反應爐,日本的電力供應並沒有受到威脅,只要加強能源效率、負載平衡和節能,2012年夏季的尖峰用電問題是可以解決的。”
 該組織表示,最近相關機構多次警告日本:隨時可能再來一次大地震;這表示日本不能再信靠核電科技。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廉德瑰則認為,日本政治家支持或反對棄核,主要並不是從經濟出發,“他們做出的是政治判斷,一方面是核電是否安全,及與安全相關的民意,另一方面,則是他們與電力企業的關係”。
共度長夏限制用電
 
資源短缺的日本,以往有30%電力來自核能發電。311大地震和海嘯造成福島核電站災變,激起民眾反核聲浪。全日本50座商用反應爐現已停止運作,目前仍不確定何時或是否會重新啟用。
 日本“暫時”成為無核國家,今夏可能面臨供電不足的窘境,為此,日本政府要求中部和西部大部分地區的企業和家庭,要比2010年減少20%用電量。目前,各種製造業都擔心面臨難熬長夏。
 政府專門小組預估,在8月的預估用電高峰期,關西電力公司供電量恐比需求量短缺14.9%。該公司供電範圍涵蓋中西部地區,包括大阪、京都和神戶等商業重鎮。
 有鑒于日本夏季天氣時常悶熱難受,民眾紛紛打開空調,通常是用電高峰期。關西地區去年夏天有部分辦公室和廠房,減少約15%用電,對許多企業來說,15%已經是幾乎難以達成的目標,遑論20%。
 製造蠟筆的櫻花美術用品公司發言人說,該公司去年“把辦公室電燈量維持最低限度,半數電腦維持關機狀態,也停用電梯。”該公司現正考慮如何因應今年的限電,選項包括將部分作業移師中國大陸,“否則我們無法達成用電量降低20%的目標。”
擁有經驗面對節電
 針對日本零核電挑戰,中國南開大學日本研究院經濟學部副教授張玉來認為,“以東京為中心的東京電力公司服務區域在去年已經度過了一個零核電的夏 天,因此,今年他們經驗豐富,應該不會有問題。”她還指出,日本今年大的挑戰在關西,即以大阪為中心的關西電力公司所服務的區域。
 關西電力公司位于福井縣的大飯核電站是受關注的焦點。今年1月,日本政府專門邀請國際原子能機構對其進行評估,而關西電力公司亦自信滿滿地表示,大飯核電站的兩座反應堆可以承受的地震及海嘯強度,超過科學研究對這一地區的最大假定強度。
 因此,現任首相野田佳彥積極推動大飯核電站重啟,希望其成為日本重啟核電站的開端。但是,大阪市長橋下徹堅決反對,聲稱只有在得到方圓100公里以內的地方政府的同意后,該核電站才能重啟。
 “目前來看,大飯核電站重啟的可能性很小。大阪只好盡可能向東京學習節電措施了。”張玉來表示,“好在一年來,日本在節電方面的措施力度非常大,比如LED燈的應用,已經非常普遍了。”
停用核電牽連甚廣
 核電在日本的能源政策中佔據了主要地位--佔全國總發電量的30%。專家估計,核電站全面停止,日本不得不依賴火力發電,電價面臨進一步上漲的壓力;並且,核電站全部停止還可能拉低就業數字,衝擊地方經濟。
 日本核能發電從1960年代開始起步,在經歷了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后,核電建設駛入了“快行”線。關西電力公司和東京電力公司競相建起了核電站,其他公司也不甘落后。到了1990年代,除沖繩電力公司以外的9家電力公司全部擁有了核電站。
 原本,經歷311大地震、海嘯“摧殘”,以及日元升值帶來的重創后,日本經濟已然面臨能源供給的嚴峻挑戰。如今,再受核電站停止的影響,首先衝擊就是擁有核電站的電力公司。
 除此之外,日本各地商用和民用電力價格將大幅上漲,可能進一步導致製造業競爭優勢減弱甚至喪失;甚至,日本國內生產將由于缺電而大面積停產;旅遊行業將由于缺電喪失大量客源,企業外逃加劇。
 有分析還稱,“零核電”對日本工業憂多于喜—能源成本上升持續的話,甚至可能成為日本債務危機的引爆點!畢竟,去年,運用于火力發電的液化天然氣、原油等進口猛增,日本首次出現1.6兆日圓(約614億6510萬令吉)的貿易赤字。
 日本政府因而估計,2012年度,火力發電燃料費成本將增加3.1兆日圓(約1192億800萬令吉)。為彌補損失,東京電力公司公司已宣佈從今年4月起,把簽約大客戶電價提高17%,並計劃于7月將家庭用電價調高10%。

 

