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2年3月11日 星期日

城市犯罪


城市無安全居住地?(上篇)

02/11/2011

文:楊揚
圖: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5小時3女車主受害‧紅燈劫案又3宗」、「砸窗劫財物‧1小時4宗‧女車主要防匪」……

近兩個月來,這類專選女車主下手,砸車窗搶手提袋或財物案件無日無之,情況堪虞。 

加上每天出動的掠奪匪,以及偶爾出現向人潑強酸性液體的匪徒,令雪蘭莪及吉隆坡一帶居民大嘆治安敗壞,防不勝防。

「匪徒搶錢又傷人,組屋居民出門帶棍防身」,當這類新聞經常充斥報章版面,變成不再是新聞,城市居民要如何自處?如何安居樂業? 

到底,大城市敗壞的治安要如何防治?如何讓城市生活更安全?

偷竊、打搶、劫殺、掠奪、強暴、搶車、破壞公物、販賣與濫用毒品,城市罪案五花八門、林林種種。  

 相對于鄉下,有更多工作與創業機會的大城市,聚集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普通良民與三山五嶽的人馬,使得城市居住環境變得複雜起來。

 這種情況,放諸五湖四海皆準,打擊犯罪,也成全球各個城市警察最頭痛的工作。  

 對比市鎮,全球各地大城市犯罪率偏高是不爭的事實,然而像我國現今這般“流行”砸車窗搶財物及殺人不賠命的掠奪案件,卻是少見的。

 不少國人都坦承,去好些國家旅行,即使是深夜,走在陌生的街道,感覺上還比走在熟悉無比的本地大城市街道來得安全。

掠奪匪要錢也要命

 電玩打鬥遊戲、暴力電影、軟性毒品濫用等問題,增加了罪案的血腥,以往的劫匪拿刀行劫,問受害者:“要錢?要命?” 

 雖是備受威脅,至少受害者還有選擇的余地。然而,現今的情況卻是,不少掠奪匪或盜匪,都是嗑了軟性毒品而來,精神處在極度亢奮高昂的狀態下,理智喪失。

 喪心病狂者,要錢也要命,甚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下手為強,不理目標對象是反抗或順從,先下手砍斬對方再來搶。一些受害者甚至到死都不知發生什么事。

 我們的城市治安已敲響警鐘,雖然掠奪、入門行劫等案件發生后,不時都可聽到居民要求警方加強巡邏的呼籲,然而今時今日,單是警方加強巡邏也不見得奏效。 

 以筆者居住的城市花園住宅區為例,掠奪匪對警方的巡邏流程與習慣摸得很清楚,往往警方的巡邏摩哆與巡邏車走過之后,便是他們干案良機。

 他們知道,巡警方路過了,短時間內不會再回來,這空窗期正是“此時不干案更待何時?”的下手好時機。 

 另外,一些廉價組屋地區也成為罪案黑區。這些地區普遍上缺乏保安看守。

 一名在3周內被搶劫兩次並受傷的婦女就申述治安不靖:“我們住在這裡,這裡是民宅,難道我們上班、接載小孩上學放學,甚至去買菜,都要隨身帶著武器,或是需要保鑣在旁才能出門嗎?”

 的確,難不成,每一個住宅區都要成為圍籬社區,聘請保安看守,每一輛女車主的車都要裝上防彈玻璃窗?每個人都要買車及共車來減少在街道上行走而被掠奪的機會?每名路人都要攜帶武器防身或是聘用保鑣?

