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2年3月24日 星期六

古蹟修復


保存古物 傳承歷史和集體記憶(第1篇)

04/12/2011

報導:潘有文
圖:謝委潼、趙威德、互聯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古蹟修復,不錯啊,可以吸引遊客,賺取外匯!”對于古蹟修復的意義,這是你唯一的答案嗎?

 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UNESCO)把我國的檳城喬治市和馬六甲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后,古蹟修復成為一個流行詞,因為政府和民間認定它是吸引外國遊客的籌碼。

 古蹟保存、古蹟修復之聲不絕于耳,政府和民眾主動修復古蹟,但因為不得其法,以為只要修補和讓它們鮮艷奪目,就是修復古蹟,使一些古蹟像貨幣一樣“貶值”。

 古蹟,不止是一棟建築物,它還是一種文化遺產,不是修補就代表在保護!

人在異鄉遇上同鄉,話題總會圍繞在共有的記憶,如家鄉的巴剎、學校,或者是一棟老建築,這是一種集體記憶。

 “城市的集體記憶就較難以形成,因為住的人複雜了。例如吉隆坡華人會提到茨廠街,但對馬來同胞而言,可能就不覺得有什么重要,他們從小到大都不 去,去的地方可能是Kampung Baru,印裔同胞是十五碑或冼都。”古蹟保存工作者兼UCSI大學建築系講師張集強這么表示。

 如果放大至整個國家,大馬多元族群的集體記憶意識顯得薄弱,能夠成為各族共同認知的建築物不多,或許只有半山芭監獄、大鐘樓、國油雙塔等。

一座牆也是歷史載體

 一棟建築物建構人群對一個地方的共同認知,經歷時間的洗禮成為古物,它就具有一定的保存價值。

 張集強指出,古蹟保存可讓上一代人的智慧和訊息,傳到下一代,如果不去維護就會出現斷層,甚至可能像中國文革后,因道德問題而產生社會秩序混亂。

 就他而言,即使只是古蹟的一座牆也是歷史載體,誠如他曾發表過的古蹟保護文章中所說:“不管是馬六甲的牆、檳城的牆、太平的牆、吉隆坡的牆,都記載了許多重要的歷史訊息。”

 在大馬,許多人看待古蹟保存的問題較為表面:老房子修整得漂亮,就能吸引游客賺錢。

 “但,其深層意義是傳承歷史資訊和訊息,以及集體記憶和認同感。”張集強一語中的,點出古物保存的關鍵。

 他坦言,古蹟保存后,變成一處觀光點有它的好處,可以推動經濟活動,但它最終目的是建構一個城市集體認同感和概念,對社會和諧有很大幫助。

展現國與民存在價值

 今時今日,經濟效益掛帥,即使是古蹟也難以倖免,眾人看見的不是其文化和社會價值,外表能夠吸引人,激起別人的懷舊感覺才是重點。

 因此,當你穿過城市或鄉鎮的大城小巷,看到古意盎然的老建築,第一眼看到的是文化,走進裡面看到的是經濟利益。

 張集強坦言,不能只從單一層面看待古蹟保存,若政府和古物業者認為有關建築物不是眾人的集體記憶,把它轉成咖啡館賺錢,這無可厚非。

 “但是,有些建築本來具有重大集體記憶和認同感,卻抹殺了它的價值,變成咖啡店就不對了。”

 沒有歷史,沒有文化,等同沒有立足的根,保存古物和修復古蹟即是一種直截了當的證明方式,不止展現國家或民族的存在價值,同時也為現在和未來提供了附加功能,為國家旅遊創造收入來源!

國家認同感,毋需游客證明

 目前,我國古蹟保存的標準,一般上是以能否賺錢、吸引遊客為主,較少關注其代表性。

 這是張集強不能認可的做法,因為他深信國家的認同感並不需要遊客來證明!

 “今天你去歐洲國家旅行,導遊會向你說某棟建築物是革命黨領袖的故居,你才會知道有關歷史,這肯定是遊客陌生的東西。用一個遊客熟悉的東西來判斷你國家的歷史,不是很奇怪嗎?”

