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1年8月1日 星期一

中邪VS精神病


中西觀點分歧大 (第一篇)

10/07/2011

報導:許雅玲 
圖:本報資料中心、互聯網

 印尼有13名青少年到電影院看鬼片,看完后集體喊叫。周圍民眾之中,有人抱頭大叫,有人猛撞牆壁。事件持續15分鐘,最后由一名剛做完禮拜的男子逐一抹拭出狀況者的額頭,他們才平復下來。

 有人說,這是中邪,也有人堅稱這是歇斯底里。孝恩文化基金會執行長王琛發和臨床心理醫生黃維雄坦言,真正能驗證為擁有靈異證明的“中邪”太少了,但不否定中邪的可能性。

 他們強調,大馬華人傾向把精神病當作中邪。然而,不管是中邪還是精神病,立刻治療最重要。從醫藥角度而言,治療期、治療時間尤其重要,因為吃葯治療複元快,拖延的話,就會拉低復元幾率。

如何區分“精神病”和“中邪”?王琛發表示,即使從專業角度,也有很高的判斷難度。“可以確定的是,不管是過去或現在,大馬華人都傾向把精神出狀況的人,當作中邪來看待。”

 他繼說:“這世上,真正中邪或者靈體附身的個案很少,大部分問題都是因為心魔引起外魔,造成精神出現障礙。今天,包括很多莫名其妙或專人訓練的起乩,都不見得真是靈體附身。我不否定中邪的說法,只是目前,我們還沒能力和有深刻實錄,來證明靈體附身或靈魂出竅。”

 西醫俗稱的精神分裂,就是中醫和道家所說的“邪氣入侵”,而這裡說的“邪氣”,是針對人體健康而言,不是指鬼神。

 王琛發繼說:“中國早期醫藥文獻《內經》關于邪氣的記載,是道教、中醫至今傳承的傳統文化,其中思路非常有利結合現代醫藥科學,互相補充對話。反倒是現代人卻傾向把精神障礙歸咎為中邪,比起過去更不科學,又違反傳統。”

心理評估來判斷

 對于大馬華人傾向把精神障礙當作中邪來處理,臨床心理醫生黃維雄的見解是:“對于精神病,很多人還是有錯誤看法。精神病不像其他疾病,可通過血液、腦電波來檢測;精神病診斷有伸縮性看法,病情的嚴重程度,只能從心理測驗,還有心理評估來判斷。”

 往往,病人會駁斥:“醫生,你又沒有一個血液表值和腦電波給我看,我要如何相信你的判斷,接受自己患有精神病?”黃維雄苦笑表示:“也因此,病人寧可相信自己中邪,也不願接受有精神問題的事實。”

 截至今天,還是有70%人誤解:精神病是纏繞病人一輩子的問題,而中邪是短暫問題,只要把靈體趕走即可。

 王琛發補充,“中邪”比“精神病”較中立,更尊重人格。精神病的傳統療法是:發作時,注射胰島素讓他昏迷,昏迷后又注射葡萄糖讓他清醒。整個過程,就是要讓他在生理變化之中,讓他習慣清醒。這種療法在過去被視為最有效,但現在想來也不太人道。

中西治療各有一套

 “即使現代精神病療法已有改善,副作用也大幅度降低,然而,精神病把人當作有病來醫治,必不可免缺乏對人的關懷重視。”王琛發說:“中國傳統上, 宗教領域對中邪或靈體附身的處理手法,其實也是一種結合當事人的宗教價值觀、世界觀與文化認知去加強的心理治療,也會產生心理暗示療法的作用。”

 “如果有人說被神明附體,道教做法是:承認他自認自己成為那個更高人格(神明)的化身,調養他的身子;同時讓他具備各種神道知識和更重視倫理道 德,讓他變成服務社會的乩童,開發他人格中高尚、有愛心的一面。從病人的宗教文化角度去瞭解問題,至少處理方法更適合社會對人的要求,也更有關懷。”