匪徒挑時間干案

 筆者居住的住宅區,內部道路與后巷眾多,四通八達,掠奪匪干案后逃逸方便,過去多年來一直是掠奪案與劫案熱點。

 兩年前,居民礙于治安敗壞,重新啟動睦鄰計劃,成立居民協會,鼓勵男性居民自願于夜間出來站崗,彼此加強聯繫守望互助,一旦住宅區內發生任何案件,居民協會會員也互傳短訊通報。 

 居協並邀請警方前來對話,彼此建立合作關係,警方也加強這區的巡邏,結果成功將劫案減少80%。 

 首幾個月,夜間行動的掠奪匪與竊賊幾乎完全絕跡,其后,盜匪摸清居民站崗時間后,專挑居民沒站崗的時間才出動。雖然如此,與之前相比,罪案已大為減少。  不料好景不常,數周前,居協內部鬧人事糾紛而停止一切活動,包括站崗。 

 匪徒大概是接到消息,自此每天前來光顧,結果每一天都發生掠奪案件,令這區居民聞匪色變。“一聽到尖叫及急促的摩哆聲,我們便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家在小巷旁的鄰居說。

城市化增犯罪活動

 隨著經濟模式改變及社會結構變遷,全球鄉村人口往城市遷徙蔚然成風,各個城市相繼發展,並成為繁華與進步的代名詞。

 然而,在欣欣向榮的城市美景背后,卻是疏離的人際關係。龐大的外來人口,彼此緊密卻陌生地在同個城市生活,不像鄉村家家戶戶相互認識,社會整合性與社會控制力也逐步瓦解,社會問題與罪案也因而滋生。 

 從歷史角度看來,在鄉村及城鎮時代,人們生活單純,通常是步行或以馬匹代步,活動範圍小,犯罪率也相對低。 

 都市型態社會,人們以鐵路及汽車為主要交通工具,活動範圍擴大了,犯罪率相應提高。 

 現今來到網絡時代,通訊更為便利,給跨國犯罪與新興犯罪大開方便之門,走私毒品、人口販賣、網上騙錢騙色案激增。 

 城市化程度與犯罪率是相等的,可以說,一個地區越是都市化,它的犯罪率的可能性也越高。

 在城市中,高犯罪率地區通常比較落后、貧窮、人流複雜、社區居民的凝聚力與整合性比較低。 

 大多數犯罪者選擇他熟悉或是他覺得被捕風險比較低、易于逃脫的地方犯案。

 研究顯示,多數犯罪者會選擇距離自己住所較近的目標或對像下手,約30%犯罪者在住所周圓兩公里內犯案,一半的人在三公里內犯罪。

警民互助減犯罪率

 該如何解決城市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問題? 

 一些學者建議嚴懲峻罰及有效執法,但這種策略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而且長期效果不理想。 

 另一批學者主張從根本上下手,當政者應設法減低貧窮或縮小貧富差距,或強化個人內在控制力,減低犯罪動機,但這個方案也有其難度,就是涉及龐大的預算與支出,個人內在犯罪動機也不易理解及控制,成效似乎不彰。 

 其后,有學者專家提出從改造社區整體環境著手,並強化社區意識。 

 美國學者浦特南就以意大利一些地區為例指出,那些地區經濟相當繁榮,貪污及社會問題卻不多,這是因為這些社區有許多介于家庭與社會之間的自願性組織,凝聚力較強,成功發揮社會控制的功能。

 這些非正式社會體系的存在,似乎成為低犯罪國家與城市的重要特徵。

 這帶出一個結論,社會整合性不足的城市地區,犯罪問題必須靠居民集體效能來解決,而非單靠法律及執法。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的研究也顯示,學校功能健全、社區警政發揮集體效能、離婚率低、人口異質性低等,是鄉村地區犯罪率低最主要因素。

 當然,最理想的情況是將這些因素移植到城市裡,以減低都市地區的犯罪問題,不過要將理想落實並不容易,台灣2006年曾嘗試推動“台灣健康社區六星計劃──社區治安”,唯可惜最后該計劃無疾而終。

強化社區防範罪案

 近年來,一些歐洲國家如英國、荷蘭、法國及澳洲提出“安全城市”概念。希望藉由政府、鄰里及社區居民共同參與關懷社區安全問題,使城市居民更有安全感。 

 安全城市基本做法是成立全國跨部的犯罪防治委員會,統籌規劃犯罪防治策略與做法。有的國家傾重于改變婦女眼中的不安全地區,也有的國家強調改良社區環境的設計,強化社區的犯罪預防,並降低弱勢群體對犯罪的恐懼感。