 他表示,若是這樣,這個國家沒有歷史可言,因為它無法呈現自身的內在。

 不懂文化為何物,或者不瞭解集體認同感的重要,看待具代表性的建築物觀點就會有極大落差。

 舉例,華社計劃為林連玉、陳嘉庚等人設立紀念館,有人會問:“林連玉有沒有市場啊?外國人要不要來看?”

 事實上恰恰相反,外國會推銷這些地點,因為如果想要瞭解大馬華人文化,這些紀念館才是值得觀光的地方。

古蹟修復強調感覺

 古蹟修復工作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由于戰爭造成許多歷史古蹟破損,歐洲學者開始進行古蹟修復工作。

 古舊建築物價值不在于金錢,而是藏在其間的歷史記憶,完全毀壞就不會再存在了。

 “歷史發展不是無中生有,皆是從已有的東西不斷改進,建築技術也是如此。現在居住的房子是經過不斷演變,包含人類的智慧和文明發展進程。”張集強身兼建築師和古物保存工作者,在這方面感受尤深。

 他是一名建築師,負責修復建築物的結構,但是當建築物與古蹟連系起來后,就已超越一名建築師的能力。

 因此,他必須要認識一棟建築物內所承載且隱藏著的訊息,經過修復后是否能繼續保有其精髓。

 他舉例,如果需要修復一張李光耀和東姑阿都拉曼開會時用過的桌子,把桌上刮痕研磨(Polish)得很光亮,雖然沒有換掉桌子的木頭,但碰觸時已沒有感覺,因為感覺不到訊息了。

 “建築師看到的是桌子穩固或好看與否,但時常未留意這些無形的價值。如果保留其原貌和風味,就能讓人有更多想像空間,例如看到桌子某部分,就會聯想當時的東姑是否在簽名時流了一滴汗在桌子上。”他指出,建築師往往會忽略這種訊息。

 一張桌子傳達的訊息已如此珍貴,遑論一整棟建築物,古蹟修復並不單止找出需要修復的結構,更重要的是懂得保留該保留的部分。

 也許有人會說:“拆掉按圖重建一個一模一樣,不是也能反映歷史嗎?”

 張集強說:“抱歉,那是沒有感覺的。”

 從古物保護工作的角度出發,即使只是剩下廚房的一堵牆,也一樣動它不得!建築師不能說因為那堵牆肮髒了就換掉它。

 “古蹟保存和建築設計不一樣的地方,就是要認識建築以外的價值。”他說。

團體作業仰賴集體意見

 古蹟修復過程不止依賴建築技術,不能以建築師或某一個領導人說了算,它是一項團體作業,仰賴集體意見的工作。

 張集強認為,當某項古蹟修復工程開始前,必須成立一個委員會,結集各專業背景人士,例如歷史學者、城市代表、業主、政府代表等,一起腦力激盪,討論如何修復。

 “這個過程是一種成熟的民主決策,由不同專業背景者做決定。建築師在定下決策時可能忽略歷史部分,歷史學家就會提醒他不能改動。”

 例如,政府想要挑選國家最有代表性的50棟建築物,並不能只由文化部部長一人決定,因為他也可能缺乏這方面的背景。

 張集強認為應該公開甄選,建議可以挑選20棟官方建築,另30棟由民間選出,“若要平等分成13個州和直轄區,每個州平均可以有兩個,州內要選馬來人、華人或印度人的代表建築物,就會經過掙扎,但這符合民主議程,能夠獲得公認。”

勿憑個人喜好修復

 張集強曾在台灣參與古蹟修復工作,發現當地一些古蹟越修復越破壞的原因是:建築師決定一切,沒人敢挑戰!

 “因此,這個工作需要很多人共同來判斷和決定,建築師在做古蹟修復時,不能是一言堂,需要受到挑戰。”

 他說,古蹟修復的最高決策權應該交給委員會,建築師需向委員會負責,而不是委員會向建築師負責。

 “建築師有時會依個人喜好做事,例如要把一面牆塗成紅色,問他為什么?他說:我喜歡。原來是不是紅色?他會說那沒關係,反正他喜歡就可以了。”

 古蹟修復不是創作,而是使它恢愎原貌和保存價值,因此古蹟保存工作看來容易,似乎只要修補即可,孰不和其背后需要注意的事情還多著呢!