 王琛發強調:“精神病患者,大家會隔離他,不敢來幫忙。可是,身邊有人中邪,大家反倒願意投注關心和幫忙。你覺得,那一種心態比較好?這就是何以人們寧可相信自己中邪而非精神病。”

普遍傾向關懷中邪者

 王琛發表示,Hysteria ,即歇斯底里,在希臘語裏源自“子宮”,說明西方的前期醫學曾經錯覺認為這是相關女性子宮的精神疾病。中國稱之為“症”;其在國際疾病與相關健康問題統計分類第10版(ICD10)里頭的概念,屬于“F44分離性質的障礙”。

 “也就是‘過去的記憶’、‘身分意識’、‘感覺’和‘身體運動’這四方面無法正常統合,或無法控制身體的某些部分。簡單來說:歇斯底里是因為統合失調,沒法面對壓力,把壓力揮發出來。”

 1970年代,很多工廠發生工人歇斯底里事件。當時,自認比東方人‘科學’的西方廠主,同意員工是集體中邪。沒有廠主願意承認剝削員工,造成員工 心理不健康,歇斯底里起來;員工也同意本身中邪,這比承認有精神病,讓心理較舒服。請人驅邪,其實,包括建立群體關懷的過程,大家都樂意保護受害人。

 “所以,社會意識傾向接受和關懷中邪者,反而還有很多人歧視精神病患,中間不僅影響關懷與正確對待病患的醫藥倫理,也扭曲尊重病患的人權意識的正常發展,其實,還有意無意模糊了外在致病條件的焦點──隱瞞社會不公正,會壓迫大眾精神健康這一真相。”

協助患者對症治療

 以一個接受現代醫科訓練的道教實踐者的認知,王琛發指出,不管是精神障礙問題或者中邪,這都是科學進場的時候。

 “只要發現求助者是統合失調,就要以統合失調的方式來處理,不用神鬼論來掩蓋事實。從現代醫學來幫助他,就完成宗教要求的行善目的。如果不能直接用現代醫學來幫助他,那麼,就要從民俗或心理角度來幫助他。如果自己幫助不了他,就找比自己更行的人幫助他。”

 “從我處理過的許多個案,我發現,人不能離開他的文化,告訴他科學知識,他會無法接受,很多時候,選擇中邪的文化治療,還是相當有效!你必須承認個案中邪,才有辦法去幫助他。當然,也有一類人做了一些平時不敢做的事情,然后假借鬼神之名逃避責任。”他說。

犯猴神或自閉症?

 黃維雄說:“有人去森林露營,有了中邪的現象,神也問了,符也吃了,做很多東西都不好,最后才讓西醫治療,情況馬上好轉。那么,這算中邪嗎?如果他早點尋求醫療幫助,就不需走太多冤枉路,經歷那么苦的過程。”

 很多自閉症小孩,家長一廂情願認為,孩子是觸犯了猴神,被猴神上身。“想辨識是自閉還是猴神上身,可從年齡來追溯。中邪是突然發生的事情,而自閉 症小孩,大人可從他出生到成長過程中,出現的不協調和過動舉動,來發現問題。如果家長想用心靈管道幫助自閉孩子,這沒問題。可是,教導自閉孩童,這一定要 交給專業人士負責。”

 “我沒看過中邪,只聽聞過而已,但不致于很肯定地去否定中邪。你說有人中邪,那么,如何中邪?附身原因?跡象呢?論據呢?往往誰都說不出所以 然。”他說:“好吧,你還是堅持是中邪,但驅魔三十多次都不好,你是否願意給個機會去接受--這可能就是精神病。假如吃葯就好。這算中邪嗎?這值得去深 究。”

歧視是最大傷害

 從以前到現在,我們對精神病患者的最大傷害,就是“歧視”對待。因為不瞭解病情,對病患產生恐懼,盡量躲避他們;懷疑他們的工作或自理能力,還把他們當作笑柄──你就是傻的,你就是有問題,還不趕快回去吃葯……