 順應時代需求,現今許多城市的警察也從以往的單打獨鬥,轉為借助民間保安人員及社區居民的共同參與,包括輔導與協助保安公司的成立與人員培訓,並與社區管理人及管理委員會密切聯繫配合,定期進行警民對話與會議,更清楚掌握社區內的各種安全問題。

 經濟不斷發展,造成社會貧富縣殊、地位差異與人們生活壓力與日俱增,可以預期,未來我們的社會將會面臨犯罪越來越嚴重的現象,如果沒有有效的抑制犯罪政策,都市居民要享有安全的環境,將是奢侈的事。 

 城市居民必須瞭解,單靠刑罰及嚴厲的警察執法維持治安並不足夠,全民的參與的必需且必要的。政府、警察、人民須攜手緊密無間地合作,合力打造“更安全的城市”。 

重點摘錄

 1.隨著社會變遷,城市發展,全球各地城市犯罪問題日趨嚴重。 

 2 .目前,單靠刑罰及警察執法維持治安並不足夠,人民也須攜手,一起打造更安全的城市。



破窗理論紐約好起來(下篇)

03/11/2011

文:楊揚
圖: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談到打擊城市犯罪,近幾年來,美國紐約市一直是各國關注與學習的對象。

這個城市的治安,一度「差到世界有名」,甚至被冠上「滅絕之都」的惡名。

然而,在近年來,它卻脫胎換骨成為全美國最安全大都市!

過去20年來,紐約的街頭犯罪率持續下降,不但降幅大過其他美國城市,其持續下降的時間也最長。

來到2005年,紐約市甚至進一步提升成全美前25大城裡最低犯罪率城市。

從1993迄今,該市暴力犯罪率下降約80%。

紐約市警察局長凱利指出,儘管經濟不景氣,以及警力資源持續被壓縮,去年紐約市的犯罪率依然比2009年降低2%。

在各類罪案中,偷盜、盜竊及盜車犯罪,在去年下降最大,達到50年來的最低點。

某些類型的暴力犯罪有所回升,其中包括兇殺、強姦。儘管如此,這些類型的犯罪依然是有史以來較低的。

2010年中的謀殺案為536起,為1963年有可靠數據以來的第四低,與2001年相比,兇殺案降低17% ,強姦案降低29%。

凱利也透露,在1971年,有93人在和警察的衝突中被擊斃,而2010年僅為八人,為40年來最低。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法學教授齊姆林就說,從1990年以來,紐約人在過去的20年中,受益于持續下降的街頭犯罪率,這是發達國家的大城市中從未見過。這個80%的犯罪下降率,可以納入健力士世界紀錄。

這種罪案長期下降的逆向趨勢,早已引起世人注意,于是,許多人開始研究起紐約市如何整治治安,也有不少城市的市長,包括台北市前市長馬英九,特地到紐約取經。

從交通秩序著手

一般上,談到整治紐約治安的問題,一定會提到該市前市長魯迪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

朱利安尼的偉大,是自1990年上任及連任兩屆紐約市長后,把這個臭名昭彰的“滅絕之都”或“腐爛的大蘋果”,改造成美國首屈一指的安全大城市。

朱利安尼當選紐約市長時,紐約市情況很糟糕,髒亂不堪且治安差。

一般人通常從辦大案下手。但朱利安尼決定小處著眼,長期投資,一點一滴地將治安整頓起來。

讓人傻眼的是,他竟然先整頓交通秩序,當眾人大不認同時,他竟然創造出非同凡響的成果。

原來,在取締交通違規時,市警竟逮捕多位通緝犯。說穿了,原因其實很簡單,小偷、盜匪是不會遵守交通規則的一群,刑案看似不同,其實作姦犯科的都是同一票人。

因為札實地長期耕耘,朱利安尼創造了令人津津樂道的佳績。

將目光調回國內,我們是否可以希望市長警長都像朱利安尼一樣實務,以打救令人憂心的治安?