116年太平順德會館 踏出正確修復第一步(第2篇)

05/12/2011


  • 數十年前和現今的順德會館圖片對比。
  • 太平順德會館踏出正確修復古蹟的第一步。圖為該會館修復委員會正在開會,諮詢古物保存工作者張集強(穿白衣者)的意見。
  • 當預算不夠時,古建築不急著修復的部分先擱置,處理已不能再等的破損,才是正確的古蹟修復態度。
Send to friend

報導:潘有文
圖:謝委潼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古蹟修復不止是修繕,還原文化遺產以傳承上一代的智慧才是重點,修復得法才能使古蹟重新發出歷史和文化光芒!

 保存古建築物或文化遺產,修復前和修復過程將會影響古物的價值,不能草草了事。

 正確或錯誤的修復,將決定文化遺產的生命力!

“遺產城市”(Bandar Warisan)──這是政府給霹靂州太平的定位。

 太平,從著名的太平湖美景,到市內許多古色古香的建築物,以及“雨城”這個美麗又迷濛的稱號,讓這個城市的美與眾不同。

 我國在英國殖民時期,太平是首個建立軍隊的地方,它曾經是霹靂州首府,其歷史地位和建築文化,經過百余年發酵之后,散發出迷人的光彩。

 當年,礦工在太平湖附近采錫,礦主會蓋一排排的房子,包括木屋和亞答葉屋,給礦工居住。

“后來,英國人來到太平,以先進的建築技術,使用磚瓦建造房子,取代這些不耐用的木屋。當時的新加坡和馬六甲已有這類建築,英國人只是把經驗帶過來而已。”古物保存工作者張集強也是太平人,如數家珍道出當年礦業與建築物的關係。

修復116年太平順德會館

 今年2月,張集強在太平一場文化遺產講座會上,與大馬最老的順德建築物──太平順德會館結緣。

 一方是鼓吹古物保存的學者,一方是期待能修復古建築物的會館,雙方一拍即合,皆希望在保留歷史文化上,盡一分力。

 今年11月下旬,張集強為太平順德會館進行考察工作,擬出的報告將有助后者向各相關方面,例如全球和大馬順德會館總會、政府文化單位、國際文化基金方面申請撥款,以籌資修復擁有116年歷史的太平順德會館。

 他說,大馬共有7間順德會館,其他地區的順德會館多已改建,太平的順德會館選擇以修復方式,保留原有的文化遺產價值,“我的工作就是是判斷各部位石頭、柱、木結構、磚牆結構、壁畫等,整理一份修復預算。”

 提及太平順德會館修復,就必須帶出關鍵人物──該會館修復委員會主席鄧莉珍,她一向來喜愛古舊物品,身為會館一員,想為這個極具歷史價值的建築物做點事,因而萌起修復順德會館的念頭。

 “發起修復委員會是在今年5月,早于2月份在太平有個文化遺產講座,我帶一個會員去聽,之后和講員之一的張集強談起,就請他向會館講解。”經過一番努力,她終于獲得會館認同。

 對她來說,古物消失就等于不能重來,也不能做回一模一樣的建築物,如果不把它修復,就太可惜了。

不易修復 需要時間耐性

 “以前的人(會館會員)不是說不要做,或做好它,而是不知道該怎么做。好像油漆,以前並不知道不適合,因為會使木料不能呼吸。”她說,現在會館會員都知道了,即使之前有反對修復的聲音,現在也全力支持。

