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2年4月5日 星期四

靈修求平衡



新時代追求心靈成長(第1篇)

09/01/2012

報導:涂素燕
圖: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2012年,是末世毀滅,還是轉換重生的一年?

不管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年,我們早就活在一個轉變的年代。

在這個充斥末世和重生預言的時代,越來越多人,悄悄從物質時代,過渡到心靈時代,開始往內在從心靈探索自己和尋求生命答案……

現在說“新時代運動”(New Age Movement),至少晚了幾十年。

 1960年代,西方部分先進國家的物質享受達到頂峰狀態。

 當汽車、房子、美食、派對,已經無法給大家帶來新鮮感和滿足感,許多人開始轉向心靈層面,尋求一些物質、宗教、知識以外的東西。

 他們也意識到,人類跟大自然之間的密切聯繫與依存關系,察覺到過度依賴物質和科技對環境造成的破壞。

 很多知識分子開始對東方古老的修行方法如禪、瑜伽、冥想、靜坐等產生興趣,把這些已經逐漸為世界所遺忘、失落的東方精神和傳統,帶到西方世界。

不再迷信科學

 我們把這種回歸心靈和環保的反思運動,稱為“新時代運動”。

 儘管今天已經很少人會特別標籤“新時代”或“舊時代”,然而越來越多人卻潛移默化的生活得很“新時代”。

 看西醫打針吃藥,不再是現代人生病時的唯一選擇;大家不再像以往崇拜神靈那樣迷信科學,科學只不過是讓我們認識世界的一道門。

 過去被視為帶有神秘色彩的水晶、天使、通靈、能量、塔羅等日益普遍,身邊隨便一個人可能就曾有通靈體驗。

 更多人追求心靈的成長,靈修工作坊、心靈成長中心如雨后春筍林立,形成一種新的產業。

 一個真正的“新時代”,也許這才降臨?

自我調整心神合一

 “新時代運動”也稱“水瓶時代運動”,從星相學角度來說,21世紀是水瓶世紀,人類會進入一個靈性覺醒的世紀。

 Inner Peace Center負責人之一張春源說:“所謂覺醒世紀,就是不需要佛陀或基督降臨,來敲醒我們去看自己的生命。”

 過去我們通過宗教橋樑,探索宇宙間神性和靈性的一面,在水瓶世紀里,人類可以靠自我調整心靈的力量,達到“心神合一”,跟宇宙萬物“歸一”。

 他是擁有哲學碩士資格,本身熱愛心靈探索,也是一位心靈老師。

 他認為,不管是不是水瓶世紀,確實有越來越多人,願意去探索自己的內在,去尋求生命的答案。

 在《跨越2012》這本書里也說到,2012年是個轉換時代,黃世良表示:“根據這個說法,那些準備好的人,將進入第五次元,那些無法放下貪嗔痴的人會繼續留在現在的第三次元空間。”

他本身學佛,近年也積極參與各種靈修活動,並落力推廣有助凈化人心和空氣的“火供”荷馬療法(Homa Therapy)。

 他認為,這是為什么,越來越多人開始追求心靈的成長,神秘學、替代療法、能量之說等,也越來越為大家所接受。

從內在探索外在世界

 2012年是末世還是轉換重生的一年,尚言之過早,但是世界各國發生的災難,已經搞到大家人心惶惶。

 心靈成長工作者鄭心文(Tarhela Amanda)表示:“越來越多天災和疾病,讓我們意識到這世界的不可預測,所以我們需要從內在去探索以了解外在世界。”

 鄭心文來自香港,曾經是一位心肺專科護士,她也是本地心靈成長中心Personal Growth Centre創辦人。

 她覺得,2003年香港沙斯(SARS)疫情讓很多人醒覺心靈和親情的重要,“不管你多有錢,生命是最重要的,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你只會想跟家人在一起。”

 佛說“一切唯心造”,我們外在的問題,都是內在顯現,許多問題,都可以從內在找到答案。

 她舉例,比如疾病並不是我們肉眼所看到的一回事。

 “皮膚過敏表面上是食物引起,但我們生活的空間到處都有細菌,為何只有部分人過敏?”

