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3月9日 星期日

保麗龍禁不禁

9 May 2013

禁止有理 替代方案減反彈(上篇)


報導:潘有文
圖:本報資料中心、受訪者提供、互聯網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從環保角度來說,保麗龍(Styrofoam)是白色公害,因為它不能腐化、污染水源和危及海洋生物安全。 全球一些地區已禁止使用保麗龍制成品,尤其是即用即丟的容器,如飯盒和杯子;但是,也有人持不同看法,例如飲食業者,認為官方向保麗龍開刀前,應該提供適當的替代方案。
保麗龍禁或不禁,也許還有許多爭議,讓我們從中尋找更多禁與不禁的理由!
禁止使用保麗龍容器條例出爐,執法單位開鍘不手軟,確實起著不小的阻嚇作用,讓相關業者乖乖遵守條例。
 今年4月1日,台灣台南市政府全面禁止保麗龍餐盤用具,一家陽春面店因依然故我,結果執法人員在4月23日世界地球日,向店家開出全台第一張1200元台幣(約120令吉)的罰單!
 在我國,檳城市政局已于2010年7月推行禁用保麗龍條例,不過先向市政局餐館開禁,2011年才擴大至霸級市場、夜市和私人小販中心。
 今年,檳城市政府已執行罰款條例,飲食業使用者和供應保麗龍餐具業者觸法,輕者罰款250令吉,重者吊銷營業執照。
 環保及廢棄物管理專家湯禮聰博士指出,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禁止使用是一種有效的方式,但關鍵在于執法嚴格與否,以及懲罰嚴厲程度。
 “比如說,鄰國(新加坡)禁止吃口香糖,執法很嚴和懲罰很重,那就會很有效。”他表示,反觀我國禁止燃放鞭炮,但是執法不嚴,也沒有太重的懲罰,逢年過節四週圍還是炮聲隆隆。
沒有方案,就會反彈
 罰款是法令的重要一環,越嚴厲越有效,大前提是必須有一個合理替代方案,才能避免引起來太大的反彈。
 今年2月中旬,美國紐約市長彭博宣佈,市政府擬立法禁用保麗龍餐具,引起當地飲市業者不滿,彭博成了眾矢之的。
 紐約市政局立法的原因,包括保麗龍餐具污染環境,而且市政局每回收一噸保麗龍,需要86美元(約256令吉)的成本,加重市政府經濟負擔。
 但是,當地飲食業者表示,禁用保麗龍卻沒有替代方案,造成業者非常為難;以前使用紙盒裝食物,不耐用和食物容易漏出,而且一樣不環保。
 最重要的是,使用紙盒成本較高,因此越多人使用保麗龍飯盒,因為它完全解決使用紙盒帶來的問題。
 湯博士認為,紐約市個案是一個“沒有方案,就會反彈”的佳例,“飲食業者這些憂慮是成立的,因為關乎成本和其他種種因素。”
 在他看來,如果禁用保麗龍造成產品價格升高,變成消費人需要承擔這些成本,“任何政府,都應該有了整體的代替或解決方案,才全面禁止使用保麗龍。”
需要“震撼教育”
 縱觀全球,環保已是大趨勢,而且有利地球和環境,如果保麗龍是“白色公害”,就需要減少它帶來的傷害。
 想在極短的時間內把保麗龍就地正法,即強行禁止使用,可想而知會引起極大的反彈,或可先考慮湯博士提出的“污染者付費原則”(Polluter Pay Principle)。
 “消費者可以選擇使用保麗龍餐具,但由于使用保麗龍將會造成污染,所以使者者需要付費。”他指出,目前保麗龍飯盒幾乎都由業者免費提供,如果需要收費,比如每個50仙或1令吉,也許消費人就會逐漸習慣自備飯盒。
 消費人付出“污染費用”,卻進入商家的口袋,后者不就是大賺一筆了?當然不是!政府應該立法把這些費用充作處理保麗龍的費用,商家必須把收到的費用,繳交給有關當局。
 換句話說,雖然禁止保麗龍是直接有效的方法,但也必須提出解決方案,同時也要教育民眾,通過“污染者付費”的方法,或就是一種“震撼教育”。
