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與分類

社會 (113) 生活 (69) 程為 (68) 風潮 (67) 劉林李 (63) 潘有文 (62) 醒覺 (61) 健康 (54) 關懷 (54) 環境 (53) 教育 (44) 楊揚 (43) 楊潔思 (42) 涂素燕 (39) 許雅玲 (39) 食物 (35) 劉拓 (34) 疾病 (28) 經濟 (27) 醫藥 (24) 商業 (22) 家庭 (21) 搜奇 (21) 消費 (21) 文化 (20) 胡小平 (17) 育兒 (16) 興趣 (16) 娛樂 (12) 政治 (12) 女性 (11) 宗教 (11) 巫月圓 (11) 張家揚 (11) 歷史 (11) 法律 (11) 資訊工藝 (11) 馬來西亞 (10) 體育 (10) 交通 (8) 企業 (7) 旅遊 (7) 災難 (7) 科學 (7) 選舉 (7) 建築 (6) 歐芙伶 (6) 科技 (6) 何潤霞 (5) 玄學 (5) 投資 (4) 梵霖 (4) 楊芋 (3) 親子 (3) 婚姻 (2) 性教育 (2) 普住 (2) 節日 (2) 能源 (2) 身心靈 (2) 軍事 (2) 青少年 (2) 黃馨悟 (2) 中國 (1) 互聯網 (1) 亞蘿夏 (1) 動物 (1) 周家揚 (1) 器官捐獻 (1) 林艾萱 (1) 殷淑欣 (1) 水源 (1) 江子 (1) 王永明 (1) 石原 (1) 覃小萍 (1) 運動 (1) 陸易蓉 (1) 電器 (1) 黃利傑 (1)

2014年2月28日 星期五

公佈財產?

21 Apr 2013

推動財產透明化 神州貪官驚弓鳥(第1篇)

