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1年12月5日 星期一

修車業需文憑


25/09/2011

經驗抵不過文憑? (第一篇)

報導:潘有文

圖:攝影組、受訪者提供

 給我文憑,其餘免談?修車技工或不可憑經驗修車,而是需要一紙文憑!

 傳統修車是師父教徒弟,新人向熟練技工學習,數年后才能獨當一面。

 今時不同往日,修車也要有資格證明,政府有意立法要求修車技工持有一紙文憑,衝擊傳統修車行業……

26歲的伍俊達,人如其名,外表俊朗,也是修車達人,擁有11年的修車經驗,現在是吉隆坡甲洞一間修車廠頭手。

 “15歲時就沒有興趣讀書,對車有興趣,就早點出來賺錢。”他在少年時出道,11年來輾轉在不同修車廠工作。

 其實,他的舅舅也在修車這行,理應可長期留在同一間修車廠工作,不必四處“飄泊”。

 “我想從不同的車廠中學到更多東西,因此轉換不同的環境。”他說。

 一般父母渴望孩子多唸些書,將來出人頭地,但他的家人沒有這種刻板觀念,讓孩子選擇自己要走的路。

需一兩年實戰經驗

 修車這條路,雖說是靠動手找收入,不斷的從修車中學習技巧,雙手總是因修理汽車引擎或零件弄得髒兮兮,但它也考腦力,少些細心就可能無法學好修車技術。

 以伍俊達的經驗,想要獨立維修一輛車子,不需熟練技工從旁指導,至少需一兩年實戰經驗。

 而且,這不代表能夠完全掌握修車工作,還需要看有關技工的學習態度,沒有責任感和學習不夠投入,都會影響一名技工的水準。

 “我開始學修車時,車廠師傅誰得空誰就教,做錯時被罵是平常事。但,只要依照師傅所教的去修車,一定沒有錯,除非人懶就沒法了。”

 傳統修車業沒有明文規定一名學徒、半工、師傅仔、師傅或頭手的級別,那只是約定俗成的說法,行內人有一套自己鑑定方式。

修車廠如雨后春筍

 隨著時代變易,官方和民間對于修車技工開始有更高的要求,因此汽車學院應運而生,有系統地培訓修車廠技術人員。

 我國政府計劃未來三五年內規範修車業,要求技工需有文憑,目前法律上未有定案,不少業者和技工靜觀其變,內心卻忐忑不安。

 近幾年,市場上修車廠如雨后春筍,常見一條街道有三四間車廠,一個花園區有十多間修車廠也見慣不怪,越來越多人投入這個行業造成競爭激烈,技工需有文憑的消息則進一步加劇情況,業者眉頭更加深鎖。

 在我國,傳統修車技能沒有白紙黑字的技術證明,以傳承方式教授技術,卻也深得認同。最重要的是,業者、師傅與技工之間往往有著不需契約的共識,技工因感激車廠師傅指導,除了尊重“師父”,也對車廠具有一定的忠誠度。

文憑制度影響車廠技工

 吉隆坡甲洞大信車廠(Mahatrust Tyre & Automobile Service)老闆之一哈菲占(Hafizan)指出,作為業者,他認同和支持政府應規範修車行業,但必須也考量如何協助修車廠內沒有文憑的熟練技工。

 他坦言,這些沒有文憑的技工,修車技術出色和對修車廠忠誠,擁有文憑的技術人員未必兼具這兩項優點。

 文憑制度廣泛影響修車技工,不止是華人修車廠受影響,哈菲占指不少巫裔技工和車廠也不能倖免。

 他指出,政府不僅需要給予適當的寬限期,同時也要顧及客戶對技工的滿意程度,“一間修車廠內全是有文憑的技工,但顧客是否滿意他們的服務呢?”