 太平市議會也在推廣當地文化遺產,給予順德會館支持,特地發了一封支持信給后者,同時列出修復時需要注意的事項。

 鄧莉珍坦言,古蹟修復並不是容易做的事,需要時間和耐性,能夠獲得古物保存工作者、市政府,以及怡保和太平的文化遺產委員會等各方面支持,讓他們看到修復順德會館的曙光。

 太平順德會館踏出正確修復的第一步,若成功籌得資金,修復的過程就是關鍵時刻。如果成功修復,將會提升該會館霹靂州和全馬的文化遺產地位,並且證明古蹟修復的重要。

強求修復等于破壞

 一個國家的古蹟修復依靠經驗累積,從錯誤中不斷學習,歐洲國家已進行了數十年的文化遺產修復工作,才有效掌握使用的材料。

 “我們(大馬)的經驗才開始,而且氣候有別,即使找個意大利建築師來大馬,他也無能為力。”張集強道出古蹟修復應該注意的基本觀念。

 古蹟保存會邊做邊發現新東西,成本也會隨著調整,但大馬做法不一樣,通常會以一筆數目做為標準,如果只有10萬令吉,就只能用10萬令吉的資源修復。

 張集強感嘆地說:“若是這樣,不做(修復)更好,做了就更破壞!”

 在他看來,當古蹟修復預算不夠,不急于修復的就先擱置,先處理不能再等的破損部分,待有另一筆資金后,才修復其他部分。

“現在的科技能力有限,應把這些(力有不逮)東西交給下一代去做,下一代的科技更發達,可能可以解決這些事。”他說。

 應急勿緩,應緩勿急,也許正是想要修復古蹟者必須掌握的原則,強求只會造成更多破壞。

修復實例參考

 張集強考察太平順德會館后,舉出一些可以修復的部分,除了引導該會館整理出修復的藍圖,以作為其他有意修復古物者的參考個案。

 以下就列出一些該會館需要修復的部分、原因和建議處理方式。

天井

 以前建築物內沒有電源,需建天井通風采光,有些城市的廟宇或會館把天井罩起來,變成不能通風。

 太平順德會館並沒有上述問題,反而是天井下的地面,原本的磚頭舖上水泥后,下雨時雨水無法通過縫隙流入土內,以及會館外馬路越舖越高,雨水流入后積在天井底下的地上。

修復:

 拆掉水泥地用回原來的磚頭。

屋瓦

 在武俠影片中,兩方人馬在屋頂相斗,有人會抽取屋瓦擲向對方,當成攻擊手段。現代的瓦片雖不能用來做“暗器”,但也會被風吹落,或者因屋頂斜度不佳而容易脫落,一些承包商因此建議古建築改用鋅片。

 “瓦片鬆動找人修補不難,只是有一陣子流行鋅片,修屋頂的人懶于處理(瓦片),因此鼓勵屋主使用鋅片,拆掉原本的瓦片。”張集強認為,鋅片易熱不通風,而且不符合古蹟修復標準。

修復:

 現在有很多老房子在拆,要買到相似瓦片不難,現代瓦片已有防水技術,並設有掛鉤,降低脫落幾率。

水氣問題

 以前建磚牆 ,先在泥土挖一米多的溝,開始打木樁,然后大石壓泥土,磚塊從底處呈階級狀由下至上,由闊至窄,最底的最闊,上一層就縮一些,到地面時才直排而上。

 磚的密度值不高,下面的水氣可以進入磚,由下往上升。現在順德會館牆面部分只有最上端有水氣,下面反而沒有。

 張集強猜測可能是屋頂漏水,若是如此,修復時就要處理屋頂防水的問題。

 如果磚牆舖上灰泥,它可以透氣,水氣從地底沿磚頭上來后,天氣一熱水氣就會散掉。

 但是,灰泥需要養灰,即加入石灰、沙、糯米等材料,放置數天讓它發酵,黏度足夠才能使用,有經驗的泥水匠才能掌握得好這種技術。

 以前沒有水泥,牆的表層使用灰泥,裝飾牆壁使用墨斗,兩方拉遠,用力彈一下,就能在灰泥磚上畫一條線。

 水泥牆壁堅硬,水氣從泥土上來后不能散發,將會造成龜裂,而且太陽照晒時就像在烘烤磚塊,因為裡面的水分變熱,天氣冷時又回溫,這種“煮磚”方式容易化掉磚塊,最后就會出現結構問題。

修復:

