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3年5月21日 星期二

釣魚島爭奪戰


日國有化引強烈反彈(第1篇)

9 Oct 2012


報導:劉拓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34年前,即1978年,已故的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訪日時,提出擱置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主權糾紛。 34年后,即2012年9月10日,隨著日本政府宣佈以20億5000萬日圓(約7900萬令吉),從私人島主手中,購買3個釣魚群島。
至此,釣魚島的5個群島中,除了黃尾嶼(日稱久場島),均被日本政府收歸“國有”。
日本單方面“國有化”釣魚群島,造成中日雙方擱置釣魚島主權糾紛一事,變得不可能。
中國多省先后爆發暴力反日示威,經已影響亞洲兩大經濟體的外交和經貿關係……
為什么台灣、日本、中國都宣稱擁有釣魚島主權?
日本宣稱:無論是依據歷史,還是根據國際法,釣魚島都是日本固有領土,日本決不與中國妥協。
臺灣強調,無論根據歷史、地理、地質、使用及國際法觀點,釣魚島一直是台灣宜蘭縣的交通要衝,也是百年來台灣漁民的重要漁場,臺灣擁有釣魚島的主權歸屬,是不會改變的事實。
中國堅稱,自古以來,釣魚島是中國固有領土,中方對此有充分的歷史和法理依據。
兩岸與日本關係緊張
日本政府購買三個釣魚群島:最大的釣魚臺島,及其附屬的南小島和北小島,立即引發兩岸與日本的關係緊張。中國和臺灣政府先后表達不承認日本購島行為的聲明。
9月21日起,中國有100個城市、超過萬人參加反日示威;多名日方人員以防止台灣“保釣”人員登島為名,登上了釣魚島。
雖然,在台灣,反日示威很稀少,但在24日,宜蘭漁民發起“為生存、護漁權”活動 ,組織逾75艘漁船繞行釣魚島,抗議日本國有化釣魚島的行為。
不過,中國和臺灣從不聯手保釣,普遍公認原因有三:首先,中台都還沒搞清楚釣魚島主權誰屬,不會貿然出手支援;而且中國一向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認為外交事務應該是由主權國處理;加上美國和台灣關係密切,美國常借釣魚島的衝突事件,鼓勵台灣對抗,挑動中、台矛盾。
日本首相野田佳彥亦在聯合國大會上表示,國際上仍有許多有爭議的土地,日本高度期待透過國際法,和平解決釣魚島和獨島的領土和領海爭議。9月期間,在中國的日本僑民和日本財產,均遭到當地人攻擊。野田要求中方保護日僑和日本財產,但未說明是否會求償。
中日政府計劃將釣魚島領土問題,擺上國際臺面解決。較早時,野田為日本政府將釣魚島國有化辯護說,此舉是為了確保釣魚島的“穩定管理”--購島是阻止鷹派的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購島的唯一手段,希望中國不要“誤解”。
或擺上國際臺面解決
不過,多名日本政府人員證實,“國有化”后,為加強對釣魚島的“實效控制”,日本政府將出台一系列“島嶼活用政策”,包括修建船隻避難港和燈塔,加強海洋資源開發等。
顯然,日方並未意料到:中國國民對其購島計劃,反應如此之激!現在,在日方實際管控下的釣魚島,反成其最沉重的國際包袱。中日要如何體面地平息這場紛爭,就看兩國領導人智慧有多高。
爆發戰爭可能性低
自從釣魚島附近海底發現蘊藏豐富石油后,中日于東海的主權爭議不斷升溫。如此勢態發展下,中日會不會結結實實打上一仗?