 政府規範修車廠技工資格,或是大勢所趨,如何把熟練技工認證為合乎文憑制度的技工,一點也馬虎不得。這些技工的修車經驗關乎車廠信譽與消費人的信心保證,若只為欠一紙文憑而把他們淘汰,誠屬不智,政府和相關單位或應從長計議。

一紙文憑增加營運成本

 文憑只是一張紙,汽車學院畢業的學生,憑著這一紙優勢,把它攤開在修車廠老闆面前,就有條件要求較高薪金,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也等同增加業者的營運成本。

 有文憑的技工若擁有國際品牌大車廠工作的經驗,例如曾在國內的日本、韓國或歐美汽車原廠工作,轉到其他修車廠后,大多會要求很高的薪資,連在車廠內工作超過十多廿年的師傅,薪金都難望其背。

 如果業者亟需人手而聘用這些“名牌”技師,不只增加經濟負擔,也可能引起廠內其他員工反彈,影響工作士氣。

 傳統修車廠,學徒月薪約七八百令吉左右,隨著經驗和年資逐步調整,略有經驗者約是1000令吉,再逐步調漲至1200至1800令吉。

 一名具有汽車學院文憑的技工,起薪可以是1500令吉,卻未必能掌握和熟練修車技術,反而需向同等資格卻沒有文憑的技工學習。

 伍俊達曾聘請有文憑的員工,對他們的印象是:不熟悉如何拆除汽車零件,留下許多“手尾”。

 “讀過汽車學院的技工,較熟悉機器原理,懂得如透過汽車診斷(Diagnosis)機器,找到汽車的問題。但是,機器指出的問題,未必能100%解決,只是減輕汽車的負擔而已。”他說。

 並非每間修車廠都有能力擁有這台價值至少八千至萬余令吉的先進儀器,它可以檢查汽車電子儀板無故亮燈的原因,以最快的方式找出原因。

  然而,它非萬能機器,只能找出原因,隨后還需要仰賴修車人員的經驗修理。換言之,依賴機器只是治標未能治本,懂得原理卻不能靈活變通者,難以徹底解決汽車問題。

 但是,伍俊達相信,汽車學院畢業的技術人員,只要有責任感和願意學習,肯定能在車廠學習到許多修車技術。

未有定案唯有靜觀其變

 政府要求修車技工需有文憑資格,卻一直未有清楚指標和定案,業者唯有靜觀其變!

 由于擔心政府這項政策影響車廠,哈菲占主動向相關政府部門瞭解,唯依然沒有任何確定的答案。

 發放營業執照屬地方議會權限,因此他向吉隆市政廳打探,得到的答案是:沒有任何指示,一切照舊!

 換言之,至今為止要求修車廠的技工需要文憑政策,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

 其實,早在十多年前就出現修車業需文憑的說法,至今未見完整定案,業者與其選擇向左走或向右走,不如干脆選擇按兵不動,不要到處亂走,一切拍板定案才來打算。

 哈菲占指出,政府唯今之計是詳細研究如何降低文憑制度產生的負面影響,找出修車技工在技術、經驗和文憑資格的平衡點。

 “讓我們知道何時開始和該怎么做?不是倉促進行,這會影響業者和技工。”

 此外,政府應該建立一個數據資料庫,瞭解有多少技工具有文憑,哪些是沒有文憑的熟練技工,才能更好執行修車業的文憑制度。

未符資格修車員心慌慌

 政府要規範修車員需具備文憑資格,讓修車員憂心!

 許多傳統車廠的技工,皆是因為想學一門手藝謀生,才選擇到車廠工作。如果政府一聲令下,所有修車技工必須擁有文憑才能工作,等同要他們做出取捨,離開或留在這個行業。

 “如果政府強硬實行,許多修車人員會失業。會修車的不能做,只有文憑卻未必能修車的卻又能做。而且,有文憑的修車人員不知怎么做,就要顧客逐一換汽車零件,這對顧客是一種(經濟)負擔。”伍俊達說。

28歲的劉貴明自中五畢業后,踏入修車行業,政府打算規範修車員需具備文憑資格,他只好作好心理準備:如果無法獲得文憑,或會轉行。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就考慮換去不需文憑的工作,例如幫人家做廣告牌的工作,因為有朋友在做這行。”

 有不少年齡較長的技工,想要他們重新考試簡直是要了他們的命,因此他相信許多上了年紀的修車老師傅,也會因文憑制度而不做這門生意。

 “如果是這樣,再久一點,車廠都沒得做了。”劉貴明感慨地說。

怕髒怕苦修車非談理論

到底是要讀書還是修車?伍俊達和劉貴明接觸過的汽車學院學生,使他們迷惑了!