 現在做古蹟保存工作,強調使用灰泥造牆,雖然灰泥古蹟也會有問題,但像是人的身體,需要不斷去維持,有人居住時就需花小錢維修,勝過50年才來一次大整修。

漆色

 廣東建築以青色、咖啡色、啡色為主(順德屬廣東省),后來人們以為廟就是紅色(其實不是,因會館常置放不少神主牌而遭人誤會),因此添加了紅色。

 而且,吉隆坡天后宮在20世紀80年代建好后,馳名全國,成為旅遊景點,全國各地許多廟宇都想仿效天后宮而建。

 當年,各會館建館時,一般是找中國當地工匠來馬,依其家鄉風格而建,但后來各會館互相影響,使原本以素色為主的廣東體系會館,具有更多色彩。

修復:

 去除現有漆色,使它恢復原本的顏色。

牆上的畫

 順德會館牆壁近屋頂的圖畫已被水氣破壞。

修復

張集強建議他們儘量保留畫的下半部,牆壁上半部已腐蝕的畫就要找好的工匠照舊照片重畫。




古蹟重生 官方民間皆有責(第3篇)

06/12/2011

報導:潘有文
圖:謝委潼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讓古蹟重生,不單是民間或政府的事,雙方皆各有需要扮演的角色!

 人民須提升對文化遺產的認知水平,才能使古建築物免遭破壞;官方則需積極設定和執行保護古蹟的機制,拯救更多大馬的歷史和文化古建築物。

 換句話說,醒覺和行動,就是古蹟保存的關鍵詞!

建築物遇上歷史名人,經歷時間的化學效應,就是有價值的古蹟了。

 霹靂州太平的歷史不只有英國殖民地政府和礦工留下的記憶,孫中山和紅顏知己陳粹芬也在這個地方逗留和居住,留下一棟具有歷史價值的建築。

 太平人喝咖啡,全馬最老的咖啡廠──“安東”,就會掛在嘴邊。但它著名的不只是此,它的辦公室,原來就是陳粹芬在大馬的居所──長春圃。

 大約在1939至1941年之間,安東咖啡廠負責人程文鐘的祖父租下這間洋房,數年后就買下它,當成辦公室和居所。

 “買屋子時,爺爺聽別人說那是孫中山和陳粹芬住過的屋子,但不確定。之后,蔣經國曾派人前來,要買屋內的屏風,但爺爺拒絕賣出。”程文鐘表示,那時才確定這間屋子的歷史背景。

 他指出,1933年安東咖啡廠開始營運時,是在另一個地方,購買該棟洋房主要是當辦公室,旁邊就是咖啡廠。

開放屋子給大眾參觀

 “以前我父親和大姑都在這間屋子出世,我們這一代就不是。”他的父親還以這棟洋房為家,傳到他的手后,已另覓住處。

 這棟古蹟已是程家的傳家之寶,程文鐘的爺爺還特別交代必須傳承下去,不能賣掉這間屋子。

 他的大伯程道中是吉隆坡發展商,非常喜歡古物,也影響了下一代,懂得好好保護這棟古屋。

 “今年,我們才開放給大眾參觀屋子,以前只讓人參觀咖啡廠。這是因為想到這一代人已少知道有關革命歷史,希望藉此讓人知道這些歷史人物和革命的偉大。”他說。

 雖然他們有意修復這棟屋子,礙于經費相當高,估計需要10萬令吉或更多,目前還在籌集資金,以及找適合協助他們的古物保存工作者,提供專業的修復意見。

 目前,他們儘量維持屋子的本來面貌和結構,較常面對的問題就是屋頂瓦片脫落,或瓦片太小以致雨天會漏水,因此已收集了數百片瓦片,以備不時之需。

 “有時數月,有時數年需要修理屋頂一次,如有貓跑上屋頂弄破屋瓦,就需要即刻修理。至于屋子內部木材都很耐,只要維持美觀,例如重新上漆或補回破損之處即可。”

