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2月23日 星期日

德士業告急

31 Mar 2013

公眾無需恐慌 警民合作打假德士(第1篇)



報導:許雅玲
圖:劉金富、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3年前,警方宣告逮捕連環德士色魔后,大馬女性不再花容失色,可以安心舒適地使用德士服務。然而,有關德士犯罪,還是層出不窮  邁入2013年,警方通緝“德士黨”,讓司機乘客精神緊繃,互相打量:你是“假”的嗎?
 大馬德士業告急了嗎?對此,吉隆坡刑事調查主任拿督邱震華強調,德士犯罪未至猖狂程度,只是一小撮“假司機”犯法;為此,公眾應提高警惕,但無需恐慌。
 警方冀提高執法透明度,加強警民合作,已取得成果,把惡名昭彰的“德士黨”一網打盡!
3月20日,雪州總警長拿督敦希山宣佈,成功瓦解幹案累累的“德士黨”,逮捕11名匪徒。11人德士匪黨自今年3月開始,便以偷回來的德士,聯手幹下逾37宗罪案,包括全國矚目的擄姦美國籍女教師一案。
 37宗罪案中,雪州有19宗,吉隆坡18宗。為此,雪隆警方跨州合作,成立專案小組,一舉逮捕11人德士匪黨。初步調查結果顯示,受害者大部分為女性,其中一宗案件涉及強姦,幹案者只有一人。
 邱震華分析,“過去,匪徒假扮德士司機,當場打劫乘客;不過,現在,這類犯罪已經升級,匪徒挾持受害者到自動出納機前領取大筆金錢,或者將受害者暫時禁錮起來,勒索家屬取得金錢后,才會放人。”
 禁錮他人和勒索金錢的犯罪,一律從綁架犯罪角度進行調查。至于涉及外國人的禁錮案件,警方將援引刑事法典3(1)條文調查;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處終身監禁。
冀提高執法透明度
 邱震華表示,罪案數據上升,並非罪案已臻猖狂程度,只是警方冀望提高執法透明度,讓公眾了解最新進展,加強警民合作以打擊犯罪;所以,公眾無需恐慌。
 根據雪隆警方的調查,涉及德士犯罪的匪徒,並非真正的德士司機,而是一小撮不法人士,假借司機身分,接近受害目標。涉案者大多數擁有犯罪前科,他們輕易向德士業者或第三者租借德士載客,伺機幹案。至于11人德士匪黨,則是偷竊德士,然后假扮司機犯案。
 “對于曾經犯罪,接受司法懲戒后,重新投入社會的德士司機,請不要用有色眼光看待他們,他們未必會再犯罪。”他強調,“各行各業都有害群之馬,因此,也有德士司機違規犯法。”
 吉隆坡警方曾接獲數宗外國游客投報,因為不滿德士司機魯莽駕駛,以及拒用計程表漫天開價,而被司機毆打。同時,亦有投訴指說:本地司機和阿拉伯籍司機,因為爭搶阿拉伯乘客,發生鬥毆。
 一旦接到這些投報,警方便會展開調查。至于“政府機構沒有做好監控管理,胡亂發出德士執照”,以及“德士公司沒有嚴格篩選司機”等投訴,超出警方執法範疇,無法受理。
 “我相信,擁有本身德士執照的司機,一定會捍衛本身專業和形象,不會作姦犯科。”邱震華說。
提高警覺避免受害
 德士黨落網,但公眾人士,還是要防範德士犯罪。
 邱震華坦言,防範罪案要靠個人警覺,“我們要有街頭智慧(Street Smart),注意觀察德士司機的行徑,拒絕搭乘可疑的德士。”
 不要搭乘霸王車,這是防範德士罪案的第一條守則。接下來,還未踏入德士內之前,乘客要判斷司機和車輛是否可疑。
 上車后,不要怕麻煩,立即記下或拍下車牌號碼,以及車內的司機證件資料(Kad Pemandu),撥電或發短訊告訴家人或朋友;發現不對勁時,致電警方求助。
 “假如在路途中,德士司機突然說要添油、或者藉詞德士故障,還是突然兜路接載友人,那麼,乘客便要警惕,最好想辦法逃離德士。”他說。