 伍俊達過去服務的車廠中,接受汽車學院學生實習,但整體表現令人不太滿意,因為抱著“讀書”心態,擔心弄髒雙手,結果有人還半途落跑,放棄汽車維修課程。

 “這不是浪費家人的錢嗎?”伍俊達忍不住發出疑問。

 劉貴明認為,如果現代年輕人是為了一紙文憑去學習修理汽車,不是因為有興趣修理汽車,就不要浪費時間上課。

 “如果是這樣,年輕人不如考其他方面的文憑,做其他工作,可以不用辛苦或弄髒身體。”

 修車這門學問,不是學院派的空談理論,而是必須實踐,而且是不間斷地工作和學習,才能找到樂趣。如果因為想要一紙文憑而學習修車,就是選錯科、入錯行了。






文憑是信心保證! (第二篇)


26/09/2011

報導:潘有文 
攝影:蔡復丞


「雖然文憑只是一張紙,但沒有就是沒有!」

以上這句對白出自電影《小孩不笨》,如果以未來修車需要認證的大趨勢來看,

這句話確實讓沒有文憑的熟練技工別有一番滋味。

文憑對現代人而言是一種保證,車主踏進修車廠,看到牆上或桌上的文憑,至少會多一些信心。

文憑並非萬能,但有了它,多少會為修車技工的實力和形象加分……

今年27歲的許榮耀是畢業自汽車學院的修車技工,雖然他相信修車經驗非常重要,但一紙修車文憑卻能直截了當向客戶證明技工資格。

 “顧客進到車廠沒看到文憑,也會有些不放心,像駕駛人士發生交通意外時拿出執照,能夠出示駕駛執照,別人的看法就不同,至少它有一個證明。”他指出,駕車需要執照,修車何嘗不是如此。

 許榮耀已在吉隆坡武吉英達花園的Cruise Power Car Service車廠工作了六年,目前已是車行頭手,他認為文憑就是向顧客證明自己擁有修車“執照”最佳方式。

經驗技術留住顧客

 然而,他承認修車經驗才是留住顧客的關鍵,掌握越多修車技術,才能獲得顧客的信任,這與時常駕車才會熟練道理一樣。

 許榮耀中學學業成績中等,數學表現還不錯,但他就是對會計這類行業提不起勁。

 他從小就愛拆卸和整合東西,修理汽車最貼近他這個愛好,可以拆零件又裝回去,能把樂趣當職業也不錯。

 “而且,現在很多人都有車,這一行業也有一定的前景。”恰巧他有朋友在Tractor Malaysia的汽車學院上課,該學院又靠近他的住家,于是就報名學習修車。

 他用兩年的時間上完三個級別和一個主管(Supervisor)課程,其中有五六個月時間在本地國際品牌寶馬汽車(BMW)車廠實習。

還要靠個人摸索

 “實習才能學到最多東西,凡事要靠事師傅(有經驗的技工),只要他們肯給你做,就可以學到東西,他們也可以省工。”

 理論和實戰的分別,在于后者從行動中獲得經驗,提升自己的技術。許榮耀坦言從汽車學院畢業確實會面對不太懂得變通的問題,累積許多經驗就后可以跨過這道關口。

 “顧客跟你講遇到什么問題,就要自己判斷。有些問題連機器也查不出來,需要靠自己檢查。”

 在課堂上學習如何操控儀器,實際工作后還要靠個人摸索,因此態度認真和投入與否,成為從學院畢業的技工提升修車技術的重要條件。

求才若渴 畢業並非失業

 畢業等于失業?不,在修車這一行,畢業就是開始努力學習和賺錢的時候!