文:劉拓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在全球,公職人員公佈財產的做法,在國際上被稱為“陽光法案”,1766年發源于瑞典,被公認為政府遏制貪腐、保障公眾知情權的有效措施。  今天,只要上網搜索,美國總統奧巴馬有多少身家財產,一目了然。
 換句話說,公職人員公佈財產,已不是新聞。不過,2012年年尾才上台的中國中央新政,最近打出反腐口號,推動官員公佈財產,還是相當令人詫異。
 畢竟,近幾年來,大多數中國貪官實錄,都是經由小三錄像醜聞,才一一揭發。現在,中央新政鼓勵官員公佈財產,嚇得不少官員變賣豪宅,捲款外逃!
中共中央紀委內部通報“反腐敗鬥爭工作的新動向”指出,從去年11月開始,發現:(一)各地官員緊急拋售房屋;(二)中國非法資金外流突破1兆美元(約3兆令吉);估計今年將創下1.5兆美元(約4.5兆令吉)新高。
 同時,另有不願具名的消息人士透露,僅在去年的中秋節和國慶日兩個假期中,申請出境的公職人員之中,竟有逾1100人沒有按時返回,其中714人,確定為外逃。
實施“追逃”措施
 中共中央紀委並指出,中國45個大、中城市,出現驚人的拋售豪宅、別墅現象;房源市價動輒千萬元人民幣起跳。這些業主當中,一部分為國家公職人員和國有企業高層。
 而在官員拋樓套現最嚴重的11個城市之中,廣州和上海,分別以4880套和4755套房產領先。此外,更改業主情況,則是數百倍的驟增。
 目前,廣州市政協副秘書長范松青已遞交提案,籲說:“廣州要在全國率先試行官員家庭財產公開申報制度!”這位副處級官員願意以身作則,率先公開自己的房產狀況。
 針對官員和國企高管捲款外逃趨勢,中國政府實施“追逃”措施:防逃、追逃、追贓,通過國際合作,堵住貪官外逃之路。
鼓勵官員公佈財產
 另一邊廂,針對官員公佈財產,首先從廣東開始,而非從北京中央做起,深圳作家朱建國的看法是:這是中央的一個緩兵之計!
 有鑑于中國傳統是,一定要領導帶頭,底下才會跟從。現在,北京的中央領導不率先公佈財產,卻讓底下(廣東)來做,這不過是敷衍百姓,讓底下官員申報財產而已,並不可能打擊貪污。
 更何況,中央上級都沒做,省級主管就算很有心,確也很難去監督部門官員認真地公佈財產。
 雖然,中央新政鼓勵官員公佈財產,但在上月底,北京4名公民在西單文化廣場拉起撗幅,要求官員公開財產,馬上被警方強行帶走,其中一名公民袁冬,他的家屬證實他被刑拘。
批駱家輝鬧出笑話
 說起來,中國中央新政推動官員公佈財產之前,發生了一則有趣的前傳:
 兩年前,到北京赴任的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遭到署名“wood-bell魏志奇”的網民在微博發難:駱家輝住的是耗資上億美元修建的美國大使官 邸。出行代步的是特製防彈豪華專車。家人連傭人開銷由美國納稅人支付。這樣的奢侈豈能算簡樸?請問駱大使這些為何不發佈?只公佈喝咖啡,坐經濟艙,不是作 秀是什么?
 《北京日報》的官方微博,立即引用這段微博帖文,大事批評駱家輝,還在標題要求“請駱家輝公布財產”。
 這隨即引來包括微博名人李開復(曾任谷歌全球副總裁)在內的眾多網友,反將一軍:駱家輝自擔任美國商務部長起,就已公布個人財產,還附上可供查閱 的網址鏈接(http://www.opensecrets.org/)。同時,這班網友還籲請《北京日報》發社論:“讓中國官員公布財產”。