每年丟20億個保麗龍飯盒!
 “我國每年丟棄20億個保麗龍飯盒!”市面上有一個這樣的說法,乍看之下,猶如保麗龍飯盒軍團已攻佔了全馬的垃圾場。 
 “我國是否真的每年丟棄20億個保麗龍飯盒呢?其實,我相信這只是個推算,因為我們沒有專注在保麗龍垃圾的特別研究。”湯禮聰博士這么表示。
 他指出,20億個丟棄飯盒的數據,應該是從我國垃圾量推算而來;如果全馬每日垃圾量大概是3萬公噸,保麗龍可能就佔了其中1%,約300公噸,一年大概是11萬公噸,相等于20億個保麗龍飯盒。
 保麗龍與塑料產品一樣不能腐化,這成了它最大的環保問題;同時,由于保麗龍產品體積超過98%是空氣,以及屬于即用即丟的產品,因而遭人詬病。
 相較其他垃圾種類,如紙張和塑料,保麗龍的重量就非常輕,因此保麗龍只佔整體的垃圾數量不到1%。
 但是,由于其體積較大,即使只是佔我國垃圾量一小部分,也是不能小看它帶來的影響。 
 “其實,當中肯定有其他保麗龍垃圾,如包裝箱子用的保麗龍,真正的飯盒數量不得而知。”湯博士表示,雖然如此,保麗龍垃圾總數的推算是可以成立的,如果說保麗龍垃圾一半是飯盒,那也是很大的一個數目!
 他補充說,目前我國保麗龍垃圾,都是在全國各地的土埋場處理,或是在金馬崙、邦咯島和浮羅交怡等地方的圾焚化爐焚化。
禁用就一了百了?
 沒有保麗龍餐具,其他的替代品就一定環保嗎?
 就檳城禁用保麗龍飯盒,湯禮聰博士認為,因為禁用保麗龍飯盒,解決了相關環保問題,但還有一些方面需要注意。
 “從全面的環保角度來看,禁止保麗龍飯盒后,用的是什么代替品?是紙飯盒嗎?那會比較環保嗎?一個紙飯盒的重量比保麗龍飯盒重幾倍,運輸會比較環保嗎?紙飯盒的製造過程更環保嗎?”他提出一連串疑問。
 保麗龍不能腐化是一個問題,紙飯盒能夠腐化又是另一個問題;因為在紙飯盒腐化過程中,產生二氧化碳和沼氣等氣體,這也是另一個嚴重的環保問題。
 因此,檳城禁用保麗龍飯盒成功與否,還看目標而異;如果,只是以杜絕保麗龍飯盒垃圾來看,那是成功的例子。
 “但如果看其他方面,比如說紙飯盒的銷量增加了多少?民眾如果還是沒有自備可清洗飯盒,依然使用即用即丟的紙飯盒,那肯定沒有完全達整體環保的效益,只因為是沒了保麗龍垃圾,卻多了很多其他垃圾而已。”湯博士這么表示。
 他指出,最環保的保麗龍替代方法只有一個,即自備可清洗的飯盒!因為至今為止,沒有一種產品可以完全環保,並且取代保麗龍飯盒。
環保問題異于產品問題
 保麗龍接觸熱度達攝氏70度的產品后,將會釋放毒素,這是許多消費人非常關注的問題。
 湯禮聰博士表示,在環保講座上,許多人都會提問上述問題,以及塑料的耐熱問題,但這些都是產品問題,並非環保問題,許多人把兩者混為一談。
 “我的意思是,保麗龍可以耐多少度,過后會釋放什么有毒物質等,這些都是關于產品的問題,與環保無關。就是說,應該問SIRIM(大馬工業研究及 規格機構)之類的產品管制部門,如果產品不符合用于食物,該部門不應該批准這些產品面市。”他幽默地表示,他是“垃圾博士”(環保及廢棄物管理專家),不 是塑料產品博士。
使用量隨人口增加
 我國的保麗龍餐具使用量,沒有正式的調查數據,湯禮聰博士相信,人口越多的地方,保麗龍使用量越高;因此,鄉區一帶使用保麗龍的情況看起來較低。
 “我國自備可洗飯盒的人非常少,也只有少數的人願意付更多的價錢使用紙飯盒,因它比保麗龍貴了好幾倍。”湯博士指出,這造成國人普遍上都愛使用保麗龍餐具。
★保麗龍小知識
 聚苯乙烯(Polystyrene , 簡稱PS)加發泡劑后,高溫發泡即形成保麗龍,亦稱泡沫塑料。
 聚苯乙烯的化學穩定性比較差,溫度超過攝氏75到95度會釋放出苯乙烯(Styrene)。 