 她指過敏的人,是心懷恐懼的人,所以通過過敏把自己跟世界隔離起來。

 “一個人咳嗽,是因為心中有話無法表達、不願表達,所以通過咳嗽,咳出他們壓抑的吶喊。”

 還有現在非常普遍的糖尿病,表面上是因為體內胰島素分泌不足,實際上是缺乏愛的滋養,因此通過吃糖作為愛的補充手段。

 許多疾病只是靠醫學無法治癒,她說,需要通過心靈輔導,讓病人從內在認識自己、了解自己、接納自己的陰暗面和光明面,獲得內在滿足,才能夠好轉。

 她認為,結合身心靈的治療,將是未來治療的趨勢。

因死亡探索生命意義

 張春源覺得人生活到一個歲數,就會開始反問自己生命的意義,活著到底是為了什么?

 “很多人20多歲時都是在打拼,只是想著賺錢、前途和未來,不過到了某個階段,可能會覺得有了這些又怎樣?”

 尤其是經歷死亡以后,會有更多衝擊,因為死亡會抹去你在人世間建立擁有的一切,很多人因而會問,那我過去的努力算什么?

 他表示,人終究會一死,我們內在深層很大的焦慮感是來自于死亡,死亡會讓我們對生命產生很多疑問,推我們往前探討生命的意義。

 “當一個人反問生命意義的時候,他已經進入所謂靈性的部分。”

 他笑說,不過人很奇怪,當有這種念頭冒出來,不久后又會去忙生活了,所以這些問題又被遮蓋了。

 可是這個問題會一直圍繞著我們,“一個比較敏感的人,就會想為這些問題找一個出口,比如尋求宗教解答、看書、上心靈成長課程,開始探索自己。”

新時代綜合各家學說

 台灣葛吉夫神聖舞團導師林世儒認為,追尋生命的答案是亙古以來人類共同的命題。

 隨著經濟的成長,物質越來越充足,而相對的內在心靈卻越來越匱乏。

 “人在沒有生活的壓力之下,又有一定的物質享受,而且有較多的休閒時間,就會開始追尋更高的精神滿足。”

 張春源表示,很多人之所以往心靈探索,從心靈層面去尋求生命答案,也許說明了過去的一些方法可能已經不行了。

 “比如以前還有一些人際關系的工作坊,可是現在很多人都不上這些課程,而往心靈更深處去看,可能可以從中找到答案。”

 林世儒說,傳統宗教或靈修法門,無論是文字語言或方式,對現代人來說比較生澀而不容易親近。

 “新時代運動”的崛起,重新整合了古老宗教、傳統療法、密宗、神秘學、哲學、心理學,甚至科學研究,新瓶裝舊酒,以現代人的語言和方式出現。

 他表示,這種以“新時代”名義出現的各式各樣心靈成長課程,正好回應了現代人類內在心靈的渴求。

 “以前的人進教堂或寺廟,而現代人則參加各式各樣的課程,本質上並無兩樣。 ”




自我創造破宿命論(第2篇)


10/01/2012

報導:涂素燕
圖: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新時代運動”結合科學、宗教、神秘學、靈學、心理學和哲學等,其中最大影響力是打破宿命論,主張“一切都有神性”、“信念創造實相”。

我們人生中的一切是我們創造的,所有責任在我們手中,而不是命運。

所以,從身心靈認識自己和從自己內在下功夫,成為我們對自己人生負起責任的基石……

1960年代,奧修、克里希那穆提,還有許多通靈訊息(channelling)的出現,對西方世界的文化、傳統宗教信仰等造成很大衝擊。

 不管奧修、克里希那穆提,還是通靈訊息,宣揚的都是跨種族、宗教、國界的愛、同理和平等理念,同時主張人類創造自己的命運,必須為自己的命運負責任。

 不過,在那個時代,這些所謂“新時代思想”受到多國政治機構打壓,被視為顛覆傳統社會秩序的洪水猛獸。

 儘管如此,這股“新時代”熱潮,持續發酵,1980年代引進台灣,后來延繞到香港、新加坡、我國、中國等。

 在末世和重生預言流竄、全球氣候變幻無常、天災人禍頻發、物質和科技文明都達到顛峰的今天,很多人就算不是刻意追求“新時代”步伐,內在也會有一種吶喊,希望以超越傳統、科學、心理學、哲學等的形式,更加深入生命命題。

接受信念創造實相

 在“新時代思想”中,賽斯(Seth)心法是其中一種較早引入中文世界,也較為中文圈子所熟知的通靈訊息。

 賽斯心法帶出最重要的一個訊息是:“信念”令你產生某種“思想”,“思想”令你產生某種“情緒”;“思相”和“情緒”,由內而外地創造你身體狀況、人生經驗和個人實相。

 李凌娥表示,當你接受信念創造實相,承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都是自己創造,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才可以對自己的人生有選擇,決定自己的人生。