 多位網友調侃:《北京日報》會這么做,是因為在很多官員心中,當官就是要享受:出門有專人拿行李、三公消費(公幹經費、公務車購置及運行費、公務招待費)、貪錢、包二奶,這才符合中國官員形象。
公佈財產引起反彈
 北京高舉反貪旗幟,各省各地有不少官員,主動表態願意公佈財產。這也引發不少爭議,有人大鬧家庭革命,有人則被同事責罵“破壞行規”。
 山東省聊城市東昌府區人民法院副院長趙耀彤,向地方媒體坦言“早就想公佈財產”,並且強調,“大丈夫做事,不在乎自個兒的仕途得失”。然而,妻子得知丈夫想公佈個人和配偶財產后,大發雷霆,還揚言:公開,就離婚!
 曾被評為“十佳法官”的趙耀彤,最看不慣官員的豪奢行為,不過,因為他的職務,經常被人單打:“你一個法院副院長,肯定會這樣那樣的啦……”因為氣憤不過,才讓他動了公佈財產念頭。
 然而,他妻子所在的機關,薪酬福利優渥。道義和情義交戰之下,他說:“作為家屬,我算是沾了媳婦單位的便宜,卻因為自個公佈財產的主張,把人家單位放在火上烤,那我算什么人呢?”
 另外,江蘇省宿遷市某縣科技局副局長劉信禮(化名),在微博曬了財產,但很快就刪掉了。
尼克遜首開先例
 公佈財產的律法,1766年先從瑞典展開,隨后被引介到全球各國。
 1978年,美國制定《政府倫理法》,規定自總統以下的民選和任命官員,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公佈自己的收入、資產和受禮等訊息。任何偽造賬務和逾期申報都要處罰。
 政府倫理法是在尼克遜水門事件爆發后,在公眾強烈不滿政府隱瞞醜聞的氛圍中制定的。
 實際上,尼克遜可是第一位公佈財產的候選人。1952年,艾森豪威爾競選總統時,挑了時任加利福尼亞州參議員尼克遜為副總統候選人,引起很多人疑慮:39歲的窮小子,哪來的競選經費?
 紐約一家報紙爆料:有批富人為尼克遜設了個秘密基金,讓他維持遠超其收入的生活方式。尼克遜不願因為流言葬送政治生涯。為了快速闢謠,他直接上電視宣讀一份獨立會計樓的審核報告:沒有發現尼克遜私用基金。
 “會不會我做得太巧妙,瞞過審核者?現在,我要做一件史無前例的事情——向全國觀眾公開我的財政狀況!”
 他打趣說:我確實做過私用捐贈的事。有人在廣播裡,聽我夫人說:孩子想要一條狗,就真的寄來一條毛色黑白相間的小狗。6歲的小女兒為狗取名“切克斯”(Checkers,黑白棋盤遊戲)。不管媒體怎么講,這條狗我要定了!
 尼克遜的大坦白,被美國當代史稱作“切克斯演講”。當晚,很多民眾撥電至共和黨競選總部:我們支持尼克遜當副總統。
俄傚仿美尋求刑事問責
 目前,美國對不及時、如實公示財產的官員,可尋求刑事問責,並可判刑。
 俄羅斯實行公佈財產多年,但無判刑之說。可是,總理普京日前宣佈:俄國也要像美國一樣,對財產、收入、股票等提供不真實訊息的官員,追究刑事責任,法律已在制訂中。
 普京說:“政府的廉潔,是取信于民的基礎。一個為民執政的政府,沒有任何理由不主動公佈個人和家庭財產,否則,沒有資格執政。不願意公開個人及家庭財產的,先到司法部去接受調查。一個失去民心的政府,談何長治久安?”








