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1月24日 星期五

本地影話

票房死角之口味是首要(第1篇)

8 Jan 2013
報導:殷淑欣
攝影:李志強、岑家豪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本地電影不是沒有產量,只不過好像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導演的作品,能夠被看得見,其他小電影似乎依然處于曾經上映,又已經下畫了都沒有人察覺的慘況。  沒有票房的本地電影,是怎麼了呢?有些人說,那是因為沒有被大力推薦;有些人則說沒有吸引力,所以電影根本不可能被關注。本地中文電影不是濫到不能看的地步,但是卻很難收服大馬約600萬華人的眼睛……
如果看過去一兩年來的賀歲片,最好的例子是《阿炳心想事成》,幹掉了同檔期上映的《逆戰》、《2012我愛HK:喜上加囍》和《最強囍事》。另外,像有李連傑這大卡士的《白蛇傳》,在大馬的票房也只是才三百多萬令吉。
 票房,最重要的決策是來自觀眾的選擇,一些電影卡士大到嚇死你,卻票房平平,有的雖然全數新人,票房卻多到能夠讓這些人頓時爆紅。
 本地戲院上映的電影種類選擇那么多,要不要選擇看本地電影,的確是一個非常關鍵的要素,為什么好像還有大馬人不想主動看本地片的現象呢?
 要怎么樣才能讓我們的觀眾,心甘情願給力支持本地中文電影呢?
●我們有話說:
監製兼導演林德榮:宣傳可以拉票房
 一部電影,拍完后宣傳很重要。
 宣傳也是電影的另一部分,你看國外的電影就知道。我會注重宣傳,也是因為我們採用美國電影的那套宣傳手法。當然我們沒他們那么仔細而已。
 我也在電影上映的時候,選擇親自跑宣傳,很辛苦的,但是這么跑宣傳,不但能夠幫助電影拉票房,也能夠連帶性幫助自己建立人氣。
 這樣,在比較偏遠地區的家庭主婦們,也會因為這樣認識你,就可以在圈內建立起名氣,接下來拍電影,別人就知道你是誰了。
藝人許亮宇:藝人要領先支持
 本地有好的電影,但仍然有很多沒有水準的,不能怪本地人不看,的確有些人不知道自己拍得爛,這些不好的電影會影響國人對本地電影的看法,因而造就 沒有人看本地片,這是連貫性的,沒有票房,沒有錢,就沒有人要拍,沒有拍就沒有進步,這是一個循環的動作。我覺得要鼓勵本地人看電影,藝人要先帶頭看,這 樣支持你的人也會去看,就能夠一傳十;十傳百。
監製兼導演鄭建國:觀眾要eye candy
 觀眾進戲院看戲,一就是很天方夜譚,如《Transformer》、《StarWar》、《Avatar》,第一,就是很多eye candy的,所謂的eye candy就是眼睛看了很爽的,像以前王晶的戲就是那種波濤洶湧的美女;第二,看鬼戲,嚇自己、或者緊張的動作片,都是eye candy的;第三,我就要看我熟悉的東西,我熟悉的場景、地方、演員。好像《結婚那件事》,香港有個影評人,他寫的影評標題“《結婚那件事》好看又如 何?”
 “他告訴我,電影有吸引到他,但這電影從海報設計,到陣容、預告片,無論他怎么推薦給他身邊的朋友,都沒有人想要去看。因為可能阿牛和江若琳在香港還沒去到大家都爭相想要去看的那種,然后題材說大馬結婚的東西,也沒讓他們有太吸引的地方。
 到《初戀紅豆冰》,在台灣有人認識吧?但是他的故事鄉村情懷太重了,所以在海外的票房也沒有很理想,這個市場的東西,真的要看得很準才行。
藝人童冰玉:競爭多對本地片不公平
 我覺得我們自己在這個行業,都會支持,不管評語好不好我們都會去看,因為我們拍片不容易,但觀眾不是,他們是去看影評、看排場,有觀眾可能會說“本地電影我等DVD好了”,我覺得這有點不公平,因為我們需要跟不同語言,不同國家的電影競爭。
 這幾年來,我的感觸很深,因為你看泰國、韓國、日本的東西,每個人都能接受,但都聽不懂,為什么我們一定要講標準的華語,去迎合國際化?而不是本土化一點呢?我覺得不要把本土的東西弄得全球化,一定要紮穩根基,不然就會不湯不水。
影評人楊劍:我為什麼選擇你?