 她是鷗皖身心發展教育學院負責人之一,她說:“如果我們相信命運,認為一切是命運安排,比如遇到家暴,我們可能就只能接受,覺得是前世欠他,這世來還債。”

 要是我們承認一切外在實相,都是我們內在信念創造的,那么認識自己內在,聆聽內在信念,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所謂的身心靈成長、靈修,就是幫助我們去探索內在世界。

事件或假感受才真

 “新時代”中另一個最重要的思想是主張一切都來自愛,所有惡都是來自善的扭曲,打破善惡的二元對立。

 李凌娥說,新時代思想認為所有惡,背后肯定有原因。賽斯心法強調,不管逆境和順境都要找到那個善的源頭。

 “比如殺人犯,可能是來自他情感上被忽略,沒有被接納,得不到舒緩,一直壓抑才會產生這樣的結果。”

 她表示,這個結果其實可以改變,要從同理開始,去探索一個人為何走到這個地步。”

 她也是賽斯學苑情緒諮商師,“以諮商的部分來說,我們一般不針對事件,而是針對感受。”

 “我們看到的事件未必是事實,感受卻是真實的。”

 她解釋,比如一個人老覺得自己笨,但笨是沒有標準的,有些人覺得笨的事另一些人並不這么認為,可是這個人覺得自己笨,受挫和難過的感受卻是真實的。

 我們雖然不贊成一些傷害人的行為,但如果能夠站在他的角度去看,去找出他行為背后的信念,就可以避免很多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忽視內在聲音易出錯

 每個人都有自由的意志去決定自己的前路,但是很多時候,我們在生活中所做的、我們的言行,未必是我們內在真實的意願。

 李凌娥說,很多時候,我們就算聽到內在的聲音,我們也很難相信自己的感覺。

 從小我們就被灌輸很多社會禮儀規範、道德觀,我們很多觀念是來自父母師長的教誨。

 就算這些東西跟我們內在感覺不符,我們還是會情願去相信這一切,而不是傾聽內在聲音。

 “相信自己的感覺和想法是危險的,一旦自己的感覺和想法跟家人朋友不一樣,可能就會被對方否定,因而受傷。”

 所以,很多人會隱藏自己的感覺,漸漸形成一種自己不覺察的防衛機制,一旦有任何感受,這個防衛機制就會啟動,不讓自己聽到這把聲音。

 她笑說,跟隨大家的想法和感受,也是比較“安全”的,因為出錯了,是大家一起來負責,而不是自己負責。

 “世事沒有絕對對錯,很多我們覺得錯的事,往往是外在的聲音和內在聲音不一致,信心不足。”

災難背后隱藏教育

 根據賽斯心法的說法,信念創造實相,我們的人生劇本是我們自己寫的。

 很多人也許會反問,地震、海嘯、水災、土崩也是我們自己寫的劇本?

 賽斯通靈訊息中,有一部作品《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提到,天災是集體潛意識的顯現,每件事件背后都有教育的意義。

 李凌娥認為,就算是災難,其實也是源自于愛,只是我們是否看出背后善的意圖。

 “混亂是開悟的機會,借由災難,我們可以有很多體驗。”

 災難的時候,往往是人類發揮大愛的時候,“去世的人去世了,活下來的人會激發起重建互助的精神,重新活出愛。

 另一邊廂,也有很多人會救災協助災民,“有些人在救災時也會救‘心災’,醒覺到生命無常,需要把握自己的人生。”

 很多人是麻木和僵化過著生活,災難的發生,反而是愛和情感重新流動的時候。

改變乃從當下開始

 如果我們承認我們的命運是自己創造的,那么我們就能夠改變自己的命運。

 賽斯心法里也有一句很重要的話“當下是威力之點”。

 不管我們過去經歷過什么,不管上一分鐘發生了什么事,我們都是在當下創造自己,所以,我們永遠可以在當下選擇我們的實相。

 李凌娥表示,我們經常都是被過去的習性和陰影籠罩著,而無法改變眼前的情況,改變是從當下開始的。

 如果我們可以為自己負責,很多事情就有轉機,但是很多人不想改變,是因為不想對自己負責任。

 Inner Peace Center負責人張春源認為,很多人情願受苦,也不願走出來,因為走出來以后,可能會面對更大的痛苦,那個痛苦叫未知。

 實相雖然痛苦,不過,至少是自己熟悉的一種陳舊情景,我們大概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他說,所以某些人情願沉溺在痛苦之中,除非他受夠了,他就會想醒過來。

 “其實,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這種傾向。”他補充。



靈修一定要通靈?(第3篇)

11/01/2012

報導:涂素燕
圖: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通靈”對普羅大眾來說是神秘、不科學及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在“新時代運動”中,“通靈”是一種普遍的“靈修”方式。

靈修就要“通靈”嗎?