大馬式公佈財產 屬小兒科掀爭議(第2篇)

文:劉拓
圖:本報資料中心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假如你說:大馬官員沒有公佈財產。相信內閣成員第一個跳起來反對:胡說,我們有向首相申報財產。  確實,內閣成員有向首相一人申報財產,但從未對外公佈。
 嚴格說起來,官員第一次對外公佈財產,應該是在2009年,雪州民聯政府在官方網站公佈大臣和10名州行政議員的財產申報。3年后,檳州民聯政府才履行308大選承諾:公佈財產。
 對比國外公佈財產的規格,兩個民聯州屬官員申報的財產,未免小兒科,不過,時評人陳亞才和凌國文均表示:至少,大馬踏出公佈財產的第一步。
也是隆雪華堂執行長的陳亞才透露,第四任首相敦馬哈迪掌政時代,敦馬已要求內閣成員向他申報財產。
 “不過,那只是由敦馬自己收自己看,並無對外公佈。這跟國際上,國家要求特定官員公佈財產的做法,有很大差別。”他說。
 國際上,比如美國,政府行政部門財產申報制度規定:GS15級以上公職人員,包括經由總統提名、國會審議任命的官員,以及其他一些崗位的官員,需 要公開申報家庭財產和收入。根據2012年生效的STOCK法,上述公職人員和官員的申報,一定要直接上網,公民無需提出申請,隨時可上網查閱。
有助監督議員
 “讓人民隨時查閱官員的申報材料,這才是公佈財產的真正意義。大馬內閣成員只向首相一人申報財產,便失去公佈財產的意義。”陳亞才繼說。
 敦馬卸任后,民聯各政黨在2008年大選前,信誓旦旦承諾:公佈財產,讓人民有效地監督議員的廉潔。
 308政治海嘯之后,雪州民聯政府于2009年宣布:3月13日起,在雪州政府官方網站,公佈大臣和10名州行政議員的財產申報。遲至2012年1月12日,檳州民聯政府才公佈首長和10名州行政議員的財產。
制定公正透明機制
 總括來說,兩個民聯州政府公佈財產,主要公佈大臣和州行政議員的“個人”收入(月薪、津貼及各項官職津貼)和支出(貸款),以及銀行存款,並不概括“家庭財產”。
 這不禁讓人好奇:誰應該公佈財產?應該在向誰公佈財產?公佈範圍應概括那些動產和不動產?是否應全面至配偶及子女?
 “接下來,我們便要指望朝野官員,共同制定一套公正透明的公佈財產機制,讓全民有效監督。”凌國文說:“現在,我最想知道,首相又向誰公佈財產?”
無法有效監督議員
 民聯議員對外公佈財產,足以證明廉潔嗎?
 陳亞才說:“民聯州政府,只是公佈議員名下的收入和支出,並不涉及海內外的資產和股票投資,無法讓人民有效監督議員。”
 凌國文進一步指出,“公職人員公佈財產,不能只聚焦一方,必須朝野都做好。目前,朝野都做得不好,但是,比起國陣政府,民聯州政府算是踏上不完美的第一步。最起碼,公佈給人民看,不是首腦自己看。”
 如今,第13屆大選將至,檳州民聯推出競選主題,強調“在能幹、公信及透明施政下,檳州民聯政府2008年開始推行公開招標、公開州政府合約讓公眾審查、強制檳城行政議員公佈財產,遏制貪污及朋黨。”
 凌國文提醒朝野政黨:“請別忘記兩線制的牽制力量。就算人民善忘,但敵對黨也會記得。因此,不管哪個陣營執政,都應步步為營,清廉治國。”
應涵蓋配偶及子女
 陳亞才笑說,大馬現象是:身家簡單的政客,第一時間搶著公佈財產,身家豐厚的,倒不樂意公佈財產。