 無形之中,這會對精神病患者造成心靈創傷。黃維雄說:“當患者覺得別人對他沒有信心,他們會失去生活的勇氣。最過分的是,當他們有情緒問題時,還有人會當他‘發病’。事實上,精神病人也有情緒,也可以開心或生氣,這都是正常的表現。”

 “精神患者自殺后,家屬不諒解說:接受不了失去他的事實。我們應該平靜檢討:他為什么自殺?是否我們不夠關心他?尋死真的需要很大勇氣!從自殺案例,可以發現:我們還不夠關心身邊的人!”






精神病治療雙管齊下(第二篇)

11/07/2011
精神出問題了,該向誰求救?

 臨床心理醫生黃維雄表示,精神問題的治療,需要各方面的配合:精神科醫生給吃葯、心理醫生給輔導、宗教扶持心靈,以及來自家人、朋友和社會的社交支持。

 具備從事醫學科學研究與為道士授籙背景的王琛發博士建議:先從病人的宗教文化角度去瞭解問題,然后再用藥──一方面用西藥對症下藥,一方面用中藥調理身體,這樣比較安全。

 雖然,治療精神疾病,醫學、民俗和宗教的出發點不一樣,但三者要達到的原點一樣──幫助患者。

精神病患者,該見心理醫生,還是精神醫生?

 對此,黃維雄表示:“心理科是從心理輔導和諮詢開始,精神科則注重在病情和藥物。通常,家裏有精神病患者,須讓他見精神科醫生。吃葯后,他的日常生活該怎么幫忙? 這時就到心理醫生出場。”

 有精神問題的大馬人,通常見了精神科醫生吃葯后,就不會繼續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這點上,就有一個“量”的問題,因為大馬有200名精神科醫生,但臨床心理醫生卻只有80名,病人見精神科醫生比較容易。

多人以開放態度面對

 “病人本身的顧慮是:支付兩個醫生的費用、沒有時間複診、家人不贊同,以及不想被別人知道他去見精神或心理醫生。”還好情況不悲觀,因為根據黃維雄的說法:相比10年前,今天,大馬人已接觸到精神疾病的知識,有更多人以開放態度去求尋求幫助。

 “今天,精神和心理專科醫生之間已有共識:只要個案需要諮詢其他科,一定為他引薦合適醫生。甚至,5年前起,有宗教人士對信徒說:你不是中邪,你需要現代醫療的幫助。”

 黃維雄強調,“即使有人覺得中邪,並從文化宗教上得到心靈安定;但藥物不能不吃,社交輔導還是要做。一般上,因為生理缺少賀爾蒙引起的精神問題,心理醫生沒法處理,必須交由精神科醫生來開處方。”

各方配合給予治療

 那么,民俗和宗教又如何處理精神問題個案?曾經,有人跑來對王琛發說:我在修煉中見到你為我授記,接受我為你的入室弟子。

 “從宗教和人道立場出發:自己要謙虛,不能以為真的這么‘神’,也不能因此認為對方發神經,不去理睬他。”王琛發說:“瞭解情況后,我請他家人連同一位掛牌行醫的精神科,還有一位心理醫生,一起配合去治療他。”

 由于病人只信任王琛發,兩位專科醫生就以王琛發的“信徒”身分去見他。加上,他家人偷偷把葯加在他的飯碗裏。吃葯后,病好了,就沒有幻聽或幻見。“精神醫生做治療,心理醫生的跟進輔導也很重要。我們是在一起搶救一個家庭、3個孩子的父親。”他說。

男性 病情會更嚴重

 女人比男人多精神問題嗎?黃維雄說:“以病情來看,男女情況都一樣;以數據來看,女生有小症狀都說出來;但男人流血不流淚,造成男人都把問題藏起。因此,以嚴重性來看,男性嚴重更多倍,治療也更困難。造成今天的自殺者,男性比女性多。”

