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1月31日 星期五

過年焦慮

27 Jan 2013

對人對己期待過高 過年焦慮找上門(上篇)

報導:潘有文 
圖:受訪者提供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農曆新年跫音漸近,你是焦慮過年,還是快樂過年?  過年前,不少人出現焦慮症狀,包括擔心如何找到額外收入應付新年開銷、已婚女性的妯娌相處問題、老人家期盼孩子回家過年、年輕人擔心遭親友追問何時嫁娶等。
 這些焦慮成因大多數是因為對自己和別人過度期待,如果你準備過個不一樣的年,就要考慮好好面對和調適它。
今年元旦過后 ,愛心樹家庭成長中心創辦人林秀枝打了通電話給一位家長,向對方說“新年快樂”,對方回應(大略):“不要嚇我,還沒過年呢!”
 要過年了,不是應該高高興興的準備迎接它,怎么變成驚嚇了?原來,過年也會讓人焦慮。
 林秀枝向對方送上陽曆新年的祝福,卻讓對方誤以為是提醒他農曆新年就要到了,需要做更多的準備,這或許正是典型的過年焦慮,期待過年,卻又憂慮過年。
 對于這種過年焦慮的情況,不禁要發出問號:新年真的快樂嗎?
 “過年前有些人開始有焦慮,焦慮從哪裡來?是從大家祝福彼此‘新年快樂’的期待而來。”大馬註冊與執政心理輔導師林秀枝這么分析。
快樂定義各有標準
 每個人對快樂的定義各有標準,但總脫離不了這些範疇:孩子要聽話、做自己想做的事、沒遇上什么困難、能幫助他人、萬事順利如意、證明自己做得很好等等。
 如果我們與這些“快樂”擦身而過,心裡就會想:新年哪里會快樂?
 在林秀枝看來,出現“焦慮”因個人內心有著不和諧狀態,若不是對自己期待過高,就是對他人期待過高。 
 過年的焦慮,就這樣在無形中出現,累積下來使得過年意義走了味,甚至“期待”年趕快過去。
 過年不一定要焦慮,那是一種選擇,選擇快樂還是焦慮,全在一念之間。
 新的一年,家人健康生活,自己有一份工作,最重要的是你還活著,這不就是值得快樂的事嗎?快樂就是這么簡單!
 “要過個快樂的新年嗎?一切就由你自己做主吧!人的念頭只能在一個時間內有一個想法或情緒,如果你選擇‘焦慮’過年,那你內心都是焦慮。”林秀枝表示,相反的,如果認定快樂就是那么簡單,那內心都是滿滿的快樂。
 如果以年齡劃分,基本上各有不同的焦慮,林秀枝將它劃分為三個階層,分別如下:
爺爺奶奶(上了年紀的一群)
 上了年紀的人,孩子和孫子回家過年與否,成了主要的焦慮,也許他們口裡不說,但心裡總會這樣的盼望著:
 “孩子和孫子們幾時會回來?”、“回來多久?”、“會不會回來?”。
 然后,他們也許又會這么想:“這些年輕的,工作這么忙,我們不應連累他們。”
 又或者,“去年孩子們常常爭吵,有不同的意見,該怎么辦?”
爸爸媽媽(成年人)
 這個年齡層的人士是家庭經濟支柱,除了為錢煩惱,女性也要為打理家務,以及過年時與夫家相處的問題掛心。
 兩夫婦會想:“很多東西要準備,物價又漲!”
 做人妻的會想:“工作這么忙,家裡還沒打掃,如何是好?”
 年關越來越近時,工作還未忙完,又要擔心還未買孩子的衣物,一根蠟燭兩頭燒,教女性怎么開心過節?
 更有,婚后女生想到要回婆家,或會想起不喜歡的人而非常煩惱,左思右想,不免暗忖:過年真煩,去旅行更好!
 此外,如何分配娘家和婆家的紅包,才不致于使一方覺得不公平,也是其中一種焦慮呀!