靈性比較高的人才能“通靈”,還是“通靈”可以助長靈性?

說到“通靈”,有些人的腦海會浮現電影中常見的畫面。

 黑暗中燭光一閃一滅,穿著波西米亞服飾的“靈媒”,坐在水晶球前召喚鬼神上身,說出可怕預言。

 在“新時代”靈修中,“通靈”或英文稱“channel”,跟許多人認知中的鬼神上身完全沒有關系,只不過是一種通訊管道。

 有人把“新時代”的“通靈”形容成收音機頻率,我們可能一直以來是接收AM,所以以為只有AM的頻率,但其實我們是可以調到FM,接收FM頻率的。

 “新時代”的通靈,是一種意識擴張狀態,把我們原來的感官:聽覺、視覺、味覺、觸覺、嗅覺、直覺的敏感程度,提升到可以接收到過去我們接收不到的頻率。

 比如,接收到一些來自更高次元的存在的訊息,“新時代思想”相信的更高次存在如天使、高靈等。

 悠閒心靈花園負責人曾愛玲表示,生活中有很多我們肉眼看不到的東西,比如空氣,雖然我們看不到,但它是存在的。

 “宇宙中有許多更高次元的存在,有些人用神這個字眼形容這些存在,也有人使用高靈、大師、天使等字眼。”

靠內在力量解決問題

 今天坊間許多身心靈成長中心,都提供光、天使、能量、前世記憶等課程。

 這些課程對一些人來說可能是神秘或靈性比較高的,也有人對天使、吸引力法則等抱有一種期待,希望像救神拜佛那樣,得到神助,以便心想事成出入平安沒有煩惱。

 Personal Growth Centre創辦人鄭心文(Tarhela Amanda)說,每個人都可以感知到這宇宙的能量、光等。

 只是有些人對顏色敏感、有些人對聲音敏感、有些人對能量敏感。“只要不執著,願意平衡自己的身心靈,每個人都有超感應能力。”

 可是並非通靈、求助天使以后,就不需要根據實際的情況,本身的長短處去做任何事。

 她強調:“這些都是外來工具,幫助我們回到自己的內在,最后還是靠我們內在的力量去面對和解決問題。”

 她發現,許多人把靈修課程當成救命浮木,交了學費以后,就把自己問題交給老師,希望由老師為他們解決問題。

 她認為這已經失去靈修的意義,這跟請人打齋消災的道理一樣,無法解決問題。

 有些人希望改變自己的命運運氣,付錢讓別人打齋做法事,她覺得這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幫別人打齋的人也是不負責任的,因為他們把自己當成神,認為可以幫助別人改變命運。”

 對她來說,騙人的一方和被騙的一方是同一陣線的,騙人的一方當然是不負責任的,但被騙的一方也是因為不願意對自己的事情負責任,所以才會被騙。

靈修著重自觀內在

 曾愛玲說,我們不一定要靠“通靈”來達到靈性成長,但是在我們靈性成長過程中,這些能力自然就會陪伴我們。

 我們稱跟宇宙其他次元存在連結是靠超感應力,她說這其實是我們的一種天賦,只是科技發達,我們開始使用電話、電郵等通訊工具,這些本能就逐漸退化。

 “加上外在有很多噪音和干擾,使我們無法從內在去聆聽這些聲音而已。”

 她認為,只要我們願意敞開,願意去相信和接收,就可以重新跟宇宙的一切連結合一。

 宇宙中有許多有智慧的高頻訊息,可以給我們指引,讓我們更容易聆聽自己的內在聲音。

 “有些人上心靈課程,做了許多心靈清除,就可以重新開發這種潛能。”

 但她也說,過于執著要得到靈視力、直覺等,反而會得不到,所以不能勉強。

 “這些只是輔助方法,靈修不一定要追求這些,最重要是往內看,覺察自己的內在。”

清楚目的不必著迷

 Inner Peace Center負責人張春源說,有些人的頻率,是比較容易感知到能量、靈體等,只要你相信,就可以感知到。

 對他來說,不管是塔羅、天使、水晶、通靈,跟靜坐內觀等一樣,只是一種靈修的工具和方法。

 台灣葛吉夫神聖舞團導師林世儒則認為,一般人經由訓練都可以獲得通靈、超感應等能力,但太積極、太目標導向的心態,反而會是學習的障礙。

 張春源覺得看個人所需,選擇適合自己的方法就好了,“有些人會喜歡天使、通靈的方法,我本身則喜歡靜心內觀。”

 他說,不管選擇哪一種方法,終歸一個原則:“我參加這個團體的目的是什么?”