 那么,精神問題,治療后能夠完全康復嗎?對此,王琛發和黃維雄均表示:治療可以控制病情,避免復發,病人也會復原。只不過,王琛發強調:“病人不會回復到100%的狀態,尤其是遭遇腦部或生理損害者。然而,通過服藥讓病情受控,可讓他回到正常生活軌道。”

 “有些精神分裂會造成頭腦衰退,記憶力減弱。憂鬱症、焦慮、生理問題就要靠吃葯來穩定,以及在生活上調理。”黃維雄說:“我們不能期望患者治療后,恢復患病前的記憶力。我們必須接受他們現有的功能,他們才不會恐懼,這有助減少他們的焦慮,幫助穩定病情。”

 “用藥最有效。從病人的民俗和宗教角度去瞭解問題后,一方面用西藥對症下藥,一方面用中藥調理身體,這樣更加安全。雖然,出發點不一樣,但目的一樣,都是為了幫助患者。”王琛發強調。

心理狀況 非精神病

 精神病患可分為“精神衰弱”和“精神病”。在現代,“精神衰弱”患者特別多,包括憂鬱症、焦慮症、過分緊張、擔心,或者生理失衡產生病症,還有心靈創傷。

 人一生中,會患有精神障礙嗎?黃維雄的回答是:會!

“數年前,政府宣佈大約20%的兒童和少年有心理狀況,這馬上引起國內軒然大波,很多家長質疑:這數據正確嗎?其實,我們不必反應過大,因為有心理狀況不表示就有精神病。”

 “大家都有一個錯誤觀念,認為壓力是造成精神病的主兇。”他繼說:“正確觀念是:只要人有精神病,加上有壓力,精神病就會爆發出來。換個說法,即使你有精神病的基因,不過,因為你能夠照顧好情緒和身體健康,那麼,這個精神病基因,就不是一個大的問題。”

 “我再比喻,文盲不需讀寫文字時,他的生活就不會產生問題。一旦他被強求閱讀,‘文盲’就形成壓力,造成他的精神壓力。總之,只要調整好生活作息,適當舒緩壓力,就能把精神病的引導幾率減至最低,讓病情不復發。”

中藥調理 治情志病

 有一位對婚姻不滿的婦女告訴王琛發,她每天晚上被色鬼纏身夢交,長久下來,她覺得對丈夫產生罪惡感,並且害怕色鬼要在清明節帶走她,就請王琛發助她驅鬼。后來,連同她家人深入談心和瞭解情形,再觀察她的生心理表征后,王琛發馬上知道:她是中醫裏頭所說的“陰虛”。

 “從宗教的角度,要建立患者的自信,也要在徹底治療前后鎮靜患者;疏通經絡血脈,加強中西醫療效;按正統的宗教做法,也可包括為病者開幾道符。但畫符要真的是一張符上有中藥微量元素的集合,不能含有害人體的化學物。同時,我要求她去見中醫。”他說。

 “結果,中醫治好了她的陰虛問題,就再也沒有色魔糾纏的問題。很多精神問題,從體質(陰虛、陽虛)著手,進一步從中醫治理情志病的角度去考慮病人 生心理互為辨證影響,百發百中。最重要的是,中藥調理恢復身體平衡,不會有副作用。除非是製作生熟藥材的人操守不當,製造出毒素或污染。”

中邪 或是心魔作祟?

 王琛發說:“對于幻覺嚴重,自認見神見鬼的患者,我們試過把追蹤劑注射到他的腦部再掃瞄顳葉,發現他腦部的左右兩半區域活動很不對稱。”

 有人來見王琛發,談到親友中邪或見鬼見神,以致生活無法正常自主,他會先瞭解其生活背景和病歷,再設法用對方文化上能接受的、很熟悉的語言告知病因(體虛、五行失調等),但不會和對方討論原因,也不談有沒有神、或者“賴在身上”的靈體是真是假。