 實際上,看著民聯兩州公佈的財產清單,大多數民眾認為:大臣和議員公佈收入和支出,只是為了博取民心,藉此爭取更多選票,人民看看就算了,不能盡信。大家心知肚明:官員只公佈個人財產,不公佈家庭財產的話,他或她的財產,都可轉到配偶或子女名下。
 凌國文說,“公佈財產是最基本的反貪手段,應從從政者自身做起。不過,除了個人財產,官員更加應該公佈配偶和子女的財產,以示清廉。那么,我們就可避免重蹈養牛案中,拿督斯里莎麗扎的委屈:不知枕邊人和子女,從事何種行業。”
 當然,也有人民同意:官員的配偶和子女,和政治活動無關,憑什么要他們公佈財產?不應侵犯官員的家屬隱私,引起家庭糾紛。
 “吃得鹹魚抵得渴。就憑官員享受最多的國家資源,掌握比常人更大的權勢,就有責任公佈個人和家庭財產。硬要捍衛家人隱私,大可不必當官。何況,財產合法,為什么怕公佈?”他說。
透明化財產免猜疑
 《2011年反貪污委員會報告》建議,授權反貪會主席,審查所有聯邦政府官員及其家屬,向首相呈報的財產賬目。
 對此,原任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強調:內閣成員向首相申報財產已足夠,部長及其家人無須向反貪污委員會申報財產,以免自身及其家人曝露在公眾面前,帶來危險。
 “官員公佈個人和家庭財產,會構成人身安全,這是荒謬的說法。歷年來,大馬也有公佈十大富豪的身家財產,當官的比十大富豪還怕,除非他比十大富豪還要富有。”凌國文認為,假若官員沒有信心保護全家,人民還敢指望官員暢談國家治安?
 然而,陳亞才不認為“公佈財產危害全家”是多余的擔慮,“反對者認為,這侵犯家人隱私,並且擔心家人成為勒索打劫對象。因此,這個問題,值得探討。”
荒謬說法難以服眾
 2012年3月,人民公正黨策略局主任拉菲茲,揭發國家養牛公司失信政府2億5000萬令吉貸款,以及動用政府所批給的貸款購買新加坡公寓等醜聞后,一躍成為爆料天王。同年9月,他便被控牴觸《1989年銀行及金融機構法令》。
 凌國文透露,“我國制定官員公佈財產的機制,讓官員財產透明化,那么,我們便不需要爆料天王告訴我們:承包政府工程,可以比私人公司更自由地挪用資金。”
 陳亞才指出,掌握實權的執政黨,在決策上佔有更大的便利,可以批准工程項目,可是,在野黨也不乏利益交換的機會,比如說,政客會收買爆料者,讓他閉嘴。
 也因此,普羅大眾印象中:大馬沒有窮人政治家,即便是在野黨,只要從政久了,也能夠累積財富。這個根深蒂固的印象,吸引很多人前僕后繼,奢望當官發達。
 他繼說:“霹靂州行動黨倪氏堂兄弟,被指以霹靂州務大臣職交換吉蘭丹一萬多英畝土地的爭議,只要公開財產,便不會‘你猜疑,我否認’。”
不透明人民更怕
 砂拉越首長泰益瑪目的前媳婦爆料:泰益是東南亞最有錢的人。雖然,公眾知道泰益富有,但還是為此瞠目結舌。
 凌國文就此指出,假如官員不公佈財產,納稅的人民更要害怕:什么時候,政壇又要爆出像泰益這樣的隱形巨富?
 “當然,從政者不一定要兩袖清風。原任八打靈北區行動黨國會議員潘儉偉,從政之前,便已是千萬富翁。”他說:“我認識一名受委任的市議員,因為政治理想,毅然從政,收入卻比從政前低。從朋友角度,我覺得他不應在此時從政,但從國民角度,我欽佩他為民服務的精神。”
 “雖然,議員領的是人民交的稅金,可是,人民不能苛求議員自掏腰包來服務人群,這不公平。議員的財富和生涯規劃要平衡,才能義無反顧為民服務。”他說。