 我們必須很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什么,否則會沉迷在某種團體,覺得自己特別有靈性,看不起其他人。

 林世儒補充:“其實在追求心靈成長的過程中,通靈、能量的感受等特殊能力只是副產品,玩玩就好不必著迷,不然就捨本逐末。”

 他說,這也是他在心靈成長道路上,“不練氣功、不修神通”的主要原因,“不是這些不好,而是容易滋養‘自我’,讓人自認高人一等。”

 他自認功夫不到家,因此,對這些始終保持不迎不拒不褻玩。

 但他的看法跟春源一樣,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與相應的方式,只要對人有幫助都是好方法。

 對他而言無所謂古老或現在,科學或靈異的“靈修法門”,所有的方法都是好的。

人與宇宙實為一體

 張春源本身是《奇蹟課程》研習會帶領老師,《奇蹟課程》是一本通靈著作。

 但是對他來說,《奇蹟課程》並不是神秘的書籍,“在《奇蹟課程》里,所謂的高靈,其實就是我們自己,我們自己就是高靈。”

 這也許是我們邏輯思考及認知以外的東西,不過《奇蹟課程》告訴我們宇宙是一體的,“如果是一體,就不可能會分開,所以你就是他,他就是你,你就是神,神就是你。”

 他表示,所謂高靈,就是我們內在智性在跟我們說話。

 佛教說“眾生皆有佛性”,基督教也說“你是有神性的”。

 “這告訴我們,我們本來是圓滿的,我們之所以要靈修,是因為我們已經忘記神聖圓滿的自己。”

 他引述《奇蹟課程》里的話,“你不是要修得好,你是修自己的眼睛,讓自己重新看到自己的圓滿、神性、佛性。”



靈修為自我探索和了解(完結篇 )

12/01/2012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有些人覺得靈修是一種升華或超然,也有人覺得靈修以后就會變得特別有靈性或靈氣。

有些人甚至覺得靈修的人都應該清心寡欲,不應該有強烈的喜怒哀樂。

事實上,靈修是怎么一回事?

今天,我國城中的心靈成長中心如雨后春筍林立,坊間也有許多各式各樣的靈修工作坊。

 但是,靈修對許多人來說,還是一門陌生課題,許多人還是覺得靈修就是很神秘,以為靈修就是閉關打坐、不食人間煙火。

 Inner Peace Center負責人之一張春源說,不同的人對靈修有不同看法,對他來說,靈修是為了探索和了解自己。

 “我不會把靈修當成很神秘的事,也不認為靈修是為了升華,變成有靈氣靈性跟別人不一樣的人。“

 他表示,靈修是讓我們不斷看回自己,回到做為一個人的本質。

 靈修不一定要靠老師或上課,“參加靜修營、工作坊確實可以學習到靜心的技巧和方法,但要能夠在生活中實踐這些方法,把靈修落實到生活層面,才是靈修的開始。”

 最后,我們還是要回到人群中,去跟別人碰撞;當我們跟別人碰撞時,才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里,這時候就是靈修最好的時機。

 有些人會很依賴心靈成長課程,希望某些課程、權威老師或更高的力量,可以解答他們生命的答案。

 他認為,如果我們總是跟著別人的指示去做,做了之后沒效就會認為是老師的問題。“要是我們自己不探索、不思考,就不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持續在身上下功夫