 “有人自認被關公附體,問他經典卻說得一塌糊塗。宗教各派都有各自經典為憑,並結合師授口傳的一套測驗靈異真假的做法。如果他測驗過不了關,那可 判斷這人並非低靈或鬼邪附體,只是心魔作祟,亦即心理失常或精神病變。如果當師父的又把精神病判作中邪,那可能真的是‘師父自己原來沒有師父’。”

 “從文化治療和心理安撫的角度上,不一定要告訴他‘你有病’。我們可用中國傳統心理方法,把他的心靈另作引導。甚至,有可能訓練他成為乩童,而整個過程其實也包括通過藥物、練氣等手段為他取出身上的陰邪病氣、治理其身上中醫所謂的情志病。”

 “所以,古代的高道,懂得從其精神狀態區分中邪者與附靈者。對待附靈者是讓他閉關49天,為的不讓他一天到晚自以為神明上身,失去自我,而是讓他學會控制自己,才可以安全轉入不隨便發作的宗教服務。”




理性驗證精神狀況 (第三篇)

12/07/2011
精神出問題了,該向誰求救?

 有精神狀況的患者對醫生說:給我檢驗數據,我才能相信自己有憂鬱症;

 追求科學理性的醫生對道士說:給我臨床驗證,我才能接受靈體附身的事實;

 至于願意承認人類有限的理性人們,都不會決然否定靈體存在的事實;

 吉隆坡甲洞宣恩堂的王福牧師則說明:科學無法證明、醫學無法解套的“問題”,宗教相信是邪惡靈體的干擾。

 二十多年來處理無數中邪個案的他強調,不管是中邪或精神疾病,宗教合乎理性的處理方式是──先從“醫療”和“輔導”角度來驗證和治療,之后才視乎個案意願,給予他宗教支持。

王福牧師說:“基督教這樣看人的生命層次──人被上帝創造,有看得見的身體,還有看不見的靈魂。當身體出現疾病症狀,這種看得見的問題就容易處理;但當心理、情感、靈魂‘生病’,這類問題就難以捉摸,或者完美判斷究竟是中邪或精神病。”

 “世間上的宗教都在證明人間有苦難,以及苦難從哪裏來。人間有躲不了的天災、無窮的人禍;還有另一個層次的苦難,即是科學無法證明、醫學無法解套,來自靈界的魔鬼邪靈之干擾,正統宗教均承認:靈體存在是事實!”他說。

 好些非基督教徒,家人察覺到他異常,但從醫學角度尋找不到解決答案,就會認為是“撞邪”。這也無可厚非。

三層次驗證方法

 “古今中外,人從醫療尋找不到答案,自然會轉向靈性,尋求神明幫助。”他繼說:“像我父親,生前是法力高強的茅山師父,有人遭遇靈界干擾,他會施法、用符水來驅邪。這是騙人嗎?但求助者真的好了,理性世界亦無法給出解釋。”

 根據王福牧師的經驗,當事人說“我感覺被鬼干擾”,這只是潛伏的靈體干擾現象;一旦嚴重附身,當事人的神智已不能自主,都是由家人拖著來見牧師。這時,家人更從旁幫助他理解事件和做出判斷。

 基督教如何驗證中邪事件並非鬧劇?先看現代醫療如何看待所謂的中邪個案。如果多次驅邪都治不好,但是一經藥物治療就好,把其驗證為精神疾病,不會引起爭議。相反的,藥物治不好,但驅邪卻治好,把其歸類為中邪,也算合乎理性吧。

 觀念開放的王福牧師採用“理性三層次驗證方法”,“家中成員有異常精神表現,不能斷定是靈體干擾。第一個層次,我會鼓勵求助者去見醫生;第二個層次,鼓勵求助者尋求輔導支持。如果醫療和輔導驗都治不好他,我才會為他驅逐邪靈。”