候選人力證廉潔 競選基金應透明(完結篇)

文:劉拓
《十分專題》部落格:http://series888.blogspot.com
 大馬獨立50年后,雪州民聯政府總算跨出官員公佈財產的第一步。  可是,人民已經沒有耐心再等多一個50年,以讓朝野制定公職人員公佈財產的機制。
 時評人凌國文和隆雪華堂執行長陳亞才,不約而同指出,從308大選至505大選,最讓人民深痛惡絕的課題,仍是貪污舞弊。
 因此,在決定國運的來屆大選之前,朝野候選人自發地公佈財產和競選基金,必能讓選民了解他們打擊貪污的決心。
“全球許多國家,公職人員公佈財產,最初的動機是:杜絕來歷不明的財產,以及拒絕利益交換;最終目標則是打擊貪污和濫權。”陳亞才說。
 “公佈財產,最重要還是在大選前,要求候選人公佈財產,尤其是競選基金。”
 總括來說,公佈和選舉有關的財產,主要在三大環節上:(一)公佈個人和政黨政治獻金的來源和收支;(二)公佈候選人財產;(三)選舉過后,除了當選的議員和部長,也要把擔任重要職務的官員,比如法官等,納入公佈財產範疇。
規定競選捐款
 目前,美國嚴格規定競選捐款有,如果民眾想要捐款,必須:(1)給候選人的捐款不得超過2400美元(約7302令吉);(2)給政黨的捐款不得超過3萬7500令吉(約11萬4090令吉)。
 過去到現在,各國的經驗是:人民捐款給個人或政黨,作為競選基金。當選后,掌握職務和決策官員,便會給予主要捐款人“方便”;對方又會禮尚往來,給予官員“回扣”。
 美國限制人民的捐款上限,從根本上杜絕當選后,掌握國家資源和權勢的官員,利用職務之便和決策權限,進行官商勾結:我幫你,你幫我。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限制有個前提:政府要有一個公共競選基金,讓候選人申請補貼,以便能有基本能力去競選。大馬還未建立公共競選基金機制,只是由朝野政黨補貼參選經費。”
個別國家規定不同
 與此同時,美國規定所有的公共競選基金,必須公佈捐款人名單,捐款收入(誰捐多少錢)和支出(製作宣傳海報,購買電視時段等等)。
 “關于競選基金的收支,個別國家的規定不同,台灣要求超過一萬台幣(約1016令吉)的支出,都要註明細節。低于1萬台幣的項目,比如交通費,便不必註明。”
 陳亞才說:“此外,美國禁止銀行、公會及法定機構捐款。這是因為相關機構和國家機制,有直接利益關係,恐怕捐款影響政策決定。”
 看回大馬:關于公佈競選基金收支的要求,沒有明確規定,因此,任何人都可以捐款,並且沒有捐款上限。最弔詭的是:候選人不必公佈募款收支明細。
追求透明廉潔參政機制
 “在大馬,明明有個候選人的支持率低落,注定當炮灰;偏偏他還是搶著要上陣。這真令人納悶。真相是,除了追求個人政治理想,競選基金也是這類炮灰參選的最大因素之一。”陳亞才說。
 包括大馬在內,打著參選旗幟,籌募到競選基金后,保留一部分公共捐款當作個人財富的候選人,大有人在。
 甚至,在進步國家,亦有爆發總統選舉的競選基金舞弊事件。舉例來說,台灣前總統陳水扁,將部分競選基金,保留為個人財富,結果貪污罪名成立;英國前首相布朗亦被揭發收取部分競選基金,作為私用。
 凌國文強調:“今天,除了看候選人能力,我們更要看他的清廉指數。因此,候選人參選前,先公佈財產;當選之后,再公佈財產;便能讓人民有效檢驗其清廉。”
 他和陳亞才均強調:我們不需要追求公平的候選人,只需要追求一個透明廉潔的參政機制,這才是對選民最好的保障。
國外經驗值得借鑒
 陳亞才表示,所謂政治獻金,除了人民捐款,還包括:貸款、物品,以及各種設備便利。
 “美國總統競選中,每位候選人都會獲得同等的電視論政時間。因此,候選人會動用很大部分的競選基金,來購買更多的電視時段。”
 大馬情況是:新聞、通訊與文化部長拿督斯里萊士雅丁宣布,所有政黨在國會解散后,可以通過國營電視台,發表10分鐘的“預錄”競選宣言。
 人民有目共睹的是: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用兩小時直播時間,發表國陣轉型宣言。
 “國家正在轉型階段,非常迫切需要探討公佈財產,包括競選基金的機制。我們應該借鑒國外的經驗,比如日韓的做法。像韓國,給了全球很大啟示:首腦下台后,也可追究責任。”
公佈財產讓民評價
 公正黨爆料養牛案后,執政黨接著爆料:公正黨領袖安華擁有20個銀行戶頭,存款超過30億令吉。
 副首相慕尤丁要安華交代財產來源,安華一記回馬槍:大家一起公佈財產。結果,再沒聽到誰再要求誰公佈財產了。
 目前,朝野都沒有公佈財產的“正”氣。只有伊斯蘭黨和社會主義黨(PSM)候選人,敢在大選前公佈財產。凌國文坦言,“候選人敢于公佈財產,便可看出他們對本身清廉的信心。”
 他繼說:“安華曾是巫統官員,甚至官拜副首相,擁有資產不是問題。朝野別再鬥嘴了,請把政見論述清楚,然后再補上大馬民主裡缺失的‘公佈財產’這塊,選民便可從中做出選擇。”
賺錢有道無懼評估
 凌國文和陳亞才認為:“沒錢不代表清廉,有錢不一定貪污。”
 “清廉的官員,可以很能幹,又很會累積財富。”凌國文笑說:“財務規劃不好的官員,人民才更加擔心吧?”
 對于他們來說,官員財產逐年增長很正常。但是,官員必須公佈財產,合法解釋財富倍增的來源;那么,人民才能監督所投選的官員,是否忍受不了誘惑,對不起我?
 陳亞才補充,“在一些國家,創造財富很快,像美國共和黨籍總統參選人羅姆尼便很會累積財富,他並不怕讓人民知道他有錢。”
 從商致富,退休從政的羅姆尼,估計身家是奧巴馬的50倍。甚至,美國前8任總統的財產總和,都不及他一人。
反貪委會有待改進
 全球各國想要利用公佈財產打擊貪污,都必須借助反貪委會一臂之力。
 “香港廉政公署(ICAC),不需有人投報,都可以主動針對來歷不明的財產,進行調查。”陳亞才說:“但在大馬,這似乎不行。大馬反貪委會必須接到實名投訴,才會介入調查。”
 然而,新近發生在原任砂拉越首長泰益馬目和反貪委會之間的風波,嚴重打擊陳亞才和凌國文對反貪委會的信心。
 去年,國際反貪腐組織“全球見證”派人喬裝商人,通過暗中錄影方式,揭露砂州發出伐木執照涉及貪污濫權,並影射泰益馬目及其家族成員牽涉砂州土地的買賣。
 這段錄影短片曝光后,有人舉報反貪委會,要求調查泰益。
 “反貪委會並沒就此展開調查。更加離譜的是,泰益高姿態表示:不會和反貪委會合作。就這點上,反貪委會已可控告泰益妨礙調查。”陳亞才說。


搜尋更多文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