電召德士保障安全

 聯邦直轄區德士司機福利公會副主席林育賢鼓勵乘客:電召德士保障安全。
 相比在街上攔截德士,電召德士提供一定程度的保障,因為熱線人員會記錄乘客資料、電話,上車地點和目的地,以及德士資料。倘若發生事情,可詢問相關司機。
 目前,巴生谷流域,已有超過10個電召德士服務公司。不過,仍有半數的司機和半數的乘客,不想使用電召德士服務,因為想“省錢”。
 “司機要加入電召德士服務公司的話,每月要付150至180令吉費用。乘客要電召德士,需多付2令吉服務費用。我們鼓勵乘客,尤其是單身女性,多花2令吉來保障人身安全。”
司機也怕遇假乘客
 2012年10月,一名印裔德士司機誤載劫匪乘客,逃跑過程中,負隅頑抗,被劫匪砍傷,失血過多而死。
 顯然,乘客可以電召德士來保障安全,但司機可以如何保障安全?
 記者來到時代廣場,和德士司機閒聊。發現5位司機之中,3位有被搶經驗。這個世道,乘客怕假司機,司機也怕假乘客。
 “我們也怕被打劫,可是,不能因此而不開工吧。只好提高警惕,選擇可靠的顧客來載。”31歲的司機劉添成說:“乘客額頭沒有刻上‘賊’字,也有斯文顧客,一上車就迅速把巴冷刀架在司機的脖子上。”
 一些見過鬼怕黑的司機,從此不敢綁上安全帶,以便及時脫逃。更有一些司機,車上帶備木棍防身。
 除了怕劫匪,司機也怕霸王客:“我身上沒錢,我上樓取錢給你。”一下車就消失無蹤,司機只能大嘆倒霉。
女司機計劃不可行
 2011年,婦女、家庭及社會發展部副部長王賽芝宣布推展女德士司機計劃,為更多弱勢女性(單親媽媽、退休婦女、家庭主婦)提供多一項職場機會,以及保障女性乘客和女性司機的安全。
 事實上,包括日本、英國在內的國家,為了讓女性享有安全舒適的搭乘德士經驗,先后推出女性專用德士服務。
 不過,林九和林育賢均表示:不可行!
 林育賢說:“女德士計劃荒唐。目前,大馬的女性司機,還不到10%,假如女性乘客趕時間,她難道要等到女德士司機出現嗎?”
 林九認為,德士司機若不懂得自保和警惕,容易成為不法之徒的目標。因此,從職業安全來講,女性成為德士司機,風險比男司機更大,也讓女性止步。
 林育賢指出,首相署商用車輛註冊局(LPKP)保留900個德士執照讓女性申請,但迄今只發出246個執照。
審核疏忽招來匪徒
 林育賢透露,德士車牌和一般車牌不一樣,必須通過電腦驗車中心(PUSPAKOM)和陸路交通局(JPJ)委任的兩家公司製作。
 他說:“簡單來說,德士車牌是鐵質的,私家車牌是膠質。可惜,兩家公司沒有嚴格審核前來訂製德士車牌者的資料真偽,以至于一些不法人士輕易用‘假’資料申請‘真’車牌。真車牌一掛上賊德士,乘客不疑有假,便會誤上賊車。”




惡性循環主因 租賃模式大有問題(第2篇)

