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1月26日 星期日

行車記錄器

會走的證據 揭車禍真相 (上篇)

16 Jan 2013
文:石原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太陽底下,馬路上,道路使用者最怕什麼?首當其衝,就是車禍糾紛;其次,就是路霸;接下來,就是無理的交通取締。  車禍糾紛,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這時,讓證據說話最公道。
 遇到路霸,想討回公道,讓證據說話最有力。
 交通取締,覺得無理,想據理力爭,讓證據說話最無爭議。
 感激科技發明了行車記錄器,所有和車有關的糾紛,都不怕有理說不清了……
去年5月,柔佛新山一名路霸一句“你害我差點翻車”,就揮棍打昏青年。
 8月,發生讓人瞠目結舌的轎車和警車碰撞,路霸以籐條打警員事件。
 然而,最令人痛心疾首的是,應當是發生于2年前,酒駕路霸,因為新車發生小碰撞,不幸演變成打死工友的大悲劇。
 2012年12月,馬六甲有一名律師和朋友目擊一輛羅厘撞倒騎腳車的老翁。羅厘撞后逃,律師和友人下車幫忙老翁,反被公眾誤以為肇禍司機!
 幸好,律師車上的行車攝錄器,拍下整個意外過程,證明了他的清白。
 他有感而發:“我曾在互聯網上或電視新聞得知,在中國也發生類似事件,好心幫忙意外傷者,卻被人當著‘嫌兇’般譴責,沒想到,在馬六甲也會發生類似情況……如果我的車上沒裝上行車攝錄器,被他人誣衊,豈不是無辜被冤枉?”
幫助車主洗脫冤屈
 這是本土第一單行車記錄器幫助車主證明清白的新聞報導。而在行車記錄器通行的國外,會走的證據,幫助車主洗脫冤屈的案例,更是層出不窮。
 把場景拉到台灣,行車記錄器曾揭露名人行凶之真相:去年年初,藝人Makiyo和日本友人友寄隆輝毆打運將(德士司機)案中,她辯解“想阻止但嚇 到了……當時手機不見了,所以沒打電話”。數天過后,有一名姓江的運將,將本身行車記錄器的影帶曝光,揭發Makiyo為了掩飾而撒謊的惡行。
 真相終于大白,被毆運將成功討回公道,Makiyo和友寄隆輝也接受了應得制裁。
 行車記錄器--這個會“走”的證據,在關鍵時刻,可幫助車主洗脫冤屈。1月11日,在霹靂愛大華發生的10車連環車禍中,究竟是陸路交通局危險執法;還是其車子停在交通燈前被羅厘撞?假如執法車輛都裝有行車記錄器,那么,可能會知道車禍肇因,而免去警民對恃的局面。
幫助警方破案
 會走的證據,除了幫助車主洗脫冤屈,還幫助警方破解一宗案件!
