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7月23日 星期三

同性戀爭議

21 Jul 2013 

同性婚姻波折重重(上篇)


文:劉林李
 全球越來越多國家承認同性婚姻,最近,紐西蘭、法國、巴西這些國家陸續加入這個行列。  同性戀不是新鮮話題,卻是永遠的議題。
 講到同性戀權益、同性戀婚姻,總有支持和反對的聲音。
 然而,這些國家還是以行動打破傳統婚姻形式,賦予同性戀相等權利。
婚姻這東西,像錢鍾書著作《圍城》所說的:外面的人想進來,里頭的人想出去。
 全球很多國家離婚率都在飆升,很多現代人已經推遲結婚時間,不婚主義的人也越來越多,但是全球很多同性戀者卻在爭取走入婚姻的權利。
 雖然我們說婚姻的本質是愛和承諾,其實婚姻還包括法律賦予的地位和權利,這僅是相愛、同居的伴侶無法享有的。
 美國出生,澳洲長大的的卡拉法(Martin Karaffa),在日本東京工作多年,2004年,公司邀他到美國紐約上班,他毫不猶豫答應了。
 雖然紐約是美國其中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州,但當時美國聯邦《捍衛婚姻法》(Defense of Marriage Act)對婚姻的定義仍然是婚姻只能由一男一女組成。
 卡拉法的公司無法為他的日本伴侶辦理配偶簽證,他只好放棄紐約的工作機會。
 他們后來去了德國,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他可以此條款為同性伴侶獲得配偶簽證。
拒絕承認婚姻關系
 美國的伊迪斯溫莎(Edith Windsor)和希婭斯派爾(Thea Clara Spyer)自1963年相識,就開始相愛並共同生活了42年。
 2007年,希婭斯派爾診斷出硬化症,只有一年左右的生命,于是她們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結婚。
 兩人曾經共同購買房產,2009年,斯派爾去世,把房產留給溫莎。
 根據美國聯邦和紐約法令,配偶在繼承財產時可以豁免繳交遺產稅。
 但是在免除州級稅務后,聯邦政府卻以《捍衛婚姻法》第三條款,把婚姻定義為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的依法結合為由,拒絕承認她和斯派爾的婚姻關系。
 她不能享有聯邦級賦予合法夫妻的稅務優惠和社會福利,必須繳付36萬美金(約114萬6000令吉)的聯邦房產稅。
 她開始尋求法律援助爭取自己的權益,當時她已經是將近80歲的婦人。
 經過三年多的努力,她不只贏得自己的權益,還改寫美國同性伴侶的命運和歷史。
美國 -- 通過法律爭取權利
 現年84歲的伊迪斯溫莎跟自己的伴侶生活40多年,好不容易結了婚,老伴去世以后,她卻無法享有合法伴侶的權利。
 她只好通過挑戰聯邦法案,爭取自己的權益。
 美國國會1996年通過一項《捍衛婚姻法案》,把定義婚姻的權利留給各州,然而,法案規定在聯邦層次上,只承認婚姻由一男一女組成。
 這項法案由當時的總統克林頓簽署。
 也就是說,就算在同性婚姻合法的美國各州結婚的同性伴侶,聯邦還是不會承認他們婚姻的合法性。
 隨著溫莎的斗爭,今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5比4的判決,宣佈《捍衛婚姻法》中關于婚姻只能由一男一女結合的定義違法,也就是說婚姻不需要界定為一男一女。
 這意味著在美國聯邦級別法律層面上,同性婚姻已經不是問題。但這不能解讀成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美國採用聯邦制,同性婚姻是否合法看各州規定。
 不過從此以后,聯邦政府必須平等對待在同性戀合法的州結婚的同性婚姻伴侶,提供他們跟異性婚姻伴侶一樣的稅收、保健和退休福利。
 美國走到這步,同性戀平權的前路似乎越來越明朗,有人將之譽為彩虹的勝利。
 奧巴馬親自打電話祝賀溫莎,曾經親手簽署《捍衛婚姻法案》的克林頓,據說立場早就改弦,不僅對自己簽署這項法案造成眾多同性戀者的痛苦感到懊悔,還大力支持同性婚姻。