 此外,白蟻也是另一個問題,程文鐘會放入一些藥水在屋子的結構,避免白蟻破壞屋子。

 至于台灣蔣經國曾派人收購的屏風,原本擁有四大二小共六片,其中兩小屏風拆下放在另一處,失火時成為灰燼了。他並不打算重新請人仿造,再說也沒有原圖可考。

 雖然還未能開始修復這棟具有歷史價值的屋子,他已計劃尋找作為辦公室的地方,把洋房變成小型博物館,讓更多人瞭解孫中山和陳粹芬的事跡。

蔣經國曾派人收購屏風

 雖然陳粹芬並非孫中山原配,但長期隨后者東奔西跑,參與革命工作,去世后獲得孫中山后代認可,葬在孫家祖憤。程文鐘認為陳氏在這間屋子居住17年,使該棟建築具備一定的歷史意義。

 他指出,古物修復的費用不小,需要一段時間籌錢,除非可在短期內獲得撥款資助,否則修復一事,估計只能在5年后才開始。

 即是說,對古蹟修復有所認知的民眾,想要為保存古物盡一分力,往往會遇上經濟來源這個大問題,這也是許多古蹟修復計劃的共同困難。唯有等待擁有經濟能力的人注資協助,不然就只能一步一步等找到經費為止。

公家建築愛莫能助

 霹靂州太平的街道和太平湖附近,可見到不少古建築物,從英式風格的獨立式屋子、會館、廟宇、軍人居住的屋子,各有特色,令人看得心曠神怡。

 也許有人會說:檳城喬治市和馬六甲不是更多嗎?而且還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呢!

 相較喬治市和馬六甲,太平在古蹟數量上或有不及,但它的風格卻與前兩者不同,多了一分簡單和飄逸。

 然而,太平的歷史建築也有它的悲傷,一些建築因非私人建築,屬于政府或軍方所有,即使文物保存工作者有心要讓它們重新發出神采,也不易闖過各種程序“施以援手”,只能看著它們逐漸黯然失色。

 太平文化遺產需要維復卻面對窘境,相信也是全國各地古蹟修復狀況的縮影,若政府能夠提升這方面的認知和執行力,我國的世界文化遺產或許就會越來越多!

審核集中影響進度

 我國政府已具有維復古蹟的意識,但在古物保存工作者張集強看來,並不足夠,它還需建立更好的管理和審核制度。

 現在大馬文化部門的文化遺產單位,其下設有委員會,國內各有關古蹟或文化遺產的申請,全由這個委員會負責。

 “此委員會有固定人選,有關國家古蹟大小事都交到這個委員會,他們有開不完的會議,許多個案都需要擱置,只挑選想要處理的個案。”他指出,因為權力過于集中一處,以致影響不少古蹟的修復計劃。

 就他在台灣協助處理古蹟修復的經驗來說,這種處理方式應該化整為零,採取古蹟分級制度,由地方政府處理同級的文化遺產,屬于國家級的文化遺產才交由中央審核。

 他說:“在台灣,如果有人申請自己的建築物成為古蹟,就要提呈表格給地方政府。官員收到后,就根據法律規定去做,例如在三個月內成立由全新面孔組成的委員會,不與其他的委員會人員重疊。”

 台灣法律已有規定委員會的人數和專業領域,該委員會就負責審核,之后再提呈報告。

 “一般上,報告到頂級官員手上,都只是簽準而已,然后就會根據這個級別的建築物按法制撥款,例如可最多撥款10萬元,就會依照業者提呈的預算,才決定具體的撥款數目,超過就要自己想辦法。”

 大馬官方古蹟修復的審核工作過于集中在某些人身上,除了拖緩進度,也不能栽培更多古蹟修復專才。

 如果一些在大專院校擔任建築系講師,或有經驗的年輕古物保存工作者,能夠參與地方級或州級的古蹟審核工作,不只能加速處理,這些年輕學者還能從中汲取經驗,將來成為國家級古蹟的審核人員。

設獎掖助民間修復

 政府有責任以不同方式,鼓勵民間積極修復古蹟!