 一張戲票RM10,別人的片子也是RM10,如果同樣題材,那么買你的本地片,和看大明星的,當然會選明星的。你要讓觀眾認為,你的電影很值得。
 你想想,觀眾進場看戲就是不要悶,所以大多數的觀眾會選擇商業片。看戲本身就是一種娛樂,如果買票進去悶,為什么要去看呢?
 電影人最重要的是問“我為什么選擇你?”只要電影本身不會太差,進電影院看的觀眾,看了覺得好,自然介紹給別人,但如果不好,這些人一定會跟身邊人說不好。
影評人莊若:看電影是個人喜好
 本地電影可以說是劇本有點偏向電視劇的感覺,因為看電影看題材,有的人喜歡娛樂性,有些人喜歡藝術性,但是對觀眾來說,娛樂性的當然好啊!
 也不能說是沒有什么吸引力,只是沒有什么人要買票進場看,因為看電影是個人喜好,有的人喜歡看,有的人不喜歡看,像我自己的話,我也比較少看本地電影,除非本地電影有適合我,有我想看的題材。
電影發行兼院線GSC發言人:看電影跟吃飯口味一樣
 觀眾口味的東西,很個人的,就跟吃飯一樣,看戲你看了很開心的,就對你的口味,這也是為什么有本地電影,在本地很好,但是出去國外卻不怎么好,因為口味像吃飯,有些人愛吃有些人不愛。
 一部電影還要靠宣傳,宣傳其實就是帶隊入場的,你進去看了一部電影,好不好看,你一定會跟身邊的人說,好看的話,一定會跟朋友分享,不好看的,你 一定會叫他們千萬不要去看。即使沒有直接說,現在網絡發達,人人都愛在FB留言,電影好不好看,常常會在FB上面寫,所以電影好就會票房好。
電影發行商RAM Entertainment:本地觀眾愛大眾化影片
 其實,有很多因素可以影響電影票房,例如製作質素,故事題材、宣傳、上映日期等等,其實不只是本地電影,外國電影也是一樣。
 我以前是覺得本地電影票房不好,不過近幾年我覺得現在的本地觀眾,都很支持本地中文電影了,只是現在的觀眾越來越聰明,對本地電影的要求也提高了。
 不過,對目前的市場來說,本地大部分觀眾看本地片,或外國片都一樣,都比較喜歡動作電影、喜劇、驚悚、災難、特技、怪物等等這種比較商業和大眾化的片種。
●手記/點評:
先做有共鳴的
 的確,一部電影好不好看,是個人口味。電影好不好看,跟食物好不好吃一樣。就像某某說某家餐廳的雞排好吃,但並不是任何人去都會覺得好吃,吃重口味的人會覺得太淡;愛清淡的人會覺得太鹹;電影好不好看,跟好不好吃一樣。
 先做人人愛看的,人人就會去看,這樣才能夠拉高看本地電影的人數。如果人人都愛看感動人心的片子,就做一部可以哭到飽的。人人愛看笑片,就做一部讓人笑到滾地的,但是前提是笑點是大眾化的。
 與其為了要收買全部觀眾的心,而做出什么元素都有的“管太多”電影,倒不如專心做出一種共鳴還比較重要,即便電影沒有濃厚的意義。
 就像周星馳早期的“無厘頭”笑片,有多少部是要告訴觀眾裏頭有莫大的人生哲理?又有哪一部是要透過“無厘頭”來傳達社會訊息?但是大家會想要看,就是因為人人都覺得好笑,這樣專攻愛“無厘頭”的觀眾市場,就成功為自己在電影業佔一席之位。好笑,好銷,就這么簡單。



票房死角之卡士不夠大(第2篇)

報導:殷淑欣
攝影:李志強、岑家豪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大馬的電影之所以少人氣,除了題材合不合口味,另一個關鍵,還是主角合不合口味的問題。題材合口味了,但是負責演繹主角的人選,如果不夠美,不夠帥,但起碼要會演,而且要有足夠分量的人撐場,才有分量“吸睛”。  不要拿那些已闖蕩國外市場,上了“神台”的藝人來做比較,對那些鮮少留意本地娛樂事業的本地人來說,本地大多數藝人,名字都念不出來,或者名字到 嘴邊,卻怎麼也叫不出來,再不然就是只記得電視劇看過的角色名字。也許因為這樣,許多電影人都決定找海外演員來拍戲,難道本地演員真的如此“平民”嗎?怎 麼才能夠讓他們“大展鴻圖”呢?