逃不過與政治掛鉤
 截至今年7月,美國共有11個州通過同性婚姻法,另外像哥倫比亞特區、一些印地安人部落等地方,也已承認同性婚姻。還有羅德島和明尼蘇達這兩個州,也將在今年8月1日加入這個行列。
 洛杉磯加州大學法學院人口統計學家蓋茨(Gary Gates)估計,美國現今大約有78萬同性戀者,當中有10%正式結婚或民事結合。
 很多人認為美國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然而就算在這個大家心目中民主自由的國家,說起同性戀,依然會引起兩極的爭議。
 尤其是該國一些宗教人士,無論如何都無法認同性戀者的權力和同性婚姻。
 即使今天美國許多地區已經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但同性婚姻在美國依然是一種政治和法律議題,政客公然支持某一立場,都可能斷送他們的政治前景。
 據說克林頓當年就是在避免連任受阻的壓力下才簽署《捍衛婚姻法案》。
荷蘭 -- 首個承認同性婚姻先驅國家
 全世界第一個承認同性之間民事結合的國家是丹麥,但第一個認可同性婚姻的國家是荷蘭。
 2001年愚人節午夜那天,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的市政廳,有三對男同性戀伴侶和一對女同性戀伴侶,在當時的市長見證之下締結婚姻。
 在同性戀運動分子積極爭取之下,荷蘭于1998年1月1日,開放注冊伴侶制度,不再限制注冊伴侶的性別,讓同性伴侶也可以注冊為同居伴侶。
 2001年,該國正式通過同性婚姻合法性。
 今天,荷蘭人要是告訴別人自己已婚,對方通常會問,你的另一半是男的還是女的。
 對荷蘭同性伴侶來說,當中最大的意義是,該國不是另闢同性婚姻專法,而是修改原有的婚姻法律條文,認可“婚姻可以發生在兩個不同性別或相同性別的人之間”,這表示同性之間的婚姻,跟異性之間的婚姻一樣自然。
推動過程備受壓力
 跟全世界所有國家一樣,荷蘭在推動同性婚姻合法的過程,受到宗教團體強大的壓力,一些教會甚至拒絕讓同志舉行宗教婚禮,倒是荷蘭天主教教會的立場,起著關鍵性作用。
 該教會雖然不認同社會認可同性婚姻的合法,但表示應該公開尊重同性戀,同性戀也能夠受到上帝同等的關懷。
 荷蘭被視為全球最尊重同性戀人權的國家之一,不過這不代表整個荷蘭社會都接受同性戀,近幾年來,阿姆斯特丹區經常發生同性戀者受攻擊事件。
 有人故意在大街上暴力攻擊同性戀者、在同性戀者住家信箱中塞入男女親熱的照片,或以挑釁的言語,問同性戀誰是“男的”,誰是“女的”。
 在其他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許多同性戀者也一樣會面對搔擾,目前為止,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一片真正的同志樂土。
紐西蘭 -- 同性婚姻獲得保障
 紐西蘭是亞太地區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
 早在1986年,紐西蘭就對同性戀大開綠燈,承認同性戀合法,該國同志再也不需要偷偷摸摸相愛。
 紐西蘭擁有龐大的同性戀群體,該國許多政治人物和演藝界名人都大方公開自己的同性戀身分
 2004年12月,該國國會通過“民事結合法案”,(Civil Union Act),允許同性之間的民事結合。
 “民事結合”這個名稱和概念的由來,是因為在一些基督教悠久的國家,某些教會反對把同性婚姻稱為“婚姻”,所以才在法律上採用“民事結合”字眼。
 其實在許多國家,“民事結合”權利等同或接近婚姻,但無婚姻名分。
 該國隨后修訂財產關系法,讓同性伴侶在財產關系中,跟異性伴侶享有同等權利。
 最近,該國進一步通過婚姻法修正案,承認同性婚姻的法律地位,並允許同性伴侶共同領養小孩。
宗教界強烈反對
 儘管紐西蘭民事結合法和財產關系法早就認可同性婚姻,但是該國宗教界和一些教徒,依然強烈反對同性婚姻。