日本憲法規定,日本只能自衛不能宣戰;中國方面,鷹派人士敦促北京向日本開戰。然而,多數國際觀察家認為,這兩個亞洲強國演變成全面軍事對峙的幾率非常低。
雖然外交對峙與國家主義情緒高漲,而且在中國特別明顯,但專家一致認為,除非海上爆發預料之外的衝突,導致死傷,才可能提高“報復”壓力。
“海上事件中,如果日本人或中國人被殺,國家主義情緒將傾洩而出。但我認為理性會戰勝一切。”雪梨羅伊國際政策研究院(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東亞計劃主任雅可布森(Linda Jokobson)強調:“經濟報復可能性較高。”
此前,《人民日報》曾經傳遞不惜“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使日本倒退20年的訊息。這當然是恫嚇之詞,這也顯示出中國在經濟力量強大后的“自信”。
2010年,中日發生類似領土爭端后,中國就對日本出口稀土實施了限制。這次爭端后,進口中國的日本產品,便遭遇通關延誤問題。《全球事務中的俄羅 斯》雜志編輯盧科亞諾夫(Fedor Lukyanov)坦言,中國發動戰爭,美國最樂不可支:戰爭會阻礙中國強大,以及導致更多國家視中國為威脅。
“中國政府深明此點,所以絕不會走到這一步。”他說。
為大選籌政治資本
整個9月,只有幾十名日本右翼分子走到東京街頭,高喊口號,要求日本政府以更強硬手段處理與鄰國之間的島嶼爭端。
關于釣魚島爭端,日本民眾反應冷淡。相較釣魚島新聞,他們更樂于挑選不費腦子的漫畫和八卦雜誌。即便日本主流媒體的報導,都將重點都集中在日資企業的損失情況,以及在華日本人的安全狀況,並沒有強調釣魚島的主權歸屬問題。
一些日本商家擔心:中國旅行團的減少,對銷售額帶來的消極影響。他們坦言:中日關係惡化,並不會為人民帶來好處。
那么,日本政府何以會作出“釣魚島國有化”決定?原因就在于目前日本國內政局處于重大變化的前夕:即將于今年秋季提前舉行的眾議院選舉,從民意調查來看,最大的在野黨自民黨可能戰勝執政的民主黨。
雖然,野田加彥首相已在民主黨黨首的競選中勝出,但他不得不擔心在野黨自民黨的三大影響力人物:幹事長石原伸晃、前首相安倍晉三和前防衛大臣石破茂都。石原伸晃是東京都知事者石原慎太郎的長子,不僅多次參與其父收購釣魚島的商談進程,並將之作為競選的政治資本。
中國方面,對于中共領導人強硬表態,激發釣魚島爭議升級的表現,亦有網民譴責:我想對那些對自己國人下手的“愛國人士”說一句:人家只不過利用你們,將人民對于不合理制度、腐爛工程和貪污官員的不滿,進行轉移而已。
釣魚島大事記
1368年后───明朝文獻《順風相送》(1403年)、《使琉球錄》(1534年)和《籌海圖編》(1562年)均有記載,中國漁民發現釣魚島,並開發和利用其資源。
1885年───日本明治政府宣稱“古賀辰四郎1884年發現無主釣魚島”,並在內閣決議將其編入日本領土。此決議從未公開讓世界知道。
1895年───甲午戰爭末期,戰敗的清政府被迫和日本簽訂不平等的《馬關條約》,割讓臺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由于釣魚島最近台灣,日本就讓台灣總督來管,所以它又屬于台灣的行政轄區之一。
1896年───古賀辰四郎向日本政府租借釣魚島群島,開設海產以及信天翁羽毛加工工廠。
1932年───除了赤尾嶼,日本政府將其他四島(釣魚臺島、南小島、北小島和黃尾嶼)賣給最初的租島者古賀善次(古賀辰四郎之子),古賀又轉賣栗原家族。
1945年───二戰結束后,根據《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剝奪日本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在太平洋上奪得或佔領的一切島嶼”。
1947年───聯合國《關于前日本委任統治島嶼的協定》,把琉球群島和釣魚島交給美國“托管”.