 許榮耀畢業后,就在目前的車廠工作,當時是透過朋友介紹找到工作。

 “80%的修車廠缺人手,即使某間普通車廠已請四名員工,還是一樣會缺人。”他說。

 根據他的瞭解,車廠求才若渴,缺人的原因也包括學徒學成后,人往高處,轉投待遇更好的車廠。

 在他工作的車廠,至今已有四五個技工來又去,但他並不因此放棄訓練新進的學徒,因為只要能把他們訓練起來,就可以減輕不少工作負擔。

 他指出,擁有文憑的修車技工,由于學過修車和具備基本修車知識,薪金至少會高于學徒兩三百令吉。

切磋交流 學院派佔優勢

 俗話說,學無止盡,修車也是這樣。傳統技工從車廠師傅身上學習,學習範圍不大,學院畢業的技工除了可以仿效這個方法,另一個優勢就是同學之間互相交流和學習。

 同學之間不在同一個車廠學習,為“學院派”技工創立不一樣的優勢。許榮耀在寶馬車廠實習,瞭解這個汽車品牌的技術,而他在其他國際車廠實習的同學,自然也掌握相關技術。

 同一期畢業的同學,遇上較為棘手修車問題,搖一通電話問一問同學即可,省下不少埋頭研究問題的時間。

 因此,能夠互相詢問和學習,擁有自己的網絡,成為學院派修車技工工作上的重要籌碼。

 從大方向來看,未來的大馬修車業,文憑和技術或缺一不可。進入學院學習取得文憑如同打下地基和取得開啟入行的鑰匙,累積經驗和提升技術,則是修車技工在這個行業生存下去的不二法門。

要求文憑 需有萬全方案

 30歲的張偉杰,24歲時用積蓄開了修車廠,6年來與車廠頭手許榮耀一主外一主內,前者負責見客戶和從國內外找汽車零件,后者則負責汽車維修工作,把車廠打理得有聲有色。

 他表示,車廠最重要的是有好員工,至于員工是否具有文憑與否,是另一回事。

 而且,政府至今尚未真正落實修車技工需要文憑的制度,因此他不為要聘請有文憑技工而煩。

 他指出,擁有文憑的技工只在學院學習,與真正投入修車學徒有所不同。

 如果政府規定修車需要文憑,他認為必須研究一套較好的方案,透過市場調查瞭解傳統修車技工的存在價值,“去調查一下這些問題,政府就知道該怎么做。”

 張偉杰成為車廠老闆有另一段故事,原本他當律師的親戚希望他成為接班人,投入律師行業,但他讀完一部分律師相關課程后,發現自己並不適合當律師,最后選擇投入汽車業。

 他並非傳統車行技工出身,而是從汽車零件商開始,自己裝配汽車零件,最終成立自己的車廠。

 “以前我買賣汽車零件,需要其他車廠代為安裝,但有車廠因要想多賺些錢,而說這個零件有問題不能安裝,我就自己動手,最后就變成自己開一間車廠了。”

90后畢業生 怕髒表現不佳

 從汽車學院畢業的學生,有些在車廠工作表現不佳,工作態度不認真和怕髒,而遭業者垢病。

 許榮耀相信,這可能與年齡世代有關,80后在汽車學院的一群較少面對這類評語,90后一代反而會見到這種現象。

 “這些90后的學生愛干淨,讀完書就想做管理,才會出現這類狀況。”他這么分析。

 他指出,自知學業不如人或對讀書沒有興趣的學生,為了生存而肯加把勁去學習修車技術。

 讀書能力稍強的學生,往往較不喜歡動手去做,除了希望修完某個課程后繼續深造,也希望找到一份室內行政工作。

 “其實,不只是修車業,其他各類型工作都會有這種情況。”他補充。

考獲文憑 不愁沒有出路

 傳統與有文憑的修車技工的出路有些分別,前者修車技術經時間洗禮,或許在某個時候會勝后者一籌,但后者卻不只局限于修車或在修車廠工作,因為一紙文憑能協助他們開展更大領域。