●我們有話說:
藝人童冰玉:我們要包裝卻被說耍大牌
 別人的國家,他們有把藝人包裝成明星,會打造明星成為一般人很難才能看到的人。我們在馬來西亞做藝人要很刻苦耐勞,即使你去很大的event,也猶如路人甲乙,因為我們沒有保鏢隨身,沒有那種包裝出來的架勢。
 而且在大馬當藝人,有一個助理就會開始被說你耍大牌,像我曾經因為開車睡著,所以要請助理幫忙,順便幫我安排工作的東西,可是卻被人說耍排場,但事實不是這樣,我們沒有這樣的空間去做那種架勢。
藝人許亮宇:我們的演藝圈就像在家
 我們跟港臺的藝人不一樣,當然會羨慕他們的成就,走出來就有巨星架勢。不過,我們畢竟在不一樣的環境生存,別人一開始當藝人的時候,就已經在那樣 的環境,他們的工作環境也不一樣。我們的演藝圈,就像在家,我們沒有狗仔隊,別人一開始當明星,就要面對狗仔隊了。我們不是靠這些來打造明星氛圍,而是做 藝人的謙卑態度。
監製兼導演林德榮:提高身價就能提升架勢
 我也是電視演員出身,我也拿過“兜”,我現在問過目前演員最高薪水多少,最紅牌的那些,一集2000令吉不可能,他們說只有1000令吉一集,給你拍13集,1萬3000令吉,然后一年才拍一部,一年1萬3000令吉,買衣服都不夠。
 所以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提高本地藝人的身價,通過藝人的曝光率和提升他們在這個市場上的基本待遇,比如除了給“市價”,再加花紅。我給花紅是要提高他們(藝人和電影從業員)的身價,相對的,這個電影業的價值就會提高,就可以幫助這個圈子。
監製兼導演鄭建國:接job決定身分
 說真的,光良、梁靜茹也是浸了很多年才有那個味道,所以這需要經驗。我個人覺得像海外藝人的情況是,我簽你做我的藝人,你就等接我的戲而已,你不 能夠接拍別人的戲,少過一兩百萬的小廣告不能接,有一兩千萬的才點頭,這樣就會把他塑造有價值,當然前提是他們的市場夠大,他們知道千多萬的廣告常常會 有。可是本地演員廣告兩千塊你不接有人接,其實廣告的大小真的會影響一個藝人的市場。
影評人楊劍:大牌明星,還是要看劇本
 其實,不能從表面的層次來看,本地電影剛剛起步,不否認本地電影在努力奮鬥中,作為觀眾,當然有明星的,會有更好的票房保證,有大牌明星的,一定是這樣,因為會有明星效應嘛!