1969年───發現釣魚島周圍海底富含石油,日本石垣市才在島上建立標柱,沖繩政府于次年發佈對釣魚島的領有宣言。
1970年───美日簽訂《美日舊金山和約》,但中國拒絕承認。和約把琉球連同釣魚島的“托管權”轉交日本。
1972年和1978年 釣魚島諸島被分批轉賣給栗原家族。
2002年───日本政府以維護釣魚島安定為名,向栗原家族租賃釣魚群島的四個島礁:其三個租借給日本總務省,一個租借給防衛省。
2012年───日本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4月宣佈東京都將購買釣魚島;但在9月,卻是日本政府和栗原家族達成購島協定。
(綜合網絡資料)




商人賣島大有文章?(第2篇)

報導:劉拓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釣魚島領土和領海爭端中,誰是兩敗俱傷的鷸蚌?誰是得利的漁翁? 近日,日本媒體揪出:打算賣出3個釣魚群島的島主家族發言人栗原弘行,並非真愛國,只是愛錢又愛色。
恐怕連栗原弘行都沒有料到,投機賣島行為,會讓建交40年的中日交惡……
自從釣魚島爭端爆發以來,理著平頭的日本商人栗原弘行,開始成為國內外媒體追訪對象,因為其家族已和日本政府達成買賣3個釣魚群島的協議。
 截至2012年9月,購島協議達成之前,釣魚島的五個群島中,除了赤尾嶼(日稱“大正島”),早為日本政府列入國有,其他四個小島皆為栗原家所 有,其中最大的釣魚臺台島(日稱“魚釣島”),以及南小島和北小島,為長兄栗原國起所有;黃尾嶼(日稱“久場島”)則為么妹和子所有。
 此前,栗原弘行以長兄栗原國起的發言人身分表示,“我的家族將堅持不把島嶼賣給個人的原則,以傳承保護島嶼歷史。”
曾承諾不賣給個人
 某一個記者會上,栗原弘行拿出漁民在石垣島捕獲的350公斤鮪魚相片為例,指出釣魚島海域有豐富的海洋漁業資源。“以日本經濟開發的立場來考量, (賣島)應是正面的,台灣的漁船也會來到該海域。對于大家能夠分享經濟活動,樂觀其成”。他強調,“若能共同開發海洋漁業資源,不單是日本人,台灣人或中 國人,都是很好的事”。
 他透露,過去40年來,曾有幾十家企業與栗原家接觸買島,但其家族從未接受。因為,栗原家于1970年于陸續由原地主古賀善次家族手中接手部分島 嶼后,即承諾將來不賣給個人。他表示,如果有可能的話,栗原家希望長久保有,然而,擁有釣魚島的長兄已屆70歲,亦無子嗣,因此,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解決該 問題。
 實際上,首先提出購島的,是鷹派的東京都石知事原慎太郎。
 今年4月,他突然在華盛頓宣佈:東京都將買下釣魚島部分島嶼,立即掀起海峽兩岸與日本的釣魚島爭議。
 日本政府迅即表明:希望由政府出面買下3個島嶼,以免反中立場明顯的石原,一旦獲得島嶼后,恐怕會再做出激怒鄰國的舉動。
玩弄了全日本
 然而,栗原弘行一度婉言表示,“栗原家族會謹守原則,繼續與石原談買賣。我的家人並不會因為政府突然介入,就把東京都一腳踢開。”他以商人口氣說明,“就像談生意時,我和A的買賣還沒談完,就轉身賣給B,這是不正確的。”
 栗原弘行強調,政府購島反而可能增加風險。他表示,“若日本政府要出面買,中國就會又派船艦來,接著日本政府也必須出動巡邏艇回應,反而可能發展成國與國間的危機”。
 蕩氣回腸的“愛國論調”言猶在耳,9月就確定:日本政府以20億5000萬日元(約7900萬令吉),將栗原國起擁有的3個釣魚島群島,收歸國有。
 反對日本單方面國有化釣魚群島的人士,不約而同譴責:栗原家族賣島給日本政府,並非愛國,背后大有文章。
 日本的《文春周刊》曝光了栗原家族以愛國嘴臉玩弄了全日本。該週刊評論說,“政府花費老百姓用血汗掙下來二十多億日元稅金,從這樣一個投機家族手中買下完全不值這個價的島嶼,我們將被玩弄到什么時候呢?”