福島危機衝擊核發展 (第 2 篇)

報導:劉拓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2012年5月5日,日本“暫時”進入零核能時代。  對此,國際媒體稱:日本的這一轉變“令人吃驚”!畢竟一年多以前,日本還是世界上最積極推動利用核能的國家之一。
 顯然,日本福島核電危機,對此前良好的國際核電發展大環境,帶來巨大影響,尤其是,核安全規劃近期再嚴格審議。
 放棄核能?這讓國際核電壓力加大。世界各國的核電之路,已經處于十字路口……
日本福島核電危機后,部分國家出于核安全、經濟因素和社會因素的考慮,或繼續支持核電發展,或選擇放棄支持核電。
 各國該致力提升核電技術水平,還是充分利用更安全的可替代能源?這把世界核電發展推向一個交叉路口,核電發展的未來路向,備受國際社會關注。
 去年取代日本,成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的中國,其境內專家,會怎樣看待日本告別核能的做法?
歐盟有143座核電站
 “日本暫時進入零核電,是迫于輿論壓力。這只說是‘暫停’,並不是說要將核電趕出日本全境。”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認為,“他(日本)希望借助國際力量,來擺脫這一困境。”
 他特別指出,“目前全球核電發展,都緊盯著英、法、美等幾個擁有先進核電技術的國家。”
 目前,核能佔歐盟能源總量的14%。歐盟境內有143座核電站,分佈在14個國家,其中,法國有58座核電站,英國有19座,德國有17座,瑞典有10座,西班牙有8座。
 波蘭、捷克、斯洛伐克、芬蘭和瑞典等國,都計劃新建或增建核電站。中國目前在建的反應堆便多達28座,約佔全球在建核反應堆總數的40%。
 根據了解,福島核事故后,包括德國和瑞士等國家,同樣迫于國內壓力,已經決定關閉境內的所有核電站。意大利也公投否決了重啟核電發展的計劃。
歐盟面臨地緣政治壓力
 有分析指出,在歐盟內部,無論是“挺核”還是“反核”國家,都面臨地緣政治壓力。“一方面是民眾對安全的質疑,另一方面則是政府對能源獨立的考量。”一名不願具名的分析人士表示,擺脫俄羅斯的天然氣依賴,正是波蘭支援核電發展的重要原因。
 法國與英國擁有的反應堆總數,超過歐盟國家核反應爐總數的一半。兩國對繼續發展核電持有堅定信念。不過,法國大選后,新任總統奧朗德曾經承諾,當選后會在2025年前將法國核電比例,從75%降至50%,這相當于關閉24座核電站。
 此外,德國成為首個放棄核能的主要工業大國。意大利、西班牙、瑞士等國家,也相繼表示要逐漸淡出核能。然而,還是有國家表示要建立核電站,波蘭、斯洛文尼亞、捷克等等,都決定繼續建造新的反應堆,獲取能源。
 最后,林伯強說,“按照歷史經驗,日本福島核事故引發的公眾對核電安全性的擔憂,需要相當長時間才能消散,這決定了今后10年國際核電發展進程的不確定性。”
中國致力發展核電

 林伯強認為,從種種跡象來看,中國仍致力于發展核電。他說:“日本福島核事故對中國最大的影響,就是使得中國確立了發展AP1000等第三代核電技術的道路。”
 此前,中國國務院曾全面審查在建核電站,暫停審批核電項目。不過,世界核能協會相關人士也預計,中國將在5月重啟核電審批。據悉,中國也在加緊海外佈局。
 據報導,中國有兩家公司正參與了從德國東家手中購買Horizon財團的談判,這意味著中國可能會在英國核計劃中持股。此外,中國也在角逐土耳其在黑海之濱建設核電站的競標。
 中國中科院院士、核物理學家王乃彥曾表示,核電技術仍然安全可靠,且能夠帶來明顯的經濟效益與環境效益,核電發展不能因噎廢食,“我們能源消費佔了全球能源消費的20%,核能在能源的比例才1%,低于國際上5.5%的比例。”
 “不過,核電項目受國際大環境的影響很大。再加上投資大、工期長,現在投資者仍在觀望。”林伯強繼續分析指出,“受此影響,此前制定的到2020年,中國核電裝機為8000萬千瓦的目標難以實現。”
美加強核安全管理