下篇:

報導:潘有文
圖:受訪者提供/本報資料中心/互聯網
 

 保麗龍可以再循環,關鍵是國人需要具備環保為先,利益居次的觀念和態度!
 在一些國家,保麗龍再循環是可行的環保工業,而且通過科技把它變成生活中實用的產品。
 我國人民使用保麗龍產品后,讓它成了不能再利用的垃圾;其實,我們有的選擇,應為保麗龍投下可再循環一票!
 

 “保麗龍不能再循環,丟掉又會傷害環境,所以最好禁用。”這樣的環保論調,只說對了后面部份,使用后丟棄確實危害環境,但保麗龍並非不能再循環使用。
 從石油中提煉出來的聚苯乙烯,由碳和氫組成,加入發泡劑后,再加熱就可制成不同的保麗龍產品,因此它含有98%的空氣,成品重量極輕。 
  即是說,保麗龍由石油提煉出來,屬于不能再生能源,但這並不表示它不能再循環。
 “許多人抨擊保利龍時,都說它非常不環保,因為不能腐化,不能再循環。”環保及廢棄物管理專家湯禮聰博士指出,這是民眾誤解保麗龍,因為它可以再循環。
 在大馬,環保工業也是一門行業,雖然強調環保,但還是以利益為先;尤其是我國的再循環工業,一切以利潤先行,如果沒有利潤或利潤極小,不會有人問津。
 由于保麗龍成品含有98%空氣,即使體積再大,也沒有多少重量,遇上以重量計算價格的再循環工業,保麗龍就沒有市場可言了。
 收集可再循環產品,運輸是其中一個重要過程,如果每次運輸只載保麗龍產品,裝了一整輛卡車,還要虧掉運輸費,哪有賺頭可言?
 “在我國,保麗龍的運輸費不划算,所以沒有人進行保利龍回收再循環的工作。”湯博士指出在大馬無法再循環保麗龍的關鍵原因。
 但是,在其他國家,如菲律賓和越南,活在貧窮線上的人,即使保麗龍再循環只有極少的利潤,還是有不少民眾願意踩著腳踏車或三輪車,把收集而來的保麗龍賣給再循環工廠。
 卡車運輸需要油費,踩著腳踏車只需力氣,不會加重成本,對于窮苦人家來說,以勞力來賺取微簿的收入,也是一筆重要經濟來源。
 “我曾經在菲律賓參觀過3家保利龍再循環工廠,他們(以機器)融化回收後的保麗龍,製成塑料板塊或磚頭,供建築用途,或直接賣給塑料廠,製造較次等的塑料產品。”湯博士身為廢棄物專家,對于菲律賓的保麗龍再循環工業印象深刻。
 因此,保麗龍可以再循環,只是大馬政府和大部份人民並沒有關注這回事,沒有處理善后問題。
 “塑料阻塞住水溝造成水災,是塑料的問題嗎?海龜誤食塑料袋啃死也是塑料的錯,亂丟垃圾進去水溝和海裡的人卻一點也沒錯!”
   在湯博士看來,人類對于保麗龍的態度才是環保問題主因,沒有發現自己制造許多環保問題,卻只把矛頭指向一些產品,保麗龍即是例子之一。
 