 這宗事件發生在去年12月中旬,地點是在行車記錄器暢銷的台灣高雄。根據當地新聞報導,一名民眾回放本身的行車記錄時,發現在高屏大橋下,有一名 男子騎著機車(即摩哆車),腳踏墊上還載著一名男子,當時,該名民眾只是以為腳踏墊上的男子喝醉酒,被友人載回家,不以為意。豈料,隔天警方發佈訊息說: 在高屏大橋下發現一具男屍,他才恍然大悟:出命案了。于是,帶著錄影前往警局協助調查。
 警方很快查出,死者是住在屏東萬丹鄉33歲的李姓男子,身上沒有明顯外傷,手腳都有被拖行痕跡,研判應該是遭棄屍。警方進一步追查死者交友狀況,鎖定林姓男子為嫌疑犯。林男被警方勸說后,坦承好友李男因吸毒過量暴斃,他情急下才棄屍。
檢舉違法司機
 行車記錄器通行的歐美國家,民眾利用行車紀錄器檢舉交通違規案件,比台灣少得多。
 行車記錄器是近幾年才在台灣流行,安裝后,民眾利用行車紀錄器檢舉交通違規案件日愈普遍。比如說,民眾拍攝到違規車子的影像后,便會到警局檢舉,警方查證檢舉內容明確屬實,就會依法取締。
 台灣警方就此指出,行車紀錄器,除了可作為發生交通事故過程的證據,以維護自身權益外;還有部分正義感強的車主,會將他人的違規事證以光碟片或列印相片方式,向警方檢舉。警方亦認為,這對維護交通秩序帶來助益,亦對交通違規慣犯產生警惕作用,導正他或她的違規駕駛觀念。
 看到台灣的這種現象,大馬網民紛紛口耳相傳:利用行車記錄器來檢舉違法駕駛人士,以及違法執法人員。
功能日新月異
 根據網絡資料顯示:行車自動記錄器,發明于1925年德國。如果這項資料屬實,那么,它可比飛行記錄器“黑盒”的發明,還要早上20多年 --1953年,沃倫( David Warren)調查一架客機墜毀原因時,第一次提出“黑盒”概念,目的是加強飛行安全(維修和飛行試驗)和空難調查。
 時至今日,行車記錄器的體型變得越來越小巧便攜,功能不斷擴展,譬如,車子的前后左右通通都可以加裝鏡頭,甚至,在車子熄火后,行車記錄器在蓄電池的支援下,繼續錄影。
 美國政府即將規定車主必須安裝的黑匣子,這種行車記錄器的感應器,可以將車禍前5至10秒的行車紀錄保存下來,包括:行駛速度、司機是否踩了剎車器、駕駛盤的方向是否正確,以及司機是否繫上安全帶等。這類行車記錄器保存的原始資料,已成為各類訴訟案件的呈堂證據。
求保障受青睞
 2012年,行車紀錄器成為全球大賣的汽車產品,其在台灣的業績成長,超越20%。有商店試過在人流高峰的假日,一天就賣出40多台行車記錄器。
 台灣業者分析,行車記錄器大夯,主要原因是駕駛人擔心發生車禍擦撞,有理說不清。只要安裝行車記錄器,便能釐清肇禍原因和肇事責任。
 在高雄,曾經一度出現很多“助跑姐”以及“跳跳哥”。助跑姐和跳跳哥是指那些估算好風險,突然從路邊衝出,故意衝撞車輛,製造假車禍的人士,藉此向車主詐財。當地駕駛人士為了自保,不惜花錢安裝行車記錄器。說起來,正是助跑姐和跳跳哥,促成行車記錄器成為熱銷商品。。
 台灣業者腦筋動得快,全球聞名。當地有業者已把行車記錄器,整合衛星導航和測速照相技術,讓它不只可供回放,還可實況直播。
挑選2貼士
 1. 涵蓋角度夠好:可拍攝角度從60度到180度的機種都有,但並非越廣越好,因為角度越廣,影像會嚴重變形,遠處兩邊的車輛必然不清晰。100度至140 度,足夠涵蓋車頭左右的視線,至于超出兩邊的範圍,除非你裝上左右兩邊的鏡頭,否則本來就沒辦法照顧到,就不要強求正面的鏡頭有超廣視角。
 此外,有些號稱180度視角的機種,也不見得是真實的,甚至有些廠商宣稱的拍攝角度,也有可能打折扣或宣稱不實,可以上網看一下該機種使用者上傳影片,確認視角覆蓋範圍。
