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3月23日 星期日

亂世自保不談人性文明

文:張家揚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美國人緊抱鎗械不放,強烈反對總統奧巴馬加強管制槍械。  馬來西亞嚴管槍械,我們難以理解美國人對持槍自由的堅持與想法。
 一位經歷戰亂的波斯尼亞人,或許可解釋這點。
 且聽他的精彩分享亂世保身術……
不要說美國離我們太遠,不要說美國人的擁槍情意結跟我們丁點兒關係都沒有,當處于亂世中,人性與文明被放一邊,最原始的獸性啟動,放諸世界各地皆準。
 前不久,美國生還者網站執行編輯Joe Marshall 在PHOTOS.COM網站上載一篇文章“在地獄的一年”。
 他曾經數次在網上看過這篇文章,也試過要找出故事源頭而失敗。故事經過雙重翻譯,從當事人的原始語言,由蘇聯翻譯員翻譯成法文,再由法文翻譯成英文,來源不可考。
 然而,他說,即使無法核實故事的真實性,這篇文章都值得一讀。
 波斯尼亞戰亂,爆發于1992,距今已有20年,然而,縱使過了20年,有些東西,例如戰爭的恐怖、人性在嚴峻環境下的考驗,是不會因翻譯、歲月流逝、以及找不到故事源頭而退色的……
在地獄的一年… 
 我們姑且給說故事的主人翁一個名字──阿當。
 阿當的開場白是這樣的:
 我來自波斯尼亞,在1992年至1995年間,那裡是地獄。長達一年,我住在一個6000人口的城鎮裡,沒有水電、汽油、醫療輔助、保安民防、配送服務,傳統的服務或任何形式的管治。
 我住的城鎮被軍隊封鎖,城裡的生活糟透了,沒有軍隊或警察,只能自己組織武裝團體來保護家園。
 一開始時,只是少數人有充分準備,大部分鄰里家庭只有數天糧食,一些人有手鎗,只有少數人有AK-47步鎗或獵槍。
 一兩個月后,一些搶匪幫派開始出現,摧毀一切。他們把醫院變成屠宰場。市裡已沒有警察,80巴仙的醫院職員已離開。
 我算幸運,當時,我家裡成員多,15人住在一間大房子裡,有6枝鎗、AKs三枝步鎗,我們大部分人得以倖存。
 每十天,美國會在被封鎖的城市投下救濟品,但數量永遠不夠,畢竟只有少數家庭擁有庭院。約三個月后,有人死于饑餓和寒冷的流言開始傳播開來。
 沒有電源供煮食與暖氣,只消兩個月,市鎮公園的樹都被砍光來當燃料,過后人們再燒任何能燒的東西。我們從廢棄的房子拆除了所有的門及窗框,並挖開地板,以這些木生火取暖。
 許多人死于疾病,特別是水源引起的疾病。我家中有兩個人也死于此。我們主要喝雨水、吃鴿子,甚至老鼠。
大家結伙自保…
 很快的,錢幣失去價值,我們回到以物易物的時代。例如一個罐頭食品,可以換取一個女人的性服務,大多數出賣肉體的女人是走投無路的母親。
 武器、彈藥、蜡燭、打火機、抗生素、汽油、電池和食品是搶手貨,為了獲得這些物品,我們像動物一樣打鬥。一切都變了,在這種極端情況下,男人變成了怪物。
 人數就是力量,獨居的男人,即使擁有武器,被殺與被搶只是遲早的事。
 現實經驗讓我及家人學會了充分的準備,我擁有精良的武器,面對未來任何可能發生的事。
 我的經驗是:你不能單單靠自己。不要與家人分開;要一起作好準備,並且選擇可信任的朋友。
沒有好壞人之分
 對于如何在一個危機四伏的城市行走,阿當經驗豐富。他說:
 這個城市的社區沿街劃分。我們那條街有15至20間房子,我們安排每周有5個人巡邏,以防備武裝團體或敵人。
 所有的物物交換于街上完成。5公里之外是商業街,那兒一切井然有序,但是,由于有狙擊手,要去那兒太危險了。而且,途中也可能碰上土匪搶劫。我只到過那條街兩次,都是為了一些罕有及重要物品,例如抗生素之類藥物,才甘冒這個險。
 城鎮裡沒人駕車,街道上堆滿殘骸及廢棄的車子,汽油賣得很貴,如果有人需要去哪兒,他只能在晚上去。即不可一個人單獨行動,也不宜一大堆人出動,兩個到三個人一起行動就好。每個人都要佩帶武器,行動要快速,在廢墟中及影子的掩飾下走過街道,而非在空曠的街心中行走。