女兒揭父好色面孔
 日本媒體爆出:栗原家族“賣島”牟利后,就置身事外。栗原弘行的41歲女兒栗原青皇率先爆出:栗原家族欠下巨額負債,導致公司倒閉,才會把釣魚群島賣給政府。
 “我的家族。我父親以一副‘守衛領土衛士’面孔露面,但他其實是一個好色愛錢、不說實話、不認真工作;只為家人帶來痛苦的人!”她告訴《文春週刊》。
 提起父親,她說:“入讀幼稚園時,母親就被父親逼得自殺,幸好保住性命。之后,母親一直患病。父親不但不管母親病情,還把債務分給母親;最終還不付一分贍養費,和母親離婚。”
 在女兒眼中,“父親是一個為了錢什么都能幹得出來的人。這次,他把東京都政府和中央政府當做天平,一會兒私下和這個交涉,一會兒私下和那個交涉,其實就是想賣個高價……賣島,其實是害怕島主死后,被收歸國有。”
 栗原家族的發展史,65歲的母親圭子更知情:“栗原弘行的大哥栗原國起,給日本‘政界通’菅原通濟的秘書當司機,從他那裡得知釣魚島周圍有石油等資源。兩兄弟找到那時的島主古賀善次,仗著他沒有子女,強硬買了下來。”
經歷兩任私人島主
 古往今來,釣魚島總共經歷兩任的私人島主時代。
 1895年,日本福岡人古賀辰四郎率眾到釣魚島進行開墾。翌年8月,日本內務省以免使用費及期限30年為條件,將釣魚島租借給古賀,他便大事在島 上建造碼頭、海產加工廠、宿舍等,從事信天翁羽毛、貝類、珊瑚、玳瑁加工,並製造各種魚類罐頭,種植農作物。到了1909年,就有90戶共248人在島上 生活。
 1918年,古賀辰四郎的次子古賀善次,正式繼承父親在釣魚島的事業。釣魚島的無償租借期1926年屆滿。屆至1932年,古賀善次才成功向日本政府購買四個小島,成為首位“私人”土地擁有者。
 輾轉40年后,古賀善次在1972年,把南小島和北小島賣給琦玉縣的粟原國起;待至1978年,古賀善次去世,妻子花子便將最大的釣魚臺賣給粟原國起,黃尾嶼賣給栗原和子。購島后,栗原國起只登島一次。
 栗原家族買下小島后,又把小島租回給日本政府管理。據悉,2010年度,日本政府支付最大島嶼,釣魚臺2110萬日元(約83萬令吉)租金;北小 島和南小島則要150萬日元(約6萬令吉)和190萬日元(約7萬4000令吉)租金;黃尾嶼土地擁有者為栗原和子,租金不公開。
鷹派政客始作俑者
 逼迫日本政府“國有化”釣魚島的始作俑者,便是最先提出購島的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
 今年4月,石原在訪問華盛頓時,閃電宣佈:東京都計劃購買釣魚島。此舉不只讓中國政府震驚,亦讓日本政府措手不及。原來,極右派的最大在野黨政客石原,他的舉動意在牽制中國,同時給于執政的民主黨,一記強烈打擊。
 在華盛頓的一場演講中,石原強調:“按照現政府的態度,(釣魚島)危在旦夕”,“東京將捍衛(釣魚島)。”英國廣播公司隨后報導,石原希望利用政府資金購買三個爭議島嶼。
 據說,早在去年未,東京都就已與所有者就土地買賣問題基本達成協議,但當時並未立即公佈這一消息。之所以選擇在美國首都公佈購買計劃,目的是讓全世界都關注這個事項。
 國際時評人士認為,在領土爭端上大作文章,向來是石原撈取政治資本和名望的手段:早在1970年左右,石原就策劃購買釣魚群島;2000年,石原訪美時,本想宣布購島計劃,但因美方未表態,才作罷。
 受到石原“突襲”影響,野田政府似乎意識到必須採取行動。9月,野田政府宣佈完成購島協議。不管怎樣,石原突襲目的已達,現在,論到日本執政黨怎樣來收尾。



法律解決誰勝算大?(完結篇)

報導:劉拓