 2. 夜晚拍攝畫質要夠清晰;白天光線明亮,只要解析度不太低,都可拍得相當清晰。所以,反而需關注夜間的錄影效果。目前,很多機種強調夜拍能力 以及配置LED閃光燈。實際上,夜拍機種有助拍清楚影像,但補強光線的LED燈功能,實質幫助不大,加上車內光線變得太亮,會影響開車安全。(網絡資料)



花點錢買護身符 今年前景看俏(上篇)


報導:許雅玲
圖:GTC提供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來到吉隆坡黃金地段的劉蝶廣場,在這間以包羅萬象著稱的科技產品商場,還是很難找到專賣行車記錄器的店鋪。因此,諮詢中心的小姐說:不如你去三樓那間監控器材專賣店看看吧。  來到3樓的監控器材專賣店,店主表明:不好意思,我們只做住家監控系統,不賣行車記錄器。不過,這層有個店面有賣行車記錄器。店主想告訴我店面位置,可是說明太麻煩,就乾脆帶我到那裡。
 那一刻,我總算親眼見到、親手摸到行車記錄器……
據JayaCom產品經理鄭志堅透露,去年,他在網絡上看到有人將行車記錄器攝錄下的車禍糾紛、老千行騙片斷,放上網絡。他馬上心動:假如大馬也能 買到行車記錄器,那該有多好。他便邀請朋友合伙,向台灣廠商拿貨,然后在霸級市場租賃檔口擺賣;同時,還到車行、汽車裝飾公司推銷行車記錄器。
 “起初,真的很辛苦,因為沒有人知道行車記錄器是什么東西,也對它的功能漠不關心。趨前來看的人很少,買的人更少。”
 “雖然,很多人把行車記錄器拍到的影片上載到互聯網上,並廣泛流傳,但會去網購行車記錄器的大馬網民,真的很少。”他說,這真的是好商品,因為連名牌商場都已答應讓他和伙伴代理的產品,進駐商場。可惜,最后還是因為租金太貴,只好作罷。
5年前已引進大馬
 回想半年前在商場擺檔和上門行銷的日子,他苦笑說,“一天都賣不出一架行車記錄器。沒有本錢,很難支撐下去。”結果,他和朋友拆伙,找到現在的老 闆合作,去年5月正式進軍劉蝶廣場。剛開始的兩個月,生意很差。大馬人對行車記錄器的認知低,必須大費唇舌解釋一番,最后也是“哦”一聲后離開。
 另一邊廂,GTC行車記錄器負責人張展訂大表認同,“早在2008年,我就把黑匣子(即行車記錄器)引進大馬,5年后還是熱不起來!”
 即便知曉行車記錄器的重要功能,但大馬人還是不會覺得它是必需品,一講到要出錢購買,十之八九打退堂鼓。
 “5年前,行車記錄器的價錢近千,車主嫌貴,現在,下降至399令吉,車主還是‘想買99令吉’的,”也是防盜專家的張展訂說:“每個人都在等待購買汽車時,車行附送行車記錄器;至于商家企業,就期待政府提供津貼。”
吃過虧的人願買
 綜合張展訂和鄭志堅的看法:在大馬,購買行車記錄器的人,都是見過鬼怕黑的人士!
 在車禍糾紛中,被路霸欺負,以及不服氣接到交警三萬,可是卻有理說不清,還感覺冤屈,就會憤憤跑去購買行車記錄器。用了之后,有信心了,就會在網絡分享經驗,介紹朋友使用。
 “有個行車記錄器,向警方報案,或向保險公司索賠,都不必大費唇舌。加上,現在治安不靖,花點錢買個護身符(行車記錄器),大家應該不會不捨得。所以,2013年,行車記錄的市場會更好!”鄭志堅笑說。
獅城流行有原因
 不久前,張展訂到新加坡出差,發現高達70%的車主,特別是德士司機,開始安裝行車記錄器。新加坡人這方面的醒覺,主要是因為去年5月發生的一宗法拉利致命車禍。
 12日凌晨,來自中國的年輕富豪,在新加坡公路上駕駛的法拉利與一輛德士相撞,釀成3人死亡。起初,輿論偏向同情罹難的法拉利車主,不過,事后,一名德士司機提供了行車記錄器的錄影,證實法拉利車主超速闖紅燈肇禍,總算還給德士司機一個清白。