 張集強指出,政府是促成成熟機制的單位,應該想方設法保護民間和公共古蹟,例如制定條例或法令,規定每個修復工程可以免稅,甚至可以免稅籌款。

 “若是政府規定某個會館不能拆,只能修復,可以給予一對一的支持,如籌得50萬令吉,政府也津貼50萬。甚至可免門牌稅,或5年后可依據原本修復費用的巴仙率,申請一次維修費用。”

 他相信這些方法都可立法成為制度,鼓勵人民努力保護古蹟。

誤解法令古物遭殃

 2005年文物法令出爐后,其第67(1)條文賦予,文化、藝術及文物部部長有權通過憲法,宣佈有關歷史建築、道路等等事物,是否列入國家的文物名單。

 當時擁有古建築物的民眾,擔心被列入名單后,就不能自由買賣產業,因此不少人赶在法令于2006年實行前,拆掉自身擁有的古建築。

 張集強指出,他的家鄉太平市有許多老店屋快速拆除改建,這是因大部分人對古蹟保存有錯誤理解,加上政府又沒進一步向人民說明古蹟保存的概念及法令的作用,使他們產生恐懼。

 法令中明確指出抵觸法令的懲罰,而非強調成為國家指定的古蹟后,可以獲得哪些優惠或好處,使得擁有古建築物者人人自危,擔心不能進行屋業交易或有諸多限制,造成經濟損失。



古蹟為國家贏來喝采(完結篇)

07/12/2011

報導:潘有文 
圖:謝委潼、受訪者提供、互聯網、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古蹟保存阻礙國家發展步伐,事實是如此嗎?

許多世界文化遺產的古建築,成為游客的指定旅游景點,不止帶來經濟效益,而且提升國家文化地位。

即使只是國內古蹟,也有受人矚目的一面。也許人們該用更積極的眼光看待文化遺產,因為它讓國家或城市贏得更多喝采!

修復古蹟還原其貌后,能為商業、環境、文化和國家形象帶來好處!

檳城喬治市世遺機構咨詢小組委員陳耀威指出,業者修復古蹟后,其商業價值增加,對業者有利。

從投資角度來說,一座建築物是具有歷史文化價值,產業價格自然不能與一般屋子相提並論,即使只是一般普通的店屋,因為具有歷史因素,也有可能在產業市場上炙手可熱。

陳耀威也是著名古蹟保存工作者,曾參與檳城兩個大型文化建築物,即韓江家廟和本頭公巷福德鎮神廟,以及10間老店屋的修復工作。

“古蹟修復后,將還原它良好的狀況,不會看來亂七八糟,展現其原貌。”他表示,古蹟修復好后也會吸引更多游客。

人們平時或不覺得古蹟有怎樣的影響,但當古蹟修復后,成為當地知名建築,就會增加認同感。當同鄉人在外地相遇,談起家鄉的一景一物,這些古蹟自然也會成為談論的話題。

在國家形象方面,古蹟越多,越能證明其豐富的歷史和文化內涵,不止吸引游客賺取外匯,更重要的是使國家地位變得不一樣。

應尊重原有城市空間

然而,保存和修復古蹟產生無形的文化價值,並不能改變它現有的爭議,依然有人認為古蹟修復阻礙國家發展。

陳耀威表示,從強調發展的社會現實角度來看,古蹟修復與國家發展確實有衝突,但這並不代表不應保留古蹟,而是反映出城市規劃得當與否。

“規劃得當的城市,會把古蹟考慮在發展範圍內,它得到的效果好過只是因為需要發展而強硬拆除古蹟。”他說。

古蹟是以前比較優秀的空間場所,不論從設計或其內在的文化價值衡量,皆有值得保留的理由。而且,它不止已在過去發揮力量和影響現在的社會,也能在未來的城市發展和人文價值扮演一定的角色。