報導:許雅玲
圖:李玉珍、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2012年,London Cabs.co.uk網站根據日本、西亞及非洲各地游客的投訴,將大馬德士司機標榜為“全球服務最差”的國家。  此外,全球知名旅游指南出版社Lonely Planet,還在指南裡告誡:到大馬游玩,搭乘德士要提高警覺。
 無可否認,一小撮大馬德士司機的違規表現,已經損害國家形象,並且打擊旅游業。有人批評:這是因為政府處罰太輕,執法不嚴!
 這句批評對嗎?身在此業的德士司機五味雜陳,他們說:這批評說得對,但也不對。歸根究底,德士租賃模式,才是德士業惡性循環的主因!
早在1588年,英國倫敦已有人出租四輪馬車,不過,遲至32年后,當地才出現第一家四輪馬車出租車隊。然而,時至19世紀后期,隨著三輪汽車和計程表在德國面世,全球第一家出租汽車公司,才在德國應運而生。
 “大馬半島的德士,是被英殖民政府引進的。當時,都是由公司經營,並未出現自僱的私人德士。”吉隆坡德士工友協會名譽主席梁牛,1990年代開始投入德士司機行列,他追溯說。
 在他印象中,我國獨立之后,便有德士租賃的行業出現,但無太大的發展。后來,德士變成吃香行業,才有更多人考取德士駕駛執照(俗稱手牌),向公司或個人租賃德士。
 另一方面,公共交通規劃專家吳木炎透露,1990年代之前,政府為了保障退役警察和軍人的生活,便向符合資格的退役軍警,發放個人德士執照。
 在貿工部前部長丹斯里拉菲達在任時期,發出500張德士執照給德士公司。這些擁有德士執照,但沒有司機的德士公司,便讓那些想要駕駛德士維生的人士,以租買或租賃的形式使用。
中間人受益最大
 同時,亦有個人獲得數張德士執照后,購買德士出租給沒車的司機,或者出租執照給有車的司機。
 目前,德士公司向租買德士的人收取首期,並且每天征收40至65令吉租金,等至4年合約期滿后,車輛便歸于租買者,但德士執照仍屬公司擁有。租賃者想要繼續駕駛,便得繼續繳付執照租金。
 “政府當時大規模發出德士執照給德士公司,所持的最大理由是:發放執照給公司,政府便能系統化管理德士行業。”吳木炎說:“可是,從現有的德士租買合約來看,只有中間人(即德士公司)受益最大”
 “政府應該檢討發放德士執照給德士公司的做法。畢竟,這項政策無法讓德士司機真正受惠,早已失去政府想要保障人民生活的本質。”他說。
 現下,最值得關注的是:政府發放德士執照給德士公司,德士公司又征收高昂的租金,才是讓德士業惡性循環的主因!
昂貴租金壓垮司機
 駕駛德士二十多年,並在2009年獲得德士執照的林育賢表示,“向德士公司租買德士,到最后,司機實際付出的車價,會比市價貴很多。一些德士司機 為了保證繳付昂貴的租金之后,還能賺很多錢,便會做出違規行為。比如說,保守一點的,偷偷在計程表上動手腳,大膽一點的,便直接向乘客漫天開價。”