 “靈體有三個層面:最低層面的是靈界骯髒、邪惡的精靈鬼怪、高層的善良天使、最高層面的神。正統宗教均相信:邪靈會干擾人類。”他說:“魔鬼會試 探、誘惑和欺騙你。一旦人類陷入魔鬼圈套,魔鬼就會指控:你有罪、你沒用、你污穢骯髒,你不用再禱告……讓你遠離上帝,成為其追隨者。”

先接受醫療輔導

 若是忽略了從醫學和心理角度來看待問題,只會要求助者不間歇地禱告。在這壓力底下,求助者病情會爆發,甚至加劇他的憂鬱症。王福牧師說:“這是不當處理方法。牧師不是專科醫生,假如是人的生理和心理出問題,應由現代醫療幫忙。”

 也因此,面對緊張父母追問:孩子是不是中邪了?他會說“我不知道”,並且鼓勵父母先帶孩子去接受醫療和輔導。經過這兩個程序后,再讓父母決定:要不要宗教支持。

 假如求助者是基督教徒,王福牧師會通過禱告,帶領求助者走向上帝的愛和光明的正信人生,那么,人類就可以在信仰中剛強,用愛、良善和光明的力量得勝,不會上魔鬼的當。

 至于非教徒,王福牧師會諮詢: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用基督教的立場和方法,幫助你歸信上帝,帶領你去禱告,讓你遠離第三層面的靈界困擾。“如果對方不願意,我們亦不勉強。但是,我們還是會為對方禱告。”

有法力與靈界訂契約

 王福牧師的父親,當了60年茅山法師,不管是八仙的藍采和,抑或是三太子哪吒,隨請隨到。

 “我從小就看著父親驅鬼、趕鬼,長大后還幫助父親畫符。中降頭的,父親會念咒來解降,給符水他喝;嚴重的話,就用東西敲求助者的頭,但從不會叫他去看醫生或做輔導。”

 “父親施法只是想幫助群眾。他年老時,我已經當牧師了。有一次,我問父親:您拜的是什麼神?他說他拜的不是神,是一種邪術法術。我再追問:那您為什麼有法力?他就說:因為我跟靈界有契約,靈界給我扶助力量,我就要供養靈界。”

 藍采和、哪吒只是神話裏的神明,請神上身時,什麼靈體附身,就講什麼話。“父親一生在幫人,但靈界的背后,都是邪惡的污鬼或邪靈在操縱。就好比付保護費給黑社會,讓他來保護自己,父親知道和靈界訂立契約不好,所以未曾傳授孩子任何法術,更未要求他們繼承衣缽。”

驅魔后再找醫生治療

 王福牧師透露,二十多年處理靈體附身的經驗中,最嚴重的一次,因為現象太兇猛,只能直接進行驅魔,事后再讓個案會見醫生,治療身體虛弱問題。

 “教會有一位姐妹,她有一位四十多歲的弟弟卻是異教信徒,他信教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某天晚上10點鐘,我接到求助電話,說是那位弟弟行為異常,家裏氣氛非常陰森,家人已非常懼怕他了。”

 王福牧師就帶領一位弟兄到那位姐妹的住家,“屋子是一層樓的建築,有通道從屋前直貫屋后。我們就在正廳等那位偷藏在廁所的弟弟出來。雖然沒有正面衝突,但我可以感覺到靈界很大的爭戰。”

 最后,廁所門打開了,那位弟弟雙眼翻白,神情怪異,像蛇一樣匍匐行進到牧師跟前。“我用手扶住他的頭,可以感覺他的力量很大。我們開始唱詩歌,做禱告。就這樣掙扎了一小時,他才開始平靜下來。”

 “靈體被驅除后,又回來干擾兩次;第三次禱告后,才算真正平靜,但他已很虛弱了。我請他家人第二天陪他去看醫生,讓他吃葯補充體力,之后再看是否需要輔導。”

找對人做對事才有效

 正信教徒被靈體附身的很少,非教徒會先找民間神明、風水術士等等,來解除“骯髒”東西,最后一個選項才是來見牧師,因為他們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基督教是“洋教”,不適合華人。

 “可是,正確了解基督教信仰后,必然可以打從心裏承認:先從醫療和輔導入手,有需要再給予宗教支持,這是好的、合乎理性的處理建議。求助者必須找對人幫忙,我們的信仰,要有真理衡量驗證,問個明白才可以。”

 宗教人士幫忙驅除靈體,這和欲念(金錢、美色)無關。如果宗教人士提出“裸體過夜”或者“巨額供養”等要求,只要覺得“不合理”,你一定要提問:為什么要這樣做?動機是什么?