距離釣魚島410公里的日本理直氣壯說:我是釣魚島主權國。 距離釣魚島330公里的中國振振有詞說:我是釣魚島主權國。
距離釣魚島170公里的臺灣不卑不亢說:我才是釣魚島主權持有者。
對此,不管是政客、國際時評人士,抑或是被指投機的賣島家族,不約而同認為:解決釣魚島爭端的“一勞永逸”方法,就是擺上國際法庭臺面,讓法律定斷:誰是釣魚臺主權國。
目前階段,中國和日本先后表達:欲把釣魚島爭議搬上國際臺面,讓國際法理來定奪誰才是釣魚島“主人”。
釣魚島是中國在明朝或之前已發現的島嶼,明朝開始已對釣魚島有實質控制,並將其劃為台灣附屬島嶼。日本則以清廷沒有對釣魚島有主權宣示行為,故日方可以基于“無主地”先佔的法理,取得該島主權。
 日本政府不顧中方一再嚴正交涉,宣佈“購買”釣魚島以來,中國和臺灣政府均表明堅決反對態度,要求日方撤銷錯誤決定。
 雖然,栗原家族擁有釣魚島的土地所有權,然而,中國臺灣認為,這一所有權又只是得到日本政府的認可而已。這對于有爭議的領土,在法權上是很難成立的。
 日本政府認為,國際法理會宣判日本是釣魚島主權國。論據是:日本商人古賀辰四郎在1884年發現無主釣魚島時,清朝政府並沒有宣示對釣魚島有主權,,便將其編入日本領土。基于“無主地”先占的法理,日本擁有釣魚島主權。
日台中各有各說法
 中方指責日本的說法,“純屬歷史謊言”,並提出大量歷史文獻證據,論證“明朝或更早以前,中國漁民發現釣魚島,並對其資源進行開發利用。
 至于距離釣魚島最近的臺灣也強調,清朝開始,這百多年來,釣魚島是台灣漁民的重要漁場,臺灣擁有釣魚島的主權歸屬,是既定事實。
 向來,中國政府一貫主張:中國在東海的大陸架自然延伸到沖繩海槽,從中國領海基線量起超過200海里(370.4公里)。
 大陸架是大陸向海洋的自然延伸,通常被認為是陸地的一部分。根據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屬于國家管轄範圍。目前,中國國家海洋局將根據上述規定,要求將釣魚島劃入中國專屬經濟區。
 同一個月份,日本首相野田佳彥亦闡明立場:遵照“法的支配”原則,解決釣魚島爭端。
未帶上國際舞臺解決
 1970年,美日簽訂《美日舊金山和約》,把琉球連同釣魚島的“托管權”轉交日本,這時的中國和臺灣,亦正式提出對釣魚島的主權索要。雖然,中國不承認和約的合法性,但釣魚島自此就在日本實際管控下,已是不爭事實。
 顯然,中日雙方因為沒有達致共識,遲遲未將釣魚島爭端帶上國際舞臺解決。不過,日本經濟新聞社駐華記者森安健援引白礁主權判決,強調“國際法庭是依據‘實際有效控制’準則,來裁定領土領海的主權爭端”,並借此暗示:中國主張釣魚島主權的法理不足。
 除了“實際有效控制”,日本主張擁有釣魚島主權的另一個論調是:釣魚島在地理上是沖繩島的一部分。中國當然反對。專家認為,如果勘探海底結構特征,“真的會發現,釣魚島在地理上更靠近臺灣而不是沖繩島。”
國際法定審最和平
 全球有近60個國家,存在島嶼爭端,佔全世界沿海國的40%。這種情況無可厚非,畢竟各國都在謀求加強本國的政治影響和經濟力量,必不可免因為土地、能源、入海口、城市控制權益,引發爭端。
 將主權爭端訴諸國際法庭,或者通過司法或仲裁的方法,是最“和平”的解決方式。然而,目前,國際法定審決的案件相當少;其中具代表性的是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白礁之爭。