 他們反對同性婚姻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認為“婚姻是神聖的,並非一種人為的制度,婚姻必須體現為一男一女的結合”。
 也有一些保守人士擔心,同性婚姻會衝擊傳統家庭價值觀,他們認為,一個擁有父親和母親的家庭,和擁有同性雙親的家庭,意義迴然不同。
 不管怎樣,隨著時代改變,紐西蘭大部分民眾和政治人物,已明顯對同性婚姻抱著更為寬容及開放的態度。
 大部分支持同性婚姻的人認為,無論對同性戀或異性戀來說,婚姻是一種基本人權。


只問政績不問性向(下篇)


文:劉林李
過去,一般只有藝人、藝術家、設計師等公眾人士,才會公開自己的同性戀身分。  今天,全球各地政壇也越來越多政治領袖“出櫃”,他們坦然做自己,並以行動告訴大家,我的政績如何,跟我的性向無關……
說到冰島前總理西于爾扎多蒂,媒體對她的形容詞,總是圍繞在“冰島第一位擔任總理的女性”、“第一位公開同性戀身分的國家首腦”、“第一位在就任國家總理期間結婚的同性戀者”。
 西于爾扎多蒂的性向曾是世界各國媒體的焦點,她今年4月到中國北京進行訪問,更是成為中國民間熱門話題。
 同性戀對中國官方來說,依然是個“禁忌話題”,大家都在猜測及熱烈討論,中國官方媒體會如何稱呼及報導冰島總理的配偶?
 許多中國同性戀組織都期待,可以藉冰島總理和同性伴侶的訪問,引發中國官方及公眾對同性戀群體處境的關注。
 結果中國官方媒體低調報導,在正式新聞中都沒有提及總理伴侶的名字,中國同志團體都對此感到失望。
不提總理性取向
 儘管全世界媒體都喜歡拿西于爾扎多蒂的婚姻說事,但是在冰島,媒體幾乎不提總理的性取向,他們關心的是她的政績。
 同性戀在冰島是一件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根本不值得成為話題。
 在全球很多國家仍視同性戀為“敏感課題”的今天,很多人也許無法想像,冰島從1940年就宣佈同性戀不違法。
 這個北歐國家,1996年開始允許同性戀者民事結合,享有跟異性伴侶一樣的法律權利。
 2010年6月11日,冰島國會以49票贊成,0票反對的投票結果,一致通過“不論性別”的婚姻法案,並于6月27日正式生效。
 當年68歲的西于爾扎多蒂和同性伴侶萊奧斯多提爾,在那天成為法案生效后冰島首對結婚的同性伴侶。
冰島前總理勇於公開出櫃
 冰島前總理西于爾扎多蒂1942年出生于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高中畢業以后曾在職業高中修習商業,沒有上過大學。
 1962年,她進入航空公司成為空中服務員,當時就是工會領導人。
 1978年,她當選冰島國會議員,從政黨領袖、部長,后來成為總統,在政壇活躍三十多年。
 她在擔任部長期間,謝絕政府為內閣成員提供的專用轎車和司機,一直是自己駕車上班。
推動性別平等運動
 多年來,她致力推動性別平等運動,為殘疾人士和老年人爭取權益,政績卓越,深得民心。
 私生活方面,她于1970年代結過一次婚,嫁給一位銀行家,育有兩個兒子。
 離婚以后,她和現在的伴侶萊奧斯多提爾相戀,萊奧斯多提爾本身也結過一次婚,育有一位兒子。
 萊奧斯多提爾是位作家兼編劇,寫過多部劇本和小說。
 兩人于2002年辦理民事結合,但她們非常注重隱私,甚少在公眾場合一起露面。直到西于爾扎多蒂成為冰島總理,她們才一起在外交場合亮相。
比利時首相同性戀無損政途
 2011年12月6日,比利時結束長達541天的無政府狀態,社會黨黨魁迪魯波宣誓就職成為首相。
 他除了是比利時三十多年來首次出生法語區的首相,以及該國近40年來首位社會黨首相,他還是繼冰島前總理西于爾扎多蒂以來,第二位公開同性戀身分的國家最高領導人。
 迪魯波從大學時代開始接觸政治,曾任大學學生會主席。1987年起,他相繼擔任議員、歐洲議會議員、參議員、市長、教育部長、副首相等要職。
 他于1996年公開自己的性取向,他“出櫃”的原因說來其實很戲劇性。
 當時,他陷入一宗嫖男妓醜聞,媒體對他窮追猛打。不管他去到哪里,都有一堆記者和攝影師追著他。
沒有受到任何歧視
 有一次,一位記者問他:“儘管他們說你是同性戀者……”他忍無可忍,突然轉過身來大聲回應:“沒錯!是同性戀,又怎樣?”