 “新加坡德士司機就告訴我:中國人搭乘德士時,最愛殺價,還會為了幾分錢和司機吵架,結果,司機不只收不到車資,還被乘客投訴。為了自保,幾乎每架德士都安裝行車記錄器,有爭議時,其錄音可證明乘客的無理取鬧。”
 行車記錄器揭發車禍真相,行車記錄器維護德士司機的清白;讓冷門的行車記錄器,在新加坡流行起來。
基本功能有3項
 大馬市場可買到的行車記錄器,有3個基本功能:錄影、拍照,還可以錄下車內的聲音。
 大致上,可分兩個類型:一個攝像頭(只記錄前方或后方)和兩個攝像頭(記錄前方和車內);按照畫質不同(一般或高清),價錢亦不同。另外,還要具備記憶卡。記憶卡,可以錄影多久,就視乎設置的解像度有多高。
 鄭志堅,主要售賣台灣製造的行車記錄器;而張展訂,則把韓國產品引進來,再根據客戶需求,進行客制化改良。
 有個海關人員跟張展訂說:我要追查一個走私分子,需要在一條街上監視48小時,你可以在我的汽車裡裝上一個不起眼的行車記錄器,用來記錄進出這條街上的人士嗎?張展訂就根據對方的要求,量身定做一個行車記錄器,海關人員就不必死守車內監視。
商家安裝意識高
 “大馬商家對行車記錄器的意識比較高,因為經常被搶錢、搶貨、搶車。”張展訂說。
 不管是5年前或5年后,張展訂主要進行的還是商家專案,比如說,在貨運車、保安送款車,安裝黑匣子。
 “過去,商家只肯花錢安裝GPS定位系統,因為要在車輛加裝上4個黑匣子:望后鏡前方、司機座位、中間(攝錄車內)和開門處,需要增加約一萬令吉的預算。”他說:“可是,有了GPS定位,這還是不夠的。”
 以送款車為例,車子脫離規定路線,保安員后來通報被打搶。當然,保安員力抗搶匪受傷的,姑且不論,但乖乖就範的保安員,究竟怎么被搶?會不會是內鬼通外賊?這都是損失慘重的老闆最想知道的真相。
 此外,客戶投訴少送了5箱貨,但員工保證卸足了貨,拿出記憶卡,在電腦回放,就能力保員工清白。
監視不負責員工
 有位拿督顧客,有7輛轎車。每次他出國公幹,總是會有車子“失蹤”,等他返家,車子就歸位。
 “拿督有幾位司機,B看到A偷駕車出去,他也會這么做。老闆很生氣,但是,他不懂到底是哪位司機把車子駕出去,無法採取紀律行動。他在每輛轎車裝上行車記錄器,從此,車子就不會離奇失蹤了。”張展訂說。
 還有家快遞公司,某個員工總是匯報:今天來不及送完最后的幾個包裹。公司覺得很奇怪,按照公平的工作分配,別的快遞員總是完成任務,但怎么就他做不到?后來,公司在快遞車內裝了行車記錄器,回放錄影,才發現:原來,問題是員工偷接了很多私活,耽誤了正職工作。
提供服務非商品
 張展訂把自己定位為:提供服務而非賣商品的企業人士。
 目前,在電腦裡回放錄影的服務,已不足夠了,他開始嘗試將行車記錄器改良成實況播映功能;那么,司機載著孩子上下學時,父母可以上網觀看車內情況,還可聽到聲音。
 “這需要一個GPS,一個上網的3G寬頻服務,將USB接去汽車,車內就可以無線上網,將行車記錄器攝錄的聲音和影像,在手機或電腦上播映出來。最重要的是,記錄器要充電。”
最忌三分鐘熱度
 有了行車記錄器,上路也不是一本萬利。
 很多人裝了行車記錄器的第一個星期,每天都會興致勃勃回放錄影來看。一個星期后,熱情減退了,就變成3天回放一次,3個月后,就不回放。
 半年后,因為前頭車子的過錯,發生碰撞。到警察局報案,拿出記憶卡回放,卻發現:因為沒回放和清空錄影,結果已無空間記錄最新影像。后來向保險公司索賠,也因為缺乏有力證據,無法申賠。
 還有,裝了行車記錄器的車主,偶然目睹前方撞了逃事件,打算向警方舉證,結果發現記憶卡,早在兩週前已錄滿,結果,無法幫助警方破案。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