 台灣葛吉夫神聖舞團導師林世儒,1989年接觸葛吉夫神聖舞蹈,深深受到召喚,前往印度、土耳其等地學習。

 葛吉夫是希臘亞美尼亞裔精神導師,被譽為20世紀達摩,他講的課,涵蓋戰爭、藝術、哲學、心理學、宗教和宇宙等。

 我們習慣以靈修來形容心靈成長的探索,林世儒受到葛吉夫的影響,比較常用“工作自己”,也就是在自己身上下功夫,來形容對自己內在的探索。

 目前有很多“2012年論”、“光子帶”等的說法,指地球振動頻率,帶領我們進入一個靈性覺醒的年代,所以有越來越多人迫切尋找生命答案。

 對他來說,就算到了2012年,太陽依舊從東方升起,日出日落不會因為某個特殊數字而產生巨大變化。

 他認為,“2012年論”跟千禧年預言一樣,2013年到來時,話題一過,就什么都不留下。

 自古以來,人類都在追尋生命答案,只是經常被生存需求和物質所掩蓋,“透過2012這個話題,再度喚起人們回應內心渴求,倒是功德一件。”

 他覺得人不會在某個特定時間蛻變,持續在自己身上下功夫才是實在的。

平衡之道活得更自在

 Personal Growth Centre創辦人鄭心文(Tarhela Amanda)發現,有的人會因為靈修而覺得自己變成獨特和更高層次的人,也有人因為靈修而否定自己的過去。

 “如果靈修只是為了引人注意,或因為靈修無法接受自己的過去,這樣靈修會越修越離自己越遠。”

 無法接受過去的自己,是因為無法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神性里包括完美和不完美,無法接受不完美,就不是在修心靈,而是在修一種假完美。”

 靈修是為了讓我們生活得更自在,她說,但很多人誤解了自在就是沒有情緒,不會憤怒、傷痛、恐懼等。

 所謂的自在,其實是學會接受我們的情緒,包括正面情緒和一般人認為負面的情緒,從中認識我們的內在,提升我們自己。

 每個人都有喜怒哀樂,“一個人如果壓抑自己的情緒,就無法真實的活自己。”

 她表示,靈修,修的是一種平衡之道,如何中庸的超越人生課題,提升靈魂向善。

凈化環境滋養身心靈

 有的人修身心靈是從內修到外,內在平安自然會感染外在世界,也有人重視環境,覺得環境健康,身心靈才會健康。

 我們的身心靈跟大自然本來是一體相連,但是工業革命和科技時代,讓我們跟自然界逐漸斷聯,連身心靈也開始分家。

 有一群人醒悟到這種現象,開始身體力行支持環保,並且為凈化大自然盡一分心力。

 每逢星期六日清晨,都有一群人會來到甲洞公園(Metropolitan),進行“火供”荷馬療法儀式(Homa Therapy)。

 大家在公園湖邊草地上,鋪上草席,圍坐在大圓圈里。

 他們在草地上把帶來的材料,包括銅金字塔、干牛糞、糙米、酥油(Ghee)擺設好。

 看準時間后,就點燃擺放在金字塔里的牛糞,“吉時”一到,有人帶領念咒語。

 念到兩處分段時,把幾粒糙米丟入金字塔中央。儀式結束后,大家開始靜坐和冥想約莫15分鐘時間。

 黃文良是荷馬療法儀式推廣者之一,他解釋,這種看似神秘的古老儀式,可以凈化環境及滋養自然界生物。

形成生物圈惠及生物

 黃文良說,荷馬療法源自古印度阿育吠陀智慧。

 這是古代婆羅門一種“修行法門”,他們也以這種療法為信徒祈福療病,鞏固自己的神聖權力地位。

 這種儀式只在圈中流傳不對外傳,一度幾乎失傳。

 古代印度、南美州視干牛糞為干凈而且有療效的糞便,甚至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許多醫生是用牛糞為傷兵治療傷口。

 酥油和糙米在荷馬療法中是運載能量的工具,銅制金字塔則是接收電流、能量和乙太的容器。

 在太陽第一道光升起時,使用這些特定工具,配合嚴格步驟進行“火供”, 可以透過火和聲波振動頻率,把太陽光接引到金字塔內,再由倒立的金字塔向外散發能量。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化學農法盛行,土地遭到嚴重破壞和污染,西方一些推崇自然農法的農人,把荷馬療法帶到西方,用于凈化農地,這種古老儀式因而在西方國家流傳起來。

 “經常進行荷馬療法儀式,可以形成一個生物圈(Biosphere),方圓一公里內的所有生物都可以得到凈化,回復原本自然運作系統。”

 他認為,是人類的貪意和過度慾望,想把大自然成為個人資產,嚴重破壞了環境。

 我們跟大自然的關系唇齒相依,當環境受到破壞,我們的身心靈也會受到破壞。

 所以他除了關注自己身心靈平衡健康,也關注環境的平衡健康。

 “我們淨化了環境,環境也會凈化我們的身心靈。”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