 結果所有記者竟然驚呆了,大家沉默了一陣子,不知該說什么。
 他后來接受傳記作家訪問,提起這件事時表示:“那是我發自內心最真摰的回答。”
 他說過,自己“出櫃”以來,沒有受到任何歧視,比利時是個寬容的國家,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沒有人會干涉你的私生活。
 事實證明,就算公開同性戀身分,他的政治生涯依然不受影響,他還是當上國家最高領導人。
日本社會對同性戀者改觀
 日本社會普遍對同性戀的態度仍舊很保守,該國很少人會公開談論同性戀課題,日本同性戀“出櫃”需要面對很大的社會壓力。
 不過這幾年,卻有幾位同性戀政治人物勇敢“出櫃”,坦然面對真實的自己。
 尾逵加奈子是日本首位公開同性戀身分的議員,2003年,她首次當選大阪議員。
 她在參選之前並沒有公開自己的性取向,經常為無法說出真相而感到焦慮。
 2005年,她終于公開自己同性戀的身分。兩年后,她被提名為參議院選舉候選人,雖然敗選,但她獲得提名,仍然被視為日本社會接受同性戀者的開端。
 在尾逵加奈子首次當選議員的2003年,日本其實還有一位跨性別者(Transgender)上川綾,在政壇冒出頭。
參選前公開性取向
 上川綾在參選之前,就公開自己是位跨性別者,后來高票當選。
 2011年,又有兩位“出櫃”的男同性戀者,成為日本地方議員。
 他們是石川大我和石阪渡,兩人都是“LGBT”(備注)和少數族群平等權利的倡導者。
 作家石川大我,曾出版一本自傳體小說,書名是《我的男友在哪里》。他以真實姓名及第一人稱,訴說自己的成長經歷。
 他長期活躍于“LGBT”人權活動,並不隱瞞自己的性取向。
 石阪渡則長期以來從事著關懷老人、特殊孩童、同志團體的工作。
 2007年4月,他首次參選東京都中野區議員選舉落敗,2011年,他重披戰袍,成功當選。
 備注:LGBT為女同性戀者(Lesbian)、男同性戀者( Gay)、雙性戀者(Bisexual)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的英文縮寫。
美國運動員出櫃受支持
 演員、設計師、政治人物等公眾人士公開自己同性戀性向已是越來越普遍的事,但是職業運動員“出櫃”是少有的事。
 美國職籃聯賽(NBA)中鋒柯林斯(Jason Collins),是北美職業運動史上第一位公開承認性向的現役運動員。
 最近他在體育權威雜誌《運動畫刊》撰文宣佈自己是同性戀者,文章開頭如此寫到:“我是一位34歲的NBA中鋒,我是黑人,而且我也是一個同性戀者。”
承認性取向 人氣大升
 柯林斯在NBA的名氣本來一般,在承認自己是同性戀以后,人氣大升,連他自己都受寵若驚。
 他的許多戰友均對他公開性取向大表支持,在社交網絡上留言贊賞他的勇氣,及祝賀他能夠做回自己。
 美國總統奧巴馬、前總統克林頓均公開表示支持他,他的贊助商也發表聲明,為他是旗下運動員而感到自豪,並相信在公平的球場上,球員的性傾向絕非首要考量。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