 
 
 湯博士指出,除了禁止使用保麗龍,政府應考量另一個解決法案,即提供津貼鼓勵回收保利龍 ,再循環使用!
 “有很多的垃圾種類,沒有再循環經濟效益,但一些國家如日本,為了屢行環保責任,政府提供津貼,讓環保工業變得有效益。”他指出,政府給予津貼后,就有人願意回收和再循環使用保利龍。
 反觀我國,由于保麗龍沒有經濟效益,政府也沒有協助保麗龍回收工作,因此保麗龍產品使用后,只能自生自滅,有的埋在土裡,也有不少保麗龍隨波逐流,飄浮在海上或進入海底生物的五臟廟內,危及他們的生命安全。
 
 
 
熱能高,有條件焚化發電。
 保麗龍再循環使用,融化制成塑料板塊或磚頭是方法之一,一些高科技國家如日本,則是利用保麗龍焚化后的熱能進行再循環。
 石油是保麗龍的原料,因此具備熱能,可成為焚化爐發電的能源;日本以焚化爐來處理垃圾,使用后的保麗龍產品就成了焚化爐的能源之一。
 湯禮聰博士指出,並非每個國家都能使用這個方式,因為保麗龍燃燒后會釋放有毒氣體,因此必須安全處理氣體排泄問題。
 至于我國,並沒有利用高科技來處理垃圾,大多數以土埋方式處理,保麗龍也被埋進土裡。
 “把保麗龍埋進土埋場,非常不環保,因為它不會腐化,如果遇上土埋場著火事故,保麗龍將會釋放有毒氣體。”湯博士提醒這種處理保麗龍的方法,可能面對的風險。 


腐化與不腐化的爭議
  垃圾能夠腐化或不能腐化,都有各自的危險!
 保麗龍不能腐化是事實,成為環保人士的議題;事實上,其他塑料品也不能腐化,卻沒有太多爭議。
 “許多時候,我覺得人們過度針對保麗龍,它和其他塑料一樣不能腐化,並非再生資源。人們以為一樣東西可以腐化就是好事,腐化就能解決問題。”湯禮聰博士認為,這種想法有誤。
 在他看來,腐化並不是問題的全部,因為腐化后制造出來的二氧化碳和沼氣,正與全球各國減碳呼聲背道而馳, “全球暖化,各國都在盡量減碳的年代,製造更多的碳不是明智之舉。”
 他指出,應該減少使用保麗龍無可爭議,但並不代表可用其他可腐化的產品,如紙類取代保麗龍,而是應該珍惜和善用各種資源。
 
即用即丟,環保大敵。
 在日本,保麗龍不是環保大問題,沒有禁用保麗龍,政府也沒有制定罰款條例。
 日本人注重垃圾分類,盡量自備餐盒,這兩個習慣就已大大減低保麗龍帶來的傷害。
 從日本人身上,湯禮聰博士看到一個重點,即使用觀念和態度非常重要;因此,他認為,民眾在關注保麗龍使用議題時,更應該撇棄“即用即丟”的態度。 
  “不管是保麗龍,紙盒,紙尿片,筷子,紙碗碟等,只要是即用即丟,就是環保的大敵,沒有一樣資源應該即用即丟。”他指出,許多產品利便人類,但人類使用后卻不負責任,沒有妥善處理。
 大馬人民沒有垃圾分類的概念,也少有人自備飯盒;也許,逐步禁止使用保麗龍,以及擬定條例給予適當懲罰是無奈的選擇。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