 2008年,國際法庭將白礁主權判給新加坡,結束了馬新兩國長達30年的主權之爭。根據國際法庭裁決書,白礁島的主權歸屬判決主要依據“實際有效控制”和“禁止反言”兩條原則。
 法庭如是解釋“實際有效控制”:新加坡一直對白礁島進行有效控制,並且一直到1979年都未遭到馬來西亞反對。后來,新加坡在島上行使活動,包括插上軍旗、修建建築,以及在附近海域巡邏等,正式宣示對該島的主權。相反,馬來西亞在過去一百多年間都未在該島行使主權。
 “禁止反言”,是英美法系中的重要原則:不允許一方違背先前所做的允諾,損害另一方的利益。1953年,新加坡致函當時的柔佛政府,要求提供白礁島主權的資料;當時的柔佛政府官員卻回信表示,柔佛政府不擁有該島嶼所有權。
 國際法庭因而裁定:根據禁止反言原則,馬來西亞不能再主張對該島的主權。這是新加坡決勝的最大依據。
中日糾紛各有話說
 今年9月爆發的中日釣魚島爭端,日本經濟新聞社駐華記者森安健,正好返回日本一周。
 森安健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時披露,“我沒和中國抗議者談,但我和很多旁觀者交談。多數年輕人認為,雖然使用暴力不那么可取,但因為日本‘態度不 好’,所以中國需要採取更強硬的手段,讓日本人‘清醒’一些。更理性一些的人說,參加抗議的只是5%的人群,事態不像新聞中所展現的那樣激烈。”
 返日期間,森安健發現:日本人不明白,中國人為何會如此憤怒。不過,很多日本人希望中國人更暴力、更喪失理性,因為這樣,“全世界就能看到中國是個怎樣的國家”。抗議者砸碎越多的玻璃、放越多的火,只會在世界面前越多地傷害中國的形象。
 “對于究竟是誰導致了最新的事態,中日雙方有不同看法:日本人幾乎都認為,這一輪中日關係的緊張情緒,是因中國人而起,起因就是2010年中國漁船船長前往釣魚島事件。而在中國,所有人都認為事情的起因是日本對釣魚島的國有化。”他說。
 2010年時,中國漁船船長前往釣魚島,日本新任政府沒有按照傳統“先拘捕,后釋放”做法,反倒起訴並定罪船長,兩周后才釋放他。中方將這個事件視作日本改變“釣魚島”現狀。
 森安健坦言,釣魚島海域的資源並不豐富,但日本人擔心,如果中國人奪取釣魚島,那么下一步可能就是沖繩島,日本人對沖繩島要在意得多。日本人捍衛釣魚島主權,更多的是心理防禦價值。
日本隱藏部分證據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學者邵漢儀,近期向美國媒體發表多篇研究文章指出:日本政府迴避“難以示人的真相”,隱藏釣魚島主權屬于中國人的史料。
 《華爾街日報》指出,他從1885年到1895年的日本官方書面資料裡頭,找到40份和釣魚島相關的資料,整理一番后,發現:舊時日本政府都承認釣魚島屬于中國。他對這些文件進行了闡述,並誠請任何日本學者提出相反的法律論據。
 中國和日本就釣魚島主權爭端,向聯合國提出各項史料。當中,美國官方解密的多份文件多以1950年代,臺北和北京出版的地圖,將釣魚島列入日本領土,做為日方擁有釣魚台主權的證據。
 不過,邵漢儀指出,1958年的中文地圖,把釣魚島除在屬于中國人的領土之外;但是,日本政府只展示部分地圖,未提及版權頁的一項重要說明:部分國界線,根據抗日戰爭前申報地圖繪製。
 邵漢儀認為,“獲知真相的權利是民主國家的基石。日本民眾有權知道故事的另一面,畢竟導致今日最大危機的,是假借國家利益為名煽動公眾情緒的政客,而不是島嶼本身。”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