 雖然,日本核電事故推高了美國民間的反核情緒。不過,今年2月,美國核管理委員會,三十多年來首次批准了美國南方電力公司兩台AP1000核電機 組的建造和運行聯合許可證。美國能源部還將為這項目建設,提供83億美元(約256億令吉)的貸款擔保。專家因此推斷,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仍將持續大力 發展核能。
 林伯強認為,在福島核事故影響,以及美國民間反核情緒高漲的背景下,美國重批核項目,意在顯示其對AP1000核電機組的安全性有充分信心。
 他補充說,“現在就認為美國著力在本土發展核電為時尚早,大多數核電投資者還在觀望。要說明美國的核電復興,還需要見到更多新核電項目獲批,甚至投產運行。“
 過去,奧巴馬政府一直強調,核能是美國未來能源政策主要組成部分之一。福島核事故發生后,奧巴馬政府一方面表示大力發展核電的立場不會改變,另一方面也採取措施加強核電站的安全運行和管理。
 目前,美國有64座核電站,104座商業核反應堆,其中69座為壓水反應堆,35座為輕水反應堆。供電比例達20%。這些核電站均建于1970及 80年代。直至發生三里島核事故,才凍結美國核電建設。儘管美國政府自2009年以來先后駁回31個核電站的建設申請,然而政府並未禁核。
 (備註:三里島事件爆發在1979年3月,是核能發展史上的第一起爐心熔毀事故;雖然沒有人員傷亡,但美國人對核能安全性的認知深受影響;之后30余年,美國都沒建起新的核電站。)
德國民眾支持棄核

 日本福島核洩漏事件,促使德國宣佈迅速淘汰核電的決定,即時關閉德國全境17個核電站中的8個,並定下2022年底之前關閉國內所有核電站。這個果斷決議,獲得80%德國人民的擁護。
 1986年蘇聯切爾諾拜核事故發生后,核電存廢在德國就成為爭論不休的敏感話題。福島核事故無異于一支催化劑,不僅使德國國內的反核情緒空前高漲,也促使德國政界和核工業界重新審視核能未來。
 受訪德國核能專家認為,德國放棄核電背后既有經濟考慮,也有廣泛的民意基礎。經過數十年發展,德國的能源結構及其發達程度使它具備了能源轉型的可能性和可行性。
 德國是歐洲乃至全世界可再生能源發展最快的國家之一,迄今已形成較為完善的技術研發、生產傳輸和入戶消費體係。去年年底,德國宣布可再生能源發電 量佔全國總量比例已突破20%。德國不少人把核電看作發展可再生能源的障礙,認為德國應首先擺脫對核電的依賴,再談綠色經濟發展。
 德國政府設想,放棄核電后,通過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滿足國內的電力需求;到2020年使可再生能源發電量,達到全國總量的35%,並在2050年前達到80%。
 難能可貴的是,德國民眾普遍支持“棄核”。經過多年討論,德國社會對核電已形成基本共識,即核電是造福社會的手段,但不是目的。核電站運行的高風險及核廢料處理的難度,決定了它只能是一種過渡性技術,德國終究要用可再生能源完全取代核能。
 雖然,放棄核電可能帶來電價上漲等問題,但超過70%的德國民眾認為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福島核危機后患擴大?(第3篇)

報導:劉拓 
圖:本報資料中心、互聯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美國俄勒岡州參議員羅恩維登(Ron Wyden),以及包括克里斯汀娜康索洛(Christina Consolo)、伊桑赫夫(Ethan A. Huff)在內的自然健康倡導者,不約而同警告:福島核電站,是目前人類面對的第一號危機。  儘管日本福島核電危機是重大自然災害引發的次生災害;可是,這種已不在人類控制範圍的科技惡果,已為人類帶來巨大創傷。
 最令人震驚的是,維登、克里斯汀娜康索洛和伊桑赫夫還指出,福島核事故發生的14個月以來,核電站已經發生、正在發生和可能發生的危機,一直被有關當局掩蓋。現在,福島核電站被掩蓋的真相,被稱為Plume-Gate。
日前,伊桑赫夫在養生和保健信息網站(NaturalNews.Com)上報導,“核專家說,福島仍釋放大量輻射,美國會有巨大麻煩!”