 明星的問題是存在,但除了明星,其實還是要看劇本,有好的劇本和好的機會很重要,有這些就有好處。如果大明星拍不知所謂的片,你也不會看。
電影發行兼院線GSC發言人:大馬娛樂圈還是baby
 別人在剛開始的時候,其實也跟我們一樣,他們剛剛做電影業的時候,哪裡來的明星?我們現在還是屬于baby的階段,而香港你看他們很蓬勃,因為他們的這一個行業很老了,我們仍是(還屬于)baby,需要成長。
 本地中文電影不被觀眾接受,是因為還新,馬來電影他們發展已經很久了,所以他們已經過了需要熬的大波浪,中文電影現在還處在這個波濤洶湧的階段,但是一旦經過了,就有一個出頭天了。
電影發行商RAM Entertainment發言人:需要發掘演藝人才
 其實本地確實是少了大銀幕的演員或者是明星,可能我們大馬真的需要多一點平台,去培養或發掘更多可以演戲的電影演員。
◎給導演的一席話
多試探市場口味
 經驗其實就真的是要拍越多才會變得越好,就像運動員一樣,如果運動員沒有多練習,他不會知道自己的水準到哪裡,導演可以嘗試多類型拍攝,要電視、MV、電影什么都嘗試,多去試探本地觀眾和本地市場的口味,磨多了你就可以知道什麼可以什么不可以。
──電影發行兼院線GSC發言人
◎給觀眾的一席話
愛護支持是力量
 若你現在拿本地電影和海外的電影來比,就好像你叫3歲小孩,剛學會跑的小孩子,跟一個100米的賽跑選手Usain Bolt比,當然是Bolt贏!但你又錯誤地期待要3歲的小孩贏過他這是不可能的嘛!所以你可以批評這個小孩跑得不夠快,但你一定要支持他,因為如果你不 支持他,他跌倒后不再跑,就永遠不可能跑贏Bolt。所以本地電影我一定看,有些看了之后也會罵,但這就是支持。
──監製兼導演鄭建國
◎給監製的一席話
善用資金保素質
 不是每部電影都賺錢的,電影經費要好好利用,你必須集資然后一定預留一些空間,以防自己預支。現在有很多人的做法是,資金不足,比如籌集了50 萬、100萬就開工,雖然這是足夠開工,但也要考慮,之后的“結賬”、宣傳費用。一些人並沒有這么想,他們把贊助商的錢先自己拿一部分,用剩余的去拍攝, 這樣做會把素質降低,就會影響票房。
──監製兼導演林德榮
◎給演員的一席話
努力推銷至海外
 我們有好的演員,但是他們沒有一種巨星的感覺,他們一直都在馬來西亞,若一直都得在馬來西亞,我就沒有辦法把你賣到海外,除非我們有馬來西亞經營藝人的公司,努力把藝人推到海外,然后作出成績,那么我相信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監製兼導演鄭建國
●手記/點評:一“爆”而紅要有EQ
 如果有機會到國外,特別是中、港、臺這大中華區域,你會發現走在路上到處都是明星肖像。從平價的礦泉水到國際知名品牌,都是用明星打廣告。人形紙牌一個個站在店舖,走到哪裏都會看到明星。
 這樣灌輸性質的“曝光率”,也許是國外藝人比大馬藝人紅的因素之一,如果我國商家效仿大中華地區,每個商家都用本地的藝人來代言,讓大馬藝人的代 言做到無孔不入的情況,那么本地觀眾總有一天會習慣,也自然而然地“深入民心”,試問有哪一個國家的明星,不是這樣打造出來的?
 也許因為大馬沒有狗仔文化,也沒有讀者爆猛料的文化,所以在大馬藝人很難“一爆而紅”,如果藝人們真的要迅速像港台藝人一樣紅,就得把隨時被爆料的EQ訓練好,然而重點是,舒服過日子多時的大馬藝人們,你們準備好了嗎?



發展局限之題材死板(第3篇)

報導:殷淑欣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本地電影和電視劇近幾年有蓬勃的發展,從《阿炳心想事成》的755萬令吉票房開始,掀起了大馬電影業另一篇章。這個好現象讓本地人在聽到影視“國貨”時,也比較少出現“嚇”一聲的窘境,這個就像本地電視劇,走過了低糜,漸漸走出好成績的情況一樣。  不過,目前的本地中文電影,說要發展起來,卻依然有它的局限,因為本地電影要面對的,不只是觀眾的接受度、還要迎合市場的成熟度,最重要的是要應付政策的朝令夕改。我們的電影,何時才能熬出頭呢?
顧慮普羅大眾的市場,本地電影題材本土化,讓我們的電影一直在本地打轉,即使在本地的票房會飛,但同樣的片子拿到國外,票房卻馬馬虎虎而已。問題在 哪裏?有人說,本地電影的題材很普通,來來去去就那幾種,一定是親情,然后加一點愛情,然后沒有了。但是,對剛起步的本地電影來說,要在題材上發展新的領 域,會不會是“還沒有學會跑,就先學飛”的情況呢?要求本地電影在題材上做創意變化,是不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呢?