 也是聯邦直轄區德士司機福利公會副主席的他補充,“任何人士,只要擁有手牌,並且付得起抵押金,便可租賃德士。由于缺乏嚴格過濾司機人選,造成假司機利用真德士犯法。”
 假如政府發給個人德士執照,那麼,司機便不必為昂貴租金頭痛,並且更加珍惜得來不易的執照和車輛,不會輕易違規犯法。
罰款無法解決問題
 無可否認,確實有德士司機心想:我只是被剝削的租賃德士一族,只需拼命賺錢,不必理會什麼守則素質。
 那麼,德士司機違反職業守則,應該由誰取締?
 2010年之前,外國旅客投訴漫天開價,陸路交通局(JPJ)說“那是旅游部的事”;旅游部說“那是首相署商用車輛註冊局的事務部(LPKP)管轄”;商用車輛註冊局說 “那是陸交局的職責”;到最后,有人建議:直接找警察處理吧!
 2010年6月1日后,政府把所有陸路交通事務整合,交由陸路公共交通委員會(以下簡稱SPAD)掌管,一切有關德士的投訴,均歸SPAD管理。
 包括林育賢在內的司機均說:SPAD處罰不輕,罰款從500令吉至5萬令吉不等。一旦接到公眾投訴,調查屬實,SPAD開出1000令吉罰單,絕不手軟!至于忘記用5令吉更新司機卡,亦將換來500令吉罰款。
 然而,用錢解決問題的Malaysia Style,卻是“執法不嚴”的根源。
 “商用車輛註冊局執法時期,罰款介于50至300令吉,但對嚴重違規者,則會吊銷執照半年或一年。”林育賢說:“第一次違規,罰款;第二次違規,重罰;第三次違規,應暫時吊銷執照。對于屢勸不聽者,直接吊銷執照,才能殺一儆百。”
收費分類多易混淆
 在發展中國家,德士司機向外國游客漫天開價的現象,屢見不鮮。
 雪隆無線電召德士公會主席林九透露,“國內仍有很多遵守行規的德士司機,照著計程表收費。不過,德士分類太多了,城市就有7種德士,並有不同收費,才會造成外國游客誤會:為何每次車資都不同!”
 實際上,外國游客若是搭乘從3令吉起跳的德士,隔天卻攔截一輛豪華德士,看著計程表從6令吉起跳,難免心生不滿,向旅游部投訴:司機不老實。
 為此,旅游部應該好好地向游客說明本地各類德士的車價,還德士司機清白。最好只保留兩種分類:普通和豪華;那么,外國乘客就不會混淆。
 此外,酒店禮賓部多征服務費,但沒跟乘客解釋,造成乘客指責德士司機不按表收費。
德士司機也有苦處
 北馬一位國會議員,到首都公幹,遇到漫天開價的德士司機,只好下車另找德士。她沒有投訴的做法不對,只會助長司機惡行。
 然而,資深德士司機林九和林育賢說:我們不是壞人,請不要輕率投訴我們。害群之馬只有百分之十,請公平對待百分之九十的司機。
 年輕的德士司機劉添成坦言,“我們也有權利照顧本身的福利吧?遇到塞車嚴重時段,乘客為了自身利益,反倒要講價;那麼,我們是否可以拒載?或者,放工返回蕉賴住家,乘客攔截要去蒲種,不順路,可以拒載嗎?”
 此外,塞車時,乘客不想照表付費,又想講價。這又怎麼說?曾經,林育賢遇到無理取鬧的顧客,但SPAD卻不受理他的投訴。幸好,警方接受他投報,才能力證清白。







