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3月24日 星期一

投訴有道事半功倍

2 Jun 2013

報導:許雅玲
圖:李文源、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2008年大選之后,公民意識抬頭,人民走上街頭發聲:我們要這個!我們不要那個! 人民不要的相當棘手:貪污腐敗濫權;人民要的相對簡單:照顧我們的民生。
關于你的民生問題,你該向國州議員投訴,還是向地方政府投訴?
對此,士拉央市議員林晉伙表示:現代人民的市民意識很高,都懂得向州政府或地方政府投訴;再不然,便會向票選的國州議員,以及受委任的地方議員申訴。
不管通過何種投訴管道,最終,所有的民生問題,都是要回歸到問題所在的地方議會去解決。因此,直接投訴地方議會,是最直接有效的管道……
住家附近的垃圾桶臭氣通天,撥打一通電話到地
方議會:請清理。
 學校前面的道路裂開一個大洞,打電話到地方議會:請修補。
 公司附近的路邊,突然多了很多非法檔口,打電話到地方議會:請取締。
 歸納起來,從道路(包括路燈)、溝渠、非法小販、非法廣告到非法擴建,非法霸占土地等問題,都是地方議會負責處理的民生問題。
 任何投訴,市議會都受理?
 “2008年受委為士拉央市議員之后,接過很多人投訴和反對公寓樓下的店屋賣棺材。這也是市議會要處理的問題。市議會有權力收回長生店的准證。商洽后,業主同意將生意搬離上述地點。”林晉伙說。
 不過,“我兒子不養我”,這個便要投訴福利局。
成立人民投訴熱線系統
 “目前,雪州政府成立了雪州人民投訴熱線系統(簡稱STARS),來提升服務效率。不管是STARS還是地方議會熱線,每項投訴都會儘速處理,並且記錄在案,以方便跟進工作。”
 他說:“這裡,我要特別提醒雪州人民,關于最令大家提心吊膽的道路破爛問題,還有最快速的直通車:撥打維修道路行動(Ops Tampal Jalan)的免費熱線1800882824。”
 當然,個別州屬的縣市議會,都有提升本身效率的不同策略。
 像士拉央市議會,便劃分8個小組委員會,由市議員出任:“企業、發展與執照小組”、“財務小組”、“投資與私營小組”,“職位事務與服務小組”、“城市交通與旅遊小組”、“文化、體育小組”、“人文建設小組”,還有“一站式小組”。
 另有兩個小組委員會:“估價小組”和“招標小組”,市議員不得出任,由州政府直接監督,目的是杜絕市議員利用職權輸送利益。
全天候處理民生投訴
 林晉伙同時兼任“企業、發展與執照”、“財務”,以及“投資與私營”小組委員會。
 “士拉央市議會為了避免一些隸屬灰色地帶的民生投訴,無人受理,出現各組推卸責任狀況,便將原本分派在各組別的逾120名執法人員,統一到‘透明 化執法小組單位’。”他說:“除了20名負責交通違規執法,其余的執法人員,分成兩班,全天候處理民生投訴,以及出巡6個轄區。”
 假如地方上發生緊急災難,執法人員便會火速通報相關部門,例如:土地局或公共工程部,來加速展開疏散、清理和救災行動。
 “總之,市民將投訴文件序號告訴市議員,市議員便可幫忙跟進投訴,甚至在會議上質問市議會主席:問題為何還未解決?假如市議會主席仍不處理問題,市民可以直接向首相署公共投訴局(BPA)投訴。”
花小錢容易解決
 每位士拉央市議員都會獲得4萬至6萬令吉的轄區撥款,解決各區面對的民生問題。
 小錢可以解決的問題,比如買個1000令吉以下的垃圾桶,林晉伙都會馬上動用撥款來解決,可是,遇到大錢才能解決的民生問題,便只得輪候等撥款被批准。
 “民聯執政的州屬,中央已減少撥款,幸好雪州政府有儲備金支援。”他笑說,“雪州民聯政府,便創下28年來最高的州儲備金,即從2008年的4億令吉,逐年提升至2012年的26億令吉。國家總稽查司在其年度報告也認可雪州擁有很好的經濟管理。”