●我們有話說:
藝人童冰玉:電視放大不叫電影
 我們這裡常常把電視放大就叫做電影,我們真的還很需要有電影感,要在短短的幾秒,幾分鐘把東西表達出來,這是大家要一起努力才能達到的。我覺得有 電視劇的感覺,包括拍攝的手法,少了impact,少了一種感動力,可能大家都拍小品,就大家看了嘻嘻哈哈的那一種,不是說不好,就是嘻嘻哈哈,然后感動 然后結束。
 我也覺得我們的電影,最近有氾濫的感覺,可是我害怕飽和,然后到了一個泡沫飽和點,然后會突然間“砰”破完,然后到以后要拍電影,沒有人要看,沒有人要投資了。
電影監製兼演員林德榮:我們不能一步登天
 沒錯,我們現在拍很重本土色彩的電影,但我們現在是剛起步,不能夠一步登天。如果你現在給我10億,叫我拍《Transformers》,我不會 拍,我不知道到底要多少億用在哪個項目裏。但我們至少現在有開始學如何把電腦特技做好,比起之前只重視親情的《阿炳》,又多了一些東西,我們需要慢慢改 變。
監製兼導演鄭建國:練好啤酒量才試烈酒
 本地的中文片才剛起步,本地觀眾對本地中文片的期待還不是那么高,也不能那么高,好像剛剛學習喝酒的人,他只能夠喝啤酒,不能喝紅酒或者烈酒,那 么本地片目前大家都在喝啤酒,就是喜劇、恐怖片、動作片,這種類型是比較能夠被接受,在投資方面也比較能夠看得到錢能夠拿回來,香港的市場不一樣,他們的 市場不止香港,所以(出現)像《桃姐》、《維多利亞一號》這種特別種類的戲劇,因為他們可以接受這種題材。
影評人楊劍:檢討呈現手法營造共鳴
 電影本土化不是問題,國外很多本土化電影到別的國家,也賣得很好,最好的例子就是《那些年》,他的情節、時間背景都很台灣文化,但為什么在大馬、 香港都那么好賣?是因為共鳴。題材就像聽歌,你不能說別人喜歡聽什么歌,你就去唱什么歌,所以其實一樣的題材,可以用有新鮮感的呈現方式,即使電影說著親 情,卻可以不老套,是要看你怎么鋪排,怎樣呈現出來,你看《桃姐》,不也講親情嗎?
影評人莊若:拍攝技巧很重要
 我認為本地電影市場,的確是編劇的人數很少,但其實也不能夠只說本地,編劇人數其實在全世界來說,都是不夠的。不過,其實一部電影,拍攝技巧才真 的重要,因為好不好看,就要看拍出來效果怎樣,那不單是題材的因素而已,表現手法很重要,如果簡單的劇本但有很好地呈現手法,一樣可以很成功。
電影發行兼院線GSC發言人:要生動變通地呈現
 美國的好萊塢、香港、台灣的電影,任何地方的電影都是在用親情、愛情這些元素。這些電影中,有很多甚至我們看到大概70、80%的時候,就已經猜 到電影的結局是怎樣了。電影有個程式,很多人說故事,都用abcde的秩序,我們叫linear模式,如果要電影成功,導演和監製要有一套新鮮的講故事能 力,比如將故事的順序倒過來,將c這個中間部分的內容,移去當開場,而且導演需要多向本地觀眾解釋,你拍攝的電影有何意義。
 
電影發行商RAM Entertainment發言人:題材之外,電影團隊也是關鍵
 現在的市場不一樣了,以我的看法就是一部好的製作,有素質和誠意的電影可能就會對電影票房有保障,像我們發行,也會以製作人和團隊的背景,及電影 的製作素質來考慮合不合作,並不只看票房保證。電影故事題材只是其中一個讓我們考慮發行的因素之一,好的電影故事題材是會間接影響電影票房的成敗,所以如 果我們對一部電影的題材缺乏興趣及信心,我們還是會拒絕合作。
近年部分本地賣座電影和題材
電影 上映年份 主要題材元素
《初戀紅豆冰》 (2009)   愛情、親情
《大日子WooHoo》 (2010)   友情
《天天好天》 (2011)   親情
《結婚那件事》 (2011)   愛情、親情
《辣死你媽2.0》 (2011)   友情
《阿炳心想事成》 (2012)   親情、友情
《鬼老大哥大》 (2012)   愛情、友情
《甲洞》 (2012)   友情
●手記/點評:導演,無需顧慮太多
  全世界的片子跑不掉親情、愛情、友情。不管商業片還是藝術片,《Avatar》一樣講愛情;《Transformers》一樣談友情;《桃姐》 也是打親情牌。不一樣的是,故事中有了不一樣的元素,愛情裏面有跨時空,還有藍臉人、在機器人的戰爭中加入友情的手足情,親情的故事,不只要講孝順,還要 有加入我們常感到無奈的共鳴場面。
 本土味道,並不是衝不出去的問題所在,韓國的愛情片一樣有濃濃韓國的味道,香港的警匪片一樣用香港的警察,泰國的鬼片還不是有泰國地道的民間習 俗,回望臺灣10年前的電影,有多少人想得出來?還不是因為不斷努力嘗試,把自己的電影做好,直到《海角七號》、《艋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這 些電影,才有許多本地人開始留意臺灣電影,但這些臺灣電影,還不都是臺灣味道濃厚的片子嗎?