 TOC大馬汽車科技學院(The Otomotif College)是本地著名汽車學院,總裁兼創辦人胡麗筠表示,從汽車學院畢業的學生,也要與其他人一樣由低做起,但因為具有文憑資格,擁有較多和較快升職機會。

 如果在國際品牌的汽車公司工作,也有機會從技術人員轉為專業銷售人員。

 該學院一名畢業生成為韓國汽車的經銷商,因為在汽車學院學到許多知識和技術,獲公司青睞派到韓國深造。

 胡麗筠指出,由于汽車技術也適用在羅厘和船隻引擎,因此擁有修車文憑,也有機會往這些方面發展,獲得相關公司聘用。




技工註冊保前途!(第三篇 完結)

27/09/2011


報導:潘有文 
圖:攝影組、受訪者提供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汽車工藝科技日新月異,其結合機械零件和電子技術,已不止是一門手藝,
用現代術語來說,它就是一種專業!

傳統修車是師徒傳承手藝,現代汽車學院教學強調技術認證,兩者看似存在鴻溝,

但只要跨越障礙互相接軌,修車技工的前景更加明亮。

讓傳統技工註冊認證,學院派技工多在工作中爭取實戰經驗,

將為技術人員和消費人制造雙贏的有利局面!

市場上,修車廠技工和學院派技工支持者各有說法,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爭議點不外乎是技術重要,還是文憑重要?

 答案人人心中皆有,詮釋各有不同,如果回到原點看消費人為何維修車子的問題,消費人也許會說:不就是要讓有信心的技工修好車子,以便安全駕駛!

 傳統修車技工未必人人放心,但遇到手藝出色的師傅,還是讓人覺得物有所值。

 學院派修車技工有一紙文憑,增加車主信心,只是若技術一般,想要客人回頭再光顧也不容易。

 “我書讀得不多,哪里可能要我再去上課?就算可以花時間上課,也會影響自己的收入和車廠的生意。”傳統修車師傅提及技術認證證書,大多數會發出這樣的疑問。

有經驗無需經過考試

 路是人走出來的,而且政府和相關業緣團體也並非不理傳統技工的死活。

 去年開始,青年及體育部和大馬汽車修理廠商總會推出“一個大馬技青計劃”,為全國40歲以下的修車技工註冊,只要呈交個人經驗和工作經驗記錄,可以不用考試而獲得受政府承認的技術認證證書。

 大馬汽車修理廠商總會會長鄺偉光指出,該會去年已協助600多名技工註冊,估計今年人數更多。

該會各州屬會舉辦約半日的講解會,有意註冊的技工出席瞭解詳情后,必須開始準備一份包含個人資料、工作履歷、修理汽車過程的照片等文件。

 大約一兩個月內,已註冊的技工需到指定的地點,等待負責認證的政府考官審查文件。如果呈交的文件沒有問題,技工只需等待是否獲得技術證書的回復。

 若是文件資料不足,技工需再兩周內補齊資料,以便再次呈交給考官。

無需擔心影響工作

 “公會將查看申請者的Portfolio做得對不對,以及協助語文能力較弱的申請者面試。”鄺偉光表示。

 從出席講解會到面試,技工只需申請兩天的假期,無需擔心影響工作,符合資格者就可以獲得技術認證書。

 鄺偉光特別提醒申請者必須擁有車廠老闆發出的工作證明,待業的技工不具申請資格,除非再找到一份車廠工作。

 他指出,凡是一至兩年工作經驗的技工,可申請第一級技術證書;二至三年工作經驗則是屬于第二級,四年以上工作經驗則是第三級,這一個級別屬于業者和主管級員工,前者須出示公司註冊證書,后者則須業者的推荐信。