 林晉伙所在的士拉央市議會,將垃圾清理工作直接交給承包商負責后,節省很多中介費,提高整體收入。
 “夜市的垃圾清理費,已從前朝的幾百令吉,下降至一個攤位24令吉,並且,沒有開檔營業的小販,均不必支付24令吉的清理費……過去,小販要支付‘跑腿人’100至200令吉,但現在,小販只需向民聯政府繳付10至20令吉的手續費。”
 當然,也有市民埋怨雪州民聯政府:怎么我的門牌稅貴了那么多?
 “這是一場誤會:市民在沒有通報市議會的情況下,更改土地用途,建了房子或工廠。這么做,門牌稅當然不一樣。對于這些市民,市議會並不刻意懲罰,只是追加呈報文件,以及重新調整門牌稅。”
無法完全解決有因
 市民的投訴,是否都能100%解決?
 林晉伙透露,國陣政府掌管士拉央市議會時,投訴案件超過8000宗;民聯執政后,投訴下降至3000宗。從地方議會每月呈交的進展報告來統計,有70%投訴獲得解決。
 30%未獲解決的,包括需要輪候等待大額撥款的民生問題,以及一些雪州政府想管也管不了的問題,比如:非法侵占土地問題等。畢竟,只有縣土地局才有權援引第425條文來取締非法侵占土地問題。
 “有市民投訴,第二中環公路垃圾問題影響衛生,市議會為何不去清理?實際上,大道歸中央政府底下的大馬工程局(JKR)管理。我們並沒袖手旁觀,而向JKR建議:請將半年一次的清理,改為兩個月一次。”
 甚至,某些嚴重情況下,市議會聘請承包商去清理垃圾,然后向JKR請款。
 還有,最令家長抗議的非法電玩中心,市議只能發出傳票,並不能封店。林晉伙強調,“警方的取締,才能一勞永逸封店。最好還是制定法案來取締業主,那么,業主就不敢貪圖高租,租給非法電玩中心。”
兩挑戰阻解決問題
 林晉伙坦言,解決民生問題時,雪州民聯政府面對最大壓力主要來自:(一)地方官員的不合作心態;以及(二)滋事分子的蓄意挑釁和破壞。
 “民聯委任的市議員,很多都已服務選民十多年,擁有豐富的民生經驗。可是,很多心向國陣的公務員,都會刻意輕忽不合作。”他說:“在最棘手的非法侵占土地問題上,滋事分子不只阻擾執法,甚至恐嚇執法人員,就連土地局都怕了他們。”
 然而,最令他失望的卻是:“警方不竭力配合我們,對付阻擾執法的滋事分子。”
 2008年年尾,有不法人士宣稱:只要繳付5000至2萬令吉費用,可以代為申請甘榜斯里鵝嘜英達的土地。很多外勞,還有少數本地人,繳交錢后,便在各自圈好的土地上建屋子。
 士拉央市議會接到居民投訴“有人在高風險山區違法建屋”,便採取取締行動。當時,很多屋子才蓋到一半。市議會執法遇阻,但警方只是奉勸執法人員收隊,押后取締。
 “繼續押后處理問題,會讓滋事分子認為:市議會怕了我們。假如當初警方配合來取締非法建屋,便不會發展至今天棘手地步。現在,要拆毀26間非法屋子,會面對多大頑抗?萬一土崩,發生人命傷亡,更是最大遺憾。”他說。
YB和市議員應協調
 有人指責:YB(對國州議員尊稱)不是選來看溝渠的,他們還有更重要的立法工作要做。
 對此,林晉伙有話說:“YB是民選的。所有民生問題,都是他們會優先解決的問題,包括看溝渠。況且,州議員都會獲得50萬令吉的選區撥款,來解決民生問題。”
 貴人事忙的YB,可以在議會上立法,至于在街上解決民生問題,只要聘請助理來解決即可。立法和解決民生問題,兩者並不相勃。
 “不過,直轄區只有國會議員,他們把在國會辯論國家事務,視為最重要的責任,這無可厚非。但我相信,所有票選的YB,都會以民生為優先處理課題。”
 受委市議員的責任,便是幫助州議員處理民生問題。假如YB和市議員加強協調合作,比如說,一些需要幾十萬撥款,等待多年都解決不了的民生問題,一旦獲得YB撥出10萬令吉,加上市議員的撥款,便有望儘速解決問題。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