兒女/單身一族
 過年期間,長輩總想瞭解后輩的婚戀狀況,以及比較各自的職業,從工作好不好到薪水多少,這成了年輕一代想要新年時“閃人”的原因。
 雖然說人人各有所長,但同儕之間的比較也是一種焦慮,長輩說哪一家的孩子如何的出色,聽在年輕人耳裡,成了一種無形壓力。
 “為什么還不換工、為什么還不快點找個人嫁娶?”長輩關心的慰問,再順道講些道理,年輕人就是擔心要過這樣的年。
因比較而產生焦慮
 不要焦慮,告訴自己:今年新年是屬于我的新年!
 當人人都忙于準備過年,在這個過程中,是為誰而準備?為了自己,還是別人?
 林秀枝指出,一些成人覺得過年是讓小孩子快樂,自己早已麻木,成人可想過小孩為什么快樂呢?
 “孩子能夠展現自己,認定‘新年是我的’,也發現新年能夠收到‘愛’(從大人為他們準備各種東西表現出來)。“她表示,孩子因為每年可以得到新衣而感到喜悅,因為這些事情就真實的發生在他們身上。
 成人並不覺得每年過節有何不同,所以不會因為新年而快樂,反而因為這樣而焦慮。
 每個人的年齡逐年增長,這即是一種不同和改變,不把新年當成屬于自己的新年,過不了自己這一關,怎么會快樂起來呢?
 “新年是來評估自己的成績,怎么知道自己的成績呢,就是和他人做比較。”林秀枝指出讓人不快樂的個中關鍵。
 新年須大掃除把家里整理得干干淨淨,如果一整年都忽視家的存在,沒有定時打掃整理,當然會覺得很吃力,因為必須用最短的時間,做完平時需要做的事。
 “到底新年的意義是什么?怎樣才會帶給自己真的快樂?怎樣的整理方式和態度才帶給自己很多正面能量,而不是一直給自己更多的負擔。”她指出種種需要反思的問題。
高度期待陷緊繃狀態
 想用過年證明自己是有用的人,可以扮演好父母、兄弟姐妹或孩子的角色,這種過高的個人期待,往往就會產生許多焦慮!
 林秀枝表示,過年前,當母親的會要求自己把家務做好、工作交待好、處理好孩子事物、過年時要管理好婆家關係,這像是要求自己當一位“聖人”,使自己走向崩潰邊緣。
 “要求自己什么都要盡量做好,焦慮出來了是要提醒主人,是否超乎自己的能力了。”
 大年初一過后,許多人赫然發現“年”不也就這么過了,但自己並未享受過程,反而處于緊繃狀態。
 原本是想人人快樂過年,最后有做到嗎?至少自己都快樂不起來,反而焦慮重重。
親友關心四種慰問
 年輕人不喜在過年期間,長輩或親友問:“有沒有男(女)朋友?工作怎樣啊?”,因而過年前就在“策劃”要怎么避開,或是怎樣答才好,這可說是不少年輕人共同的過年焦慮。
 這種過年被“關心”的經驗,讓年輕人在過年前就已擔心別人對他們的看法,或者不想回答這些問題,使得他們不願與父母一同去親友家拜年。
 林秀枝指出,這種慰問通常是長輩或親友想多聊幾句,大多時候並非真想知道更多內容,因此簡單回應即可。
 舉例,親友問道感情事:“為何還沒有男(女)朋友啊?”,簡單的回答如“今年會有吧,不知道呢。”
 又如,“工作如何啊?”,簡單回答“還好”即可。
 林秀枝笑言,一般上,回答“還好”后,對方應該不會繼續問“還好在哪裡”,因為大多數人在拜年問這些事,不外是增加談話主題,不會追根究底。
 就她而言,聚會拜年的親戚朋友們分為四種,即純屬因為要拜年而拜年,即上述所說,其二是評估和比較他人,第三種是不懂雙向溝通或建立信任關係的客套問候,第四種才是真正關心和聆聽者。
 如果遇上第四種慰問,即可從言談中發現對方的關愛,才決定深入談論相關話題與否。