 政府欲規範修車業者的消息,雖然多年來空雷不雨,但技工為了保障自己的前途,應未雨綢繆申請技術證書,證明個人專業修車資格。

價錢廉宜 申請文憑良機

 去年,“大馬青年技青計劃”開始時,不少技工因為不曉得如何整理自己的文件,政府又不允許汽車修理廠商總會以收費性質協助,因此,許多技工因而放棄機會。

 今年,政府已取消這個限制,技工或車廠只需繳交500令吉註冊費用,即能獲得公會的協助。

 他說,申請者可以獲得一個光碟,內含完整的申請文件內容說明,同時可以獲得公會指導和協助,會員或非會員都可以申請,“技工也可直接到青體部申請,費用是100令吉。”

 三年前,鄺偉光為車廠內的員工申請第一和第二級技工文憑,通過汽車學院安排每人需要兩千多令吉,如今政府在立法規範修車技工的資格前,以較廉宜的價格讓技工申請,無疑是一個良機。

汽車學院 技術也獲認同

 從汽車學院畢業的學生,因實戰經驗不足,技術不獲認同?雖然汽車學院學生在這方面還有待提升,但由于兼具理論與實戰,依然獲得汽車商家肯定。

 舉例,TOC大馬汽車科技學院成立于2005年,如今擁有1400名學生,至今已有四屆文憑班畢業生。

 六年來,該學院700名畢業生分佈在全馬各地,海外如新加坡、印尼和汶萊也有廠商聘用他們的學生。

 該學院總裁兼創辦人胡麗筠指出,今年新一屆的畢業生就有一名學生獲新加坡法拉利汽車公司青睞,以約6000令吉月薪聘為技術人員。

 而且,這是一名女學生,在修車行業女性佔極少數,該學院也只有十多名女學生,能夠獲得國際車廠聘用,證明學院派修車技術人員水準不俗。

 這座位于雪蘭莪州八打靈19區的汽車學院,其課程理論佔30%,實際演練佔70%,在兩年半的文憑課程中,約有20%的時間學生需到車廠實習。

 “我們會有老師去查看學生表現,並從車廠老闆或頭手口中瞭解學生的不足,若是有任何提議或需要加強的部分,我們會調整課程內容。”胡麗筠表示,實習是希望學生畢業后就有工作經驗,不至于對這行業過于生疏。

 一些學生出去實習因表現良好,協助公司或車廠解決不少問題,還因此被“預定”,業者希望有關學生畢業后直接上班。

 “當然,學院不會買賣學生,這是他們之間的溝通,學生自己可以決定要不要。”她笑說,院方更加不可能要人下訂金預定學生去工作。

首份工作 獲院方代安排

 為了讓學生有更好的出路,TOC大馬汽車科技學院透過各種管道為畢業的學生找第一份工作!

 該院在新馬一帶與近一千間大小車廠和公司合作,學生畢業后透過該校的安排,找到適合的工作。

 胡麗筠指出,這樣的安排對院方和學生都有好處,可以保障雙方的聲譽,因為院方不願意看見學生畢業后,有學生去某大樹下替人修車。

 “我們不止教手藝,它也是一種形象,因為修車本來就是專業工作。”她說。

 該院只為學生安排第一份工作,至于學生之后轉工,就無須再經過院方許可。然而,還是有畢業生轉換數份工作后,回到學院要求院方代為覓職,院方依然會盡力安排。

車廠分級 鼓勵業者增值

 車廠員工需要證書,車廠也要按星級劃分?

 這是大馬汽車修理廠商公會要給消費人一項便利,讓他們可以上網查詢,找到附近的星級車廠維修。

 總會長鄺偉光指出,由于該會資金狀況不允許使用太多網絡資源,因此將車廠分級工作交給大馬汽車維修廠行政系統與網絡管理(N.A.W.A.M)

 此計劃負責人羅大衛指出,車廠評估分為銀、金和白金三級,目前加入這項計劃的全馬220間車廠,皆從銀級開始。

 他說,該項計劃以車廠的人力、經驗、機器和原料為標準,銀級較注重儀器和人員的條件,金級則看車廠是否能應付考驗,白金級注重車廠的管理經驗,藉此鼓勵車廠業者不斷提升自己。

 預計明年一月開始,公眾就可透過N.A.W.A.M.網站查閱車廠的星級指數。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