 不要害怕得罪神明或師父。祂若是愛人類的真神,必然允許你的提問。即便是尋求牧師的幫忙,還是要保持“找對人,做對事”。

 “牧師不是神,也不是醫生,他是有限的人,也有處理不到的問題。就像人也有治不好的病。治療,需要多方面配合,還要考量先天、后天,以及個人的配合度。”




提高警覺免遭騙財色(第四篇)

13/07/2011

報導:許雅玲 
圖:本報資料中心、互聯網、受訪者提供

馬來西亞道教總會會長陳文成表示,正統宗教承認靈體干擾,絕非鼓吹迷信;正道的宗教人士和道士,確實處理了不少中邪實例。

 雖然,宗教團體和媒體不斷揭發神棍事件,普羅大眾開始有所警惕,騙案亦有下降跡象。但他不斷強調,民眾必須萬二分警覺,慎防被騙財騙色。

陳文成表示,“目前,面對要求治病或驅邪的信眾,乩童有責任勸請對方先尋求專業醫生的治療,來驗證本身是否患上精神問題。乩童不能阻止或勸請信眾不要接受專業醫生的治療,假若醫藥治療無效,才尋求宗教方式治療。”

 “道總和馬華宗教事務局聯手出版了‘乩童問事服務指南’,教育群眾如何有效地提防宗教騙子。”他說:“宗教騙子的行騙手法層出不窮,群眾除了可通過服務指南小冊來加強醒覺,最好也掌握基本正信宗教知識,不可道聽途說,慎防被騙財騙色。”

只接受隨喜供養

 由于很多乩童是在住家服務,或是不屬于任何廟宇,而只是個人活動;因此,廟宇理事會無法監督他們的行為。這情況下,信眾更要提高警覺和加強分析:他是正信的乩童,或是宗教騙子。

 說到騙財,陳文成強調:“通常,到宗教場所治療,宗教人士不會提出幾千或幾萬令吉的紅包,只接受隨喜供養。即便不給紅包,也不會被罵。然而,考量到全職服務的乩童也要維持生活,宗教場所可以自定合理的問事價格。”

 “乩童的問事環境,應該如同診療所的醫生,必須有‘避嫌’做法!問事最好在廟宇大殿進行,因為可以保護問事者,同時也保護乩童名譽。現在,正信乩童和廟宇住持均認同:任何法事或治療,無需在密室進行。”

無需觸摸斷定狀況

 在乩童的行為上,陳文成強調:各方要達成的一個最高道德共識條規是--不論在任何情況下,絕對禁止乩童觸及信眾的身體,及禁止乩童要求異性信眾脫衣檢查或治療!

 “這條規很必要,因為乩童不同于專業醫生。醫生有法制的專業行為條規,病人可循正確管道進行投訴。假如乩童在服務時,道德觀念脆弱,信眾可能淪為受害者。何況,通靈狀態下的乩童,沒必要通過觸摸來斷定狀況。”

 乩童問事活動難免帶有濃烈宗教色彩,因此,不論是住宅問事或廟宇問事,難免讓人把其和道教划上等號;造成有集團的宗教老千犯案,卻讓正信的道教揹上黑鍋!為此,他呼籲:揭發宗教騙子,杜絕騙財騙色!