 報導披露,美國俄勒岡州參議員羅恩維登(Ron Wyden),在最近一次的國會代表團出訪日本時,親眼見證了福島核電站事故帶來的可怕后果;這些后果是近幾個月來,媒體都很少提及的。
 維登認為,顯然,福島損害嚴重!他已經以美國參議院能源和自然資源委員會身分,寫信給日本駐美大使藤崎一郎,吁請日方針對福島核事故,進行更多的清理和重建工作。同時,他敦促日方接受國際援助,來遏制和解決危險的核物質被釋放到環境中的問題。
福島核物質正橫跨太平洋
 維登關注的主要問題是:儲存在緊鄰海洋的不合理結構中,用過的泛核燃料棒之處置問題和風險,以及,在未來地震威脅下,核電機組的不穩定狀態,將招致何種風險。
 在核專家眼中,維登的信,針對嚴重的實相,說出了迫在眉睫的凶兆:福島核物質正橫跨太平洋到大西洋彼岸。
 “福島核電站4個出問題的反應堆,仍然嚴重受損。”他在信中暗示:過去數月被報告“瀕臨倒塌邊緣”的第4反應堆,如今已經“接近災難性爆炸”。第4反應堆一旦崩潰爆炸,將會為地球的人類和動物,帶來大規模滅絕事件。
  維登援引克里斯汀娜康索洛,一個屢獲殊榮的生物醫學攝影師和“核爆電台”主持人的說法指出,事故后,第4反應堆一直處在惡劣的狀態,即使是非常微小的地震,也可以迅速令建築結構暴露在外,造成1565根未用過的核燃料棒之燃料,暴露于空氣之中。
核專家不斷發出警告
 第4反應堆充滿著放射性物質MOX核燃料。這種燃料是鈽和鈾的混合物。由于鈽比鈾更活躍(可用于製造原子彈),MOX比常規核燃料更具危險性。
 “這種潛在的爆炸后果,可能遠遠比迄今已發生過的地震和海嘯的結果,來得更糟。”維登援引康索洛資料指出,“假如這些‘新鮮燃料’是含有6%鈽的MOX核燃料,那么,一個燃料棒,就有殺死28億9000萬人命的殺傷力!”