一個鋼骨水泥的城市,在古蹟的點綴下充滿生機,不會給人只是硬梆梆的感覺,使得城市更有品質。

對于陳耀威來說,新的城市發展計劃,應該尊重原有城市空間,如果非發展不可,應該優先考慮保留古蹟。另一個折衷方法是到新的地區發展,即可保有古蹟,又不阻礙發展步伐。

過去的歷史文化是人類前進的原動力,古建築是最佳的證明,它在反映著歷史現實,也可作為現代人的鏡子。

把古蹟保存下來,讓它創造更多價值,並且傳至下一代,這是凡事強調發展的社會應該反思的事。

古蹟修復,費用是問題

修復一棟古建築,又要兼顧其歷史文化內涵,費用並不便宜。

在檳城,一些老店屋的業者並不是當地人,而是外國人。他們對于古建築有著非一般情意結,把它買下后,再交給古蹟工作者或懂得修復古蹟的建築師修復。

陳耀威坦言,古蹟修復成本不低,業者若不是有一定的經濟能力,想要修復並不容易。因此,已有不少古建築遭到破壞,在發展洪流中消失了。

以檳城為例,修復一間擁有歷史價值的老店屋,需要20至30萬令吉,大型的古蹟,例如曾交由陳耀威負責的潮州會館韓江家廟,當年就要花費約150萬令吉。

“隨著材料價格上升,現在修復像韓江家廟的古蹟,至少都需要200萬令吉了。”陳耀威提出修復古蹟需要考量的一個現實問題。

由于檳城喬治市和馬六甲是世界遺產,中央政府近兩三年開始撥出款項供古蹟修復用途,古蹟業主可向相關方面提出申請,在某個程度上有助保留古蹟。

陳耀威指出,馬六甲方面是由州政府負責這筆撥款,他並不知道箇中詳情。檳城方面,中央政府已委派一間公司負責,古蹟業主可以直接向該公司申請需要的款項。

保存工作反映國家水平

古蹟保存前提是先作判斷,不是一味修舊如舊或修舊如新,因而沒有特定的修復標準。

“我不全然認為老房子一定要修得像老建築或新屋,一定要先判斷,而判斷的基礎是在于許多人的共同決定,而非一個人的喜好。”古物保存工作者張集強這么表示。

他認為,古蹟修復工作的程序可以反映國家的水平,因為從建築物修復可探視城市的規劃能力和權力。

“例如要建一棟100層樓在國家體育館旁,這是由誰決定?由城市規劃專家、建築師、民間團體來蓋嗎?不是,只是領導人的喜好,因此它不符合我們的民主決策議程和倫理。”

任何的決定都會出現爭議,關鍵在于是主觀或客觀的決定,張集強指出,客觀的決定是:經過一群人討論認為是最好的方法,所以就要尊重民主的議程。

“已有代表性的委員會來做決定,即使決定要拆都要接受,這是這個時代運作方式。”他說。

他指出,我國民主已有一定的成熟度,但官方工程不公開和透明,造成許多東西不切實際,包括蓋好的體育館會坍塌、醫院出現黴菌等,這完全無法代表國家的水平。

“若是公開和透明還是面對問題,就只能承認國家的水平就只到此而已。”他說。

修復后應延續原有功能

古蹟修復后,除了成為游客旅游點,供人參觀,也有轉變成為咖啡座、餐館、旅館等,甚至有些古蹟變成畫廊或博物館。

陳耀威認為,古蹟修復后延續其原有功能較佳,才不會違背古蹟原本的性質。例如一些老店屋修復后,充作食肆或旅館,並不算偏離古蹟的本質,因為它原本就有這樣的功能。

至于寺廟、宗詞、教堂、會館等場所,他表示應該維持原本的方式,最好不要改變它們的功能,除非在某些情況下需要作出調整。

雖然外國也有不少古蹟轉換功能的例子,但他還是認為應該儘量不要破壞古蹟原有元素,才能達到修復古蹟的目的。

小知識:古蹟和文化遺產的定義

古蹟(Historical building/site)是過往的概念,現在廣泛稱為是文化遺產(Culture Heritage)。

古物保存工作者張集強指出,文化遺產強調傳承,至少必須是跨越世代,即上一代傳這一代,再傳給下一代。

它的另一個關鍵是某建築必須被發揚(Carry forward)時,例如大馬的吉隆坡雙峰塔(KLCC),雖然才有十余年的歷史,因為地位很重要,就必須傳承下去,因為它就是文化遺產。

古蹟在某個時候屬于專有名詞,必須是被認可或認定,例如受到政府肯定,或者大部分人認為擁有這個價值,才能稱為古蹟。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