長期欠缺福利 付出與收穫不成正比(完結篇)

報導:許雅玲
圖: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3月艷陽天,記者來到吉隆坡德士總站,訪問駕駛德士近10年的司機大叔:請問政府給了你們什麼福利?  大叔回答:有呀!308政治海嘯前,政府重新調整德士收費,並且在去年,還給了我們四粒輪胎。不過,我最渴望的德士執照,始終沒有下文。
 50年來,大馬德士司機沒有社會保險(SOCSO)、沒有公積金(EPF)、沒有退休金、沒有年假和花紅、沒有醫藥福利,福利問題一籮筐……
“去年,首相承諾要發給西馬7000張個人德士執照,可是,陸路公共交通委員會(下稱SPAD)遲遲沒有動靜,他們只是售賣申請表格,但是沒有審理申請。眼看大選要到了,狗急跳牆啊……”2013年3月15日那一天,德士司機這么告訴記者。
 一周后,這些話還迴盪耳際之時,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宣布,頒發1000張個人德士執照,以證明政府“一諾千金”。不過,政府強制1000名執照新主,購買國產普騰Exora休旅車充作德士,並給予他們5000令吉津貼。
 首相冀望通過落實德士行業新模式,改變備受批評的租賃德士機制,以便提升德士司機福利和收入。同時,首相促請德士司機提升專業服務,塑造良好形象和聲譽。
 SPAD主席丹斯里賽哈密亦指出,1000張執照是由一些德士公司退還,然后轉型為個人德士執照。因此,並未對飽和的德士市場,造成更大競爭壓力。
 目前,巴生谷流域,大約有3萬7000張德士執照,其中55%屬于公司執照。
 對于這項好消息,公共交通規劃專家吳木炎表示,“德士司機最大的困境,便是沒有自己的德士執照;辛苦賺來的收入,都貢獻給德士公司了。”
屬于高壓行業
 “撇開所有的政治因素,政府做出這樣的決策,說明政府領悟現有德士執照制度存在弱點,現在做出糾正。就像居者有其屋,德士司機擁有自己的德士執照和車輛,這是很草根的做法。希望日后,政府將它發展成有機制的政策。”他說。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政府回收德士公司1000張執照,重新發給個人德士司機,只是糾正現有的弱點,走回早年一種發放德士執照給退休軍警,那種“對”的做法。
 吳木炎說:“司機這個行業,屬于不容易承受的高壓行業。一般人偶爾長途駕駛6小時,便會精疲力竭。尤其是大馬氣候炎熱,加上塞車問題,這對司機而言,更是惡劣的生存環境。”
 一位向德士公司租賃德士的司機,一天載客低于6小時的話,不容易賺取足夠收入來繳付租金和日常費用。
 他繼說,與其一次津貼司機購買特定車款,倒不如有系統地給予德士司機稅務上的折扣。至于已在路上行駛的德士,最好獲得零件免稅優惠,以此鼓勵司機時常維修保養德士。
承受沉重職場壓力
 勤勞的司機,每天會載客6至8小時確保賺取一定的收入。這種長期駕駛的壓力,並不容易承受!
 同為駕駛人士的吳木炎,能夠體會高壓工作條件,對德士帶來的影響,“尤其是,有家庭的德士司機,在新學年開始的時候,更是沒法專注工作。他們既要擔心入息不夠,又要煩惱子女的開學費用,一時恍惚,便會發生事故。我曾經兩度遇上心不在焉的司機父親,追撞過車尾。”
 “德士司機所承受的職場壓力,以及他們的辛勞付出,根本和他們獲得的社會福利不成正比!假如政府認同司機對國家經濟發展的貢獻,那麼,請嚴正看待德士司機的社會福利,尤其是他們的退休福利!”他說。
手停口停只有硬撐
 吳木炎表示:“長久以來,我觀察所得是:政府和社會,長期忽視德士司機的退休福利。”
 在路上,留心來來往往的德士車內,不難發現:大部分司機都是已屆退休年齡的人士。甚至,小部分司機駕駛經驗超過30年,高達60、70歲的年紀,他們不正是退休,在家安享天倫,弄孫為樂嗎?
 “德士司機無法享有社會保險、退休金、公積金等福利。他們辛苦一輩子,最后卻是一場空。 ”
 他說:“司機是手停口停一族,沒有子女負擔他們的晚年生活,也只能硬撐下去。可是,年紀大的司機,身心狀態已很難支撐這種高壓工作。”
成立基金保障晚年
 全國德士司機人數不多,但政府為何不能以撥款方式提升司機的退休福利?
 吳木炎說:“新一批加入的司機,待遇已比前輩司機好。所以,政府最需要關注的是:駕駛了幾十年的受苦司機。“
 “與其等待德士公會捍衛會員的普通權益,倒不如呼籲政府保障所有司機退休福利。”
 例如,政府撥款成立基金會,有一定駕駛年資,年齡超過55歲的司機,收納在這個體制下,讓他們在退休后,仍獲得基本收入。同時,政府可以用非基金形式,如發放德士執照給駕駛超過15年的司機,讓他們退休后,依靠德士租金過活。
 “沒有不良嗜好的司機,都是生活節儉,生活費不高的人,政府應該讓他們工作到退休年齡,安穩地從工作線上退下來。”他說。
冀每5年調整車費
 提升德士司機福利,政府還可以怎麼做?
 聯邦直轄區德士司機福利公會副主席林育賢說,“308大選前,政府調整了德士收費。那可是我們等待13年后,政府才做的調整。我們希望,政府可以定期5年調整車費,以便舒緩司機面對的經濟壓力。”
 去年,首相宣布,政府通過新聞通訊與文化部,設立一個超過100萬令吉的基金,為全國10萬名德士司機提供個人意外保險。首相強調,這是政府為了減輕德士司機負擔,所採取的短期措施。
 雪隆無線電召德士公會主席林九透露,“最近幾個月,SPAD確實已為更新司機證件的司機們,購買個人意外保險。這是令司機們欣喜的福利。我希望,這不只是短期措施,而是對司機們提供的長期福利。”
 改善德士司機的長期福利--這是每位司機心底最殷切的期盼。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