 看他鄉的電影,也能習慣,看背景熟悉的電影,原則上應該更有共鳴。台灣的電影會漸漸進步,是因為當地人都很支持自己的“本土片”,我們的觀眾如果 還在怪本地電影太local,就會把自己的電影閂死在本地市場。畢竟,沒有觀眾,電影再好也沒有好評,沒有好評,就不能激起興趣,沒有興趣就不會有市場, 沒有本地市場,如何打入別人的市場?
 導演們,也許無需要顧慮太多,地地道道的題材做久了,觀眾漸漸就會習慣,當觀眾開始接受后,加入創新的點子,就能夠提高口碑了,屆時就會有號召力,不是嗎?


發展局限之Wajib Tayang很礙手(完結篇)


報導:殷淑欣
攝影:李志強、岑家豪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對電影公司、監製、導演來說,擇個好日子上映,就像擇個好日子給新店開張、結婚嫁娶一樣重要。在目前,每一部電影必須遵從Wajib Tayang政策,即每一個星期,只有兩部本地電影可以上映,而且其中一部電影必須是馬來電影。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能夠選擇,相信每一位電影製作人,都 會為了“好位子”,寧願自動放棄獎掖金回扣。  一個聲稱保護本地電影的政策,卻把本地中文電影業者逼到牆角去自己打自己,這樣的“慘況”,被國外電影業者看到了,應該會對我們說:“本是同根 生,相煎何太急?”而本地電影目前在面對票房壓力之前,還要先過“命運”關,這樣的Wajib Tayang政策,究竟是“惠民”還是“毀民”?
“強制上映影片計劃”Wajib Tayang的政策從1990年起,為保障本地馬來電影而設。在這個政策保護下的電影,不管電影規模大小、卡士多爛,院線都必須同意讓該電影上映,而且享 有兩周的強制性上映期。而且電影也可以獲得20%的娛樂稅回扣,對本地製作的小本電影,有莫大的幫助。
 直到2009年《初戀紅豆冰》電影申請退稅一事,加上本地中文電影市場迅速成長,本地中文電影的數量越來越多,為了一視同仁,自2011年起 Wajib Tayang單位也允許讓本地中文電影申請Wajib Tayang,也從原來的一星期只有一部電影的限制,放寬到一周兩部電影,原本的20%娛樂稅也換成獎掖金,讓超過600万令吉票房的本地電影,能夠從抽 取的稅務中,獲得50万令吉的回扣。
 不過,由于同意讓多少部本地電影上映的,是由院線決定,所以,Wajib Tayang單位至今仍沒有辦法讓限制兩部電影上映的條例放寬。事因,由于強制性上映的條例,院線必須要有足夠的大型放映廳,以同時應付本地和國外電影能夠同期在大型放映廳放映。
 雖然目前沒有明文規定全部本地電影都必須申請Wajib Tayang,不過,由于Wajib Tayang單位和院線,已基于安排電影上映秩序的“和諧”,雙方已經協議會要求全部電影按程序排隊。
 根據Wajib Tayang單位的消息,該單位已經向內閣議會提呈改革條例的報告,強制性要求全部電影申請Wajib Tayang。至于能不能夠放寬一周兩部本地片的限制,胥視本地電影院發展的速度而定。 
●我們有話說
電影監製兼演員林德榮:上映日期勝于獎掖金
 Wajib Tayang要3個月前排期,這條例無可否認是在幫助馬來西亞的電影業,因為有了Wajib Tayang之后,大家都可以受到保障,至少有20%的回扣。我們現在做電影,為了能夠順利趕上Wajib Tayang的審核時間,必須很“勞累”,還要動用全部的人情牌,但是未必拿得到你要的檔期,所以,我們有時候真的會想說:不要回扣稅了,只想電影像之前 那樣上戲院。不過,我們為了尊重大馬的電影條例,唯有盡量做到最好。