 迄今,核專家不斷警告,這些“脆弱”的核燃料棒,只要再遭遇一次地震或海嘯,將釋放出巨額的核輻射。
 污染問題有增無減
 不久前,“核爆電台”主持人克里斯汀娜康索洛就指出:距離福島核事故的14個月后,美國的參議員終于肯移動身體,親往福島觀災后情況。
 “參議員說,他看到可怕真相。諷刺的是,去年3月11日起,我們就已陷入這堆可怕危機之中。準確地說,是3月17日,核洩漏的放射性輻射物質,開始污染加利福尼亞的西岸、俄勒岡州、華盛頓州、英屬哥倫比亞省,之后,還到達緬因州和歐洲。”
 關于核輻射污染土壤的最初報告,是由美國地質調查局發佈的,顯然,該局並不情願分享這些信息。目前為止,洛杉磯、加利福尼亞州、波特蘭、俄勒岡州,還有科羅拉多州的博爾德市,是美國境內,被驗出擁有最高放射性粒子核素的地域。
 “話雖如此,全美各地接受檢驗的所有單一城市,都顯示了福島核輻射污染的數據。更令人震驚的是,這些檢驗數據,均是在去年4月5日採樣的土壤標本。”她進一步透露,日本的東京電力公司(TEPCO)最近證實: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3次反應堆爐心熔毀事故。
 “14個月后,核事故造成的問題,還是有增無減。東京電力公司並沒作出努力去遏制問題。”她說:“我們需要開發技術來解決高熱反應堆的爐心熔融物 熔穿問題。不然,東京電力公司會繼續做他們一直在做的救災方式:不斷灌水( 水面掩蓋過燃料棒,就可以讓反應爐降溫,並且阻止輻射污染)”
或面臨再崩潰威脅
 今年4月,東京電力公司已透露,從受損的核反應堆輸送到外面的儲存罐的管線,中途出現破裂洩漏。洩漏的高濃度污染水中含有放射性鍶90等物質。核污水流進海洋,在分秒中蒸發,進入大氣,並且被風和雨水帶到周邊地區,造成山林、水土、植物和建築物的污染。
 克里斯汀娜康索洛透露,“這些核污染物質,主要被雨水帶至北半球,尤其是北美西岸,從阿拉斯加,下至巴哈和更遠的區域。”
 “從去年3月11日之后,碘、銫、鍶、鈽、鈾,還有機組的其他裂變產物,持續不斷從日本遠播到美國西岸。事實上,《科學美國人》今年已報導,美國西岸外海海草遭放射碘污染。但主流媒體對此危機依然保持沉默。”
 另有研究報告指出,和日本同樣位處于地震帶的南加州,已檢測出來自日本的放射性物質。所以,在南加州戶外呼吸的男女老幼,都可能把它吸進身體。
 “14個月以來,從日本飄來的核裂變產物,還有被核輻射污染的食用水、雨水、魚群、蔬菜和牛奶,就在我們身邊—你開始看到危機了嗎?”
 她說:“這還不算最大危機。最大危機,是讓參議院維登憤怒難平的憂慮:福島核電站可能再次遭遇災難性爆炸。核電站第4反應堆,瀕臨倒塌邊緣:即使是小型地震,也可能讓它變成瓦礫。”
 顯然,這不是第一次的說法:一年以來,獨立研究人員和核專家,就不斷針對這點,提出警告。
 “如果福島核電站再次崩潰,美國佛州資深工程師崗德森(Arnie Gundersen)和著名反核人士海倫凱爾特(Helen Caldicott),已準備好將家人撤離到南半球。情況就是這么的嚴重。”她說。
蓄意掩蓋危機真相
 養生和保健信息網站(NaturalNews.Com)特派作者伊桑赫夫(Ethan A. Huff)撰文指出,秘密文件證明,全球被掩蓋的福島核污染事實。現在,福島核電站被掩蓋的危機實相,被稱為Plume-Gate。
 《資訊自由法案》(FOIA) 、地球之友(FoE)、關注社會責任醫生協會(PSR)和核能資訊中心(NIRS),發掘一系列令人震驚的新證據,證明了全球被掩蓋的福島核污染事實。
 私人電子郵件、會議記錄和其他重要文件揭露:奧巴馬領導的白宮和美國核管理委員會(NRC),清楚福島核事故,從初期到現在的糟糕發展,以及面對的危機;但他們並沒有就此向公眾發出警告。
 伊桑赫夫譴責,“數百頁從NRC收集的電子郵件,電話會議和秘密會議檔案,顯示兩位核心人物:大衛麥金太爾(David McIntyre)和埃利奧特布倫納(Elliot Brenner),從事故后就竭力分散公眾對核災難的注意力—假裝核輻射污染不存在,同時向媒體發送錯誤信息。”
 “被掩蓋的關鍵信息,本可拯救成千上萬人的生命。 ”他譴責,“直至今天,美國聯邦政府和核工業的利益輸送關係,讓不公平繼續上演。迄今,關于Plume-Gate的犯罪調查,並無完整展開。”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