避免單獨相處摸身體

 陳文成指出,乩童若單獨和信眾在密室獨處,則自動有犯罪之嫌。為此,現場必須有信眾所信任的親友同行,或是其他並非乩童助手的人士見證。“問事時,信眾處于被動情況,乩童有責任證明信眾是處在安全狀況。”

 非常情況下,乩童有必要觸及信眾身體來進行治療,那該怎辦?“乩童只能觸及信眾的手、臉、背或頭部。如果現場沒有信眾的親友,只有乩童助手,那他不能觸及女信眾身體。即使有人見證,乩童也絕對不能觸摸信眾身體的敏感部。”

 他特別提醒,問事時,不要喝陌生人預先準備,或者在視線以外所準備的“符水”。喝下飲料或“符水”后,身體感覺不適或有異樣,信眾應即刻離開現場,然后尋求警方或道總的協助。

勿迷信法力墜陷阱

 “大眾應該明白:乩童問事是解決問題的其中一個參考,而不是唯一的方法。加上問事過程存有太多難以用常理解釋的因素,因此,大眾必須以高度的理智來判斷。”陳文成說。

 從騙財騙色的事例來看,企圖不良的宗教老千,都捉准了信眾的心理弱點來行騙。具體來說,利用信眾不願對別人透露本身不可告人的疑難,提出密室治療。

 有的事例中,不法乩童捉准信眾被騙后也不敢告訴親友的心理弱點,拍下信眾的裸照,一而再再而三地勒索。最常見的是,宗教騙子捉准信眾在走投無路、病入膏肓的情況下,必定孤注一擲相信乩童,或者迷信有關的“師父”法力,任意欺騙信眾。

 問事前,多方探查有關乩童的行為,不要單憑聽來的“靈驗”傳說,就投以信任,因為“靈驗”傳說可能是不法乩童預先設下的陷阱。最好要求可信任的親友陪同,一起來謹慎觀察環境和判斷真偽。

勇敢拒絕不合理要求

 “信眾在問事時,絕對要避免一些行為,以免掉入宗教騙子的陷阱!”陳文成語重心長表示,“首當其衝,絕對避免和乩童單獨相處!”

 “問事者必須清楚了解,生病必須尋求醫生治療。如果現代醫療束手無策,才尋求宗教治療。治療時,信眾要勇敢拒絕乩童的不合理要求,包括:性行為治病,或者赤身裸體讓對方檢查或轉運。有不合理要求,馬上可斷定乩童居心不良!”

 在察覺受騙后,不要害怕讓親友知道,否則,被對方掐住這個弱點,當事人就會越陷越深。任何越軌的行為,一定要勇敢拒絕及速離現場,之后再尋求道總或警方的幫助。

 問事時,信眾不宜透露個人私隱、經濟和家庭狀況;也不要隨意將生辰八字以書面方式告訴陌生人,這是避免宗教騙子借此做出威脅。

正統乩童行為知多點

 1.心態正確的乩童不會做出不合理的要求,這包括發生性關係和索求大筆錢財。

 2.乩童不會要求問事者對他所說的事項,加以保密。

 3.乩童不會恐嚇問事者會有大難臨頭。

 4.乩童在問事時,不需觸及異性問事者的身體。

 5.乩童進行問事或作法,只需在廟宇大殿進行,無需外出。

 6.正信道士或乩童,都必須戒諸惡行,清規戒律是道教徒所嚴格遵守的。

問事者要避免行為

 1.不需在現場沖花涼,正信方法是將花水攜帶回家,沖洗不祥。

 2.切記,神不施財、神不要求信眾以身相許;神只消災解厄、賜福平安、慈悲度人。若宗教騙子提出非分要求,絕對不是神的指示,而是他利用神的名號行騙。

 3.面對婚姻問題的女信徒,應該接受正統的輔導咨詢。別相信所謂的“師父”能夠利用巫術或不道德要求來挽救婚姻。

 4.別相信挽救婚姻或治療,需要奉上大量金錢財物給宗教騙子存放,以避免被偷龍轉鳳成石頭、礦泉水。若乩童有此要求,即可認定他不懷好意。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