監製兼導演鄭建國:Wajib Tayang自找麻煩
 我覺得Wajib Tayang的準繩有點兒戲,想要怎么改就怎么改。在確定本地電影沒Wajib Tayang就不能上映時,就已限定了本地所有電影的發展。
 我這樣說好了,它(Wajib Tayang)是一根枴杖,給那些獨立電影的人,或者需要幫助的電影,這根枴杖給了他們,能夠走得很舒服,但是你不能夠逼每一個人去拿著枴杖走路。我覺得 Wajib Tayang遲早會負荷不了,因為本地片數量一直在增加,你再把自由上映的措施斬斷,會遇到很多問題。如果沒有這條例,他們根本不用煩惱。
電影發行兼院線GSC發言人:日期事小,上到才重要
 Wajib Tayang這個政策是double head sword(雙刃劍),在馬來西亞沒有這個並不能,因為它能夠幫助戲院這方安排院線、拿獎掖金,但其實卻造成大家去爭奪上映檔期。不過,對我來說,爭不爭 到Wajib Tayang映期,其實就像你坐飛機一樣,你要訂早機,但是沒有位,下午班有頭等位,你要嗎?時間自然會證明一切,最重要是你的片,有market、好就 ok。
電影發行商RAM Entertainment:有信心就無需靠Wajib Tayang
 我覺得用最“不必要”的條例(形容Wajib Tayang)會比較貼切,其實,備有商業條件及素質的本地電影,加上好及用心宣傳,院線和觀眾都會支持,不需要Wajib Tayang去強制上映。製作人對自己的電影製作有信心,可能不需要這個條例。
●手記/點評:
討論改革Wajib Tayang
 Wajib Tayang的政策,無疑是出于好意,但若有關單位早在5年前,當時本地中文電影數量不多,如果在那時推行這樣的“惠民”計劃,也許能夠鼓勵本地電影人製作本地中文電影,幫助中文電影發展。
 無奈,這政策卻在電影蓬勃發展之際才姍姍來遲,一周兩部本地片,中文電影和其他源流電影,只有其中一個名額,導致本地中文電影必須互相廝殺。《甲洞》和《金童玉女》二虎之爭,明年賀歲片《皇宮燦爛》、《結婚那件事之后》、《冠軍歌王》這“三國之戰”,就是例子。
 本地中文電影如果一而再被“無視”,電影一次又一次被逼展延映期,承擔的虧損金額,或許會比得來的獎掖金還多。這值得嗎?一個聲稱是保護本地電影 的政策,是否應該檢討自己是否與時並進?如果口口聲聲說保護及推廣本地電影,卻依然用著這些咸豐年代的“限制級”條例,那么只會逼本地電影“移民”國外, 這豈不是本末倒置嗎?
 假設獎掖金的存在,是鼓勵本地電影發展的要素之一,那么Wajib Tayang這個措施,的確需要認真地進行一次閉門會議,討論改革,並改寫某些不符合時下電影效益的條例才行。不過,最重要的,還是電影業者,特別是中文 電影人,一定要親力親為,有疑問就親自解決,聽說的永遠不比親自下手強。
“強制上映影片計劃”(Skim Wajib Tayang)申請程序:
 1.必須率先把影片送往國家電檢局審批;
 2.“強制上映影片計劃”委員會之后將依據電檢局發出的批文日期,以先到先得的政策提供檔期;
 3.申請必須在預定上映日期前3個月進行;
 4.所有上訴申請則必須在接獲“強制上映影片計劃”發出通知書(Borang B)后的7天內提出。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