事前規劃過年活動 自我調適掃除焦慮(下篇)

報導:潘有文
圖:連利元、本報資料中心、互聯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凡事盡力而為,換個角度看待農曆新年,化過年焦慮為動力,現在開始規劃一個不一樣的新年!  過年前的焦慮,像“憂鬱星期一”(Blue Monday),不是一種病,只要在心靈上做出一些調適,或者尋求心理輔導人員協助,新年一樣會很快樂……
過年有些焦慮,不知怎么處理,你會找誰協助?心理輔導是選擇之一,但在我國卻極少人會這么做。
 人和工作室心理輔導師陳如湘表示,以她的輔導個案數據來看,過年前尋求心理輔助的個案增加,但並不是因為過年焦慮的問題。
 她指出,由于過年前有連續假期,或者銷年假,有人會利用這段時間處理自己的事,包括尋求心理輔導,以調整自己的生活。
 然而,這並不表示過年焦慮不存在,從財務、人際關係、家庭關係、工作至生活上的各種事情,皆會衍生不同的焦慮。
 “覺得想逃避,不想過年,要提醒自己這是過年焦慮。”陳湘指出,有人一想到過年就要面對家庭關係、財務、妯娌相處等問題,就會忍不住皺眉。
 生活中,每個人除了扮演“自己”,還有許多不同的角色,包括父母、孩子、上司、職員等,平時已倍感壓力,過年時更加擔憂是否能讓別人看到最佳的自己。
 此外,過年期間家庭成員的相處問題,也是另一個焦慮爆發點;陳如湘認為,如果家人間有一些衝突,不應選擇逃避,反而要在一起過年。
 最重要的是:不要把化解衝突當成家人新春見面的首要“任務”!陳如湘認為,那不是最佳時機,重點是不要讓事情惡化。
趁新年鞏固家人關係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需要一定的時間建立關係,當關係出現裂痕,與其急著在新年修補,不如維持在原有狀況,等待機會或慢慢的找到改善關係的機會。
 陳如湘認為,可以趁著新年鞏固家人的關係,例如透過事先安排的活動,全家人從老到少一起參與,花心思安排適合的活動,過一個不一樣的年,比起注重新年消費或去一些地方遊玩更有價值。
 即是說,新年不該只是吃吃喝喝,規劃新年活動對于減少過年焦慮有著一定的幫助。
 轉捩點全人發展中心心理輔導師李志祥博士同樣認為,現代人應該學習把年過得有意義一些,“先規劃有意義的過年活動很重要,傳統的消費和吃大餐,缺乏了營造家庭和親子關係的空間。”
 家庭成員聚在一起,如果是三代同堂,可以讓長輩分享過去的生活經歷,后輩當成是在聽精彩的故事,親人間增加交流與精神上的交集,或者可以改善許多僵硬的關係。
 在這個即將來臨的農曆新年,換一個角度,用另一種方式過年,掃除了不必要的焦慮,這個年一定會過得很不錯!
年前年后調整焦慮失落
 過年前會焦慮,過年后會有失落感,想要讓自己回到該有的狀態,除了自我鼓勵或找好友傾談,尋求專業的輔導可列為選擇之一。
 李志祥指出,西方人慶祝佳節后,往往喜歡尋求輔導,調整自己。
 西方人不似東方人,尤其是華人,過年過節講求團圓和氣,西方人直來直往,佳節間會與親友發生一些衝突,需要在心理輔導人員的協助下,找到一個消除情緒的管道。 
 另外,李志祥指出,過年前赶著回鄉,以及過年后上班前一天又赶回城市,這種由于疲憊而產生的壓力,需要做出調適。
 他建議過年后上班,首先要做的就是盡量在上班前一兩天就回到家休息,這樣才能避免上班當天工作提不起勁。
 至于已婚者從夫家或娘家回來后,夫妻兩人需要讓對方有渲泄的出口,因為不管是男方或女方,在對方的原生家庭或會因習慣不同,即使只是短暫的相處也會出現一些不滿,卻又不想引起衝突,不在當場發作,強忍了下來。
 這股“氣”需要出來,因此,兩夫妻返回住家后,應該互相聆聽各自的不滿,把壓抑的情緒表達出來,才不至于影響接著下來的生活和工作。
量力而為即時教育孩子
 春節前,生活開銷驟增,對一般的家庭形成不小的壓力,為過年花費焦慮不已。
 陳如湘指出,與其想方設法找尋財源,不如量力而為,無法負擔龐大的開銷,那就過一個自己經濟能力範圍內的新年。
 “而且,這可以是父母給孩子的即時教育,可選擇和孩子分享財務狀況,教育孩子學會分擔及了解家裡的狀況。”她指出,應該讓孩子知道家中財務狀況無法滿足他的期待。
 每個人都想開心過年,花費越多金錢,不代表越快樂,適當花費,不單減少過年前財務方面的焦慮,同時也讓孩子更加瞭解新年的意義。
過年焦慮不是病症
 焦慮症是一種病,但過年的焦慮並不是病症!
 輔導人員從健康(Wellness)的角度去看精神狀況,並不是以疾病為準,陳如湘指出,心理輔導界在精神疾病上有一套自己的準則,如果不在準則內,就不算是疾病。
 “以健康模式去看,即便某個人患上某疾病,這個疾病落在心理健康標準內的情況,舉例,我們幫助一個憂郁症患者,不是只看他的憂郁症,還要看他沒有憂鬱和很好的時候。”
 她強調,心理輔導要幫助一個人活得更好、更快樂、更健康,不只是生病吃藥而已。
 “輔導追求全人健康,而且從人是有價值和可以改變的哲學觀出發,就不會把過年前的焦慮,當成是很重要的疾病或症狀來看待。”
 她表示,民眾需要稍微提高對過年焦慮的覺察程度,不要把它當成是一種病症。
 至于過年焦慮而需要服藥的個案,她相信那是因為焦慮症需要服藥,不太可能是過年引起的焦慮,大多數屬于過度焦慮或早已患上焦慮症。 
 “焦慮症或憂鬱症患者,遇上過年前后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更易複發而需要再服藥。”因此,陳如湘指出,這種情況下就需要回到藥物治療。 
過年期間陪伴喪親者
 有人的親友在過年前離世,一般人都認為其他人不要在過年期間探訪對方,以免對方觸景傷情。
 每逢佳節倍思親,喪失親友的人也會出現過年焦慮,因此身旁的朋友和親人,更應該陪伴他們。
 “失去親人的人,佳節不要讓自己孤單,這點非常重要。”陳如湘指出,他們不要讓自己陷入在新年前后情緒低潮,可以有人陪伴最理想。
 即是說,不管是安慰者或需要安慰的人,應該有一個共識,而非前者擔心勾起后者的回憶,不敢上門拜訪,后者也不要想要獨自緬懷親人,避而不見其他朋友。
 過年過節最易觸動心底的思念,因而產生焦慮,失去親友者更應主動與人相處,減少傷感的程度。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