鐵腕整頓治安

台灣總統馬英九在擔任台北市長時,一度到紐約取經,考察當地市政府如何整治治安,他對朱利安尼推崇有加,贊賞對方將紐約“從犯罪高漲、經濟蕭條、財 政窘迫的困境中解救出來,脫胎換骨成為全美國最安全的大都市。老舊社區再現生機,生活品質改善,500大企業再度將總部搬進紐約。”

馬總統對紐約有特殊感情,他曾于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先后在當地留學、結婚及工作,其后也多次重回紐約。“每次到紐約,都感受到紐約的變化,尤其是治安及市容方面特別顯著。”

紐約的街頭一度被形容為極度危險,市民被警告晚上不要單獨在暗巷中行走,在公園中遇著有人要錢,一定要快步離開。地鐵站及公園裡到處都是遊民,建築牆壁及地鐵車廂到處都是塗鴉。

1990年的民調顯示,將近三分之二市民想要搬離紐約。朱利安尼上任后,從整頓治安開始,著手改造紐約,最終以鐵腕整頓治安,成功改善紐約人的生活品質。

犯罪率上需解釋

紐約市警采用一套稱為CompStat的治安管理與資料比對系統,找出發生嚴重罪行的位置,並在地圖上找出主要犯罪集中區,然后全力將巡邏警方部署在現場。

當地警方持續有系統地攔檢可疑分子,同時監看每個人。結果不但有效阻遏犯罪,罪犯也沒有移往他處造案。

分局警長們也參與每周治安會議,會議上,分局長須針對前一週轄區內的犯罪進行統計報告與檢討,一旦犯罪率上升,他們就會受到質問,要求解釋,若無法改善就會遭到撤換。

也因此,該市曾在10個月內撤換了58位分局長,汰換數量與速度驚人,唯也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小奸小惡犯罪引爆點

犯罪的問題是可以傳染的,它就像流行病,不杜微慎防,難免肇成大禍。

朱利安尼任命來自波士頓的布拉頓擔任警察局長,擴大採用犯罪學家威爾森和凱林所提出的“破窗理論”(Broken Windows theory)來改善治安。

根據“破窗理論”,微小犯罪會蔓延擴大成為重大犯罪,例如一間房子的窗戶破了沒修,路人會覺得這裡沒有人管事。很快地,就有更多窗戶遭人打破,無政府狀態會從這棟房子蔓延到整條街,招致更多犯罪。

1980年代中期,紐約市捷運警局聘請凱林為顧問,以“破窗理論”對治地鐵治安。

凱林認為,塗鴉是捷運系統瓦解的象征,若要重建組織、提升士氣,就得解決這個問題。

來到1990年,新的捷運警察局長布拉頓同樣以“破窗理論”為師,整頓捷運。不把焦點放在地鐵重大刑案,而全力打擊逃票。

微不足道卻影響生活

結果發現,原本被視為小事的逃票小罪,竟牽引出大宗案件,每七位逃票嫌犯中,就有一位是通緝犯;每20位逃票嫌犯中,就有一位攜帶武器!

只是抓逃票,地鐵站的犯罪率就開始下降,治安大大改善。

1994年,朱利安尼當選紐約市長,將布拉頓擢升為市警局局長,于是整頓地鐵的理論,也就擴大到全市。

當時他帶領警察,積極打擊那些看起來微不足道,但卻影響生活品質的犯罪,例如酒后駕車、隨地便溺、強制擦車窗索費、無執照街頭攤販、德士亂收費、街頭塗鴉、色情生意等。

紐約治安改善期間,罪犯不見有增減,而美國治安好轉的因素也被排除在外,經研究后發現,引發犯罪風潮果然是環境內那些微不足道的細節,而平息這場治安風暴的,也不過是去除一般人所不重視的小奸小惡行為。

布拉頓指出,這些小奸小惡正是暴力犯罪的引爆點。警方針對這些看來微小,卻很有象征意義的犯罪行動大力整頓,成功帶來很大的效果。

重點摘錄

1.紐約警方在犯罪熱點積極攔檢可疑人士及輕罪犯,對街頭犯罪起嚇阻作用。

2.根據破窗理論,微小犯罪會蔓延擴大成為重大犯罪,因此對小奸小惡,警方也要零容忍。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