 有人以10至15個健壯男人組成一伙,有者甚至多達50人一伙。但也有許多普通人,如你我、父親與祖父一起合作,殺人搶劫。人已經沒有“好人”與“壞人”之分,大多數人處于中間,並且已作最壞的打算。
解決問題技能珍貴
 我們沒有近郊或郊區農場,敵人位于近郊,我們是被包圍的。即使是在城鎮裡,你永遠也不會知道敵人是誰,位于何處。
 我有一罐煤氣,但我並沒有拿來生火,它太昂貴了。我給它裝了一個自制的噴嘴,替人填滿空打火機來換取一罐食物或一枝蜡燭。
 我是一名輔助醫療人員,我的醫藥知識就是我的財富。擁有好奇心及技術熟練,懂得解決問題把東西修理好的能力也很重要,它甚至比黃金還更有價值。
 用具和用品將不可避免地耗盡,但你的技能將能餵飽你。例如我的鄰居懂得如何做煤油燈,他就不曾挨餓。
槍械比任何物品重要
 經此一役,阿當對可能的突發事件已有充分的準備,他囤夠六個月的糧、衛生物品及電池,並擁有武器。
 除了所居住的安全小組屋外,他在離家5公里外的鄉村也有間可充作庇護所的房子。
 他悲觀地相信,任何事物都可以一夕間瓦解,他相信自己的直覺,多過親友政客們的安慰話語。
 “我有力量做任何需要的事情以保護我家人。當(治安等)崩解時,你必須準備做‘壞’事,來使你的孩子存活及保護你家人。”
 他認為,在戰亂中,宜選擇最簡單的武器來自保,當時波斯尼亞沒有嚴格的槍械管制,他把家中所有金器都拿去兌換鎗火。他擁有4把槍,以及2000發子彈。“我的忠告是:(在那種情況下)你首先需要鎗彈,其次,才是其他東西。”
囤積小物件方便物易物
 針對應囤積的物品,他指出,食物、衛生用品、電池、蓄能器、能良好保存的酒精、小件方便交易的物件(如刀、打火機、打火石、肥皂及最便宜的威士忌酒)。
 “許多人死于衛生問題,因此,你需要大量囤積簡單物件,如為數眾多的垃圾袋、廁紙和即用即丟杯碟。這些東西我們完全沒有,所以我知道它們有多重要。”他們沒有廁紙,只能以鐵鍬挖洞來解決大便問題,並以雨水沖洗。
 “對我來說,準備衛生用品比準備食物來得重要,你可以射殺鴿子來吃,也可以找植物來吃,但你可找不到或射殺不到任何消毒劑。”
 他的衛生用品清單包括消毒劑、洗滌劑、漂白劑、肥皂、手套與面罩。而個人也必須掌握基本的急救技術,如清洗傷口和處理燒傷。“或許你可找到一位醫生,但你卻沒有能力支付他。”
 他鼓勵人們學習使用及囤積抗生素。
 “你必須擁有小件、不易發現的物件,一個發電機很好,但1000個打火機更強,發電機容易引人矚目,1000個打火機更為精簡、便宜及容易拿來交易。”香煙也是易收藏易交易的物品。
 還有就是儲水工具,他們將雨水收集到4個大桶裡,供飲用洗滌。離他家不遠有條小河,但河水很快就變得很髒。 
 “有時,我以武器換取食物,數周后再以食物換取武器,其中一個交易守則就是不要在家中進行,也不要大數量交換,這是避免讓人知曉你家中藏有什么。最重要的事,就是在空間和金錢允許下,收集越多東西越好。”
隨時處于備戰狀態
 亂世中,保安是一大頭痛問題,在炮火中,阿當家窗口都破了,屋頂也狼狽不堪,他們用沙袋和石頭把所有的窗戶都封死。“我用廢墟殘骸和垃圾把籬笆門 堵死,改用梯子翻牆而出。當我回家時,則叫家裡人把梯子遞給我。我們街上有個伙伴更是完全把家封閉起來,再在牆上罊個洞,通過鄰家的廢墟進出。”
 或許這看起來很怪異,但是,事實就是:保護得最周全的房子卻是最先被洗劫一空及破壞的。人們最先攻擊那些漂亮的房子。因此,最好就是把家弄得越不起眼越好。
 “任何時候,我家中至少都會有5位家庭成員處于備戰狀態,還有一位成員在街道上,藏匿著觀察街道。我們整天呆在家以避開狙擊手的槍火,在白天,街道是空的,出門打探消息是危險的,而我們沒有資訊,沒有收音機或電視廣播,有的只是傳言。”
 “每個男人都要打鬥,我們沒得選擇,必須武裝起來保護自己。身上名貴優質的東西,包括好看的武器,都可能引人垂涎,進而招惹殺身之禍。”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